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第二集 先行篇章 【皇女不敗家、成何體統!】

東堂隼人 | 2021-02-10 16:44:54


  【虛空戰記】第二集 先行篇章 【皇女不敗家、成何體統!】
 
  【庫伯哈市】
  【鐘塔區】
  【第一大道】
  【皇女衣櫥】正前方
 
  「大哥!卡雷斯大哥!?」
 
  「唔!?」一陣極其清脆,嗓音未變的男童聲音,不斷地在耳邊環繞著。但我左顧右盼,環繞四週,卻無法在熙來攘往的人潮中找出相似的身影。
 
  「大哥!大哥!頭往下看!我在這裡!」男童的聲音顯得急促,似乎有十萬火急的事情必須立即交代!
 
  我尋聲低下頭,這時突然發現有一枚全身綁著繃帶、哭喪著臉的鉑幣,站在我的右掌心,向我行起了平舉禮!
 
  「呃!?」看到眼前這光怪陸離的景像,我一陣愕然!
 
  「卡雷斯大哥!小弟無用!擋不住那【敗家皇女】的凌厲攻勢!不得不敗下陣來!」小小的鉑幣一邊慷慨陳詞,一邊留下了英雄淚。
 
  「事到如今!只有捨身就義!為其他的弟兄爭取逃命的時間了!」鉑幣小子倏地從我掌心中躍下,在腳邊的大理石地磚著地,接著一溜煙地奔向某間店的門口。
 
  那是一間有著典雅外觀的美麗店鋪,玻璃櫥窗內陳列著織工精細的華美禮服。
  
  「小弟先走一步!後面就拜託大哥了!」宛如遺世之言的壯烈話語從小小的身軀迸出,隨後鉑金色的身影沒入了那裝潢華麗的門扉後。
 
  「等……等一下!?」不知為何,心口突然起了一股莫名的罪惡感,我伸出手,試著去捕捉他最後的模樣。
 
  「啪噠……。」一個外觀精美的白色提袋憑空出現,提袋的繫繩不偏不倚地落在我伸出手的掌心中。
 
  「蛤……!?」另一個更莫名奇妙的情況出現,我抓了抓淩亂的瀏海,找不出半點頭緒。
 
  將袋子拉近一看,上面是一個令人賞心悅目的漂亮圖騰,那是某個穿著龍尾服的女孩,懷中抱著一隻小貓的燙金圖騰。
 
  圖騰下方列著一排書寫體的通用文字:【皇女衣櫥】。
 
  §
 
  「【皇女衣櫥】……,這是某間服飾店的名字嗎?」
 
  雖然在【庫伯哈】已經待了接近一個月,但我對這裡的一切依舊佰生,無法從手上的袋子找出任何蛛絲馬跡來解釋現在的情況。
 
  「卡!雷!斯!你還傻在那幹嘛!?快趕不上【帝國藍】的首賣會了──────!」突然間,一陣帶著催促感的傲嬌聲音從我背後傳來!
 
  「唔!?」我循聲轉頭過去,視線中出現了過往熟悉的柔美臉龐和纖細身影!
 
  「尤……莉……雅!?」
 
  在我眼前,是身穿一襲白衫,落落大方的絕塵美人。
 
  寶藍色的眼眸倚著絹絲般的長睫毛,俏皮的閉上一邊的眼睛,微微透光的白嫩淨膚抹上一片緋紅,櫻色唇嘟起一個小圓圈在做著甜美的抗議……這是尤莉雅往昔為了逗我開心,最常扮出來的可愛模樣。
 
  千百個早已銘刻在腦海中的美麗倩影,和眼前的白色美人重疊在一起,分毫不差。
 
  不消半刻,我發現自己早就不自覺地紅了眼眶,但心中滿是溫暖的悸慟!
 
  「啪─────!」一發出乎意料之外的頭部打擊讓我原本模糊的視線瞬間亮起!
 
