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勇氣爆發】Chapter-999.情慾爆發的夏天-Destiny

大理石 | 2024-05-05 02:55:32 | 巴幣 5436 | 人氣 764


※前情提要:該色的都色完了,是時候進入最終環節囉!
※本篇篇幅比較長,但拆成上下篇又有點奇怪,所以我還是它統整在同一篇文章了,總之希望大家不要太介意。
※無論如何,非常謝謝各位的閱讀與支持!讓勇氣持續爆發吧!



----------《Chapter-999.情慾爆發的夏天-Destiny》

Part.D超越時空只為與你再次相見

Q:在枕邊的共識?
凌亂的臥室裡響著兩道疲憊的喘息聲,兩者時而相融、時和錯落,最後那相異的節奏構築出了蓋過浪濤聲的主旋律,它描述了風雨般的激情、亦形容了繁星似的依戀,夏威夷之夜為其歡愉而歌頌,搖擺的棕櫚葉將那份情感送至了太平洋深處。
此時發出喘息的兩位軍官正仰躺在床上以彼此的手臂為枕,其赤裸的雄軀浸染著彼此濃郁的氣味。儘管前一刻的結合之事才讓他們累的無法撐開眼簾,激烈的勞動在那副健碩的身子上留下了千斤重擔,但留在兩人體內的餘熱卻讓他們久久無法入眠,於是他們選擇了閉上雙眼,反覆回味著那顆火源記錄下的美好時刻。
肉體關係何等俗媚,但唯有體溫的連結才能確實地驗證那段親密聯繫的真實性,唯有肌膚的交融才使若即若離的恐慌煙消雲散,然後細察手的輪廓、品味唇的甜苦、感受呼吸中飽含的渴求之意,他們用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銘刻所愛之人的情報,如今勇與史密斯的靈魂中烙印著彼此的面容,熊熊燃燒的雙生火焰合二為一。
——耳語,熱戀者的特權。史密斯向勇說著荒唐的悄悄話:「也許我們每天晚上都該來一次。」
勇苦笑著說:「是把這個列入訓練菜單嗎?」
「訓練?聽起來感覺好色情喔。」
「隨你怎麼說吧。」
「話說你現在頭緒了嗎?勇你比較喜歡當哪邊呢?」
這個問題讓勇不自覺地收緊了臀肌群,他彷彿聽見了自己的後防發出了黏稠的攪動聲。「都、都......還不錯吧,沒什麼差別......也許以後多做幾次就能搞清楚了,但現在我還不知道。」
「我覺得當攻比較爽,可是當受比較舒服,總之只要是跟你做的話兩邊都很棒。」史密斯自然而然地說著自己的看法,廉恥一詞已經不適用於枕邊蜜語了。
「舒服?但你叫的超大聲,我差點以為你要死掉了!」
「其實習慣了之後就沒想像中那麼可怕了。」
「......的確,不否定。」
「不否定?」史密斯對著勇露出了略帶戲弄的表情。
「不否定就是不否定,反正之後再說啦!」
「勇——別害羞嘛——Come on!」
「......再這樣就沒有下次了。」
勇拖著虛脫的身子爬向了浴室,而後史密斯也匆匆跟了上去。
Q:在浴室裡的作戰會議?
