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 短篇集】#11 【鳳凰鑄日、太初尹始】(2)

東堂隼人 | 2021-09-17 00:07:15 | 巴幣 202 | 人氣 435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虛空戰記 短篇集】#11 【鳳凰鑄日、太初尹始】(2)
 
  墓土的味道,代表著死亡和永別。
 
  凝玥循著模糊的記憶,帶著平清到了她母親的墓前,滿是愧疚的醫者,親手為仗助掩土立碑,葬在他亡妻的墓旁。
 
  女孩的哭聲就如同冬夜的雨霏,一樣刺骨錐心。
 
  兩人收拾完心情後,平清抱起了凝玥,將立誓守護的孩子擁入懷中,輕聲說著:「孩子,我們走吧……。」
 
  紅腫著眼眶的凝玥不解地看著自己的老師:「走……?」
 
  「嗯……。」
 
  「芳妮珞還能夠動之以情,但女皇陛下天威難測……【鳳翎墟】仍是命懸一線。」
 
  「為了你的安全,我們要去……一個……女皇陛下不願想起的地方。」
 
  「【原點平面】……。」
 
  「【原點平面】?」稚嫩的孩子覆誦著她完全不熟悉的話語,靜靜地點著頭。
 
  「對……【原點平面】……那裡將會是我們的……下一個家。」
 
  「我的……故鄉……。」
 
  §
 
  虛空曆一三三八年三月 二日
  【宣教特區】
  【墨血鎮】平面
  【彼世書大道】
 
  毫無預兆的春雨襲上了人們的臉龐,濡濕了鞋底和衣角,驚慌失措的行人紛紛躲到大道兩旁的屋沿下,祈求著令人掃興的雨勢能及早謝幕。
 
  現在是早春,晨間的空氣依舊漫著一絲冰涼,淋了雨的人們如果沒有及時來一杯溫身暖胃的薑湯,恐怕隔天的行程是離不開怪奇的鍊金藥房或是充滿消毒水味的簡陋診所。
 
  在細雨紛飛的街道上,三個纖細優雅的身影兀自走著,將空無一人的雨街當成臨時打造的伸展台,在天光與雨滴交錯中的街道上盡展風華。
 
  走在最前頭的窈窕佳人,踏著比任何貴族女子更端莊秀麗的步伐,一頭悉心梳理的銀色鍛帶髮在空氣中混入令人心曠神怡的沁涼香氛,如櫻落雪般的冰肌玉膚在黑色禮服的開叉旁若隱若現,挑動著在場所有男性的戀慕和女性的嫉妒。
 
  清新脫俗的佳人矇著一條黑色眼帶,白淨的臉蛋上掛著比任何粧容都甜上三分的淺淺一笑。
 
  在禮服佳人的身旁,是兩名穿著女僕裝的清秀姑娘,個頭較高,將亞麻色長髮束成馬尾的女孩撐起一把黑色的滾邊傘,亦步亦趨的跟在主人身旁,深怕某個不長眼的雨滴沾濕她尊貴主子的衣角。
 
  另一個身子纖細的精靈女孩,則是將淡金色的長髮編成【龍尾穗】的造型,不時對四週接連出現的下流目光、投以鄙視的眼神。
 
  在旁人看來,那一行三人的組合就像是某個富商巨賈的千金,帶著兩名年紀相仿的侍女,來到這名聞遐邇的文學重鎮,尋找能讓禮服佳人昇華到另一個境界的知性之美。
 
  當然在許多男人的眼中,這是多此一舉,眼前的麗人早已能夠顛倒眾生。
 
  §
 
  由於突如其來的傾盆大雨,【彼世書大道】的書店紛紛關門送客,將濕氣阻絕在外,畢竟嬌貴的書本比起衣襟更經不起水分的折騰,對於這個將文字與知識重於一切的【墨血鎮】,這是再尋常不過的習慣。
 
