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 短篇集】#11 【鳳凰鑄日、太初尹始】(完)

東堂隼人 | 2021-09-26 01:32:50 | 巴幣 2392 | 人氣 552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虛空戰記 短篇集】#11 【鳳凰鑄日、太初尹始】(完)

  虛空曆一三三八年 三月三日 凌晨
  【宣教特區】
  【諾拉福克】平面
  【第一艦隊泊地】【第779號浮動碼頭管制哨】

  季節交替時的冰冷海風伴著冬季的尾音和春季的序曲,颳過了哨兵的臉龐和髮梢,冷和熱的音符在他們身上輕快的舞動著,但依舊是那黏膩不適的節拍。

  座落在抗炸工事內的方陣快炮亦不能倖免於難,黃油和鹽份在鐵灰色的槍管上做著無聲的對抗,直到名為鐵銹的裁判出來決定誰是最後的勝利者。

  數十個哨兵聚精會神地掃視著前方的空間,神情嚴肅,自從偽裝成平民的【創世教派】舊屬發動多次的偷襲攻擊後,【諾拉福克】內所有的軍事哨所一片風聲鶴唳,幾可說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任何出乎預期的風吹草動都會引來如星火般的彈雨。

  雖然【創世教派】遜位神主林汀將千年江山雙手奉上,但【絕龍戰爭】並沒有順利拉下代表閉幕的紅幔,名為叛亂的安可曲依舊在數個主要平面如火如荼的高歌著。不甘心千年帝國一夕殞落的龍眷們,集結在【諾拉福克】的南北兩面,發動了孤注一擲的包圍戰,要在【深淵新娘】的刀鋒降臨之前、殺進這往昔的第二首都。如果成功,那麼【鉑銥聖母】將會從她的王座跌下,而【創世教派】依舊能在已知平面中佔有一席之地。

  §

  萊絲麗,甫從軍的二八佳人,擁有【異邦人】血統的高挑女孩,神情專注地看著哨所前方那空無一物的筆直馬路,在萬籟俱寂的夜色中思念著【考利亞】的一切。

  身為聖母的榮寵之民,【異邦人】的女兒,不久前才從軍的她立刻掛上了少尉的職階,戍守在【第一艦隊泊地】,日夜保護這些鋼鐵巨獸離去後的空巢。

  回頭望著那空無一艦的碼頭,綠瞳美人不禁多了一股惆悵。

  她的族人,在【神主戰爭】中攻城掠地的血親們,此時正跟隨著【戰姬】的腳步,席捲著【創世教派】北方集團軍的根據地,收音機中日夜不斷的播報著那些壓倒性的戰果。

  她是【異邦人】,永遠都應該站在前線中的前線,為了聖母和【戰姬】的榮光浴血奮戰,而不是待在這寂靜的夜空中數著秒針劃過的圈數,只有不中用的獸人才會想方設法地享受這萬般無聊的夜哨。

  一想到這,她又不禁在心中咒罵著那些背信棄義的【舊教】獸人。

  在【神主戰爭】中,這批幾乎毫無用處的老肥貓,因為在【神座協議】上沒拿到太多好處,居然在這個節骨眼上選擇袖手旁觀,再忝不知恥地央求聖母將【黎明島】和【珊瑚海】兩大軍事基地劃為【舊教】領地,以便集結部隊馳援【諾拉福克】,這只賺不賠的算盤打的比【三毛貓】還要精明。

  俗諺果然說的好,只有兩種獸人信的過,一種是死掉的,另一種是還沒出生的。

  在【異邦人】眼中,除了【蝶后】之外,所有【循環教派】的人物都不值一哂。

  綠瞳美人輕哼了一聲,隨即收歛心神,專注在自己的任務上。

  §

  突然間,一對熾白的車燈在馬路的遠方亮起,緩緩地往哨所筆直前進。

  「警戒兵回報!」萊絲麗迅速的按下無線電,要求在高處的警戒兵以夜視鏡看清來者的底細。

  如果來者不善,那麼她就有機會用腰間的〈高斯刀〉來展示【異邦人】該有的姿態。

  『車牌號碼……AS01-XX-XXXXX……【第一鋼鐵聖女師】的禮賓車……!?』對講機中傳來警戒兵訝異的回報。

  「【第一鋼鐵聖女師】……?」才剛離開【考利亞】的萊絲麗當然對這個名詞耳熟能詳,只是【第一鋼鐵聖女師】的駐地是在離此處百公里之遠的【神譴之塔】,她想不到任何可以讓【武裝修女】不拒長途跋涉、深夜來訪的理由。