  攻擊我的兇器好像是一封……信。
 
  「哭什麼啦!本皇女剛剛也不過花了一個鉑幣買衣服!你是在難過個什麼勁!?」倨傲的口氣中夾雜著不滿,開始了對我的連番攻擊。
 
  「咦!?」我揉揉眼睛,再度把視線聚焦在眼前的女孩。
 
  冰藍色的半長髮,左邊髮梢夾著一枚金色落羽松髮飾,右邊綁著一條用白色緞帶一同編起的短髮辮。
 
  白底透紅的頸間戴著鑲上藍寶石的白色頸鍊。
 
  一襲白色緊身窄裙,略為低胸的開襟領露出迷人的鎖骨和豐滿的上圍曲線。
 
  一條白底,有著金色原龍圖騰纏繞的指環手套,包覆著纖細的嬌肢玉手。
 
  濃纖合度的雙腿穿上織工精細的白色蕾絲吊帶襪,踩著同色的短筒高跟鞋。
 
  細嫩的腰枝上繫著一條金黃色叉式腰帶,右方掛著一個直徑五公分的圓形腰墜。
 
  當我的視線滑過那個金色腰墜時,立即雙眼瞬間睜大,目不轉睛的楞在當場!
 
  外圈的銜尾龍,時針指向六點鐘,中央的圖案是含苞待放的花朵……。
 
  雖說中央的圖案和尤莉雅的腰墜所有不同,但我確定這是不折不扣的【六刻腰墜】……【六刻皇女】的獨有墜飾。
 
  帶著無法掩飾的驚訝表情,我抬起視線,和白色美人四目相交,直盯著那充滿了熟悉感的柔美臉蛋。
 
  那女孩的亮麗五官和尤莉雅幾無分別,但多了點青澀,也多了點嬌氣。
 
  兩道細緻的柳眉擰在一起,做起困惑的表情。
 
  同一時間,某個淡藍色的信封再度化為兇器,往我頭上劈來!
 
  「我說你呀!今天一直在發傻!是吃壞肚子嗎!?」此時白色美人忙不迭地打開信封,抽出裡面的信件,接著豪爽地橫在我眼前。
 
  「快點回神啦!不然就趕不上首賣會了!這可是本皇女離開【日晷之城】後,第一次拿到【帝國藍】的邀請函呢!還不趕快陪我去參加!」
 
  我定睛一看,信件上的抬頭是一條銜尾龍,包圍著一顆冰藍色寶石的圖騰。
 
  快速地跳過逢迎拍馬的恭維詞句後,我瞬間定格在某一段文字上!
 
  “凡是參與本次首賣會的貴客,如果您的消費金額達到一百個鉑幣,將會得到次季的VIP禮遇。擁有個人獨屬的鑑賞室,限量珠寶的特別優惠,以及依照個人想法所設計的獨特手工收藏盒。”
 
  「一百個……鉑幣!?」
 
這個數字讓我的神權核心差點停止脈動!這幾乎是我全部的財產了!
 
  「沒錯!這封信可是女人的戰書呢!」白色美人這時把信件抽回去,雙手叉腰,做出勢在必得的表情!
 
  「在我看來,這比較像男人的遺書……。」
 
  「你說什麼……。」白色美人的小臉湊近我,再度嘟噥起生氣的表情。
 
  「沒有……。」這股傲嬌之氣比【皇龍霸氣】更盛勢凌人,我瞬間就投降了……。
 
  「那好……走吧!」白色美人臉上立即綻開絕美的笑容,拉住我空出來的手,貼近我的身體。
 
  莫約差上一個頭的身高距離,有一種小鳥依人的感覺。
 
  「我說……一定要噴這麼多錢嗎……?」一想到待會踏進那間叫【帝國藍】的名店之後可能會傾家盪產,我本能地向白色美人討饒,求她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什麼話!?你忘了我大皇姐的至理名言嗎!?」白色美人拉了一下我的耳朵,又嘟起了櫻色唇。
 
  「跟我覆誦一次這句艾斯瑞特皇家的至理名言!快點!」
 
  「呃……好……。」
 
  「那就是─────!」
 
  「皇女不敗家,成何體統!」
 
  「皇女不敗家……成何體統!?」
 
  在這一瞬間,四周的景象和聲音開始模糊起來……。
 
  §
 
  半夢半醒之間,我感覺有人在搖著我的身體。
 
  「喂…喂……兄弟呀!」熟悉的聲音穿過還在恍忽中的腦海……是槍哥!?
 
