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今夜月色真美(五)

自耕農煉 | 2021-04-05 16:18:52 | 巴幣 0 | 人氣 213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ABO-IF篇(父母組的場合
少量藍曆愛忠
這章居然沒寫多少愛忠,我缺少愛忠灌溉,飢渴QQ
總覺得寫太多無關的很不知所云,但我瘋狂思考怎麼解開忠的心結
然後腦袋放空讓手自己動(???


  OMEGA的稀少注定了他們合該被人捧在掌心上,而社會上大多數的ALPHA都是菁英,他們有條件養育一個OMEGA衣食無憂的過完一生。
  普通人眼中,OMEGA的人生就該是找個疼愛自己的ALPHA,然後結合、生子,當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家裡蹲。
  櫻屋敷薰在成長的過程中並沒有少被調侃,尤其群體中的BETA佔多數時,他們羨慕的口吻中總帶著記恨與不屑。
  OMEGA真好啊,只要順利找到ALPHA就可以一生躺著過,不,連找都不用找,OMEGA根本就是被人搶著要的,那怕是BETA也會喜歡OMEGA的柔軟與甜美。
  櫻屋敷薰十分厭惡這種滿是歧視的目光,為了證明自己,他拼命表現自己的優秀不會輸給BETA,甚至可以媲美ALPHA,絕非那種一誕生只要等著讓人饋養起來的金絲雀,這卻讓外界有了不同的解讀。
  這個OMEGA野心不小啊,該不會是肖想什麼世界首富或者總統級別的ALPHA吧。
  努力的一切顯得自己特別可笑,只因為自己是個OMEGA。櫻屋敷薰一度想放棄自己作為OMEGA的身分,想到醫院將腺體摘除,想要一個被公平對待的機會。
  你理那些人做什麼呢?
  彼時與他最要好的南城虎次郎無意中知曉他的苦惱後只是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跟什麼性別無關吧,你就是你啊。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抑制劑抑制器什麼的都有,就算是OMEGA也可以像個BETA一樣生活。
  因為你是個ALPHA所以才不懂。
  櫻屋敷薰陰沉地拍開朋友的手,叛逆期的他看什麼都不順眼,尤其是這個常常在他眼前晃的ALPHA。
  別這樣瞪我,好啦我知道我安慰你沒什麼用,但是為什麼要看別人的目光活著呢?性別又不是自己可以選擇的。
  南城虎次郎撓撓頭。
  你看看我,因為是個ALPHA就被要求什麼都要做到最好,真是煩死了,我明明就不喜歡做那些事情,ALPHA也是個普通人好嗎?對了,我最近發現一個很好玩的東西。
  說著,櫻屋敷薰面前出現了一塊滑板。
  
  「嘿,想什麼呢?」一個冰涼的物體突然貼在自己的臉頰上,櫻屋敷薰回神一看,南城虎次郎拿著一杯冰茶笑忘著他。
  「怎麼啦,突然發呆。」
  櫻屋敷薰接過遞來的茶。
  「只是在想你真是個奇怪的ALPHA。」
  「那我該說你是個特別的OMEGA嗎?」
  雙方互相調侃不是一兩天的事情,南城虎次郎順口接過話語,看著櫻屋敷薰若有所思的模樣,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
  「到底在想什麼啊?這麼入神。」
  「你啊……真是個天真的傢伙。」櫻屋敷薰啜飲了一口冷茶,南城虎次郎在料理方面特別拿手,調味總是恰到好處,連飲品都能拿捏的正好。
  「我怎麼覺得你在罵我?」雖然這麼說,對方臉上卻沒有那種被嘲笑的模樣。
  「我只是在想,明明你跟愛之介同樣都是ALPHA,為什麼會差這麼多,就氣勢上而言你也不輸他。」菊池忠的例子讓櫻屋敷薰看出ALPHA的獨佔欲有多強,那怕對方只是個BETA。