主臥室中的衛浴房相當大,無論是淋浴區或盥洗台皆是如此,這些場所就算同時供給兩個人使用也綽綽有餘,過去兩位軍官也經常跑到這進行清潔梳洗,只是說來奇怪,若是以前的勇,他絕不會在無緣無故的狀況下和史密斯共用衛浴,也許他是覺得這樣太失禮、又或者是想保留屬於自己的私人時間,所以縱使勇和史密斯身處在同一個衛浴空間,那必然也是一人在洗澡、另一個人在刷牙。
不過今晚兩人一同站在蓮蓬頭下,溫熱的水花滑過他們痠疼的軀體,未散的情趣托著他們的雙臂為彼此洗淨污物,那些體驗如此珍貴,以至於勇不再拒絕與之共浴;裡頭偶爾傳來幾聲嘻笑、幾聲打鬧,他們彷彿是從童年起便互相熟識的知己,深知彼此的好惡與期盼,而那些輕飄的話與在赤裸的肌膚之上顯得分外煽情。
「下次想試試看野戰嗎?」史密斯問。
勇一邊替史密斯洗著頭一邊問:「我能選地點嗎?」
「當然!」
「那就......海邊吧。」
「海邊?嗯......有了,三號演習場的D-31格區!」
「你這傢伙別開玩笑了,D-31根本就在觀測站旁邊啊!」
「勇,你聽我說,挑戰極限的快感......那種感覺試過一次就回不去了。」
「史密斯......」
「嗯?」
「......D-42已經是我的極限了。」勇說的D-42格區其實就在D-31格區隔壁而已,兩者之間只隔了一座不足一米高的土丘與一棵的鴨掌木。
「真的嗎?」
「反正盡可能降低被發現的可能性,這樣去哪都差不多啦。」
史密斯聽了大為振奮,接著他又加碼問:「那麼在TS上面呢?TS可以吧?」
「別給我得寸進尺啊!」
「那......至少讓我們挑戰看格納庫......」
「閉嘴,然後閉上眼,我準備要沖水了。」
一會兒後兩人交換位置,勇粗糙的短髮扎的史密斯雙手微微發癢,他感覺自己像是在幫一隻大型短毛犬洗澡,一想到這他就忍不住把鼻子埋進了勇的頭髮堆裡。
「你在幹嘛啊。」勇問。
「幫你聞看看有沒有洗乾淨呀。」
「你甚至還沒開始洗呢。」
史密斯假裝沒聽見,而後他喃喃著:「勇的氣味......好香......」
「沒人說過你像個變態嗎?」
「無所謂了,反正以後我只想當勇的變態......啊,有股漂白水的味道。」
「也不想想這是拜誰所賜。」
「勇身上有我的氣味......嘶哈、嘶哈.....痛!」
「大變態,還想再來一戰嗎?」勇對著史密斯不安分的肢體發出了挑戰書。
實不相瞞,在經歷四小時的高強度作戰後,史密斯已經撐不住了。「請求延遲下次作戰的開始時間。」
「那就延遲到下個月吧,路易斯.史密斯中尉。」
「六小時,給我六小時的緩衝期!不然勇就用我後面吧!」
勇不經意地笑了出來,那罕見地奔放情緒讓史密斯頓時慌了手腳,儘管史密斯急切地想知道勇在笑什麼,但回復鎮定的勇只是用殘留在嘴角的微笑做回應,其他的甚麼都沒解釋。
Q:接下來有什麼安排嗎?
要記得喝水。史密斯以新訓教官的姿態叮嚀著,隨後他和勇便拿起1.5升的罐裝水一陣猛灌。
此時的勇已經換好了乾淨的衣物,淋浴後的熱汗也乾得差不多了,但史密斯仍只穿了條短褲,而且滿身的汗水的樣子看起來異常燥熱。
「——呼!」時過半餉,史密斯放下半空的寶特瓶大聲說道,「精神又來了!」
勇問:「哪種精神?」
「就是,你知道的。」
勇聳聳肩。「所以像要往常一樣嗎?」
「不如今天來點不同的吧,來點更有情調的......」
「呵呵。」
兩人以一個眼神決定了接下來的行程,而後史密斯拿起車鑰匙便往車庫的方向匆匆離去,與此同時,勇正不急不徐地檢查著屋內的電器是否已經妥善關閉或設定為休眠狀態,最後不要忘了開盞小夜燈做為防盜之用,至於主臥室的那一團亂,勇只能祈禱露露回來的時候不會突然對名義上的空房間產生興趣了。
