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初戀

自耕農煉 | 2021-04-09 20:22:48 | 巴幣 100 | 人氣 147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接續上篇《約束》
這篇我居然還寫不完,本來打算直接快進到燒滑板但廢話真的有點多
總之下次一定


  這大概是神道愛之介自出生以來最快樂的一段時光了。
  「忠,我們去滑滑板!」
  熬到走出了校門口,一上車神道愛之介立刻甩掉書包和制服西裝外套,迅速的拿出滑板。
  「愛之介少爺,您今天的課業……」
  「囉嗦,早就完成了,那點東西難不倒我,你想去哪裡玩滑板?」
  「少爺喜歡就好。」
  沒有家族的束縛,神道愛之介直接放飛自我,每天拉著菊池忠挑戰不一樣的滑板地形,樂此不疲。
  「忠,你可以再快一點!」看著跟在身後不遠不近的人,神道愛之介不滿道:「你明明可以更快的。」
  「愛之介少爺,注意眼前。」菊池忠緊跟著前方的人,望著對方做出各種高難度動作,雖然擔心,但更多的是某種滿足感。
  愛之介少爺已經成長為這麼厲害的人了。
  「忠,你要不要見見我朋友?他們人很不錯。」中場休息時,神道愛之介喝完水後問。
  少爺有了可以信任的朋友。菊池忠臉上露出一抹微笑,遞過一條毛巾讓對方擦乾身上的汗水避免夜間的寒氣使之著涼。
  「我就算了吧。」
  「你在怕什麼?他們不會亂說話的,而且他們滑板也很厲害,你想不想跟他們一起滑看看?」想了想又補上一句,「不過他們肯定贏不了你,他們連我都贏不過。」
  「少爺很厲害。」菊池忠發自內心的稱讚。
  「但是我的時間不多,接下來這幾天可能要回去幫忙愛一郎大人處理一點事情,這幾天少爺請注意安全。」
  「嘖。」
  在經過菊池忠的爭取後,神道愛之介總算搬出了家跟學校,雖然還是需要上各種學習課程,但至少晚上不必偷偷摸摸溜出來,這點自由讓神道愛之介已經相當滿意。
  但做為家族下人的菊池忠不同,他的工作不分晝夜,只要有需要就必須隨時待命,畢竟他正式的工作不是二十四小時的看護。
  為了神道家的未來,為了愛之介少爺,培養一個秘書勢在必行,菊池忠知道自己並非最佳的人選,只能拚盡全力去達成這個目標。
  這點他並未告知神道愛之介,少爺還是個孩子,在他能放縱的時候就該好好的玩;這點神道愛一郎也睜隻眼閉隻眼的同意了,不過三年的時間罷了。
  「我還是會每天來看愛之介少爺的,請少爺好好照顧自己。」
  「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了,這麼點事情還是會自己處理的。」
  事實上只要有錢什麼都好解決,打理家務處理三餐什麼的。但剛開始搬進新居時,習慣了菊池忠忙進忙出的身影,這天早上起床的神道愛之介沒看到熟悉的身影,內心有點失落。
  想著對方正在神道家裡,心裡有點鬱悶。
  「你的助理今天沒來嗎?說好的介紹一下呢。」
  「他今天有事,不然我才不會找你們。」
  「你這是過河拆橋?有了新歡忘了舊愛。」
  神道愛之介翻了個白眼,不理解成語的意思還亂用,更何況他們才是「新歡」,家裡那個是「舊愛」。
  「都說過了我滑板是他教的,你們算哪門子舊愛。」
  「把他誇得那麼厲害不帶出來滑一下有什麼用啊。」南城虎次郎用力槌了神道愛之介一下。
  「很痛啊!」
  「虎次郎你輕一點,又不是不知道你那像大猩猩一樣的蠻力。」
  「你們都缺乏訓練啦!」
  菊池忠忙完事情找了一圈後終於在公園偏僻的一角找到了聚在一起的三人組,他並沒有立刻走出去,只是望著三個人說笑打鬧。
  愛之介少爺有了新朋友,笑得很開心。菊池忠看了眼錶,決定回到車上再等一下。
  「忠,你在這裡為什麼不說?」走出公園側門一眼看到停在路邊的車,神道愛之介立刻跑上去。
  「你在這裡等了多久?」
  「我才剛到,明天休息日,晚點回去沒關係的。」菊池忠溫柔淡笑,目光從少爺臉上轉移到他身後跟過來的兩人身上。
