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 短篇集】#11 【鳳凰鑄日、太初尹始】(3)

東堂隼人 | 2021-09-21 00:42:02 | 巴幣 1106 | 人氣 261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虛空戰記 短篇集】#11 【鳳凰鑄日、太初尹始】(3)
 
  「安鉑麗的女兒們幾乎個個都可以位列神人之巔,再加上妳,她有需要那些俗不可耐的石頭去穩固自己的政權嗎?」
 
  「塵世的神主果然跟自己的追隨者一般,只知道用鉑幣來衡量世間萬物的價值……。」
 
  「匱乏……。」
 
  提燈之主語氣平淡地說出自己的見解,但依舊讓現場的氣氛顯得無比尷尬。
 
  聽到自家神主被連番數落的諾維婭和琴則是鐵青著一張臉,但她們倆個都明白眼前之人可不是自己能夠拍桌反嗆的對象,只能在心中默默犯著嘀咕。
 
  「嗯……,聖座的話不無道理……莉妲明白。」【第七鋼鐵聖女】用手掌托著自己的白淨臉蛋,將身子挨近提燈,用一抹甜笑稍稍化解這尷尬的處境。
 
  「但大戰方歇,百廢待舉,聖母依舊需要藏在【不落皇城】中的巨大財富來修補戰時的創傷、厚植教會的根基。」
 
  「在聖座眼中,那光潔奪目的鉑幣當然是俗不可耐的玩意,但對塵世之人來說,這是可以用來交換信賴與忠誠的珍寶。」
 
  「長達十一年的【神主戰爭】造成無以計數的生靈塗炭、顛沛流離。聖母慈悲,並不希望一直倚靠【戰姬】的刀鋒來維持【宣教特區】的穩定,相較於冰冷的恐懼,溫暖的鉑幣更是能讓人心悅臣服,是吧?。」莉妲神色自若地為自家神主緩頰,但只換來提燈之主的一聲冷笑。
 
  「安鉑麗裙角上的血漬應該還沒褪去吧……當她拎起裙擺,踏上由骸骨堆起的台階,一步步走上塵世的頂點,那一襲的雪白,早就化為代表恐懼的闇黑血衣,不是嗎?」
 
  「聖座……在那一襲黑色的披肩衣之下,依舊是鋼鐵的意志、濟世的慈悲……以及母親的溫柔,這也是莉妲願意追隨聖母的原因,請您理解。」語畢,【第七鋼鐵聖女】選擇靜默,等待提燈之主的回應。
 
  §
 
  「老實說,我並不知曉【不落皇城】的虛空坐標,妳想尋求的答案,不在我的記憶之中。」
 
  「那麼……聖座能夠導引我去尋找知曉【不落皇城】座落之地的人嗎?例如……【腐潰之王】?」提燈之主的回答似乎早在莉妲的預料之中,她迅速地換了一個問法。
 
  「現世之中,只有兩個人知道那古老的監牢位於何處。」
 
  「第一個,那病嬌的女人……香水.桂兒,也就是妳口中的【腐潰之王】。」
 
  「第二個,是【重鑄之王】……詩華洛克婭……。」
 
  「但是妳可以直接排除第二個選項,相信我……詩華洛克婭……不是妳們塵世的神人應該去接觸的存在。」
 
  「感謝聖座的提醒……看來接觸【蒼白寡婦】是我唯一的選擇了。」
 
  「在這之前,我得先問妳一個問題,就算妳能夠找到那病嬌的女人,妳要如何從她口中得到【不落皇城】的消息,那瘋婆娘可沒有將囚禁自己千百年的監牢公諸於世的理由。」
 
  「莉妲手上有……【腐潰之王】尋找多年的失物,這將是一個非常適合討價還價的籌碼。」
 
  「睿智的女孩……難不成……妳找到了那病嬌女人的【神權武器】?」
 
  「【蒼白寡婦的補屍針】…?」

  白色的焰火霎時燒得旺盛,濃郁的鯨脂香氣瞬間盈滿眾人的嗅腔,伴著充滿著愉悅感的輕笑聲。
 
  「果然任何事都逃不過聖座的心思,莉妲確實在【創世教派】的寶藏庫中,找到這把充滿著污穢和腐敗的武器。」
 
  「有趣,如果【補屍針】在妳的手上,這筆買賣就有談妥的可能性,但那病嬌的女人會不會樂意接受妳的條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莉妲會謹記在心。」【第七鋼鐵聖女】優雅地將雙掌置在豐滿的胸脯上,輕輕地頷首致意。
 