很快地,那輛沙地色的悍馬車已經來到了馬路上,其沉沉運轉的引擎聲蓋過了史密斯興奮的呼吸聲,但它明亮的車頭燈仍不及那雙綠色的眼睛來的引人注目,那沾染無機物氣質的瞳色是如此弔詭,任誰看了都會感到惶恐不安,而或許就是那份遠離現實的異樣感,站在門邊的勇一度以為來到眼前的是變形為閃電模式的布雷棒,那架與他共赴生死的機器巨人又一次以浮誇的姿態回到的了現實。
「布雷棒......」勇不自覺地呼喚著。
椅在車窗邊的史密斯刻意回了一句:「勇,讓我們一起徹夜暢談必殺技的名稱吧。」
控制那輛車的不是那位有著無機質面容的機械巨人,它真正駕馭者實際上是一名留著金色短髮人類,對方敞開的衣衫毫不避諱地秀出了那身由血肉構成的強壯軀體,其聲音溫柔又帶點野性——勇注意到了,失落與喜悅也隨之湧上。
一直都是你啊,史密斯。勇想著,隨後他說道:「......【咻邦邦邦邦邦】這招念起來太俗了。」
「啊?什麼?......怎麼會......但這可是將勇氣以吶喊的形式表現出來的必殺技啊!讓湧上心頭的熱血凝聚於雙掌前,用其心與魂爆發出萬夫莫敵的一砲,【咻邦邦邦邦邦】想呈現的正是這種不被符號束縛的灑脫感!......不是【咻邦邦邦邦邦】的話......如果不是【咻邦邦邦邦邦】的話,這招就沒有意義了......!」
「如果是我的話我會把它叫做【超必殺無敵破壞砲】。」
「哼哼哼......看來我們之間有很多事得討論了,但是我姑且會把你的想法列入必殺技命名表的候選名單中。」
「所以你還給那招想了啥名字啊?」勇一邊發出疑問,一邊困惑地走向副駕駛座
「雖然這有違我的初衷,不過......【勇氣!雷霆爆發!】這個名字代表著我和勇的憤怒一擊!而且我還想過這招應該要有個變形版本,那就是將波形砲由單點集中改為擴散發射,以大數量的密集攻勢達到擾亂與範圍性殲滅的終極效果!可是這樣太不英雄了,所以我一直很掙扎要不要這麼做......超級凱薩肯定能理解這種痛苦的吧,英雄之道總是離不開艱難的抉擇,而我也正走這樣這樣道路上......!」
「唉,看來這個夜晚會比想像中的還要長呢。」
Q:炒熱氣氛的秘訣是什麼?
勇與史密斯的夜遊之旅沒有明確的目的,沿途的黑暗為兩人的前路增添了幾許冒險氣息,放下軍籍化為浪人,此時此刻的世界僅為兩人而存在;遠離了繁華的檀香山、深入寂靜的北岸,點點繁星隨著里程數的增長而越發燦爛,但路的彼端即是朝日行動的始發之處,縱使海的另一頭不再有火海,夢魘依然順著海風闖入了車內,彼時的歡談聲也在不知不覺間墜入了汪洋深處。
然後勇哼起了歌,他低沉且羞澀的嗓子正使勁地將音符擺到正確的位置上,一開始史密斯沒聽出那是什麼歌曲,等過了一會兒後,史密斯思索的面容才透露出了苦樂參半的笑容。史密斯偷偷瞧了一眼勇的表情,他看見那個男人青澀的臉龐上沾染了黑夜的陰霾,那本該激昂的音節因他的恐懼而哀傷,名為碧勇的男人被夢魘拽入了過去,儘管只是一時半刻,那也足以讓史密斯悲慟不已。
該說些什麼話才好?史密斯想著,然而他知道現在兩人之間需要的不是話語,於是史密斯加入了勇的哼歌中,他用強健且溫柔的聲音陪著勇遊走在夜風中。
「......接下來怎麼哼呢?」勇問。
「怎麼哼?接下來得用唱的才行啊——」史密斯深呼吸一口氣,而後他放聲高歌,「——"抵達那聲音的源頭展開救援吧——!成為連時空都貫穿的長矛——!"」
「吵死人了啦。」勇笑著說。
「"Break down!將理論破壞——!Don't cry!讓能量互換——!"......勇,快跟上,精彩的副歌要到囉!」
「哈哈......好吧,再來一次。」
「Yeah!」
隨後史密斯再次起了開頭,勇則試著緊跟對方的節拍與詞尾,如此反覆練習了幾次後,他們分離的聲音逐漸融為一體,從躊躇到果斷、從孤獨到圓滿,兩位青年大聲唱誦著,酩酊似的狂放讓黑夜也為之明亮。
Q:說一件值得紀念的往事?
