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將心意掩藏

自耕農煉 | 2021-04-22 15:41:21 | 巴幣 0 | 人氣 302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非常狗血,絕對慎入,DK愛時期決裂妄想

我再警告一次,連我自己都覺得好狗血,果然半夜三更應該乖乖睡覺不能肝文
晚上的情感因為月亮的引力都比較豐沛(聽妳放屁
總之警告到這裡,可以接受請往下
謝謝點入!


  「我以為你會更懂事一點。」
  有什麼東西摀住嘴巴,發不出聲音。
  「一直以來我不插手就是想你在他的身邊會看著他。」
  冷汗慢慢浸透針織背心下的襯衫,沾黏在皮膚上感覺相當噁心。
  「我一直很看好你。」
  眼前一片模糊,喉頭有什麼要湧現出來。
  「你太讓我失望了,忠。」
  
  二十歲的菊池忠提早被拔升為神道家的秘書,在跌破眾人眼鏡下將事情處理的井井有條,完全不像個初出茅廬的社會新鮮人。
  不光是成熟穩重,缺乏經驗的他像一塊海綿用力吸收著工作上帶給他的各種歷練,沒有一刻停止學習過,也因此忽略了某人。
  神道愛之介並非不知道他的兒時玩伴正在受到考驗,所以很多時候他選擇自己出外找樂子,但每次回家他都希望能見一見讓他思念的人。
  但是菊池忠很忙,忙得連喝水的時間都在工作,所有事情都壓在他身上,為了能積累更多的經驗,他幾乎沒有任何休息時間。
  倒不是愛一郎老爺針對他,而是他太需要儘速掌握這份事業,為了心裡某個不可言說的目的,他比任何人都拼命。
  少年站在庭院透過窗戶望著在走廊上極速來回走動的人,那雙眼睛從來沒有往他身上投射過來。
  神道愛之介有點生氣了。
  
  「對不起我來晚了,愛之介少爺。」
  夜晚,被約到庭院裡的菊池忠看著獨自一人守在廢棄泳池邊的少年,奔跑喘息著。
  「我剛剛忙完……十分對不起。」
  「你有必要這麼拼命嗎?忠。」
  埋怨的語氣讓菊池忠僵立原地,隨著年歲增長他們的相處時間所剩不多,少年好幾次傳訊息約他都被他以工作為由拒絕。
  看著眼前越發俊挺的少年,菊池忠心中起了陣陣漣漪,但他無法將這份感情訴說出來,只是垂下頭。
  「我很抱歉,愛之介少爺。」
  「我不想聽你道歉,你明明可以不用做這麼多事情的。」
  神道愛之介雖然並不是很清楚父親的詳細的工作內容,但他的身旁不是只有一兩個助理,像菊池忠這樣全攬到身上做實在很不合常理。
  「是父親為難你了嗎?忠。」
  對於傭人的孩子和自己關係密切這點,神道愛之介聽聞菊池忠被叫去訓斥過幾次,無非都是注意身分認清自己之類的話,聽得耳朵長繭。
  神道愛之介對此嗤之以鼻,這些長輩已經限制他太多自由了,他想和誰做朋友還不能自己決定嗎?
  「不是的,是我能力不足,我還需要多加學習……」
  「能力不足就更不應該讓你做這麼多了,他們是針對你吧?」
  神道愛之介不得不這樣想,菊池忠目前雖然是父親跟前的大紅人,但不會有人想湊到他面前去搶這份工作,畢竟每天都要面對他父親的高傲的態度跟刁難的語氣,甚至要好幾個人去平攤這種折磨,就只有忠脾氣好才能做得下去。
  那些人根本就是不想要忠和自己走的太近,想將他逼走。
  「不是的,是我自己願意做的,我還不夠成熟需要愛一郎大人指導,有很多事情還需要配合其他人才能做完……」
  「明明就可以在書房裡處理那些事情還讓你上上下下跑來跑去請示別人,他們根本就不想讓你好過。」
  少年說著語氣越發憤怒。
  「忠,你、你可以不用承受這些的,只要──」
  「愛之介少爺。」
  突然平靜下來的青年朝著少年露出笑容。
  「請你相信我,愛之介少爺,我可以的。」
  嘴裡的「離開」遲遲吐不出來,神道愛之介看著菊池忠的溫柔笑容,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甩出一句「不高興就別做了」。
  說到底如果忠和他父親一樣老實作個園丁的話,他們之間就更說不上話了。
  煩躁的抓了抓頭髮,神道愛之介拿起滑板衝入泳池。
  菊池忠站在一旁看著,因為趕著過來他沒來得及拿上放在房裡的滑板,只是看著他家少爺一遍又一遍的俯衝飛越。
  工作使然,菊池忠有好一段時間沒碰滑板了。
  「忠。」等神道愛之介滑夠了,他走近一直站在旁邊看的青年問:「你,會不會覺得待在這裡很無聊。」
  會不會因為捨棄了外面自由的世界而感到難過。
  菊池忠微微瞠大了眼。
  「我從未這麼想過,少爺。」
  神道愛之介低著頭不敢直視菊池忠的表情,他知道忠的成績一直很好,園丁叔叔逢人就誇自己兒子優秀,非常引以為榮,甚至覺得他的兒子未來肯定可以出人頭地。
  沒想到最後卻被困在這個名為神道家的牢籠裡。
  神道愛之介不覺得這是自戀,他能肯定忠之所以願意留在神道家就是因為自己。
  少年太寂寞了,無論對內還是在外都要注意自己的身分,雖然在外遮遮掩掩可以交到幾位朋友,但只有在面對忠的時候能徹底展現自我。
  只有忠能讓他不用顧及身分階級在一起交流,即使少年知道忠會因此受到不少責罵,但這個比他年長幾歲的友人始終沒有對他抱怨過一句。
  神道愛之介想,等他以後繼承了神道家一定會加倍對忠好,把過去的虧欠都彌補回來。
  「就這陣子辛苦一點而已,過段時間就好了。」
  菊池忠想了想安慰道。
  「愛之介少爺請不用擔心,我沒有問題的。」
  
