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今夜月色真美(三)

自耕農煉 | 2021-03-31 16:18:10 | 巴幣 0 | 人氣 328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紅字警告:
妄想爽文,ABO世界觀
本章藍曆愛忠,喬櫻一點點
有生子提及,拜託不要帶腦子看這篇文!!
接續上篇《恃寵而驕》,以上,可以接受請往下。


  「藍加……」
  自從兩人情投意合後,喜屋武曆有了新的煩惱。
  過去他只會每天思考今天吃什麼,滑板該怎麼組裝,設計什麼圖案更帥更酷,今天下課應該走哪個路線回家等等無關緊要對這年紀的孩子卻十分充實的問題,而今──
  「藍加,你可以不要貼這麼近嗎?」
  「有嗎?我們以前都是這樣啊。」
  等到兩人開始交往,喜屋武曆發覺他們之間真的是毫無距離感可言,馳河藍加在他小小抗議後反駁他的話更令他醍醐灌頂;難怪每個看過他們相處的人都會認為他們是一對。
  以前只是朋友不會想太多,而今成了情侶後喜屋武曆才明白周遭人看他們那種曖昧的眼神代表什麼意思;這種親暱感確實是不能以朋友這兩字敷衍過去。
  在成為情侶後怎麼反而開始在意起這種以前都沒注意到的小地方?其實自己也很喜歡動不動就讓藍加身上靠,看到他滑出漂亮的動作時也喜歡摟著他歡呼。
  「曆,我們今天去S嗎?」馳河藍加嘴裡咬著買來的麵包,三兩口就解決掉一個,旁邊還有滿滿一袋的商店食物。
  喜屋武曆看了一眼,過去身為朋友他覺得對方吃什麼都要干涉有點超過,而且人家吃這些也長的比他高大,但現在他們既然是情侶了……
  「藍加,每天都吃這些不好吧?」
  「咦?」馳河藍加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現在的他很在意戀人的態度,加上前陣子失而復得的心情影響,他總會不自覺開始腦補自己又有哪裡做錯惹人生氣了。
  「啊,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我這是關心你!」喜屋武曆望著猶如小動物受傷的表情,連忙解釋,「你每天吃這些會營養不均衡吧?老是吃外面的食物也會膩吧。」
  「但是,我媽媽要上班,早上沒有時間幫我做便當。」雖然馳河藍加會做飯,但要他一個高中男生每天早起做便當也有些強人所難。
  「我拜託我媽媽幫你做一份吧,雖然可能只做一份你會吃不飽,總比天天吃外面好多了。」
  「謝謝你,曆!」想著可以每天都和曆帶相同的便當,這就是日本所謂的情侶便當嗎?(曆:不沒有這種東西)馳河藍加開心的抱住了身旁的小伙伴。
  喜屋武曆回以笑容,然而當眼角瞄到不遠處有幾個也在天台上吃便當的女孩們對著他們竊竊私語,忍住了推開身上的人的衝動,只是慢慢撥開纏在自己身上的手。
  「先把午飯吃了,我們下課後去S吧。」
  馳河蘭加沒有感受到什麼不對勁,只是開心的應和了聲,臉上的笑容閃閃發光。

  今天的S賽道依然人聲鼎沸,廣場的大螢幕上分割了好幾個小視窗,顯示著不同賽道上的情況。
  「藍加、曆。」知念實也遠遠看到一紅一藍的身影相伴走來時毫不猶豫朝他們招手。
  「Miya,今天情況怎麼樣啊?」喜屋武曆狠狠揉了揉比他矮小的男孩,對方不干示弱整個人張牙舞爪的撲上來,正當兩人玩鬧在一起,南城虎次郎和櫻屋敷薰也走了過來。
  「嗨,今晚也來了啊。」
  「每天不滑一下總覺得哪裡都不對呢,今天要不要跟我滑一場啊Snow。」
  「你插隊了,今天該輪到我了吧。」
  幾個人噓寒問暖暗中較勁一番,終於等到場地空出來時,櫻屋敷薰和馳河藍加站在了起跑線上。
  「Joe今天居然不搶著滑啊。」
  「我上次才跟Snow滑過一次,今天先讓他。」南城虎次郎望著起跑訊息顯示綠燈後,低頭望著站在身旁替朋友加油的喜屋武曆。
  「話說你們兩個的問題解決啦。」
  「什麼問題?」喜屋武曆將注意力從螢幕上轉移到南城虎次郎身上。
