小說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第五章

MIT | 2021-11-14 22:40:50 | 巴幣 4 | 人氣 102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離開了故鄉後,我便毫不停歇的往王都前進,中途也沒有什麼讓我特別留心的事情發生。
雖然也有想過特別繞去伊露莉的村子,但想想後還是算了,等一切都結束後再去找她也不遲。
周圍的景色在眼邊迅速切換,無論是烈日當頭亦或是颳起暴雨我都沒有停下腳步,只是不斷地朝著王都的方向狂奔。
因為這種幾乎不休息的移動方式,我很快地就抵達了王都的附近。
「呼…」
我坐在樹蔭之下,喝著袋子中少量的飲用水,手中拿著本就不多的乾糧,當初從故鄉出來時並沒有拿取多少糧食,只是從水井中取走了足夠的飲用水,畢竟魔族的身體即便僅攝取少量的食物也能照常行動。
「卡滋卡滋……嗯!?」
在我吃著乾糧時數把飛刀從我視線的死角筆直的飛了過來,憑藉著多年來的實戰經驗我躲過了最初的幾把,在這之後的我也從腰間抽出【落霜】將其全數擊落。
「是誰!」
想當然的並沒有人回應我,取而代之的是從死角再次襲來的飛刀。
我不耐煩的再次揮劍擊落,並往飛刀射出的方向設出冰錐,但卻什麼都沒有擊中。
脖子突然一股涼意襲來,我立刻將劍往後頸架去,接著發出了清脆的鏗鏘聲響。
從劍上傳來的衝擊比預想中的要來的沉悶,但也僅此而已,以我目前的身體能力,擋住也並不困難,甚至還算輕鬆。
「【凝霜】!」
刺骨的寒氣從劍鋒中滲出,與【落霜】相觸的劍也隨之被冰封了起來,寒氣一路向上,連同對方的手臂也一併冰封住了。
我將劍下壓,同時轉過身來面對他。
「蛤?師傅?」
眼前是一張我十分熟悉的面孔,雖說已有約莫四年沒見,但外貌上並沒有與先前有太大的差異,不如說完全沒有任何的改變。
師傅是前任的勇者,因為本人表示當勇者很麻煩於是收了我和露米爾做徒弟,並將魔法技術、小刀術和暗殺術這些他最擅長的技術傳授給我們,而在四年前,他不知為何忽然就消失了…
對於我的聲音他並沒有任何反應,眼中也沒有任何的高光,給人的感覺十分詭異,像是眼前的人並不是人,而是一個提線木偶般。
他看了一眼手臂後很淡定的將被凍住的手臂給敲斷,並在後撤的同時丟了數把飛刀過來,飛刀每把都精準地擊向我的要害,明確的表達出了想要殺死我的意圖。
我閃過飛刀的同時在腦中思考師傅為何要這麼做,他並沒有殺我的理由,但現在他確實是為了殺了我而行動…想不到有什麼理由啊…總之先讓他失去行動能力吧。
「【冰囚之籠】!」
周圍頓時升起了數道冰牆,像是鳥籠一般把我們兩人包覆其中,光線因被冰面阻擋而變得微弱,內部瞬間化作適合暗殺的昏暗場地,雖然地勢變得對我不利,但為了防止師傅逃跑也只能這麼做了。
如我所想的一樣,師傅立刻消去了氣息,並利用周圍的掩體隱藏身形,讓我無法掌握他的位置…如果是一般人的話確實會這樣,但我做師傅徒弟那麼多年也不是白當的,他會從什麼地方攻擊,又會躲在什麼地方,這些我基本都能知道。
「【冰縛鏈】。」
冰製的鎖鏈從土中竄出,並筆直的襲向我身後一顆並不起眼的石頭,在鎖鏈即將抵達石頭前一個人影從中竄出,並往一旁的樹上跳去,但樹上也有我所佈下的鎖鏈,鎖鏈束縛住師父的身體,以一副滑稽的模樣被懸吊在空中。
「呼…總算抓住了…」
我輕呼出一口氣,但心中總覺得有股微妙的違和感,像是有什麼事情沒有發生一樣…
師傅往手臂施力,試圖掙脫鎖鏈的束縛,但無論他怎麼出力,鎖鏈依舊紋絲不動,過了數秒後他理解了他無法掙脫鎖鏈,於是他停止了動作,將頭垂下像是放棄了般。
