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第五集 先行篇章【特級戰備】

東堂隼人 | 2021-04-04 21:25:06 | 巴幣 1052 | 人氣 213


  【虛空戰記】第五集【繼承傾世之蝶威名的女人】 先行篇章【特級戰備】
 
  【巨龍海灣】
  【龍骸區】
 
  「唉呀呀──────!你看看我,年紀愈大,愈容易把場面搞的尷尬~~~。」烏佐拿起打火機敲著霜白的鬢角,不斷地自我解嘲。
 
  「但是非常欣賞你這句話是發自內心的!有機會再考慮一下吧!」烏佐拍了拍瑞斯塔的肩頭,順便在簽收單上敲下自己的神權印記。
 
  「我會考慮的。」瑞斯塔將簽收單塞回口袋,再跟烏佐要了一根煙。
 
  「好啦,好事不多磨,讓我們來開箱看一下!瑞斯塔,你還有一點時間吧!」
 
  「當然,悉聽尊便!」瑞斯塔從口中吐了一道煙流,將身後的箱子依序翻開了上蓋。
 
  這時烏佐注意到了板條箱上方的圖騰,那是由六枚子彈呈輻射狀排列的特殊圖騰,下方則多了一排以古代通用語書寫的文字:
 
  【原罪子彈】
 
  「靠!看來老特的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呀!還不忘把自家商標放在最顯眼的地方!」烏佐接過條板箱的上蓋,哼出一段冷笑。
 
  「現在的世道不就是要講究建立個人品牌嗎!?」
 
  「說到這個,老特他現在除了【邊境軍火教父】的渾名之外……又多一個外號……【寡婦製造商】……最近很多買到他武器的傢伙……不一會就沒氣了……真的跟詛咒沒有兩樣……。」烏佐聳聳肩,開始清點著箱子裡面的軍火。
 
  「我覺得這件事也不能怪特哥啦,每一個拿到他武器的買主都認為自己得到軍火之神的祝福,整個人感覺就像脫胎換骨。」瑞斯塔將雙手攤開,做起無可奈何的表情。
 
  「就拿胖鬍子跟霍華的事來講,他們兩個一前一後拿到了【原罪子彈】出產的武器,後來兩邊為了一個溫柔鄉的姑娘爭風吃醋,來了一場大火拚,然後一起去找了【深淵之父】問安,這一條總不能算在特哥頭上吧……。」
 
  「況且在他們兩人的葬禮上,特哥還特別差人送了一整列的花籃過去,也算是仁至義盡啦。」
 
  「也是啦……。」此時烏佐打開了一盒子彈,閃亮的金屬光澤反射在他毫不掩飾的笑臉上。
 
  「12.5毫米無拋殼水紋鋼穿甲彈……我真想知道老特那裡弄來這麼多管制金屬……?」
 
  烏佐拿起一枚穿甲彈對準了掌心,倏地刺下!淡藍色的神質隨之流出,帶起一陣令他酥麻的痛感。
 
  瑞斯塔蹙了一下眉頭:「烏佐老哥,你這種測試方法還……真……少見……。」
 
  「沒事的……神人最大的優點就是……不會留下疤痕……。」他將掌心攤開對著瑞斯塔,原本還相當明顯的撕裂傷已經開始癒合。
 
  這似乎是烏佐的神權能力。
 
  「不愧是【打不死的烏佐】,小弟見識到了。」
 
  「小技倆而已!」黑幫老大一個翻手,將子彈放了回去,再從箱子裡抽出一個白色信封。
 
  「這是什麼!?品質保證書!?」
 
  「哈哈,烏佐大哥就打開來看看吧!」瑞斯塔冒出一臉的賊笑。
 
  感到好奇的烏佐將裡面的信紙抽出,臉上瞬間浮起青筋!
 
  「致各位尊貴的【原罪子彈】客戶,如果您在使用本產品時不幸身亡,本公司一定會在您的葬禮上獻花致意,以示對您的歉意與尊敬。」
 
  「觸霉頭的王八蛋!」一臉惱怒的烏佐,當下就將這張紙撕個粉碎,再補上幾句粗話!
 