歐胡島自從大災難後就一直徘徊在物資匱乏的邊緣,如今的它終於恢復了正常的貨物流通,堪比災前水準的備貨量堆滿了無數商家的貨架,儘管多數商店仍處於歇業狀態,但就單勇和史密斯在半夜時分還能從瓦亞祿地區的便利商店買到冰啤酒這點來看,說是這是整個島嶼早已回歸正軌的證據也不為過。
也許不只是歐胡島,放諸整個夏威夷群島的居民可能都不敢相信自己曾經歷過末日危機,畢竟此地的災損比其他地方更加輕微、遭遇的困境比其他國家更加平淡,作為ATF建成的起始之地,夏威夷人的際遇遠不能用幸運二字來形容,如果不是戰後重建的新聞走遍了各地,對於居住在太平洋島嶼的諸位而言,死亡飛艦入侵之事不定只能稱作是一場比較嚴重的颱風。而之於孤立在太平洋的夏威夷州是如此,那也不難想像外面的世界又是以怎樣不可思議的速度重新站穩腳步了。
「勇!你一定得來看看這個!」史密斯在休息區前興奮地呼喚著,他表現得像是個急於分享新事物的小男孩,那怕他看到的只是一顆卡在樹上的盜版卡通氣球,那也足夠史密斯大驚小怪個半天了。
不過這次的確是個大發現。勇看了之後下意識地拍拍史密斯的肩膀當作回應。勇說:「比起廢墟中的塗鴉要有實感多了,對吧。」
原來史密斯看到了是一尊精緻的小木雕,木雕擺在窗景桌前,其精緻雕形展示的是布雷棒手持大劍翱翔天際的姿態。「『無名英雄』。」史密斯嘀咕地讀著木雕座上的字樣。
(「很酷吧!那是我朋友作的唷!」)便利商店的店員櫃台處喊著。
史密斯回道:「Pretty cool......」
見到史密斯如此沉迷,勇就暫且留下他在原地繼續欣賞木雕,自己則拿著啤酒和零嘴前去結帳,等繞了一圈回來後,史密斯非但沒有把目光從木雕中挪顆,自己反倒是自動入了座。他趴在桌前盯著雕像的每一分細節,不知是在比對真品與雕像的差異還是在回味自己曾身為布雷棒的那段時間,而勇也索性陪在一旁。
他為兩人打開了啤酒蓋,史密斯接過手之後先是小啜了一口,隨後仰頭一灌,裝滿啤酒的褐紅色瓶身一下子就見底了。
「很懷念嗎?」勇問。
「要是我講了這種話你肯定會生氣吧。」
「都到這個份上了我還能怎麼生氣啊。」
「......總之......就像做夢一樣,那是段很可怕、但也很刺激的日子,轉眼間本該死去的我化為英雄回到了過去,然後成為英雄的我又與身為英雄的你並肩作戰,儘管時間逼著我必須從不可避免的選擇中找到拯救一切的方法,我的每一個行動都像在說謊,一邊想著要改變未來又一邊擔心自己會改變未來......這也太荒唐了!......但只要有勇在,只要和勇結合,我就覺得自己是所向無敵的存在......"一定可以的吧",這樣的自信充斥了我的機體,於是最後我們一同打敗了強敵.....最後我瀟灑地離開,並且成為讓勇拯救世界的關鍵推手。」
「就像個英雄一樣默默地守護一切。」
「不留半點痕跡。」
「嗯哼。」
史密斯把頭埋進了手臂裡,他雖然覺得以上步驟都完美符合了自己對於英雄的想像,然而揮之不去的鬱悶感卻讓他忍不住想大叫。「可是我果然還是很不甘心啊!當布雷棒的感覺超——級酷的!」
