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第二集 第七章【鹹溼狐狸】

東堂隼人 | 2021-03-07 02:09:56 | 巴幣 1082 | 人氣 304


  本圖版權由東堂隼人/沐塘老師共同持有

  

  【虛空戰記】第二集 第七章【鹹溼狐狸】
 
  【貝妮莎號】
  〔艦控室〕
 
  「啪噠!」施術結束後,氣力放盡的韓達爾大師如斷線的木偶一般,身體失去支撐的力量,枯槁的面容直接朝下撞上了桌子!
 
  「大師─────!」驚慌失惜的華勒斯,立即和席諾娃兩人一左一右將精靈大師扶住!而我也立即趨前協助他們將韓德爾的身子撐起!
 
  鮮血自韓德爾的口鼻流出,原本已經不太帶血色的蒼老面容此時更是形如白蠟,胸口不再起伏,沒了呼吸!
 
  「糟了!……核心脈動停止了!」在我的瞳孔中,精靈老者的核心光譜已經是一幅靜態圖象,光譜強度逐漸暗淡!
 
  「卡雷斯!幫我撐著大師的身體!」華勒斯氣急敗壞地將韓達爾的右脅掛在我的手臂上,隨後將自己移動到韓達爾的正前方。
 
  「好!」我從背後將韓達爾的身子叉起,向後移動,挪出一點空間給華勒斯。
 
  「《復甦法陣 瑪哈的夢醒之手》!」閃耀著金黃光芒的圓形法陣圈從華勒斯的右腕霍地迸出!隨即手掌發出金黃色的電光!
 
  「啪───!」一見電光閃起!華勒斯毫不拖泥帶水將手掌急速貼在韓達爾大師的左胸,他的身體立即震顫了起來,向華勒斯的方向弓起身體!
 
  「有反應了!」在電光的刺激下,精靈老者的核心光譜如同再次被點起的燭火,打起一息尚存的光亮。
 
  「丫頭!打強心劑!」
 
  「是────!」席諾娃急忙將腰包內的核心藥劑取出,拔出保護蓋,往韓德爾大師的側頸扎進!
 
  琥珀色的清澈液體從透明管中開始導入韓達爾的血管,順著血液循環系統回到心臟中央的質點核心內。
 
  核心光譜比方才又更強烈了一些!
 
  「卡雷斯!現在情況如何!?」
 
  「有改善!但還是核心光譜還是很微弱!」
 
  「丫頭!再打一劑〈復原藥劑〉!」
 
  精靈麗人急忙地再度將一隻紅色藥劑往側頸注入,顫抖的手腕清楚說明了席諾娃的緊張!
 
  父女倆正和深淵之主進行一場拔河,以韓達爾的靈魂為繩索,在塵世和彼世的界線之間拉扯著。
 
  「《復甦法陣 瑪哈的夢醒之手》!」
 
  華勒斯將雙掌在胸前互擊,迸開一陣金色電光。隨即將雙掌往韓達爾的胸口貼去!
 