  「別生氣了,這也算是售後服務的一種吧~~~~哈哈!」
 
  「他奶奶的……改天我就找老特這傢伙來好好聊一聊……。」
 
  「好了,烏佐大哥,該來的東西應該一點不少吧!?」
 
  「嗯!辛苦你了!別忘了我的提議呀!」
 
  「我會謹記在心的,那麼……小弟我就先行告退了……。」瑞斯塔把頭上的浣熊帽挪正,隨即身影消失在一陣白光之中。
 
  「《空間法陣》嗎?……呵呵……。」目送瑞斯塔離去的烏佐,嘴角拉起滿意的笑容,隨後示意下屬準備帶走這批嶄新的軍火。
 
  §
 
  在廢棄宅邸門外擔任哨兵的小伙子哈欠連連,早忘了提高警戒。
 
  其中一人掏出了捲煙,點了起來,煙頭的火光在黑夜中異常顯眼。
 
  「咻──────!」一道長鞭狀的銀光劃破了空氣!煙頭上的火光隨之熄滅,兩人後方的牆壁倏地出現一道深邃的鮮紅線條。
 
  「啪嗒……。」放哨的兩個人同時像是斷線木偶般無力的倒下,原本完整的腦袋此時變成被剖開的瓜果,流淌著鮮紅色的液體。
 
  三個纖細身影從大門的右方緩緩走近,白銀的戰靴踏上了早已腐朽的木製階梯,卻僅僅只發生細如蚊蚋的聲音。
 
  「薔薇即將綻放……。」帶頭的依絲雅修女,向通訊官卡爾菲娜回報,表示她們即將進行攻堅行動。
 
  『收到,願鋼鐵與妳同在。』
 
  §
 
  「好啦!夥計們,趕快把這些玩意搬走,待會我們還可以去【緋色山丘】轉一轉,長夜漫漫呀~~~哈哈哈~~~~。」烏佐叨著煙,發出放蕩不羈的笑聲。
 
  「好耶!」一聽到【緋色山丘】,現場其他人的氣力都來了,二名年輕人勤快地拉起了板條箱上的提把,一臉興奮地走向房間的門口,準備離開。
 
  「呯─────────!」同一時間,眼前的廊道上爆起一發巨響!
 
  當走在前頭的年輕人將身子探出門邊時,一道白色的強光急速掃過了他的身軀,超過一米八的槐梧身子隨即爆開,化為血肉交織成的赤紅花朵,鮮血四濺!
 
  那模樣,就如同遭到重戰車輾過的弱小士兵,僅剩一條殘存的右手在地面上做起反射性的顫抖。
 
  「嚇───────!」和他一起抬著板條箱的傢伙,臉面和身體立即沾滿那腥臭、帶著鐵銹味的液體和碎肉!他嚇的屁滾尿流,瘋狂的用雙手將臉上的殘渣抹開,整個人看起來像是惡夢中才會出現的食人鬼!
 
  「什麼……!?」看到這一幕,瞠目結舌的烏佐也控制不了自己的牙齦和嘴唇,原本叨在口中的捲煙已經不自覺地掉在擦到發亮的皮鞋上。
 
  (難道是……【武裝修女】!?)
 
  見到手下在眼前慘死的他,腦海中立即閃過一個他最不想知道的答案。
 
  烏佐是一個年紀超過五百歲以上的野生神人,見多識廣,就連傳說中的【格武龍爵】庫伯哈他都見過幾次。
 
  但是眼前這種使用純粹暴力將人輾碎的神權能力,他畢生只看過一次,就這麼一次,讓他發誓,終生絕對不敢再招惹薔薇的旗幟。
 
  數年前,他和其他的黑幫,策劃一場襲擊鉑金礦場的行動,這是一筆大買賣,成功了,他就可以逍遙很長一陣子。
 
  然而,在礦坑便道前等著他們的,不是滿載鉑礦的裝甲車,而是一隊完成戰鬥陣列,手持薔薇塔盾的【武裝修女】。
 
  僅僅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這群發動盾牌衝擊的【武裝修女】就像一整列的重戰車疾駛前驅!將眼前的一切輾壓成碎肉和鐵片!在車隊邊緣的他沒有直接遭到衝擊,而是滾落到下方百米深的河床,成了唯一的倖存者。
 
