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K8無限滑板】咖啡牛奶(一)

自耕農煉 | 2021-04-27 14:15:28 | 巴幣 0 | 人氣 178

連載中【SK∞】
資料夾簡介
CP只有愛之介x忠,慎入

CP:神道愛之介x菊池忠
ABO文,極少量喬櫻
呃我想應該都知道ABO是啥了我也不多預警了
對我忘記PO來小屋了所以趕緊補上


  忠的味道是濃濃的奶香味。
  Omega有這種味道很正常,但這種味道出現在忠身上就顯得違和,畢竟那是個號稱工作機器的人類。
  Omega這性別沒有對忠造成太多影響,這個一板一眼的男人表現得像是個beta,完全沒有omega那種甜美可愛的形象,身材也過於高大,尤其在穿著上都是讓人倒盡胃口的樸素打扮。
  對此,身為忠的alpha,愛之介卻很滿意。
  愛之介是純黑咖啡的味道,聞起來苦澀且濃烈到有些刺鼻,和普通人印象裡的咖啡味有著很大的區別,但味道越純厚代表alpha的能力越強大,至少還沒有alpha敢在散發信息素的愛之介面前挑釁。
  忠身上的奶香味甚至一度被咖啡味整個覆蓋過去,表示omega除了被完整標記外還被加強了領地意識,至少沒有哪個alpha敢去搭訕這個明顯被過度重視的omega。
  即使是已被標記的omega也能被強制洗掉標記。
  忠本人倒是沒什麼自知之明,他只當自己主人對於所有物都有過強的獨佔欲,畢竟omega的稀少造成的搶手度逐年攀升,像他這種一但被發現就讓人搶先預訂下來的例子比比皆是。
  在他分化成omega的那天,神道家家主就將他「買」了下來,這樣即使未來他們聯姻的家庭對象不是omega也能確保下一代AO血統的純正,AO的下一代只會是alpha和omega。
  社會上雖然有針對omega的保護法條,可當面對的是有錢有勢的強權,一個地位卑微的omega哪有反抗的餘地,這種事情每天都在看不到的角落發生。
  忠個人卻沒有太牴觸,從他決定跟在愛之介身旁時他就做好一輩子的打算,看著愛之介走上成功完美的人生便是他的信條,若自己作為omega能幫助他更快完成目標那他會很榮幸。
  更重要的是因為很早就被完全標記,忠很難理解沒被標記的omega的難處,在他身上,服用抑制劑這種東西是被禁止的,因為那會影響一個健康的omega的身體素質。
  除了剛分化成omega的第一年稍微難受一點外,之後的發情期他身旁一直有愛之介在,他們不一定會結合,靠著注入信息素就可以壓制發情期的熱潮,但如果是alpha的易感期,散發信息素的忠常常安慰著alpha就會不小心安慰到床上去。
  他們之間哪方失控會更容易滾上床就不用明說了。
  當然神道家是把忠當成生孩子的機器來看待,愛之介卻不這麼想。他用現在年紀尚輕腳步未穩貿然養育下一代會衍生許多問題和麻煩等等拒絕先誕下繼承人,當然等他真的掌握了神道家後又是另一個說法了。
  於愛之介而言,在他完全標記忠的那個夜晚以後,他就篤定自己身旁只能是這個人,只是他的omega並沒有這種意識。
  在外表上已經不夠吸引人的omega連個性都讓人頭痛,倒不是難以相處或異常任性,而是沒有個性。這種人是最難討好的,永遠都不知道那張面癱臉下是什麼情緒,難以掌握,即使是枕邊人的愛之介都無法藉由彼此流通的信息素來明確忠的反應倒底是好是壞。
  這是個太beta的omega,一般的omega柔弱甜美,像溫室花朵般被養在室內只等著受人寵愛。忠完全是omega裡的異類,未被標記的omega很容易出事,所以大多被要求約束自己,即使每間藥房跟醫院都備有抑制劑。
  忠完美利用了已標記omega的優勢,只要是在愛之介身旁所有場合都能來去自如,故而能正常的上班工作──反正真出事了身旁還有他的alpha在。
