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虛空戰記】第二集 第六章【禁忌法陣 盜墓者之鑿】

東堂隼人 | 2020-12-14 19:30:37


  【虛空戰記】第二集 第六章【禁忌法陣 盜墓者之鑿】
 
  【鐵鏽鎮】
  【Half & Double】
 
  在商店街的門外,兩個女孩站在鵝黃色的路燈下,一臉焦臊,像極了熱鍋上的螞蟻。
 
  是日光精靈一族的芮妮和蜜斯拉,兩個姐妹互相指責著對方的不是,完全沒了日光精靈女孩原有的優雅氣質。
 
  「都是妳這吃貨啦!一直吵著要在商店街吃這吃那,結果吃壞肚子,害我陪妳在洗手間待了半個小時!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走了!」
 
  「妳看現在怎麼辦呀!」個頭較矮的芮妮用力的扯著蜜斯拉的雙馬尾,只差沒在脖子上打個結!
 
  「妳還說我!早告訴妳先跟媽媽說記得要等我們,結果妳自己也顧不得內急,一溜煙就先跑到洗手間了!」
 
  兩個小妮子開始了一陣花拳繡腿般的互相傷害,最後雙雙無力的倚在燈柱上。
 
  「怎麼辦……?只能等別人發現我們不見了,來找我們嗎?」蜜斯拉一陣長吁短嘆,開始後悔因為一時的口腹之慾造成這個窘境。
 
  「不然還能怎麼辦,連工作人員都走了……。」芮妮用額頭輕輕敲著燈柱,一副自暴自棄的模樣。
 
  深夜時分,皎月高懸在正中央,整個商店街外圍沓無人跡,一片死寂。
 
  §
 
  「喲!兩個可愛的精靈女孩,怎麼落單了呢!?」
 
  一句輕浮的男聲讓兩個小妮子的心臟瞬間抖了一下!眼神尋向聲音的方向,此時她們才發現兩個人影斜在視角的左方!
 
  那是兩個一胖一瘦的年輕男子,穿著略顯髒污的土棕色伺服裝甲,從左方緩緩朝她倆走來。
 
  淩亂的頭髮、滿臉鬍渣,下垂的眼臉和不規則的疤痕組成二副異常猥瑣的臉孔。
 
  兩人嘴裡的黃板牙上都叼著一根透著紅光的捲煙,隨風吹來的濃重煙味讓倆姐妹不禁掩起鼻子,不斷咳嗽。
 
  畢竟和注重儀容舉止的族人生活久了,對眼前不修邊幅的男人完全沒有忍受力。
 
  看到這兩個不之客來者不善的模樣,密斯拉趕緊拉住芮妮的手,往另一個方向走進。
 
  小妮子立即跟上姐姐的腳步,但不時的回頭,深怕後方的男人會追上來。
 
  「啪──────!」一道高頻音劃開寂靜的空氣,較瘦的棕髮男子用力一踩,在空中一個翻滾,立即落在兩個女孩的眼前。
 
  減速不及的兩個精靈,差點就一頭撞進棕髮男子的懷裡。
 
  「妳們兩個怎麼那麼無情呢!?我等妳們兩個落單很久了呢!」棕髮男子伸出舌頭,舔了舔下唇,再做了一個詭異莫名的鬼臉。
 
  「呀──────!」看到眼前的男人一臉不懷好意的兇惡模樣,兩個女孩喘喘不安,拔高了聲音,一起呼救!
 
  只是這聲呼救就像丟進湖中的石子,完全得不到任何一絲回應!
 
  §
 
  「嘖!」棕髮男子立刻變的面目可憎,從腰間拉出一把匕首,直接抵在密斯拉的眉心中間!
 
  兩個精靈女孩立即傻住,同時一屁股跌在地上,開始發出帶著顫抖的涰泣聲。
 
  「閉嘴!再發出聲音!待會就從舌頭開始割起!」棕髮男子從黃板牙的縫隙中吐出威嚇之語,表情變的更加猙獰!
 
  一道銀光從兩個女孩的臉旁劃過,冰冷的刀光嚇著她們倆個魂不附體!
 
  兩個孩子緊咬下唇,收住了聲音,身體一路瑟縮起來,像隻狼口前的小兔子。
 
  「布魯諾……她們兩個可是難得一見的日光精靈,溫柔點,小心不要弄壞了商品……。」略胖的金髮男子一邊點著煙,一邊朝她們走過來。
 
  「商……商品…!?」芮妮聽到這句話,突然想以前母親說過的悲慘故事,臉色瞬間更加慘白。
 
  「誰說妳可以出聲了!」棕髮男子將立即將刀子抵住芮妮的下巴,再補了一句粗話!
 
