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Return of happiness》1-2

自耕農煉 | 2021-04-16 13:00:00 | 巴幣 0 | 人氣 154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CP:神道愛之介x菊池忠
一個追妻火葬場的腦洞
腦了很久的坐牢梗,在12集後暫時沒拿愛總開刀
愛總你死定了(愛總:又我??

  夏季的太陽過於熱情,正午的街道上僅有稀稀落落的行人,大多數人都躲在有冷氣的室內。
  神道愛之介坐在街角臨停的汽車內,目光盯著站在馬路邊分發傳單的人。盛夏的陽光下此人頭戴鴨舌帽,穿著不知是否為了防曬的長袖外套以及一件運動長褲,能看到皮膚的部分僅有那削尖的下巴。
  這時間路過的人很少,大多都在匆匆趕路,所以這人手裡的傳單厚度並沒有減少,但他依然站在沒有遮蔽物的街道旁對著來往的每個行人鞠躬遞紙,執著的像是要將工作做完才肯離開。
  光看著都能想像那一身包覆下的汗水淋漓,隨時都有中暑的危險,有個好心的過路人從旁邊的餐廳屋中走出來,貌似看他站了許久,遞過去一瓶水,見人不收將水放在他腳邊,拿了一張傳單走了。
  神道愛之介看見馬路對面顯示紅燈,立刻抬腿下車,逕自走到那人面前。
  「謝謝。」彎腰鞠躬,這個姿勢他剛剛看了無數遍,那怕沒有回應,這個人依然做到姿勢標準沒有一絲挑剔的地方。傳單上印著房屋廣告,神道愛之介沒有興趣,伸手握住了那隻溫度過高的手。
  對方抬起了頭,鴨舌帽下瀏海都被汗水浸溼,沾黏在額頭上,翠綠的眸子一如既往,面對如此突兀的冒犯,依舊平靜如水。
  「跟我回去。」神道愛之介命令道。
  
  那年的審判全國放映,菊池忠普通的面孔一時間廣為人知,眾人茶餘飯後對此人的評價是背信忘義賣主求榮,當事者很平靜,平靜到令人毛骨悚然,沒有抵抗與辯駁,彷彿早就做好心理準備,那怕未來這社會再無他立足之地。
  如果只是活著不需要什麼體面的工作,況且人是健忘的生物,風波過後就壓根兒不記得曾經發生的事情,畢竟生活有太多需要煩惱,與自己不相干的事物都太過遙遠。
  菊池忠沒有回故鄉,那怕世人遺忘,但他的身分在熟知他的人面前是掩藏不住的,自己給家人帶來的麻煩已經夠多了,不需要再回去徒增壓力。他隨便找了個小城市安頓下來,破舊公寓的房租靠打工就能付清,平時省吃儉用,一個人夠活了。
  只要沒有意外的話,他可以獨自在這裡直到老死。
  
  「真髒。」
  一身高級定製西裝的男人出現在破舊狹小的公寓顯得格格不入,菊池忠放下背包,將帽子外套脫下,一股濃厚的體味瞬間充滿室內,惹得神道愛之介眉頭緊皺。
  「都說了直接跟我回去就好,這種地方能有什麼東西好收拾的?」
  菊池忠沒有言語,他早前已經客氣地請來人回去不用再來找他,但對方不聽,他也沒有限制對方行動的權利,便由著他。
  將窗戶打開通風,拿出乾淨的衣物後菊池忠轉身逡巡一下家徒四壁的室內,將看起來還算乾淨的坐墊拿出來擺在塌塌米上。
  「您坐吧,想離開隨時都能離開,記得鎖門就好。」
  「你要去哪裡?這種破地方還想我多待一會兒?」
  看著頤指氣使的對方,菊池忠將手裡乾淨的衣物舉在身前。
  「洗澡。」這種房租便宜的老舊公寓,浴室和廁所都是公用的。
  脖子被從後掐住,額頭重重嗑上牆壁,瞬間的混亂讓菊池忠不慎將衣物掉落地面,但很快又因疼痛恢復清醒。
  「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二次。」
  頭疼,不管是物理還是心理。然而長年的習慣使然,菊池忠的表情始終沒有變化,他其實已經習慣了各種突如其來的暴力,沒想到出來後反而有些鬆懈了。
  神道愛之介貼近對方以後才注意到對方露出的皮膚上有些細小的傷痕。
  「愛之介大人,這於你名聲有礙。」
  而今的神道愛之介已能掌握政壇半邊天,能撼動他的人很少,但政客都是懂得如何保持關係的狠腳色,可以說神道愛之介面前沒有敵手,只要他不被人揪出錯處的話。
  菊池忠不認為一個賣主求榮飽受爭議的前秘書回到神道家會有什麼幫助,本來就已被世人所遺忘,不需要再次提醒社會還有這一號人物存在。
  「這你不用管。」
  神道愛之介鬆手摩娑著黏膩的肌膚,受傷的痕跡在指腹下一道接一道,他現在有股將人按倒在地剝光的衝動。
  「現在跟我回去。」
  菊池忠心裡嘆了口氣。
  