勇是猜到了史密斯很享受當布雷棒的感覺,只是他沒想到對方會這麼容易就說出口。「希望這不會讓你做出些傻事。」
「做了又怎樣。」史密斯扭過頭使了個不滿的眼神。
「我會很難過。」
「......勇,你這種表現很不英雄喔。」
「吶,這瓶給你,等等就讓我來開車吧,現在也是時候該回去休息了。」勇用手中的酒輕易地換得了史密斯的車鑰匙。
「......狡猾、太狡猾了!簡直跟第三季第十一集的天威俠背叛超級凱薩那幕一樣令人心痛......」史密斯再次把頭埋了回去,他被迫接受了一個殘酷的現實,接著還得面對另一個殘酷的現實,「......嗚......我不想這麼快就回家休息啊!我還沒玩夠啊啊啊!」
「半個月後你就能玩個夠了啦。」
「和勇在夏威夷的倒數第二個周末......我拒絕用這種方式結束!」史密斯抓起第二瓶酒一飲而盡,同時一間他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搶走了勇拿在手中的鑰匙串。
「喂,你想幹嘛?」
「海邊,現在就去海邊......」史密斯陰鬱地喃喃自語,而後那個男人雙手一抱便把他的伴侶扛上了肩頭。
「喂喂!冷靜一點啊!」勇使勁地掙扎,可是這點吵鬧對借酒裝瘋的人來說一點用都沒有。
史密斯在走出大門前還若無其事地對著店員說:「嘿,兄弟,那玩意兒超讚的喔,你的朋友很有眼光!」
店員視眼前的異相為無物,或許這跟他上班前或許多嗑了些新鮮的草有關。「我懂,兄弟,我朋友就是在等你講這句話!Aloha!」
「Aloha!」
放棄掙扎的勇攤在史密斯的背上繼續大罵:「我知道你根本沒醉,快放我下來!」
「但我們必須去海邊......」史密斯心虛地重複著同樣的說詞,不過就像勇說的那樣,他並不是真的醉到無法分辨是非,史密斯很單純地只是想耍點任性。
短暫的發洩結束後,史密斯小心翼翼地把勇塞進了主駕駛座上,他自己則像是失了重心一般跌坐在地。史密斯知道自己平常很胡鬧,因為他曉得怎麼討人開心、也明白說什麼話能緩解團隊中的緊張氣氛,當個安撫人心的開心果是史密斯以英雄為志願以來最喜歡做的事情,而胡鬧只是一種表現形式,但史密斯從來沒像今晚這樣失控過。
「抱歉,勇。」史密斯嘀咕了一聲。
橫躺在正副駕駛座上的勇使勁踩了踩史密斯的頭以示回應。「有事情就說出來吧。」
「人類的身體好不方便......啊痛!」
勇的這一踢不代表什麼,他只是不太爽史密斯這種胡說八道的習慣罷了。「還有呢?」
「......從兩個月前開始,我每個禮拜都會請科沃斯基中尉幫我開雙份的安眠藥,然後我忘了跟她拿下禮拜的份了。」
「如果你不想睡那我們就別睡了吧,但現在的你不准開車,懂嗎?」
「好的......」
「走吧,我們去海邊。」
一分鐘後,那輛砂地色的悍馬車沿著卡美哈美哈83號快速道路往北而去,儘管作為駕駛的勇不像史密斯那樣喜歡說話,但他的沉默卻讓史密斯倍感安心。
Q:未來的規劃?