  愛之介也頗有擺顯的意思,眾人已經習慣他在的場合他的omega總是扳著一張臉站在不遠不近的地方,當然有人會對此提出異議,認為omega出現在公開場合是不合理的,甚至懷疑alpha有虐待omega的嫌疑,愛之介在呼喚忠做事時是沒有一點留情面的,完全感覺不出AO之間的親暱。
  除了氣味,沒有一丁點像omega的忠只會回答他是下屬完成上司吩咐的事情天經地義,而且因為已被標記所以不會有任何失控發情的可能,無論從哪方面看抗議都是不成立的。
  告訴中的被害者都這麼說了,控訴者也只能摸摸鼻子放棄上訴。
  當然事情總有意外,某次忠獨自到停車場開車準備去接在正門等待他的alpha,突然被從身後偷襲,一雙手直接將他一百八十公分的高大軀體擁入更寬闊的懷裡,忠在一秒鐘的詫異後立刻反抗,他的防身術學得不錯,瞬間就把人擊退,定睛一瞧才發現是從未見過的陌生臉孔。
  陌生高大一眼看去就是個alpha的男人對著他開始一陣激烈告白,忠從一連串毫無邏輯的話語中知道這個男人是在電視上無意間看到他被他所吸引,這個擁有鐵鏽味的高大男人不是沒有遇過omega,但卻被嫌棄過於高大且味道不好。男人心灰意冷之際碰巧看到出現在電視螢幕角落的忠,alpha都有天生的直覺,一眼就能看出omega的性別,後來查了一下覺得忠是被逼迫的所以千里迢迢來想將他帶走。
  神道家的勢力範圍只在沖繩一帶,只要出了這個地域就很難施展他們的權勢,男人認為他準備萬全只要omega願意跟他走絕對不會被抓回來,卻錯估了omega對alpha的忠誠。
  「我是自願的。」忠冷淡地說:「請您回去,否則我要報警了。」
  和一般omega不同的優勢就出現了,即使alpha高大強壯也無法輕鬆的把同樣身強體壯的omega打昏帶走,眼看就要把外人引來,鐵鏽味的alpha急了,脫口而出:「他們那種人你又不是不清楚,只是把你當作生孩子的工具而已,未來還不是會娶一個門當戶對的妻子,到時候你就會被當成垃圾扔掉,那個alpha根本就不愛你!」
  其實被扔出去還算好,更糟糕的是被輾轉送給別人,omega就是這麼無助軟弱,可以輕而易舉地被當成商品轉賣。
  「會被當成垃圾也是我毫無價值的緣故,至少我現在是有用的。」忠冷冷的語氣沒有任何變化,即使面對未來可能的悲慘下場眉頭都沒皺一下。
  「我從來就不是因為愛才留在這裡的。」他的愛只會褻瀆那位高高在上的人,而他更沒有資格央求那位大人的愛。
  Alpha簡直不敢置信,眼前這名omega完全不是正常的omega,但他還沒想好已經有大批的人湧了進來。
  「把這個膽敢冒犯我的omega的人給押下去。」愛之介冷酷的神情讓在場眾人不禁一凜,神道議員在面對外界眼光時一直是和善客氣少有嚴厲的,如今卻在目擊自己的omega被其他alpha騷擾的現場散發出極大的魄力,如果有未標記的omega在肯定當場就被這過於濃烈的信息素刺激到進入發情期。
  面對alpha山雨欲來的憤怒表情,當事者卻一副什麼都沒發生一般站在原地,但其他人都知道這對AO肯定有事情要解決,於是快速將不速之客帶走並全體退出這讓人感到窒礙的現場。
  忠在愛之介走到他面前時垂下頭。
  「十分抱歉,因為我個人疏忽導致這種事情發生,以後我必定更加小心警戒……啊!」
  後頸被狠狠噬咬,過量的信息素通過腺體注入身體,忠雙腿一軟直接躺倒在alpha懷裡,全身馬上被黑咖啡的苦澀氣息包裹起來。
  強制發情。
  忠開始發熱的腦袋想。
  這是真的生氣了,還氣得不輕。
  
  愛之介很清楚,讓忠跟在身旁容易引來他人的覬覦,一個身強體健的omega生下的後代會如何強大,而且看起來就是很容易生出alpha的體質。之所以將忠時刻帶在身旁就是不放心家裡那群長輩將主意打在這個omega身上,為了拓展人脈那群人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
  如果讓忠早早生下繼承人,那他八成再也看不到他的omega,他的omega會輾轉流連在其他alpha的床上,除了張開雙腿什麼都做不了。
