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今夜月色真美(七)

自耕農煉 | 2021-04-12 17:00:14 | 巴幣 0 | 人氣 176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妄想ABO
下一章應該可以完結吧,大概(?

本章主藍曆,愛忠結尾提及


  在神道愛之介第一個易感期後,菊池忠回家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搬進神道大宅。
  他的父親與他一樣沉默不多話,尤其他和神道家接觸的越頻繁,他的父親便越寡言,甚至整天相對無語都發生過。
  菊池忠收拾好東西站在玄關望著父親好一會兒,確定對方沒有話想對自己說,只好先開口道:「爸爸,你自己注意身體,我過去了。」想到父親還是神道家的園藝師,平日還是有見面的機會,菊池忠內心的罪惡感稍稍降低了些。
  「忠。」父親低沉沙啞的聲音制止了他即將踏出去的腳步。
  「注意自己的身分,記住你是個BETA。」
  「我知道了,父親。」
  
  喜屋武曆最後還是捱不住良心的煎熬,將自己和馳河藍加正在交往的事情告知母親。
  「和那個Alpha嗎?」喜屋武太太回憶那名長相出色的混血兒,最近常常造訪且為人親切和善,除了外表沒有一點和Alpha相似的。
  但那還是個Alpha。作為母親不免為孩子的將來擔憂起來。
  「……你想好了嗎?曆,那畢竟是個Alpha。」
  孩子已經有足夠的自理能力,雖然是個冒失的男孩子,但對於照顧家裡的人還是十分盡心盡力,作為長子挑不出什麼錯。
  他們並不覺得Beta有什麼不好,當個普通一點的人過完平凡順遂的一生也是某些人嚮往的生活。
  喜屋武曆低著頭紅著臉,這種較為隱私的事情其實沒有必要告知家人,但對方是個Alpha,而且又來得頻繁,總有一天也會被發現,算是打個預防針吧。
  「……嗯,他很認真。」
  喜屋武曆太太回想Alpha每次過來的表現,兩個人總是如膠似漆地黏在一起,自己的兒子什麼性格他清楚,可以陪著他一起胡鬧的人這麼多年來也就這一位吧。
  但是……
  「你心裡有數就好。」作為長輩還是無法衷心祝福這段感情,現在還年輕,以後會遇上什麼事情都不清楚,更別說是一個Alpha和一名Beta。
  喜屋武曆有點委屈了,但沒說什麼。他知道母親只是擔心自己,自己也曾經擔憂過這個問題,但喜歡上了也沒辦法。
  這就是理智上清楚但情感上放不下吧。他總是無法理解母親晚上看的那些連續劇裡那些愛得死去活來的奇葩展開,但輪到自己身上後總覺得能理解一點點了。
  很矛盾呢。喜屋武曆又開始懷疑自己做的決定是否正確。
  「哥哥,藍加君來找你囉。」妹妹的聲音從玄關門口處傳來,無視了母親的眼神,喜屋武曆立刻轉身走去。
  「馬上來!讓他等我一下。」
  「曆。」母親喊他一聲,他回頭看了一眼,那張猶豫的表情盯著他片刻後轉為微笑,「出門小心啊,下次將人帶回家吃飯。」
  「謝謝媽媽。」喜屋武曆露出笑容
  以分手為前提的交往聽起來真心酸。
  喜屋武曆分心想著,連身旁的夥伴說什麼都沒聽清。
  馳河藍加心裡有些發怵,他不喜歡戀人在他身旁時還想著別的事情,之前就是這樣,兩人冷戰了好幾天。
  「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主動伸手碰觸戀人,馳河藍加希望喜屋武曆不要每次遇到問題總是獨自思考,現在他就在身旁,是可以依賴的。
  「啊,沒事,是我自己想太多了。」喜屋武曆認為自己的煩惱就算說給身旁的戀人聽對方大概也不明白自己的苦衷吧。
  「曆……」馳河藍加雖然遲鈍,但一心一意都是戀人,喜屋武曆這麼明顯的掩蓋心虛的表情,他不可能看不出來。
  上次就是因為曆的一句話放鬆下來沒有追究,才會讓誤會漸漸擴大,儘管最後和好了,馳河藍加每每想起當時被疏遠的寂寞就十分不安。
  「對不起啊藍加,跟你出來還一直發呆,我們去滑滑板吧。」喜屋武曆說著也沒給對方插話的機會,踩著滑板飛速衝了出去。
  馳河藍加無法,只得加速跟上。
  「曆今天想去哪裡滑呢?」
  「我想想啊……」漫不經心的望著快速從身旁飄過的街景,一間義式餐廳恰巧從眼角溜過去,喜屋武曆忽然想起了曾在喬的餐廳遇到那名Beta的事情。
  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自從上次見到後好像過很久了。那之後不是沒再去過喬的餐廳,但卻再也沒有看到那名Beta。
  喜屋武曆很好奇那名看起來成熟穩重的菊池忠為什麼會喜歡上像Adam那樣的Alpha,兩人的性格看起來根本毫無交集──但是將人帶到情人旅館和解這種行為貌似也不是普通人會做出的行為。
  「曆,小心。」
  身體被拽了過去,被整個攬進戀人懷裡的喜屋武曆定睛一瞧,電線杆從他身旁擦過,馳河藍加一臉擔憂的望著自己。
  「曆,我知道你可能有些煩惱,但是還是要好好看路啊。」
  「對不起對不起。」忙著從戀人懷中掙脫,喜屋武曆苦笑著道歉,但馳河藍加依舊拉著他的手不肯放開。
  「藍加,這樣不好滑啊。」畢竟還在街道上,雙人滑板他們不是沒有練過,只是地點讓他很不好意思。
  「告訴我吧,曆,你在想些什麼呢?」馳河藍加十分認真地看著,那目光讓喜屋武曆明白若他今天不把話說清楚,這隻手是絕無可能鬆開的。
  「那我們先去喬的餐廳吧,我今天想去那裡看看。」
  