  「所有人提高警戒……。」身為哨長,她必須確保任何狀況都能立即應對,雖說那些迂腐守舊的【創世教派】神眷應該沒有打扮成【武裝修女】的恥力,但事情總有可能出乎意料之外,時刻繃緊神經才是上策。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一台鐵灰色的加長型禮賓車已駛近哨所,駕駛似乎是個懂規矩的傢伙,先刻意放慢了速度。

  「停車!」萊絲麗清喝一聲,做出推掌向前的動作,車子在她前方三米的位置戛然停止。

  綠曈美人將左手搭在〈高斯刀〉上,緩緩走近禮賓車,同時間,駕駛側的擋風玻璃也拉了下來,一張臉上幾乎沒有任何皺紋和班點的白淨臉蛋拉起笑容,對著萊絲麗點頭致意。

  「晚安……鋼鐵的姐妹……。」穿著紅色教服的女子,刻意將自己的白淨臉蛋探到月光之下。

  無皺無斑,不需搽脂抹粉便能亮潔白淨的臉蛋,這是受到【鋼鐵聖經】祝福的象徵之一,萊絲麗瞬間安心了不少。

  「晚安,鋼鐵的姐妹,請出示識別證本。」走近駕駛座的綠瞳美人先向對方行了一個平舉禮,隨後開始了例行性的檢查詢問。

  駕駛沒有回話,對著她遞出一本只有手掌大小的白色冊子。

  小冊子的封面上,是一個特別的圖騰,圖騰的中間是一個提燈,外圈則是由鎖鍊圍成的一個圓,而圓的下方點綴著五個鐵灰色的齒輪。

  萊絲麗霎時楞住。

  (【提燈與鎖鍊】……是【引路者部隊】!?而五個鋼鐵齒輪的階級章……這不就代表來者是位階等同艦隊少將的薔薇主教嗎……!?)綠瞳美人的心臟瞬間懸到了胸口上緣!

  她的動作霎時變的無比僵硬,戰戰競競地打開識別證本,在首頁,她看到了一個有著稚氣臉蛋的肖像照,和一個未曾聽過的名字。

  瓦爾菲妮.奈特.佐維爾
  【光明之徑】
  【引路者部隊】所屬
  【薔薇主教】

  「薔薇主教……瓦爾菲妮……?」萊絲麗一臉詫異的連連眨眼,肖像照上稚氣臉龐無異屬於一名頂多十歲出頭的清秀女孩,雖說自家神主雪菲拉在芳齡十四便登上了已知平面神人的巔峰,但如此破格的存在從虛空曆啟始以來也僅此於她,綠瞳美人的思緒瞬間失去了方向。

  這時,萊絲麗眼角的餘光瞄到了坐在後方的小小身影,一名留著飄逸銀髮,帶著鋼鐵薔薇髮圈,身著一襲黑色洋裝的稚齡女孩,怯生生地抱住手上的灰色鯨魚布偶,瑟縮在米白色的沙發椅背上。

  女孩矇著一條織工精美的蕾絲眼帶。

  未滿荳蒄年華的小姑娘,不斷地用手指搓著手上的娃娃,似乎在消除來到陌生之地的緊張感。

  在哨所燈光的反射下,萊絲麗的瞳孔清楚地捕捉到女孩洋裝領口旁的階級章。

  五個呈星形排列的鐵灰色齒輪,薔薇主教的證明。

  (咕……。)這時換成綠瞳美人緊抓著手上的〈高斯刀〉來消除緊張,她很想直接就放行眼前的大人物,但軍令如山,出入管制必須有的詢問盤查依舊還是得按步就班。

  「晚安……佐維爾主教大人,您的蒞臨來訪讓本單位備感榮幸,請問您此行的公務是……?」萊絲莉先深吸了一口氣,接著照本宣科的提出問題。

  「閣下……閣下要見我……。」洋裝女孩羞怯地回了話,隨即把頭埋進布偶中,當起了逃避現實的可愛小駝鳥。

  「閣下!?」萊絲莉再度呆楞在場,在【光明之徑】的體制中,唯有【戰姬】和【鋼鐵聖女】會被冠以“閣下”的尊稱,她內心自忖,眼前這位洋裝女孩的來歷可能比識別證本上的敘述更加深不可測……。