  身材健碩的男人朝他眨了眨眼,「Snow那天來找我討論他的感情問題呢。」
  喜屋武曆短暫消化了男人說的話,接著一抹紅暈以肉眼可及的速度佈滿少年的臉頰。
  「他、他還跑去問你們這種事情啊?」
  「我們可是有經驗的『大人』喔,論感情當然還是我們比較擅長處理啊。」
  「那傢伙真的太直接了吧……」喜屋武曆有時候真的很難理解馳河藍加到底在想些什麼,但他又很喜歡這種全憑本能做事的藍加,雖然常常令他徒增煩惱。
  「結果你還是答應他了嘛,小孩子還年輕就不要想這麼多,要享受人生。」南城虎次郎聳聳肩,雖然彼此相識的時間不長,可他真的對這兩名少年頗有好感。
  「我覺得如果不答應他,他會無時無刻纏著我。」馳河藍加有著旁人無法比擬的韌性,從他開始學習滑板而一直陪在他身旁的喜屋武曆就很清楚,從頭到尾都看在眼裡。
  「所以我覺得我可以相信他,不對,是要相信他。」
  喜屋武曆望著螢幕上和S的重量級前輩戰得不相上下的少年,某個屏幕的特寫清楚的映照少年臉上的興奮與愉悅之情;和平常慵懶的模樣不同,站在滑板上的馳河藍加猶如釋放積壓在內心的野獸,在賽道上表現出不同的瘋狂。
  「而且,我也喜歡他。」
  馳河藍加令人驚嘆的空中跳躍在大螢幕上被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拍攝出來,彷彿時間這一刻都為他靜止,喜屋武曆想,這麼一個出色的人怎麼能讓人不喜歡呢。
  即使以些微差距輸了,馳河藍加在到達終點後第一件事便是尋找自己的戀人,只不過他終究是要失望了,因為喜屋武曆站在起點處和南城虎次郎聊得正開心。
  「太精采了,Snow。」清脆的鼓掌聲響起,人群讓出了一條路讓S賽道的的帝王慢慢走入燈光下,「不知道你今晚是否願意和我共舞一曲呢?」
  如果不是曾經找眼前這位感情諮詢過,馳河藍加真會以為對方就是個單純的變態。但是對方曾經幫助過自己,直接拒絕又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正猶豫間,神道愛之介已經走近馳河藍加並執起對方一隻手,行了個紳士禮。
  「每次來到S最期待的就是與你一同不受限制的奔馳著,你是我心中最理想的夏娃,啊──我們攜手肯定能創造更美好的未來。」
  馳河藍加還是決定收回對方是正常人的前言,抽回手抖落自己一身雞皮疙瘩,「我要回去找Raki了,抱歉借過一下。」
  「唉,真令人傷心啊。」嘴上說著但神道愛之介還是彬彬有禮的讓路,這時喜屋武曆才氣喘吁吁的姍姍來遲。
  「曆!」馳河藍加這時才露出笑容,跑完的時候他也僅是對著櫻屋敷薰淡淡一笑,直到喜屋武曆出現在他視線才露出可稱之為少年應有的燦爛笑容。
  「藍加你真厲害!」喜屋武曆說著還瞪了不遠處的神道愛之介一眼,雖然這個人很強,而且自己還曾經因為傳聞憧憬過他,卻再見過真人後徹底幻滅。
  「哪有厲害,我輸給Cherry了,但我下次一定會贏。」忍著在眾人面前抱住個頭比自己矮小幾分的少年,馳河藍加不免回想起自己第一次站上這個舞台時喜屋武曆直接往自己身上撲的場面。
  那時候只顧著尷尬了,沒能回抱著實有點吃虧。馳河藍加第一次想回到過去打醒當時遲鈍的自己。
  「人小鬼大。」站在一旁沒離開的櫻屋敷薰只是冷冷地說,但不能否認馳河藍加敏感的直覺足以彌補他對滑板的經驗不足,等少年成長起來肯定會一鳴驚人。
  不,他現在就夠令人跌破眼鏡了。
  「Cherry你就是太在意數據了,滑滑板就是要開心率性啊。」
  「給我閉嘴你這個大猩猩,像你這種野蠻人怎能理解卡拉的好。」
  「你這個四眼仔可以不要每次說話都這麼毒嗎?到底哪裡得罪你了,不就一塊會說話的滑板……」
  「你現在就得罪我了!」
  將兩個開始拌嘴的幼稚成年人扔到一旁,喜屋武曆只想拉著馳河藍加趕緊遠離身後的大魔王,知念實也與暗影也跟在身旁,無形中形成一道人牆隔絕開神道愛之介。
  「Snow,真的不能滑一場嗎?好歹我上次也提供你不少意見,當作報酬也不算太過份吧。」