  「呀……。」未看過世間險惡的小女孩再也忍不住了!雖然不敢放聲大哭,但豆大的眼淚已經一流從臉頰流到匕首的尖端!
 
  「不是叫你溫柔點嗎?她們兩個可是比那滿屋子的木精靈還值錢呐!」
 
  金髮男子隨即走近兩個女孩,蹲了下來,從懷裡掏出一罐藥劑。
 
  「忍耐一下,待會就會帶妳們到天堂了……。」
 
  帶著猥瑣笑容的惡魔一左一右向他們靠近,兩個女孩心靈潰堤!放聲大哭!
 
  §
 
  霎時間,某人從後攫住這二個惡徒的衣領,一個甩手就將兩張猥瑣臉孔拉離兩個精靈女孩!
 
  「呀───!」兩個可惡傢伙一把撞上後方的鐵皮牆壁,吐出一陣哀嚎!
 
  兩個女孩睜大雙眼,在被淚水淹滿的瞳孔中,她們看到了熟悉的背影!
 
  是個留著俐落短髮的黑衣青年,卡雷斯的么弟,洛克達。
 
  「小洛────────!」
 
  一左一右,兩個精靈女孩抱住了洛克達的大腿,就像溺水者抱住了浮木,完全不肯鬆手!
 
  「妳們兩個先放手啦!我還在戰鬥呀!」不習慣和同齡女孩親密接觸的大男孩一臉臊紅,只是兩個女孩充耳不聞,死命地抱著眼前的救星!
 
  「混帳─────!」由於有伺服裝甲的保護,兩個惡徒並沒有受到致命傷,一邊吐起連綿不斷的穢語,一邊站起身子。
 
  「臭小子,居然敢來打斷我的好事!」棕髮男人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隨即把頭一偏,用拇指比著自己右頰的刺青!
 
  「竟敢連我們三頭鬛狗都敢惹!」
 
  「連毛都沒長齊的臭小子!告訴你!這兩個女的我今天一定要帶走!」
 
  兩個惡徒開始了連續不斷的叫罵,但是洛克達似乎沒放在心上,只忙著安撫腳邊的兩個女孩。
 
  「居然當我們是空氣──!」兩個兇惡傢伙額頭上浮起青筋,怒不可遏,一左一右拔起了腰際的伺服槍械!
 
  「去死──────!?」
 
  §
 
  唰───────────!
 
  一陣帶著灼熱的劇痛從兩個惡徒的胸口傳來。
 
  「咕……。」兩個傢伙想發出聲音,但沒有任何空氣能從喉嚨擠出,方才一柄黑色戰戟劃開了他們的肺部!
 
  「呃……!」由於連脊椎都一起被斬斷,兩個人脖子一歪,四分之一的身體像是胸像一般,啪噠一聲滑落到地上。
 
  方才的惡徒變成兩人四段的淒慘模樣,黑色電漿像飢餓的蝗蟲,快速的啃食著那依舊仍在顫抖的軀體!
 
  §
 
  「卡雷斯叔叔───!」注意到我現身的兩個女孩,給了一個已經完全沒有恐懼感的叫喚聲。
 
  「沒事了。」我抬起頭,回了一個令她們安心的微笑。
 
  「小洛,帶芮妮和蜜斯拉回船上……。」
 
  「是,兄長!」隨後三個人被一陣光芒覆蓋,消失在我視界內。
 
  我再次低下頭,看著那兩個惡徒臉上,有著三個狗頭的奇特刺青。
 
  「【三頭鬛狗】,這到底是……?」
 
  黑色業火吞噬了臉頰上的刺青,而我仍在夜風中思索著答案。
 
  §
 
  【貝妮莎號】
  〔艦控室〕
 
  「人口販子!?」
 
  「對,百分之一百是人口販子,而且這種雜碎絕對不止“二隻”。」老鎚子用“二隻”而不是用“二個”作計算單位,看來他對人口販子也是相當嫌惡。
 
  「照那兩個孩子的說法,應該還有一些木精靈的同胞在這幫人手上,我們必須救她們出來。」只要一扯上精靈就會變得非常嚴肅的華勒斯,握緊拳頭朝著我看,尋求我的同意。
 
  「好,那麼我們現在就去找鎮長克列夫!」聽完剛剛兩個小妮子的敘述,我也感到義憤填膺,是應該把這件事去和克列夫說個清楚明白!
 