  「是【第七鋼鐵聖女】的喻令……。」由於這場略顯尷尬的深夜劇場一時看來到不了頭,在駕駛座的紅袍修女決定用這句話作個結束。

  「呃……那想必是非常重要的公務,請恕下官一時未察、耽擱到您的時間了……。」綠瞳美人連忙向後退了一步,隨即補上一個平舉禮。

  六輪之主的事情,誰都不得耽誤,這是【光明之徑】成員的基本教條。

  「開門!」新進的尉官把手向後一揮,厚重的防爆鐵門開始移動,刮起了刺耳的金屬摩擦聲,兩旁的哨兵立即推槍敬禮,神情嚴肅地目送禮賓車駛入基地的深處。

  §

  「一柱青燈忽悠 孤影佇立 消瘦,」

  「二盞濁酒映餘輝 夢中 人依舊。」

  「三世情緣交錯 單枕冷被 寂寞,」

  「四筆白帛畫春秋 不問 對與錯。」

  稚氣的童音唱著來自東國的詩詞,迴盪在由水下礁岩構工而成的艦隊基地。

  【彼世艦隊】的泊地。

  方才駕車的【引路者】,牽著個頭還不到自己胸口的長官,隨著她的音律,和唱了起來,成熟與青澀的聲音在寂靜的空間中譜成如同天籟般的二重唱。

  由於濕氣與鹽份長期盤據了這不見天日的巨大洞穴,在絕大多數的時間,兩螯八足的甲殼類才是這塊地方真正的主人,對光線敏感的穴蟹從石縫中探出頭,看著兩列紅衣黑領的【引路者】從遠處走過,鵝黃色的提燈火光隨著她們的腳步搖曳著規律的節奏,

  和生者相悖的冰冷氣息不斷地從這些人身上逸散而出,墨綠色的小傢伙雖然沒有所謂的智慧可言,但名為恐懼的本能讓它一股腦地死命爬上高處躲避,遠離這些不速之客的視線。

  一行人過走過冗長的金屬棧橋,在一個發著藍光的燈柱旁停下了腳步。

  在她們的左側,是一個巨大的黑色身影。

  穿著一襲黑衣洋裝的小姑娘,興高采烈地湊了過去,伸出白嫩的小手,輕拍著眼前的龐然巨物。

  「胖胖!起床了!閣下要見我們!」

  (唰───────!)如厚重裝甲般的黑色眼皮倏地打開,三個巨大的方型瞳孔透出能看透任何彼世之物的湛藍光芒,原本平靜無波的海面開始激起了巨大的漣漪。

  §

  「呼……。」下了哨的萊絲麗,將亞麻色的秀髮放下,頭倚在牆壁上,享受著手上的紅茶和片刻的寧靜。

  「雖然【引路者部隊】本來就是由【武裝修女教導團】的精銳所組成,但不到荳蒄之年的女孩就能位列薔薇主教,這差距實在令人訝異……。」綠瞳美人喃喃自語,偏頭看著自己肩頭上的三個銅色齒輪,露出自我解嘲的苦笑。

  突然間,一堵巨大的水牆,遮蔽了萊絲麗眼前的視線!

  (鳴───────!)高頻的鯨鳴聲劃破了夜空的寂靜!彼世的巨獸突破了海面,巨大的影子籠罩住著整個管制哨所,遮住了月光,抖落的海水化成帶著鹽味的雨瀑,將海面攪出一陣乳白色的浪沫。

  「這是……!?」萊絲麗完全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攝,【異邦人】的女兒,瞠目結舌地看著灰色童話裡的千米巨獸打破了了夢境和現實的藩籬,揮動著如同黑色巨鐮的鯨翅,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

  §

  虛空曆一三三八年 四月二十九日
  【宣教特區】
  【鳳翎墟】平面 三千公尺高空
  【光明之徑】【引路者部隊】所屬
  【彼世艦隊】旗艦
  【牧龍者號】

  【第七鋼鐵聖女】、莉妲.喬安.考斯基輕輕地闔上了一本有著白色封面的極東古書,隨手擱在王座旁的矮桌上。

  諾維婭立即將書拾起,放回莉妲身後的書櫃裡,包括【鳳凰紀事補遺】在內,數百本的極東古書整齊陳列在金屬製的五層櫃體,受惠於【墨血之王】的大方,莉妲才能從衪的館藏中再多拿了一些古代文獻,好消磨這無比漫長的旅程。