  但眼前三個美人的目的地似乎也不是這令人眼花繚亂的各式書店,她們沒有在任何一塊招牌前佇足停步,就這麼一直往遠離主街的方向走著,慢慢地離開了眾人的視線。
 
  莫約過了一刻鐘的時間,三人走到了某個冷清的街角,二三個頗有年紀的矮人倚在發鏽的燈柱旁抽著煙斗,用發音奇特的俚語在聊著天。
 
  就在這時候,禮服佳人在某個燈柱旁找到了她今天的目的地,一塊陳舊破爛的招牌。
 
  【以書易物的破舊天堂】
 
  「諾維婭、琴,我們到了……。」
 
  兩名女僕也尋著主人的目光、注意到了招牌的存在,一行三人轉進了昏暗的巷道,接著在一個尋常不過的雜貨店前停下了腳步。
 
  顧店的是名滿頭紅髮的火矮人老婦,頗有年歲的她有著一雙無力撐起的眼皮和佈滿整臉的老人斑,僅存幾顆的黃板牙在上顎和歲月做著總有一天會落敗的戰鬥,看起來搖搖欲墜。
 
  她手裡不斷揮舞著用山羊鬍作成的撢子,賣力地清掃店裡的陳舊貨物,但看來成效不彰,那厚重的灰塵依舊令人不忍卒睹。
 
  除此之外,這老人家似乎還有點耳背,琴輕聲地在店門口喚了幾聲,只見矮人老婦依舊保持著原本的動作,完全沒有注意到一行人的存在。
 
  「婆婆───────!」急性子的諾維婭受不了眼前的情況,朝著眼前的老人家大叫了一聲!
 
  「嚇───!」猝不及防的老矮人嚇了一跳,手上的撢子霎時脫了手,睜大眼睛急忙尋找撢子的她,這時才注意到眼前有三位登門已久的嬌客。
 
  「呀……呀……原來是客人呀……。」老婦人先是恭敬地行了個禮。
 
  「請三位尊貴的女士不要見怪,老姑娘我這些年呀……眼睛和耳朵都愈來愈不行啦……老是丟三落四的……哈哈!」和藹的老婦自嘲式將撢子柄往自己的頭上敲著,眼皮彎成兩道代表笑意的月牙型。
 
  「三位尊貴的女士來老姑娘的破舊鋪子,是要來找幾本舊書呢?還是來找矮人作的小玩意呢?」
 
  「婆婆……小女子確實是來您這找點特別的東西呢……。」矇著眼帶的美麗女子走近矮人老婦,先是行了個屈膝禮。
 
  「好說好說……不知道女士想找什麼特別的東西呢!?」貴客臨門的老婦開心地搓了搓手,再拉了拉自己的耳朵,確定自己不會漏掉客人接下來的要求。
 
  「我要找……。」禮服佳人用食指抵了一下自己的櫻色唇,用清楚的咬字,緩緩說著自己想要的物品。
 
  「【極龍的溝牙】……。」
 
  「【彼世的鯨脂】……。」
 
  「【喜歡聽故事的提燈】……。」
 
  笑容從老婦的臉上瞬間消失。
 
  「……尊貴的女士,這些東西可是連鉑幣都無法等重交換的珍寶……如此的厚禮,請問您是要送誰呢?」
 
  「我要送給……【純淨之熖的主人】……。」禮服佳人再度揚起了甜度十足的笑容,和老婦現在的撲克臉形成極大的對比。
 
  「原來是【掌管審判之間的公主】呀……請原諒老姑娘的有眼無珠,呵呵!」老婦此時回復成原本恭敬有禮的模樣,再度向禮服佳人致禮。
 
  「這三個東西,我這破舊鋪子正巧都有,請隨我來……。」

  「莉妲閣下……。」
 
  「勞煩您帶路了。」
 
  【光明之徑】【第七鋼鐵聖女】,莉妲.喬安.考斯基,再度向對方行了個屈膝禮,水潤的櫻色唇綻開那能傾國傾城的迷人風采,代表著她現在的好心情。
 
  §
 
  「那留著亞麻色馬尾的“大女孩”,把門關上,順便把店休的招牌翻起……。」準備走向店鋪深處的火矮人老婦,沒好氣地朝著後方的諾維婭下了一個命令句。
 
  「啥!?」擁有【異邦人】血統的諾維婭怎可能被人數落後還得聽命行事,她立即回擊了一個粗鄙的眼神!
 
