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今夜月色真美(六)

自耕農煉 | 2021-04-08 16:03:23 | 巴幣 0 | 人氣 148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ABO-IF篇
我覺得應該快結束了(?
本篇純愛忠


  『BETA?憑你也配?』
  『想想自己的身分,能得到這麼一份工作已經是恩賜了,別妄想太多。』
  『看看那些OMEGA,隨便挑一個都比你好。』
  『如果你是真的為愛之介好,就該明白自己該做什麼。』
  無數次被提醒著,自己的本分。
  「也不知道愛之介大人能維持這種熱度到什麼時候。」
  「夫人這麼冷淡,換成是普通的BETA都受不了,更何況是個ALPHA。」
  「真令人琢磨不透啊,趁著大人喜歡多撒嬌一些,這份喜愛還可以撐久一點,夫人怎麼就這麼恃寵而驕呢?」
  「別說了,被聽見就不好了。」
  閒言閒語似乎到哪裡都避免不了,菊池忠覺得自己已經習慣這種目光,也一直在準備著某種宿命的到來。
  誰讓他這麼不自量力,爬上了主人的床,就算有了孩子也比不上AO的優秀基因,等新的OMEGA取代他的位置,他就沒有用處了。
  事實上他的能力也沒有外面傳的那麼好,只是習慣了這些事情做起來就很順手,粗暴一點說,換個人來都能做到。
  沒關係,至少還有這個。撫摸著腹部,菊池忠安慰般想著,OMEGA不會喜歡自己的ALPHA和其他人生的孩子,到時候如果懇求一番,應該是不難帶走這個孩子。
  曾經那個一點疼痛就掉眼淚的男孩已經成長為不需要他在身邊照顧的大人了,這點讓他很欣慰。
  這段時間陪伴,已經是他所能爭取的全部了,他很滿足。
  想著,臉上浮現一抹極輕微的笑容。
  
  於神道愛之介而言,購物從來不在自己外出的行程之中,他所需要的物品只要交代下人,不用多久就會出現在他的視線裡,所以根本不需要這種活動來消耗他已經十分稀少的休閒時間。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但是你需要陪你的BETA出去走走,不然產前憂鬱症怎麼辦?』櫻屋敷薰銳利地雙目瞪著他,無言地控訴著他做為一名ALPHA從未盡到職責。
  『什麼理由都可以,總之拉著他出去散步一下,找個目標分散注意力,否則他會繼續在性別這個問題上鑽牛角尖。』
  當ALPHA終於放下身段詢問他的BETA需不需要上街走走時,隨著時日增加逐漸顯懷的BETA只是搖搖頭。
  「不用了,需要的都已經準備好了。」
  神道愛之介這名公眾人物如果出現在百貨公司或超級市場都會引來注視,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還是少出門吧。
  倘若自己將實話說出來眼前的ALPHA肯定會發脾氣,於是菊池忠換了個委婉的說法。
  「我記得是您吩咐的,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下去了,我也核對過了,目前沒有什麼缺少的。」就只等著孩子呱呱墜地了。
  神道愛之介感覺有股冷水瞬間從頭上澆下來,他就不該聽別人的。
  『總要抓些時間多跟他相處,嗯你們很常在一起?拜託不要把工作的時間帶進來,你跟他除了工作其他時間有在一起相處過嗎?』
  成年前確實是常常一起玩滑板,成年後每天就只剩下工作了。神道愛之介回憶過去覺得確實沒什麼好談的,菊池忠你和他說十句他永遠都是「是」、「好的」、「謹遵吩咐」或者「十分抱歉」。
  這個人似乎也沒什麼私人時間,早上睜開眼睛可以看到他就站在你床邊準備服侍,夜晚躺床前他也依然站在身邊等你入睡。
  菊池忠彷彿就是為了神道愛之介這個人而存在的。
  想到這裡鬱悶的心情忽然有了點緩和。神道愛之介看著吃過午飯正躺在庭院裡曬太陽的BETA,寬大的衣服已經遮不住那突起的小腹。
  神道愛之介對菊池忠的理解僅在於,家裡聘請的僕人的孩子,小時候教他玩滑板的人,曾經在父親那做過一陣子的實習秘書,最後才跟在他身邊。
  幼年時那個會笑著牽著他的手一起玩滑板的人已經消失在歲月裡,眼前的是被現實折磨到只剩一層外衣的陰鬱男子。
  『你應該問問忠他在和你分開的那段時間到底碰到了什麼事情,也許有點幫助。』
  『你要表達,要讓他知道你對他是一心一意的。』
  「起來走走?」回憶著損友出的各種亂七八糟的主意,神道愛之介最後只是走到躺著的人身旁問。不出門總能在家裡走走,家裡庭院這麼大也不是擺著好看的,還不用人擠人。
  菊池忠張開眼睛,午後和煦的日光曬得他渾身溫暖,他朝ALPHA眨了眨眼,破天荒露出了抹微笑,並朝對方伸出了手。
  神道愛之介因為那久違的笑容愣在原地數秒,他以為是陽光過於刺眼自己眼花看錯,才反應過來握住伸到自己眼前的那隻手。
  「謝謝你,愛之介大人。」
  