  「看完這些書後,閣下似乎有不少感想呢。」站在一旁的琴打開了冰鎮好的香檳,恭敬地遞上一杯琥珀色的佳釀。

  「雖說幾本書裡明顯有著穿鑿附會的痕跡,其他的書倒是頗有見地,不壞。」莉妲輕啜了一口手上的香檳,一陣緋紅立即暈染了臉龐。

  「閣下,已觀測到【鳳翎墟】的遺跡聚落,在正前方三十公里處。」在艦控室中,一名穿著紅色教服的部屬,轉過身對著莉妲進行匯報。

  「將地上的畫面切換到中央螢幕。」微醺美人俏皮地撥弄著銀雪般的秀麗長髮,等待許久的目的地就在眼前,一向神色自若的她也不由得帶著些許雀躍的心情。

  「是!」應聲的部屬按下了某個開關,艦控室的主畫面亮起,散佈著零星灌木的黃土高原在眾人眼前一覽無遺。

  這時候,莉妲的貼身護衛,197、198及204也湊了過來,興趣盎然地看著這未知的土地。

  而稚氣的195,則是依舊緊盯著小螢幕上的兒童節目,手上同樣緊緊抓著那灰色的鯨魚布偶。

  諾維婭見狀之後皺了一下眉頭,啪喳一聲地關掉小螢幕,然後把哭喪著一張臉的薔薇主教抱到莉妲的身邊。

  「這是!?」不一會,畫面上出現無數分段的巨大骸骨,像被扯裂的灰白繩索,雜亂地在佈滿黃岩的高原上散落著。

  「這不是……原龍的骸骨嗎?」心直口快的197,揚起了一側的柳眉,不解地看著眼前的景像。

  「鳳凰信仰……。」在眾人的一片疑惑聲中,莉妲說出了答案。

  「在【原龍世紀】,這些宰制虛空的貪婪巨龍只有一個天敵,就是【日光鳳凰】。」

  「就如同孔雀食蛇一般,膽敢入侵【日光鳳凰】棲地的原龍,下場通常通是被這太初的巨獸撕成幾段,化成土地的肥沃養料。」

  「根據傳說,就算是能誅殺世上所有生靈的【極龍霸氣】,也無法傷到【日光鳳凰】一分一毫。也因此,站在太初食物鏈頂端的【極龍】,一但對上【日光鳳凰】,同樣討不到任何便宜。」

  「然而這太初的巨獸卻不在意弱小的人類種族接近衪的棲地,時間一久,不願在洞穴之中生存的人類便開始尋找【日光鳳凰】的所在地,以躲避原龍的獵殺,並在衪的庇護之下建城立邦,建立起以【日光鳳凰】為信仰基礎的城市。」

  「【鳳翎墟】就是其中之一。」語畢,微醺美人舉起了自己的酒杯,敬向那往昔制霸極東的巨獸。

  「閣下,你看,是書上提到的鳳凰雕像!」在畫面的正中央,有一座巨大的金色鳳凰雕像,座落在一個碧水綠光的圓形湖泊之中。

  在晨曦的微光下,那有著七彩眼斑的金色尾翎輻射出比擬烈日的強烈日光,在湖面上反射著炫目的光彩。

  「看來這一趟,值得了……。」【第七鋼鐵聖女】用指尖在酒杯上敲著輕快的節奏,微醺的美麗臉蛋綻開了足以讓世人眾人神魂顛倒的笑容。

  突然間,艦控室內的警報音響起!天花板上的警示燈號像赤紅的輓燈般不斷地刷過所有人的視角!

