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異界轉生 第五十三章

MIT | 2021-10-17 23:23:58 | 巴幣 0 | 人氣 43

連載中異界轉生
資料夾簡介
小說異界轉生,每周固定更新

異界轉生
第五十三章:不再隱藏
右手前臂在我眼前被砍飛了起來,與之伴隨著的是強烈的痛感襲來。
眼前砍下我手臂的人,是剛剛被我電暈的流氓,看來是電的不夠猛,這麼快就醒來了。
我用左手把斷臂抓住,接著往他的臉上丟了過去,他因為我這超出意料的舉動僵在了原地,而我則是緊接著用地刺將他的身軀貫穿,當然,控制在了不會死的程度。
「怎麼…可能…」
他似乎對於我手被砍斷之後還這麼淡定感到不可思議,我則是默默的蹲下來把斷臂接回身上,治好後讓手掌開闔了幾下,沒有任何異樣感,果然魔法很厲害。
我看著被地刺穿透固定在原地動彈不得的他,默默的再用了一次電擊,這次把威力再往上抬了一遍,確保他會完全昏厥,現在還不是處理他的時候,等一下把他們全部轉移到其他地方再一次處理完。
我走向牆邊,那個在我離開前被我打進牆壁裡的人已經斷氣了,果然下手還是太重了嗎,原本還想說留著之後再處理…算了,也沒差。
嗯…接著要把他們帶去哪裡呢…把他們帶去小屋裡感覺可行,諾奈姆他們說一下應該就會答應幫我看著他們了,好,就這麼幹。
在這麼想完後我開始了善後的處理,首先是把屍體用土魔法捲進地下,哀悼的儀式就免了,他們不配我這麼做。
接著把所有暈厥的人集中到了一起,這樣等一下用轉移會比較方便。
把人全部都疊在了一起後我陷入了思考,要先處理他們還是先回去爸爸他們那邊?
嗯…先把他們送到小屋那裡吧,丟在那邊後就先回店裡,而且被店員給看到了…用暗魔法去調整他的記憶好了。
在心裡做好打算後,我把手放在那群人的身上,接著發動了傳送。
當我出現在小屋的時候,諾奈姆他們被嚇了一跳。
「迦納大人,您怎麼會現在就來了?還有這些人是誰?」
嗯…很合理的提問呢,有說過半夜才會來,而且還帶了一大群暈厥的人過來,要不解釋就蒙混過去顯然不現實。
「這些人是綁架我重視的人的綁匪,現在先暫時放在這裡,之後我會處理,我等一下就要離開了,能幫我暫時看著嗎。」
「是,不過您打算怎麼處理?」
「…這你不要知道會比較好。」
「是,我知道了。」
聽到我這麼說後她並沒有多問什麼,正常來說應該會有點好奇才對吧?…算了,這對我來說也比較方便。
「話說…你怎麼突然開始用敬語了?而且你為什麼要對我單膝跪地啊?」
我拋出了剛傳送到這裡時就想問的疑問,明明昨天分別時對我的態度還很稀鬆平常啊?怎麼突然就這麼畢恭畢敬的了?