  神道宅一如既往,悠久的名門不會輕易改變他的門面,轎車緩慢駛入車庫,菊池忠看著大門恍若隔世。
  直接被拖來還沒洗澡渾身散發著臭味,菊池忠自覺地坐在離神道愛之介最遠的角落裡,放在舊公寓的東西雖被吩咐由其他助理收拾,但他感覺那些東西估計不會出現在他面前了。
  「先把你那身洗洗。」扔下這句話,神道愛之介面露厭惡轉身離去。
  菊池忠站在已經放好洗澡水的浴室四下觀望,沒看見衣服。
  神道宅的浴室比他租的那間公寓還大,站在蓮蓬頭下方,菊池忠無視了放滿水的浴缸,隨意搓洗後披了浴袍走出來,神道宅的主人坐在房間裡的單人沙發上。
  一盞小夜燈只能看清神道愛之介嘴裡叼著菸,白襯衫被解開了最上方兩顆扣子,一明一滅的菸頭更襯得那張臉晦暗不明。
  菊池忠走上前。
  被插入的時候大燈突然亮起,室內瞬間亮如白晝,菊池忠反射性彈起身體卻被強力壓制,最後他躺在床上不再掙扎。
  各種傷痕橫陳在消瘦單薄的身體上,燒傷割傷,那些痕跡彰顯著牢獄生活不是那麼順利。神道愛之介俐落的抽身起來,目光冷淡。
  「真噁心。」

  「先生早上好,需要用飯嗎?」
  一開房門就是笑容甜美的女侍迎接,身後隨時跟著兩名隨侍的人員,菊池忠坐在諾大冷清的飯廳內,面前擺著無論任何角度看來都色香味俱全的餐點,但他咀嚼的模樣彷彿和路邊攤沒兩樣。
  「大人說您暫時不能外出,但可以在屋內隨意走動,他說他中午會回來與您一起共用午餐,請問先生有什麼特殊要求嗎?」
  菊池忠站在窗前望著庭院花草繁盛,這些下人的面孔已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一批,想來也是正常,他這種人或許會聯合其他接觸過的人策劃某些見不得光的事情,但凡有一絲嫌疑都不能留。
  真倒楣啊,和他扯上關係的人。
  這些人的目光雖然掩飾得很好,但菊池忠曾經面對的是更狡猾的對象,那些鄙夷與困惑,連他自己都認為理所當然。
  無視曾經犯下的罪,厚顏無恥的攀上前主人的大腿,也幸好是愛之介大人好心收留,否則只有流落街頭的份了。
  菊池忠至今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要將他帶回來,他剩餘的價值已經被搾光了,該做的也都完美達成了,他想著終於可以脫離這種扭曲的關係,卻依然不被放過。
  這種醜陋的身體又有什麼好留戀呢?他亦不年輕了,幾年的牢獄之災讓他迅速衰敗,呼吸的每一口空氣都像在折磨著他。
  儘管再低調,牢裡的針對依然避免不了。
  菊池忠慶幸自己的身手還是有兩下子,除了面對群毆他的對手基本上從他身上討不到好,如果是無傷大雅的打鬧他無所謂,漸漸的沒人對他有興趣了,傷痕或多或少都是找麻煩的人刻意刁難,但不影響他就行。
  中午用餐前,神道愛之介風塵僕僕地趕回來,身後跟著一名醫生。
  「給他看一下。」
  菊池忠乖順地任人翻弄,除了得到簡單的營養不良造成的過瘦與貧血可能外,更詳細的需要到大醫院用儀器檢查。
  「那些傷有辦法祛除嗎?」
  「這可以去醫美診所看,我看都是些小傷口,應該是能通過某些處理消去的。」
  醫生戴著探究的目光離去,菊池忠被人拉到飯廳坐下,在主位旁邊,面前依然是各種營養都洽到其位的豐富餐點,隔壁的就稍微樸素一點,看起來他這份應該跟旁邊的交換一下。
  「吃完。」主位上的人下令。
  機械性的咀嚼,在牢裡很少有吃飽的時候,長期下來菊池忠胃口小了不少,身體對外界的應激反應不是一兩餐就能改變的,神道愛之介望著對方放下刀叉時盤子還剩下的食物,皺眉。
  「我說過了,吃完。」
  保持沉默的人重新拾起餐具,一口一口地往嘴裡送飯,神道宅的廚師是經過篩選的,但此人吃飯的模樣讓一旁服侍的下人們只瞧出了四個字──味如嚼蠟。
  等到餐盤裡沒有任何殘渣後,主人才從位子上起來,領著人到庭院散步消食,期間菊池忠沒說過一句話,像著提線木偶任人左右。直到不得不離開,神道愛之介將人放回房裡讓他睡一下,晚上再回來。
  目送車子駛出大門,菊池忠才彎腰撫著腹部,走到廁所前將剛剛吃的全吐進了馬桶裡。將冷汗從額上抹去,洗去口中異味後菊池忠躺回柔軟的大床上,久久才得以入眠。
  
