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忠單性轉文(慎入

自耕農煉 | 2021-05-15 19:15:38 | 巴幣 0 | 人氣 155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CP:神道愛之介x菊池忠
愛忠單性轉,雷者慎入

沒有篇名,純粹為爽而爽的爽文
謝謝點入!


  人生若可以重來,愛之介肯定會回到和忠相遇的那一天,把那個不長眼睛的自己打醒。
  作為下人的孩子,忠的打扮一直中規中矩樸實無華,五官端正清秀俊逸,愛之介與他初遇時年紀尚小看不出眼前人的性別,只是那孩子踩在滑板上的姿勢過於帥氣下意識認為對方和自己一樣都是男孩子。
  忠在神道家一直都是相同打扮,白襯衫黑長褲,忠出門上學時愛之介還在睡,忠下課返家後愛之介正在上課外教程,況且忠是個細心孝順的孩子,有空都會主動幫父親整理庭院,總是一頭俐落的短髮,以及穿著上更偏向方便做事的裝束。
  忠是個循規蹈矩的人,他雖然不會拒絕愛之介主動來找他,但要他主動去尋愛之介卻是不可能的事情,兩人能在一起相處的時候只有愛之介有閒暇之時,偶爾愛之介會抱怨忠怎麼都不主動一點,忠笑得一臉歉意他就沒法生氣了。
  愛之介很喜歡忠,這點小小的錯誤可以原諒,忠未曾拒絕自己就足夠了,家裡僕人的孩子不是只有忠,但願意冒著被責備的風險陪他玩的只有忠。
  直到忠正式升上初中後,兩人相處的時間更少了,連週末都能看到忠捧著書本閱讀著。愛之介聽聞忠想考一所業內極富盛名的學校,因為競爭性強所以必須提早開始努力。他當時不屑一顧,認為忠只要一直待在家裡根本不用擔心未來前途這種事情,忠知道後也僅是微微一笑。
  忠很聰明,一點即透,雖然相處的時間少了但只要自己找上門,忠也會立刻放下手裡的參考書陪著他一起玩。愛之介心想,忠這麼聰明那種學校肯定拈手即來,就算忠真的考不上又如何,他又不是養不起他。
  想著未來兩人也能在一起時愛之介釋懷多了,忠也說過等考完有兩個月的時間可以陪他好好玩,哪怕那是三年後的事情了,愛之介仍然很期待。
  直到某天愛之介從鋼琴課下課,因為要返回房間換騎馬課的衣服,為了省時間從庭院抄近路回房時看到了一名穿著女學生制服的高挑身影。那髮型和背影怎麼看都和他心中的那個人重合在一起,愛之介揉了揉眼睛覺得自己產生錯覺,大概是太想忠了。
  於是當那個少女拿著一袋落葉轉過身準備拿去處理時,愛之介眼睛都直了──這不是忠還能是誰,眼角那顆引人注目的淚痣那怕化成灰他都認得。
  忠似乎也發現愛之介,笑著和他打了招呼。
  愛之介只覺得自己被欺騙了,他以為的玩伴居然是個女孩子,十三歲的忠尚未變聲,發育期也較其他女孩子晚,四肢修長纖細,長相平平,且忠一直很溫柔,愛之介看過他和其他人相處的模樣,一直都是這麼和藹可親,所以他便以為忠就是這樣平易近人毫無脾氣的男孩子。
  萬萬想不到,忠卻是個女生。
  愛之介大腦空白一片,忠覺得奇怪上前想看看愛之介是不是生病了,男孩卻如夢初醒般一溜菸跑走了。
  此後愛之介開始迴避忠,偷偷觀察時才發現忠行為舉止很像女孩子,不他就是個女孩子。動作優雅姿態端莊,足以比擬愛之介看過的那些名門大戶的千金小姐們,更重要的是忠沒有脾氣,他在下人裡的人氣極高,不少人都打趣等以後忠長大了嫁給誰誰誰或誰誰誰的兒子,忠聽了只是微笑推辭著。
