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約束

自耕農煉 | 2021-04-06 16:28:22 | 巴幣 0 | 人氣 186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CP愛忠,愛DK時期捏造
前篇《背離》
結果上篇以為要分手這篇感情卻特別好的詭異感



  滑板當然不可能說不玩就不玩,在神道愛之介的堅持下,菊池忠只會在他家少爺面前重新踩上滑板,並且躲在人煙稀少的地方,兩個人。
  「我真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麼介意別人。」深夜,神道愛之介踩著滑板一馬當先,菊池忠緊緊跟在他後面不遠不近,無論他怎麼變換速度或臨時更改航道,這名變得極其沉默寡言的青年總能不遠不近地跟在他身後。
  只要菊池忠願意,他隨時都能超越他。
  「才跟在我父親身邊一陣子就變得這麼膽小了嗎?忠。」
  聞言,菊池忠只是低下頭。
  剛回來時逼問了一下,菊池忠老實交代和神道愛一郎簽了契約,成了臨時的秘助,工作與課業同時必須兼顧根本分身乏術,於是整整消失了三年。
  「既然你跟在我父親身邊我為什麼沒有看過你。」
  「愛一郎大人資助我去東京的學校念書,並安排我在那裡的關係企業上班,當然對外都是保密的。」
  在允許範圍內菊池忠必問必答。
  神道愛之介心裡清楚,如果菊池忠不選這一條路,僅憑僕人之子他是不可能跟他有太多交流,尤其隨著年歲漸長,兩人只會越走越疏遠。
  「算了,原諒你了。」神道愛之介其實也不是沒有聽聞,菊池忠願意的話大可以選擇沖繩的學校,最後他來是為了自己作了走了比較辛苦的道路。
  看了看身旁的人,至少他還能跟他一起玩滑板。
  「看看誰最先到達學校,輸的人要懲罰。」
  「愛之介少爺,我……」
  菊池忠未完的話消失在呼嘯而過的風裡,這場勝負是必然的,但神道愛之介仍希望對方能追上來並超越自己,就像小時候那樣。
  明明過去一起玩滑板時總是笑得很開心,這就是神道家給予菊池忠的。
  神道愛之介臉上染上少許陰霾。
  結果神道愛之介在無人的校門口等了約一分鐘後手機得到訊息,菊池忠告知他有事必須先回神道宅,請他到了學校後乖乖回宿舍。
  聽不聽話是其次,但憤怒卻實在壓抑不住,打開通訊錄隨便點了幾個名字,神道愛之介再次消失在黑暗的街道中。
  
  「這個時間點你還能出來遊蕩啊大少爺。」南城虎次郎灌了一口水,晚上十一點突然被人叫出來通常不會給好臉色看,但如果是玩滑板就另當別論了。
  「我以為你們學校有門禁時間。」櫻屋敷薰也就隨口說說,畢竟自己也是外人眼中的不良少年,規則這種東西他還真不放在眼裡。
  而作為貴族學校且身分高貴的大少爺願意和他們混在一起就比較少見了。
  「你們是我爸媽嗎?管這麼多。」經過一場酣暢淋漓的街頭奔馳,神道愛之介心裡舒服許多,至少在想起菊池忠前都很愉快。
  安靜了數秒,「你們那天也看到了,我父親派了個人來監視我,我這不是甩掉他以後就來找你們了。」
  「你家還真是無聊啊,派個人跟著你,結果還不是被你甩掉了,有用嗎?」
  挺有用的。神道愛之介想。因為這個人是他這輩子最在意的人,他的父親還是很清楚他的弱點,要不就是把人遠遠送走,要不就是換個身分在他身邊膈應他。
  這招真是屢試不爽。
  「但我感覺你不是很討厭他。」南城虎次郎觀察一下後才道。
  「啊,喬你還是比較敏感。」
  「你這意思是我的神經比這大猩猩粗嗎?」
  瞥了一旁的櫻屋敷薰一眼,神道愛之介的眼裡有著揶揄,讓對方差點揮拳揍上來,還是另一個人及時阻止了他。
  「好啦好啦,人家說的是事實嘛。」
  「你說什麼?」
  「他就是教我玩滑板的人。」這句話令一觸即發的兩人不約而同停下動作,神道愛之介露出了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從我開始玩滑板以來還沒贏過他。」
  「這麼厲害?」
  神道愛之介已經是他們這群人中的佼佼者,哪怕是他們都沒有信心可以贏過他,而這名神秘助理卻是個更加可怕的角色。
  「但聽你這樣說他不就荒廢了滑板一段時間了嗎?這樣總不能和以前一樣快了。」
  「他才不會,他只是不想認真滑罷了。」
  「聽你這樣說他回來後還是有在滑滑板?」
  「是。」看著朋友們期盼的目光,神道愛之介露出欠揍的表情,「但是只跟我滑。」
  忍不住飆出髒話,如果不是有人在後面拉著,櫻屋敷薰就要開揍這個笑得一臉欠扁的人了。
  「聽你這樣說他還是很在意你的啊。」還願意為了你玩滑板。後面這句話太曖昧了,南城虎次郎果斷將他吞在喉嚨裡。
  神道愛之介抿了抿唇,覺得家務事說出來也不好聽,旁人也無法解決,還是放棄繼續說得更多。
  「算了,我先回去了,改天再約。」神道愛之介站起來拍了拍褲子,拿起滑板準備回學校。
  「Adam,如果真的放不下要好好溝通啊。」南城虎次郎一面壓住想撲上來揍他的櫻屋敷薰一面朝著他笑。
  「至少以後不要後悔。」
  神道愛之介笑了笑,揮揮手轉身離開。
  