  作為一個ALPHA,從小就被耳提面命,要取一個門當戶對的OMEGA,才能擁有一個幸福美好的未來。
  神道愛之介當時不以為意,那時他的生命裡還沒出現讓他重視的事物,況且他們這種代代混跡在政壇的家族都會需要另一半的支持,因而他對這種包辦婚姻並不排斥。
  他的父親再開明也不會任由他在這點上任性,只是神道愛之介對感情這方面確實沒有什麼執著的點,AO標記本就是互相的事情,沒有感情基礎也無所謂,誰讓他天生就有性別優勢。
  直到菊池忠出現再他視線裡。
  這名小哥哥普通到淹沒在人群中他都不一定能一眼認出,脾氣很好,性格穩重,這些特質在人群中也是一抓一大把,根本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唯一突出的點大概在於,菊池忠有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淚痣,這顆痣讓他看起來特別好看。那時年幼的神道愛之介心裡這麼想。
  也許是因為還是孩子的緣故,菊池忠沒有那麼多下人的規矩,比起其他人的戰戰兢兢,這位BETA待他就和普通人之間的相處,甚至教會了他很多身為孩子應該有的玩樂。
  其中最吸引他的就是滑板。
  滑板這類運動並不安全甚至十分刺激,一個動作不小心就很容易受傷,輕則擦傷重則骨折,和他同樣家世的孩子根本不會接觸這種野蠻的遊戲,神道愛之介接觸的人裡也幾乎沒有玩滑板的人。
  然而看上去很安靜沉穩的菊池忠卻對這項極限運動十分拿手,並在自己的強力要求下教會了自己。
  踩在滑板上的菊池忠和平時的他完全是兩種人,他擺弄出許多危險的動作,腳下的滑板像是他身體的一部分,隨心所欲地在各種地形上自由穿梭。階梯、欄杆,甚至較矮的圍牆,菊池忠只是輕輕那麼一踏,就有如長出翅膀,自由的在半空中翱翔。
  如果不是看到這樣的菊池忠,神道愛之介可以咬定這個人根本不具備任何可以吸引自己的要素。
  『少爺,學這個很辛苦的。』
  『我不怕苦。』
  『而且很常受傷,很痛的。』
  『……我要學。』
  『……那不可以半途而廢喔。』
  神道愛之介剛學滑板的那段時間,曾經懷疑過菊池忠的溫柔都是裝出來的。
  『站得起來嗎?愛之介少爺。』蹲在摔得四腳朝天的他身旁,菊池忠笑吟吟的問。
  摔得腰都快直不起來的神道愛之介一度覺得這人在取笑自己,但想想自己誇口堅持要學的承諾,還是咬牙站了起來。
  『疼嗎?愛之介少爺。』站在一邊看著自己跪趴在地上形象全無,菊池忠依舊笑得十分欠扁。
  神道愛之介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做錯選擇,但不肯輕易服輸的他最後還是再次站上了滑板。