  在費盡氣力撐開眼皮之後,現實的世界再度回到視線之中,槍哥冷不防地低下頭,瞧著我那睡眼惺松的模樣,笑了出來。
 
  我們兩個,現在正位於公會側棟的二樓餐廳,現在時間好像是十點……。
 
  「哇噻……第一次看到你一大早在打盹……昨晚幹什麼去了───!?」槍哥一把勾住我的脖子,揚起戲謔的笑容。
 
  「不……你誤會了……只是閉上眼睛之後……我突然做了一場很奇特的夢……。」
 
  「不會是春夢吧!?」
 
  「不不不……你真的想歪了!」為了避免愈描愈黑,我站了起來,稍微扭動身體,做出正經八百的表情向槍哥開口問道:「今天我沒有接到高報酬的委託,有一天的空檔,你需要我的幫忙嗎?」
 
  「我今天也是空檔,待會可能帶著神眷去做點訓練……不提這個了,介紹一位朋友給你!」
 
  「朋友?」
 
  「對對對,一個能夠算命測運的神人,機會難得喔!」這時槍哥手指向餐廳的一個角落,我看見公會同僚們圍住一名穿著紫色長袍的婦女,四週的驚呼聲此起彼落。
 
  「那位是塔西爾婆婆,一名已經不知年歲的女神人,〈費特牌〉的大師級人物。」
 
  「〈費特牌〉?」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的新鮮名詞。
 
  「對,一種用牌組進行占卜的法陣,受占者在讀取核心脈動後,抽出五張牌,再由大師解說核心擁有者未來命運的一種聞名方法。」
 
  「但過去咱家神主最討厭有人代替他來宣告未來的命運,所有【創世教派】的人都不敢碰這玩意,只在野生神人之中流行著,我也是教派解散後才第一次接觸這個東西……不過真的蠻準的!」
 
  「當時教派剛解散,我和自家神眷流離失所了一段時間,後來遇到這位塔西爾婆婆,指示我前往龍眷之地,也就是【庫伯哈】。後來我就在這裡加入了公會,找到安身立命的地方。」
 
  「至少現在混得還不錯!是吧!」槍哥對著我舉起一根手指,拉起微笑!
 
  「兄弟,要不要試試呀!」
 
  「不了,我向來相信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
 
  「試吧!就當打發時間!」槍哥勾起我的臂膀,半拖半拉地將我送到紫袍婦人的所在位置。
 
  §
 
  「大伙讓一讓呀!插隊一下!我們公會的當紅炸子雞!恩格里斯少校要來問姻緣啦!」槍哥的勁爆發言馬上讓四週的女性同僚呼出一陣尖叫!
 
  「喂!不要說這種讓人誤會的話呀!」看著某些單身女同僚冒著粉紅泡泡的期待表情,我是一陣不知所措。
 
  「開開玩笑,沒事啦!」槍哥這時推開了人群,將我的身體壓上紫袍婦人前方的椅子上。
 
  「塔西爾婆婆!這位是我的好兄弟!同為公會同僚的恩格里斯少校!麻煩妳多關照啦!」槍哥隨後將五枚銀幣疊在桌面上。
 
  「槍哥,這錢我自己出就好了……。」我連忙將銀幣拿起,遞回給他。
 
  「不用啦!小錢我出就好───!」槍哥從我手上將銀幣挖出,再度疊在桌上。
 
  「不過呀~~~~下次你要討伐四臂巨人的時候,記得算我一份!報酬我們倆就七三分,如何?」
 
  「哇噻───!槍哥!你也太會算了吧!」「這種坐著等分錢的任務我也要!」我們兩個後方開始傳來此起彼落的抱怨聲。
 
  「喂……別忘了……當初可是我大力擔保……我這好兄弟才有加入公會的機會……。」槍哥舉起手指,對著方才的抗議者一個個點名,所有人便噤聲了。
 
  隨後槍哥轉過來勾住我的脖子:「兄弟!我們就這麼說定了!」
 
  「呃……好。」(你都說到這份上了,我還有拒絕的可能嗎……?)
 