  小命保住的他逃到了【巨龍海灣】,在這個【武裝修女教導團】勢力尚未觸及的地方,再度建立起自己的地下王國,過了幾年之後,沒想到這些穿著藍袍銀甲的死神也跟著【戰姬】到這裡來宣教,十足的冤家路窄。
 
  他不能再逃了,自家的地下生意在這裡紮根極深,左右逢源,唯今之計就是先準備一點重火力自保,沒想到東西才剛拿到,這些冤魂不散的傢伙居然就先出現了!
 
  「是【武裝修女】─────!所有人找掩護─────!」烏佐扯開喉嚨,對著房間裡的手下大喊!
 
  「武裝─────!?」「修女─────!?」
 
  聽完大哥的發言,一陣慘白刷上了所有人的臉,眾人忙不迭地將房間中的桌子翻起作為掩護,希望這單薄的桌面能幫他們多爭取一點活命的時間。
 
  「把剛剛買的武器上膛,用水紋鋼子彈!有人探頭就將他打成蜂窩!」烏佐對著在板條箱旁的人大吼!接著將原本領路的小子拉了過來。
 
  「這個房間有沒有祕門!?」情緒緊張的他臉面一陣燥熱,嘴角不自覺地顫抖著。
 
  「老大,沒……沒……有!」手下的小弟也慌了手腳,回答的吞吞吐吐。
 
  「你白癡呀!怎麼會找一個沒退路的地方收貨!」氣急敗壞的佐烏直接朝手下的右臉送上毫無保留的一拳,小夥子痛的在地上打滾。
 
  「那裡還有祕道可以逃生!?」
 
  「在……在……門口……右轉……走道盡頭……一片紅色木門……。」無端挨了一拳的可憐傢伙,扶著幾近脫臼的下巴,語帶顫抖。
 
  「好……豁出去了!」烏佐咬著牙,開始準備執行突圍的計畫。
 
  (從剛剛的情況看來,大門左右兩側現在應該都有【武裝修女】在埋伏,先放出幾隻恐狼去吸引她們的注意,再叫手下突圍,自己則趁亂逃跑……。)
 
  雖然他不斷地提醒自己要冷靜,但雙腳的膝蓋還是忠實的出賣了他,打起顫抖的響鼓。
 
  神情緊張的神人大口喘著氣,他必須賭上一把,用手下的性命當成血腥的賭本,試圖來扭轉這十賭九輸的戰局。
 
  他曾經幸運逃過一次死劫,那就有機會再活一次……。
 
  §
 
  「《召喚法陣 煉獄恐狼》!」
 
  白色的六角形法陣在烏佐的右腕升起!開啟了異世的紅色通道,四隻披著赤色毛皮,有著兩對黑色瞳孔的巨狼,從通道中漸次露臉,腥臭的唾液從尖牙流淌而下。
 
  「待會這些恐狼衝出去!你們就拿起槍往右邊突圍!」
 
  「是─────!」
 
  「好小子!去咬碎那些賤人的咽喉!」烏佐向恐狼群比了一個手勢,四隻不知恐懼為何物的惡獸立即衝了出去!
 
  「上呀──────!」烏佐的手上見狀,立即也掄起武器跟在惡獸的後方,想趁機補上一槍。
 
  最後才動身的烏佐,則在門邊彎低身子,他要等到戰況混亂時,再趁機溜之大吉。
 
  第一個被狼群發現的是站在房門外的依絲雅,站起來與人等高的惡獸張開了血盆大口,撲向她細嫩的頸間!
 
  穿著藍袍銀甲的修女毫無畏懼,一個下劈式的盾擊直接砸在恐狼的頭蓋骨上!後者的腦袋立即爆出由眼球、牙齒和鮮血組合的煙花!
 