  愛之介不開心了,忠怎麼可以嫁給別人,她答應他要一輩子在一起了。愛之介其實清楚忠之所以想考個好一點的學校就是為了足以匹配得上他的身分,至少是跟在他身旁帶出去不會給主人丟臉的僕從,愛之介就是看在這點上才忍耐忠減少和他相處的時間。
  為了長遠的發展必須犧牲眼前的小利,愛之介所受的教育這點是基本,忍耐一時爭取一輩子的時間,怎麼算都划得來。但當這個人從男性變成女性,事情就不單純了。
  愛之介真的只是想著忠長大後可以成為他的貼身助理或秘書,正大光明一起工作一起玩耍,但忠若是個女孩子,總有一天會嫁為人妻離開他身旁,那怕她嫁給其中一名神道家的下人可以繼續住在神道家,身分與性別的差距讓忠根本不可能時刻跟在身旁。
  愛之介想著眼眶都紅了。失去忠這個念頭他想都不敢想,唯一的朋友就要離自己遠去令他感到難過,但他不能表現出來,如果現在就展現出對忠的執著,不用兩天他連忠的身影都看不到了,而且是永遠都看不到。
  愛之介只能忍著,如果遲早要失去,不如自己先捨棄。
  忠連續兩周沒見到愛之介後再遲鈍也知道被厭棄了,她捧著書本坐在廢棄泳池邊的樹蔭底下,想到最後一次見面愛之介那張臉上展現出的詫異神情,她才想到自己從未以女裝的打扮出現在愛之介面前。
  愛之介少爺他,該不會一直以為自己是個男孩子吧?
  這個好氣又好笑的念頭一旦升起就停不下來,忠感到好笑又無力,她並沒有特別提到性別,因為愛之介還小,但他的教育會令他較同齡的孩子早熟,忠也很清楚若自己是男性很多問題都毋須煩惱,但若是個女性其中牽扯範圍就太廣了。
  父親不是沒有警告過她,在有心人眼裡她就是個野心勃勃的心機女人,想著靠主人大腿攀上枝頭變鳳凰,就算只是製造意外讓自己懷孕生子也能坑一筆,況且愛之介少爺還是個孩子,對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出手簡直無法苟同。
忠嘆了口氣,她不是沒想過遠離愛之介少爺,然而當那個孩子膽怯又帶著期待的神情望著自己時,忠真的無法拒絕。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母性氾濫吧。
  現在也不用特意遠離了,愛之介知道了自己的性別後大概也清楚他們之間不可能一直都單純下去,明智的選擇離開了,神道家的教育就是如此,忠內心失落同時也鬆了口氣,她望著手裡的參考書思索許久,還是開始翻看起來。
  愛之介躲在角落偷偷看著少女,還是那身白襯衫黑長褲,一頭俐落的短髮,五官清秀眼神溫和,但臉上心事重重,跟忠相處久了愛之介也學會了觀察她的表情,幾年後等忠徹底變成面癱臉愛之介就再也無法使用這項技能了。
  愛之介心裡很掙扎,其實每周他都會過來看,他看著忠從日出等到日落,甚至月亮東昇,直到確定他不會出現後少女才會離開。愛之介明白忠並非有意欺騙他,是他根本沒有意識到忠的性別,但光身分上的差距就夠他們喝一壺了,忠是個女孩子就更難以被接受了。
  難怪忠要現在就開始努力。
  愛之介忽然想到,忠根本沒必要這麼努力,長大後他們自然而然就會分開,各種因素加在一起會迫使他們低頭接受現實,重點是這些針對都是朝忠而去,天生的劣勢讓忠無法避免那些惡意,普通人也許早就放棄了。
  但是忠沒有。