「......勇,旅行完之後你有甚麼想法嗎?」史密斯問。所謂的旅行指的是ATF成員給三位無名英雄所準備的餞別禮,一趟環遊世界的豪華郵輪之旅。
「那種事等旅行完了再說吧。」勇回答。
「我猜一定按照原定計畫回去原本的部隊裡,對吧?畢竟大家都一樣,總是要回歸正常生活的。」
「怕寂寞嗎?」
「嗯,很寂寞喔。」
「......」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繼續跟勇還有露露住在一起啊......雖然沖繩離日本本島也不算太遠啦,哈哈哈!」
「沖繩......沖繩?沖繩是怎麼回事?」
「嗯?勇我不是跟你說過我隸屬於第三遠征軍了嗎?而第三遠征軍的駐紮點就在沖繩......」
「鬼才記得這種事!」勇方向盤一扭便把疾駛的車甩進了最近的停車場,「結果你這傢伙根本沒有要回美國?」
「呃......驚喜?」
勇扭曲的臉說明了他並不喜歡這種驚喜,隨後他用力敲了三次喇叭再次強對自己驚喜這種事的反感,那名自衛隊軍官可以接受自己的親密夥伴在生活瑣事上的各種突發其想與要求,不管是突然想搞夜襲還是提出互拍煽情照的請求什麼的都無所謂,然而他不接受對方連這種重要的訊息都當它是一種可以拿來說說笑笑的"驚喜"來看待。
原本還正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史密斯被這突然其來的怒火給逼到了車門邊,他雖然試著安撫勇的情緒,但換來的只是更多的喇叭聲——短短長短、短短長、長短長短、長短長——是摩斯密碼,史密斯戰戰兢兢地解讀著,隨後他緊閉雙眼等待碧勇三尉的最終審判。
「是我的錯,」沉默的許久之後,趴在方向盤上的勇吐出了這句話,「是我沒搞清楚狀況。」
「勇......」
「煩死了,別碰我。」
「勇,你在哭嗎?」
「對啦,我哭了,你開心了吧?......給我點空間,我現在不想說太多話。」
「勇......」
「幹嘛。」
史密斯使勁把自己身子鑽到了勇的大腿上,既然勇不想主動面對史密斯,那就由史密斯本人主動出擊。此時散射的路燈照出了勇泛紅的雙眼,他百感交集的表情不再是以憤怒為主導,更多的是羞愧與自我嫌惡。
「你難過的樣子也好可愛。」史密斯說。
「去死啦。」勇低聲回答。
「我已經死過兩次囉。」
「......所以你會待在沖繩嗎?」
「一定會的,我保證。」
「......不准來找我,你敢過來我把你扔進太平洋。」
「那你會來找我嗎?」
「我會去找露露。」
「嗯......那我呢?」
「......如果你表現得夠好,」勇將斷句獻給了史密斯的雙唇,而後他接著說,「我會考慮在你身上浪費十分鐘。」
「看來我的表現似乎還不錯嘛。」史密斯一邊說著,一邊伸手輕撫勇發燙的臉頰。
「自作多情......」
而勇喜歡的正是史密斯這份多情。
A:超越時空只為與你再次相見
當車子穿越了卡內奧赫之時,太平洋的彼端溢出了微微的橘光,此時黑夜為破曉留下了一道憂愁的潮汐帶,潮汐中的靛藍與青灰曖昧地勾勒出了時間的形狀;當車子進入了歐胡島東側的沙灘公園之際,壯麗的玫瑰色已為朝陽揭開了一幕序曲,厚重的海波與強風不斷將未來從東邊拉向西邊,激情的浪濤訴說著那令人恐懼的夜晚已遠遠離去,過去、現在、未來,光陰的脈動在雲幕中越發清晰,那是任何力量都無法阻擋的生之氣息,其沸騰的姿態無疑就是奇蹟本身。
於是在那片海洋前、在那片海沙灘上,勇與史密斯一同見證著奇蹟的誕生;他們雙手交扣,將愛與勇氣交付給彼此,曾經將破曉帶往西方的他們現在成了破曉的迎接者,而送來這份希望的即是過去的自己,那道不可思議的循環是如此完美,勇與史密斯都不經懷疑這一切是否都只是一場夢幻,但兩人掌中的溫度否定了所有的猜疑,超越時空的承諾順著時間之流又一次回到了兩人身旁,此後即是未知的每一分每一秒。
