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情意遲遲

自耕農煉 | 2021-04-01 12:47:49 | 巴幣 110 | 人氣 210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晚上吃飽飯等著消化時間光速碼字
愛忠到底是何等魅力
不甜可以提刀來殺我

情意遲遲-DK時期愛忠捏造

  「喬,如果想討好一個人應該怎麼做。」
  某個滑板運動完後的夜晚,神道愛之介望著天空高掛的月亮忽然問身旁的朋友。
  「啊?Adam你有喜歡的人啦?」南城虎次郎很難想像這個有性格有些孤傲的友人會看上什麼樣的女性。
  看對方的制服是市內赫赫有名的私立學校,不知是哪家千金大小姐。
  「是你學校裡的同學嗎?Adam。」櫻屋敷薰坐在一邊好奇問。
  神道愛之介立刻露出鄙夷的表情,「為什麼會猜學校,我才……不,你直接教我怎麼討好人就行了。」
  南城虎次郎和櫻屋敷薰對視一眼;如果是私校裡的千金大小姐,估計只要花錢刷卡就能輕鬆解決,看來是路邊哪個鶯鶯燕燕讓神道大少爺心神嚮往。
  「首先是誠意啊誠意,要讓那個人知道你對他的心意是真誠的,送什麼人家都會高興的。」
  為了出生到現在可能沒談過戀愛的神道大少爺,南城虎次郎決定使出他平常把馬子的渾身解數。
  「送點貼心的小禮物啊,說點好聽的情話啊,還有展現自己的優點之類的,女孩子都很吃這一套。」
  櫻屋敷薰在一旁露出看見流氓的表情。
  「所以說要送什麼?」神道愛之介覺得這些都是廢話,他有顏有錢能力出眾難道還需要展現出來讓那個人知道?他根本一清二楚的。
  「咳,看對方喜歡什麼就送什麼啊,投其所好總不會錯。」櫻屋敷薰接著說。
  「他喜歡滑板……」
  原來是同樣喜歡滑板的女孩,挺少見的,難怪神道大少爺會喜歡,趣味相投啊。
  「他……好像還喜歡花。」似乎有了主意,神道愛之介站起身來拍拍褲子,「我知道該送什麼了,如果成功回頭請你們吃東西,晚安!」
  說完滑著滑板飛速離開現場。
  真是重色輕友。被留下來的兩人不約而同的想,卻又忍不住感慨:真是青春啊,那個孤僻又潔癖的大少爺終於栽了跟頭,真想知道那位摘下高嶺之花的女孩是何面目,令人期待。
  
  菊池忠看著被遞到眼前來的紅玫瑰,困惑的眨了眨眼。
  「愛之介少爺,這是……」
  童年玩伴沒有露出自己想像中的表情,神道愛之介想想也覺得正常,畢竟這種紅玫瑰他家庭院一抓一大把,哪需要買來送人?
  他只不過跟店員說要買來送給喜歡的人,結果就被塞了紅玫瑰,雖然當下確實感到不太合適,但既然店員都說了用紅玫瑰來告白百分百成功他就試試看了。
  果然沒什麼用。
  「我、我是路過花店看這家紅玫瑰開的挺好看的,想著拿回來跟家裡的比較看看……」
  「是這樣啊。」菊池忠接過小少爺舉了大半天的花,手指輕輕撥動著紅豔的花瓣,又擺弄了一下莖葉。
  「確實是精心照顧過的,但我覺得我們家的花比較好看。」說著菊池忠走近那個大到會令小孩迷路其中的庭院,東瞧西看後選定了目標。
  神道愛之介只見菊池忠伸手輕輕折下了一朵玫瑰,返回到他這裡。
  「愛之介少爺,您覺得這朵怎麼樣。」
  紅玫瑰飽滿的花蕾嬌嫩欲滴,雖然尚未完全綻放,卻顯出一種含羞帶怯的美感,遠比店員讓他買的那朵要好看許多。
  但更多的可能是因為這朵玫瑰是菊池忠挑出來的。
  「晚點我把它跟這束玫瑰一起放到少爺房裡裝飾,等它開花後肯定是裡面最美的一朵。」菊池忠似乎想像起這朵玫瑰綻放的模樣,微笑起來。
  「愛之介少爺您一定會喜歡的。」
  雖然很高興菊池忠時刻都替自己著想,但神道愛之介要的不是自己喜歡,而是對方喜歡。
  送花果然不靠譜,畢竟對方可是園丁的小孩,對花草之類的研究肯定比他透徹許多。
  