  她用她的方式在努力著,那怕只有一點點,面對那些流言蜚語忠沒有一絲畏懼,現在就遭到針對,未來這些惡意只增不減且會加倍襲來,比他年長的忠不會想不到這些,但她選擇了面對。
  愛之介才發現忠柔軟的外表下是如何固執且堅強。
  「忠!」
  「愛之介少爺。」
  看著朝她奔來的男孩,忠心裡的大石總算落地。她站起來,卻又不敢過於熱情迎接男孩,只是侷促的看著男孩跑到她面前,氣喘吁吁。
  「忠,」愛之介伸手握住比他高一個頭的少女的手,眼神認真,「忠,以後都要跟我在一起,不能離開我。」
  這種疑似告白的話在旁人耳中四捨五入就是求婚,但因為開口說話的人是愛之介忠沒有想太多,只是笑了開來。
  「愛之介少爺,我很高興……」
  看著忠的笑顏,愛之介臉紅了紅,以前沒覺得,現在一但意識到了就覺得忠其實很可愛,她會做出如此中性化的打扮也是為了配合生活,卻沒有減少忠本身的魅力。
  不,他就是喜歡這樣的忠,這個既美麗卻又帥氣的少女。
  「我們來滑滑板吧,忠。」
  「好的,愛之介少爺。」

  愛之介開始意識到忠是個真正的女孩子,正值盛夏。
  沖繩的夏天熱起來是真要人命,愛之介卻還是必須保持整齊的衣著,偶爾看到街上和他同齡的孩子們穿著背心短褲手拿冰飲暢快奔跑時心裡總是羨慕的。
  他不要求穿的涼快些,至少喝一口飲料也能滿足,但這些垃圾食品是禁止進入神道家的。
  因為這點有些垂頭喪氣的愛之介來到了和忠約好的地點,抬頭一看似乎感覺有那裡不對了。
  忠站在那裡還是一樣的穿著──愛之介甚至懷疑忠的衣櫃裡就那麼一套衣服,不然就是同時買了好幾件一樣的擺在衣櫃換著穿。──俐落短髮,但是有點不一樣了。
  「愛之介少爺。」
  忠的聲音還是那樣溫柔好聽,但愛之介的目光已經集中到那微微起伏的胸口上了,即使他想催眠自己忠沒有變,然而時間帶來改變終究是騙不了眼睛。
  十四歲的忠邁入的青春期,除了身高抽高外還有一系列性別的變化,那怕她依然保持著過去中性的打扮,外型上的變化卻不是穿著可以遮掩的。
  愛之介生命中的女性給他帶來的都不是什麼好印象,他的母親早亡,父親忙於工作疏於照料,於是便由三位姑母負責教養,三位姑母的手段不提也罷,總之愛之介對於女性其實沒什麼好感。
  忠是個女孩子。
  本來想著忠就是忠,會陪他一起笑一起玩的朋友,女孩子又如何,但當忠以女性的形象出現在面前時,愛之介竟生了少許牴觸,若不是忠笑顏依舊,愛之介想他搞不好掉頭就走。
  那可是忠。
  愛之介走到忠面前,發現忠更高了,內心跟著抑鬱了,三年的差距說大不大,但擺到眼前時還真的讓人不是滋味,而且忠還是女孩子。
  注意到愛之介情緒並不好,忠明白小孩子又鬧彆扭了,但她沒有多加揣測,只是拿起滑板說:「今天教你新的招式好不好?」
  情緒低落的男孩聞言立刻仰頭,雙眼閃閃發光。
  忠笑了笑,滑入泳池開始加速,有些特技她不想太早教給愛之介少爺,但愛之介學習能力強,如果不好好教學怕他會自己亂來,乾脆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慢慢學起來也有保障。
  愛之介看著忠滑完一遍後躍躍欲試跟著來了一遍,只是忠教的並不是什麼初學者的技巧,這時就突顯出忠特別不像女孩子的一點了──那個端莊的女孩子會玩滑板這種被人唾棄的運動呢?