  「請問這兩位是?」
  「他們是我朋友,我上次說過想介紹給你認識的。」神道愛之介拉著菊池忠的手,臉上洋溢著笑容。
  「他們的滑板也很不錯,和其他人比的話。」
  本來在陌生的年長人面前還有些拘謹兩位少年聽見這話忍不下去了。
  「什麼叫和其他人比的話?我也不是次次都輸給你好嗎?」
  「上次跑去滑那什麼山道還不是靠我幫你把眼前的障礙物全都清掉,不然你能滑得這麼快嗎?」
  「用說的無法證明什麼,不然我們現在來滑一場,忠你看著。」
  神道愛之介拿著滑板躍躍欲試,兩位友人自然而然地跟上,三人直接在公園的入口處擺起架式,路線就是繞公園一圈,終點則是在離大門旁邊不遠處的側門口。
  「忠你看著,我肯定第一個到。」少年在出發前看著他這麼說。
  三人如火箭般飛奔而出,在樹木和公園擺設的各式障礙物下,菊池忠沒辦法完整看清他們的比賽過程,但依稀可以聽見空氣裡傳來他們的嬉鬧打罵聲。
  站在終點,路燈微明微暗,從菊池忠這角度看過去,道路盡頭是一個彎道,一棵樹木遮掩住道路的全貌,也掩住了部分燈光。
  隨著喧鬧聲越近,彎道出現了人影,黑暗中看不清,但那熟悉的身影卻是在自己心裡進駐許久的人。
  「忠!」神道愛之介燦爛的笑容就這樣撲進他眼中,他身後緊跟著兩名朋友,但這短短的距離顯然不夠逆轉局勢。
  「我贏了!」輕快地踩起滑板,神道愛之介伸出手對著菊池忠,像小時候那般討要他的鼓勵。
  望著擺在自己面前的握拳,菊池忠只猶豫一瞬,同樣伸出手與他碰觸。
  「愛之介少爺很厲害。」
  「那是當然!」看到兒時的夥伴在此刻接下了自己的手勢,神道愛之介內心鬆了口氣,他很怕萬一對方用什麼藉口拒絕和自己接觸。
  「唉,輸了輸了,愛之介你今天怎麼回事衝這麼快?」
  「該不會是想在某人面前好好表現吧?」
  「你們少說兩句。」
  一起長大的兩人雖然常常在他面前吵架,但在神道愛之介眼裡看來默契卻相當好,無論對方說什麼都能立刻接上,感情不要太好。
  「好啦,滑都滑完了,不正式介紹一下嗎?」
  雖然上次見面時神道愛之介說這個看起來普通不過的人是他的生活助理,但在他後來的表現來看卻並非這麼單純,而且話裡話外都很重視這名叫菊池忠的人。
  南城虎次郎在看到神道愛之介面對這個人時毫不掩飾的表情,平時在他們之中這位少爺一直都表現的很冷靜穩重,極少有如此情緒外放的時候,那帕贏了也只是安靜微笑。
  神道愛之介看了身旁的人一眼。
  「你們好,我是菊池忠,今後少爺也請你們多加關照。」
  「……怎麼感覺他像你哥一樣。」
  神道愛之介聽櫻屋敷薰這麼說愣了下,菊池忠確實年紀比他大,但他從來沒有將他當年長者看待過,而是以平輩看待。
  因在家裡地位的特殊性,菊池忠在他面前從未擺出年長者的架子,反而十分拘謹。
  「不說這個,聽愛之介說您滑板很厲害,要一起滑嗎?我跟薰都很期待。」南城虎次郎拉開這個話題,拿著滑板笑道。
  「愛之介老是說你很厲害,連他的滑板都是你教出來的。」櫻屋敷薰躍躍欲試。
  「我……」菊池忠頓時不知手腳該往哪裡放,他基本上沒有過和神道愛之介以外的人滑過的經驗,從他學會滑板開始就是獨自在滑著。
  「改天吧,今天很晚了。」神道愛之介開口拒絕了朋友的邀請,「抱歉啊,虎次郎、薰,下次一定帶他跟你們一起滑,但是今天太晚了,我明天還有課。」
  「明天不是假日嗎?」
  「射箭騎馬什麼的,總之家裡要我學的東西還挺多的。」無奈地聳了聳肩,神道愛之介苦笑道。
  「有錢人家的小孩子不容易啊。」櫻屋敷薰放下滑板,想了想,「那就下次吧,現在也確實挺晚了,不準爽約啊。」
  和友人道別後回家也不過短短幾分鐘,進家門第一件事情就是直挺挺躺在沙發上。神道愛之介趴著看菊池忠默默整理,問:「忠,我們是朋友嗎?」
  和菊池忠認識後整個生活都快樂許多,那些疼痛與刁難都變得可以忍受,只要忍過那些,菊池忠會等在庭院裡迎接他,無論什麼時候。
  很難想像沒有菊池忠自己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也許這個時間早就規矩地上床睡覺,而且會在大宅裡自己那諾大卻冷清的房間,而非這間普通狹小的公寓。