  「等一下,你們兩個!」老鎚子抬起手,示意我們先暫停。
 
  「喂,克羅克,都發生這種事情了!,你是要我坐視不管嗎?」華勒斯一臉凛然,看向出手擋住我們去路的老鎚子。
 
  「我問你們兩個,是打算帶著那兩隻雜碎的質點核心還有那兩個孩子的證詞,跑去鎮長說───────我們家的女兒差點被人口販子抓走,所以我宰了這兩隻混蛋!」
 
  「這麼說不對嗎?」腦袋向來不太轉彎的華勒斯立即回了話。
 
  「你就不怕那二隻傢伙的同夥反咬老黑鷹無緣無故殺了他們的同伙!?」
 
  「這兩個孩子的證詞可以……!?」克羅克此時再度抬起手來,打斷華勒斯的話。
 
  「我們初來乍到,對【鐵鏽鎮】來說是一幫完全不知來歴的陌生人,如果拿著這兩隻傢伙的質點核心去找鎮長克列夫要個公道……。」克羅克頓了一下,先點起了煙斗。
 
  「那就跟一個陌生人拿著兩個剛割下來的狗頭走到鎮長的屋子前,對著鎮長說─────剛剛外面有兩隻流浪狗咬了我家女兒,所以被我宰了,請你幫我找出其他的流浪狗和它們的巢穴!」
 
  「你覺得結果會是什麼?」老鎚不急不徐吐出一口白煙,用眼神質問著華勒斯。
 
  只見華勒抿口不語,完全接不下話。
 
  「而且,殺人跟救人是不同的……。」老鎚子再把目光朝向我。
 
  「只要能找出這兩隻傢伙的同夥,我相信老黑鷹不用五分鐘就能讓那幫傢伙全部去找【深淵之父】抬槓!但你還是找不到那些木精靈在那裡,不是嗎?」
 
  「那好,老鎚子!你覺得要怎麼做?」華勒斯似乎自己也提不出其他有建議性的方法,直接單刀直入問起克羅克。
 
  「我就兩個方法……。」
 
  「第一個方法,咱家的精靈女兒雖然受驚,但也算毫髮無傷,明天一早我們就啟程離開【鐵鏽鎮】,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
 
  「不可能!所有的樹之子民都要互相扶持,我絕對不可能丟下那木精靈同胞不管!」平時冷靜的華勒斯將雙手貼上桌上,一派嚴肅地向克羅克抗議。
 
  「說的好像日光精靈從來沒被野精靈騙過一樣……。」克羅克瞇著眼睛,立即打了一隻破壞力十足的回馬槍。
 
  在場了解這句話寓意的人全部都笑了出來!
 
  「這…這不能混為一談!」原本一派嚴肅的華勒斯也嘴角失守。
 
  §
 
  「第二方法…問他們兩個……。」克羅克將粗壯的手指比向方才兩個惡徒的質點核心。
 
  「你是說……【禁忌法陣】……?」華勒斯表情開始凍結。
 
  「對……!」老鎚子先是旋開火酒壺,灌了一口。
 
  「【禁忌法陣 盜墓者之鑿】……。」
 
  「褻凟死者……施法者會縮短壽命的鬼法陣……。」了解老鎚子話中含意的人,全部臉色一變,霎時艦控室一片低氣壓。
 
  「除了不會使用【自我領域】的孩童之外,所有生靈的秘密和財寶都是留在自己的領域內,從情書到遺囑,從銅板到鉑幣,包羅萬象……。」
 
  「我相信連這兩隻失去人性的傢伙也不例外。」老鎚子拿起煙斗,敲了敲那黃橙色的質點核心。
 
  「老怪醫,你真的要做到這種程度嗎?而且我們不一定會得到答案?」克羅克半掩著眼睛詢間著,雖然他早知道華勒斯會給什麼樣的回答。
 
  華勒斯沉思了一會後,抬起胸腔,一臉剛毅。
 
  「我要用這個方法,就算不一定可以得到答案!」
 
  「爸爸!?」一直在旁久久不語的席諾娃,拉著華勒斯的袖子,一臉憂愁。
 
  「孩子,所以精靈雖已分支,但依舊源於同根,我們沒有見死不救的理由。」
 
  「可是……!」席諾娃加大了拉著袖子的力道,雖然精靈有著人類數倍的的壽命可以損耗,但是席諾娃依舊無法放心讓自幼相依為命的父親以身涉險。
 
  正當父女倆人爭執不下,一陣低沉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族長……讓老朽來吧……。」日光一族的元老,韓達爾大師,拄著青綠色的拐杖,步履蹣跚的走向我們。
 