  「啪─────!」雙重《復甦法陣》的刺激引起了一股氣爆聲,精靈大師的背部弓起,接著空氣中傳來他虛弱的呼吸聲。
 
  §
 
  「沒事了……核心光譜穩定了……。」透過《太初之眼》,我看到韓達爾的綠色核心光譜從黯淡的墨綠色轉為稍帶些許光彩的綠色,同時質點核心開始了紊亂但持續的脈動。
 
  「孩子……你……何必……?」恢復意識的精靈老者,氣如游絲,勉力抬頭望向華勒斯,用憔悴的面容表達著一言難盡的遺憾和感謝。
 
  藉由這次《禁忌法陣》的施展,原本韓達爾想一償和亡妻深淵相見的宿願,但將他視為父兄的華勒斯硬生生地將他拉離了深淵的彼世之門。
 
  華勒斯上前給了韓達爾大師一個擁抱:「我是日光精靈的孩子……也是您的孩子……我相信……現在還不是您踏上彼世之途的時候……。」
 
  「唉……。」韓達爾垂目不語,但我可以見到兩道微細的淚痕從枯槁的臉龐上劃過。
 
  「卡雷斯、老鎚子……接下來麻煩你們了。」此時兩名年輕精靈走近,和華勒斯一同扶攙著精靈老者離開,席諾娃接著也跟了上去。
 
  「希望老爺子平安無事,辛苦他了……。」這時克羅克走近我,手上拿著一把大口徑手槍,是那兩個人口販子的遺物之一。
 
  「危險的東西還是得先收好,接下來就看能不能從這些鬼東西之中找出一些蛛絲馬跡了。」老鎚子一邊說話,一邊將彈匣退出。
 
  「嗯……我也來幫忙吧。」用拇指滑過額頭,帶走方才的緊張感之後,我將目光朝向方才注意到的破爛筆記本,撿了起來。
 
  繪著三個連頸狗頭的黑色圖騰,在朱紅色筆記本上格外顯眼,幾塊泛黑的髒污訴說著這本小冊子的陳舊與歲月。
 
  雖然方才被我斬成兩段的傢伙跟懷舊的情感應該沾不上任何一點邊,但是如果他們連這本十分破爛的舊冊都小心的收在【自我領域】內,那麼這本筆記本必然有著重要的價值。
 
  忍住那令人不適的酒漬和霉味,我直接將筆記本翻到最後面的部份,數十段潦草但依舊可以辨識的字跡就這麼橫在我眼前。
 
  同一時間,我們想尋找的關鍵字,“木精靈”,佔據了好幾個段落,看來我押對寶了!
 
  §
 
  「老鎚子,我找到了!」
 
  「唔!?」正和其他矮人工程兵將匕首和槍械收起的克羅克,聽到我的呼喚聲,擱下手邊的工作,朝我走了過來。
 
  「你看……。」我將筆記本遞給他,直接翻到那一頁。
 
  「這幫傢伙……抓了不少進行虛空拓荒的木精靈……。」
 
  「我看看……。」這時老槌子的面容掛著沉重,補上幾句對人口販子的咒罵聲。

  筆記本上內容寫著:
 
  “今天運氣真是不錯!這艘破爛運輸船上居然載了一大票木精靈女孩!看來【下流華爾】那傢伙又要好好招待我一頓了!哈哈!”
 
  “媽的!夏洛夫那傢伙又請了長假去【庫伯哈】跟他的小賤人廝混兩個星期!結果現在港口都是戈爾和法蘭克那兩個脖子比鋼骨還硬的傢伙在當差,搞得我沒辦法從〔兵工廠〕中出貨!那混帳最好趕快給我滾回來!」
 
  “該死的傢伙!夏洛夫居然膽敢跟我開口要了五枚鉑幣去給那小賤人治裝!要不是擔心在船上作買賣時會被黑吃黑,老子我才不想這麼費心要等他當差才讓買家來【鐵鏽鎮】付錢交人!是時候該對他“曉以大義”了,讓他搞清楚誰才是老大!”
 
  “靠……最近得先避避鋒頭……【第四艦隊】居然跑來極西區域巡邏……好一陣子沒法出貨了……喬拉他們最好把那些木精靈養胖一點,正所謂好的商品才有好的價格,哈哈!”
 
  「這幫畜生!」讀完這段非人之語,老鎚子氣憤地連連咂嘴!
 
  「不過有一件事可以確定了,這些木精靈還在【鐵鏽鎮】裡,被關在一個叫〔兵工廠〕的地方。」
 
  「而且【鐵鏽鎮】中有人和他們勾結,趁著他當差的時候把買家帶進來。」
 
  「老黑鷹,你和鎮長克列夫已經打過照面了,他應該會很有興趣看到這本筆記本!」
 
  「嗯,我現在去找他,克列夫應該會知道〔兵工廠〕的所在地。」
 
  「到時有了位置的資訊,先連絡我們。」這時老鎚子將紅色筆記本塞回給我。
 
  「不用一杯酒的時間,你一定可以幹掉那票混蛋,但我們的主要任務是救出那些木精靈,要先想好營救的方法。」
 
  「嗯,我先來去找克列夫。」
 
  §
 
  【鐵鏽鎮】
  【戰姬的指尖】
 
  「呃……。」一陣帶著諷刺感的冰冷夜風刷過我的臉龐。
 
  酒吧的霓虹燈失去了光亮,僅剩皎潔的月光和【戰姬】的板畫反射著那朦朧的華麗身影。
 
  (糟糕,沒想到克列夫已經關店了……或許是生意冷清,畢竟方才待了好一會也只見到我一個客人。)
 
