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第八章

MIT | 2021-12-20 00:01:08 | 巴幣 2 | 人氣 112


因為背叛,於是成了魔王
曾經,有一位少年,過著平凡且幸福的生活。
不曾遭遇災禍亦不曾經歷絕望,未曾遭受天災肆虐亦未曾遭遇魔物襲來。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如同亂世中的世外桃源般。
───直至那一日的到來。
那日,魔族侵入村莊之中,燒殺擄掠無惡不作。
少年被父母藏在了一個狹小的縫隙中勉強逃過一劫。
於縫隙之中,少年親眼目睹父親被殘忍殺害,目睹母親被侵犯致死,目睹兒時的玩伴被掛於木樁之上遭受凌遲,目睹村中長老的頭顱被取下示眾。
熟識之人的鮮血噴濺在他的臉頰,灑落在他的身軀,血液的溫度像是火焰一般灼燒著他的心靈,烙印在心中的最深處,永久不能抹消。
大火燒毀了整座村莊,復仇的烏黑之焰於少年心中熊熊燃燒。
鮮血寫作誓言,骨肉化作誓約,靈魂化為永燃之炎,眼中閃爍誓殺色彩。
少年離開了已然化作廢墟的村莊,走向一條不歸之路。
歷經時日,少年已然成長,成為被稱為勇者之存在。
持有不合常理之力量,擁有守護眾生之決意,以及有著無懼於任何絕望之勇氣,此即為勇者原初之意涵。
然而眾人從未曾知曉,這名被稱之為勇者的少年心中所懷揣之執念。
少年殺死了魔物,殺死了魔族,最終───殺死了魔王。
殺死魔王後,少年仍未停止殺戮的步伐,危害人類之魔族,殺之,行經此處之魔族,亦殺之,無關善惡,無關性別,無關年齡,僅因其為魔族。
一日,少年聽聞魔王歸來,其立即動身前往討伐。
鏖戰數日,少年再次艱辛的取得勝利,而一個小小的疑惑於心中升起。
『為何魔王會出現?』
然而少年尚未尋得答案,新生的魔王再度復甦。
少年再次踏上征途,歷經鏖戰終將魔王弒之,於歸途中,他經過一魔族村落,於是便毀之。
將村中魔族屠戮後便縱火燃盡,正當少年欲離去歸途時,他察覺一微弱卻充滿敵意的視線。
少年起身查看,翻開厚重的石板,一名年幼的魔族男孩瞠目怒視著他,男孩背後有一女童,瑟瑟發抖閃躲於男孩身後。
少年注視著男孩的身影,不覺間和一幻影重疊於一起,那正是當年的自己,那個遭魔族摧毀家鄉的自己,那個誓要向魔族復仇的自己。
少年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他如今的行為和當年的魔族如出一輒,這種復仇只是一種循環,一種仇恨的不斷輪迴。
思考至此,少年跪地懺悔,對眼前的兄妹,亦是對過往所殺之人。
少年開口道:『我不祈求你們原諒我的所作所為,你們理應有向我發起復仇之權力,但別被復仇蒙蔽了雙眼,你們理應時刻思考復仇之義…切忌步上我的後路。』
言畢,便將二人帶回,照看二人,教授二人武藝,用以殺死自己的武藝。
數年過去,期間未曾聽聞魔王復甦之風聲,少年也逐漸步入了壯年。
男子與那二人隱居於某鄉下村落之中,二人與男子雖有弒親之仇,然而日久生情,男子對二人的真摯情感也柔和了他們的憎恨,即便口頭上不願承認,卻也早已將男子視做親人一般,當時的憎恨之心也早已遺落於心中一隅。
三人皆以為這日子會永久持續下去───直至那一日的到來。