  他一定要讓那張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讓他大開眼界。
  第一天訓練回家後掀起了喧然大波,作為罪魁禍首的菊池忠被拎到眾人面前對峙,那張普通的臉上露出膽怯,他的父親站在一邊按著兒子的頭深深地彎下腰。
  『是我自己要學的!男孩子摔兩下又沒什麼關係!』
  菊池忠在自己第一次狠狠摔到地上時曾經這麼對他說過。
  『我威脅他不教我的話就把他爸爸趕走不給他發薪水!』
  對下人們的教訓手段神道愛之介學的七七八八,但從來沒用過。他臉上貼著紗布,手腳也有許多擦傷,但還是用力抓著菊池忠的手,深怕他離開的模樣。
  『我就隨便玩一下而已,要是連個下人會的滑板我卻不會那不是很丟臉嗎?』
   據理力爭了一晚上,由於無論大人怎麼勸說,神道愛之介在這一刻卻是死命巴著菊池忠不肯放手。
  『你們不是都說ALPHA是最優秀強大的嗎?摔兩下怎麼了!有忠在我也就幾個擦傷而已啊!』
  傷痕累累的他口不擇言,每當有大人要來分開他跟菊池忠緊握的手時,神道愛之介表現得像是要被搶走最心愛的玩具,抱著不撒手。
  『我就要他!他答應我要將我教到會的!』
  當大人們提出請專業的教練時,神道愛之介依然不肯妥協。而站在一邊旁觀完整個過程的神道家主這時才出聲喝止。
  『好了,就照愛之介說的做吧,菊池忠對吧?』
  感覺到小夥伴瞬間僵硬的肢體,神道愛之介安撫似的抱緊他的手。
  『愛之介就交給你了,請務必好好照顧他。』
  『……是的。』
  後來,菊池忠才坦承第一天他確實有點針對的意思,認為嬌貴的大少爺吃不了苦頭,想著摔一下就會立刻放棄,沒想到卻堅持了下來。
  『你討厭我嗎?』
  神道愛之介知道因為自己的身分很難有同齡的好友,普通人都躲得遠遠的,和他相似背景的小朋友也都裝模作樣,只有菊池忠在一開始沒有立刻拒絕他。
  望著小少爺頗為受傷的臉,菊池忠摸了摸他的頭髮,『只是覺得我們不一樣,但是教你玩滑板,我想我還是能勝任吧,對不起愛之介少爺,不會讓你受傷了。』
  『不受傷學什麼滑板?看我摔了一天有什麼事情嗎?』
  『是的,少爺真的很厲害,已經能往前滑了。』菊池忠微笑著稱讚,『愛之介少爺很厲害,往後一定能超越我的。』
  『那是理所當然的,我可是個ALPHA。』
  耳濡目染下年幼的神道愛之介理所當然地認為ALPHA就是人上人的存在,有點瞧不起其他兩種性別,但他看著菊池忠的笑顏接著說。
  『不過……你也很厲害。』BETA沒有想像中那麼平凡,那怕是菊池忠如此普通的人,站上滑板後在他眼裡卻是閃閃發光的模樣。
  『在我超越你之前,你不準隨便離開我。』
  對於神道愛之介的童言童語,菊池忠只是點頭笑道:『您很快就會追上我的。』
  
