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第五集【繼承傾世之蝶威名的女人】先行篇章【晨歌與詠夜】

東堂隼人 | 2021-05-30 02:13:41 | 巴幣 3210 | 人氣 377


  【虛空戰記】第五集【繼承傾世之蝶威名的女人】 先行篇章【晨歌與詠夜】
 
  【巨龍海灣】
  【武裝修女教導團 薔薇師駐地】
  【薩達洛軍事基地】
 
  雖然每一次的任務成功總是能換上一夜好眠,但今晚的依絲雅實在是難以閤眼,腦中依舊千頭萬緒,輾轉難眠。
 
  再加上連綿不斷的戰機起落聲充斥著整個房間,又讓她多了一個難以入眠的理由。厚實的水泥構工雖然可以減噪,但對於高頻的空間推進波似乎就毫無抵抗之力。
 
  她捏了捏自己柔嫩的臉頰、強打精神,硬將自己從舒適的被窩中拖出來,再拿了條髮帶紮上後馬尾,點開房間裡的吊燈,讓原本陰暗的空間霎時轉為一片淨白。
 
  身為受到【鋼鐵聖經】祝福的【武裝修女】,瞬間的光度轉換並不會讓她們感到任何不適,依絲雅張開圓潤的杏眼,在明亮的光線下快速地找到自己現在想仔細再看一回的東西,也就是一張文件。
 
  正確來說,這是一張通緝令,某個未知神人的通緝令。
 
  睡衣美人清開了看似亂中有序的檯面,將通訊用的薔薇耳機掛起來貼近耳朵,師本部的戰報立即就像發狂的機關槍一般、在她的耳畔開始一陣連綿不斷的掃射。
 
  『奉師長凡德列文主教的最新命令,【薔薇師】全體進入【特級戰備】,所屬戰鬥單位一律裝備對神人殺傷武器!』
 
  【明早08:00第一裝甲旅及第二裝甲旅全體部隊於至【薩達洛基地】校場集結!』
 
  『【薩達洛基地】C.D.E區軍營,【喬克傑維拉基地】D.E.F區軍營於明早開始進行淨空整修任務。姐妹師【晨歌師】與【詠夜師】將於26天後進駐【巨龍海灣】,與本師進行聯合作戰!』
 
  「【晨歌師】……【詠夜師】!?」依絲雅臉上泛起驚訝之色,在她的印象中,這兩個特戰師的名字過去只曾在宣傳海報上出現過,連駐地都如同是在五里霧中、無人知曉,如今卻突然浮上了檯面,難不成眼下的情勢比她想像的還要更嚴峻許多!?
 
  (是因為那名【未知神人】被推斷為【至高神人】的緣故嗎?)
 
  金髮佳人不自主的抿住嘴唇,滿臉愁容、憂心仲仲。
 
  她將自己的目光轉回手上的追緝令,上面的善乏可陳的幾行字描述著【武裝修女教導團】僅有的一點資訊,有關於她們眼下急於想尋找的目標。」
 
  【未知神人】第二十五號:【斷船者】。
 
  *黑髮,面容、瞳色未明,身高判於180到190公分,現身時穿著鐵灰色輕型伺服裝甲,疑似虛空掠奪者【風暴信徒】的成員。*
 
  *俱備音速以上的飛行能力,其他神權能力未明。*
 
  *重要特徵,右手肩部以下為斷臂狀態。*
 
  「右手肩部以下為斷臂狀態……。」依絲雅將手上的通緝令拿近細嫩的臉龐,水藍色的瞳孔對著那行字來回轉了兩三圈。
 
  (神人可以透過【神質】的重組,再生斷裂的肢體。但這個過程可能需要一到兩年……所以這個情報是辨認【斷船者】的重要線索……。)
 
  (只是面對【至高神人】的話,我們有……戰勝的可能性嗎?)
 