那日魔王復甦,而魔王,正是那名剛成長為少年的男孩。
男子不得不履行身為勇者的職責,親手殺死了已然視如己出的少年。
『為什麼!』
於少年的墓前,少女敲打著男子的胸膛,碩大的淚珠於眼中流下,撕心裂肺的質問著男子。
『…抱歉…』
男子無法回答,空虛的言語於墓旁迴繞,那不知是雨水亦或是淚水的水滴於頰邊流下,男子也想知道,少女那問題的答案。
男子至今仍無法忘卻,那日少年下葬時的大雨,以及少女那烙入靈魂深處的哭嚎聲。
少女於少年死後整日抑鬱,最終大病死於男子身邊。
少女彌留時寫下了一封信予以男子,然而男子從未打開過,他不願去看信內的內容,從此男子再度變為孤身一人。
男子再度思考起了魔王的出現,翻閱無數典籍,聽聞無數傳說。
男子得出結論,魔王的誕生與神明有著密不可分之聯繫。
為了終止魔王復甦的輪迴,為了阻絕這不幸的根源,男子需要力量,需要足以殺死神明之力。
為此男子向國王告知一切後提案,建立一秘密組織,用以研究殺死神明的力量。
國王思慮片刻,最終為了讓世間重歸平靜,欣然答應了男子的要求,答應提供人才以及研究所需之資金,並封鎖消息不讓組織為世人所知。
於最後,國王向男子詢問組織名稱為何,男子答曰:『巴別塔』,其義為───挑戰神明者。
很不妙,現在的狀況很不妙。
根據傳說來看初代勇者是一個人殺死四代魔王的勇者,單就這樣他就不可能會弱了,更何況他現在已經活了幾千年,一定又比當時要更強。
即便我現在有著魔王的權能,露米爾也在身邊,但能不能和他正面抗衡還不好說…
「你是怎麼活了幾千年的?人類可沒有這麼長壽吧?」
總之先盡量多套點情報,還有爭取時間讓我的身體盡量回復到萬全狀態,雖然表面看起來沒有問題,但實際上內部的損傷還是很嚴重。
「嗯…透過了一些手段吧。」
他這麼說著,舉起了手臂後拉開了袖子,如同咒印般的黑色紋路浮現在他的上臂,散發著不祥的氣息。
「看起來可真是慘啊。」
我把手偷偷的後伸,向露米爾打手勢,同時將魔力匯聚在手中,隨時準備使用魔法。
「是啊,不過這是必要的犧牲,為了阻止魔王的再世,為了脫離神明的控制,為了終止悲劇的輪迴。」
他將手高舉緊握,似是想要緊抓住某樣東西般,語氣悲傷,宛若沉淪至晦暗之地。
「你打算怎麼阻止魔王再世?魔王就算殺了也只會出現下一個魔王而已,這你比誰都清楚吧。」
「正是為了阻止魔王復活,所以要殺死神啊,魔王只要神明尚存一日,那便會不斷出現。」
他這麼說時眼神沒有高光,宛如靈魂已經脫離,沒有對於生的渴望。
「好了,吾也真是老了啊,竟然不知不覺就聊起來了,【大地啊,賦其新生】,年輕的魔王以及勇者露米爾啊!成為這個世界的基石吧!」
他舉起雙手向後揮下,身旁泥人偶的外型開始變化,從原先的坯模變得越來越細緻,最後變得宛如是真人一樣,但臉上面無表情,並沒有人所擁有的情感。
「嘖,露米爾!」
「我知道,【炎之槍】!」
無數把火炎長槍從露米爾的身邊射出,向土偶所在的方向魚貫而入,而我在炎槍通過後立刻將冰牆封住,避免被爆炸波及。
炎槍炸裂的轟隆聲響過後,傳來的是一個沒有任何起伏的朗誦聲,音調平淡到彷彿不像是人所發出的聲音一樣,
「大地負生命之重,而其重,亦能摧毀生命,【岩崩】。」
大地發出沉悶的低鳴,土地如同洪流般湧動,而我們正身處其中,直面這如同天災的攻擊。