接著他突然像是發狂般發出了咯咯咯的奇異聲響,那聲音聽著讓人感到毛骨悚然,一股不安的感覺從心底升起,於是我保持警戒的往後退了一步。
他像是壞掉的木偶般僵硬的將頭抬起,接著像是被人扭斷了脖頸般整顆頭顛倒了過來,同時發出了一聲清脆的斷骨聲…他把自己的脖子給扭斷了。
在我震驚的同時他的屍體化作了沙塵,隨風飄散,像是他本就未曾到達此處一般。
「…這什麼鬼啊?」
我茫然地在口中這麼喃喃自語,但想當然的並沒有人回應我。
我坐回了原本待著的樹蔭下,接著解除了剛喚出的冰牆,冰牆化作流水融入了大地之中,僅留下微濕的土壤作為其存在的證明。
我從地上撿起了剛剛因襲擊而棄置的乾糧,撥掉表層的泥沙後放入了口中…好乾,是因為剛剛見到了師父化作沙塵所以現在才會有這樣的感觸嗎…
吃完乾糧後我閉上了眼睛,靜靜的休憩並等待夜晚的到來。
再次睜開眼睛時已是深夜,因為已經有休息過了所以感覺身體格外的輕盈。
「嗯…時間差不多了,進城吧。」
我從大樹下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接著往王都的城牆跑去。
我並沒有打算正常的城門走進去,因為我目前並不是能被人知道的身分。
我到了城牆邊,深吸了一口氣後一躍而起,輕輕鬆鬆地便跳到了城牆上。
成了魔族後的身體能力變得比預想中還要來的強上了許多,差點就跳過頭了,感覺離習慣還要點時間。
我將斗篷的頭罩戴了起來,並將面具戴在了臉上,接著從城牆上輕輕的一躍而下,落地時並沒有掀起沙塵,只是如同羽毛般輕柔的降落到地面上。
我從小巷子熟練地走向主幹道,和往常一樣,就算已經是深夜了依舊有大量的人潮在路上移動,燈火通明的簡直就像是白天一樣。
我壓下兜帽後加快了腳步,熟練地穿梭在人群之間,走了一陣子後彎進了一條巷子中,並理所當然的走進了一間不起眼的小酒館中。
進了酒館後我穿過了周圍喧雜的人群,徑直的走向吧檯的第八個座位。
「喲,小哥,你要什麼?」
「黎明將至晦暗無光之地。」
「…失禮了,請隨我來。」
在我說出了暗號後,酒保一改先前隨意的態度,畢恭畢敬的將我帶往吧檯後的暗門。
我熟練地走在崎嶇狹小的暗道中,酒保對我這麼熟悉這裡感到驚訝,但是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盡自己的本分在前方為我帶路。
「到了,您請進。」
他將我帶到一個破舊的木門前,將手擺在門上示意我進去。
「好,辛苦你了。」
「不會。」
他微微欠身行禮後便迅速地離開了這裡,應該是回去作酒保的工作了。
我輕輕地敲了兩下木門,木門發出了不像是門該有的嘎吱聲後,我聽到了裡面回應的聲音,接著我推開門進到了裡面。
裡面的空間如同被鑿出來的洞窟,狹小且空氣品質奇差無比,兩旁的書架上雜亂的擺放著各種寫著資料的文件,而房間的主人由於忙碌並不在意這些事情。
「你想要什麼情報?還是說你是來提供情報的?」
「你這裡還是老樣子啊,斯普林德。」
我取下了面具以及兜帽,苦笑著看向眼前的這名青年。
「嗯?這聲音…不會吧…」
聽見我的聲音後他倏的抬起了頭,見到我的臉後先是瞪大了眼睛,接著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然後像是要把眼珠給瞪出來似的盯著我。
「你、你是凱恩哥,對吧?」
「是啊。」
「我不是在作夢吧?」
「有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一拳來讓你確定是不是在作夢。」
「…不了,你的那一拳我可扛不住。」
他雖然這麼說,不過還是用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臉來確認這是否為真實。