  為什麼人們常說結合後的OMEGA很少見呢,因為ALPHA的獨佔欲使他們不希望自己的OMEGA展露於人前,那怕不愛,於他們而言,OMEGA就是他們的所有物。
  「你這是在嫌我不夠ALPHA?」南城虎次郎失笑,「雖然我們認識這麼久,你腦袋裡想什麼我偶爾還是摸不清啊。」
  在床上還是很ALPHA的。櫻屋敷薰默默地想。
  「唉,我大概知道你是在懷疑什麼了,愛之介那傢伙只是太沒安全感了。」南城虎次郎看著被夾在三個孩子中間的菊池忠,只要有喜屋武曆在,氣氛總能很快打成一片。
  「不能被標記的感覺對ALPHA而言也是種折磨。」南城虎次郎若有所思,「其實有時候吧,我覺得做個BETA比當個ALPHA或OMEGA都好,我也沒什麼雄心壯志,只想做自己開心的事情。」
  這間義大利餐廳還是在跌破眾人眼鏡下開張的。ALPHA的社會地位使得他們看不起這種搬不上檯面的職業,但卻是南城虎次郎的夢想。
  反之,櫻屋敷薰的工作性質更容易碰到ALPHA之類的上流人們。
  曾經,櫻屋敷薰覺得南城虎次郎根本就是浪費了自己身為ALPHA的優勢,又或者是在諷刺自己,他必須付出好幾倍的努力才能得到的東西,就這樣被輕易的放棄了。
  「ALPHA或OMEGA都容易被信息素所影響,明明就是自己的身體卻無法控制,這種感覺很糟糕不是嗎?」南城虎次郎說著朝他笑了笑。
  「別說什麼能力優秀啊人類金字塔頂端的,就憑這一點,BETA都比我們好,普通也是有普通的好處。」
  「你是認真的?」
  望著櫻屋敷薰略帶疑惑的眼神,南城虎次郎露出別樣的笑容。
  「當然如果你是個OMEGA,那我肯定要是個ALPHA,我可不能容忍別的ALPHA把你搶走啊。」
  「你……!」突如其來的告白使櫻屋敷薰迅速紅了臉頰,明明在結合前眼前這個ALPHA根本沒有什麼類似追求的舉動,現在回想才發現就是因為這個人一直待在自己身旁才使別的ALPHA根本不敢輕舉妄動。
  他早已被人打上記號而不自知罷了。
  「哈哈哈,我不是說了嗎,就這點而言我還是很ALPHA的,只要是我認定的就絕不放棄,那怕你是個ALPHA我也會追你。」
  「你還真是胸有成竹。」在別的事情上或許還能跟對方打個平手,唯獨感情這點,櫻屋敷薰知道自己早就被這個人劃進範圍裡沒有逃脫的機會了。
  「你啊,這麼精明尚於算計的一個人卻老是拘泥在性別這點上,難道又在工作上被人性別歧視啦。」
  「這種事情我如果還不能解決我乾脆去生孩子算了。」
  「啊,那我真希望你多被刁難一些。」
  「今天不想上床睡覺了是吧?」
  「唉你哪次有乖乖回家睡覺過,如果不是我主動把你請回家,我上不上床有差別嗎?」
  「……閉嘴。」
  「好啦不逗你啦,時間差不多了,該叫那群孩子們回去了。」南城虎次郎站起身走過去,拍了拍手。
  「好了你們這些小鬼,今天也鬧夠了,該回去了吧。」
  「欸欸──時間還早吧。」比從S離開時的時間還早,更重要的是這名叫菊池忠的人對滑板還真的有點了解,喜屋武曆一談起滑板就有說不完的話匣子,而除了馳河藍加以外,聽的最認真的就只有眼前這位青年。
  然而菊池忠只是因為沒事做所以隨便聽了一下,作為一名秘書除了要有極好的聽力,還要有能迅速處理事情的大腦。
  「對你們來說很早,但是孕夫該休息了。」南城虎次郎手一揮,鎮壓所有反抗聲音,將這群孩子一一推到門口。
  「欸等等,那他呢?他不回去嗎?」喜屋武曆指著仍坐在原地的忠。
  「會有人來接他的,小孩子管這麼多做什麼。」
  「該不會是他的ALPHA吧。」知念實也探出頭來,他實在很想知道是哪個ALPHA能如此不負責任。
  「你們管這麼多做什麼?快回去。」櫻屋敷薰站出來喝道。