  當時的社會對滑板這項運動大多還是處在這是不良少年在玩的,尤其是在夜晚的街道上常常一群少年踩著滑板呼嘯而過,踐踏了不少公共設施和草皮,讓附近居民相當困擾。
  忠為什麼會喜歡玩滑板呢?愛之介曾經問過,少女也回答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因為喜歡罷了,接觸到了對它感興趣了就開始玩了,沒有為什麼。
  那麼愛之介呢?為什麼願意跟我一起玩滑板呢?對於忠的反問,愛之介表面上說反正其他事情他都會了,就滑板沒碰過就玩一下;事實上是因為忠玩滑板的模樣深深印入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他喜歡滑板,更喜歡忠。
  練習新技巧時難免摔倒,愛之介已經習以為常,忠也不是次次都能扶得到他,況且滑板這種運動就是要多摔幾次才能學得更快,所以很多時候忠都是放任愛之介摔的四腳朝天,但萬一真的危險時還是會衝上去把人接住。
  正因為忠在一旁看著,愛之介滑得更賣力了,卻不小心飛的太過,滑板從空中回到地面時腳的重心一時沒踩穩,愛之介往前撲倒。
  眼看臉就要和堅硬的地面來親密接觸,愛之介緊閉雙眼,卻意外落入了一個溫暖且柔軟的懷抱裡。
  愛之介知道是忠護住了他,但這種感覺和過去不太一樣,睜眼一瞧,臉部正對忠開始發育的胸部,愛之介瞬間臉紅,但忠彷彿沒意識到那裡不對,只是仔細檢查愛之介身上有沒有受傷。
  看著愛之介少爺臉十分紅,忠想可能是太熱了,於是將人抱到樹蔭底下坐好,從旁拿來一瓶水遞過去。
  「先休息一下吧,喝點水。」
  看著忠若無其事的模樣,愛之介知道自己這是被小瞧了,他還是個孩子,所以忠根本沒把方才的碰觸當回事,而且這種事情在他們之間上演無數次,確實沒什麼好計較的。
  而且他堂堂一個男孩子卻被忠一個女孩子毫不費力的抱起來……他們之間有差這麼多嗎?
  如果不是這裡只有他們兩人,愛之介都沒臉見人了,莫名的自尊心令他感到十分羞恥,忠雖然比他高,可是也沒壯實到哪裡去,身材纖細,腰也瘦,他雙手抱上去都能交錯在一起。
  不對,現在不能隨便抱了。愛之介看著忠將被汗水沾附在額頭上的瀏海撥到一邊,喝著她那一瓶水,因為身體發熱整張臉紅撲撲的,連嘴唇都特別紅,像是塗了唇膏一樣。
  愛之介想到姑母們艷麗的嘴唇,內心沉了下去。
  「愛之介少爺,今天有點熱,不然我們休息吧?」
  「我才沒有……」愛之介下意識想反駁,轉頭卻看到忠被汗水沾濕的白襯衫下透著隱約的膚色。
  十一歲的愛之介雖然沒有開始發育長高,但他的教育使他比同齡人成熟許多,看著忠的種種變化,他再也不不能自欺欺人的想忠還是他所知道的那個忠。
  忠變得更好看了。愛之介想。
  忠以後會有其他喜歡的人,她的生活圈會漸漸遠離他,等他以後也長大了,就不能這麼自由的在一起了。
  愛之介回憶著方才被忠抱在懷裡的感覺,那是他頭一次被一名真正意義上的女性抱在懷裡的感覺,那樣溫暖柔軟,而且非常安心,彷彿什麼惡意都不會降臨到他身上,因為他正被保護著。
  沒有痛苦、沒有傷害,一抬頭是忠擔憂的面容,這種被護在懷裡的感覺,是愛之介有記憶以來第一次感受到的。
  看著愛之介望著自己突然陷入呆滯的模樣,忠往自己身上看了眼立刻發現不對勁,雖然愛之介年紀還小,無論如何他都是個男孩子,自己這副模樣實在不成體統。
  「抱歉,愛之介少爺,請容許我下去換衣服……」
  「忠。」愛之介伸手拉住了起身急著想離開的忠,仰頭問:「可以……再抱我一下嗎?」