  神道愛之介覺得這裡更舒服。
  「愛之介少爺……」菊池忠開口後遲遲沒有應答,這也是預料中的。神道愛之介沒有生氣,他們之間本來就沒辦法那麼單純。
  「算了,你在我身邊就好了。」
  室內瞬間安靜下來,神道愛之介有些自討沒趣,想著洗漱完後上床睡覺,沒想到肚子在這時刻背叛了他。
  聽到那在寂靜的夜裡特別響亮的聲音,菊池忠愣了一下,看著臉蛋發紅的少年說:「我弄點簡單的東西給您吃,吃完再睡吧。」
  看到對方打開廚房的燈開始擺弄那些鍋碗瓢盆,神道愛之介在沙發上坐好望著那熟悉的背影發呆,很快就有食物的香氣傳來。
  能這麼迅速就出爐的只有麵食類了。望著菊池忠捧著冒著白煙的碗,神道愛之介突然站起來,差點沒將對方嚇的將碗打翻。
  如今的自己已經不需要仰視對方了。神道愛之介凝視著回憶裡總笑得一臉包容的青年,那雙常常撫摸自己頭髮的手掌而今也和自己差不多大小了。
  菊池忠臉上有顯而易見的疲憊,他有時常常忘了對方已經是個成年人,再他看不見的地方承擔許多事情,可能也被為難,可能也有苦衷,但在他面前卻從未提過。
  「給我吧、燙!」接過對方手裡的碗,神道愛之介差點因熱度打翻,他趕緊將之放在桌上,然後捧起對方的手查看。
  「這麼燙的東西你還拿這麼久?」
  「我沒事的,愛之介少爺你有沒有燙到?」
  反覆觀看確認菊池忠的手只是有點紅腫,神道愛之介破口大罵:「那麼燙的東西你是沒有知覺嗎?」
  「我不要緊的。」已經習慣了。菊池忠將後半句吞回肚子裡。
  「我先去收拾,愛之介少爺吃完了放著就好,先去睡吧。」
  「你……嘖。」沒等自己說完對方轉身又進了廚房,神道愛之介有種拳頭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
  他盯著桌上冒著熱氣的麵,最後還是坐下來一邊吃一邊看著廚房裡忙碌的背影,直到他吃完離開前那道身影始終沒有轉過身來。
  
  神道愛之介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菊池忠的身影和容貌一次次出現在腦海裡,明明是每天都會見到的人,他的表現卻似是念念不忘。
  更不對勁的是,看著那張普通平凡的臉,神道愛之介覺得心臟竟有些不受控制,不知道在激動些什麼的亂跳。
  「愛之介少爺?」菊池忠困惑地朝後視鏡看了一眼遲遲不肯下車的少年,補習班就在旁邊,還有許多路過的學生目光好奇的往這裡瞟。
  正猶豫著是否要直接將車開走,少年才似如夢初醒,迅速衝了出去,連招呼都沒打,碰得一聲將車門摔在車身上。
  菊池忠臉上閃過一絲失落,但還是將車駛離,否則警衛就要來趕人了。開出一段距離後手機收到一封訊息,看著署名是愛之介少爺他連忙打開。
  『今天不用來接我了,我有事跟朋友約好了。』
  菊池忠默默地將手機收起來。
  
  「今天怎麼只有你來?忠呢?」
  「你們沒有親密到可以喊他的名字吧?」
  聽到好友直呼菊池忠的名字,神道愛之介跳起來喊,惹得兩名友人對視一眼後開始懟他。
  「你都這樣喊他了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啊?」
  「我聽你老這樣喊他聽習慣不小心口誤,當著他的面怎麼敢這麼失禮。」
  「總之別這樣叫他,他今天有事不能過來。」
  南城虎次郎和櫻屋敷薰再次對看一眼。
  「你今天情況不對,剛剛還若有所思的樣子,跟昨天那上竄下跳的樣子也差太多了。」
  「昨天才見過,今天又臨時把我們喊出來,你該不會有什麼事情吧?怎麼被學校發現你深夜在外遊蕩要記過了?」
  已經不想反駁對方的神道愛之介坐在階梯上不發一語,他將兩位朋友約出來也不是真的想玩滑板,只是找個藉口逃離那讓他心煩意亂的人。
  「我只是不想那麼早回去。」
  南城虎次郎撓了撓頭,神道愛之介和他們所認知的大少爺不同,雖然剛開始很有神祕感,但混熟以後也不過和他們一樣是個普通愛玩的少年罷了。
