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Return of happiness》5-6

自耕農煉 | 2021-04-21 15:52:21 | 巴幣 2 | 人氣 140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CP:神道愛之介x菊池忠




  「愛之介差不多也該要個孩子了吧?」
  這天不速之客登門造訪,神道愛之介慶幸他沒安排行程,於是站在花廳笑吟吟應對著那三個讓他十分煩躁的姑母。
  「都結婚那麼多年了,你的妻子也差不多該回來了吧。」
  「想當年你父親在你這年紀時你都已經五歲了,你就寵著你妻子,要多為神道家想想啊。」
  「她也太不負責任了,把所有事情都丟給你處理直接飛到義大利去,一去就這麼久,是沒有把神道家放在眼裡嗎?」
  隨著話語的的數落越發嚴重,神道愛之介笑臉依舊找不出任何裂痕。
  「當時的我過於年輕,擔心有不確定因素會無法好好照顧孩子,所以沒有特別想要。」
  「但是現在已經沒有問題了吧?兩夫妻好好討論一下,忙的話也沒關係,不是還可以請保母嗎?」
  「這畢竟是神道家下一任繼承人,可不能馬虎。」
  「我知道了,我會和她一起商量的。」
  「還是愛之介識大體,當初應該選個更好的,可惜沒有時間,如果沒有鬧出菊池忠那件事情的話……」
  來了。
  「我說你這孩子再怎麼念舊也該看看對象,萬一被政敵發現你將這麼一個爭議人物接回來,可少不了被抨擊。」
  「沒事的,他現在也掀不起什麼水花。」
  「在他們那些人眼中可不是這麼簡單,媒體記者們的文筆你又不是沒領教過,想報恩讓人給他安排一下就好了,實在沒必要接回家。」
  「愛之介心還是太軟了,要我說就該將他送得遠遠的,隨便什麼鄉下地方,不然送到偏遠一點的島上,反正越少人知道越好。」
  「不過菊池那孩子也確實命苦,看看他都瘦成什麼樣子了,真是枉費了神道家對他的栽培,這人也毀的差不多了。」
  「姑母們這麼關心我,我真的感到十分開心。」神道愛之介等一個段落才適時插話,「不過這人我還是有點不放心,時機成熟了自然會把他送走的。」
  「還是愛之介細心。」
  「但菊池能有什麼好不放心的?當初那些文件都毀得差不多了,他就算想翻案也不可能了。」
  「但是這個節骨眼還是要避免鬧出醜聞,畢竟都被關了這麼多年,就算他當初是自願的,說不定會對神道家懷恨在心。」
  「放心吧,」男人笑容溫柔,字字帶刺,「在我這裡,他什麼都做不了的。」
  
  孩子。
  送走姑母們後神道愛之介才想到這件事情。
  如果讓菊池忠有了孩子且掌握在他手中,那他是不是一輩子都逃不了了?然而想到他會和別的女人有後代,神道愛之介卻忍不了,那怕只是試管嬰兒。
  但是菊池忠應該會很喜歡孩子,如果是他的小孩他也會喜歡嗎?
  神道愛之介再如何自戀也沒辦法肯定那名傷痕累累的男人會喜歡上跟自己毫無關係的小孩。
  毫無關係。
  神道愛之介雙手握拳,他不允許菊池忠就這麼斷了他們之間所有聯繫,假如從那次事情發生後菊池忠打定主意不再和他牽扯,那他就製造出另一個契機重新將兩人聯繫起來。
  他就是這麼自私,而且是菊池忠先招惹他的,他不允許這個男人就這樣消失在他的生命裡。
  
