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短篇集】【我需要一個不溫柔的女兒,代替我執行殘忍的工作】(3)

東堂隼人 | 2021-05-02 20:38:36 | 巴幣 2264 | 人氣 640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虛空戰記 短篇集】#8 【我需要一個不溫柔的女兒,代替我執行殘忍的工作】(3)
 
  【諾拉福克】
  【神譴之塔】第359層
  【皇廷之間】
 
  【第六鋼鐵聖女】夏韻一派慵懶地將自己的纖細身子埋進背後的皇椅中,目光順勢向上揚起,直勾勾地看著天花板上的【九龍英傑圖】。
 
  這是所有【創世教派】重大軍職處所皆有的傳世圖騰,歌頌著歴代龍爵功勳的穹頂壁畫。
 
  在【皇廷之間】的四週,陳列著數十個匠心精鑄的展示櫃,擺放著【創世教派】千年歷史來所收藏的法陣典藉與上級神器。由於養護得當,所有的放藏品盡皆看不出一絲一毫的陳舊,但過去和持有者一同殺伐征戰的血腥歲月早已將它們化為冰冷的兇器,不斷地在這個空間中散發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肅殺氛圍。
 
  雖說夏韻已經貴為【宣教特區】的國務大臣,位列【究極神人】,但依舊還是個十五歲的荳蒄少女,坐在這充滿了冷冽氣息的【皇廷之間】裡,活像是一個精雕細琢的陶瓷娃娃被硬生生地放到兵器展示櫃裡,有著說不出的反差感。
 
  過去的【皇廷之間】是【創世教派】遜位神主林汀處理政務的地方,改朝換代後,夏韻推卻了下屬的建議,讓【皇廷之間】保留了原本的樣貌,成為自己的辦公室。
 
  「既然牡丹已死、薔薇綻放,又何必和一堆石塊鋼鐵計較它們的出身呢?」她和自己的母親安鉑麗一樣,並不屬意為了一些視覺上的不慣而大興土木。戰爭結束後,百廢待舉,如何讓【諾拉福克】從戰火之中快速站起才是當務之急。
 
  但她的姐姐雪菲拉似乎對頂樓的【皇龍之廳】頗有微詞,【戰姬】自己親自動手拆了克羅諾斯那原本金碧輝煌、虛飾浮誇的龍座,改成淨白簡潔的雅緻裝潢,順便也將房間換了個名字,但只改了一個字。
 
  【皇蝶之廳】
 
  「姐姐親手開啟了薔薇綻放的年代,所以請隨意任性吧!」夏韻當時是這麼跟她說的。
 
  §
 
  一邊看著那些壁畫,一邊回想著幼時耳濡目染的龍爵傳說後,夏韻的清澈眼眸定睛在位於中央的圖畫上,那是一個身著白色軍裝,雙拳在胸前互抵,被【六龍戰氣】纏繞於身的黑髮碧眼男子。
 
  【格武龍爵】,卡飛龍.萊汀.庫伯哈。
 
  自從【光明之徑】取得已知平面的統治權後,她曾不此一次地反覆思考過某個問題。
 
  如果庫伯哈還活著,那今日林汀是否依然仍安坐在這個位置,日夜期昐他的父親起死回生,取下他頭上那頂、讓自己再也抬不起頭的皇冠。
 
  夏韻就這麼一直瞧著那幅穹頂壁畫,期待已逝的【格武龍爵】能給她一個答案,即使是一個意義不明的神喻也好。
 
  對,她是【宣教特區】的國政大臣,擁有僅次於母親安鉑麗、姐姐雪菲拉的第三統御權,但她依舊還是六個姐妹中最小的孩子,她認為自己還有選擇逃避某些事情的權利。
 
  這一刻,她不禁想起如同她們第二個母親的長姐……大她十二歲的艾蓮娜。
 
  如果艾蓮娜還在世,或許這些事情壓根不需要她來操心……應該說……或許她的母親就完全不會有想介入【神主戰爭】的念頭,【光明之徑】依舊是選擇偏安在【喀斯特市】平面的一個小教派,而她依然還是那個拉著艾蓮娜的裙角,站在街頭,跟著發送宣教傳單、麵包和萄葡汁的小女孩。
 