  「呵呵……兩位的感情真是好呢!」四十來歲面容的紫袍婦人輕啟朱唇,微微一笑。
 
  §
 
  「日安,恩格里斯大人,吾人是安潔蘿.提爾.塔西爾,《費特法陣》的門徒與傳承者。」塔西爾端坐在椅子上,微微向前躬身。
 
  「日安,我是卡雷斯.馮.恩格里斯,傭兵公會少校。」我也恭敬地回了一個禮。
 
  這時塔西爾將一疊厚重的黑色卡牌推到桌子中央,下方墊著一塊頗有厚度的紫色絨布。
 
  從我的視角看去,這塊一米見方的大絨布前端有著六個粗框格子,上面標著一到六的數字,靠近塔西爾的那一側。
 
  在疊起的黑色卡牌兩側,則是左右各三十九個的細框格子,呈對稱排列。
 
  絨布下端,也就是靠近我的那一側,則是一個圓形的法陣圖騰,中央是兩張各自望向左右的臉譜,圓周上則是一圈我不熟悉的奇特圖形。
 
  所有已知平面的人們一看就知道,這兩張臉譜各自代表【虛空之母】和【深淵之父】,也可以說是幸運和厄運的象徵。
 
  「恩格里斯大人過去有接觸過〈費特牌〉嗎?」
 
  「沒有,這是第一次。」
 
  「那麼,請容吾人作個簡短的介紹……。」此時,塔西爾將右手食指敲在中央的黑色牌組上,迸開一圈清澈的紫光。
 
  霎時間,數十張卡牌像大群的黑色鳳蝶,倏地脫離了桌面,在空中振翅飛舞,交錯成如同群蝶求偶互抱的畫面!
 
  黑色卡牌在移動過程拖出紫色的軌跡光,在空中編織成絢爛奪目的光影刺繡。
 
  過了一會,當四周觀眾的好奇心到達了滿足點,塔西爾打了個響指,四處紛飛的黑色卡牌立即失去了動能,變成受到地心引力捕捉的一方落葉,優雅地從空中落下。
 
  七十八張牌,就這麼毫厘不差地降落在七十八個細框格子,排起如同閱兵陣列般的整齊序列。
 
  「啪啪啪─────!」如雷的掌聲從後方傳來,我也驚訝於方才的情景,雙手不自覺地揮動起來。
 
  「獻醜了……。」紫袍婦女再度躬身,向眾人回禮。
 
  「方才這七十八張牌,就是〈費特牌〉的總合,有三十九張主牌,三十九張副牌。」
 
  「主牌代表事件,副牌則代表命運的走向,也就是好……與壞……。」
 
  「如果吾人沒有眼拙,恩格里斯大人是神人吧?」
 
  「是的。」我隨即回答。
 
  「那麼,待會請恩格里斯大人在那圓形圖騰上,敲下自己的神權印記。」
 
  「接著,會有六張〈費特牌〉依序翻開,移動到我前方的格子中。」
 
  「第一張牌,代表著過去,因為未來發生的命運,絕對和昔日所發生的事情有著前因後果的連結。」
 
  「第二張到第五張牌,則是代表近期的命運。」
 
  「第六張牌,則是遙遠的未來……所謂遙遠……可能是三個月……可能是三年……也可能是三百年……。也因此,客人們往往會忽略這個占卜結果。」
 
  「恩格里斯大人明白了嗎?有沒有疑問呢?」
 
  「呃……沒有……。」雖然我還是一頭霧水,但這個時間點多加一些問題好像不太合適,於是就含糊帶過了。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
 