  忠愣住了,她看著愛之介臉上露出這年紀的孩子都會有的渴求神情,在愛之介身上總是展現出一股超齡的表現,因為是眾所期待的繼承人,這個年紀的他必須承擔許多不該由他負荷的包袱。
  這也是忠無法放下愛之介的一點。
  反手輕輕握住那比她嬌小許多的手,忠重新坐回去,溫柔的撫摸的男孩的頭髮,微笑著道:「非常樂意效勞,愛之介少爺。」
  重新被抱進柔軟的懷裡時愛之介沒有想太多,只是閉起眼睛反手抱了回去,似撒嬌般蹭了下,忠也沒有抗拒,於是他抱得更緊了。
  真好,幸好忠出現了,愛之介由衷的想。這個懷抱過於溫暖讓愛之介不想離開,他希望忠能一直這樣陪伴他下去,過去、現在,甚至未來,他無法想像如果沒有忠他會變成什麼樣子,是像父親那樣除了工作對其他事情默不關心,還是姑母那樣每天嘴上都是神道家的大道理。
  愛之介兩種都不想要,他只想要忠,他相信有忠在他就不會成為那兩種令他厭惡的大人。
  年幼的神道愛之介內心做出了決定。
  「愛之介大人。」忠輕聲換著昏昏欲睡的愛之介,忠的懷抱過於舒服,雖然天氣炎熱但愛之介不是很想鬆開對方,但忠都開口喚他了他只好依依不捨的放開了手。
  「我給你帶了禮物。」忠說著偷偷摸摸從他帶來的包裡拿出了一瓶已經退冰了的飲料,「太熱了,可能不是這麼好喝了……」
  愛之介眼前一亮,外面賣的飲料家裡是不允許他接觸的,認為會傷害到他的身體,忠卻冒著被責罵的風險偷偷帶給他。
  「喝一點點沒關係的。」忠說著扭開了瓶蓋遞給愛之介,她都不用問,光看男孩雙眼炯炯的望著就知道他很喜歡。
  「忠你最好了。」愛之介喝之前還是張望了下周圍,確定除了忠沒有第三者在場時才喝了一口。甜甜的飲料讓不嗜甜的愛之介剛開始有些不適應,但畢竟是個孩子,很快就喜歡上了飲料的味道。
  愛之介如獲珍寶的模樣讓忠感到有些難過,神道家一瓶水都可以買好幾罐這種廉價飲料,但男孩需要的卻不是這種金錢包裝起來的昂貴物品,上次見到愛之介對路邊的飲料起了興趣,忠才想著那怕只有一次也要讓男孩嘗嘗這種味道。
  儘管事後她又要被責備了,但能看到男孩滿足的表情她也覺得值了。
  「忠,你要喝嗎?」愛之介將喝到一半的飲料遞過來,忠笑了笑,沒有推辭,就著瓶口喝了下去。
  愛之介見狀又紅了臉──剛剛他才喝過的地方。忠也沒有感到抗拒,就這樣喝下去了,是他太敏感還是忠太遲鈍呢。
  無論如何,愛之介越發堅定了內心的想法。
  等忠放下所剩不多的飲料,愛之介立刻握住忠空出來的手,十分認真地道:「忠,你等我長大,無論誰來追求你都不要答應他!」
  「咦?」
  「等我長大,我娶你當我的妻子。」
  「咦!?」
  愛之介少爺……過於早熟了。

  愛之介體會到了分離的痛苦。
  忠即將要去上高中了,因為住宿問題必須有三年的時間見不到她,愛之介想這跟當初說好的不一樣。
  「對不起,愛之介少爺。」忠面對愛之介的無理取鬧沒有半分厭煩,少女有著與她年齡不符的成熟的。
  「三年的時間很快的,我們可以傳訊息什麼的,我每周也會給您寫信的。」
  彼時已經冬天了,包裹在層層東西下的忠除了稍微矮了點但沒有半分女性的模樣,愛之介伸手抱住她,因為個頭關係只能埋在她胸前吵著讓她別離開。
  「忠你為什麼一定要去念外地的學校?在沖繩不好嗎?」
  摸著愛之介軟軟的頭髮,忠想這幕要是被看到了又要挨罵了,父親那裡也會擔心,然而她就是無法放下總是孤單一人的愛之介。
  「愛之介少爺,我們不是約定好了嗎?男子漢要遵守約定啊。」