  「那麼老規矩……一本好書……一個答案……。」
 
  「這是【天體隕落】的手抄本之一,請聖座審閱。」莉妲用指尖描出了空間刻劃線,一本胸口寬的藍皮書霎時出現在離提燈不到三吋的空間。
 
  「由貪生怕死之徒所記敘的書藉,焚燒起來總是有特別的風味……呵呵。」
 
  語畢,一把蒼白的火熖在書本的上緣點起,冒出嘶嘶作響的火光,焦黑的煙流像不受控的彩帶在空氣中擺弄著,薰上了三個美人的粧容與衣襟。
 
  諾維婭與琴勉力的壓下自己想走避逃離的念頭,但眼眸上微微抽動的柳眉已經出賣了她們內心的想法。由於自家主子依然在提燈前正襟危坐,倆人只能暗自祈禱這折騰人的過程能早點結束。
 
  一二分鐘的時間過去,整本書已燃燒殆盡,僅存模糊可見的飛灰。
 
  「不知聖座對這本書的評價…如何?」莉妲依舊維持著端莊秀麗的美人坐,出聲探詢提燈之主的讀後感想。
 
  要找到一本【墨血之王】完全沒有涉獵過的書籍,那難度幾可比擬尋找絕跡千百年的原龍,這本書已是她費盡心思下的成果。禮服美人不排斥再度造訪【創世教派】的禁書庫去尋找符合眼前之人味蕾的奇書寶典,但這個動作將再度折騰掉她不少時日。
 
  聖母的喻令可經不起任何的耽擱,她必須在今天得到答案。
 
  「九成已知、一成未知……算是棄之可惜,但食之無味的一本書……不過,我有得到些許的滿足。」
 
  「感謝聖座的寬容。」莉妲再度行了個禮,放下了懸在心上的石頭。
 
  §
 
  「就如妳所知,要召喚【虛空領主】,必需滿足三個條件,缺一不可。」
 
  「一、找到祭壇的所在地。」
 
  「二、供奉用的祭禮。」
 
  「三、正確的召喚禱詞。」
 
  「那病嬌女人的祭壇,在一個妳們也很熟悉的地方……【死亡之都】、【尤哈因】的艦隊基地遺址。」
 
  「【尤哈因】……?」
 
  「嗯……妳應該也很清楚,深淵的皇女殺進【尤哈因】時,那無人生還的慘烈景象吧……呵呵。」
 
  「當時在睡夢中被崩塌基地活埋的【新教】士兵,他們的驚恐和痛苦化成了污穢的瘴氣,阻絕了他們前往彼世獲得安息的機會,被詛咒為不死之者,徘徊在不見天日的幽闇之中。」
 
  「這腐敗的氣息,吸引了【蒼白寡婦】的跟隨者前去那裡建立了祭壇,為他們的幽冥之主招募另一批無需契約便宣誓效忠的忠貞鐵衛。」
 
  「尋著蜘蛛的絲線,你便可以找到那藏在地底深處的祭壇,是那個病嬌女人坐在蜘蛛背上的巨大雕像。」
 
  「那想必會是一幕很有趣的景像……莉妲明白了。」
 
  「再來,你得準備能打動那女人的祭禮……【日光鳳凰】的尾翎。」
 
  「【日光鳳凰】?這些太初的巨獸不是在千年前就絕跡了嗎?」
 
  「這些曾經制霸極東的巨獸確實在千年前就消失在歷史的洪流之中,但衪們依舊在許多地方留下了過往的足跡。」
 
  「我的館藏中,有一本書,名為【鳳凰紀事補遺】,是某個極東詩人的流浪雜記。」
 
  「在那本書裡,提到一個名為【鳳翎墟】、杳無人跡的荒廢平面,這個平面並沒有出現在克羅諾斯的龍圖之中,這代表【創世教派】的艦隊未曾涉足此地,對已知平面的居民來說,這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存在。」
 