  一個悲劇、改變了她母親的命運、改變了她們所有姐妹的命運、和整個已知平面的命運。
 
  想到這裡、她不禁閉上了眼睛,讓自己暫時切斷和外界最主要的感官通道,她允許自己擁有逃避一時半刻的權利。
 
  §
 
  時間莫約半响過後,一通來自幕僚處的電話,打破了短暫的寧靜。
 
  『閣下,赫泰克勛爵求見,要向您報告【反式高壓礦石】的運送進度。』
 
  「請他上來……。」
 
  夏韻睜開了眼睛,將自己的身子挪正,用指尖擰了擰眉心,試圖強打起精神。
 
  在等待訪客的空檔,她將目光移動到辦公桌的一角,上面是一份被她擱在桌上超過二十天的密件。
 
  那是由【第一鋼鐵聖女師】遞送過來的祕密信件,裡面是哈布斯一家的死亡記事,包含文字與錄音……以及一枚被切成兩半的老舊金幣。
 
  哈布斯一家的傳家寶……【翠鳥金幣】。
 
  這一切,是夏韻試圖想逃避的現實之一。
 
  兩個月前,艾蓮娜忌日追思會結束的當晚,夏韻與雪菲拉兩個姐妹收到了來自於母親安鉑麗的電報,表示她派出的特務已經讓哈布斯一家認罪伏誅,永沉深海。
 
  這個結果,夏韻絲毫不會感到意外,換成她或雪菲拉,也會毫不猶豫地了結哈布斯一家的性命。
 
  只是,她母親為了讓哈布斯家族也一嚐到由高空墜落的慘痛死法,她派出的特務,破壞了運輸艦,讓同搭一台艦艇的三百多名無辜者跟著殉葬深海。
 
  母親安鉑麗的想法,夏韻可以理解,但無法打從心底接受。
 
  即使【神主戰爭】和【絕龍戰爭】的傷亡幾以萬計,她和雪菲拉也未曾基於戰略需求而刻意將無辜百姓捲入戰火之中。
 
  只能說,長姐艾蓮娜的死亡變成一層黑色的面紗,遮住了母親安鉑麗的目光,從此她母親的眼中只剩光明與黑暗……。
 
  當她再也見不到鮮紅的血色,自然也不會有悲天憫人的心腸
 
  夏韻站了起來,走向掛在【皇廷之間】左側的巨大版畫,圖面是一條金色原龍,橫亙在浩瀚虛空中的霸氣姿態,無數金色的光球刺繡點綴在以白色為基底的版畫上。
 
  【皇龍錦緞圖】,昔日東國諸候為了奉承克羅諾斯所獻上的珍寶,以【捕龍蛛】所吐出來的絲線為基材,再用刺繡工法所製作出來的錦畫。
 
  錦畫的左右列著兩排用金線繡成的東國文字:
 