  望著懷裡的omega,愛之介想這只能是他的,而他也永遠是這個人的。愛之介沒想到忠卻似乎沒有這種心思,這個omega就真的只是履行當初父親對他的期盼。
  輔佐愛之介,為愛之介生下繼承人。
  愛之介想到他們並不是很美好的開始,他一開始是拒絕直接標記omega的,但他的父親卻在他易感期時將餵了避孕藥的omega扔進他房裡,omega似乎也不抗拒,溫柔地散發信息素安慰幾乎失控的自己,且毫不猶豫的奉獻自己。
  「沒關係的,愛之介少爺,如果是你的話,我願意。」
  面對自己一連串的掙扎與告白,忠的回答讓他徹底失去底線。愛之介那時一直以為忠也是愛他的,否則一個omega怎麼會願意做到這種地步,直接將自己的人生鎖死,結果他還是錯估忠的犧牲精神。
  「愛之介大人。」懷裡的omega不知何時清醒過來,折騰一晚後臉上還有些疲憊,卻從他懷裡掙脫出來。
  「請讓我服侍您洗漱更衣。」
  愛之介應和了聲,起身讓他的omega開始忙碌的一天。他看著omega滿身的痕跡來不及清理卻在為他擦洗更衣,頗為無奈的嘆了口氣。
  「十分抱歉。」認為是自己不夠體貼溫柔的忠立刻退了一步,「我立刻讓女僕來幫您。」
  「我自己來,你整理一下,等等餐桌上我要看到你出現。」
  「好的,愛之介大人。」
  愛之介有想過忠不是因為愛留在他身旁,夜夜相伴的枕邊人對他的感情再遲鈍都能感覺到;也就忠這個神奇的omega會毫無知覺,明明omega是最情感細膩的性別。不過無所謂,反正人他標記了,跑也跑不了,他們有很多的時間慢慢耗。
  下樓時一眼就看到omega早早在餐桌旁等著,愛之介讓他坐下也堅持等主人就座才肯行動。看著忠端起咖啡準備入口時,愛之介推了一盤炒蛋過去。
  「先吃。」空腹喝咖啡傷胃,以前忠常常忙到三餐不正常,直到愛之介發現後嚴厲禁止他這種傷害自己的行為,且對他的飲食特別關注。
  忠乖巧的拿起湯匙,趁著他忙著解決那盤炒蛋,愛之介端起一邊的牛奶加入那杯黑咖啡。
  「你今天在家裡休息,不用跟著我了。」
  忠愣了一下,低頭應是,臉上看不出情緒,愛之介還是藉由結合的信息交流明顯感覺到對方的失落,尤其是昨晚深入結合了一番,這種感受特別強烈。
  不著痕跡隱去嘴角的笑,愛之介用過飯後讓忠在家自理,只要不踏出大門隨便他想做什麼,忠從頭到尾都低著頭不發一語,和其他僕役將主人送到門口後,愛之介轉身看著他。
  「抬頭。」
  低眉順目的omega依言而行,alpha上前一步,在那顆淚痣上輕輕落下一吻。
  忠眨了眨眼,伸手理了理愛之介的西裝外套和領帶。
  「出門小心,」看著alpha凝視他的眼神,再補了句,「請早點回來。」
  「好。」愛之介笑了。
  
  愛之介還未分化為alpha時,得知忠剛分化成omega就被自己父親要去當助理後幾乎是第一時間衝到書房找對方理論。
  他的父親是個傑出的alpha,這位alpha的omega因病過世後有許多omega自薦枕席,但這位alpha不為所動,即使是主動送上門來的也都視而不見,當愛之介以為自己父親這輩子都不會有第二個omega,忠卻突然分化了,然後被自己父親要走了。
  愛之介氣得發瘋,得知忠分化成omega他欣喜若狂,他相信自己絕對會是個alpha,成為omega的忠必定會是自己這輩子唯一的伴侶。
  結果被他父親截胡了。
  愛一郎早就預料自己的獨子會來找自己理論,面對稚氣的怒容坐在辦公桌上好整以暇。
  「他是個沒有被標記的omega,如果沒有alpha守著他你以為他現在還能安然無恙?」
  「他是我的朋友,你不能這樣對待他!」
  愛之介雖然在氣頭上但是仍保有理智,沒有曝露他未來的omega已經決定好是忠的野心。
  「這樣,那你問問忠的意見吧。」
  愛之介這才發現忠就站在一邊的角落,手裡抱著幾本書,臉上露出一絲驚慌,他忍不住出口安慰:「忠你別擔心,我……」