  菊池忠不是毫無感情的木頭,當牽扯到神道愛之介身上時,他總是最先做出反應的。
  至於那個反應是不是本人希望看到的就不得而知。
  菊池忠很清楚自己是不能在神道愛之介身旁待太久,他想等過了一段時間被厭膩了以後就能脫身。
  這是神道家的準則,沒有價值的人沒有留在此處的資格。
  無奈菊池忠有點把握不到這個準則的度,他的去留還是看主人臉色,當最後一絲價值消失後,菊池忠做好隨時被掃地出門的準備,卻遲遲等不來。
  神道愛之介的自尊極高,如果對方不好表態,那他就主動一點。
  他開始嘗試頻繁出現在神道愛之介眼前──假如有個人在你整天忙碌完回家後看到家裡有個無所事事的人在面前晃盪,還是個四肢健全神智清楚的男人,無論從任何角度想都會認為太不識好歹。
  但好像不太順利。
  神道愛之介脫下外套遞給一旁的下人,走上前將菊池忠抱進懷裡。最近這個沉默被動的男人不知領悟了什麼,他還沒有樂觀到對方是察覺了自己的感情,但最起碼主動多了。
  可能是最近態度改變讓他跟著轉變心態了。神道愛之介很滿意,比剛開始的消極不應對,就算只是誤會也總比被放置冷落要好。
  總之,事情似乎慢慢好轉。
  把腦海裡危險的念頭一一刪除,神道愛之介摸了摸菊池忠依然冰涼的手,吩咐下人倒杯溫牛奶過來,然後把人牽到沙發上坐下。
  「今天做了什麼。」
  明明有監視綠影,以及隔一段時間就有專人匯報詳細實況,神道愛之介還是想聽菊池忠親口說話。
  他們之間總是沉默,生活的改變即使他們同在一個屋簷下也依然沒有交集的話題,況且菊池忠像是被掏空所有的娃娃,等到被塞滿填充物後,神道愛之介相信即使無法恢復如昔,至少彼此能繼續下去。
  趁今天一向冷漠的男人稍微主動了點,神道愛之介想貪心一點。
  菊池忠張了張嘴,絞盡腦汁,整天都在家裡發呆確實沒什麼好說,自從在外走了兩圈後發覺和在家裡沒什麼不同,他也就不愛出門了,這也是為了減少被發現的機會。
  神道愛之介的身分畢竟過於敏感,菊池忠不希望自己的存在給他添太多麻煩。
  「早上八點起床洗漱,八點半吃早飯。」
  菊池忠早晨起來時身旁已經沒有人了,神道愛之介不是每天都閒著,甚至可以說因為地位提升顯得特別繁忙,他居然還抽空千里迢迢把自己從另一個地方帶回神道家。
  「吃過早飯以後到庭院走了一下,回來坐著直到中午十二點用過午飯,然後再到處走走,半小時後就回房間小憩。」
  菊池忠像在報告行程一般娓娓道來,一般人聽到這種近乎於米蟲的生活八成都會覺得這人毫無用處。
  「下午三點……」菊池忠頓了一下,這時間在做什麼呢?他有大把的空白時間都不知道能做什麼,雖然這個家他來去自如,但更多時候他總是坐在房間裡發呆。
  「看電視……」好像電視螢幕是開著的,但是他的目光從沒投放到電視上,那些節目沒有任何可以吸引到他的注意力。
  除了神道愛之介偶爾登上新聞版面時他會多看兩眼,像是被人從意識外拽回來,只要是神道愛之介相關的人事物都能吸引他。
  菊池忠想到這點只覺深深羞愧。他什麼身分地位,為什麼還在肖想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晚上七點吃飯,然後一直待在客廳裡看電視。」直到你回來。
  說完後菊池忠沉默地看著神道愛之介,後者露出微笑,將下人熱好的牛奶遞到他面前。
  「喝吧。」
  ……這個反應跟他想像中不太對。
  睡前菊池忠猶豫了很久,還是把衣服穿好躺在床上,作為床伴如果沒有自覺惹主人生氣應該是會被趕下床的。
  當神道愛之介手摸上來時菊池忠第一次做出了反抗──將那隻摸到他腰上的手輕輕地放到一邊,並轉身背對。
  身後傳來短促的嗤笑聲,菊池忠已經準備好要被推下床時,那個人卻只是執拗的將手再度伸了上來。
  拒絕一次已是極限,菊池忠已經刻上了無法違逆神道愛之介任何要求的本能,於是他默默展開身體,任憑那雙手在身上隨意游移著。
  假如床伴躺著不做出回應也是會掃興的。菊池忠望著天花板默默思考著,他對自己沒什麼信心,但如果只是讓對方體會像姦屍的性愛,或許還是能做到的。
  只要他不下命令的話。
  完全不知道身下躺著的人想些什麼天馬行空,神道愛之介只是摸了摸漸漸恢復健康的身體,雙指掐起軟軟的肉,即使只有一點點。
  過去為了應付大量工作,菊池忠的身體可以說經過一定鍛鍊,看起來瘦弱,薄薄的皮膚底下實則隱藏令人訝異的肌肉量,至少站在體重計上會出現讓人訝異的重量。
  慢慢來。神道愛之介耐著性子想,就算無法恢復過去的體態,起碼把肉養回來。摸完後重新將棉被蓋好,他感覺到菊池忠今晚沒心情所以也就放心躺在旁邊一起入眠。
  菊池忠不明所以,但他沒敢將目光投射過去免得被發現。
  如果是過去的神道愛之介不會這麼平和,他總是嫌棄自己太礙眼,所以菊池忠一直避免出現在他面前,只在必要的場合出現。但畢竟是貼身祕書,不可能真的離開神道愛之介身旁,於是三天兩頭被刁難也是家常便飯。
  事情跟預期的發展完全相反。
  黑暗中,菊池忠眨了眨眼,腦中一片混亂。
  好像有什麼改變了。
  