  「如果不是莉妲閣下在場,我會很認真地考慮把你那粗魯的舌頭割下來,製成廉價的吊飾……。」
 
  「妳……!」就在諾維婭準備爆起脾氣時,莉妲伸出白嫩的食指在她眼前搖了搖,示意她收歛點。
 
  生性高傲的【異邦人】女孩揪著一張臉,壓下了性子,個性相對溫和的琴則先向後二三步關上了門,再拉著自己的姐妹跟了上去。
 
  一行四人來到了一個充滿霉味和積灰的老舊倉庫,天花板上的壁燈比月初的眉月還要來的黯淡。
 
  老婦人將自己埋進一個看起來隨時會傾倒的貨堆中,一些木製的貨箱跟著她身體的動作咔咔做響。
 
  良久,火矮人在貨堆中拉出一個破爛的皮箱,揚起的灰塵足以遮蔽在場所有人的視線。
 
  方才一番折騰的老婦人沒有停下手,她走近倉庫中間的一張工作桌,用一條算不上乾淨的手帕在桌子、椅子和皮箱上亂抹一通,接著將皮箱擱上桌面,解開了扣鎖。
 
  和破爛的外皮不同,箱子的內襯幾可說是一塵不染,一個頗有歲月痕跡的老舊提燈置於中間,左邊跟右邊分別放了兩塊掌心大的白色石頭和一罐淡藍色的油脂。
 
  火矮人將皮箱轉向莉妲:「接下來,請閣下自便,老姑娘先告退了……。」
 
  語畢,天花板上的燈光穿透了老婦的身體,那略帶發福的身形就如同飛灰一般,消散在空氣之中。
 
  §
 
  「感謝……。」莉妲朝著已空無一人的空間點頭示意,隨後恭敬地取出提燈,放上桌面,再用手指抹起一塊油脂,細心的塗抹在燈蕊的下方,不屬於塵世的清淡香氣在空氣中擴散著。
 
  諾維婭和琴摒氣凝神,靜靜地的列在後方,不敢發出任何一點不屬於這裡的聲音。
 
  接著,莉妲拿起那兩塊石頭,當起燧石,對著提燈開始敲起火花,緩聲唸起那僅有寥寥數人知曉的禱詞。
 
  「我說著塵世的流年……,」
 
  「我聽著彼世的思念……,」
 
  「我讀著未世的徬徨……,」
 
  「我寫著三世的因緣……。」

 
  「……何處才是我停筆闔卷的終點?」
 
  當莉妲唸出最後一句禱詞時,白色燧石打出的火星點亮了那陳舊的提燈,白熾的火光瞬間點亮這原本黯淡無光的倉庫,驅散了原本包圍眾人的黑暗,整個房間如同太陽置頂般光采明亮!