  「愛之介少爺,我是自願的。」
  愛之介瞪大雙眼,以為自己產生幻聽,但是忠看著他十分認真的道:「我是自願來到愛一郎大人身邊的,未標記的omega身邊若沒有alpha代表所有alpha都有資格來標記我……而我不能拒絕。」
  愛之介忘記自己是怎麼走出書房的,他深深感到自己被背叛,理智上清楚忠的選擇沒有錯,但情感上卻難以忍受。
  只要忠願意忍耐一年就好了,愛之介難受的不願意再見到忠,他深怕哪天忠出現時帶著他父親的信息素,他可能會發瘋。
  隔年當愛之介轉化成alpha並迎來第一個易感期痛苦的在房內翻滾時,忠卻突然出現了,帶著濃濃的奶香味。
  「滾出去!」愛之介雙眼發紅的怒吼,他現在最不想見到的就是眼前這位omega,但一向逆來順受的人卻主動走上前,朝他露出了潔白無瑕的後頸。
  之後發生了什麼愛之介已記不清了,等他恢復清醒時忠渾身赤裸滿身痕跡躺在他懷裡,後頸斑斑血跡,雙腿間慘不忍睹,翠綠色的眼眸靜靜凝視著他。
  「沒事了,愛之介少爺。」受到兩日摧殘面容憔悴的omega摸著他的臉道。
  事後愛之介再度衝入父親的書房裡,那名不可一世的alpha僅是挑了挑眉,難得悠閒地看著報紙。
  「我已經吩咐他先吃避孕藥了,你不用擔心懷孕的問題。」
  「他不是道具!」看著忠因為過於粗暴的性事被送去調養身體時愛之介難以接受,尤其造成這一切的人是自己。
  「你不就是想要忠成為你的omega,現在又不高興了。」愛一郎根本不當一回事。
  「難道你還想和他正經八百談戀愛?你以為這是扮家家酒?在你拖拖拉拉的時候忠早就被其它alpha標記了,我幫你保住他還要求這麼多,你以為你是誰?」
  面對威嚴的父親愛之介從沒有贏過,他垂頭喪氣的跑去見養傷的忠,後者沒把發生在身上的事情放在心上,只是溫聲安慰著他。
  「愛一郎大人很早就說過了,以後我會跟在愛之介少爺身旁。」直到您不再需要我為止。
  愛之介這時滿心以為忠是愛他的,雖然不是個好的開頭,但他會一直對忠好,彌補他,直到忠再次用行動打碎他內心的期望。
  「為什麼是我單獨出國?忠不跟著嗎?」
  「愛一郎大人還需要我,但愛之介少爺的易感期我會趕過去幫您度過的。」
  「幫我?忠你到底是怎麼看待我的?那你的發情期怎麼辦?」
  「有愛一郎大人在,輔以抑制劑的話,要度過發情期很容易的,請不用擔心。」忠想了想,「若愛之介少爺易感期期間有喜歡的omega也可以標記他,通知我一聲就好。」
  愛之介簡直不敢置信,他冷笑著問:「難不成我父親的易感期也是你幫他度過的嗎?」
  雖然對那些送上門的omega沒興趣,但愛之介還是知道他的父親有養固定的omega以度過容易發狂的易感期,挑的都是那種乖巧溫順的類型防止節外生枝,而忠正好符合這些特質。
  忠遲疑了下,點頭。
  愛之介憤怒的甩袖便走。
  他能肯定他的父親沒有碰過忠,alpha的易感情雖然容易發狂,但只靠omega的信息素加上抑制劑,即使不用交合也能壓制下來,而且父親年紀也不小了,易感期的影響隨之減少。
  他無法忍受忠的氣味曾經被另一個alpha分享過,而忠第一年的發情期是如何度過的也能想像。想到忠曾經被父親抱在懷裡安撫著,愛之介壓抑不住沸騰的情感。
  當晚愛之介迎來了意外的易感期,忠雖然訝異還是適時的釋放信息素安撫alpha,但愛之介混亂的腦袋一但閃過這股奶香味曾經被其它alpha享用過便發瘋似的要忠滾出去。
  忠安靜地站在離愛之介最遠的角落裡,緩慢而執著的釋放信息素,看著alpha漸漸平穩下來後才慢慢走上前。
  「站住。」alpha沙啞的嗓音從枕套間傳來。「你的味道讓我噁心,給我滾出去。」
  結合的AO可以通過溢散在空氣中的信息素感知到對方的情緒,忠明顯的感受到alpha對自己的抗拒,於是默默縮回角落。
  「愛之介少爺的易感期還沒結束,請讓我待在這裡,不會妨礙到您的。」
  「你的存在已經妨礙到我了,滾出去。」