  §
 
  緊接著,塔西爾將雙手貼在紫色絨布,灌注了自己的核心能量在法陣上,我前方的圓形圖騰這時浮起一道光亮。
 
  「困惑者以指代筆,請至高的父母賦予不屬於塵世的力量,刻寫出他的命運。」塔西爾用清朗的聲音,吟唱起法陣咒語。
 
  「恩格里斯大人,請敲下你的神權印記。」
 
  「好的。」語畢,我將食指在圖騰上敲起,代表【末世之鷹】的神權印記泛起一道藍光,刻印在絨布上方的圖騰,隨即消失。
 
  我注意到塔西爾浮起一個詫異的表情。
 
  「【太初文字】……!?」看到【末日之鷹】印記上刻寫的奇異文字,塔西爾那沾上一抹豔紅的嘴唇述出了旁人無法察覺的輕聲細語,但依舊被我敏銳的聽力捕捉到。
 
  我心頭一震!因為尤莉雅曾告訴過我,整個【創世教派】能夠解讀【太初文字】只有她一個人,她也未見過其他能夠辨識【太初文字】的學者。
 
  心中不禁起了一陣強烈的疑惑,眼前這名頗有年歲的神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這時塔西爾已經收起方才的詫異表情,換成原本的一抹微笑,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正當我還在糾結苦思這個問題時,六張透著紫光的卡牌。從絨布上浮起,快速地滑行到塔西爾前方的六個粗框格子中,隨即自動翻開。
 
  第一張牌 〈雙頭龍〉
  第二張牌 〈捧著牡丹的皇女〉
  第三張牌 〈鎖鍊與秤砣〉
  第四張牌 〈黑極龍〉
  第五張牌 〈戴著皇冠的鉑幣〉
  第六張牌 〈風暴皇蝶〉
 
  塔西爾凝視這六張牌,久久不語。
 
  槍哥似乎對這個令人摒息的情況顯得著急,急忙開口搶問:「塔西爾婆婆,這個牌組是很不好的組合嗎?」
 
  「不……。」又過了一會,紫袍婦人才緩緩開了口,這時她抽起了第一張,代表〈雙頭龍〉的〈費特牌〉。
 
  「恩格里斯大人過去有【創世教派】有過淵源嗎?」一雙彷彿能洞悉一切的眼神向我掃來。
 
  「呃……。」我立刻啞口無言,試著掩飾自己的心虛感。
 
  首先是詫異於這占卜的精準。再來,我總不能在許多原為【創世教派】舊屬的同僚面前,坦承自己親手將他們的神主克羅諾斯,送到了深淵的大門。
 
  正當我苦思著一個合適說法時,塔西爾再度開了口。
 
  「請不要在意,你也是擁有無盡生命的神人,在長久的歲月中或許曾經跟【創世教派】的某人有過一段因緣,但並沒有強烈到讓你刻骨銘心,所以在歲月的沖刷下逐漸淡忘了……。」塔西爾似乎注意到我猶豫不決的表情,溫柔地送上一個下台階。
 