「雪花之盾,脆弱如輕彈便會折損,然其意志之堅,亦能守護眾生,【如雪花般,銀白之盾】。」
「炎之矢,無往而不利,其威能貫穿無數星辰,亦能如吾心之所願貫穿吾之敵,【貫穿群星,紅蓮之矢】。」
我們幾乎是同一個瞬間發動了魔法,我抵禦住土崩以保護我們不被土之洪流直接葬送,而露米爾則是向上以炎之箭矢打出了一條通道,雖然立刻就被不斷流動的土給掩蓋住,但我們還是趁著尚未密合前衝出地表。
「還沒結束!要來了!」
我對著露米爾這麼大喊後地面立刻衝出了無數的土偶,如同無數喪失從土中鑽出般令人毛骨悚然,不過動作比起那些屍體要來的敏捷多了。
「冰之鎖鏈,緊縛其身,【冰縛鏈】,露米爾,快去疏散民眾!等一下可沒有閒功夫去保護別人了!」
「…嗯,撐住啊!」
他沉默了一瞬,但也僅僅只是一瞬,他隨後便立刻答應了我的請求,並離開了這片戰場。
無論何時,勇者始終是處於保護人們的立場,即便如今我身為魔王亦是如此。
「真是勇氣可嘉啊,即便知道自己會死也依舊讓勇者露米爾去疏散民眾,怎麼說呢,以毀滅世界為目標的魔王而言,你可真是個異類啊。」
「要你管啊,而且很不湊巧,我對於毀滅世界可沒有任何的興趣。」
我這麼說的同時衝向他並將劍揮向他的脖頸,而他也拔出了置於腰側的配劍,以倒握的方式將我的攻擊給擋了下來。
「真是奇特啊,一連做出了許多超乎吾想像的舉動,吾越來越想得到你身體的數據了。」
「很不湊巧,我可沒有成為標本的興趣。」
「沒關係,你很快就會成為吾殺死神明的基石了,為此感到歡愉吧,魔王。」
「但我拒絕。」
「哎呀,那可真是可惜了啊。」
我們對話的同時不斷進行著肉眼難以捕捉的超高速攻防,彼此間的魔法不斷毫無保留的轟向對方的身軀,但又同時被對方的魔法抵銷,刀光劍影不斷於身側閃過,劍揮下所產生的風壓銳利到能將一旁的廢石割開。
「嗯…該怎麼說呢?你的戰鬥方式比起一個魔族,一個魔王,更接近是一個人類,一個經歷過千錘百鍊的人類戰士。」
「……」
我並沒有回話,只是專心一意的不斷和他進行攻防,只要有一瞬間的大意,那死神的鐮刀便會將我的脖頸砍下。
果然是活了幾千歲的老妖怪,技術果然成熟到我望其項背,要不是我目前的身體能力比他要高,否則我恐怕早就死了。
「…年輕的魔王,吾問你,你是否願意出手助吾一臂之力,與吾一同討伐神靈,解開這不斷輪迴的悲劇?」
「…雖然我對此並不感興趣,不過如果我答應了,那麼露米爾呢?」
我雖然知道結果會是如何,但我仍然向他提出如此假設,興許是我的內心仍舊對交涉有些許的期望。
「因為是交涉的對象,所以吾對你誠實以告,勇者露米爾會如同之前的勇者一般,成為奠基這個世界的基石。」
「既然如此,那麼交涉便決裂了,我和你並不可能達成共識。」
「為何這麼說?如果你答應,不再受到魔王侵擾的世界便會誕生,世界會變的和平,那悲劇的輪迴便不會再度的出現,如此美好的世界會誕生,此應為你所期望的,然而,你為何不答應?」
「因為你所說的那個世界,沒有露米爾。」
「……僅僅是因為這樣?」
他沉默了許久後緩緩地吐出了這幾個字,語氣像是質問,但表情卻像是懊悔,讓我不禁產生一種他究竟是在向我提問亦或是質問自己的想法。
「對,僅此而已。」
「…愚蠢的選擇,夠了,動起來吧,土之勇者們。」