  菊池忠對眼前這名少年懷有不正當的心思,擁有這種骯髒思想的自己根本沒有資格站在少年面前。
  他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的,等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滿心都是少年的身影。他惶恐不安,甚至想過逃離,少年信任的笑容令他羞愧不已。
  他背叛了少年的信任,他沒有資格站在少年的身邊。
  他開始逃避,時間可以消磨一切,包含這份心意。他想少年已經長大了,即使沒有自己陪伴也足以撐起一切。
  幼年那個會躲在角落偷偷哭泣的孩子已經變得堅強了,那個孩子主動伸出手去探索外面的世界,接觸到與他不同的人,體驗著外面世界的美好。
  而他只是個下流的存在,曾經少年有多信任他,現在他就覺得自己有多噁心,讓他恨不得可以立刻消失。
  沒有他,少年就不會有任何汙點。
  
  「聽說已經有公司來請你去洽談了?」
  「是的?」
  某天午後,菊池忠趁著閒暇時間幫父親整理庭園的落葉,卻偶遇了神道愛一郎。
  「才剛大三呢,不容易。」
  「謝謝……」面對神道家家主,菊池忠侷促著站好,但手裡還提著一袋準備拿去處理的落葉,進退兩難。
  「我看過你的在學成績了,我在想你乾脆直接來我手下做事吧。」
  「咦?」
  「趁你還年輕,早點學習,未來可以幫愛之介不少忙。」
  本來還很猶豫的心情聽到關鍵的名字立刻就淪陷了。
  「你還在念書,也不用每天都來,先試看看,真的不行也沒關係,當作一種嘗試吧。」
  不得不說神道愛一郎還是有他識人的目光,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看上了菊池忠的能力,還是菊池忠未來會對神道愛之介死心塌地的忠誠。
  父親知道後面露憂愁,議員的秘書也算是個很有潛力的職業,哪天被人賞識了說不定能一飛登天,但自己的孩子什麼性格做父親的太理解了,這池水太深了。
  「你自己想好就行了。」最後父親也只是淡淡說道。
  菊池忠知道父親的顧慮,但一想到他能以另一種形式陪伴在神道愛之介身旁,就完全無法克制住自己激動的內心。
  他有信心自己能完全將這份感情藏住,能看著神道愛之介一步步茁壯,且未來能有美滿的家庭,菊池忠想他可以付出所,只為能看到他心上人幸福的笑容。
  他就是這麼容易滿足的性格,所以父親的煩惱不是沒有道理的。
  
  「父親要我一年後就去留學。」
  神道愛之介沉默了一陣子後突然開口。
  「等我回來,你還在吧?」
  「我會一直待在這裡等您回來。」
  菊池忠仍舊笑著,溫柔的笑顏讓神道愛之介心中的大石終於落了下來。
  他想過如果忠最後選擇走出圍牆那他決不會攔阻,畢竟他自己都不願意待在這個會讓他窒息的世界裡。
  可是忠為了他留下了,並且為了未來開始做準備。
  說他臭美也好,反正忠就是選擇了他,讓他從幼年的那個夜晚開始不再感到孤單。
  忠的溫柔永遠都像那天晚上的月色般輕輕包裹著他。
  
  如果神道愛一郎沒有強迫菊池忠毀掉神道愛之介的寶物的話。
  
  「愛一郎大人,至少在愛之介少爺留學前……」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忠。」
  以為自己將心事隱藏的很好的人猛地抬起頭來。
  「該做什麼你自己也清楚,我相信你知道分寸。」
  上位者的眼神猶如刀刃般切割他的身軀。
  「別再讓我失望了,忠。」
  