「……凱恩哥,我好想你。」
「嗯嗯,好啦。」
他緩緩的走了過來,接著抱住了我,雖然語氣平淡,但所施加的力道卻表示著他的思念。
「你這年是跑去哪裡了?既然你還活著怎麼都沒有回來?還有你頭上的角是怎麼回事?」
對於他一連串的問題,我先是苦笑,然後一個個跟他講了清楚,露米爾的事,魔王的事,因為他有著露米爾建立的情報網,我判斷將所有的資訊告訴他能夠地到更完整的資訊。
「原來如此啊…這就是之前露米爾哥說的計劃嗎…」
「什麼計劃?」
他聽完我說的事後像是想起了什麼,在口中這麼喃喃自語,而我並沒有漏聽他說的話,於是我皺起眉頭向他詢問。
「這…露米爾哥和我說這件事不能和你說…」
「…如果是平時那你不想說我並不會逼問你,但現在情況不一樣,現在有關露米爾的情報越多越好,所以,跟我說。」
我抓住他的肩膀,語氣強硬的這麼和他說,頭頂的吊燈也像是被震攝般開始搖晃。
「嗚…這…」
他把頭低下,接著發出了苦惱的呻吟聲,他對露米爾忠心耿耿,要做這種近似於洩密的事情,對他來說想必十分糾結,但即便如此,還是得要讓他說出來。
「…好吧,不過我也不清楚詳細的計劃,只是稍微聽露米爾哥提起過一點而已。」
「沒關係,只要把你知道的全部說出來就行了。」
「嗯,在說之前,凱恩哥你知道巴別塔嗎?」
「巴別塔?什麼啊?」
突然出現的名詞讓我備感困惑,不過這應該是某個很重要的東西吧,否則斯普林德也不會在現在說出來。
「露米爾哥果然什麼都沒有和你說呢,巴別塔這個組織是這個國王私下組建的秘密一個組織,裡面在研究各個時代的勇者以及…製造他們的克隆人。」
「勇者的克隆人…等一下,所以師父在四年前會突然失蹤也是…」
「對,很大概率是被巴別塔的人給綁架走了吧。」
「但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從以前留下的典籍資料來看,師傅在歷代的勇者中並不算強,但好歹也是勇者,要打倒他絕非易事,更遑論是要綁架他。
「巴別塔這個組織從很久以前就已經存在,至於到底是多久以前,我也不知道,只能知道大概是與初代勇者出現時差不多時期就已經存在了,而也因為這個組織存在了這麼久,估計各代勇者的克隆體都有吧。」
「那也難怪巴別塔能夠綁架師傅了…但為什麼要製造勇者的克隆體?」
「巴別塔,這個組織的目的是消滅魔族…這只是表面的目標,他們最終的目標,是弒殺神靈。」
「消滅魔族這個目標也就算了,弒殺神明是要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要證明人類能夠超越神明吧。」
這些人有病吧?雖然知道天才和瘋子只有一線之隔,但這很明顯屬於瘋子那一側,總覺得他們完全沒有考慮過殺死神明後要做什麼…
「…算了,巴別塔的戰力只有克隆體嗎?」
「對,因為他們也沒有想過有人能夠打倒歷代勇者的克隆體吧,不如說他們甚至不覺得自己會被發現。」
「那克隆體有多強?或是他們有什麼弱點?」
「克隆體的身體強度和體術等都和生前接近甚至更高,不過相對的完全沒有辦法用魔法,因為他們沒有靈魂。」
不能用魔法…啊!難怪和師傅的克隆體對打時有一種奇妙的違和感,因為他明明是一個魔法斥侯卻完全沒有用魔法,不過不能用魔法嗎…這對我來說還真的是個好消息。
「那巴別塔的地點在哪裡?」
「就在王宮的地下,凱恩哥,你該不會…」
「沒錯,我要殺進巴別塔。」
我在說的同時拔出了【落霜】,並將其插入地面,地面隨著【落霜】的寒氣迅速結霜,而我也在此說出誓言。
「我會,救出露米爾。」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