  「怎麼了……?」這刺耳煩躁的高頻音瞬間抹除了莉妲原本的好心情,禮服美人收歛起笑容,要艦控室前方的部屬報告這突如其來的狀況。

  「閣下……是【末日輻射】,我們方才偵測到高強度的【末日輻射】……。」向她匯報的部屬一臉沉重,用手指著操作螢幕上的一個黑色圖騰。

  那是一個近似圓,左右兩側是兩把雙刃巨鐮,中間則是一個奇特的符文。

  同時間,莉妲也注意到中央螢幕畫面的變化,原本光彩奪目的鳳凰雕像,四週突然泛起了黑色的光芒,向外輻射著詭異的光譜,逐漸形成一個黑色的光球,將原本的雕像包覆在內,球體外不斷溢散著熖火般的幽光。

  「鳳凰鑄日、太初尹始……,白鳳佑民、黑凰滅世……,看來我們只能選擇開罪這太初的巨獸……那尚未離巢的鳳凰……。」莉妲將杯中的香檳一氣飲盡,雪白皓齒輕咬著水潤的櫻色唇,臉上滿是興致勃勃的神情。

  「195、197、198及204隨我一同登陸,其他人在艦上待命。」

  「是!」
 
  「195、197為戰鬥先鋒,204負責擾敵,198負責支援。」

  「遵命!」莉妲四個貼身侍衛,不約而同地點頭領命。

  「閣下……如果來者是【重鑄之王】的話……那……?」一臉憂心的琴,默默地走到了莉妲的跟前,重覆著【墨血之王】的行前叮嚀。

  「如果我們今日有幸見到【滅世的鳳凰】……那就……。」

  「深淵相見……。」

  「呵呵……。」
 
  【光明之徑】,【第七鋼鐵聖女】莉妲.喬安.考斯基,【鉑銥聖母】口中那不溫柔的女兒,決定將自己化為賭命的籌碼,推上名為【鳳翎墟】的賭桌,贏取那開啟【不落皇城】之祕的鑰匙。


  §

  大家晚上好,我是剛剛搞定這足足二萬字的短篇故事,快要往生的姐吉拉。

  總算撐到了完結灑花,我明天一定要去放生一隻龍蝦以資紀念!

  本篇主要為敘述莉妲召喚【彼世艦隊】前往【鳳翎墟】去尋找【日光鳳凰】尾翎的過程,而初次登場的小蘿莉195則是莉妲的貼身侍衛之一,主要的工作為賣萌及開地圖炮,也是未來會在主線故事出現的主要角色,請大家稍待。

  另一方面,由於魚子的溫馨提醒,下週老宅女應該會休息一下,重新構思主線劇情的寫法。

  由於某渣鷹一直卡在香緹房間,再拖下去可能就會生出一窩子的小狐狸了,女主角換人當,本篇直接完結轉成日常溫馨家庭番!

  最後請大家不吝賞個GP或是按追蹤,姐吉拉一定會向【鉑銥聖母】禱告,祝大家夜夜好夢!

  東堂隼人/姐吉拉

  §





  【虛空戰記 設定圖】【第七鋼鐵聖女】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生一窩小狐狸感覺很棒呀,享受美好的生活(∩ω ∩`)(別w
萊絲麗把頭埋進布偶什麼的好萌,195也好可愛~(ˊ//v//ˋ)
好好休息哦(ˊ ˋ)
2021-09-26 13:48:18
東堂隼人
謝謝愛莉![e12]
2021-09-26 19:54:48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195好可愛,不過通常是越可愛的女孩殺傷力越強呢(X
話說卡雷斯現在被卡在香緹房間的狀況,應該是真正意義上的進退兩難吧ww
2021-09-26 15:23:55
東堂隼人
再不更新……本作將直接改名!【虛空戰記】(X)-->【我的月狐嬌妻】(O)![e29]
2021-09-26 19:56:23
Der Sehen
為什麼這圖會這麼瑟。。。
2021-09-26 19:47:02
東堂隼人
那老宅女下次麻煩味增老師保守點![e29]
2021-09-26 19:59:49
夜梓的臨殃
195真的可愛!被她可愛到好期待她之後的表現>///<
2021-09-27 01:47:07
東堂隼人
讓我們來看一下小蘿莉開地圖炮時有多可愛![e29]
2021-09-28 18:36:59
Der Sehen
沒關係,不用保守,這張圖兼具了美感,不是低俗的赤裸,是協調的性感。 本人只是感嘆自己畫不出這種感覺,請味噌老師保持瑟瑟(?)
2021-09-27 13:55:01
東堂隼人
好的,我會請味增老師繼續瑟瑟下去![e29]
2021-09-28 18:37:3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