  相同的情況持續了兩天,直到這天散步時菊池忠再也忍不住當場嘔吐,被緊急送到醫院檢查後,神道愛之介才知道菊池忠長期折磨下來變得脆弱的胃承受不住太過豐富的食物,等同於前面幾天吃的全白費了。
  開除一批下人後拿著醫生建議的菜單吩咐完,將人扣在醫院詳細的全身檢查完,隔天返回家中後神道愛之介才露出憤怒的表情。
  「為什麼不說?」
  這兩天菊池忠非必要不曾開口,沉默著接受所有,毫無怨言亦不曾感謝。揣摩著那張憤怒的容顏,菊池忠發覺他不知該如何討好對方,他想休息了,但若沒有一個好的回答可能要彼此煎熬下去。
  「……不是什麼大問題。」
  再幾天他自己就能習慣這類飲食,之前也都是這樣過來的,習慣了就好了,能吃能睡沒什麼好挑剔的──畢竟選擇權從來都不在他身上。
  普通人早在第一天就撐不住了,也就菊池忠能隱忍三天還藏得極好,側面證實了這名前任秘書確實不容小覷,尤其是因為他一批人就這樣被輕易打發,尚在屋內的傭人們戰戰兢兢。
  身形清瘦、面容憔悴,儘管如此那雙碧綠眼眸依舊如昔,望著他沒有波瀾,神道愛之介頭一次在菊池忠面前語塞,只因他那一副什麼都沒發生的表情。
  假如有人能將這男人的面具給扯下來,他肯定甘拜下風,打滾政壇多年什麼樣的人沒碰過,獨獨這一位普通不過的男人令他無計可施。
  「愛之介大人。」沉默寡言的男人終於主動開口說了一句話。
  「請讓我離開。」
  
  富麗堂皇的神道宅和監獄相比沒有什麼不同,在毫無自由且隨時受到監視這點,菊池忠不明白自己有何資本受到這種待遇──他已一無所有。
  這具破碎的身軀還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嗎?他反覆思考。即使曾經作為固定床伴,年紀大了,容貌老了,這幾年肯定有其他人代替他,多得是年輕貌美,所以根本沒必要。
  當年入獄他就私下收到一筆未知錢財,同他的存款一起匯到了父母那裡,作為無法常伴膝下的不孝子,這是他所能做的最大的補償,面對如此大的醜聞,也能理解這些年來從未聞問。
  這種人人避之惟恐不及的惡瘤,怎麼會有人想來探視呢。
  
  「你作夢。」
  「這麼迫不急待想逃離我嗎?」
  被掐住脖子時菊池忠還能分神想這招永遠都用不膩,也許是自己的脖子特別好上手吧。
  「別忘了你只是一隻狗,作為狗除非主人同意,否則別想離開!」
  他已經很多年不覺得自己是個人了。
  菊池忠被按在床裡時這麼想著。
  這次神道愛之介沒有中途停下,而菊池忠虛弱的中途就喪失意識。
  
  再次醒來時下人們個個小心翼翼,深怕一不小心惹惱了眼前的主子,隨時跟飯碗說永別。
  菊池忠從不在意他人的目光,該吃該睡一樣不落,叫啥做啥,沒有反抗。
  餐點換成了好消化的流食,跟之前相比至少減了大半的量。在家主的注視下將食物吃完,他被帶上車直奔醫院,有錢有權就是任性,才一天檢查結果就出來了。
  面對醫師的叮嚀,神道愛之介的眉頭可以夾死一隻蒼蠅。
  其實菊池忠比較想問工作的事情不忙嗎?天天回家陪吃陪睡,還抽空跑醫院,議員現在這麼閒?還是因為需要對付的人少了所以不用像過去那樣煞費苦心經營人脈。
  他還想問S怎麼樣了。
  「總之這位菊池先生……」醫生抬眸望了面無表情的男人一眼,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似乎是認出了這人來歷,面對有色目光,後者態度十分自然。
  「需要安靜休養,身體狀況糟糕了點但是沒有什麼重大疾病。」
  走出醫院門口,坐回車上,等著司機發動時。
  「愛之介大人,您結婚了嗎?」
  氣氛瞬間降到冰點,在炎炎夏日裡,前座司機覺得他冷汗都出來了。
  「有什麼問題嗎?」
  死一樣的沉寂後。
  「恭喜您。」夫人肯定是一位家世容貌性格都相當令人滿意的千金。
  菊池忠露出了出獄以來的第一個微笑,極淡卻發自內心。
  司機透過後視鏡看到自家老闆臉上露出表情後再也不敢多瞧一眼。

-TBC-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