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今夜月色真美(END)

自耕農煉 | 2021-04-14 20:02:07 | 巴幣 10 | 人氣 192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無預警,反正前面夠雷了我覺得大家看到這裡應該都會繼續往下拉了(????
好啦有位自創人物,戲份不多,但很有必要,先在這裡跪下了
謝謝點入!


  「所以說你過去十年到底做了什麼?」
  南城虎次郎已經很久沒見過櫻屋敷薰冒這麼大火,尤其對面的還是神道愛之介。
  「居然讓他現在問你是不是喜歡你……你腦子有什麼問題嗎?連最簡單的告白都不會,小學生都比你聰明!」
  「薰,你還是不要侮辱小學生的情商了。」知念實也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
  「欸……所以這位就是Adam?就是忠先生的Alpha。」終於能參與一回的喜屋武曆看著正常裝扮的神道愛之介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是的,我之前有找他做過感情諮詢。」馳河藍加一本正經的點頭。
  你找誰不好找這個人?眾人一致心聲。
  唯一被排斥在外的南城虎次郎默默摸鼻。
  「我跟他說我要跟他登記結合難道就不算告白嗎?」神道愛之介沒有這麼頹廢過,「我說過無數次只要他在我身邊就好難道不算嗎?除了他我誰都不需要難道不是嗎?」
  確實很情話,但距離告白好像有那麼一點差距。
  「說要一直在一起不是小時候的約定嗎?難道你把這種童言童語當告白來用?要登記不是因為你把人上了所以負責任的行為嗎?況且你還把人肚子搞大了,至少菊池忠肯定會這樣想,不過他這種想法的人確實很少見了。」櫻屋敷薰毫不客氣在傷口上灑鹽。
  「難道你連一句我愛你都沒對他說過嗎?哪怕是我喜歡你。」
  神道愛之介抿了抿唇。
  還真的沒有!!!!
  眾人腦內風暴──這種最直白簡單的表達愛意的話語居然一句都沒提過?
  「他跟在我身邊這麼久了,我以為他會懂。」
  「懂個屁啊!」
  「薰你冷靜。」
  抱住快要暴走的Omega,南城虎次郎對著好友苦笑,「回去就跟忠說吧,他這麼缺乏自信的人只要牽扯到你身上什麼隱晦的表達都會想歪,乾脆點告訴他你愛他就好了。」
  「我也這麼想。」喜屋武曆舔舔唇,小心翼翼道:「Beta和Alpha本來就很不容易了,身旁的人也都不看好,如果不反覆確認的話是很不安的。」
  「曆,我不會讓你感到不安的,你如果想要的話我每天都可以對你說我喜歡你!」
  「這就不用了…………我已經很清楚你的心意了。」想到會被馳河藍加無時無刻告白,喜屋武曆不禁紅了臉。
  「看到沒?學著點。」知念實也不忘落井下石。
  望著你儂我儂卿卿我我的兩位少年,神道愛之介覺得有些雞皮疙瘩。
  「……我現在說來得及嗎?」
  「總比沒說好。」
  送走了某位情商負值的議員,櫻屋敷薰氣得喝了口茶降火。
  「好啦你在生什麼氣呢?那都是別人的事情,而且你也知道愛之介他性格就不是那麼直率。」
  「我只是覺得我在無意義的事情上浪費了很多寶貴的時間。」櫻屋敷薰為自己感到不值。
  「那你是不是要慶幸你選了我呢?」南城虎次郎笑吟吟道。
  「少臭美!」砸了個抱枕在那張笑的賊賤的臉上,Alpha什麼的一點都不可靠,完全!
  「你不能遷怒到我身上啊,這又不是我的問題。」伸手摟住掙扎的Omega,南城虎次郎親暱的蹭了蹭。
  左邊新婚燕爾,右邊是老夫老妻,知念實也低頭瘋狂敲起他的遊戲機。
  