他一轉先前的態度,變回了一開始那種幾乎沒有情緒起伏的狀態,冰冷的對周圍所有的土偶喚下命令。
「嘖,此乃萬年不化之冰,此乃永世長結之霜,冰封萬里連綿不止,寒入地下三千餘尺,【冰封此世.永結凍土】,刺穿吾之敵人,凍結他們,凍碎他們,【冰棘之地】。」
無數的冰之棘以我為圓心向外高高刺起,同時周圍的溫度瞬間下降了數十度不止,如果是一般人早就瞬間凍死,身體組織壞死脫落了,即便是我也忍不住感到寒冷。
周圍的土偶敏捷地躲過了所有穿刺而起的冰棘,同時向我一窩蜂的撲了過來,話雖如此數量也比一開始要來的少了許多。
我不斷的用魔法擊向它們,雖然身手敏捷,但由於周圍的地形狹窄,所以也無法全數躲過。
正因無法躲過,所以便使用手中的武器格擋亦或是擊落,總之只依靠魔法便能擊敗的土偶數量並不多。
我艱難的依靠劍將它們擊毀,它們被擊毀後便化作沙塵消散了,所以並沒有因為遺骸而導致移動被限制的情況發生。
但即便如此如同潮水般毫無止盡的敵人仍舊不斷對我的身體造成損傷,雖然單體強度遠遠不及初代勇者,但勝在數量多,況且它們單體強度也不低了,都是些勇者級的強度,這也導致我無法快速的解決掉它們。
我觀察了它們的臉孔,發現了它們和典籍中繼載各代勇者長相有幾分神似,看來這就是巴別塔勇者克隆人的真面目了,也難怪它們會這麼強,但這種情況實在是高興不起來啊…
就這麼賭命廝殺了不知道多久,體感時間早已經過數日之久,然而理性告訴我實際上可能尚未經過數小時。
即便有著魔王特有的超回復以及身體能力,也仍舊感到疲憊萬分,動作也不知不覺間變的遲鈍了起來。
周圍的環境早已化成了極寒煉獄也不足以形容的慘狀,無數可怕且尖銳的冰錐矗立於地表之上,大雪紛飛於蒼穹之頂。
「抱歉!我來晚了。」
露米爾隨著一聲焰色的巨響降落在了我的身邊,急促的喘息聲吐露出他行動的急促。
「可真夠慢的啊,怎麼?和熟人聊天去了?」
「別說笑了,你也知道疏散整個王都的群眾有多難吧,更何況還有一群都躲在了些非常影秘的地方,光是把它們全都找出來就費了我好一番功夫。」
「好好,辛苦你了。」
「真是的…」
我們一邊如此交談著一邊迅速的解決所有土偶,多了露米爾後便可以放心的把後背交給他,同時因為我們一起戰鬥多年,默契早已好到不必言說便可知道的程度,所以我們二人一起戰鬥時的戰力是遠高於一加一的。
「嗯…看來吾低估新生魔王的實力了,沒想到竟然能撐到勇者露米爾歸來,實在是令吾佩服萬分。」
「是哦?那能乖乖地讓我砍下你的頭顱嗎?」
我們同時衝向前展向他的頭顱,但和原先相同,被他輕易的擋了下來。
「很抱歉呢,恕吾拒絕。」
接著他向前橫掃,我們二人便同時向後跳了一步。
「也是時候該結束了,就讓你們見識看看吧,這便是吾弒神的一擊。」
他這麼說後舉起了雙手,接著以懷著比以往都要更加深沉的激情放聲吟唱。
「此乃令萬物歸於虛無的一擊,令世間重置,令世道輪迴,令萬物皆重歸於虛無,此之一擊,神亦未可阻之,此乃吾之身軀,此乃吾之靈魂,此乃吾之意志,感受己身之無力吧,【天地湮滅之歸劍】!」
剎那間,天空發出悲鳴,大地發出慟哭,巨大漆黑的虛無之劍撕裂蒼穹,天穹如同玻璃般碎裂,發出清脆到令人恐懼的碎裂聲。
此乃───絕望的一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