  「【鳳凰紀事補遺】的內文,說明【鳳翎墟】往昔是一個萬人規模以上的巨大城市,早已失落的古代居民在那片高原上開荒屯田,以一個雕像為中心擴展為方圓數十里的城塞和農田,在貧瘠的土地上倔強的生存著。」
 
  「一個雕像?」莉妲用小指輕輕點了自己的櫻色唇,顯得興緻盎然。
 
  「對,【日光鳳凰】的雕像。」
 
  「根據書中的某段記述,每當日沉月升之後,那座雕像的金色尾翎,會在夜空之中散發如同白晝般的刺目亮光,攝人心目。」
 
  「如同書中所言不假,那麼這座雕像上的尾翎就是貨真價實的【日光鳳凰】尾翎。」提燈的白色熖火再度爆出一個飽滿的火光,強調著這句話的重要性。
 
  「聖座,有件事莉妲不太明白,這些古代的住民是要如何從【日光鳳凰】身上得到那如同自身象徵的尾翎。」
 
  「這並不難理解,這些太初的巨獸在蛻變的過程中會捨棄自身的某個部份,讓新生的軀體脫胎換骨,【原龍】的【龍蛻】、【日光鳳凰】的【鳳變】,都是一樣的道理。」
 
  「這些上古之民如果在偶然中發現發現【日光鳳凰】蛻變後留下的尾翎,將尾翎供奉成崇敬之物,也是很正常的。」
 
  「嗯……每次請聖座燈前解疑,總是能讓莉妲增廣見聞呢!」禮服美人咯咯的笑了起來。
 
  「【鳳凰紀事補遺】中有【鳳翎墟】的虛空坐標和粗略的地圖,尋著這些線索,我相信妳能找到鳳凰的尾翎。接下來是最後一個,【蒼白寡婦】的召喚禱詞……。」
 
  「但這句話實在令我難以啟齒……妳就參考這張便箋吧……。」
 
  一張鵝黃色的方形便箋倏地出現在莉妲的掌心,禮服美人瞥了一眼那句簡潔的禱詞,不由得摀住嘴巴,開懷地笑了起來。
 
  「哈哈哈……【腐潰之王】真的是一名很有趣的女神呢~~~。」
 
  「就像我常說的,她是已知平面最資深的……“瘋婆娘”……。」
 
  「莉妲倒是很羨慕這位灑脫不羈的神主呢。」
 
  「當妳見過她本人之後,妳一定會收回這句話的。」
 
  §
 
  「接下來,該找個人帶妳去取書了。」
 
  「神權領域……。」
 
  「【不存在的圖書館】……。」
 
  提燈之主的話語一停,莉妲三人的腳下倏地傳來一股巨震!
 
  巨大的白色空間瞬間吞沒了眼前的破舊倉庫,除了放置提燈的桌子和莉妲三人,她們週遭的空間化成幾近無邊無際、由巨牆般的書櫃所組成的萬里書城。閃耀的星辰在黑色穹蒼上熠熠發光,幾名頭上頂著提燈的金屬奴僕將棄置的書本燒成了火肥,堆在某種不知名的奇異樹木下方,樹木上則長著寫滿文字的白色樹葉,在風中颯颯作響。
 
  「施芳達。」提燈之主輕聲喚了一個三人不熟悉的名字,一名紅髮紅瞳,身穿一襲白色禮服的女子,桌子的影子裡霍地冒出,身上散發著某種令人心亂神迷的異香。
 
  「神主有何吩附?」有著婀娜身姿,妖魅眼神的女子,恭敬地向眼前的主人問安。
  
  「帶著莉妲去找到【鳳凰紀事補遺】這本書,這是書號。」蒼白的火熖在空中劃出奇特的符號,身著白色禮服的女子將眼前的符號一字不漏的記下,再度恭敬地應了一句:「謹遵聖命。」
 
