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七章【千年旅程的終點】- Remaster

東堂隼人 | 2021-01-10 13:54:39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七章【千年旅程的終點】
 
  時間回到十數分鐘前。
  〈影狼匿蹤戰機〉
  〔駕駛艙〕
 
  「該死的東西!掉頭!給我掉頭回去呀────────!」
 
  【七刻皇子】亞達麥特,怒不可遏的站在操作儀表板前,死命地敲打這個他全然不熟悉的東西。
 
  戰機系統沒有回應他的任何操作,只是不斷地重覆著一段冰冷的聲音。
 
  『目的地設定為【西南戰區-251基地】平面,預計七天十二小時四十三分鐘抵達。』
 
  稍早之前,喬亞將亞達麥特傳送到這台有著大三角翼黑色戰機後,系統自行啟動了棄艦模式,立即駛離了【醒龍號】。
 
  操作儀表板上有著一個標誌,三條直線向下收歛的圖案,雪虎的額紋,外圈則是一輪簡化的銜尾龍。
 
  這是【循環教派 新教】的圖騰。
 
  §
 
  亞達麥特見過這台戰機,六個月前,一個【新教】出身的軍火私販,在黑市兜售這台號稱【新教】最新銳的武裝。
 
  〈影狼匿蹤戰機〉,二點五馬赫的時速,平面穿越時間低於三十秒,塗覆雷達波吸收層,號稱可在目視距離內掠過【高斯號】前方,悄然無息。
 
  貓人私販大吹大擂,述說著【新教】代理神主亞巴頓,當年就是搭同型戰機才能從【深淵新娘】的眼皮底下逃走。
 
  但是那軍火私販油嘴滑舌的模樣令他生厭,而且他還出了個獅子大開口的價碼。
 
  「六千個鉑幣。」。
 
  亞達麥特當時只回給了他一個怒目和冷語:「我沒必要花六千個鉑幣買台逃跑用的鬼東西!」
 
  此時他才想到,他口中的老爹,也就是謝基爾,當時認真的打量著眼前這台只能逃命用的昂貴東西。
 
  §
 
  「老爹……搭著這台鬼東西,丟下你逃命……我覺得我還有臉去見菲媽嗎?」
 
  亞達麥特兩頰的肌肉顫抖,斷斷續續吐出這段話,慚愧和悲憤的情緒混合著話語。
 
  淚珠從【七刻皇子】兩個眼角溢出,在下頷交錯成一片濕漉。
 
  她口中的菲媽,名為菲妮絲.韋特.達斯特,是謝基爾的妻子,亞達麥特的養母。
 
  所有的時之皇子皇女都不是【創世教派】神主克羅諾斯的婚生子女,而是克羅諾斯抽取自己的神權基因後,所培養出來的。
 
  因此,他們沒有真正的母親,時之皇子皇女們,都是由克羅諾斯指派一名女性神人代為養育,直到成年。
 
  雖然有著上下主從的階級和毫無血緣的藩籬,但對所有時之皇子皇女而言,自幼呵護自己長大成人的養母,心中的地位絕對和父皇克羅諾斯等量齊觀,不分軒輊。
 
  同樣地,這份感情,也會投射在養母的至親身上,例如謝基爾。
 
  §
 
  「咕…………!」亞達麥特回過頭,看著後方破敗的景像。
 
  透過抗炸玻璃,由於距離遙遠,【醒龍號】的龐大身驅已化為一個小點,但艦橋上強烈的火熖點起了刺眼的橙色光亮,在漆黑的空間顯得異常突兀。
 
  「戰鬥開始了!?」
 
  【七刻皇子】再度轉頭面對儀板表,狠狠搥下一拳!
 
  「可惡───────!」
 
  這時,從堅硬表面反饋回來的刺痛感,突然給了他一個靈感,一個方法。

  【七刻皇子】顫抖的拳頭,正巧停在儀表板上的時間顯示屏幕上。
 
  代表時間流逝的紅色數字規律地更新著。
 
  「對!還有這個方法!」彷彿是找到袐密金庫的鑰匙,亞達麥特難掩激動之情!雙手立即死命地握住方向舵!
 
  「《天賦法陣 吾父的溯時之輪》───────────!」
 
  法陣名稱從口中大聲迸出,一個金黃色的時鐘狀法陣在方向舵上快速地刻劃起來!
 
  時間屏幕上的紅色數字瞬間定格!原本充斥在駕駛艙內的機械音如同被關掉喇叭,一片靜默!
 
  不到一秒的時間延遲,金色時鐘法陣上的長短針,破壞起已知平面的常規,開始逆時針反向旋轉!
 
  代表時間的紅色數字進入倒數模式,一秒一秒,規律地向前回溯。
 
  喇叭播出倒帶般的機械語音,戰機和【醒龍號】的距離由增加轉為減少!
 