  那由彼世巨獸所提煉出來的香脂,在燈蕊上化為蒼白的火熖,飄散著可以令無數世人陶醉其中的陣陣芬芳。
 
  「嗯……這交織著生與死的香味,總是讓人欲罷不能……。」一個輕柔的女人聲音從提燈中傳出,白色的火熖隨著她慵懶的語調、不斷地晃動著。
 
  「久違了……聖座……。」【第七鋼鐵聖女】起了身,向沒有現身的至高神主行了一個無比恭敬的屈膝禮。
 
  「睿智的女孩……妳今日前來,是為我帶來問題?還是為我帶來答案?」
 
  「莉妲今日來此,尋求聖座的智慧。」
 
  「那麼……老規矩……一本好書……一個答案……。」
 
  「莉妲明白。」
 
  「說出你的問題……。」
 
  「莉妲想向聖座請教……一個千古之祕。」

  「就是……。」
 
  「【不落皇城】的虛空座標。」

  「【不落皇城】……呵呵呵……。」伴隨著提燈之主的輕蔑笑聲,白色的熖火瞬間燒得旺盛,在熾熱的火光中,禮服佳人的俏麗臉蛋依舊是明媚動人,靜靜地等待著眼前的【虛空領主】為她指引那失落千年的古城。

  「安鉑麗……居然想把腦筋動到【蒼白寡婦的嫁粧】……這新晉的神主看來和克羅諾斯也沒有分別……。」

  「一樣的貪婪。」
 
  【創世教派】塵封千年的祕密,那原本由龍爪掌握、如山堆積的鉑幣,如今即將落到【鉑銥聖母】的掌心之中。
 
  §
 
  各位文友晚上好,本篇是【鳳凰鑄日、太初尹始】的中篇,故事的時間軸從古代直接轉換到現代,希望大家不會看的一頭霧水。
 
  為了得到【不落皇城】中的巨大財富,莉妲尋求另一位【虛空領主】的智慧,導引她前去尋找了解古城位置的病嬌神主,也就是【蒼白寡婦】香水.桂兒。

  下一章則是莉妲尋找桂兒前,和鳳凰相遇的插曲,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當寫完這篇後,老宅女只有一個想法……。
 
  生日當天吃完晚餐就叫本宅女趕稿是那一招!
 
  立馬決定罷工回娘家!
 
  順便把筆名直接改了!
 
  東堂隼人/姐吉拉
 
  §
 
 
  【虛空戰記 設定圖】【緋色天香】
 

創作回應

夜風196
生日快樂!生日還要趕稿應該可以請款邀圖(?
2021-09-17 10:11:37
東堂隼人
謝謝夜風的祝福,其實我們有準備要幫【重鑄之王】詩華洛克婭繪制設定,我已經叫某老宅將三節獎金吐出來了![e29]
2021-09-17 17:56:32
虚ろな光
我覺得這種長度的篇幅很不錯 再長也可以 是說這篇的用字比較華美呢 還有生日快樂唷
2021-09-17 11:42:05
東堂隼人
謝謝阿光的祝福!,論用字華美我還差你很遠啦![e38]
2021-09-17 17:57:2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祝姐吉拉生日快樂~(>v<)
燈火與芳香嗎....感覺這真的很容易讓人為之陶醉呀....
2021-09-17 19:25:46
東堂隼人
謝謝愛莉的祝福,這【彼世的鯨脂】可以說是【虛空戰記】版的芳香精油XD![e12]
2021-09-17 22:02:01
魚子壽司
生日快樂
話說主線完全沒進展(X
2021-09-17 21:18:03
東堂隼人
謝謝魚子的祝福!其實主線一直卡關的原因是因為老宅女對第一人稱的寫法很沒信心,偏偏一開始卡雷斯就是用第一人稱的寫法來敘述離開【原點平面】之後的故事,我會再和保育員討論這件事的!感謝魚子特地來提醒老宅女![e34]
2021-09-17 22:04:56
夜梓的臨殃
有一種好神聖的感覺><
不過也在想是不是那名老婦也不是簡單的人w
祝姐吉拉生日快樂與中秋節快樂/////
2021-09-18 02:05:31
東堂隼人
謝謝夜梓的祝福,也祝你月餅節快樂!這名老婦其實是【虛空領主】【墨血之王】的侍女,的確也是一名不簡單的人物,後面的章節還會再度出場,請稍待![e12]
2021-09-18 21:31:1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