  愛之介停止了撒嬌,忠確實說過她看上的學校是一所口碑很好師資優良的名校,資源是沖繩這裡的學府無法比擬的,但愛之介有時會懷疑忠根本是被逼著離開的。
  愛之介不是沒聽到那些人是怎麼私下議論忠的,隨著兩人年齡增長有些謠言越傳越兇,甚至有人說忠要利用年幼無知的少爺藉機上位。
  愛之介不明白他和忠交朋友做錯了什麼,但既然大家都這樣傳了那他將錯就錯,反正忠是女孩子可以嫁給他,能一輩子在一起的話他娶了忠也沒關係。
  而且忠真的很好看,性格又好什麼都會,娶了也不吃虧。
  即使隔著厚重的衣物愛之介依然能感覺出忠柔軟的身軀以及好聞的體香,還是孩子的他當然不會因為這樣激動起來,他只是喜歡這樣的忠。
  說著愛之介抱得更緊了。
  「三年而已,愛之介少爺,我跟你約定好了,一定會回來的。」決定好學校後忠在剩下的時間裡一直陪著愛之介,三年說短不短,但等她回來後這個孩子肯定會變得截然不同。
  想到長大的愛之介可能的模樣,忠臉微微紅了下,幸好天氣正冷加上愛之介正把臉埋在她懷裡,所以沒注意到這細微的變化。
  「我當然相信你,只是你真的一次都不回來嗎?我、我會很想你,萬一我以後碰到不會的問題……」
  平時彆扭的孩子紅著臉道,即將初中的他也要面對和過去不同的學習環境,表面上不在意內心還是有點緊張的。
  「愛之介少爺肯定沒問題的。」忠安撫的拍著男孩的背,「愛之介少爺是我見過最優秀的孩子,那些難不倒你的。」
  神道家當然有安排額外的家庭老師,普通學校授與的知識愛之介說不定早就提前預習好了,但偶爾還是會藉著學習纏著忠。
  愛之介絞盡腦汁想留下忠卻又被一一擋了回來,急得都快哭出來了,小孩子的情緒還是不太會隱藏,忠只是摸了摸愛之介圓潤的臉蛋,溫柔道:「愛之介少爺,我會一直將您放在心上的,請您不用擔心。」
  「……忠你不會扔下我對不對。」
  「是的,愛之介少爺,三年後我一定會馬上回來。」
  「……拉勾?」
  「好的。」
  忠的手指修長漂亮又帶著一層薄薄的繭,這是平日做事情留下的痕跡,和其他男性僕人骨節分明的手不一樣。
  愛之介看著自己的手覺得差距好像有比之前小了很多,以後他會長得比忠更高大,到時候就由他來保護忠了。
  「愛之介少爺未來肯定會生的高大俊挺,也將是最好看的。」
  忠微微笑道,愛之介看著忠清秀端正的容貌,不禁伸手摸了摸那顆醒目的淚痣,他聽僕人們說這種淚痣在面相上是不好的象徵,尤其很容易為情所苦。
  如果是由他來,他不會讓忠痛苦,會認真的喜歡呵護她。
  「等忠回來我就長大了,到時候換我保護你了。」
  愛之介仰頭表情認真的說,使忠露出詫異的模樣,但很快又恢復笑容。
  「十分感謝您,愛之介少爺。」
  沒有忠在的日子比他想像中過得還快,每天都很無聊,日復一日重複著相同的事情,愛之介夜深人靜時偶爾會睡不著跑去用池旁滑兩圈,結果弄得他更睡不著了。
  忠按照約定每周寄一封信給他,每晚都會傳訊息回應他,但愛之介覺得這樣不夠,他想親手抱抱她,想近距離看著她,想感受她就在自己身邊。
  他是如此依戀她到如此地步,愛之介自己都沒想到他對忠的感情這麼深厚,除了忠以外,其他的人他都沒什麼興趣去接觸了。
  愛之介的青春期在初三才正式開始,生長期的孩子吃得多長得快,彷彿被施了魔法一晚上竄高,站在他們曾經比劃過身高的樹旁,愛之介想他終於和忠一樣高了。
  而忠也快回來了,她一定會認不出自己。
  想到自己可以給她一個驚喜,隨著時間的推進,按照信紙上所寫的日期,愛之介心情愈發輕快起來,也不再像之前那般陰鬱了。