  這時,我的目光不自覺往左邊望去,【夢月別館】的月狐招牌在夜色中搖曳著絕美的柔潤光芒。
 
  一隻白色的小狐狸依偎在金色的月亮懷中打著盹,只能說東國的詩人實在是充滿奇思異想。
 
  「唔……看來只好去請教香緹了,或許她能夠幫忙,找到知道〔兵工廠〕位在何處的人……。」
 
  打定主意後,我拉緊被風吹亂的大衣,走向【夢月別館】的大門。
 
  §
 
  朱紅色的長型燈籠高掛在大門的左右兩側,上面書寫著我未曾見識過的文字,熾熾光亮穿過紅色的繪布,在冷風中帶著令人窩心的溫暖感。
 
  我推開木製的對開門,一陣清脆的鈴鐺聲隨之響起。
 
  往上一看,門板旁有條小繩索拉起了位於右側的銀色鈴鐺,變成了提醒客人來訪的小機關。
 
  「是客人嗎!?請到櫃台這裡登記!」一陣帶著爽朗感的女孩聲音從右方傳來。
 
  在離門口約五步路的位置,有一個木造的小櫃台,高度大約到我的腰部,一側朝向走廊,另一側似乎連接到一個通室。
 
  由於聲調和香緹不同,聲音主人可能是和她一起打理這間旅店的姐妹,我便自動走向櫃台,想先行打個招呼。
 
  一會,一名留著棕色馬尾,穿著緊身胸衣和熱褲的女孩,背對著我,一派慵懶地橫在木質地板上,臉朝著前方播放著某種節目的映像管電視。
 
  纖細的小蠻腰洋溢著名為“青春”的氣息……另一方面,即使是背對著我的姿勢,依舊可以感受到極具“厚度”的胸部裝甲,對木質地板帶來的壓力。
 
  我不禁一陣愕然,眼前的景象完全和香緹那一襲潔白內歛的裝扮連不起來,還是東國女孩個性裡也是有著豪邁不羈的一面……。
 
  「嗯……。」這時馬尾女孩關上了電視,立起了上身,將白嫩纖細的手臂拉高,伸了個懶腰。
 
  這時她的胸口帶起了充滿香味的巨浪,我發現自己不禁臉紅了。
 
  「請出示識別證本……嗯!?」
 
  正當我不停地用手掌在臉上來回磨擦,試著趕走這令人尷尬的興奮感時,我看到那女孩的小臉正盯著我瞧,櫻桃小口圈成帶著驚訝感的唇形。
 
  過了一會,女孩的表情轉為成帶著奸詐感的狐狸笑。
 
  「第一次來?」白皙漂亮的臉蛋一邊掛著開心的狐狸笑,一邊朝我走近,搖曳著誘人的身姿。
 
  「呃……對……!」那充滿香味的畫面實在讓人臉紅心跳,我不由得別過頭去。
 
  「嘻嘻,我叫桔梗……你叫什麼名字?」這時馬尾女孩已經將臉湊到我的胸前,上半身倚在櫃台上,改由小小的木櫃支撐著那厚重的胸部裝甲。
 
  生香活色的上圍海嘯頃刻間已撲至眼前,我的眼皮不由得開始抽搐起來!不敢直視!
  
  「我……我叫卡雷斯,卡……卡雷斯、馮、恩格里斯……。」
 
  「喔,恩格里斯先生呀……嗯……你體力好不好?」這時桔梗輕輕朝我吹了一口氣,淡淡的胭脂牡丹香在我臉龐前擴散開來。
 
  「應……應該還不錯……。」雖然我不知道為何桔梗問我這個問題,但還是硬著頭皮回答了。
 
  這時馬尾女孩突然捧住我的臉,這舉動讓我不禁退後一步!
 
  「往前一點,我要檢查你的臉……確定你不是什麼奇怪的擬人生物!」這時桔梗的手指在桌上敲起催促的節拍,臉上依舊掛著狐狸笑。
 
  「不然我不會讓你進去喔~~~。」
 
  「好……我知道了……。」擋不住壓力的我,向前邁出一步,回到原本的位置。
 
  「很好很好!」此時桔梗再度將雙手捧住我的臉,溫熱的觸感由指尖傳來。
 
  「嗯……沒有曬斑……沒有細紋……是神人對吧!」
 
  「嗯嗯……。」
 
  「剛毅又有著斯文的臉孔,我喜歡!」
 
  「呃……感謝……。」我內心瞬間有了一種危機感!
 