  【浩翰虛空盡納皇圖】
 
  【已知平面盡臣吾主】
 
  一走近那有著二公尺高和六公尺長的巨大錦畫,夏韻原本就纖細的身子便顯得更加嬌小。
 
  挨近【皇龍錦緞圖】之後,【第六鋼鐵聖女】將白脂般的細嫩手指貼上了左側的金色繡字,接著輕輕一點。
 
  無數個光點瞬間從【皇龍錦緞圖】中向外擴散,懸浮在【皇廷之間】的中央空間,化成一個二公尺乘六公尺乘六公尺的光立方體。
 
  這是已知平面的立體地圖,中間兩個熾亮光點就是【日晷之城】和【諾拉福克】,位於虛空中央地區的兩個巨型平面。
 
  夏韻移步到房間的中央,以【諾拉福克】為基準,將指尖朝向著東北方尋去。在東北區域邊陲線旁的一個黯淡光點,她找到了一個名字。
 
  【喀斯特市】
 
  它還有另一個名字。
 
  故鄉。
 
  §
 
  夏韻是棄嬰,她的長姐艾蓮娜,在【喀斯特市】下城區的一個街角,尋著微弱的哭聲,找到被破舊包巾裹住的她,當時的夏韻,已是生死一線的情況。
 
  艾蓮娜的【鋼鐵聖經】,賦予了夏韻全新的生命,也賦予她人生中的第一道溫暖。
 
  接著,還在襁褓中的她成了【鉑銥聖母】安鉑麗第六個養女。從此,她有了母親、有了五個姐姐、有了家。
 
  在【喀斯特市】中,年幼的夏韻過了十個無憂無慮的寒暑。在那時,她眼中最常見到的景色,就是長姐艾蓮娜隨風搖曳的藍色裙襬。
 
  然而,長姐艾蓮娜含冤自盡的悲劇,讓【喀斯特市】成了母親安鉑麗立誓不再返回的地方。從此,她失去了姐姐、失去了笑容、也失去了故鄉。
 
  即使【喀斯特市】已經被劃入【宣教特區】,對她來說,這往昔的故鄉依舊像深淵一般遙不可及,只能在指間和腦海中回憶著。
 
  豆大的淚水倏地從夏韻的清秀臉龐滑落,那一瞬間,她突然了解了母親安鉑麗為何會採取如此極端的做法了……。
 
  因為哈布斯一家從她們身上奪走的……實在太多……也太沉重了。
 
  所以她的母親寧可背負濫殺無辜的罪名,也要讓哈布斯一家的人生終途、嚐盡痛苦蒼涼。
 
  而她所唯一能做的,就是讓【代羅斯號】墜落的真相,一起被沉沒到無盡的黑暗之中。
 
  為了她母親的威儀,也為了長姐艾蓮娜的聖潔。
 
  想到這裡,夏韻拿起了桌上的信封,轉身打開了後方的氣窗,由內外氣壓差造成的風勢掃過她俏麗的短髮,帶起一道淡金色的髮浪。
 
  倏地之間,數百道的銳光劃過夏韻手上的信封,原本兩個掌手寬的信封瞬間化為一把白中帶黃的齏粉。
 
  夏韻攤開掌心,隨風拋去,這一把齏粉就如同帶著祕密的亡者骨灰,永遠消散在【諾拉福克】的天空。
 
  【第六鋼鐵聖女】用手摀住心口,暗自祈求,令她母親哀痛逾恆的喪女之痛,也能就此隨風而逝。
 
  §
 
  「閣下,赫泰克勛爵已在門外等候,請予入內。」
 
 
  「進來吧……。」回到座位,收拾好心情的夏韻,好整以暇地接見今日的第一位訪客,【伊汪達爾商會】的主事者,赫泰克勛爵。
 
  一名西裝革覆的中年男子,拄著一隻獅頭杖,撐著蹣跚的步伐,在四名【武裝修女】的領路下,走進了【皇廷之間】。
 
  雙鬢早已霜白的爵士,在夏韻的辦公桌前停下腳步,隨即行了一個標準的平舉禮。
 
  「臣僕赫泰克,向閣下問安。」
 
  「赫泰克爵士多禮了,請坐吧。」
 
  「萬般感謝閣下……。」
 
  赫泰克爵士似乎對【皇廷之間】很熟悉,他走向了離夏韻最近的一組米白色沙發,再緩慢地讓自己屈身坐下,兩名武裝修女隨即移動到他的身後。
 
  「那麼,臣僕不敢叨擾閣下太多時間,請容我簡短地向您報告【反式高壓礦石】的運送進度。」
 
  「我今天的行程並不多,赫泰克爵士不需要過於急促。」
 
  「謹遵聖命。」赫泰克右手握拳摀住嘴唇後輕咳了兩聲,開始了他的報告。
 
  「向閣下報告一個好消息,由【伊汪達爾商會】和【法拉特商會】共同組成的運輸艦隊,方才通過了中央區域的邊境線,再十二天左右,便會抵達【諾拉福克】,將【反式高壓礦石】燃料棒交由【虛空動力公司】,屆時【高斯級虛空航母】便能如期開始第一階段的試車。」
 
