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背離

自耕農煉 | 2021-03-25 17:32:55 | 巴幣 0 | 人氣 183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此為無限滑板SK∞衍生同人文,
含BL要素,敏感者請速速退避
配對:神道愛之介x菊池忠
虛設兩人差3歲,神道愛之介剛上高中靠著滑板得到一波人氣的時候
這篇寫得有點亂……想寫得太多卻又不知從何下手就是我現在的情況,腦中妄想了他們過去的故事很多很多然而太多太亂了真的連開頭都難以下筆嗚嗚嗚
總之謝謝點進來看的人。


  「你最近和愛之介少爺走得很近,是嗎?」
  周末午後,菊池忠正幫著父親整理庭院的花草,埋頭工作的長者突然問。
  年幼的男孩只愣了一秒,坦然答道:「愛之介少爺很喜歡玩滑板,我正在教他。」
  但聞自己的父親低聲嘆了口氣,菊池忠沒等來下文,便又轉頭繼續處理手上的工作。直到某個段落告終後,遠方的天空也被夕陽餘暉染成橙黃色,菊池忠才聽見身旁的親人低喃著。
  「可以的話,你還是離少爺遠一點吧。」
  菊池忠很清楚父親的意思,和神道家的少爺比起來,他的身分實在攀附不起,但記憶中年幼的孩子面對自己時是全然的信任,使得他不忍破壞那張臉上單純的笑容。
  「我明白的,等長大以後就好了。」
  菊池忠提著工具,慢慢走回父親休憩的地方。他上周已經和愛之介少爺約好了,今晚必須在老地方繼續上次未完的練習。
  腦海浮現小少爺四腳朝天,鼓著稚嫩的臉龐生著悶氣而又無可奈何踏上滑板的模樣,菊池忠因為父親一番話而微微皺起的眉頭有緩緩舒張開來。
  等以後愛之介少爺有了對等的新朋友,就算沒有自己,想必也能過得很開心吧。
  