  馳河藍加本來站在門外看著戀人跟初中生吵著想看看那名不負責任的ALPHA,卻注意到街道不遠處停了一輛車,車頭對著餐廳方向。直覺哪裡不對,馳河藍加多看了一眼,然後被人撞上。
  「喬太小氣了!」喜屋武曆似乎是被推了一把,整個撞進他的懷裡,馳河藍加下意識伸手扶住對方肩膀。
  「啊,抱歉啊藍加,你怎麼不躲開呢?」
  「萬一你摔倒了怎麼辦。」雖然是沒注意,但馳河藍加也不可能眼睜睜看著對方往自己撲過來還閃開的,況且他很喜歡來自於喜屋武曆的體溫。
  「啊啊抱歉,我想著我只是輕輕一碰……」
  「就說你是個大猩猩了,除了力氣大一無是處。」
  「沒事啦我剛剛也沒站穩……我真的不能再留一下子嗎?」
  「很晚了,你們該走了。」菊池忠眼見情況快要一發不可收拾,只得開口,「我的……ALPHA很快就會來接我了,他不喜歡我和太多人接觸。」
  「聽見了吧,小孩子快點回家,萬一那個ALPHA看到你們糾纏不放當心被揍。」
  「好啦好啦。」看著各自拿起滑板準備回家的少年們,南城虎次郎鬆了口氣。真是請神容易送神難,重點是這還不是他請來的。
  目送少年們走遠,南城虎次郎嘆了口氣。這才第一天,萬一被神道愛之介知道了他該怎麼解釋呢?本來就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的事情,無論如何菊池忠身分確實有點敏感。
  櫻屋敷薰注意到南城虎次郎的視線,低聲冷冷地回:「你自己去跟他說,我才不幫你。」
  「唉你口才這麼好怎麼就不幫一下呢。」
  「我覺得我那裡比你這安靜多了,接觸的人也沒有這麼雜,我甚至可以把他安排在室內避免他碰到任何會認出他身分的人。」
  櫻屋敷薰想了想。
  「雖然是我兩的主意,但也確實……不是什麼好方法,這麼大一個人哪是說藏就能藏的,說到底問題還是需要解決。」說著若有所思地看了菊池忠一眼。
  「如果問題能解決,他就不止兩個小孩了吧。」南城虎次郎意有所指。
  「我就不是很懂明明什麼事情都能做,為什麼會這麼排斥和愛之介結合呢?就算是個BETA也過於小心了。」
  「愛之介曾提過,忠他曾經消失過一段時間,理由是去國外留學,而且還是最敏感的高中時期呢,回來後人就變了,對於詳細情況絕口不提。」
  「先想想怎麼安撫某人吧,我看他腳步踩的挺兇的。」南城虎次郎看著神道愛之介從街頭走來,邁開的步伐特別用力的感覺。
  神道愛之介將站在門口的兩位好友視作無物,逕自從他們身邊經過,走到安靜坐著的菊池忠面前。
  「你別那副表情。」任誰看了都不想跟你說話的。櫻屋敷薰默默將話吞進肚裡,「雖然有些小插曲至少比悶在家裡好吧?你家那些傭人或許不會疏於照顧他,但是被一群人跟在身後還是會有壓力的。」
  相比神道宅那些精緻富麗的家具擺設,南城虎次郎的餐廳在重視異國的氛圍中多添加了些許暖色調,使得整體環境看上去既雅觀又溫暖。
  極少穿著便服的菊池忠坐在待客用的大沙發上看上去十分柔和,即使是那張萬年不變的冰山表情,五官似乎也沒有那麼僵硬了。
  另一個原因可能是,懷孕的緣故。
  「算了,是我的問題,我再想想該怎麼辦。」神道愛之介將人扶起來一手搭在對方的腰間,BETA很主動的靠在他懷裡,看上去很像是對恩愛的情侶。
  也只有神道愛之介才知道這全都是對方配合自己演戲,為了在外人眼中看起來他們一切都很好,直到他們獨處時又遠遠避開他。
  他已經有氣無處發,只剩滿滿的無奈了。
  「總之先謝謝了,今天先回去了。」
  「等等,」櫻屋敷薰從懷裡掏出信封袋,用力打在神道愛之介的胸口上,「可以的話我是想照著你臉打的,這東西是什麼意思。」
  「一碼歸一碼,反正這些錢也是該花的。」神道愛之介不以為然。
  「哎呀,你做事情在某些時候就是太嚴肅了,要知道變通啊。」
  我還算不知變通嗎?在政界打滾的哪個傢伙不知變通早就被人搞到身敗名裂了。神道愛之介瞪了南城虎次郎一眼,將信封收回口袋裡。
