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最後一次菊池忠A了上去

自耕農煉 | 2021-05-01 19:29:25 | 巴幣 0 | 人氣 288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神道愛之介生日賀文
CP:神道愛之介x菊池忠
希望霸總和他的小秘書每天閃瞎眾人眼睛
請大家一定要去聽推特的生日語音,子安聲音殺我
謝謝點入!

  神道愛之介的一天始於一個吻。
  當然他那呆板木訥的秘書是不可能會偷襲熟睡中的他,於是神道愛之介只能趁著菊池忠充當鬧鐘的功能時趁他不注意將他的臉按下來好讓自己能觸碰到那柔軟的嘴唇。
  不同於初始的驚慌失措,長時間下來保守的秘書已經習慣了每天早上被這樣對待,縱使有段時間對方是拒絕的,在發現他的主人不親親就不肯起床的任性脾氣下也只能妥協了。
  親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神道愛之介每日的儀容也是由他的秘書親手打理的,他總覺得電動刮鬍刀那種東西根本剃不乾淨,菊池忠會讓他坐下並仰躺在懷裡,執著傳統刮鬍刀小心且仔細的劃去那些夜裡長出來的鬍渣。
  這時候菊池忠的臉距離很近,有別於剛起床的睡眼矇矓,配合明亮的燈光,秘書端正清秀的五官完整的曝露在神道愛之介眼裡,碧綠色的瞳眸認真地注視著手上的工作對頭投射到他臉上的目光恍若未聞。
  神道愛之介有些懷念那個會臉紅的小秘書了。
  領帶也是秘書親手繫上的,這時候的神道愛之介會拿起菊池忠遞給他的資料開始看,有時候是今天面見的人物的情報,有時候是演講稿,總之很多事情堆積在一起時連預先溫習的時間都必須要用擠的,更不用說有突發事情時。
  在時間安排上菊池忠已經掌握良好,每分每秒都是關鍵,當然不能讓自家主人這個大忙人浪費時間在繫領帶整理自己的儀容上,這種小事他隨手拈來甚至速度更快做的比本人更完美。
  「忠。」準備下樓用早飯前,神道愛之介喊了跟隨在身後的人一聲。
  菊池忠聞聲上前將彼此的距離拉近至極限,面對前方寬闊挺直的背脊垂下眼眸,用只有兩人聽到的聲音說:「早上好,愛之介大人。」
  
  午飯的時候通常會晚一點,工作上的忙碌使他們很少有按時吃飯的時候,送來的團購便當往往打開時就已涼透,其他人無所謂,菊池忠當然是不會讓神道家主吃這種食物,往往是抓緊對方事情準備告一段落的時候親自出門跑一趟買來熱騰騰的飯菜,但自己卻捨不得浪費那些失去色澤的便當。
  神道愛之介發現秘書背著他吃那些涼掉的便當後,無論多忙都會在午時安排一段休息時間用來吃飯,大部分是外送的,有時候親自出門去餐廳吃,總之神道愛之介威脅的話很有力道。
  「這段時間除了把那些飯菜塞進你的肚子裡以外不准你做任何事情,否則我就仿效你的精神一面吃飯一面工作,反正你都這樣幹了。」
  「別想蒙混過去,你就在我面前吃。」
  一來是命令二來菊池忠太清楚這種不正常飲食給身體帶來的負擔,久而久之他心安理得地將一些不得耽誤的事情扔給底下的人處理,等他吃完再來修改也行;讓他較為難受的是被人盯著吃飯實在不是什麼美好的體驗。
  受過神道家的家教影響,兩人吃飯都是優雅且迅速,依照旁觀者來說那簡直像是執行一項任務而不是在享用飯菜。
  此時菊池忠滿腦子都是某件計畫案必須要趕在下班前完成,用餐時著急了些不慎掉了顆飯粒在領口上不自知,坐他對面的神道愛之介盯著那顆特別雪白的白米飯許久,直到祕書幾乎是狼吞虎嚥吃完了整個便當正要起身去忙時,伸手將那粒飯取了下來。
  「神道家的餐桌上若敢犯這種錯誤是要挨板子的。」神道愛之介捻起飯粒後說:「你說說我該怎麼懲罰你,忠?」
  菊池忠望著神道愛之介用舌頭捲起那顆飯粒吃進嘴裡漲紅了臉,隨即低頭致歉,「十分抱歉,這是我的疏失,請愛之介大人責罰。」
  高大的男人低聲嗤笑,扯過祕書的領帶低頭便親,輕易的撬開了對方毫無抵抗的唇瓣,用舌頭將米粒推了過去順便舔了一圈後才鬆手。
  「嘖,果然應該先讓你去漱口的。」
  因這意外舉動僵住的菊池忠立刻恢復清醒,忙道:「我這就去……」
  「喔,你想讓我再親一次是嗎?是不是貪心了點我的小狗。」
  神道愛之介頗為愉悅的看著菊池忠啞口無言的站立原地不知所措。
  