  馳河藍加看著神色緊張的喜屋武曆,覺得自己確實受過幫助,於是默默按住少年抓著自己的手。
  「抱歉啊曆,但Adam上次確實有幫助過我,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雖然是眾人公認的瘋子,神道愛之介也只是過於喜愛滑板的變態罷了。上次和喜屋武曆一起比賽時雖然差點害對手受傷,最後也沒有真的下狠手。
  「……那你要小心啊。」喜屋武曆只能鬆開抓著男友的手,回頭望著神道愛之介一眼,只覺得對方的微笑實在透露著某種詭異。
  「沒事的,你要相信Snow的實力啊。」南城虎次郎這時湊過來道。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Adam看人的眼光還是準的,藍加可是第一個在比賽中突破愛之擁的人啊。」知念實也接著說。
  「這小鬼已經成長到讓人如此驚嘆的地步了,真令人忌妒啊。」暗影望著大螢幕感嘆道,「這小鬼當初還是你帶來的,誰能知道當初的個連起步都不會的初學者竟然成長到這地步呢。」
  「是啊,藍加真的很有天賦又非常努力,所以我也不會輸給他。」喜屋武曆望著自家戀人那張俊美的臉與有榮焉。
  S賽道兩個最引人注目的人重新站在起跑點上,賽場上的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集中在這最具爭議的兩人身上,所有的鎂光燈都打在眾人的焦點中。
  在起跑燈亮起前,神道愛之介用只有兩人聽到的音量道:「你和那個男孩在一起了嗎?」
  「啊、嗯,承您吉言。」
  輕笑了聲。神道愛之介不記得自己有祝福過眼前這位少年順利追求到自己的Beta,他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表情,「別高興得太早,往後有你好受。」
  帶上面具的Adam和白天的神道愛之介真的是兩種人。馳河藍加承受著突如其來的惡意,臉上的表情更為嚴肅。
  「我跟曆是真心相愛的。」
  「哈!」
  真心這種東西是最不值一提的。
  愛亦同。
  隨著起跑燈亮起,兩人皆以箭一般的速度衝出起點,觀眾的呼喊聲此起彼落的響起,為自己眼中的強者高呼。
  遠離人群的陰暗角落裡,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員只是靜靜地望著螢幕中享受著滑板競技的兩人。

  終點線後的人們圍繞著中間的兩人大聲歡呼,方才的一場競賽使得S賽道迎來今晚的最高潮,經驗老道的賽道王者與天賦極佳的滑板新手碰撞之下是一場足以讓人無限回味的精采比賽,雖然勝負依然落在不敗之主上,馳河藍加依然受到熱烈的擁戴。
  「曆!」望著圍繞著自己的眾人,馳河藍加一眼就找到了心中最想見的那個人,深怕他會淹沒在人群中趕緊跑過去牽住他。
  「對不起我輸了……」
  「胡說什麼呢你?不是跑得非常好嘛!真的太厲害了藍加,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喜屋武曆反手就是一個大大的擁抱,馳河藍加在短暫的停頓後立刻伸手覆上了對方背脊。
  「曆喜歡的話我可以為你再滑一次。」貼著紅髮少年的耳朵,馳河藍加溫柔的道。
  喜屋武曆笑著回應,轉眼卻看到知念實也和暗影一臉壞笑,南城虎次郎和櫻屋敷薰臉上也帶著曖昧的表情,才恍然想到彼此的關係已經不是朋友那麼單純,尤其是一旁的神道愛之介,那個笑容簡直難以形容。
  本來是每次跑完後都會出現的親暱行為,喜屋武曆發覺一但身分變了以後怎麼感覺就彆扭許多,然而在圍觀群眾眼中早已見怪不怪。
  「好、好了,今天很晚了,你也痛快滑了兩場,我們回去吧?」輕輕推推開身前的人,喜屋武曆低著頭掩飾臉上的紅暈。
  「好。」馳河藍加沒有多想,正當喜屋武曆為可以立刻逃離這尷尬處境而鬆了口氣,馳河蘭加卻牽起了他的手。
  「藍加?」
  感受到喜屋武曆的些微抗拒,馳河蘭加困惑的歪了歪頭,「我們現在是戀人了,難道不應該牽手嗎?」