  「他今天怎麼樣?」到家後將外套交給門口的傭人,神道愛之介隨口一問。
  「夫人今天胃口不是很好……」如今已經六個月了照理說正是胃口大開的時期,但剛剛菊池忠卻什麼都嚥不下,即使吞進去又馬上吐出來。
  「剛剛醫生來過了,雖然孩子很健康,但夫人狀態不是很好,這段時間最好多陪伴他。」
  「我知道了。」
  頭也不回地往二樓主臥走去,神道愛之介想著過去兩人相處的點滴,那怕中間曾有過許多不愉快,但在漫長的磨合中也能藉由對方的一舉一動明白彼此心中所想。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菊池忠從頭到尾都不明白他的心意,不知道是他表現得太過自傲,還是對方太過自卑。
  他真的不懂。
  「身體不舒服嗎?」
  坐在床邊望著低頭不語的人,神道愛之介突然間不知道該怎麼和他對話了──到底該怎麼表達才能將自己的話傳達到他心裡?明明是每天都見到的臉,為什麼突然這麼陌生?
  本想觸碰對方的手伸不出去,他感覺有一道牆隔在兩人之間,這道牆越沏越厚,逐年累月,他以為自己正試圖努力的把那道牆鑿開,最後猛然驚覺自己也是加厚那道牆的元凶之一。
  「……忠,我喜歡你,很久了。」低著頭不讓對方看見自己此刻的表情,神道愛之介雙手搭在腿間交握。
  「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經過了很久,可能是他以為很久,熟悉的清冷嗓音才傳過來。
  「愛之介大人應該找一位才色兼具的Omega,我怎麼想的不重要,這孩子若是個Beta,如果您允許的話,希望您能讓我帶走他。」
  猛的伸手抱住那消瘦不少的身軀,神道愛之介突然失去說話的本能。
  他很清楚的,菊池忠就是這種人,下等且卑劣,逃避一切對自己不利的行為,只要不去面對就不會遭遇,那怕他知道這是個錯誤也不曾去補救,只是渴望懲罰。
  倘若可以,菊池忠甚至不期望自己的存在。
  「要怎麼做你才會相信我?」
  「我相信。」菊池忠冷淡的聲音平緩沒有起伏,「但是不可以,愛之介大人,這是不允許的,您的身分與性別是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也更值得被你所愛的……」
  「那你呢?你離開我後會愛上別人嗎?」
  菊池忠沉默了。
  神道愛之介苦笑了下。
  「你做不到的事情憑什麼以為我能做到?」
  「您會遇到命定的Omega的,到時候就不存在這種問題……」
  身體被緊緊抱住,力道大的讓人感到疼痛。
  「你的愛這麼廉價?只想著把我推給別人?」
  因為我別無選擇。菊池忠張了張口,沒有出聲。
  「哈……」鬆手,神道愛之介總算正眼看著有些憔悴的蒼白面龐,伸手撫摸了下,「我去通知醫院,把我的Alpha腺體摘除你就不用煩惱了。」
  「愛之介大人!」菊池忠這才如夢初醒般張大了眼,反手握住了撫在臉頰上的手。
  「請不要傷害您自己的身體。」
  「既然我作為Alpha無法讓你信任,那我就不做了,你不是常說Beta挺好的,那我就跟你做個Beta吧。」
  如果這麼簡單就能做Beta就不會衍生那麼多問題。菊池忠臉上終於出現一絲溫度。
  「愛之介大人,請您保重。」
  「那你告訴我,怎麼樣才能讓你心甘情願跟著我。」
  「我一直都在您身邊。」
  「這不是我要的,你知道我一向蠻不講理。」
  「我已經答應您生孩子、登記結合,一切都聽您的……」
  「然後等到某位Omega一來就立刻逃跑是嗎?」
  「我會一直在您身旁。」
  神道愛之介搖搖頭,他們之間的對話永遠不成立,菊池忠對他沒有底線,把自己踩進泥地裡,從不奢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那怕他真的不顧形象在自己身上刻印菊池忠的名字他八成也不會承認。
  「隨便你想了。」把握著自己的那隻手拿到自己面前,神道愛之介溫柔地親吻了那有點熱度的手背。
  「我跟你磨一輩子吧,看誰先認輸了。」
  菊池忠臉上頭一次出現如此古怪的表情,似悲似喜,懷孕反應使他的情緒更容易顯現出來,很難壓抑。
  「反正你也逃不掉了,那怕真的把你腿打斷也不准離開我。」
  被抱在懷裡的菊池忠有一瞬間僵硬,最後還是遲疑地伸手環抱住他身旁的這個男人,眼角慢慢沁出淚水。
  