  當天,愛之介換上自己特意挑的新衣服,沖繩的三月已經開滿了櫻花,天氣正好,忠畢業前他還一再吩咐要將第二個鈕扣留給他,忠回他現在沒有人會這麼做了,但還是答應了他的要求。
  沒人要最好,忠最重要的位置裡只能有他。
  愛之介總是煩惱忠在新的地方遇到別人就把他忘了,幸好每晚的訊息跟每周的書信都讓他安心不少,但依然憂慮忠被其他男生騷擾怎麼辦。
  儘管忠的身手想要擊退那些膽敢對她有非分之想的異性是綽綽有餘的,但正值青春期的愛之介還是會胡思亂想。
  反覆煎熬下愛之介還是將忠盼回來了,他真正擔心的還是忠嫌棄他不願意回來了。
  愛之介很嚮往外面的世界卻知道自己不可能離開,但是忠可以,她對這裡沒有任何責任,想離開隨時都能走,像天空的鳥兒一樣展開翅膀輕易一拍就飛走了,那裡有愛之介想都不敢想的自由。
  然而這三年忠從來沒有忘記他,永遠都那麼溫柔的包容著他,等忠回來了他一定加倍對她好,只對她一個人好,愛之介內心發誓。
  即使是春天沖繩的太陽依然很大,愛之介這天特地推開所有安排在家無所事事,他的父親彷彿知道自己兒子想做什麼也由著他,反正阻止也沒用。
  愛之介拿著手機翻來覆去,想忠不知道在哪了,下飛機了沒,在坐車來這裡的路上了沒,她肯定要先回去見父母的,肯定會晚點才來找他。
  想著有些沮喪,如果他跟忠有親屬關係的話忠可以一回來就先找他,他就不用排在順位之後了。愛之介又下了一次決心,一定要把忠娶回家。
  眼見太陽漸漸西沉,愛之介不太高興了;忠好慢,是被什麼耽誤了嗎?難道她在外面還有認識別的朋友嗎?還是跟她父母吃飯去了呢?
  滿腔熱情在此時也被澆熄的差不多了,愛之介無精打采拿著滑板走向後院泳池處,想在忠來之前先打發一點時間。
  而忠正等在那裡。
  同樣的短髮,同樣的裝束,忠的打扮和三年前沒有兩樣,但經過充分發育的身體已經不是寬鬆的衣物可以遮掩住的,圓潤的胸臀和凹凸有致的身軀,如果不是那張容貌太熟悉愛之介以為那是別人。
  「午安,愛之介少爺。」忠一看到他就笑著打招呼,眉目依然清秀,「我回來了,抱歉讓您久等──」
  話沒說完愛之介奔跑過去抱住了思思念念的人,和過去不一樣,小時候的他張開手只能環抱住忠的腰身,現在他可以將忠整個人抱在懷裡。
  下巴抵在忠的肩頭上,愛之介想忠還是一樣軟一樣香,但整個人小了好多,不,是他長大了,雖然目前還只高半個頭,但他還可以更高大。
  忠漲紅著臉,她也意識到愛之介不再是過去那個纏著她玩鬧的小男孩,骨架長開了,手勁變大了,她全身都被男性的氣息包圍著,身為女性的那一部分有些無所適從。
  「好久不見,愛之介少爺,您長大了。」忠最後伸手撫摸著堅硬的背脊。
  「……你怎麼從後門走進來?」在大門口待了一天的愛之介悶悶的道。
  「我以前都是走後門啊。」神道家大門怎麼會是她這種身分的人可以堂而皇之地走進去的呢,無論如何她的父親還在這裡工作呢。
  「……對不起,是我疏忽了。」抱著女性嬌小的身軀,愛之介手又緊了緊,但還是有注意到力道。
  「您是剛剛下課嗎?」忠決定把話題轉開。
  「沒有,我在大門口等你,結果沒想到你已經在這裡等我了。」
  「對不起,我……」
  「你不用道歉。」愛之介摸了摸那頭柔順的黑髮,最後鬆開了忠。
  「我以後一定會讓你名正言順地從大門口走進來。」
  忠看著愛之介成長後顯得較為深邃的五官微微紅了臉,那雙紅色的眼眸過於認真使她低下了頭。
  「愛之介少爺這三年真的成長不少,居然這麼高了。」