  相較之下他從小到大都玩在一起的夥伴櫻屋敷薰都比較難纏一些。
  「你到底怎麼回事?把我們約出來自己又坐在一邊生悶氣,我們惹你啦?」粉色長髮的少年見狀很不高興,他本來是很開心來赴約的,結果這個主動提出邀約的人卻擺出無所謂的態度。
  「你們玩吧,我看你們滑就好了,今天實在沒心情。」
  安撫好火爆少年,南城虎次郎才轉身問:「發生什麼事情了嗎?可以的話說來聽聽啊。」
  對於自己都想不透的事情當然也不知從何開口。神道愛之介拉低自己的兜帽表明自己目前不願意溝通的態度。
  這個舉動讓櫻屋敷薰更火大了。
  「欸欸薰你冷靜,我來猜猜──」攔著人避免一場毆打,南城虎次郎開始回憶。這個傲氣的大少爺失常的時候很少,仔細算來在他們相遇後也才兩次,且剛好都是那個人出現的時候。
  「是不是因為你的助理啊。」
  肯定而非疑問句。神道愛之介聽到關鍵字時愣了一下,這一下沒逃過仔細觀察他的人。
  「有什麼問題就回去溝通啊,你在這裡發呆一整晚還是要回去面對的,不如早點解決。」
  「你跟他吵架了嗎?吵架了就比一場啊,輸的聽贏的人的話最簡單了。」櫻屋敷薰提出了他跟南城虎次郎每次吵架後的解決方案。
  「我們沒吵架,只是我現在不太想看到他。」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
  好友沉悶的聲音讓兩人都平靜下來,一左一右坐在兩旁,盯著被遮掩在兜帽下的臉。
  「……你們該做什麼就去,不要盯著我看。」
  「我們是朋友吧,朋友有事怎麼能棄之不顧。」
  「你倒是說說怎麼忽然不想看見對方呢?他做了什麼還是你做了什麼?」
  「什麼都沒做好吧。」神道愛之介想了想,「昨天回去他給我做了碗麵當消夜。」
  「上下學接送還要兼顧三餐,打理衛生還要把夜遊的你帶回去,除了會滑板這點外,他真像你的保姆。」
  「而且同居又特別聽話,如果他不是男的我都懷疑你給自己找了個能幹的女朋友。」
  神道愛之介猙獰的表情讓南城虎次郎覺得自己猜對了。
  「你不是真把他當女朋友看待了吧?」
  菊池忠,性別男,長相普通,頂多中上階層,眼角有顆淚痣算是特別的地方,脾氣一直都很好不曾生氣過,雖然表情很少,但笑起來很好看。沒什麼特殊專長,但是應該很聰明,且玩滑板很厲害。
  除了滑板沒有任何嗜好,沒有和其他人來往密切,是個十分單純的人,唯一被他放在心上的,就是神道家少爺。
  「這樣一來你也不是沒機會。」
  「不是你們等一下,憑什麼就這樣斷定我……」
  「你那個表情那個反應,難道你還想說你不喜歡你家助理?我剛剛喊他名字你還生氣。」
  「……只是條件反射。」
  「反射性罵我還不承認你對人家有好感?」
  「他是個男的……」
  「「男的怎麼了?又不是不能結婚。」」
  神道愛之介第一次覺得他這兩位朋友簡直唯恐天下不亂。
  
  「愛之介少爺。」
  在街頭看到熟悉的身影時菊池忠立刻停下車,早上被排斥的感覺還縈繞在心上,猶豫了半晌見對方沒有上車的意圖還是主動走了出去。
  「時間很晚了,愛之介少爺,無論有什麼事情,請等明天再說吧。」菊池忠想著若少年真不願意見到自己,那送他回家後在車裡將就一夜也是可以的。
  青年臉上焦急的表情不是做假。兩位朋友離開前還一直鼓勵他把話說出來,但怎麼可能一下子就接受自己可能喜歡上眼前這個人的事實。
  神道愛之介默默凝視著那張熟悉的臉上的表情越來越落寞,他不清楚別的時候菊池忠是什麼樣子,但在面對他時那張臉上總是溫柔的,偶爾會有點失落,但還是常常笑著。
  「……忠,你,會一直在我身邊嗎?」憋了半天,神道愛之介只吐出這麼一句話。
  菊池忠不明白少年心裡如何天人交戰最後只能憋出這麼一句。他想到少年的家庭、生活環境以及認識的朋友,未來可能面臨的選擇,以及現在堪稱無憂無慮的生活。
  「除非您不需要我了,愛之介少爺。」月色下,菊池忠抬頭,墨綠色的雙眼中只映出一個人的容貌。
  「我想一直在您身邊。」
  
-TBC-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