  「喂,就沒有什麼其他方法嗎?」同樣的位置,同樣的問題,神道愛之介冷冷地問。
  「這是請教人的態度嗎?」
  「唉算了吧他肯定是失敗了。」
  「肯定不是因為送花失敗,一定是他說話方式有問題。」
  「畢竟不是小說情節都適用在現實生活上啊,這種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戲碼……」
  「你們很吵,說重點。」神道愛之介只恨沒一滑板打到對方臉上。
  「不然送點手作小點心?女孩子都很吃這一套的。」廚藝甚好的南城虎次郎真心建議。
  「你覺得像他這種五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少爺會下廚嗎?」
  「對喔。」
  神道愛之介內心滿滿髒話,礙於家教甚嚴不能爆粗口,索性俐落起身再次拋下一起夜遊的小夥伴。
  「給我等著!我神道愛之介沒有做不到的!」
  
  事實證明一個連火都不知道怎麼開的人只能站在廚房瓦斯爐面前發呆。
  「愛之介少爺,您餓了嗎?」本來在書房整理老爺文件的菊池忠無意中聽見下人們竊竊私語,得知愛之介少爺把所有人趕走獨自在廚房發呆半小時,連忙趕來。
  「我來幫你做點吃的吧,您想吃些什麼?」
  神道愛之介望著挽起袖子的菊池忠有些欲哭無淚,這跟他想像的不一樣。但轉念一想,他可以先看別人怎麼做,偷偷學起來就好。
  「我……嗯……簡單點的好了。」想想初學者就該有點自覺,先從最簡單的開始學才不會丟臉。
  「那我煮麵給你吃吧。」菊池忠很快翻出一袋麵線,燒水,切菜,一氣呵成,最後趁著水徹底滾開再倒入打散的雞蛋。
  神道愛之介坐在餐桌旁望著面前熱騰騰的麵線,熱氣撲騰在他臉上。他轉頭看像身旁站著的菊池忠,開口:「忠你餓不餓,我煮一碗給你吃。」
  「咦?……」
  不等對方拒絕,神道愛之介衝入廚房依樣畫葫蘆,燒水切菜,然後過程中依然出了問題。
  「愛之介少爺!」菊池忠驚呼出聲,奪下少爺手上的刀具,拿來棉花壓在被刀切出的傷口上。
  神道愛之介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壓在椅子上,菊池忠蹲在他面前小心翼翼的為他的手上藥,動作輕柔的似是怕他疼,然後仔細包紮避免傷口被感染。
  「謝謝您,愛之介少爺,不過我已經吃飽了,況且我自己餓了會自己做飯來吃,少爺您不應該下廚的。」
  菊池忠捧著神道愛之介受傷的手溫柔的笑著。
  「但是謝謝您這麼為我著想,我很感激。」
  