  整個駕駛艙,不……應該是整個〈影狼戰機〉,全部違逆著著時間之流,回到前一刻的狀態!
  
  除了亞達麥特。
 
  方才急速駛離【醒龍號】的黑色戰機,正以全機倒退的怪異姿態,順著原先的行駛軌跡回到【醒龍號】。
 
  雖說【七刻皇子】無法如同乃父克羅諾斯一般,能將時光之流玩弄於股掌之間,但是遺傳自【創世之龍】的神權基因,依舊能讓他悖離時光之流的定律!
 
  金黃色的強大法陣不斷地榨取魔力,亞達麥特的手臂傳來陣陣抽痛。
 
  【七刻皇子】咬牙忍痛,不斷地將魔力注入這個會造成巨大損耗的強大法陣。
 
  「要趕上─────!」
 
  「要趕上呀────────────!」悲鳴般的吼聲迴盪在機艙中。
 
  §
  
  【醒龍號】 正前方一公里處
 
  【深淵新娘】雪菲拉悄然飛至,直視著【醒龍號】逐漸破敗的身影。
 
  瀕死的巨龍早已無力抵抗,等待深淵的皇女來宣告它的結局
 
  艦尾衝出數台急速離去的小型突擊艦,尾部的推動波在夜空中羅織出蒲公英般的星火。
 
  代表凡人的黃色和綠色核心光譜投射在寶藍色的瞳孔上,雪菲拉沒有任何反應,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們離開。
 
  前方的【醒龍號】由於艦橋炸毀,爆出濃煙和橙色火舌,像一堆巨大的篝火,照亮了四週的區域,火光溫暖,但伴隨著已逝者的冰冷低語。
 
  不久後,整個戰場歸於寂靜,僅留下滿目瘡痍的千年巨龍。
 
  這時,【深淵新娘】改變了原本站直的身姿,上身微傾、右腳前跨,戴著黑絲手套的纖細手指搭在【救贖者】的刀柄上。
 
  這是極東劍術《居合斬》的起手式。
 
  雪菲拉此次作戰最主要的目標,就是擊毀【醒龍號】,她要將這艘【千年戰艦】的旅程劃下終點,奏上輓歌。
 
  這些年來,她一直在追獵這艘代表【創世教派】昔日榮光的象徵。若【醒龍號】葬於她手,對夢想著帝國復興的【創世教派】追隨者,不啻是一記重擊。
 
  【深淵新娘】閉上深邃的眼眸,黑絲手套握緊了【救贖者】的虎紋刀柄。
 
  一個五米直徑的蒼藍色電圈霍地從雪菲拉身上迸出!以她為圓心,緩慢的逆時針旋轉,數十道電圈交織成的環狀帶不時迸出電光。
 
  身上的蝶翼襯裙和腰帶,開始間歇性的點起璀璨亮眼的藍光,令人眩目神迷。
 
  那華麗又致命的姿態,就像一隻即將引爆電磁風暴的蒼藍皇蝶。
 
  同一時間,【深淵新娘】四週的空間,開始低鳴,開始顫抖……。
 
  身為足以破壞已知平面一切準則的【至高神人】,當她的戰能凝聚至某個臨界點時,四周的空間便開始扭曲,毫不掩飾地表達對【深淵新娘】的恐懼。
 
  原本寂靜的虛空產生了低頻的響聲,筆直的光線被扭曲,空間開始劇烈震盪!

  即將引起毀滅的震央用忧目驚心的前震序列來宣告隨之而來的浩劫。
 
  §
 
  久未述語的櫻色唇再度呢喃。
 
  「《量子刀法》……。」
 
  「《零式》………。」
 
  「《空間裂隙斬》───────!」
 
  隨著一陣拔尖的尾音,一道蒼藍電光由上方轟然而下,通過了【深淵新娘】的身體,送上了深淵的聖力加持!
 
  雪菲拉的左手拇指推開了【救贖者】的刀鍔,蒼藍色的光芒從間隙中洩出,銳光刺目!
 
  電光火石之間,【深淵新娘】用已知平面最驚人的斬速,將【救贖者】向前揮去!
 
  七馬赫的刀速立即撕開了眼前的空間和一切!
 
  「轟──────────────────!」
 
  蒼藍的刀鋒轟出了一道呈水平、一百二十度錐狀的蒼藍色電漿斬擊波!
 
  引發自深淵的電漿海嘯吞沒了眼前的一切,超過八千公里時速的蒼藍巨浪湧向【醒龍號】,高溫電漿撕裂了一切完整之物!包括不具實體的寂靜空間!
 