  「唉呀……我都忘了……。」這時桔梗突然拉住我的上衣,往上一提!
 
  「等!等一下!妳……妳為什麼要突然脫我衣服!」我急忙握住她的手,心頭一陣小鹿亂撞。
 
  「當然是搜身呀……我的工作就是確保客人沒有攜帶奇怪的東西……例行公事。」
 
  這時桔梗突然整個人貼在我身上,從後方環抱我的腰!
 
  厚重的胸部裝甲隨即將壓力轉移到我的胸腔!神權核心瞬間泛起了有某種東西即將爆發的衝動!
 
  桔梗一邊蹭著我的胸膛,一邊說:「忍耐一下……很快就結束了囉~~~。」
 
  我發現自己已經不自覺放棄抵抗,任由桔梗將白玉般的手指伸進我的上衣,用粉嫩的指甲測試著我的肌肉強度。
 
  「哇……好結實的胸肌和腹肌喔!」細嫩的指尖不斷在我身上游移著,幾乎滑過上半身的每一吋肌肉,我似乎可以聽到她滿足的讚嘆聲。
 
  突然間,我發現自己的皮帶頭鬆了!
 
  「等一下────!妳為什麼要鬆開我的皮帶!」
 
  「上半身檢查完,當然也要檢查下半身囉,男人不是最喜歡把危險的東西藏在褲襠裡嗎!?」話一說完,桔梗的小手已經一半沒入我的下腹部!
 
  「我對【虛空之母】發誓!絕對沒藏奇怪的東西在褲襠裡!」
 
  「至少讓人家看看口徑大小啦!」
 
  「我怕妳看到會嚇到啦!」
 
  「聽你這麼說我就更想看了!」這時我看到桔梗的舌尖滑過了櫻色唇的瞬間。
 
  「不要呀!」
 
  緊接著,我們兩人便開始了一場守衛貞操的激烈戰鬥!
 
  「為什麼東國的女孩都這麼豪邁呀!?」
 
  「誰說的!?我們東國女孩都是很保守內歛的!」
 
  「那你幹嘛一直想脫我褲子!?」
 
  「嘻嘻……。」
 
  「因為我的外號可是……。」
 
  「【鹹溼狐狸】喔!」
 
 
  §
 
  大家好,我是被某保育員以龍蝦作為要脅的姐吉拉!由於進入2021後,【鐵鏽鎮】的劇情一直沒有進度,在保育員的要求下,姐吉拉應該會先趕完這邊的劇情到卡雷斯他們抵達【庫伯哈】為止,還請大家稍待。
 
  在這裡也跟星賊說聲不好意思,【紅蓮烈熖、煉獄牡丹】的篇章也會向後延,但阿姐一定會完成這篇聯動文。
 
  至於渣鷹會不會貞操不保,下一章就知道囉!
 
  感謝各位點開這篇文章的朋友,祝萬事順心!
 
  東堂隼人/姐吉拉
 
 
 
 
 
 
 

創作回應

魚子壽司
是久違的正篇更新啊!大師終於施術完成了!(被揍
沒事,說笑而已,按自己節奏來就好,寫到不想寫,寫得勉強,甚至寫到有病才是讀者最不想看到的……創作加油啊XD
2021-03-07 03:23:59
東堂隼人
謝謝魚子,因為正篇真的中斷太久了,總是要把故事推進下去,畢竟【短篇集】主要的目地是在補完設定,無法開展故事的進度。[e34]
2021-03-07 11:12:10
蒼天落葉
鹹溼狐狸這個稱號也太色情了[e16]
2021-03-07 11:35:49
東堂隼人
害得老宅女都很想幫桔梗邀張稿了![e29]
2021-03-07 18:07:18
夜風196
東國女孩都走R15以上的路線XD
2021-03-07 14:59:09
東堂隼人
某保育員表示:偶爾來點逆推倒的劇情是必要的![e29]
2021-03-07 18:08:17
虚ろな光
保守內斂然後脫褲子ㄚXDDDD
2021-03-07 18:42:34
東堂隼人
報告阿光,只是脫褲子而已,很保守的~~~[e29]
2021-03-07 18:56:34
夜梓的臨殃
鹹溼狐狸www
後面有小刺激www
2021-03-09 21:36:17
東堂隼人
在下一章,渣鷹的皮帶就變成桔梗的戰利品了XD[e29]
2021-03-09 21:38:2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