  「有點作用,還有什麼好方法嗎?」
  一樣是夜遊後的夜晚,神道愛之介在老地方繼續向好朋友取經。
  「我覺得你不如說說對方是什麼樣的人我們好幫你出主意。」南城虎次郎覺得每天晚上都要被問這種問題有點煩,長痛不如短痛。
  「順便說說對方對你的好感度到了哪裡我們才好拿捏你對他的攻略進度。」櫻屋敷薰第一次覺得神道愛之介是這麼煩的小鬼,即使他們同齡。
  似乎知道自己天天諮詢感情問題確實挺煩的,神道愛之介不好意思的咳了聲。
  「嗯……我們從小一起長大,都喜歡滑板,他年紀比我大,個性很溫柔體貼,很包容我,從不生氣,也沒有耍脾氣過,長的很好看,對我總是笑的很甜。」說著忍不住看向手上的繃帶。
  「他很厲害,什麼都會,我至今沒見過他為什麼苦惱過。」
  這是身陷愛河的青春期少年,對方十全十美挑不出一丁點壞處,還是個年齡比較大的熟女。
  不愧是神道大少爺,眼光就是高。
  「嗯……我覺得你都說到這份上了,搞不好對方也喜歡你也說不一定。」
  「我也認同虎次郎說的,況且你們從小一起長大,不是情投意合,就是相看兩相厭。」說完瞪了隔壁的竹馬一眼。
  神道愛之介雖然很高興聽到好友們這麼說卻還是十分猶豫,「我現在是擔心他只是把我當弟弟看待要怎麼辦!」
  「「啊,說的真有道理,這種人當兄弟可以,當情人可就是災難了。」」
  「你們夫夫相聲說的挺溜的啊。」
  「愛之介少爺,我來接您回家了。」
  話語剛落,菊池忠忽然出現,嚇得神道愛之介立刻原地蹦起,未等眾人反應又馬上回神,口氣不悅道:「我不是說了時間到了我自己就回去了,你還來做什麼?」
  「很抱歉,愛之介少爺,但是時間有些晚了……」
  「嘖,我知道了,你先回車上等我,快滾。」
  「是的,愛之介少爺。」語畢,菊池忠乖乖地轉身回到遠處路燈下的轎車旁。
  「我說你對他的口氣也太差了,人家只是過來提醒你一下而已。」
  「就算是怕被他聽到也不要對他這麼惡劣,人家搞不好根本沒聽到呢。」
  心裡本來有些芥蒂的神道愛之介被兩位友人這麼一勸內心一把火突然竄起。
  「誰讓他一聲不響靠近我,換個人都會被他嚇死好嗎?算了,我先回去了。」說完似是覺得自己還是理虧,轉身大步走開。
  當兩人都為神道大少爺突如其來的態度轉變丈二摸不著頭緒時,走遠的人才抬手背對著他們揮了揮,聊作感謝之意。
  「真是莫名其妙的性格。」南城虎次郎笑道。
  櫻屋夫薰抿唇思索片刻,道出自己長久觀察下來的現象,「話說每次Adam那個秘書出現時他都會突然緊張起來,難道有什麼把柄落在對方手上嗎?」
  「但我覺得那個秘書不像壞人,反而很容忍Adam對他惡言相向啊,如果有什麼把柄不應該反過來威脅他嗎?」
  「也是……」櫻屋敷薰總覺得哪裡不對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算了吧,那都是他們家的事情,當個有錢人可沒那麼輕鬆。」
  
  回家的路上,神道愛之介內心忐忑不安,表面卻依然趾高氣昂,透過後視鏡望著駕駛座上面無表情的人,思索片刻後問:「你生氣了?」
  「我永遠不會對愛之介少爺生氣。」我並沒有那個資格。菊池忠心裡默默補上一句。
  「你本來就不准對我生氣。」神道愛之介順勢接口,「但我剛剛對你的態度確實兇了點,這點我道歉。」
  「愛之介少爺怎麼對我都是應該的。」菊池忠沒有接受這份歉意,畢竟自己的身分擺在那裡,不合適。
  「你別這樣說,好,是我不對,可以原諒我嗎?」
  「愛之介少爺請別這樣說。」因為開車的關係菊池忠沒有看到對方的表情,只是淡淡道:「是我多管閒事。」
  「算了,隨便你。」氣悶,再說下去血管會爆炸。神道愛之介倚在後座沙發上嘆了口氣,閉眼假寐。
  「忠,你以前什麼話都會對我說的。」
  「愛之介少爺……」菊池忠分了點心思看了看周遭環境,確認還未到大宅將車停在路旁。
  「怎麼了?忘記什麼東西了嗎?」注意到車輛停駛,神道愛之介重新睜開眼,只見菊池忠已經走下駕駛座來到他這邊的車門旁,卻沒有打開車門的意圖。
  神道愛之介心神領會,搖下車窗。菊池忠那張普通不已在他眼裡卻十分吸引人的面容在月光照耀下顯得十分平靜。
  「愛之介少爺,除非您不需要我了,在那之前我會一直待在您的身邊。」
  這不是自己最想聽到的話,卻也足夠安撫方才的負面情緒。神道愛之介望著菊池忠認真鄭重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臉頰。
  「說好的了,忠,要一直陪我玩滑板,永遠待在我身邊。」
  「樂意之至。」
  反手撫上摸著面頰的手背,菊池忠回以一抹足以稱上美麗的微笑。
   直至一把火將這一切燒滅殆盡。

-FIN-

不用你們提刀,官方把我殺了。
我的小秘書啊啊啊啊他是真的愛愛總啊啊啊啊啊
只是用錯了方法,我真的哭慘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