  「啪───────!嘰─────────!」
 
  高速的電漿斬擊波撕裂了移動路徑上所有空間,漆黑的虛空浮起一道白色的空間傷口,【虛空之母】的聖域被利刃無情劃開,如白色血液般的【未名物質】流淌在這不熟悉的空間中。
 
  貶眼般的時間過去,電漿斬擊波前緣吞沒了【醒龍號】艦首,在《空間裂隙斬》摧枯拉朽的威力之下,兩米厚的艦身裝甲無異於紙片!
 
  炙熱的蒼藍刀刃無情的劃開了【醒龍號】的鎢鋼裝甲,工整的裂縫從艦首高速的向艦尾奔去,方格狀的艙室從撕裂處露出,滾燙的電漿將所經之處的鋼板熔出魚鱗紋,黑色的燒烙痕跡水平橫列在白色艦身上,熔化的鋼液如污血般漫開,透出藍紫色的不祥之光。
 
  來自深淵的【永恆傷口】烙印在巨龍的遺骸上,成為另一個歌頌神權的蒼涼故事……。
 
  頃刻間,九百米長的【醒龍號】被截成上下二段,《空間裂隙斬》劃開空間後產生的【空乏帶】將白色飾金的巨艦遺骸隔在上下兩個位置,兩截艦身的位置因此錯開。
 
  斬斷了【醒龍號】之後,電漿斬擊波繼續向前急馳而去,扇形的【空乏帶】裂痕再度擴大!
 
  數秒後,深淵的電漿海嘯到達威力的盡頭,摧枯拉朽之勢不再,【空乏帶】的末端泛出數千片不規則的碎花,就如巨浪向內陸推去幾公里後,餘浪所留下的細碎浪花。
 
  隨著猛烈的刀勢,【深淵新娘】雪菲拉轉了數圈,背對著殞落的【醒龍號】,【蝶尾服】的尾翼此時才跟上電光火石般的轉身。
 
  極速揮刀造成的高溫在【救贖者】的刀身上輻射出一層薄光,蒼藍的刀身褪下了代表毀滅的顏色,回復了原本冰冷的銀光。
 
  四個帶著藍色冷光的極東文字並未隨著深淵的力量褪去而消散,依舊蒼勁有力地鐫刻在不屬於塵世的銀白刀身。
 
  “生死皆斬”
 
  §
 
  半响後,空間的傷痕開始癒合,代表空間傷口的【空乏帶】逐漸縮小,淡化消失。
 
  原本被【空乏帶】隔開的二段艦身接著開始相互撞擊,被斬開的艦體因撞擊的火星引發大火,一分為二的【醒龍號】陷落在烈焰之中,爆炸聲、蒸氣聲、金屬撞擊聲此起彼落,合奏起【千年戰艦】的送葬曲。
 
  雪菲拉將【救贖者】的刀鋒靠在刀鞘囗上滑過,刃尖抵入刀鞘中。
 
  「鐺……。」不屬於凡鐵的低鳴聲,補上送葬曲的結尾音。
 
  【深淵新娘】回過身去,不發一語,寶藍色的瞳孔凝視著遠方,將【醒龍號】的最後身影記下腦海。
 
  §
 
  虛空曆一三四三年 十一月 十五日 淩晨
 
  【Z軸中線】下方,【宣教特區】外圍,【尤哈因】平面附近區域。
 
  【創世教派】所屬,【靜龍級】虛空戰艦第二艦【醒龍號】,【君主艦】。
 
  由【光明之徑】【鉑銥聖女】雪菲拉執刀代筆,在名為虛空的地圖上……。
 
  寫下了它千年旅程的終點
 
  §
 
  各位朋友日安,我是姐吉拉!
 
  在眼皮不斷抽搐的情況下,姐吉拉總算完成本篇幾乎有一半以上文句被更換的Remaster版。
 
原因無他,因為姐吉拉最不會寫的就是……戰鬥場景……
 
   說書橋段是姐吉拉的強項,但一進入拳拳到肉的近身攻擊或是開啟神權戰技的場景,姐吉拉必倒……
 
  還請大家不吝指正這筆力拙劣的第七章,也請不吝賞個GP,姐吉拉一定會向【鉑銥聖母】禱告,祝大家夜夜好夢~~~
 
  謝謝大家!
 
  東堂隼人/姐吉拉
 
  §
 
 
 
 

251 巴幣: 1082
蒼天落葉
空間裂隙斬也太強,戰艦的外殼跟紙一樣,話說描述的很有意境啊!
2021-01-10 19:18:48
東堂隼人
感謝蒼天落葉來訪和鼓勵!在老宅女的設定中,每一個【究極神人】或【至高神人】都有其專有的神權戰技,雪菲拉就是《空間裂隙斬》,卡雷斯就是《兆赫炮》,未來有戰鬥畫面時還請不吝提點[e34]
2021-01-10 21:13:0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