  「知道了,先走了。」
  「你先別走啊,總是要把問題了解決了。」南城虎次郎又拉住他。
  「你想想,放著他這樣胡思亂想你又不能時時盯著他,事情都發生過第二次了,總不能重蹈覆轍。」
  忍住積壓在胸口的怒氣,低頭看了安靜待在他懷裡的人,神道愛之介煩躁的只想抓頭髮。
  「我回去會跟他好好談。」
  「你上次也這麼說啊,到底談的怎麼樣?」
  「等我把孩子生下來……」
  「上次回去只是吼了他一頓,什麼都沒談到。」神道愛之介立刻打斷菊池忠的話,「沒有共識談什麼都沒用。」
  作為一個敏感的OMEGA,櫻屋敷薰感覺得到好友懷裡的人情緒有些緊繃,哪怕他表現出安靜沉穩的模樣,越發白皙的臉色也遮掩不住。
  即使是個BETA,在如此貼近自己ALPHA的情況下還是像個OMEGA般容易被影響,尤其還懷有身孕。
  「好了,忠他看起來不舒服,早點回去休息吧。」櫻屋敷薰阻止兩人即將爆發的爭吵。
  面對緊張的ALPHA,被提到的人只是搖搖頭,安撫似的摸了摸對方放在自己腰上的手。
  「我會遵守約定把孩子生下來的,請不用擔心。」
  神道愛之介覺得渾身無力。
  
  喜屋武曆和馳河藍加對菊池忠產生了興趣。
  一個和ALPHA愛情長跑超過十年的BETA(聽喬說的),對於正處在熱戀期的他們而言似乎是個可以借鑑的對象。
  不得不說喜屋武曆還是有點沒自信的,他還記得小時候聽父母在餐桌上八卦時談到的某個遠房親戚是個BETA,本來有個論及婚嫁的ALPHA,結果中途殺出一個OMEGA,使得兩人婚事告吹。
  而那名ALPHA聲淚俱下地道歉,出於本能身不由己,AO之間的致命吸引力BETA不懂,五年的感情就這麼斷了,老死不相往來。
  喜屋武曆還記得當時媽媽特別叮嚀過不要和ALPHA和OMEGA這兩個性別談戀愛,因為BETA的地位實在太卑微了,另一半說搶就搶還不能為自己平反,只能怪普通的BETA為什麼異想天開和不同性別的人交往。
  現在和藍加交往的事情也還沒和家人說。喜屋武曆雖然將他帶回家幾次,但都只是朋友關係,所以家人們都很喜歡,而且馳河藍加脾氣好的不像個高高在上的ALPHA。
  「我是認真的,等我們成年就去登記結合!」馳河藍加知道喜屋武曆的困難後立刻握住他的雙手說。
  「拜託你不要!」
  馳河藍加什麼都好就是想法太跳躍,還是說這是在國外長大的小孩都是這樣思考的嗎?
  然而在看到懷著ALPHA孩子的菊池忠時,本來是抱著走一步算一步心態的喜屋武曆開始認真想著以後的事情。
  因為自己是個BETA,所以在馳河藍加移情別戀前好好跟他相處,留下不會後悔的回憶就夠了。
  不能怪天生樂觀的喜屋武曆這麼想,而是整個社會價值觀就是如此,耳濡目染下已經習慣了這種思考。
  加上菊池忠曾經將自己帶到情人旅館,講了一番身為社會人的大道理,喜屋武曆對他確實印象深刻。
  結果這個男人身為BETA卻懷孕了。
  「曆,今天去S嗎?」
  下課後,兩名少年踏著滑板悠閒的滑在人行道上,馳河藍加望著不知想事情想得出神的喜屋武曆問。
  「我想去喬的餐廳看一看……」不知道還會不會碰到那個人。
  「那我們現在繞過去,晚上再去S。」
  「咦?啊!」這才驚覺自己不小心將心裡想的說出來,喜屋武曆有些慌張,不小心失了點平衡,差點摔倒時馳河藍加伸手接住了他。
  「當心啊曆,我跟你想的也一樣啊。」馳河藍加扶著對方等到他保持平衡後才放開。
  「說不在意是騙人的,但覺得我應該知道菊池先生的ALPHA是誰……」
  「──咦?」這次喜屋武曆是真的摔倒了。
  「為什麼啊……」兩人隨意買了點東西來到平時練習滑板的公園,找地方坐下後開始聊。
  喜屋武曆對馳河藍加口中的那個ALPHA身分非常好奇,這一區的ALPHA並不多,和菊池忠差不多年紀的他還真沒印象,不然就是有伴了。
  難道菊池忠是被人養在地下的情人?