  深夜的廢棄工地裡,理應萬籟俱寂,卻因聚集於此的人顯得比白天還熱鬧。好幾個還身穿制服的人腳下踩著各色的滑板,藉著工地堆放的廢棄物施展令人看了發出讚嘆的危險行為。
  菊池忠將車子停在街道對面等著自家少爺盡興歸來,卻在這時外面有人敲了下車窗,本不予理會,對方卻越敲越急且大有把車窗撞破誓不罷休的樣子,他只好搖下車窗。
  幾個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少年站在他的車旁打量著他,神情中帶著幾分不淮好意。望著和少爺差不多歲數的少年們,菊池忠只好率先開口。
  「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少年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名才站了出來,「這問題應該是我來問才對,你在這裡做什麼?」
  「等人。」言簡意賅。
  有人嗤笑起來,「等人?怕不是想檢舉我們吧。」
  未成年少年深夜在外遊蕩說出去並不好聽,還是聚眾,更嚴重的是還在危險區域,隨便一點只要讓校方知道都夠他們喝一壺。
  菊池忠看著對方身上的制服,不是很理解既然明白怕被抓那又為何不做的隱密一些,堂而皇之地將自己的身分表現在外;心態過於早熟的他恐怕一輩子都不會明白什麼是年少輕狂,儘管他和眼前這群少年相差最多不過三四歲。
  「我在等人。」他又重複一次,不想節外生枝。
  「你──」
  「他是我的人。」
  場面一觸即發之時,主角終於姍姍來遲
。  菊池忠聽到熟悉聲音的第一時間立刻開啟車門下車,把圍在車旁的少年們逼退兩步,面朝著從陰影裡走出來的人道:「我來接您。」
  來人一身純白制服,一看就知是某貴族學校的象徵,臉被過大的兜帽下緣遮掩住,只能看到下半張臉的嘴角正揚起。
  「Adm,你認識嗎?」少年們當中有個聲音問。
  「嗯,我家裡給我派的貼身助理。」和其他少年比起來更加低沉穩重的聲音淡然道。
  「厲害啊,不愧是貴族學校的。」
  「你爸一天給你多少零用錢啊?」
  「你這個助理幾歲啊怎麼看起來和我們年紀差不多。」
  一群人吱吱喳喳圍著兩人討論起來,渾然忘記所處的地方在街道之上,雖然旁邊是廢棄工地,但另一邊還是有幾間住家,沒有克制的聲音很容易就驚醒淺眠的人。
  「好了好了,你們小聲點,被人發現就不好了。」一個身形較其他同齡人更為高大的少年適時的插入,他臉上保持著讓人心曠神怡的親切笑容。
  「Adm,你今晚要先走嗎?」另一位長髮少年跟了出來,看著佇立於原地沉默的人一眼,轉而對著被名喚Adm的少年問。
  「是啊,時間差不多了,我有事先走一步。」Adm擺擺手,從那群少年身側走過,後座的車門早已打開。即將進入車裡時,兜帽下的眼睛瞥了站在車旁始終垂著頭的人一眼,才坐了進去。
  菊池忠對著眾人微微點頭致意後才上車,然後在眾人的目光中揚長而去。
  「真難以想像啊,大少爺的生活。」直到車輛消失在街道盡頭,某種欣羨的口吻才緩緩響起。
    學校宿舍外,將人平安送到目的地後本該直接回主宅的菊池忠,被自家少爺按在宿舍外牆上動彈不得,或者說他根本沒想反抗。
  昔日還能被自己摸頭稱讚的男孩如今已長得比自己高大結實許多,那隻勒住自己肩膀的手力道之重難以掙脫。
  真的長大了啊。
  菊池忠內心暗嘆,祖母綠的眼眸卻看不出任何欣慰的情緒,冷淡地令他身前的人險些壓抑不住自己的怒氣。
  神道愛之介深吸了口氣,作為一名家族繼承者要隨時壓抑自己的情緒,這一點他一向做的很好,但是在面對眼前這個人卻很容易瀕臨失控。
  他並不想承認這個人是如此輕易就能觸動他的心緒。
  「什麼時候回來的?」即使口吻放平,壓制他的手卻沒有任何放鬆的跡象。
  「就這兩天,愛之介少爺。」
  神道愛之介喉頭像噎到什麼似的,臉上的表情隨著兜帽落下被看得一清二處,與其說是憤怒,更多的是一種無奈。
  才剛回來就能準確地捕捉到他的動向,自己的一舉一動果然沒有逃過大宅裡的人,哪怕自己暫時離開那個牢籠般的家,身邊的一切卻無時無刻不提醒著自己,他的所有都曝露在那無形的監視之中。
  俯視著幼年唯一的溫暖,內心縈繞著年幼時纏著眼前這名宛若兄長的人的那段時光,在那棟冰冷寬闊的住宅裡,只有與他一起相處的那一點點角落片刻歷歷在目,若非那一點溫暖,他說不定在童年期已然發瘋。
  當這個人突然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時他確實差點崩潰。
  在他以為自己最幸福的時刻,父親與姨母的警告像是當頭棒喝,那些開心的記憶彷彿是一場夢,倘若不是腳下的滑板,神道愛之介都要以為菊池忠的存在是他幻想出來的。
  直到這個人又再次出現在他眼前。
  「……去哪裡了?」
  「對不起少爺,愛一郎大人吩咐過。」菊池忠深深低下了頭。
  當菊池忠說出那句話時神道愛之介便明白了,如果不接受上面的安排,那他這輩子都無法再見到眼前這個人。
  這都是為了你好。神道愛之介本人的意願從不再考慮之中。
  神道家不需要多餘的人。
  「愛一郎大人安排,讓我打理您的一切。」
  「算了,這次回來不會走了吧。」
  「是的。」
  神道愛之介皺眉,他不喜歡菊池忠對他畢恭畢敬的態度。
  「只有我們的時候,叫我愛之介。」看著沒有回應的菊池忠,神道愛之介覺得自己一股氣打在棉花上,他低頭看著自己另一隻手裡拿著的滑板。
  「我現在滑的很好,比所有人都好。」
  那一雙雙豔羨的目光彷彿還停留在身上,只有在滑滑板時神道愛之介才會感到自己這個存在,而賦予他這些的人就站在他前方。
  「可他們都不知道你才是最厲害的。」
  直到菊池忠消失前,神道愛之介從沒有贏過他,這也必須歸咎於他的練習時間實在不多;而從學習的時間上來說,神道愛之介在滑板的天賦上可能勝於菊池忠。
  「您已經是最厲害的了,我比不過您了。」
  「沒有比過怎麼知道,你的滑板呢?還是要再重新買一塊,我們改天去挑……」
  「愛之介少爺。」
  菊池忠重新抬起頭,那神情讓神道愛之介下意識想叫他閉嘴,潛意識清楚地明白接下來的話他肯定不想聽──
  「我已經不玩這個低俗的遊戲了,三年前。」菊池忠平靜地道。
  彷彿有什麼碎了。

  --FIN--

  總覺得可以開連載又覺得各篇可以獨立
  反正我可以把我的妄想寫出來就好了
  小秘書真好嗑QQ
  另外有個疑問,巴哈動畫風翻成姨母,可我回頭仔細一想,父親的姊妹叫姑姑,母親才是阿姨,能住在大宅裡肯定是自家人,所以這個翻譯是不是有一點問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