  「感謝你們願意在這百廢待舉之時投效教會,協同調動商會所屬的運輸艦隊,以確保教會的後勤物流穩定妥當,我會向母親提起此事的。」
 
  「能為聖母與您效勞盡忠是我們【伊汪達爾商會】的莫大榮寵,協助運補只是區區小事,實在不足掛齒。」
 
  「別這麼說,你們的協助對教會是一大助力,【伊汪達爾商會】航線特許權的延長請求,我會批淮的。」
 
  「萬般感謝閣下的恩典!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赫泰克爵士用拐杖將自己的身子撐起,又恭敬地行了一個平舉禮。
 
  「那麼臣僕就不多佔用閣下的時間,先行告退了。」
 
  「凡妮莎,護送赫泰克爵士離開吧。」夏韻臉上拉起笑容,頷首回應。
 
  「謹遵聖命!」武裝修女們同時恭敬地行了個教禮,隨後退出了【皇廷之間】。
 
  §
  
  一個小時之後。
 
  【伊汪達爾塔】最頂層
 
  赫泰克神情嚴肅,埋首在自己的辦公桌上,疾書振筆,寫著一封絕不容第三人知曉的祕密信件。
 
  『JH,【鐵膚者】所運送的【反式高壓礦石】燃料棒已穿過中央地區東方邊境線,十二日內必將抵達【諾拉福克】,請在我附件標示之處進行埋伏,必求一擊中的!倘若失敗,這些超過一千五百米長的鋼鐵巨獸將令我【創世教派】再難有復興之日!』
 
  『謹記,切勿躁進!夏韻那小丫頭再如何精明,也不可能猜到我們就躲在她的裙角之下。』
 
  『願我【創世教派】帝國再興、千秋萬世。』
 
  『KH』
 
  寫下隱晦的代號後,赫泰克擱下了筆,將信紙密密實實的塞入一個不起眼的白色信封,接著取出了一枚陳舊的【印戒】,在信封背面壓下名為《戒封》的赤紅色法陣。
 
  這麼一來,唯獨擁有另一枚成對【印戒】的JH,才能夠解除《戒封》的保護法陣,看到完好無缺的信件,其他強行開啟信封的方式必然導致這封信在瞬間灰飛湮滅。
 
  赫泰克只剩最後一個步驟,就是將這封信託付給推心置腹之人,再輾轉交到JH手上。
 
  §
 
  康帝爾.瓦克.赫泰克,現任【伊汪達爾商會】的會長。在旁人看來,他只是一名汲汲營營於攀權附貴的紅頂商人。
 
  然而,他卻著另一個只有親生父母才知道的特殊身份……已故【創世教派】一級軍團長卡維爾的私生子,也就是神人和凡人結合後,受孕機率只有百萬分之一的【半神人】。
 
  在【創世教派】舊主克羅諾斯當權的時代,神人與凡人私通將會招致他的雷霆之怒,問罪處死,但他的父親卡維爾捨不得這如同【虛空之母】所恩賜的孩子,私下將母子兩人安置在自己另一處的莊園中,悉心照料。
 