  馳河藍加為自己該說出真名還是假名困擾住了,神道愛之介的親民海報就貼在他們剛剛購物的便利商店的玻璃窗上,但卻沒有傳出神道議員有結合對象,所以還是應該說假身分吧。
  「就是Adam。」
  「──咦??」喜屋武曆張大了嘴。
  「我也是聽喬說的才知道,那天有在店裡看到Adam,和他聊了一下,後來遇到菊池先生我腦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等等,我怎麼也想不到那傢伙會有個BETA的戀人。」應該說這個人有結合的伴侶簡直是難以想像,每次看到他對馳河藍加熱情的模樣都讓人懷疑他一個ALPHA看上了令一個ALPHA。
  根據喬的說法,兩個ALPHA彼此之間是不會妥協的,所以Adam只是單純對馳河藍加的滑板天分有興趣,並非真的想追他。
  但看他對馳河藍加的騷擾實在很難讓人認同。
  喜屋武曆想起Adam那張詭異的笑容就起雞皮疙瘩,儘管不是對著他笑還是有些恐怖,但至少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Adam對藍加真的就是追求滑板的樂趣。
  稍稍鬆了口氣呢。
  「呃……看不出忠先生喜歡Adam那種人呢。」
  其實Adam是個超成功的上流人士。馳河藍加覺得喜屋武曆知道Adam的真實身分後應該會露出很可愛的表情,所以當下並沒有說出來。
  「喬也說了他們是很小就彼此認識的,就像喬跟薰的關係,所以會喜歡上應該也是很正常的吧。」
  「說的也是。」Adam雖然看起來變態,說不定私底下很正常,畢竟S裡大多數都是喬裝的人,連暗影的形象都和他平日的花店店員完全不符。
  可是菊池忠看起來不是很開心的樣子。想著那人從未展開的眉頭,心思較為敏感的喜屋武曆也跟著皺起眉。
  「曆,我知道你還是不習慣。」馳河藍加不是沒有感覺,自從告白後喜屋武曆越來越在乎外人的目光,總是不由自主的和自己拉開距離。
  他想著對方還不習慣,沒關係他可以等,但要他放棄是絕無可能。一向感情淡薄的不似一個ALPHA的他,親眼看到喜屋武曆差點在與Adam的比賽中受傷時,整個內心都憤怒起來。
  事後他反覆回想,彼時馳河藍加還很天真,認為是因為朋友的關係才會生氣,直到發生了喜屋武曆和他差點決裂的事情他才徹底理解,當時的憤怒從何而來。
  那時的他扶起喜屋武曆,面對站在一邊挑釁的Adam時釋放出自己濃郁的信息素與他對峙,若非南城虎次郎趕來阻止,S裡的ALPHA和OMEGA都會受他們兩人影響。
  根本像是一頭領地被侵犯的雄獸面對外敵的所作所為。
  南城虎次郎嘲笑他遲鈍是應該的。
  「雖然用說的不能代表什麼,但是我從來沒有因為OMEGA失控過,過去沒有,未來也不會。」
  馳河藍加緊張的模樣將喜屋武曆逗笑了,伸手摸了摸他的頭。
  「我知道啦,不然我為什麼要答應你。」喜屋武曆舉起手忠的滑板,「我都答應過你了,要一直跟你滑下去。」
  「曆!」馳河藍加開心的喊,然後伸手撫上少年圓潤的臉頰,「我可以親你嗎?」
  又來了。喜屋武曆對馳河藍加的直球真是招架不能,左右看了兩眼確認這時間公園沒什麼人以後,點了點頭。
  「那曆閉上眼睛。」
  「為什麼啊!」
  「那不用閉眼了。」馳河藍加說著臉壓了下來。
  最後一刻害羞的喜屋武曆還是閉上了雙眼。
  
  屋漏偏逢連夜雨大概就是形容現在的情況。
  得力的秘書暫時無法處理他的事情導致進度延遲,某些方面又出了紕漏需要趕去處理,加上菊池忠的身體狀態,神道愛之接感到力不從心。
  「我覺得我可以……」應該躺在床上的人忽然出現在他的書房,伸手就想拿起裝上凌亂的文件。
  「去躺著。」神道愛之介不由分說壓住那張紙,紅眸瞪著對方,「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菊池忠敏了抿唇,還是安靜地轉過身準備回房。