  南城虎次郎偶爾會懷疑他的餐廳是不是變成某種諮詢會所,一對對都在他這裡討論問題,他的生意還做不做,都要開始考慮按時收費了。
  「我說你們今天外面天氣這麼好,怎麼跑到我這裡來了?」
  將上一桌客人的餐盤收好,南城虎次郎端出兩杯清水遞給坐在角落的小情侶。兩名年輕人進店裡時臉上的表情就是「我們有問題」,於是他體貼的將他們帶到不會被人打擾的角落。
  「你們先坐一下吧,我還要招待其他客人。」
  「抱歉打擾了,你去忙吧。」喜屋武曆有些不好意思,在營業時間不請自來時在很失禮,但老闆還是很親切的接待他們,「謝謝你,喬。」
  南城虎次郎俏皮的眨了下眼,然後自顧自忙去了。
  馳河藍加終於等到機會,不由分說伸手就抓住了對面戀人的雙手。
  「曆,告訴我你到底在煩惱什麼呢?我可能比較遲鈍,但說出來讓兩個人煩惱總比一個人好。」
  那張認真的臉令喜屋武曆內心一暖。至少馳河藍加現在對他是認真的,本來性格就不細膩,而且討厭麻煩的他為了自己能做到這地步也不容易。
  「藍加……我只是想多了點。」這種天生存在且無法解決的問題說出來只是徒增煩惱,喜屋武曆思來想去也沒什麼辦法緩解,只能看著馳河藍加的臉笑了笑。
  「藍加,和我一起玩滑板很開心嗎?」
  「當然開心啊。」紅髮的戀人笑得令他難受,馳河藍加有點意識到是自己的問題,「曆,我如果又做錯了你要直接跟我說。」
  「藍加,我們只要能一起玩滑板就好了……戀人什麼的還是算了吧?」深吸一口氣,一但出現破綻就很容易潰堤,喜屋武曆知道自己真的沒有表面看上去這麼堅強。
  「我……很喜歡你,可是我只是個Beta。」
  「……是我讓你不安了嗎?」馳河藍加鬆開了手,表情受傷,令人看了十分不捨。
  「可是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我喜歡你,是戀人的喜歡。」
  「我們即使是朋友也一直都在一起啊。」
  不一樣。戀人的話可以正大光明的擁抱、親吻,可以看著戀人緋紅的臉頰和害羞的表情,而且想要更多,很多事情是朋友沒辦法給予的。
  「我沒有自信,和曆做朋友什麼的。」馳河藍加垂眸,聲音十分低落,「我知道自己很遲鈍,但是對曆我是真的喜歡,告白也很隨便,但我確實認真思考過了。」
  自己喜歡的對象是個Beta,母親知道後也很訝異,畢竟馳河藍加父母是人人稱羨的AO,他的母親自然也希望自己能找到甜美柔軟的Omega。
  可是喜屋武曆很好,比那些Omega都要好,他帶他離開了那個寒冷的雪地,讓他體驗到了沖繩的陽光有多溫暖甚至炙熱,融化了他被冰封的身體與心靈。
  如果不是熱情開朗的喜屋武曆,他或許還徘徊在那茫茫風雪中尋不到出路。
  「對不起藍加,我真的喜歡你,但是……」
  「曆!」猛地又抓住了戀人的手,馳河藍加哀求似的聲音讓喜屋武曆內心萬分煎熬。
  「既然我們都喜歡彼此,為什麼只能當朋友呢?」
  是啊,為什麼呢?就因為性別嗎?感覺很不公平啊。人的出生無法選擇,連喜歡的對象都必須優先刪去法嗎?
  Beta和Alpha在一起注定就無法共度一生嗎?
  「你們這些小鬼也想太多了。」不知何時走到一旁的南城虎次郎看著小倆口緊握在一起的手笑了笑,「你們看著對方告訴自己,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會後悔。」
  如果時間回溯,他依然會在那個巷口對那名轉學生提出邀請嗎?那時班裡的同學雖然好奇這名帶著濃厚異國氣息的轉學生,卻幾乎無人主動上前搭訕。
  他當時只是覺得站在那裡有些落寞的馳河藍加很孤單的樣子,覺得外國人說不定會喜歡滑板這種比較刺激的高危運動。
  結果這個轉學生讓他見到了從未見過的景色,沖繩如果會下雪大概就是他帶來的吧。
  他是這樣美麗的少年。
  「我喜歡你,藍加。」喜屋武曆琥珀色的瞳眸印出馳河藍加喜不自勝的漂亮容貌。
  「曆,等我們成年了就去登記結合吧!」
  「等一下你這進度也跳太快了。」
  跳躍式的思考令兩位土生土長的沖繩人士開始懷疑國外的教育是不是就這麼直接果斷,但這就是馳河藍加吧。
  「三年一點都不快,曆,我們要一直在一起。」
  「算了,敗給你了。」
  「好啦你們打情罵俏完了,要不要吃點什麼?」餐廳老闆開始懷念起自己的結合對象,但這個時間肯定在工作中,即使傳了訊息估計也會被無視。
  想到那個強勢的Omega,南城虎次郎無奈的笑了下。
  