  神道愛之介到家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除了玄關和大廳有幾盞昏黃的小燈照明,其他都是黑暗一片。
  他尚未開口,上前將他脫下的衣服取走的傭人說:「菊池先生在書房。」
  本來走向臥房的腳步轉往另一邊,神道愛之介打開門後只看到桌上一盞燈是亮的,書房的辦公桌上堆滿了各種書本紙張,他想找的人正趴在上面沉沉睡著。
  他放輕手腳走到熟睡的人身旁,將旁邊打開的筆記型電腦闔上,伸手就要將人抱起來。
  「愛之介大人……」
  才剛碰到對方就醒了,翠綠色的眼眸半張,睡意惺忪卻堅持著將下方被壓著的一疊紙遞過來。
  「這是您要的資料……」
  「我知道了。」取過後順手放在一邊,神道愛之介抱起還未恢復標準值體重的人,看著那張被壓出印痕的臉。
  「以後要用書房就開大燈,否則就不准你看這些東西了。」
  菊池忠僵了一下,輕輕點頭示好,神道愛之介嘆了口氣。
  「以前是你叫我這麼做的,現在你反而忘了。」
  
  這個月初,神道愛之介開始找事情讓菊池忠去做,免得那個遭受枯燥無味的牢獄生活的大腦再也無法正常運作。
  擔任秘書的菊池忠是十分優秀的,做好自己分內每一件事情又不多加干涉主人,進退得宜,只要是見過他的人都有過將他挖腳到自己身邊來做事的念頭,甚至在某些和神道愛之介的競爭中都願意退讓一步,只要他願意放人。
  這些人當然沒有一個成功過的。
  神道愛之介沒想過讓菊池忠恢復到過去的巔峰,但他也知道再這樣放任下去菊池忠真的會成為一個廢人。將身體養好後的下一步就是讓他慢慢恢復本來的生活,於是開始讓他整理起過去幾年的資料。
  這些資料都是神道愛之介不需要或用過的,對他現在的仕途不會有任何影響,最主要還是希望菊池忠能掌握過去發生了什麼。
  他每天都會發布一個任務讓菊池忠去達成,猶如老師帶著學生一般學習著。想到這裡神道愛之介不禁微笑,過去是菊池忠一步步領著他走,現在則是反了過來。
  「不一定要做完,但要讓我知道你的進度。」
  剛開始菊池忠面對這些龐大的資料量像是在看無字天書,他太久沒接觸到這些東西了,整個腦袋亂哄哄的,有時候看沒幾分鐘就頭暈眼花,好幾次神道愛之介在外工作時都接到家裡傭人打來電話說菊池忠吐了。
  好幾次他想放棄了,可當他看到菊池忠眼裡漸漸有了光彩,精神也比之前好,為了處理這些文書資訊甚至願意多吃兩口飯保持體力,乾脆就放任了。
  經過半個月菊池忠已經能整理出一份看得過去的報告,對比前陣子渾渾噩噩的模樣已是相當了不得了,甚至常常忙到忘了吃飯。
  當神道愛之介發現菊池忠為了工作忘了吃飯後直接命令他一眼都不準看這些,受了懲罰的菊池忠此後再也沒犯過相同的錯誤,雖然常常一手端著飯一手拿著那些文書。
  偶爾神道愛之介在家時看到菊池忠這樣吃飯就在對方將飯吃完後把人抱過來揉,美其名是幫助消化,事實上是看著菊池忠忙於工作卻根本不理他感到非常挫敗。
  他的臉還不比那些白紙黑字好看。
  菊池忠不會抵抗,但他會盯著那些被丟到桌上的文件,恨不得能將它重新拿回手裡。
  總之,神道愛之介有種拿石頭砸自己的腳的錯覺,可是摸著漸漸長肉變軟的身體,他想這樣也不錯,給菊池忠找事情做讓他不會再去思考離開自己這件事情。
  