  結束所有工作確認完明日行程,下班後有兩種情況,一是直接回大宅結束這天的疲憊,二是陪著上司開始瘋狂的夜晚。
  愛抱夢其實對S興致缺缺很久一段時間了,但Snow的出現讓這個地方又再度充滿了趣味,至少不會讓他感覺無聊。
  愛抱夢甚至發現跟在Snow身旁那隻紅毛小狗特別有趣,本來只是個在路邊一點都不起眼的普通小石頭,但有他陪襯Snow更是加倍引人注目,尤其是這名少年奔向終點後目光尋求的永遠是那頭紅髮,那位名叫Raki的少年就會適時地出現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面具底下的眼睛看著角落身穿工作制服沉默不語的黑髮男人,愛抱夢想估計他一頭撞死都沒辦法在終點處得到類似的擁抱。
  「你盯著他看很久了,是想跟Snake比一場嗎?」Joe拿著滑板走過來發現道他的視線盯著角落的工作人員不放,想起當初驚鴻一瞥的Snake──會讓愛抱夢感興趣的只有強者,儘管場地裡工作人員很多打扮十分神似,但Joe還是能精準猜到愛抱夢關注的人。
  「他啊,算了吧。」愛抱夢將滑板踢起來拿在手裡,眼角餘光看見Cherry正朝他們這邊急速走來,拍了Joe的肩膀一下,「他就交給你處理了,我先走一步。」
  「你跟Snow比一場就走是把我們放在哪裡?喂你別真的走掉啊。」看著Cherry氣勢洶洶的踩著滑板疾駛過來,Joe也萌生想要逃跑的舉動。
  愛抱夢才不管這麼多,他迅速溜到後台配合工作人員的掩護上了一輛停在後方的黑色轎車,駕駛座上是已經換回西裝的菊池忠,也不知道他哪來的時間和空間去換一套衣服。
  沒等他下令車子很快就發動,菊池忠計算著回宅邸後到睡前有多少時間可以利用,感慨的發現時間永遠不夠用,且回去後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讓他處裡那些帶回來的文件,因為他的主人不允許。
  
  「作為一條狗就該時刻跟在主人身旁,這不是最基本的嗎?」
  彷彿早就看穿男人的意圖,神道愛之介準備進入浴室前望著站在臥房門口的菊池忠道,黑髮男人只得乖乖放棄那些文件退回房內默默寬衣解帶,然後被不耐煩的主人拖進了浴室裡。
  這種關係仔細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不僅僅是秘書更是貼身助理的菊池忠被頂在牆壁上時恍惚的思考著,神道愛之介的公眾身分終究不適合去外面找人發洩,性欲總是需要緩解的,如果只是單純的性那其實很好辦,但如果參雜了某種不可言說的意圖──
  臉被扳了過去,菊池忠張嘴接受了主人的親吻,唇舌間的糾纏發出曖昧的聲響迴盪在浴室裡,身體間的碰撞聲更是清晰傳入耳朵,作為彼此長期的性伴侶早懂得如何配合對方做出最舒服的姿態。
  菊池忠沒有撐太久便釋放出來,整日的忙碌下來身後的人也沒有太折磨彼此,很快腿間就是一片黏膩。
  浴室內處理起來很方便,當他們想快速解決時通常是最佳選擇,菊池忠拖著酸軟的身子幫神道愛之介吹乾頭髮後才打理起自己,等到全身放鬆躺進被窩裡時眼皮子都在打架了。
  一雙手臂伸過來將他撈進懷裡,菊池忠睜開眼看著強制將他所有私人物品都搬到主臥房的男人,頭髮因為剛吹乾而顯得蓬鬆柔軟,銳利的眼神因為一日的疲憊柔和不少,高挺的鼻尖蹭著他的額頭嗅聞著明明散發同樣香氣的黑髮,柔軟的唇瓣若有似無的輕拂過他的眼睫。
  明天跟今天應該也差不多吧,日復一日總是如此忙碌,因為工作不得不綁在一起生活,早上睜眼到睡前閉眼都是同一張容貌甚至會漸漸因時間奔走而慢慢衰老,這樣真的不會感到厭膩嗎?
  貼著溫熱的身軀,菊池忠倚在比自己寬闊的懷裡不由自主地想著;他也是個會感到疲累的人,那怕表現得如何平靜冷淡。閉起眼,耳朵貼著對方的項頸能感受到皮膚底下血液的脈動,緩慢的鼻息輕輕噴灑在眉間。
  菊池忠仰起頭,嘴唇貼上近在咫尺的唇瓣,也就點到為止。
  「愛之介大人,晚安。」
  他從對方的清澈的赤色瞳眸裡看見了自己的笑顏。
  
-FIN-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