「太陽升起了呢,勇。」史密斯說。
「嗯。」勇回答。
「想來點熱咖啡嗎?」史密斯轉頭想回車上拿露營爐,但勇卻緊緊地拽住了史密斯的手。
那個男人沒有說明理由,對方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凝望眼前的美景,朝陽照亮了他堅毅的側臉,其緊閉的嘴微微震顫,彷彿陷入了夢遊一般。史密斯不經意地跟著勇的視線又一次看向了夏威夷的日出,此時的海象已經染上了斑斕的彩光,震耳欲聾的風鳴讓人耳朵發疼,逐漸升溫的空氣中夾雜著腥鹹的鹽味,不久後天空與海洋都將染上深邃的藍與綠,此等美景不僅止於視覺上的體驗,它那更有著無可撼動的精神意義。
日出,一切的結束與開始。
「夏威夷的日出真美,」史密斯感嘆道,「勇,這可是我們倆第一次的日出約會唷。」
「嗯。」
「勇你在想我為什麼會喜歡你,是吧?」
「......所以,為什麼?」
「還記得演習的事情嗎?當時你對我說了一句"死人不要說話"。」
「啊、那種事......這種事是吸引你重點嗎......」
「我只能說,你的確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而這一切就是從那場演習開始的。瘋狂又合理的戰略眼光、精湛洗鍊的駕駛技術、強悍果斷的行事作風、以及勇往直前的性格,勇你就像是一隻高傲的雄鷹,沒有東西能限制你的飛行軌跡,而打從我遇見你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臣服在你的羽翼之下,所以我試著了解你、接近你,我渴望知道名為勇碧的日本軍官身上到底藏了甚麼秘密......勇,我喜歡你,喜歡你的一切,我喜歡強大的人,而你就是我心中最強最厲害的角色......強大且溫柔,像個英雄一樣。」
「真會講。」勇低聲咕噥著。
「那勇呢?我肯定也有甚麼東西吸引到勇了吧?」史密斯滿心期待地問道。
「等旅行完我在告訴你。」
「嘿欸?」
「走了,回家吧。」
「勇!這樣太不公平了!」
「反正你什麼都知道,不是嗎?」
「勇?勇......勇————!」
「哼呵。」
勇抓著史密斯的手走回車子,穩定的步伐、樸質的韻律,勇用他的節奏帶著兩人走入屬於彼此的下一段日子中,而無論沿途史密斯如何囔囔地央求著,勇始終裝作一副充耳不聞的模樣,因為這就是他的答案,以及他小小的報復。
≡p.s.然後就是
「美優,你們之後也準備要離開了嗎?」坐在後座的露露問道。
一旁的加藤下士回答:「差不多——下周開始就會有先遣人員陸續回去日本了吧?而維修班的人被排在第二波,我們會跟著TS設備以及大部隊一起回去,不過我和響會在臨時下榻處住到下周三為止,到那之前你都能過來玩喔!」
「感覺好寂寞喔......」
此時開車的理央三尉笑著說:「別管什麼寂寞不寂寞的了,你就和那兩個傻子好好玩一場吧,等回來之後再由我響大人帶著你見識一下日本的模樣......可惜東京短時間內應該是沒辦法逛街就是了。」
加藤下士不經喃喃自語著:「日本啊,終於要回去了呢,好想念烏龍麵的味道跟Comiket的氣氛啊,但今年冬季場還辦得成嗎?」
露露困惑地複誦著加藤下士提到的東西:「Comiket?」
理央三尉說:「就是賣些不正經的東西的地方啦。」
加藤下士聽了有些不滿,卻也沒辦法完全否認。「響總是這樣隨便對自己不懂的事情發表意見......」
「好、好,我錯了。」