  這個問題只在依絲雅的腦中待了一秒,便立刻被她甩到九霄雲外了。
 
  她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接著一邊搖頭一邊放下手上的追緝令,補上一句讓自己安心的解嘲:「【戰姬】閣下目前人就在【巨龍海灣】,我們有什麼好擔心的!?」
 
  「沒錯……吾主【戰姬】為已知平面最強之人,我們只需要將【未知神人】的行蹤找出來……接下來就交由【戰姬閣下】來處理了!」
 
  依絲雅白脂般的玉手倏地在胸前緊握!臉上的憂愁一掃而空!
 
  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剛當完食物小偷的同袍姐妹,躡手躡腳的溜進了依絲雅的房間裡。
 
  §
 
  「依絲雅,妳看我剛剛在廚房找到什麼?是剛冰鎮完的草莓泡芙喔!」
 
  【武裝修女】卡爾菲娜,搖曳著白色的連身睡衣,端起放著兩個泡芙的鐵盤,像幽靈般溜進了依絲雅的房間,嘴角還沾著某個戰利品所留下的鮮奶油。
 
  「泡芙……這種時間偷溜到廚房去是會被修女長罵的喔?」依雅絲拉好睡衣上的細肩帶,從床上站了起來。
 
  「不會啦~~~【鋼鐵聖經】有寫,偷吃甜點是可以被赦免的喔~~~~呀!?」
 
  看到依絲雅將身子轉向她之後,卡爾菲娜驚呼一聲,這時她才注意到這件讓依絲雅前襟大開,胸型畢露,盡顯窈窕身姿的性感睡衣。
 
  「唔……真是令人嫉妒的……邪惡曲線……。」卡爾菲娜燥紅著一張臉,一邊看著自己毫無起伏的胸口,一邊嗟嘆著眼前的巨脈高峰,雙眼透出帶著濃厚怨念的紅色光線。
 
  「依絲雅,身為一名本應謹守貞潔,虔誠衿持的【武裝修女】,妳居然穿著這種不知羞恥、傷風敗俗的睡衣,該當何罪!?」卡爾菲娜舉起食指,開始了一段毫不留情,妒意十足的詰問。
 
  「就……就只是一件布料比較少的睡衣,妳發什麼神經呀!?」依絲雅的耳根子也瞬間燥熱,接著和自家姐妹開始了一場舌尖上的戰鬥。
 
  「不管!同為【武裝修女】,我絕不能坐視妳這種淫穢邪惡的裝扮!」
 
  「我要代替聖母~~~懲罰妳~~~~。」
 
  「懲罰妳個頭啦~~~!」感到好氣又好笑的依絲雅,拿起了床邊的枕頭,直直地往卡爾菲娜丟了過去!
 
  卡爾菲娜俐落地將來襲的枕頭轉了個方向,隨後將盛著兩個泡芙的鐵盤拋到角落的桌子上,接著擺好陣勢,化枕為盾,做起平時盾衝前的預備動作。
 
  「姐妹一場,既然妳已沉淪邪道,我就有義務用手上的枕頭打醒妳!」
 
  「怕你不成!」向來心高氣傲的依絲雅也不甘示弱,拎起另一個枕頭,橫在臂上。
 
  「神授法陣─────!」兩個女孩同時吆喝起【武裝修女】最聞名的神權戰技!
 
  「信仰衝擊─────!」
 
  「碰──────!」一白一藍的美麗倩影在房間中央撞擊出雪白的火花!霎間時整個空間佈滿了牛奶白的棉絮,兩顆原本柔軟的枕頭瞬間爆成了乾扁的棉布袋!
 