  不能讓愛之介少爺知道自己齷齪的心思。
  他會連這點容身之處都失去。
  
  「差不多也該從小孩子的遊戲畢業了。」
  「你有意見嗎?忠。」
  
  「不,我並無異議。」
  
  菊池忠並不意外在自己房前遇到神道愛之介。
  少年的臉掩藏在兜帽之下,雙手插在口袋裡,斜倚在房門上,直到他站在面前時也沒有從門前移開的念頭。
  兩人一語不發,也沒有任何接觸,一個眼神都吝於給予。
  菊池忠幾次想讓少年回房,但話到嘴邊又硬生生吞了下去;他總有預感,今夜過後他再也見不到心中的那位少年了。
  「是父親威脅你嗎?」
  漫長的沉默後,沙啞的聲音從兜帽下傳來,經過變聲期後少年的聲音變得相當磁性,輕輕撥弄著菊池忠的心弦。
  即使遭遇長輩們過分的對待,少年依舊懷有希冀。
  菊池忠想道歉,想安慰他,想要將他抱在懷裡,想告訴他等這些過去後他依然能放心的玩最喜歡的滑板。
  長者的警告迴盪在腦海,一遍遍嘲笑他的不自量力;連最喜歡的人都保護不了,還癡心妄想什麼。
  菊池忠開口時發現他的聲音十分沉穩,完全聽不出內心的掙扎。
  「愛一郎大人很擔心您,他說的……很有道理。」
  低頭的菊池忠能察覺一道視線冷冷的投射到自己身上,少年的身高不知不覺已經超越自己,身上散發的氣勢也隱約有了現任家主的影子。
  意識到這點的菊池忠只是將頭垂得更低。
  「我知道了。」
  黑暗中,伸手不見五指,更別說看清對方的表情。
  「父親說的沒錯,是該結束了。」原來在你心中,我們之間只是一場遊戲。
  菊池忠聽到少年轉身離去的腳步聲,即使聲音消失後仍久久無法動彈,最後顫抖著轉開房門把手。
  一雙手臂從身後襲來將他禁錮在寬闊的懷抱裡。
  「我還可以原諒你一次。」
  對方說話時吐出的熱氣搔刮著敏感的耳朵,透過緊貼的身軀菊池忠發現少年居然抖得比他還厲害。
  「只要你道歉,我可以當作沒聽到你剛剛說的話。」
  少年強而有力的臂膀讓他動彈不得,應該說他也沒想過掙扎,菊池忠很想回擁,想告訴少年他無法袒露的感情,如果注定要被厭惡的話
  這個擁抱讓菊池忠恍惚回到兩人初遇的時候,男孩常常撲到他懷裡撒嬌,小小的手掌拉著他到處跑,自己需要配合矮小的男孩彎腰躬身,一天下來腰痠背痛是免不了的,可他甘之如飴。
  記憶裡那名男孩已經成長為一名高壯的男性,哪怕只是個少年,他已能預見少年未來能成為一名令人景仰的男人,現在所遭遇的挫折和際遇都是少年邁向成功的基石。
  只要他不多加干涉的話。
  菊池忠不再顫抖,他面對自己尚未開燈而漆黑一片的房間,頭也不回。
  「已經很晚了,請回房就寢吧,愛之介少爺。」
  
  菊池忠坐在整齊的床上直到薄弱的白光絲絲透入房內。
  今天還有工作。空白的大腦在雙眼恢復光明後重新運作起來。
  得先打理一下,換一套衣服。
  大腦的命令下手腳開始運作起來,天還只是濛濛亮,他按下浴室的電燈開關,走到洗手台前,鏡子裡的人他幾乎要不認得了。
  雙眼紅腫,頭髮凌亂,臉頰留有清晰的淚痕,衣服皺得不成樣子,渾身狼狽不勘。
  菊池忠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輕笑一聲。
  太醜陋了。
  這樣的自己怎麼配得上光鮮亮麗的少年。
  狠狠往自己臉上潑了幾次水,擰過熱水的毛巾敷在臉上,時間還很充足,等他重新望著鏡子裡與往常一致的臉孔,那些曾經失控的痕跡都消失了。
  一直保持這樣,不會有人發現,只要他不表現出來,沒有人會知道他曾經有多愛慕那位曾經與他親密無間的少年。
  想著表情越發冷漠。
  
  -FIN-

因為太狗血我寫不下去了(淦
起因於某晚一直在思考老是讓愛總愛到卡慘死,那如果換成小秘書先愛上呢?
於是半夜十二點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我摸黑爬起來打開文件檔肝了起來
然後越寫越狗血,寫到這裡我自己就先倒了,還是決定就斷在這了
後面本來的預想是把視角轉到愛總那裡,這時候愛總才意識到他對小秘書抱持的不是單純的友誼
但發現是愛情的一瞬間他就失戀了(淦你真的跟愛總有仇
至此愛總就崩潰了,所謂的愛就是傷害,無論是誰都在以愛為名傷害他
然後開始找尋夏娃之旅(?
愛總滑板後被兩把劍刺穿的就是愛總的心,有太太解釋說這是愛總在跟小秘書說你傷害了我兩次
我覺得很有道理,所以一方面想寫小秘書,一方面又想寫那個圖案背後的隱喻
然後寫出如此不倫不類的東西wwww
總之謝謝你看到這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