  很久以前有一對戀人,是Beta和Omega,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長大後萌生情愫,情投意合,不畏世俗目光結合,有了愛的結晶,偏偏在這家庭最幸福的時候,一位Alpha出現了。
  Omega哭著請求原諒,但她控制不了被本能吸引,最終拋夫棄子,哪怕走之前喊著心裡愛的人依然是那位Beta,卻毅然決然投奔Alpha的懷抱。
  留下來的孩子不再是愛的象徵,是現實的嘲諷,是憎恨的開始,是無能為力的痛苦。
  『對不起。』愛的背後什麼都沒有。
  搬離了舊址,遠離那充滿惡意與嘲弄的城市,來到最陌生的環境。
  『Beta就該有Beta的樣子。』
  『別去妄想自己不該有的東西。』
  
  「愛之介大人,對不起。」
  菊池忠埋首於讓他感到溫暖的懷抱裡。
  「我愛你。」
  
  孩子足月順利生產,由於自然產對男Beta負擔太大,直接剖腹,反正男人又不是女人,多一道疤也不會有什麼觀感上的影響。
  「好醜。」這是神道愛之介看著剛被抱出來皺巴巴的嬰兒時的感想。
  「做老爸的都這麼說了那我也不客氣了,確實很醜。」這是櫻屋敷薰。
  「你敢說我兒子醜?」
  「明明就是你先說的。」
  「我能說但你不能。」
  伴隨著滾輪聲,一場一觸即發的爭吵嘎然而止,神道愛之介看著被推出產房的菊池忠,雖然臉色蒼白但神智清醒。
  「愛之介大人……」
  「躺好別說話,回去休息。」
  將病床推回病房時,房裡卻多了一名老者,菊池忠大腦雖然因麻醉藥的關係還有些渾沌,但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人是誰。
  「父親……」
  神道愛之介這才認出這名曾經擔任家裡園藝師的老者,自從他出國後就在也沒見過了,也遺忘了菊池忠其實還有一名父親存在。
  畢竟菊池忠從未在他面前提過他自己的事情,也從未聯絡過他的父親。
  「抱歉,愛之介大人,能請您迴避嗎?」
  將人安頓好,菊池忠看了一眼始終默然無聲的老人,轉頭朝神道愛之介道。是個人都知道這對久未見面的父子有話要說,神道愛之介沒有多言,交代一句「有事叫我」就走了出去,還不忘貼心關門。
  「你就這樣出來啦。」南城虎次郎站在外面看到他出來說,「薰去看你兒子了。」
  「他還嫌醜。」
  「剛出來誰不是那個樣子,等長開了就好了,薰他其實很喜歡小孩子的,就是不太會相處。」
  說著南城虎次郎瞥了一眼緊閉的房門。
  「你岳父?」
  沉默點頭,對於從頭到尾都被來者無視,神道愛之介是挺不愉快的,但對方不是他能得罪的,只能默默吞忍。
  菊池忠那麼排斥他,這位Beta父親多半也有分,但他也無法說什麼,從某方面看這位父親還是很有先見之明,只是錯估了兒子的固執。
  「你這是害怕你岳父把你老婆帶走嗎?」
  「他不會走。」神道愛之介斬釘截鐵。
  那你腳跺什麼。南城虎次郎微微笑著,不戳破好友的緊張。
  