  「哇哈哈──────!」兩個二八年華的好姐妹,不約而同地倒在地板上,發出青春年華獨有的爽朗笑聲。
 
  但是樂極生悲的事總是會一再上演的……。
 
  一個不請自來的人影霍地出現在依絲雅的房門前,透出森冷的目光,是修女長艾西莉。
 
  「依絲雅修女……卡爾菲娜修女……立即全副武裝,五分鐘後到聖母像前下跪懺悔一個小時……。」
 
  「不要呀………。」兩位女孩同時發出泫然欲泣的聲音,迎來今天第二個充滿著衝擊力的命令。
 
  §
 
  【巨龍海灣】
  【金礦街】
 
  熙來人往的街道依舊是華燈高掛,遊客們不時停下腳步,看著皇蝶戰機從頭頂上呼嘯而過的壯觀場面。
 
  和【薩達洛軍事基地】僅有兩公里遠的繁華街區,攬客的樂音和酒客的喧鬧聲此時完全失去了原本的地位,空間推進波的高頻音毫不留情的佔據了原本屬於它們的空間。
 
  酒客們一邊撞擊著彼此的酒杯,一邊推敲著是那一個不長眼的傢伙惹得【戰姬】蝶顏盛怒,才會在這個時間點派一堆戰機四處巡梭演練,擾人安寧。
 
  另一台皇蝶戰機再度掠過【金礦街】的上空,某個穿著連身兜帽衣的小伙子利用人群將目光朝向上空之時,趁機離開了主街,轉進狹窄的巷弄中。
 
  雖說是初夏,但夜裡仍然帶著一股燠熱感,小伙子一確定後方沒人跟著,隨即就拉下那熱死人的兜帽,扯開拉鍊,好讓自己走的舒適些。
 
  過了大概幾百步的距離後,他走到一個死巷子,在一片老舊的木門上停下腳步,木門的右上方是一個陳舊斑駁的青銅燈座。
 
  流著熱汗的小伙子從口袋中掏出了捲煙,手指一彈,紅橙的火花立即點亮了他的臉頰和煙頭,接著帶起一股煙流。
 
  抽了幾口之後,他將捲煙彈進了青銅燈座,煙頭的餘火霎時間點起了燈蕊,一陣亮光立即投射在門板上。
 
  同時間,一段透著藍色幽光的文字在門板上閃爍著,是一個詭異莫名的問句。
 
  “假如遇到【鉑銥聖母】,你最想跟她說什麼?”
 
  小伙子沒有開口回答,直接用手指比了個不雅手勢。
 
  “真是個有禮貌的好孩子,請進”
 
  透著藍色幽光的文字瞬間轉變成另一段更詭異無比的回應。
 
  陳舊的門板得到一個滿意的答案後,咔嗒一聲,在小伙子的眼前轉了個九十度,上百階不知通往何處的向下樓梯便他的跟前展開。
 
  年輕小傢伙俐索地走下幾不見光的陰暗階梯,等他到達最深處時,眼前突然一片豁然開朗,足以容納上百人的廣闊房間夾雜著酒香和樂音,宣告他回到了最安全的老巢。
 
  【原罪子彈】在【巨龍海灣】的基地,極西區域的地下軍火交易中心。
 
  【原罪子彈】的老大,昔日【龍殿衛士】千夫長,被人稱為【邊境軍火教父】的特拉維爾,一邊咬著棒棒糖,一邊翻著某本他打算待會看完就要燒掉的詩集。
 
  看不懂的書跟打不準的槍都應該被銷毀,這是他的座右銘。
 
  「外面情況如何?」身兼酒保,留著山羊鬍的馬汀,敲了敲自己的桌子,示意名叫切爾斯的小伙子來試試他剛完成的特調馬丁尼。
 
  「風聲鶴唳呀~~~~。」切爾斯脫下熱死人的連身兜帽衣,往酒杯中多放了幾塊冰,先放肆地痛飲了幾口。
 
  「市政廳的傢伙說,【薔薇師】不知道發了什麼神經,突然宣佈【特級戰備】,進行港口管制和徵用更多浮動碼頭,還可能會實施宵禁喔!」
 
  「【特級戰備】!?玩這麼大!?」馬汀一邊搓著自已的山羊鬍,一邊轉過去看著特拉維爾:「特哥,接下來怎麼辦?」
 
  特拉維爾先是將書閤上,接著抽出口中的棒棒糖,往圓形的糖果上噴了一口火熖,原本的白色糖衣瞬間被火烤的焦黃,他滿意地看了看這金黃酥脆的表面,再塞回口中,慢慢地享受著這自製的焦香味。
 