「關於這點由老朽來說明吧。」
古嵐說著便飄了過來,因為是靈魂所以看不太出動作這類的東西,不過語氣和諾奈姆一樣畢恭畢敬的。
「老朽三人在昨晚討論過了,決定之後便要成為您的僕從,以報答您對我們的恩情。」
「我並沒有對你們做什麼值得報答的事吧?」
這是事實,我會給與他們身體純粹是想要實驗和練習,而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結果,這並不是值得他們報答我的事。
「您賦予了諾奈姆身體,並且今後也會賦予老朽和阿爾瑪斯身體,光是這點就足以成為理由。」
「…好吧,就算這樣,我也並不認為我能成為你們主上。」
感覺如果繼續照著他們這個點說下去也不會有結果,所以我決定要說其他的理由。
「為何這麼說?」
「……這個我晚點會讓你們知道,總之你們先替我顧著這群傢伙吧,一個都別讓他們跑了,如果他們想跑就折斷他們的手腳,但記住,別殺了。」
「…是。」
現在要先回去處理爸爸他們那邊的事情,這裡的事情晚上處理綁匪的時候讓他們圍觀就會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說了。
古嵐雖然回答上有點遲疑,不過姑且還是接受了。
「晚點見。」
「是,您慢走。」
說完後我立刻就轉移回了店裡,果然聽別人講敬語還是很怪…
回到店裡後首先注意到的就是爸爸他們還在原地沒有離開,而當時的服務員也還在,感覺是被爸爸叫住留下來的樣子。
格蕾被媽媽抱在了懷裡,好像是又睡著了,藥性可能還有一點殘留吧。
「迦納,你能解釋一下是怎麼回事嗎?」
爸爸一臉嚴肅的這麼對我說,講實話從來沒有看過他這麼嚴肅過,之前雖然也有過很嚴肅的狀況,不過也沒有像這樣過。
「可以,不過我先處理一下。」
我這麼說完後走到了服務員的身旁,並請他蹲下來。
「【記憶竄修】」
「…請問您還有什麼疑問嗎?」
「嗯,沒有了,辛苦你了。」
「不會,如果有任何問題請在叫喚我。」
接著服務員就快步地離開了,就像是完全不記得剛剛發生了什麼是一樣。
「迦納,你做了什麼?」
「我把他的記憶修改成剛剛在和我介紹魔道具的用途了。」
我語氣平淡的這麼說,雖然是修改記憶,不過並不會對他產生負擔,而且因為修改幅度並不大,所以也不會出現記憶混亂之類的問題。
「…修改記憶,轉移,你身上真的有太多不可思議的事了,希望你能好好地向我們解釋清楚。」
「我會的,不過先把東西買完後回旅店時再說吧,那些事情不方便在這裡說,話說你們有和克萊說格蕾救回來了嗎?」
「嗯,可以,還有剛剛你把格蕾送回來時就已經說了。」
「回去後把克萊也叫過來吧,這件事和他說應該沒也關係。」
「你覺得沒問題就行。」
我並沒有回答,只是點頭回應,而爸爸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去櫃檯付錢買東西而已。
買的魔道具之後會直接被送到住家,所以也不用扛著一堆大大小小的魔道具去坐馬車,這對我們來說實在是方便了很多。
我們買完後很快就回到了旅店,一路上並沒有多談,雖然說在馬車上談並不會有隱私問題,不過我們都有一個默契是之後再一次說清楚,在車上容易在講完之前就到了目的地,要繼續也不是,但就這麼中斷也不是,結果氣氛變得很尷尬。
我們到了旅店後逕直的往房間走了進去,而克萊也早就在裡面等我們了…為什麼他會有鑰匙?看到他這麼自然的出現在這裡,我很自然地產生了這個疑問,不過並沒有說出來。
在確認我們都進來,且外面沒有人後,爸爸把門給鎖了起來,儼然一副要開始秘密會談的架式。
「好了,可以說了吧。」
「嗯,可以,不過在那之前,【絕音障壁】,嗯,你們想先從哪裡開始問?」
我毫不介意的施放了隔絕聲音的魔法,雖說不是不信任爸爸的檢查,不過還是保險一點比較好,而且還順手施加了感知的結界,嗯,保險起見。