  「……我很抱歉,爸爸。」菊池忠躺著無法起身,只能注視著坐在他床邊的父親,「沒能聽從你的規勸,是我不對,但我會承擔的。」
  老者微微嘆息,伸手摸了摸菊池忠的頭髮。
  「你的母親其實很掛念你,走了以後還是有固定寄信過來。」用手背摩娑著兒子的臉頰,老者低啞的嗓音慢慢道:「後來我為了照顧你跟忙於工作,就漸漸沒有回信了。」
  「我知道她也不是有意的,只是很不甘心罷了。」
  嘆息。
  「算了,說這些也沒有什麼意義,我只是希望你能活得開心一點,至少能夠輕鬆一點,誰知道呢……」
  「我現在很開心。」儘管不輕鬆。
  「你母親……唉不說她,這不是誰的問題,只是遇到了就這樣了,我並沒有處理好。」
  「但至少她將你留給了我。」
  菊池忠眨了眨眼,父親很少對他說這麼多話,自從搬來沖繩後,就一直是埋頭工作。但他記得,父親工作後總是會買點小零食給他吃,會牽著他的手一起回家。
  後來看到他跟Alpha越走越近時,幾乎是沉默以對;也許父親當時很想阻止自己吧,但也清楚那是無用功。
  或許自己就是年輕時的父親的寫照。
  「爸爸,我覺得我現在很幸福。」
  因為我是被愛著的。
  愛或許無力抗衡現實,但能徹底改變一個人。
  「以後發生什麼就回來吧,沒什麼過不去的,就這樣吧,我要回去了。」最後老者也只是說了這句話。
  「我有空會回去看你的。」
  再次像個孩子般被撫摸了頭髮,望著父親走出房門,淚水便忍不住盈滿眼眶。
  