  你看起來好像瘦了點。愛之介想可能是自己長高長壯了的錯覺,低頭看到忠腳邊放著滑板,愛之介伸手拉住了忠的手。
  「你接下來還會離開嗎?」
  忠搖搖頭,「愛一郎大人說會幫我安排,父親也同意了,接下來我就會正式在神道家工作了吧,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工作,但我會留下來的。」
  愛之介想了下目前有什麼缺少的職位,但因為自己從不過問這類的事情所以也想不出,只是拉著忠的手,他已經能將那雙纖細的手包裹起來了,所以捨不得放開。
  再仔細端詳了忠一次,和過去完全不同,那怕忠保持著中性的打扮也遮掩不了成熟的女性軀體。
  愛之介想起小時候常常和忠一起在庭院裡玩捉迷藏,忠總是可以在他快失去耐性的時候及時找到他,他常常覺得忠早就猜到他在哪裡了只是為了配合他的玩性,畢竟那是忠常常打理的庭院。
  庭院裡開滿了已逝老夫人喜歡的玫瑰花,愛之介偶爾會被刺到,但他不討厭這種花,甚至每次看到玫瑰花都會想起忠。
  聞著花香就可以找到忠,愛之介穿過重重花叢找到藏於深處的忠時,忠身上總是沾滿了這種香味,雖然忠因為幫忙父親的事情弄得整身有些狼狽,但愛之介卻覺得忠很適合這種花香。
  忠就和玫瑰花一樣漂亮,雖然偶爾會刺傷他但卻仍然願意在他面前綻放出她最美的樣子,忠在自己面前永遠都是微笑著的模樣。
  「我喜歡你,忠。」回憶著過往,眼前這名女性已經讓自己如此沉迷不可自拔,少年年輕氣盛的心讓他不再自欺欺人。
  忠後退了一步,臉上露出了猶豫的表情。
  「我喜歡你就好了。」愛之介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補上這句後回頭拿起被自己遺落在一旁的滑板。
  「我可是每天都有練習的,這次一定可以比你快的。」
  忠望著眼前高大俊挺的少年,那雙眼睛凝視自己時不再是幼時那般天真單純,成熟起來的少年漸漸了解男女之間的分別,也了解了異性之間的曖昧。
  把內心的不安壓制下去,忠看著少年率先滑入泳池內,還一面招呼著她,臉上是發自內心的笑容。
  想到自己在這裡初次遇到的哭泣的孩子,明明是該在床上安睡的普通孩子,深夜卻獨自縮在角落顫抖著,連哭聲都必須壓抑著。
  這不該是一個孩子該承受的,還是一個應該活潑好動的男孩子。忠那時鬼迷心竅,想讓男孩開心卻又不知道該從何下手,才會將手裡的滑板遞過去。
  其實遞出去的一瞬間內心是後悔的,想著滑板這種不入流的東西神道家少爺怎麼看得起,沒料到對方卻猶豫著伸出手接了過去。
  想看對方的笑容,想讓對方開心。忠開始教導男孩學習滑板,一開始摔的挺慘,但男孩很有天賦,下次見面就能安穩的站在板子上滑行一段距離了。
  男孩的笑容太有渲染力了,看著那明媚的容顏讓忠也不自覺開心起來,只能偷偷玩的滑板都有趣許多。
  忠那時還很單純,只希望小少爺能永遠記得此刻的快樂,保持現在的笑容,那怕她以後無法再陪著小少爺。
  想起愛一郎大人說過的話,忠臉上閃過一絲猶豫,還是在愛之介的催促下拿起滑板迎了上去。
  未來愛之介少爺可以遇到比她更好更漂亮的女孩子,一個普通的女孩子不會吸引少爺太多注意力的,而自己的初衷一直都未曾改變。
  只要愛之介少爺能繼續開心下去,就足夠了。
  看著愛之介面對他的燦爛笑容,忠釋懷的笑了起來。

-FIN-

看我使出塔諾西大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