  「還是我讓愛一郎大人找別的omega來……」
  「滾出去!」
  忠沉默半晌,還是輕輕推門出去,貼著房門口繼續散發自己的信息素,但也吸引到其他還在宅邸的alpha。
  一名omega被自己易感期中的alpha嫌棄,只能孤單的站在房門口散發自己的信息素,代表了什麼不言而喻,這個消息瞬間傳遍了神道大宅。
  無論是易感期的alpha還是發情期的omega對氣味都非常敏感,明明門窗緊閉,愛之介還是聞到空氣中有其他alpha的氣味,而且距離很近。
  二話不說打開門將門口的omega拖進房裡扔在床上,粗暴的脫去對方身上的衣服。
  「這都是你自找的!」
  傷痕累累的忠隔天起來沒見到他的alpha,屬於omega的那一部分相當失落,但他還是站起來將自己打理好後去書房繼續自己一天的工作。
  愛一郎沒說什麼,該吩咐的照常,彷彿昨天發生的一切都像是場夢。
  「愛之介就是這樣,所以更需要你在他身邊看著,別擔心,短時間不會讓他有別的omega。」
  「若愛之介少爺有其他喜歡的omega,我隨時都能離開的,不會不知好歹。」忠低著頭說。
  「他能看上的omega要不還沒出生,要嘛已經被標記了,就算他看上了誰,那個omega也未必看得上他。」
  「愛之介少爺很優秀,他會愛上的omega肯定也會喜歡上他的。」
  看著若有所思的忠,愛一郎挑眉,沒多說什麼。
  
  愛之介鬱悶極了,趁著夜遊的時候忍不住和他的朋友抱怨忠的事情。
  「貴圈真亂。」
  「我只能說你們有錢人真會玩。」
  虎次郎和薰對於神秘的愛抱夢願意說自己家裡的事情還是抱著聽八卦的心情,只是沒想到這麼亂。
  「你都標記他了難道會不清楚他到底有沒有背叛你嗎?」同為omega的薰問,他的後頸部貼著抑制用的膠布。
  「我當然知道他沒有,我只是不能接受……」
  「在你們那種地方你的omega也只能這樣做吧?不然誰來保護他?」
  我可以!愛之介內心alpha的本能吶喊著,但他很清楚若非自己父親先出手,忠根本不會被自己標記。
  「聽你這樣說他也太弱了,難道不反抗一下嗎?」同為omega的薰很不能理解愛抱夢口裡的omega如此逆來順受。「就是因為太多omega像他那樣所以omega即使有法條保護還是處在弱勢。」
  「他別無選擇。」愛之介忍不住出聲護著他的omega。
  「哼,剛剛還在抱怨你的omega太乖巧聽話,現在又幫他說話,你到底想怎麼樣啊。」
  「……我真的很難跟你溝通。」愛之介決定放棄和身邊這個脾氣暴躁的omega說話,轉而面對另一邊跟他同是alpha的虎次郎。
  「如果櫻被其他alpha拿去度過易感期你就不會生氣嗎?」
  虎次郎和薰只是一對因應緊急狀況而暫時結合的AO,在彼此敏感時期時主要還是依靠抑制劑度過。
  「確實會有一點啦……」就算只是臨時結合,既然打上標記了就是屬於自己的,有點脾氣的alpha都會無法忍受。
  「我說的對吧──」
  「跟你們兩個說話才氣死人,要我說你們alpha易感期才麻煩,抱著人死都不放,我們omega好歹用抑制劑還能控制,你們就算用了抑制劑還要omega在身旁,有夠麻煩。」
  Alpha的易感期即使生理上可以壓制,但心理上的獨占欲卻無法獲得緩解,這段時間基本上就是個易怒的野獸,除非自己的omega在身旁適時起到安撫作用,否則很常看到易感期的alpha在鬧事。
  身為薰的alpha,虎次郎經常被這位omega百般嫌棄,但他不以為意,彼此都認識十幾年了,這點個性不能忍的話早就分道揚鑣了。
  「沒有喬你以為你還能在這裡好端端的?」愛之介忍不住嗆回去,這嗆到了薰的痛點上。
  「你以為我願意成為omega啊!」沒等虎次郎出來打圓場,薰忍不住大喊,然後頭也不回的抱著滑板跑走了。
  氣到連滑板都忘了用,虎次郎嘆了口氣,轉頭看著有點心虛的愛之介。