  「哇,好可愛啊。」
  一夥兒人再度聚集在餐廳,望著被抱在懷裡的嬰兒,每個人都想逗弄一下。
  「跟忠先生好像啊。」
  「嗯,普通的可愛……」
  「喂你說話注意點,什麼叫普通的可愛,當著人家爸爸的面……」
  「我倒是覺得像忠也好,比較有安全感。」
  一群人圍著嬰兒七嘴八舌,他們很久沒這麼熱鬧過了,所以興致都有些高漲,尤其是孩子的父親因為有事不能來,簡直天賜良機。
  看著被抱在懷裡逗弄的嬰兒,櫻屋敷薰不禁喃喃自語;「不然我也來生一個好了……」
  「噗,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人還想生孩子嗎?」會說這種話的人只有南城虎次郎了。
  「你……難道不想要嗎?」氣得讓人想一拳往他臉上送。
  「想啊,如果像你就好了,一定很可愛。」摸了摸伴侶的手,「但是光照顧你就這麼麻煩了,我還是先不要了吧。」
  「你……這麼嫌棄去找別的Omega啊!?」
  「不行啊,除了我還有誰受得了你呢。」南城虎次郎笑咪咪的,「而且,除了你還有誰能包容我呢,你說是吧。」
  「誰給你這麼厚的臉皮說這種話。」臉上的紅暈都不知道是氣的還是害羞的了。
  「別氣,真的想要一個的話我們今晚開始努力?」
  「滾!你這個色胚。」
  另一邊,喜屋武曆熟門熟路的抱起嬰兒,對家裡有妹妹的他來說完全駕輕就熟。
  「哈哈,讓我想起雙胞胎出生的時候了。」懷裡的嬰兒軟嘟嘟的,喜屋武曆抱著搖了兩圈。
  馳河藍加望著這一幕忽然覺醒了什麼,眼中散發異樣光芒。
  「……藍加,要記住你還未成年,大孩子生小孩子什麼的千萬不要想。」在一旁觀察眾人反應的知念實也及時挽救。
  本來閃閃發光的少年頓時喪失精神,嘴裡喃喃念著讓人聽不清的話,但知念實也已經不想理他了,湊到喜屋武曆身旁去看嬰兒。
  「真的好可愛,幸好不像Adam。」萬一小孩像那個惡魔般的大人就完蛋了。
  「想像一個縮小版的Adam,真讓人不寒而慄。」暗影這麼說著,眾人腦海裡頓時浮現一個惡魔小人站在滑板上使出愛之擁,同時打了個冷顫。
  「忠先生,孩子是你帶的吧?」
  「嗯。」生產過後的菊池忠為人柔和許多,也不再常常扳著臉,微笑著輕輕點頭。
  「那孩子是吃什麼?牛奶嗎?」望著菊池忠平坦的胸部,喜屋武曆自然而然脫口而出。
  「愛之介大人他有請奶媽……」菊池忠似乎想到了什麼,紅了下臉。
  「雖然是個Beta,受到信息素影響多少也能漲點奶吧。」和伴侶鬥嘴完的南城虎次郎加入話題,「我記得你懷孕後期胸部確實有比較明顯一點。」
  「你到底在看哪裡?」櫻屋敷薰狠狠拍了Alpha的臉一掌。
  「不過確實,就算奶量少漲奶還是會很不舒服吧。」
  這是故意的。知念實也看著兩位大人,趁菊池忠只有一人孤軍戰鬥不停拿話刺激他,那名木訥的男子都快被逼進沙發裡了。
  「只有一點點……不造成什麼影響……」想著那人親自處理這些問題時,菊池忠臉紅的幾乎不敢抬起頭。
  這時才發覺自己問錯問題的喜屋武曆立刻轉移話題,「小孩子取名了嗎?啊啊啊他對我笑了。」
  「我看看我看看。」
  「哇真的笑了。」
  「啊果然像忠真好,如果像愛之介他這樣對我笑我估計……」
  「你別說話,我想像畫面都出來了!」
  望著被圍繞著的嬰兒,菊池忠慢慢平復因為激動發燙的臉,表情溫和。
  如果是過去的他,根本就不會在意別人對他的看法,能牽動他的只有佔據他滿心的存在,他會安分的待在家裡,像隻看門犬等待主人回家。
  菊池忠不覺得這有什麼奇怪,在他決定進入神道家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一生只有那位大人。
  「忠先生,你看看他。」喜屋武曆抱著嬰兒走到他面前,「他看起來很開心呢。」
  指腹蹭了蹭嬰兒光滑的臉蛋,菊池忠滿臉慈愛,「他很喜歡你。」喜屋武曆身上就是有一股任誰都想接近的親切氣息,率直天真,而且不加掩飾,真誠的孩子到哪都討人喜歡。
  「哈哈哈我媽也說小孩子都特別喜歡跟我玩。」
  「因為你太幼稚了吧。」知念實也毫不客氣猛踩一腳。
  「哼哼,你的意思是你也是幼稚的小孩子囉。」
  「我、我才沒這麼說!」
  眾人一直喧鬧到晚上,暗影開車送孩子們回去後,南城虎次郎和菊池忠開始收拾剩下的殘局,剛剛眾人離去前已經收的七七八八,只要稍加整理就好,櫻屋敷薰抱著熟睡的嬰兒坐在一邊。
  「名字還沒取嗎?」
  「是的。」將桌椅擦乾淨後把抹布交給南城虎次郎清洗,菊池忠坐回櫻屋敷薰身旁,將孩子抱回來。
  「所以你這是答應和愛之介在一起了。」
  「本來就沒分開。」菊池忠笑了笑。
  「……看來生了孩子確實會影響一個人,你現在表情更多了。」
  「我以前一直覺得,我只需要跟在愛之介大人身旁就好,無論他叫我做什麼,我本來就不是什麼上得了檯面的東西。」
  懷裡的孩子熟睡著,今天整天都有人陪著他玩耍,哪怕是精力充沛的小嬰兒也累壞了。
  「我……以前是不是想錯了?」
  「愛之介一直都很愛你,從我遇到他之前開始,也許我說的你不相信吧。」當我看著他時,他永遠都只注視著你。
  「你應該要更有點自信,不要事事都順著他,偶爾要反抗。」
  「我已經拒絕他十年了……」
  看著菊池忠臉上略為苦澀的笑容,櫻屋敷薰知道眼前這個男人往後只會更逆來順受,但想想某人的尿性,估計也不敢太過分。
  「算了,兩個笨蛋,太配了。」
  「說誰笨蛋?」
  「說你啊!」
  說曹操曹操到。神道愛之介一推開門就聽到有人在罵自己,還是那熟悉的聲音便忍不住嗆了回去。
  「沒事老愛在別人背後說壞話,Omega就是小心眼。」
  櫻屋敷薰不干示弱,跳起來就準備對罵,南城虎次郎適時衝出來攔住了。
  「好了你今天說太多了嗓子都快啞了稍微休息一下。」塞了一杯水到伴侶懷裡,南城虎次郎轉頭招呼好友。
  「來了就快帶你老婆回去,他這一天也累了快回去休息。」
  「嘖。」還用你說。神道愛之介白了一眼,也就大塊頭的Alpha脾氣好不跟他計較。
  「愛之介大人。」菊池忠已經主動走到門口。
  「這小鬼今天這麼乖?」對於半夜常常將他吵醒甚至打斷他某種好事的孩子,神道愛之介是又愛又恨。
  「玩累了,今晚應該能睡個好覺。」菊池忠笑道。
  默默看了一眼,神道愛之介伸手抱過孩子,用單手固定住後才牽起伴侶的手。
  「回家吧。」
  「好的。」
  望著走漸漸走遠的兩人,南成虎次郎伸了個懶腰,抬頭不經意看到了高掛於天上的滿月。
  櫻屋敷薰此時捧著喝到一半的水杯走到他身旁,跟隨對方的視線同樣抬頭看了一眼。
  萬里無雲,月明星稀,明天也會是個好天氣。
  「今晚月色真美。」