「嗯…那我先說了吧,你是轉生者沒錯吧?」
他們會有這種推測並不奇怪,畢竟是一個本來就會有人轉生過來的世界,雖然頻率並不高,不過當超常者到來時,與其認為他是天才,不如認為是有著前世記憶的轉生者更加合理。
「我是轉生者沒有錯,不過我的情況貌似比較特殊,因為我對於前世的記憶並不完整,有的記憶只是些零零散散的部分,不過還是足以塑成我的人格就是了。」
「為什麼會有記憶缺失?在記載中我記得是沒有過的啊?」
「嗯…我也不清楚,可能凡事都有特例吧。」
我只能隨口這麼回答,雖然說可能和之前在間隙待過的緣故有關,不過也並不能保證就是這樣,所以我只是這麼含糊的帶了過去。
「…嗯,不過你會在意嗎?你的前世。」
「還好,反正都已經是上輩子的事了,就算在意也不能怎樣。」
爸爸他語帶擔心的這麼問,不過和他擔心的口氣相反,我的語氣表現的並不在乎,我與其去關心一個我根本不記得的東西,不如先把現在給顧好,把自己想保護的給保護好。
「不會在意啊…聽說轉生者和轉移者通常都會很思念故鄉或是不能接受突然到這個世界,很多這種文獻呢。」
「…就當我是個特例吧。」
「也對,用常識來衡量你的行為好像也不太對。」
怎麼搞得好像我不能被用常識來衡量?而且為什麼你們全部都要點頭同意啊?…我姑且還是有著道德底線在的…吧。
「…算了,總之就這樣吧,那下一個問題呢?」
我決定不去追究這個問題,感覺追究起來會沒完沒了,為了省麻煩還是算了。
「你有什麼特殊能力嗎?我記得轉生者都會被女神大人似與某些特別的力量。」
「你們已經都看過了啊,全屬性魔力適性,固有技能【健康的身體】,加護【世界的加護】,這些就是我持有的能力。」
雖然很多能力都不是我當時說要的,而是希羅擅自幫我加上來的…算了,這也能算是她對我的關心吧。
「那你之前的記憶修改、瞬移、隔音結界這些是?」
「這些都是魔法,是只要有適性任誰都能用的東西,雖然魔力量也要足夠才行。」
「不過你是從哪裡知道這些魔法的?這些都是已經失傳的古魔法吧?」
「轉生時希羅教我的。」
希羅的存在雖然有考慮要隱藏,不過既然在之後還是會說出來,那不如現在就先說,畢竟等希羅回來之後我應該會很常過去找她玩,那麼她的存在遲早會曝光。
話說她什麼時候要回來啊…都過五年了…
「希羅…希羅是誰?」
「就是你們口中的女神大人哦。」
「不過女神大人是沒有名子的吧?」
「希羅是我替她想的名子,我們的名子是在轉生到這裡之前互相取的。」
他們聽到我這麼說後,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彼此,接著爸爸一邊揉著太陽穴一邊這麼問我。
「所以,你和女神大人的關係很好嗎?」
「我自認和她的關係很好哦。」
當時和她送別時我還哭得淅瀝嘩啦的…當然我絕對不會說,打算當成是黑歷史封存起來。
「…我的兒子和女神大人關係很好…啊…這種事情要是讓別人知道,不是被當成瘋子,就是被當成異教徒被教廷追殺啊…總之就封存在我們的腦海裡吧…」
爸爸按著頭這麼說後得到了在場所有人一致的認同,看來是不用擔心洩密了,不過這種事情說出去也不會有人信的。
「好,那接下來,你的固有技能和加護的效果是什麼?雖然字面意思上很簡單,但也因為太簡單所以反而讓人感覺到不妙。」
不愧是老練的冒險者,在這方面的事情是直覺特別準,馬上就察覺了這兩個能力有多不妙。
「嗯,【健康的身體】這個能力是不會生病、負面狀態免疫、精力增加、體力增加、飢餓抗性增加、疲倦抗性增加、老化減緩,這些能力的複合體,而【世界的加護】則是語言理解、能力上升幅度增加、能力上升速度增加、運氣增加、自然的護佑、精靈親合、妖精親合、世界的中心這些能力的複合體。」
話是這麼說,不過實際上【世界的加護】的實際能力我也並不清楚,因為當時希羅說的也並不怎麼有把握…而且還被面具給強化過了一次…所以為什麼希羅自己也不清楚啊?