  第二隻緊接著飛撲而至,依絲雅順著下劈式的盾擊壓身閃過,右手的銀漿劍向上一掃,恐狼的身軀在空中被一分為二,零碎的臟器像破布般被慣性力甩了出來!
 
  烏佐的手下看到眼前那滿佈鮮血和殘肢的模樣,完全失去了理智,瘋狂地向兩側的【武裝修女】開始了毫無保留的掃射,數以百計的子彈如蜂群般撲向眼前的目標!
 
  依絲雅彎下身子,將向自己的身體隱藏在薔薇盾的鐵壁之後,同時高舉起右手的銀漿劍!
 
  「《神授法陣 聖光熔爐》!」
 
  赤紅的射線從劍尖升起,比陽光刺眼百倍的熱線像火燭般燒灼烏佐手下的眼角膜!眾人挨不過眼部傳遞過來的劇痛,不由得將手離開槍機,掩面狂吼!
 
  這道亮光同時也是突擊的訊號!
 
  「《神授法陣 信仰衝擊》!」「《神授法陣 信仰衝擊》!」
 
  位為走廊左右兩側的武裝修女,同一時間將戰能灌注在薔薇盾上,點起佈滿整個廊道的空間脈衝護盾!
 
  緊接著一個蹬步,兩人同時以上百公里時速衝向位置中間位置的匪徒!
 
  「呯─────────!」
 
  一聲巨響爆開,幾乎震破了烏佐的耳膜!將他嚇的肝膽俱裂,也宣告了他的死期已至。
 
  十數個匪徒就像是被兩台重戰車夾殺的弱小羔羊,被壓的血肉模糊,連哀嚎的機會都被剝奪了!鮮血和碎肉將牆面、地板和天花板塗上了一個血紅色的方框,像是某種前衛的裝置藝術。
 