  「不要在這麼多人面前說說出來啊啊啊──」
  成了戀人後第二個感到不適應的地方:好像每天都在羞恥play呢。
  (眾:你們每天都在瘋狂羞恥play好嘛。)

  把車還給店長走在回家路上,喜屋武曆猶豫許久才慢吞吞地說:「藍加,我覺得我們在外面還是不要這麼親密比較好……」
  馳河藍加露出不明白的表情。
  「就、就是說在有別人的情形下要避免擁抱跟牽手之類的行為。」
  「但是之前都是你先來抱我的啊曆。」
  「啊──所以說以後要避免啊,我以後也不會隨便抱你……」
  「為什麼?曆你不喜歡我了嗎?」
  「不喜歡你為什麼要跟你成為戀人啊!」
  「那為什麼……」
  「因為很尷尬啊……」被旁人用這種調笑的眼神看待是喜屋武曆始料未及的,應該說當自己有意識以後才知道原來旁人都是這樣看他跟馳河藍加的。
  感覺就是很不自重啊。
  「但這不是成為戀人後才有的行為啊,我們之前一直都是這樣相處的啊。」馳河藍加非常不解。換成剛搬來這裡前的他肯定會同意喜屋武曆的建議,畢竟本來就不是很親人的個性,但當他習慣了戀人後卻覺得喜屋武曆的每一個動作表情都能牽動他的心緒。
  感受到自己是被愛著的。
  「啊……這麼說也對啦,都怪我……」
  「這為什麼是錯誤的呢?我喜歡曆,曆也喜歡我,想要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難道不對嗎?」
  「這好難解釋啊……」喜屋武曆嘆了口氣,知道很難說服馳河藍加這個一但認定就很難再改的性格,「罷了,是我想太多了,我們以後還是照舊吧。」
  「曆。」不知不覺已經走到該分開的路口了,馳河藍加握住喜屋武曆的手,深情款款地望著他,「可以親你嗎?」
  被一個俊美的人以這種專注目光凝視,無論是誰都抗拒不了任何要求,喜屋武曆臉蛋一紅,破罐破摔,「你、你喜歡就做吧。」
  「那曆想要嗎?」
  可惡,這真的太作弊了。
  「藍加你要做就做怎麼這麼囉嗦啊!」喜屋武曆一把拉住馳河藍加的衣領,同時墊起腳尖將自己的嘴唇送上去。
  南城虎次郎的餐廳在休息前迎來了個想不到的客人。
  「……忠?」望著門口站立的人影,南城虎次郎猶豫了兩秒才敢開口確認,期間還不時往旁邊瞄去,確認對方確實是隻身前來,「怎麼就你一個人呢?愛之介呢?」
  看著門口的人沒有反應,南城虎次郎撓了撓頭,「別站著,先進來吧,想吃點什麼嗎?」
  菊池忠還是在門口猶豫了片刻,最後彷彿是下定決心般走了進來。
  發現前台的燈還亮著的櫻屋敷薰從裡面走出來,想看看這麼晚了還有哪個不長眼的客人,發現來者也愣了一下。
  「……菊池忠,真是稀客。」說著走到櫃檯前座隨便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是愛之介又出了什麼麻煩嗎?」
  神道愛之介在過去高中時期其實並沒少惹什麼禍,菊池忠又因為身分敏感不好時常干涉,所以常常私下找到喬櫻兩人幫忙照看;儘管他不多此一舉,作為朋友的兩人在外自然也會照顧一下神道愛之介。
  然而從三人高中畢業各奔東西後菊池忠就從未獨自出現在他們面前了。
  「別站著,坐吧。」南城虎次郎隨意挪開一個坐位招呼來人,這樣讓對方站著,且伴侶一臉咄咄逼人,感覺他們好像在審問犯人一樣。
  菊池忠抿抿唇,他的臉上鮮少有什麼情緒波動,然而這次卻出現了為難的模樣,這使喬櫻二人驚訝之餘不免浮現出同一個念頭:讓愛之介知道他的秘書在他們面前露出這種表情大概會被忌妒死。
  啊,真是個值得炫耀的話題呢,氣死那個變態。
  ──當然這只是想想,真做了受難的還是眼前這位不知道腦袋裡想什麼的小秘書。
  只見菊池忠低著頭在原地罰站了很久,期間臉上不乏糾結的神情,最後在南城虎次郎裝到快碎掉的溫和笑容中才將手放到小腹上,吞吞吐吐的道出令兩人驚駭不已的爆炸消息。
  「這麼晚了還來打擾實在很抱歉,但我想請你們說服愛之介大人……放棄這個孩子。」
  「你他媽作夢!」