  喜屋武曆對菊池忠這個人的印象挺深刻的。
  任誰在昏迷之後醒過來卻發現自己被帶到一間情人旅館都會對這個罪魁禍首印象深刻的,即使事後經由解釋才明白過來為什麼是情人旅館而非其他選項。
  本來就是自己沒看路跑出去給人撞的,喜屋武曆那時心煩意亂,也沒想跟這人牽扯太多,然而這人突然開口就說他最喜歡的滑板的懷話,讓他忍不住出言反譏。
  幾天累積的負面情緒頓時就湧現上來了,明明就不想和陌生人說這麼多,甚至在對方面前淚流不止,表現的和平常的自己完全不一樣,非常丟人。但經過這件事以後,喜屋武曆總算清楚自己內心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老是叫人家「情人旅館那個」也太沒禮貌了。喜屋武曆想著下次見面一定要好好稱呼他的名字。
  「忠先生……!」
  和幾個月前看到的模樣差太多了,Beta清瘦的身軀卻挺著一個不容忽視的碩大小腹,頭一回親眼看到這場景還是有點震驚的。
  本來是幫忙跑腿到醫院來拿奶奶常吃的慢性藥,沒料到在候診區上看到熟悉的容貌。
  喜屋武曆猶豫這不知該不該上前打招呼;他們只有兩面之緣而且不是很熟,但內心的好奇心令他很想上去和他攀談。
  懷孕的男Beta似乎成了眾人的焦點,儘管醫院的人數不多,但每個經過的人都不禁將目光放在那無法掩飾的腹部上。
  只有他一個人嗎?他的Alpha呢?是來產檢的嗎?
  喜屋武曆腦海裡反覆轉過這些念頭,終於還是鼓起勇氣走上前。
  「菊池……忠先生?」小心翼翼地打擾似乎正在沉思中的男人,後者愣了一下,抬起頭來端詳了他一會兒。
  「是……曆?」
  「太好了,你還記得我。」喜屋武曆順勢坐在旁邊的空位上,他的目光在對方小腹上轉了一圈,才開口問:「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這裡呢?你的Alpha?」
  「臨時有事剛離開,他有派人過來接我,正在趕來的路上。」喬裝過的神道愛之介為了不被認出來只能走側門離開,但不方便帶著醒目的他,所以讓他在原地等,就連來醫院都是前後分開走入的。
  「呃……這肚子看起來好像要生了?」說完後氣氛一度凝結,喜屋武曆沒話找話。
  菊池忠搖了搖頭,「只有六個月,看起來大而已,應該是我的問題。」
  話裡充滿了對Beta的質疑。喜屋武曆懷疑自己挑錯了話題,絞盡腦汁。
  「這表示小孩很健康吧!那這樣很好啊,肯定會是個優秀的小孩。」
  菊池忠聽完後不知想到什麼,臉上的表情稍微柔和了點。
  「說不定是個Alpha。」Beta和Alpha結合生下的孩子大多是Beta,雖然有機率生出Alpha,卻微乎其微,但如果真能生出一個優秀的嬰兒,對Beta的地位也能有所提升吧。
  不知何時開始喜屋武曆開始擔心眼前這名Beta的生活,他對於Adam的真實身分並不清楚,但不妨礙他想像Alpha的背景家世有多令人稱羨,對於Beta來說卻是壓在肩上的大石。
  「只要是個健康的孩子就好了。」菊池忠清冷的聲音緩慢的道。