  「結果你在當初就對人家一見鍾情了,追了十年都沒追到。」櫻屋敷薰刺耳的言論冷漠響起。
  「有人說過,一見鍾情就是見色起意,年紀這麼小心思就這麼深啊愛之介。」
  「我為什麼要跟你們說這些?」神道愛之介撫額。
  「「因為你搞不定。」」夫夫異口同聲道。
  「已經四個月了吧,雖然BETA不像OMEGA懷孕期間特別需要ALPHA的接觸,但他肚子裡的小孩總是需要來自另一名父親的信息素。」
  「我打算直接公開我的結合訊息,但忠說他不想節外生枝,等孩子生下來再說。」自從醫生宣布胎像穩了以後,神道愛之介就想將人直接帶到辦公處,但突然將一名懷孕的BETA帶在身邊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所以早就想公開登記了。
  「很像他會說的話,他以前是怎麼阻止你公開登記的。」
  「他只要不簽字就好了。」
  「啊對,他是BETA,AO之間的標記結合對他來說沒有意義。」無法被標記意味著BETA的身體自主性。
  「又來了,不要每次談到這個你就一臉『為什麼忠不是個OMEGA』,你這樣難怪他會一直感到不安。」
  神道愛之介深吸一口氣。
  「沒辦法控制。」
  「ALPHA的獨佔欲。」南城虎次郎頗為認同的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真是可笑。」櫻屋敷薰喝了口茶。
  「……他一定要在場嗎?」
  「我是個ALPHA,性別問題肯定沒辦法幫你,薰他做為OMEGA肯定會比較有想法,至少比我們亂猜靠譜。」
  「好吧,其實我也想不出什麼好辦法,你跟他想出了這麼久都還沒辦法解決的問題,我們這些外人怎麼可能三言兩語就能解決呢?」
  櫻屋敷薰面對瞪著自己的神道愛之介聳了聳肩。
  「好歹你不用一個人扛著,但菊池忠呢?你認識他這麼久除了你以外他有其他可以談話的朋友嗎?」
  兩人看著表情瞬間凝結的朋友,嘆息。
  「還是那句話,多出去走走,多認識點別的人,菊池忠他只是個普通人,那怕他再厲害能幹。」
  「他肯定是不願意跟你多說的,畢竟身分就擺在那裏恆亙了十年,你不如想想誰和菊池忠有比較深的接觸。」
  「我們可不行,畢竟我跟你交情比較好,肯定會站在你這裡說話,忠他肯定把我們的地位當作和你同梯位,就更不可能和我們談了。」
  神道愛之介回憶了很久,最後只能搖頭。
  南城虎次郎覺得自己今天的嘆氣聲拚得上一個月的份量了。
  櫻屋敷薰摸著自己的下巴,猶豫了許久。
  「試試我想的人吧,彼此都認識又不會尷尬,還可以信任,雖然我個人是不太想將他們扯進來。」
  「我怎麼猜得到你想的人是誰。」
  面對兩人徵求意見的目光,神道愛之介作為多年好友又豈會不知兩人內心定好的人選。
  「真是失敗的大人呢。」坐在一旁玩著遊戲主機的知念實也第一次體會到當個孩子是多麼無憂無慮的。
  「你怎麼還沒走?」
  「我在等你們說的人下課啊,說好了在這裡集合然後一起去S的,誰知道你們這群陰險的大人在這裡算計別人。」
  「哈哈哈,實也你說話簡直比薰還毒啊。」
  本就早熟的知念實也在知道那位稱霸賽場的Adam私底下也有普通人的弱點以後已變得不是那麼恐懼他了,尤其是身旁還有兩位熟人。
  「作為局外人我雖然沒什麼說話的資格,而且我連分化的年紀都還沒到,但你們這些年紀的大人們老是說AO才是天造地設,有點自知之明的BETA都不想去攪這渾水的。」
  「說到底,不是不想,而是不允許。」

-TBC-

結果我已經看不懂我想寫什麼了,一開始就只想狗血,寫到現在回頭一看,
乾太狗血了wwwwwwwwwww(崩潰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