一會兒後,藍色的出租小轎車駛入那處位於基地西南側的海岸社區,而後他們找到了史密斯的住所,那是一棟附有車庫的兩層樓小木屋,作為三口之家居住的地方,那間房子的大小正好合適,也很史密斯的風格。
加藤下士與理央三尉陪著露露一同走到了門口,這時加藤下士感嘆地說:「露露之後也要跟這棟住了快半年的屋子告別了呢。」
提到離開這件事,理央三尉便雙手環胸思索了半餉。「史密斯......我記得他是......第三遠征軍的人吧?那就是要回沖繩囉?我猜勇肯定不知道這種事吧,別看那傢伙好像很能幹,其實有時候還真的挺傻的。」
「我懂我懂,但那也是碧三尉的魅力呢!」
露露問:「話說美優和響要進來坐坐嗎?」
「探查兩位熱戀男士的私生活狀態?」
加藤下士插嘴喊道:「請務必!」
「不行,你還得回去整理行李呢。露露,總之就幫我們跟勇還有史密斯打個招呼。」
露露行了個軍禮回應:「是的,理央三尉!」
「很好,露露隊員。」
語畢,理央三尉就抓著失落的加藤下士回到了小轎車上,車子緩緩地沿著柏油路駛離了社區,而露露一直在外頭看著車子消失在轉角後才依依不捨地走向了家門。
「史密斯、勇,我回來囉!」露露喊著,但屋內無人回應。
可是車子還在,難道他們會想在中午的時候出去散步嗎?露露一邊想著,一邊走向了客廳。
很快地,露露的困惑有了答案,原來史密斯和勇就倒在客廳的沙發上呼呼大睡,此時夢中的兩人正一同攜手迎接著夏威夷的白晝與黑夜、破曉與黃昏——不久之後,露露也加入了那場夢境,於是他們就三人結伴看遍發生在這座島嶼上的點點滴滴,無論悲傷或喜悅、憂愁或快樂,全都盡收眼底,等所有的故事都蒐集完後,眾人才依猶未盡地搭上了通往海洋彼端的大船。
雖然未知的航線不可能無風無雨,等在彼端盡頭的也可能是另一場動盪的開端,但只要胸懷勇氣,他們就是所向無敵的。

創作回應

戴著黑框眼鏡的御刃堂忠實粉絲
勇氣爆發真的很棒,他教會我們——必殺技!喊就完事!

當然,其他東西還是要循序漸進,感情就是需要這麼纖細的步驟——除非對方一樣瘋wwwww
2024-05-05 07:51:49
大理石
勇氣!爆發!
2024-05-05 12:15:31
X樣忠實粉絲
史密斯:「那麼在TS上面呢?TS可以吧?」
烈華、萊諾斯:「你們別過來啊!!!」

啊啊啊啊!!結束了!!大理石!!不夠啊!!還想繼續跟你一起勇氣爆發啊!!來個愛的郵輪特別篇如何? XD

兩人最終回各自部隊聽說也不用太擔心,因為史密斯駐紮沖繩、勇在千葉,雖然仍有段距離、但至少不是在地球另一頭的距離
2024-05-05 15:35:41
大理石
愛的郵輪篇......這麼好的東西,一定要放到第二期再寫吧!第二期快來啊,真的要崩潰了,官方說好的溫泉回呢><
2024-05-05 15:59:23
大理石
是說剛才找了一下沖繩市往千葉市的飛機,實際上也才兩個小時多的飛程,這下性獸史密斯還不每次放假都往勇的宿舍衝過去?過這麼爽真可惡......
2024-05-05 16:03:26
派瑞公爵忠實粉絲
勇氣爆發就是一個瘋子的世界級戀愛幕間XDD
2024-05-05 15:43:20
大理石
將這份愛與勇氣獻給全世界......!
2024-05-05 16:04:04
派瑞公爵忠實粉絲
沖繩本身也是充滿度假海島氣氛,對情侶來說不是很加分嗎~~勇去找史的話, 呼呼呼
2024-05-05 17:39:50
大理石
在夏威夷大作特做、上郵輪大作特做、回到工作岡位後又能就近去沖繩大作特作......這個人生規畫已經無敵了吧......
2024-05-05 17:44:0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