  而赫泰克也知道自己的身世,成年之後,在不可對外宣揚的父蔭之下,坐上了【伊汪達爾商會】的重要職務,也因為對皇室有功,獲封為勛爵。
 
  這一切的榮景,在【光明之徑】發動【絕龍戰爭】後,化為泡影。
 
  他的父親卡維爾,時任【珊瑚海艦隊司令部】的指揮官,銜命抵擋【光明之徑】揮軍北上的第一波重大攻勢。
 
  然而,面對【戰姬】那如入無人之境的猛烈攻勢,他的父親被雪菲拉斬下首級,和其他壯烈犧牲的軍團長們一同成為深淵皇女登上王座的晉階之石。
 
  赫泰克過度傷心的母親,做出與他父親生死相隨的決定,飲藥自盡,撒手人寰。從此開始,他便有了畢生和【光明之徑】以命相搏的絕對理由。
 
  狡詰的他決定虛與委蛇、假意效忠,以紅頂商人的身份,變成了埋伏在【光明之徑】政經中樞的間諜,用情報代替銳利的刀鋒,為自己的父母進行著無聲的復仇。
 
  §
 
  突然間,一陣口乾舌燥的感覺襲上他的喉頭,赫泰克連連乾咳了幾聲。
 
  這時他的目光,注意到擱在桌角、還飄散著溫熱香氣的紅茶。
 
  口乾舌燥的赫泰克將茶杯挪近身子,快速地啜起幾口,潤了潤喉嚨之後,便心滿意足地將茶杯放回原處,準備起身將信件交給自己的忠僕。
 
  就在這一瞬間,一股冰冷的麻痺感襲上了他的全身,令他一陣昏厥!
 
  數秒之後,當他再度抓回自已的意識時,全身像是被一條冰冷的鐵鍊纏繞綑綁,不止動彈不得,刺骨的冰冷也透過肌膚僵化了他的四肢,身軀不斷地打著哆嗦,盜汗連連。
 
  同時間,一股從未聽過的空靈女音在腦海中響起,彷彿他的腦中住了另一個人的意識。
 
  『信……。』
 
  『印戒……嗯……。』
 
  赫泰克緊張地想作出反應,但身體的掌握權似乎被另一個人給奪走了,此時的他僅剩下自我意識還能保持自由,但是連自己的一根手指都控制不了。
 
  他看著自己的手主動地拿起方才被施放《戒封》的白色信封,在眼前來回的轉動著。
 
  這時他才驚覺,有某一個不知名的意識……或是某個人……正透過他的瞳孔,仔細地端詳著眼前不到三寸距離的祕密信件。
 
  他的腦中再度浮起一段甜美的空靈女音。
 
  『康帝爾.瓦克.赫泰克……讓我來看看……。』
 
  『你究竟藏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
 
  『呵呵……。』
 
  §
 
 
  大家晚安,我是拖稿慣犯姐吉拉,總算有時間來補完這個拖了很久的短篇集了。
 
  由於這個短篇集的時間軸是在【虛空戰記】本篇時間點的六年前,也就是【光明之徑】剛取得天下的第一年,當時雪菲拉和夏韻都還是二八年華的荳蒄少女,所以文友們看起來可能會有點突兀,還請多多包涵老宅女拙劣的文筆。
 
  在保育員所設定的【虛空戰記】裡,除了第一女主角雪菲拉之外,莉妲可以說是他說了最多心血所設定的女角,身後的背景故事多到可以寫一本獨立外傳……所以老宅女就……直接放棄了!很懶惰地用這個短篇集來對莉妲的設定做出補完的動作。
 
  原本以為整個短篇集在第三章就可以有個結尾.但一打下去才發現字數爆表(超過一萬字XD),所以無奈之外只能切成兩章,下一章才會是真正的結尾。
 
  最後請大家不吝賞個GP或是按追蹤,姐吉拉一定會向【鉑銥聖母】禱告,祝大家夜夜好夢!
 
 
 
  東堂隼人/姐吉拉
 
  §
 
 
 
 
  【虛空戰記 設定圖】【第七鋼鐵聖女 莉妲.喬安.考斯基】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出現卡飛龍的形象了!!
2021-05-03 01:34:34
東堂隼人
基本上就是卡雷斯改穿白色軍裝的樣子了![e38]
2021-05-03 14:14:12
虚ろな光
嘎 赫泰克準備被看光光

然後萊汀的形容我覺得挺帥的呢
2021-05-03 12:31:27
東堂隼人
報告阿光,其實我也很想請兩位老師畫卡雷斯或卡飛龍的形象立繪……但是大家好像都對男角興趣缺缺呀![e3]
2021-05-03 14:15:4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