  「【盜墓者之鑿】,許久未曾聽聞過的名字了……。」虛弱且空洞的聲音從老態龍鐘的軀體緩緩流出。
 
  「大師,您早已超過精靈定壽的年歲,如果使用這個法陣,一定會……。」

  華勒斯將後半段的話停住,因為來者不僅是日光精靈的耆老,也是指導他多年的老師,他絕不能對韓達爾說出接下來的不祥之語。
 
  「原本來這裡,是為了感謝卡雷斯大人和小洛救了我那兩個可愛的曾曾孫女,恰巧聽到你們的對話……。」韓達爾大師向我和小洛點頭致禮,而我也立即恭敬地回了一個禮。
 
  「我行將就木了……如果僅存的這一小段壽命能夠救出那些仍不知所蹤的精靈同胞,值得了……。」韓達爾大師再度邁開蹣跚的步伐,走向二個人口販子的質點核心。
 
  「大師,您是我們日光精靈知識的寶庫,聖樹教義的傳承之人,我不能……。」華勒斯一把攔住韓達爾大師,嘗試阻止他的自我犧牲。
 
  「落葉歸根……。」韓達爾大師將他乾枯的雙手履上了華勒斯的手掌。
 
  「枯槁的枝葉凋零之後,化為塵泥,會成為母樹孕育新芽的養份,生生不息……。」
 
  「這是聖桉樹最重要的教義,不是嗎?」
 
  「況且,或許藉著這個機會,我不只能幫助到同源之人,也可以見到已在深淵待我多時的妻子了……。」
 
  「我已經……忝不知恥地多活了二十七個年頭了……。」韓達爾大師抬起頭來,望著身旁的華勒斯,歷經風霜的眼神中泛起一條紅線,無言的述說著對亡妻的思念。
 
  了解韓達爾大師往昔生平的華勒斯感受到他的真意,不再多語,恭敬的退下。
 
  §
 
  白髮蒼蒼的韓達爾大師,走到兩個人口販子的質點核心前,瞇起眼睛,看著那橙色圓球的光澤反射在早已泛黃的瞳孔中。
 
  精靈老者將枴杖立於一旁,悠悠的張開雙手,一把柄頭鑲著日光精靈族徽的儀式匕首顯現在枯皺的掌心中。
 
  韓達爾大師右手握住匕首,接著用鋒利的尖端在左手掌劃出一個血紅色的六角型法陣及數個我無法辨識的符號。
 
  所有人摒氣凝神,不敢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當精靈老者劃出法陣的最後一道血線後,一道紅光從方才刻劃下的法陣泛起。
 
  隨後精靈老者合起雙掌,用虛弱且疲憊的聲音吟頌起法陣咒文。
 
  「吾名韓達爾……。」
 
  「本是貪婪之人……亦是無恥之徒……。」
 
  「忘卻生者之言……企求亡者之寶……。」
 
  「背離塵世之法……毀棄彼世之則……。」
 
  「抵以自生之壽……拔卻來生之罰……。」
 
  精靈老者倏地張開雙掌!左右掌此時同時有一個六角形的法陣在掌心中快速旋轉著!
 
  「【禁忌法陣 盜墓者之鑿】───!」
 
  韓德爾大師吼出法陣之名,同時雙掌霍地握實!
 
  兩隻血紅色的帶柄尖錐同時出現在老者的雙手上!
 
  隨後精靈老者快速的將尖錐刺下!刺穿了那兩個屬於人口販子的質點核心!
 
  §
 
  啪───────────!
 
  如同巨大玻璃瞬間爆開的聲響從兩個質點核心迸出!
 
  數十道詭異的光球曳著紅光,在艦控室內不定向的快速移動!
 
  嘶───────────!
 
  血紅色的空間刻劃線像是蛛網般在人群旁交織起來!構成了數十個大小物一的物體。
 
  啪啦啪啦啪啦啪啦啪啦──────!
 
  錢幣、伺服槍械、子彈、不知名的藥劑如下雨一般掉落在我們腳邊!
 
  「這是……!?」
 
  一本朱紅色,沾著數塊髒污的記事本攫住了我的目光。
 
  在那本看似破爛的記事本上,我看到一個顯眼的黑色圖騰……。
 
  【三頭鬛狗】……。
 
  §

  2020/12/14
 
  今天發完便當,卡雷斯依舊單身!
 
  大家好,這裡是姐吉拉,向各位朋友送上渣鷹和柳困脫單PK戰第四回合!
 
  目前姐吉拉領先星賊大大一圈!請大家繼續看下去!

  §
 
 
 
 
 
 
 

141 巴幣: 1034
虚ろな光
呀 精靈女孩 我一直代入日系動化的那種樣子阿[e5]
2020-12-15 18:42:58
東堂隼人
差不多就是那種感覺,主要的分別就是淡金髮色和銀瞳。[e29]
2020-12-15 21:41:4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