  「呀……鳴……!?」自知難逃一死的烏佐,此時已經完全被瀕死的壓力擊垮,兩眼發直,瑟縮在門後的牆邊,不斷地發出無意義的囈語。
 
  裙角沾染上厚重血色的依絲雅,抬起腳步,緩緩地走向門邊。
 
  惡戰之後,依舊清秀柔美的臉蛋開始頌唸著禱詞。
 
  「鋼鐵聖經第三章,薔薇福音。」

  「罪者,願光明揭發你的惡行。」

  「罪者,願荊莿懲戒你的軀體。」

  「罪者,願聖母憐憫你的靈魂。」
 
  依絲雅舉起銀漿劍,揮出一道水平斬擊,劃開了烏佐身後的牆壁和他的頭頸,一道【神質】像噴泉般從斷口湧出。
 
  【打不死的烏佐】,殞命。
 
  §
 
  瑞斯塔倚在一道破爛鐵門旁,津津有味的啃著手上還有一半的蘋果。
 
  他正在等另一組客戶抵達,不過這一組客戶並不需要他送上任何貨物。
 
  他送上的是……別人的性命。
 
  不一會,依絲雅和其他兩名【武裝修女】從門後探出頭來,瑞斯塔立即挨了過去,笑臉盈盈。
 
  「各位姐姐晚上好!辛苦啦!」面對這三個可能隨時會翻臉不認人的客戶,瑞斯塔不斷地鞠躬哈腰。
 
  他那油嘴滑舌的模樣讓依絲雅不由得蹙起眉頭。
 
  「事情應該已經告一段落了吧,那麼小弟我的報酬……。」
 
  「拿去……。」金髮佳人拋了一個份量十足的米白色錢袋過去,獨特的響聲在空氣中迴盪著,代表那是一袋亮澄澄的鉑幣。
 
  「唉呀!真是太感謝您了!」瑞斯塔再度補上一個笑臉,加上一個超過九十度的鞠躬。
 
  「無聊……。」冰山美人模樣的依絲雅對著瑞斯塔投以一個鄙視的目光,她不打算繼續搭話,隨即領著鋼鐵的姐妹離開。
 
  「請代我向聖母問安!」在三人的背後,瑞斯塔用力的揮著手,對往昔曾是【龍殿衛士】一員的他,這是一句違和感十足的問候語。
 
  待三個【武裝修女】沒入夜色後,瑞斯塔掂了掂手上的錢袋,露出自我解嘲式的苦笑。
 
  「對……我是只剩一條爛命的【龍殿衛士】……所以這條命要好好珍惜……。」
 
  他把蘋果剩下的果肉啃完,接著將果核隨手一扔,就像他對烏佐所作的事情相同……一樣的自然。
 
  §
 
  『薔薇回報,蜘巢已清除。』
 
  「收到,辛苦了!」通訊官卡爾菲娜依舊是一派輕鬆的模樣,她從座位上站起,將雙手高舉,開始伸著懶腰。她還得再撐一會,等到依絲雅歸隊後,就可以結束這毫無挑戰性的任務,收隊回營。
 
  突然間,一陣急促的高亢警報聲從喇叭中爆出!車內的螢幕開始出現紅色的跑馬燈訊息!
 
  「特級……戰備!?」
 
  卡爾菲娜睜大了圓潤的杏眼,自【宣教特區】成立之後,她從未聽聞【薔薇師】進入【特級戰備】狀態。
 
  喇叭中再度傳來一連續急促的廣播音!
 
  『所有【薔薇師】下轄部隊注意!我是師長薔薇主教克萊兒.笛爾.凡德列文!代為宣佈來自【第六鋼鐵聖女】夏韻閣下的直接命令!』
 
  『三個小時前,【第一艦隊】偵搜艦遭遇未知神人攻擊!神人等級推斷為【至高神人】!重覆一次!神人等級推斷為【至高神人】!』
 
  『即刻起,所有【薔薇師】下轄部隊提昇至【特級戰備】!戰鬥部隊一律裝備【對神人殺傷武器】!除基地留守人員,其他部隊前往【巨龍海灣】中央教堂司令部,準備進行任務再編組!』
 
  『以上!』
 
  「【至高神人】……!?」
 
  「【特級戰備】……!?」
 
  呆如木雞的卡爾菲娜,久久不語,兩個陌生的名詞不斷地從螢幕上刷過她碧綠色的瞳孔,躍動的畫面和她呆滯的表情形成強烈的對比。
 
  位在車廂正中央的聖母神龕裡,一盞燭火走到了油枯燈盡的最後階段,倏地熄滅,讓那代表光明的圖騰,抹上了一絲未知的晦暗。
 
  §
 
 
  各位文友晚安,我是目前在用力增稿的姐吉拉。
 
  本篇是【得罪了戰姬還想跑】的後續故事,也就是卡雷斯在【辛克斯平面】外打倒雪菲拉後,所有【武裝修女教導團】在極西區域鋪天蓋地要搜尋他下落的導引故事。
 
  當卡雷斯跑路(?)之後,便開始了一段和香緹之間活色生香……咳……不,是讀書識字的同棲生活。
 
  本篇出現的軍火販子特哥,其實在【鐵鏽鎮】的本篇故事就會登場,大約是在三章篇幅後的故事,保育員已經快恢復正常了,請大家再等等!
 
  東堂隼人/姐吉拉
 
  §
 
 
 
  【虛空戰記 設定圖】【戰姬降臨】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不只是胖鬍子跟霍華的武器,連喪禮的花圈也...這才是真正的「一條龍服務」吧XDDD
2021-04-04 22:08:28
東堂隼人
現在是講求上下游企業整合的年代,阿姐也來寫一個特哥開生命禮儀公司的橋段好了![e29]
2021-04-04 22:12:39
虚ろな光
佐哥還是搶戲ㄚ

然後被依絲雅很俐落的給完結了w
2021-04-05 11:58:34
東堂隼人
其實這個算是劇情殺,由於依絲雅在後續的篇章還會登場,為了要彰顯【武裝修女】勇猛果敢的個人印象,只好請佐哥送頭了![e38]
2021-04-05 14:37:3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