「……這都是些什麼鬼啊?」
克萊在爸爸開口之前就先說了這句話,不得不說我也是這麼想的。
「哪有人兩個能力抵這麼多的效果啊?」
克萊十分傻眼的這麼說,嗯,我當時也是這個狀況。
「我也是這麼想的啊,當時就已經向希羅抗議過了,不過被她以【反正也沒有關係】的理由給駁回了。」
「……」
我能感受到克來正在無言的盯著我,不過這又不能算是我的問題…
「好啦,反正糾結於這裡也不能解決問題,就先暫時別管了吧。」
雖然爸爸是這麼說,不過感覺語氣更偏向無奈,不過這也沒辦法嘛…
「話說回來,迦納你現在大概的魔力量是多少?」
「嗯…大概是最上級魔法隨便放也不用擔心用完的程度吧,不過如果是時間魔法的話還是要斟酌使用的次數和範圍。」
畢竟時間魔法和其他的魔法比起耗魔量真的不是只差一點半點,就算是空間魔法來比也只是小巫見大巫,更何況還會根據時間操控的範圍來增加魔耗,不過畢竟是操作時間的魔法,魔力要求這麼高也正常。
「最上級…時間…」
我這麼說完後媽媽一副快要暈倒的模樣,爸爸則是把將肩膀借過去讓她靠,並且用手安撫著媽媽。
「沒事,沒事,迦納的標準超現實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了…」
「最上級魔法隨便放…啊…」
雖然爸爸試著安撫,不過我的魔力量太超現實了,對媽媽來說衝擊實在太大,倒致她開始不自覺的逃避起了現實…果然對魔法造詣較深的媽媽來說還是太衝擊了。
「…總之你魔力量超出人類的範疇這點我是了解了,你要注意一些,別在別人面前暴露了,不然會被怎樣我也不好說,雖然對你來說應該也不會怎樣吧…」
若無其事地把我的能力話在了人類以外了啊…不過我也有這種自覺啦…
「嗯,話說一般來說人能用到什麼階級的魔法?」
是先問一下,之後用魔法時當作參考,避免做的太出格。
「一般來說中級是普通魔法師階層的程度,上級是獨當一面的魔法師的程度,而高級則是賢者這個級別的人物,在世界上也是屈指可數的人才,至於最上級…魔力量的多寡先不論,光是學不學得會就是問題了。」
「欸?就高級這個破爛東西就能當賢者了?」
「破爛東西…我是沒用的廢物…」
啊,因為平時最上級看多了,導致自己在看待魔法上就是只要威力低於最上級都會被我認定是威力太低,結果就是脫口而出這種沒有常是的話。
「沒有沒有,只是迦納太超規格了…」
爸爸正在努力的安撫著被我無心的話語傷到在沙發抱著腳蜷縮成一團的媽媽。
話說安撫媽媽時順口損我算是標準流程嗎…每次都要損我一句。
「迦納,不管怎麼說你媽媽也是賢者的其中一員,你這無差別攻擊有點過分了。」
「嗯…抱歉。」
雖然是無心的言語,不過也確實感覺自己說的過分了,所以我老老實實的道歉,雖然真的是無心的話語…
「話說為什麼格蕾會因為你被綁架,迦納?」
因為爸爸在安撫媽媽,於是換成了克萊來問,不過上來就問這種問題嗎…
「不知道,雖然心裡有自己在王都招惹過的人的清單,但都不太像是會這麼做的樣子,不過我會查清楚,然後把他們連根拔除。」
我在這麼說時話語中不帶有一絲溫度,語氣平淡的就像是在說著一個既定的事實一樣。
「那你打算怎麼查?」
「綁架格蕾的綁匪我幾乎都沒有殺,情報會從他們的靈魂深處挖出來,至於手段…你不會想知道的。」
「是嗎,不過到時候抓到主謀時幫我把他帶過來,我要親自對他動手。」
「沒問題。」
雖然說我也想把主謀碎屍萬段,不過既然克萊說他要處理,那就交給他了,畢竟格蕾是他的女兒,對於女兒被綁架想必他也是感到相當憤慨的。
「好,那我就先帶著格蕾離開了,我等著你的消息。」
克萊起身溫柔的抱起格蕾,接著往房門外走去。
「嗯,明天晚上之前我會解決的。」
我淡淡的對著他離去的背影這麼說道。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