  在喬櫻兩人瞪大雙眼尚未消化這段話,神道愛之介暴怒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店門被粗暴的撞開,菊池忠被拖進來人懷裡。
  「你以為我會讓相同的事情發生第二次?未免太小看我了。」
  眼見菊池忠咬牙低頭不願多話,只是靜靜地被他抱在懷裡沒有任何反抗,神道愛之介的怒氣不減反升。
  「給我說話!剛剛話不是很多嗎?怎麼到我面前就跟啞巴一樣!」
  「你們等等,不要把我們兩個當空氣。」南城虎次郎這時走上前來轉移注意力,雖然神道愛之介非常憤怒,但他並沒有任何傷害菊池忠的舉動,可是南城虎次郎並沒有看當事人在他面前演出家庭倫理劇的興趣。
  「好,我們先冷靜下來,首先……」南城虎次郎的目光在菊池忠的小腹上轉了一圈,然後對上神道愛之介憤怒的眼神。(喬:我有老婆的別瞪我,我才沒想看你老婆。)
  「你又懷孕啦?」
  菊池忠愣了一下,顯然是從南城虎次郎的話中明白了自己當年曾經墮胎的事喬櫻兩人已經知道了。
  「不是說Beta不容易懷孕嗎?怎麼在他身上中招兩次了……」南城虎次郎眼帶曖昧嘴角含笑的看著神道愛之介。
  「看什麼,我厲害啊。」
  只有在這種時候神道愛之介的行為跟說話習慣都會退化到高中時期,讓人恨不得往他臉上揍兩拳。
  「總之這次不可能放過你了,接下來乖乖待在我身邊那裡也不準去。」
  「你這個alpha主義者說話能不能好聽一點?當心把忠嚇到了。」櫻屋敷薰望著被緊抓住的人忍不住開口。
  菊池忠在他們面前永遠是挺直背脊,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面無表情,完美的完成每一件他該做的事情,彷彿什麼天大的難題都扳不倒他。
  此時在櫻屋敷薰眼底,被圈在神道愛之介懷裡的菊池忠卻渺小許多,加上他方才那猶豫的表情突顯少見的脆弱,使得他為這個雖然見面幾次卻依然陌生的人說話。
  「他才不會害怕,他就沒有怕過。」神道愛之介抱著人咬牙切齒,但還是顧及到菊池忠的身體,壓低了聲音,「算了,這麼晚還來打擾你們是我們不對,先回去了。」
  「等等啊,那你打算怎麼辦?」南城虎次郎看了一眼菊池忠。
  「廢話,先把孩子生下來再說。」神道愛之介似乎預知到好友想說什麼,搶著開口,「這次他別想偷偷跑去醫院,沒有我的允許醫院方面不會給他動手術的。」
  「但他很明顯不想要啊。」望著菊池忠越發蒼白的臉色,櫻屋敷薰不忍勸道。
  神道愛之介離菊池忠幾乎零距離,對方都能感覺到的情況他不可能不清楚,尤其是兩人結合了那麼多年,即使AB的結合沒有AO這麼緊密卻依然能感覺到伴侶的情緒。
  「我回去會再跟他談談,晚安。」說著抱著人便走了。
  南城虎次郎與櫻屋敷薰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嘆氣。
  「真是讓人不得安寧,比高中生都還麻煩。」
  「如果忠是個omega就不會有那麼多麻煩了。」被櫻屋敷薰瞪了一眼後,南城虎次郎賠笑道,「唉你別聽到這種話就生氣,你想想這兩人的情況也會這麼認同的。」
  櫻屋敷薰思考片刻,不得不承認南城虎次郎的話還是有他的道理的。

  把菊池忠從餐廳帶出來,神道愛之介將人壓在副駕駛座上扣好安全帶才繞回駕駛座上坐好,只是沒有立刻發動車子,而是在黑暗中沉默片刻。
  「……你就這麼不想要孩子?」神道愛之介低啞的嗓音在黑暗中傳來,「還是因為是我的孩子?」
  菊池忠不發一語,彷彿自己是一座雕像,拒絕和身邊的人有任何超出界線的接觸。
  「哈哈哈哈……」神道愛之介倒在方向盤上發出讓人感到害怕的笑聲,然後是引擎發動的聲音,在車子起步的前一秒,神道愛之介最後道。
  「把孩子生下來,我和你解除結合,然後你就什麼也不欠我了。」
-TBC-

啊,狗血真好。
啊前面少了一點點愛忠肉沫,不影響閱讀,有興趣可以到噗浪看,謝謝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