  「……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我等等會跟他說的,不過你這情況換成我大概也不能接受吧,但你也很清楚你的omega別無選擇是吧。」
  愛之介最後什麼都沒說。
  
  「薰。」等只剩兩人後虎次郎親暱的喊著omega的名字。
  薰站在角落裡等愛之介離開,他眼眶有些紅,虎次郎再度嘆氣,伸手摸著他的頭髮。
  「你和一個剛過易感期還跟自己omega發脾氣的alpha生什麼氣呢?而且那是他們的事情我們聽聽就算了何必認真。」
  薰瞪了虎次郎一眼,「得了便宜還賣乖。」
  「好,對不起,我應該直接過來追你的,不應該讓你在這裡等我,但愛抱夢看起來真的不太好,你應該也感覺出來他的信息素很亂吧。」
  薰抿著唇點了點頭。
  「我知道你很在意愛抱夢,所以我稍微安撫他一下,畢竟我們都是alpha,能理解他在意的地方。」
  「……他的omega是真的愛他嗎?」薰忍不住問,「被自己不喜歡的alpha碰觸難道不覺得厭惡嗎?那個omega我感覺很奇怪。」
  虎次郎聳聳肩,「那就是他們的問題了,我是個alpha,無法理解你們omega的心理。」
  「說的我好像懂一樣,我也不能理解好嗎,太奇怪了。」薰想了想,伸手抱住虎次郎,聞了聞他身上散發的信息素。
  作為alpha的虎次郎味道很特別,是麥子的味道,配合他高大健康的體態,聞著他的信息素時往往會令他產生沐浴在日光裡的錯覺。
  薰不會承認他很喜歡虎次郎的味道,否則他不會接受虎次郎作為他臨時標記的對象,雖然當時剛分化成omega的他也沒有太多選擇。
  當虎次郎出現在因恐懼慌亂而瑟瑟發抖的他面前時,剛剛以為他這輩子已經結束的薰再次產生了希望。
  『別怕,我就只咬一下,不會真的完全標記你,你現在這樣直接出去會發生很糟糕的事情。』
  『沒事的,有我在,我知道你現在可能不想看到任何alpha,等你到了安全的地方我馬上離開。』
  從小到大每次見面都一定要吵架的髮小此刻露出的無比溫柔且極具耐心的一面,他輕輕按住自己掙扎的手腳,輕聲安撫著因為alpha出現而十分緊張的omega本能,最後薰吵累了終於倚靠在alpha懷裡,讓他給自己輕輕咬上一口。
  麥香味的信息素緩緩通過線體流入體內,配合臨時用的抑制劑,躁動的發情期終於被壓抑下來,薰滿身大汗,昏過去前看了虎次郎一眼。
  依然是那張讓人安心的微笑。
  後來虎次郎和他通過協議,在彼此遇到喜歡的對象前先湊合著,也是避免薰這個omega被其他alpha襲擊,只不過兩個散發彼此信息素的AO走在一起時都被默認成一對,怎麼可能找得到其他對象。
  才不讓他這麼好過。薰默默地想,alpha這種生物就是要吊著他,要是讓alpha以為omega都這麼好追那怎麼可能會珍惜呢。
  「算了,我們不管愛抱夢那傢伙了,最近新開了一間義大利餐廳我感覺挺不錯的,現在應該還沒收店,我們去看看吧。」
  「……你請客。」
  「好,走吧。」
  此時的虎次郎和薰並不知道,隔了幾天再遇見愛之介時,已經不再是那個還願意坦白且心思單純的少年了。
  
  愛之介看著被燒毀的滑板一語不發。
  父親說什麼他無所謂了,反正他做什麼父親都看不順眼,但是忠的話依舊讓他無法釋懷。
  為什麼他的omega要對別的alpha言聽計從?難道他的omega感受不到自己的alpha現在的感受嗎?不是說完全標記以後AO之間的連結會使他們對彼此的情緒特別敏感嗎?
  為什麼他什麼都沒從忠那裡感受到呢?還是說忠根本不把他當一回事呢?
  愛之介有無數疑問,最後將他們全都埋葬在自己的內心。問了也沒用,忠或許就是按照父親的命令跟他結合,根本就沒有在乎過他,也很有可能,忠喜歡的根本不是他,只是因為別無選擇才和他結合。
  無所謂了。愛之介想。
  
-TBC-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