  「我就兩個“放“字……一、放棄……二、放假!」
 
  「看來又是某一個不要命的皇子跑來掀想那魔女的裙子,這勇氣值得收下我的膝蓋!哈哈哈!」特拉維爾嘴裡叨著棒棒糖、死勁的拍著手。
 
  高壯的兼職酒保搖搖頭,看來這一季要多點花紅、上貢給老相好的機率應該很低了,他又調了一杯酒,遞給切斯特:「還有其他的消息嗎?」
 
  「對了,他們說,【第六鋼鐵聖女】夏韻對埃斯特那老傢伙下令,叫他立即將原本荒廢多年的第五和第六浮動港口修護完成,說什麼有另外兩個【武裝修女教導團】的戰鬥部隊會抵達【巨龍海灣】,好像叫……【晨歌師】……和【詠夜師】……。」
 
  「你說什麼!?」原本嬉皮笑臉的特拉維爾瞬間臉色一沉,倏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特哥……這有什麼不對嗎?」馬汀似乎也注意到這氣氛的改變,口氣變得謹慎。
 
  「切斯特,你確定市政廳的人是說……【晨歌師】和【詠夜師】嗎?」
 
  「呃……特哥……對……怎麼了?」感到一股莫名壓力的小伙子,講話也開始支支吾吾。
 
  特拉維爾收起原本玩世不恭的模樣,蹦起一張臉,不斷地喃喃自語。
 
  「【晨歌與詠夜】……。」
 
  「【武裝修女教導團】中,唯二的兩個特戰師……。」
 
  「那魔女……到底想幹什麼?」
 
  §
 
  各位文友晚安,我是不小心又爆了字數的姐吉拉,但原兇是保育員,請大家用力的譴責他!
 
  本篇為大家帶來第五章的先行篇章,【晨歌與詠夜】。原本的標題是【安鉑麗的枕頭書】,也就是【晨歌師】和【詠夜師】的另外一個稱號,但是姐吉拉因為聽完保育員口述的設定後,再度無法用精簡的字數來寫完這一段銜接正篇故事的中繼篇章,還請大家見諒。
 
  本篇也是為【武裝修女教導團】看板娘.依絲雅,所量身打造的短篇章,還請大家也一起來欣賞沐沐老師精心繪製的水水圖。
 
  東堂隼人/姐吉拉
 
  §
 
 
 
  【虛空戰記 設定圖】【鋼鐵薔薇】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好棒的枕頭戰 我也想加入 沒www
2021-05-30 13:14:40
東堂隼人
阿光想要二打一嗎?[e29]
2021-05-30 17:00:40
木塘
原來偷吃甜點是可以被赦免的XD[e18]
2021-05-30 14:26:52
東堂隼人
女孩子不論做什麼都是可以被赦免的~~~![e29]
2021-05-30 17:01:32
夜梓的臨殃
真的感覺下章不妙哇><(緊張咬手手
2021-05-30 16:06:24
東堂隼人
【戰姬便當快熱送】開始營業![e38]
2021-05-30 17:02:1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雖然打枕頭仗很快樂,但把棉絮打出來也太大力了吧XDD
晨歌與詠夜,這樣的名稱很美(*´ω`*)
2021-06-14 07:48:59
東堂隼人
謝謝愛德莉雅喜歡這個名字,偷偷地跟你說,其實這是老宅女取的喔![e38]
2021-06-14 10:49:2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原來是姐吉拉取的,謝謝姐吉拉分享這段命名由來~(≧▽≦)
2021-06-14 14:31:33
東堂隼人
沒辦法,那個老鏘宅只會取一些怪怪的名字,老宅女只好親自出馬了XD![e29]
2021-06-14 14:33: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