  「請隨我來,莉妲閣下。」施芳達打了一個響指,一團忽攸的光球在指尖前出現,似乎正迫不及待朝著某個方向飛去。
 
  正當莉妲起身要隨著施芳達的導引前去取書時,【墨血之王】喚住了她。
 
  「睿智的女孩,在妳出發之前,我有一二句忠告。」提燈之主聲音壓的低沉,是嚴肅的口吻。
 
  「所有的【虛空領主】,包括我在內,以挑戰這世間萬物的規則為樂,為了消磨這百無聊籟的恆久時光。」
 
  「但有兩條規則,我們是不會去觸碰的……。」
 
  「第一條……不要往東方去……那是鐵血的女皇……所劃下的死線。」
 
  「第二條……千萬不要去招惹……【滅世的鳳凰】……。」
 
  「【鳳翎墟】位在極東地區的邊陲,那裡曾是【重鑄之王】詩華洛克婭的舊日領地。」
 
  「如果妳在前往【鳳翎墟】的旅途中,不幸見到了黑色的尾翎,那至高的女皇。」
 
  「只需要做一件事……。」
 
  「逃……。」
 
  禮服美人先是沉默了半响,接著優雅地拎起裙襬,向眼前的至高神人行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屈膝禮。
 
  「感謝聖座的提醒。」
 
  §
 
  大家晚上好,月餅節快樂,祝大家月餅吃圓圓,在家就能賺錢錢。
 
  連趕三張稿真的會有厭世的感覺,但總覺得必須先把這個短篇集收尾,才能夠再度回到主線的故事中。
 
  本篇是如同一杯白開水般的對話番,主要是經由莉妲與【墨血之王】之間的對話,提點出她如何找到【蒼白寡婦】的方式,以及呼應第一篇的故事。
 
  下一章“一定”是這個短篇集的最後一章,莉妲將抵達那古老的城邦、【鳳翎墟】,尋找鳳凰尾翎的蹤跡。
 
  最後請大家不吝賞個GP或是按追蹤,姐吉拉一定會向【鉑銥聖母】禱告,祝大家夜夜好夢!
 
  東堂隼人/姐吉拉
 
  §
 

  【虛空戰記 設定圖】【睿麗甜心】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補屍針 聽起來是個很猛的存在
2021-09-21 11:44:22
東堂隼人
嗯,也是受到彼世之力祝福的【神權武器】,算得上是+9神兵![e38]
2021-09-21 13:30:02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好喜歡阿姐對於【墨血之王】這位虛空領主的刻劃!
用書來換取情報,這是知識的交易!(雖然他好像已經看過世界上絕大部分的書了)
對了,想問一下阿姐,在【不存在的圖書館】中出現的藏書全都是被【墨血之王】用白焰燒掉的書籍嗎?
2021-09-21 11:58:00
東堂隼人
對,所以這位老兄有個壞習慣,以前很喜歡去燒……圖書館(吃到飽的概念)[e8] ……所以衪在塵世間的通稱是:【焚書者】,就像香水.桂兒的通稱是【蒼白寡婦】,一樣的意思。
2021-09-21 13:33:57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原來是這樣,那還是找桂兒還比較安全(安全嗎w)
謝謝姐吉拉的說明~(ˊvˋ)
2021-09-21 13:31:42
東堂隼人
正所謂投資股票有賺有賠,尋找神主就怕一去不回![e29] 和【黑鳳凰】相比,桂兒算是風險系數相對低的選項。
2021-09-21 13:38:10
夜風196
虛空領主的招喚跟撒旦招喚儀式還真像
2021-09-21 13:43:22
東堂隼人
畢竟都是喜歡讓人誤入歧途的角色呀![e29]
2021-09-21 19:54:00
夜梓的臨殃
滅世的鳳凰光聽名字就讓人覺得好可怕QQ
2021-09-21 23:42:25
東堂隼人
不用擔心,女皇陛下也是非常溫柔的女神喔~~~~[e29]
2021-09-23 19:20:0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