  但塔西爾並不知道,不論是和克羅諾斯的血戰,或是和尤莉雅相處的溫暖時光,都已經銘刻在我的神權核心之中,永誌不忘。
 
  「接下來……皇女與秤砣……呵呵……。」塔西爾突然發出一股輕快的笑聲。
 
  「是……很奇怪的牌組嗎?」用我的角度,實在無法將這兩張牌的意義組合在一起。
 
  「恩格里斯大人,您有對象嗎?」塔西爾拋出一個突兀無比的問題。
 
  「嗯……沒有……。」
 
  「〈捧著牡丹的皇女〉……代表是情人或是妻子。而含苞待放的牡丹,代表【春曉之月】,也就是四月……大地由寒轉暖的季節。」
 
  「如果您還是單身……這表示您即將迎來一個溫暖的邂逅。」
 
  「吔───────!」此時後方傳來一陣驚呼聲。
 
  「安靜一點!塔西爾婆婆還沒把牌組解說完────!」槍哥走離我的身邊,跑去安撫樂不可支的女性同僚們……。
 
  「再來……〈鎖鍊與秤砣〉,這代表累贅……也代表責任……。」
 
  「把這兩張牌組合在一起……代表您未來的邂逅對象……可能會是您沉重的負擔……。」
 
  「只是……吾人,從這兩張牌中,感受到了無盡的暖意……。」
 
  「即使是負擔……吾人相信……對恩格里斯大人來說,也必然是……溫暖又甜蜜的負擔……。」這時塔西爾將兩張牌疊在一起,遞到我手上。
 
  「溫暖又甜蜜的……負擔!?」這時候,放在我的掌心之間的費特牌,緩緩地流出令我心口悸慟的一絲暖意。
 
  §
 
  「你們一掛人湊在那裡幹嘛?還不趕快來跟本皇女問安!?」
 
  一句彷彿才剛聽過的傲嬌口吻,從身後傳來。
 
  「是!【創世教派】中央戰區所屬百夫長!施奈克!向皇女殿下問安!」
 
  「皇女殿下早安!」
 
  我聽到槍哥蹬地行起軍禮,其他同僚此起彼落的問候聲。
 
  「還有呀!那個坐在角落,穿得全身黑的傢伙是誰,本皇女怎麼沒看過他!?」
 
  「稟告皇女殿下,這是不久前才加入公會的同僚,叫卡雷斯,我的好兄弟!。」
 
  「卡雷斯……?」
 
  方才發出的輕柔女音幾乎和我稍早夢境中的聲音完全符合……。詫異之餘,我已經不自覺立起身子,轉身望去。
 
  一名有著冰藍長髮,清新脫俗的白色美人,直勾勾地盯著我瞧。
 
  我的目光立即被她腰間的黃金腰墜定格了。
 
  外圈的銜尾龍,時針朝向六點鐘,中央是含苞待放的牡丹圖騰。
 
  「【春曉之月 六刻皇女】……!?」
 
  據說我那時呆立了好幾分鐘……這是槍哥後來告訴我的。
 
  §

  含苞待放的傲嬌牡丹,遇上了今生注定要對她呵護備至的溫柔戰神。
 
  【六刻皇女】、【末世之鷹】,在名為【庫伯哈】的龍眷之地,開始了兩人的故事。
 
  名為感情的時鐘再次轉動,嘀嗒起尚未知曉的結局。
 
  §
 
  大家好,我是一邊打掃房子,一邊碼字,忙到快要往生的姐吉拉……。
 
  這是【皇女海象】雪花,和她的【保育員】渣鷹,初次相遇的故事。
 
  為什麼突然冒出這個先行篇章呢?主要是因為委託繪製咱家【敗家皇女】的繪師,希望姐吉拉提供一些可供參考的文章來增加他的靈感,所以姐吉拉便花了三天時間,打出這個未來會出現在正篇的文章。
 
  由於離開【鐵鏽鎮】後有足足兩集都是雪花的主場,因此老宅女超前部署,先向繪師邀稿,後續章節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謎之聲:渣鷹不是還在【鐵鏽鎮】鬼混嗎……?)
 
  在此也向各位賞文的朋友說聲 新年快樂,事事如意!
 
 
  東堂隼人/姐吉拉  謹識於 【庫伯哈】 早春
 
 
 

315 巴幣: 2154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皇女不敗家,成何體統!」這句話完美呈現婆婆的預言呢ww
話說,新年到了呢!
祝姐吉拉新年快樂!!
2021-02-10 17:01:39
東堂隼人
謝謝星賊,祝你新年快樂,來年順利出道![e12]
2021-02-10 17:05:13
蒼天落葉
傲嬌皇女跟戰神的這個CP組合感覺很棒啊,話說「在我看來,這比較像男人的遺書……。」 該不會是保育員想出來的吧XD
2021-02-10 20:42:32
東堂隼人
老實說,【敗家皇女】的原型就是【敗家宅女】姐吉拉我![e29]
2021-02-10 20:44:34
東堂隼人
這句對白是保育員含著眼淚想出來的~~~[e29]
2021-02-10 20:51:4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