  「愛之介大人。」
  在被放到床上後,菊池忠思考良久決定說出來。
  「您和清水家的協議,我覺得並不妥當。」
  神道愛之介沒料到這名字會從菊池忠口裡出現,他分明將清水氏相關的資料全都收好了,只可能是菊池忠自己主動去找出來的。
  令人髮指的行動力,只要菊池忠想還真沒有他做不到的。
  而神道愛之介到現在還沒跟菊池忠說他和清水家聯姻的事情,即使菊池忠已經知道他結婚了,但對象是誰仍不知道。
  神道愛之介注視著菊池忠,想從他臉上看出一點蛛絲馬跡,但這個男人很坦然接受了他已婚的事實,覺得天經地義。
  他也不清楚內心希望菊池忠做出什麼反應,在菊池忠心中他遲早都會和門當戶對的女性結婚,以他的身分更不可能反對,但神道愛之介仍希望可以從那張平凡的臉上窺出一點負面的情緒。
  然而什麼都沒有。
  「你不用擔心,這件事我自有主意。」
  「但是您遲早都要有個繼承人……」
  「你就這麼希望我跟別的女人生孩子?」
  本來準備離開床邊,神道愛之介聽到菊池忠這句話卻忍不住責問回去,後者平淡的表情讓他知道這個人確實這麼想。
  這讓神道愛之介感到無力,他對菊池忠,從頭到尾都是自己一廂情願罷了。
  「你和那些傢伙都一樣。」
  神道愛之介此刻的模樣讓菊池忠想起數年前被毀到心愛滑板的愛之介,翠綠的眼眸立刻升起一股難以隱藏的悲傷,他掙扎著起身。
  「對不起,愛之介大人,我並不是……」
  「那你不希望我有孩子嗎?」
  菊池忠噎住了,說不出話,只是仰頭與那雙赤紅眼眸對視。
  他曾經無意看到神道愛之介的結婚照,就被壓在那些塵封的文件的最底下,彷彿被刻意遺忘一樣,照片上的女子很漂亮,和新郎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那天下午菊池忠將照片拿出來端詳很久,他想如果是這個女人,應該會生出很優秀的繼承人,愛之介大人就可以輕鬆一點了。
  他後來將所有文件翻找出來,上網搜尋關鍵字,兩家聯姻的話下一代絕不是一家的事情,哪怕孩子未來姓神道。
  菊池忠覺得他應該把未來所有會萌芽的障礙通通扼殺,雖然這不是他被授予的任務。
  況且,愛之介大人的孩子,應該會很可愛。
  不知不覺間,菊池忠竟然開始期待這位繼承了神道愛之介血統的孩子會是多麼優秀且漂亮的孩子,想到此他總會回憶起幼年的神道愛之介。
  如果可以,他希望這個孩子可以無憂無慮的享受他的童年,做各種他喜歡的事情,沒有任何阻礙。
  因為他是神道愛之介的孩子,他值得擁有這些。
  菊池忠終於張口。
  「愛之介大人和夫人的孩子,肯定會很好看的。」
  

-TBC-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