  又沉默起來了。尷尬的氣氛迅速包圍兩人,喜屋武曆不想讓對話就這樣結束,只能拼命想不讓人感到失禮又能恰到好處的聊天的話題。
  「有什麼事情直接問吧。」似乎看穿少年內心的煎熬,長年在人與人的勾心鬥角之間打滾的菊池忠冷冷的說。
  眼見對方有那麼一點不耐煩的情緒出來,喜屋武曆終於鼓起勇氣。
  「你和你的Alpha……覺得幸福嗎?」
  這個問題讓菊池忠微微瞠大雙眼。
  他沒有想過。
  能夠待在神道愛之介身邊已經是恩賜,他的身分與地位注定兩人不該發展出這樣的關係。
  幸福嗎?應該是幸福的,畢竟曾經失去的又回來了。
  不幸嗎?如果沒有他神道愛之介可以找到更好的,至少不會是個Beta,也不至於在他身上浪費這麼多時間。
  所有的不幸都是源自於他,他當時鬼迷心竅想著能在神道愛之介身旁的話做什麼都可以,於是簽下了成為神道家下人的契約。
  那張契約已經被神道愛之介找出來毀掉了,Alpha反覆告訴他不用受限於此,讓他好好待在他身旁,以伴侶的身分──但他怎麼能有這種資格。
  菊池忠沉下來的表情讓喜屋武曆知道自己踩到地雷,但他想著都得罪了,不如乾脆一次得罪到底,不然下次就沒有這種機會了吧。
  「忠先生……你喜歡他嗎?」
  這問題喜屋武曆上次見面時就提過,那時的他認為Beta連孩子都願意生了肯定是喜歡的,但很多事情不能只是光靠喜歡就能解決的。
  他想到馳河藍加。一開始看到菊池忠憂鬱的臉無法理解,等真的碰到類似的事情後才明白為什麼那張臉永遠都沒有笑容。
  「對不起我換個問題……你的那位Alpha喜歡你嗎?」
  「忠。」戴著鴨舌帽的男人突然出現在一旁,帽簷下的銳利雙目冷冷地看了喜屋武曆一眼,伸手扶起了行走有些不便的Beta。
  「啊、啊抱歉我想起來家裡有事,先走了,忠先生再見!」那撲面而來的壓制氣息不是Alpha還能是什麼,喜屋武曆有種玩滑板一時失控一頭撞到水泥牆上的感覺,慌忙地逃離現場。
  待少年遠離現場,菊池忠才仰頭看著幾乎將他抱在懷裡的男人,「大人,怎麼又折回來了?事情解決了嗎?」
  「小事情,還不用我出馬,不知道底下的人幹什麼吃的,算了我叫的人也到了,先回去吧。」
  換了便服的神道愛之介乍看之下和隨處可見的路人沒什麼不同,除了他剛剛散發的Alpha氣勢稍微鎮壓了在場的幾個人外,走出醫院的這段路還是很順利。
  坐在車上,菊池忠腦海裡還迴盪著喜屋武曆問的那些問題,在他心裡神道愛之介才是第一位,只要是對他有利的事情他什麼都能做;只是偶爾在主人的強烈要求下還是不得不對某些事妥協。
  望著越來越接近的神道家大宅,菊池忠內心的憂慮像個黑洞逐漸擴大,彷彿要將他整個人吞沒,終於在神道愛之介拉開車門要將他抱下車時低聲喃道:「愛之介大人……您喜歡我嗎?」
  神道愛之介的臉沒有這麼難看過。

-TBC-


愛總:我這麼多年是在表錯情????
是的愛總從來沒有說過那關鍵的三個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