  「愛之介少爺。」
  菊池忠下課時間準時出現在校門外,陌生臉孔引得路過學生紛紛好奇地多看一眼。
  「你真煩啊。」想到眼前這個人會將他今天所遇到的事情全都彙報給自己父親,神道愛之介恨不得他立刻消失。
  「這是你家的新司機嗎?第一次見啊。」幾名在學校還算說得上話的同學經過時多聊了一句。
  「看起來超級無聊的呢這個人。」
  那是因為你沒見過滑板上的他。神道愛之介心裡怒懟,但還是再引起更多注意前迅速上車。
  「該去哪裡你看著辦。」
  看到車座上放著滑板時,神道愛之介的嘴角才翹了起來。
  在可以容許的範圍內,菊池忠還是會幫著神道愛之介做一點壞事,他還沒迂腐到事事都按照規則走,也可能是所有規則遇到神道愛之介都需要繞道。
  「我並非正式的。」菊池忠想著自己的職責所在這麼說。
  「算你有點眼色。」神道愛之介扳著一張臉,心情卻十分愉悅,「我今天想帶你認識我幾個朋友,我跟他們說了你會滑板的事情。」
  菊池忠雖然面露難色卻沒有拒絕,只是低首應是。
  「我信得過他們,父親過問起來推到我身上就好了。」神道愛之介想到對方的難處補了句。
  「我聽愛之介少爺的。」
  這句話特別中聽。
  「不如你直接過來跟我一起住算了。」神道愛之介忽然想到。
  「反正你遲早都要是我的人,不能住宿舍的話雖便在外找一間房子就好了。」望著菊池忠略帶驚訝的表情,神道愛之介覺得自己這個主意可行。
  反正他的父親就是要把這個人擺到他面前牽制他,那他就如他的願。
  「愛之介少爺,這……不妥。」
  「我不聽你的。」說著神道愛之介想了下該怎麼把人要到身邊,他父親那裡其實還好,還是姑媽最麻煩。
  「還是由我去說吧,愛之介少爺。」看到下定決心的少年,菊池忠決定把這件是攬到自己身上。那間屋子發生的事情給少年帶來沉重的心理陰影,如果可以,菊池忠不希望是因為自己的事情讓少年回去面對這些。
  「算你識相。」
  菊池忠透過後照鏡看見少年心滿意足的閉目養神,臉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讓菊池忠料不到的是,神道愛一郎同意的兒子要求。
  『你跟在他身邊也好照料他,他在外邊跟一群亂七八糟的人在一起,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能馬上處理。』
  神道愛一郎說起這件事情時臉上十分平淡,彷彿早已料到。
  『等他長大就明白了。』
  菊池忠隱約感到不安,也只能聽令刑事。
  因為早有安排,所以從學校遷出外宿進展的很順利,當神道愛之介打開那個只屬於他的房間時,臉上掩藏不住內心的激動。
  「還是忠你有辦法!」一直渴望擺脫身上束縛的神道愛之介,儘管清楚這只是暫時的,還是覺得十分高興。
  「愛之介少爺,我先整理一下,您若餓了先吃點東西。」將買來的餐點放在桌上,菊池忠挽起袖子開始整理帶來的行李。
  這間屋子已經按照吩咐提早清理好了,生活必需品也一應俱全,菊池忠將神道愛之介由學校帶出來的私人物品一一擺放整理好。
  一雙手臂忽然將他整個人圈起來。
  「我說過了,我們兩個人的時候叫我愛之介,要我提多少次你才會懂。」身材高大的少年趴在他的背上悶聲道。
  「一聲不響的消失,又不發消息聯絡,回來後老是少爺少爺的喊,還不肯陪我玩滑板,你真的很清楚怎麼惹怒我。」
  少年過高的體溫透過單薄的衣物傳了過來,菊池忠感覺臉上有些發熱,但還是委婉道:「少爺就是少爺……」
  「忠,我很想你。」
  一瞬間菊池忠以為淚水要從眼眶落下,幼時的男孩再次出現在腦海中,他放下手裡的物品,撫上少年的手。
  「這次回來,不會再離開了。」
  「說好了?」
  菊池忠扳開少年的手臂,轉過身來仔細的瞧著少年越發英挺的面貌,微微一笑。
  「約好了。」

-FIN-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