  「等一下。」揉揉額頭,神道愛之介不想承認菊池忠瞬間失落的眼神讓他心軟了,他站起來隨意將桌上的文件聚攏在一起,然後扔到矮桌上。
  「你坐這裡,把這些整理一下就好了。」指著矮桌旁寬大舒適的沙發,神道愛之介揉了揉眉心,「身體若是覺得不舒服就停止,去休息。」
  「是的。」
  不知是否錯覺,神道愛之介從這句回應聽出少許起伏,和菊池忠平日沉穩的聲線不太一樣。
  借口倒咖啡,神道愛之介找到了平日貼身照顧菊池忠的傭人。
  「夫人最近有什麼奇怪的表現嗎?」
  「還、還是平常一樣,沒什麼變化。」面對滿臉嚴肅的主人,傭人小心翼翼道,但見那張臉上浮現起不耐煩,絞盡腦汁思考。
  「夫人一直都按照您的吩咐來……啊!」
  「嗯?」
  「夫人似乎會做惡夢,睡得不太好。」這也是猜測,菊池忠淺眠,一點風吹草動就很容易醒過來,只是在某次進房服侍時,注意到那張始終冷淡的臉上血色退盡,彷彿是遇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但是房間裡能有什麼妖魔鬼怪?哪怕是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所以傭人懷疑可能是做了惡夢剛驚醒,而且懷孕的人心思都比較敏感脆弱,特別容易情緒化。
  神道愛之介像是聽到什麼天方夜譚,菊池忠一向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無論他如何對待總是繃著那張臉,除了按耐不住快感外,基本上就是那標準的表情。
  「我知道了,你多注意點,照顧得好會給你加薪。」
  「是。」傭人喜出望外。
  回到書房,菊池忠還在跟那堆文件奮戰,政場上瞬息萬變,一丁點破綻都不能有,菊池忠好一陣沒碰觸這些東西了自然更加萬分小心。
  「……」神道愛之介很想叫他放下手上的東西回去睡覺,但顯然菊池忠更樂意待在這裡,整理文件安排事務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了,或許讓他做這些比躺著養胎好。
  走到他身旁坐下,順手將剛剛倒好的牛奶放在旁邊。神道愛之介的目光順著對方的胸膛往下,腹部在柔軟的棉製衣物下微微突起。
  神道愛之介突然皺眉。
  馬上感覺到自己的ALPHA情緒不對,菊池忠抬頭望著神道愛之介,「我這就回房躺著。」
  「你坐這樣不怕壓到肚子?」
  與菊池忠預料的不同,神道愛之介一把抱起他,懷孕中的他體重並不輕,但距離辦公桌也不過幾步,ALPHA將他抱到更符合人工力學的辦公椅上。
  「坐這裡。」理直氣壯到忘了一開始是他讓人坐在較為低矮寬大的沙發上。
  「愛之介大人,我……」菊池忠慌忙的想要起身。這是屬於主人的坐椅,他從來都不敢踰矩。
  「閉嘴,不然回房。」
  「……我回房吧。」
  「你敢?」
  菊池忠默默垂下頭。
  神道愛之介突然覺得這樣的菊池忠很可愛,腦袋裡有什麼念頭一閃而逝,過於快速導致他沒來得及抓住。
  「就坐這裡,你找來的那個傢伙根本靠不住,毛病特別多,如果不是事情處理的算不錯早開了他。」神道愛之介將文件一一攤在辦公桌上。
  「你看著,我和人有約。」說著坐到剛才的沙發上,點開平板戴上耳機開始視訊。
  菊池忠望著已經進入工作狀態的ALPHA,稍微扭了下腰,卻因為沉重的身體整個陷在椅子裡無法動彈。
  伸手拿起攤在桌上的文件,菊池忠再抬頭看了一眼坐在旁邊沙發上專心視訊的人,撫上了腹部。
  
-TBC-

有沒有推薦的長文可以看...我文荒嗚嗚嗚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