-FIN-

我他媽寫完了!!!!(放炮慶祝
啊會有番外先說一下,雖然腦中有各種想法但是寫完的這刻我真的有點虛脫,中途差點一路放飛直奔BE,幸好我想起來此文本來的設定
沒有姑媽!!!!
愛總是正常的,他懂得怎麼正常的去愛一個人,所以小秘書最後也能正常的去愛愛總!
最開始把姑媽刪掉,我真機智(X
啊總之我本來只是想寫一個ABO帶球跑沒想到寫到最後放飛自我想啥寫啥所以蠻混亂的
可是還是有人默默追完了我蠻感動的,一直覺得這文其實不怎麼樣,我甚至覺得我大學那時的文筆都比現在好很多,年紀的歷練沒給我帶來多少進步(苦笑
啊但是,很高興看了SK8,很高興遇到愛忠,很喜歡小秘書
我是真的想看到他們能幸福快樂,所以最後也沒寫出火葬場(愛總:不你整篇都在讓我火葬場
還帶了兩對CP我其實沒想太多,真的一開始只想斷在喬櫻那裡但越寫越多我是意想不到的
嗯最後,謝謝看完的你,真的由衷感謝你們可以看完我如此生澀僵硬的文筆,以及整篇狗血
結尾可能沒做好,但已經是我絞盡腦汁想了三天,反覆刪改,畢竟我身邊沒有可以跟我討論SK8的同好,也沒有一起嗑CP的朋友QWQ
反覆觀看小滑板的動畫是我能督促自己最大的動力了
謝謝大家,真的十分感謝你們一路包容我至今,我很開心,謝謝!

寫於2021.04.14.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