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 短篇集】 【紅蓮烈熖、煉獄牡丹】(上)

東堂隼人 | 2021-02-14 17:59:19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虛空戰記 短篇集】 【紅蓮烈熖、煉獄牡丹】(上)
 
  花中之王,牡丹。
 
  牡丹之王,則無人能一槌定音。
 
  凡人皆曰,【始龍牡丹】,王者之香。
 
  但太初神人皆知,【煉獄牡丹】,傲然於其上。
 
  業火漫天
  紅蓮烈熖
  奇卉傲然
  煉獄牡丹
 
  東國詞人,則以詩助拳,加入了這自太初以來未曾得出結果的論戰中。
 
 
  【灰燼之墓】平面
  【葬劍山脈】
 
  三萬公尺高的黑色火山,巍然傲立於死寂之地。
 
  高聳入雲、氣勢磅礡,這座從未停止噴發的火山,宛如一條黑色的巨龍,不斷地噴吐出烈熖和黑塵,睥睨著那毫無生靈願意涉足的領域。
 
  廣袤的土地從太初以來便覆滿了火山灰,了無生機。從山頂傾洩而下的熔岩河流不斷地重塑了地表的線條和容顏,大地的面貌沒有一日恰似往昔。
 
  某日,某台白底綠紋,點綴著粒粒紅果的虛空戰艦,進入了【灰燼之墓】的平面穿越點,抵達這不毛之地。
 
  定睛一看,那綠色的紋路並不是戰艦的腰身飾板,而是一株巨大的槲寄生,它盤根錯結的莖葉將這台鋼鐵巨獸緊緊束縛著,兩者之間像是生死相許,永不分離的戀人。
 
  紅色的圓潤果實則是這段致命的戀情、開花結果後的象徵。
 
  這艘戰艦似乎在某個不幸的時間點,成了這株虛空槲寄生的俘虜和苗床,加入了某位至高神主的艦隊陣列。
 
  在寬廣的艦首上,一名金髮金瞳,穿著白底飾金長裙的女神,用她清澈無瑕的美瞳俯視著這死寂之地,試想著是否能在這滿佈火山灰和岩漿的惡地上開出絢爛的花朵。
 
  這名太初的女神,帶著憂愁和疑問,抵達這個死寂之地,尋訪可能代她找到解答的故友。
 
  一身繡滿金木樨花瓣的連身長裙在空中飄盪,在灰濛暗沉的大地中顯得格外突兀。
 
  她並沒有打算在這滿目瘡痍的大地上盡顯風華,但貼身的神眷總是會用當季盛開的花朵織成她的新衣,讓她無時無刻總是嬌豔動人。
 
  主宰繁衍、芬芳、與花朵的【虛空領主】,安達洛,來此尋求和火熖共處的知識。
 
  §
 
  花朵是她的眷屬、她的象徵。
 
  她希望能將這美麗的生命綻開在所有平面的每一個角落。
 
  她在蒼天雲頂上植下了星屑蒲公英,為青空帶來耀眼的金塵。
 
  她在高山峻嶺上植下了冰峰百合,為雪地帶來撲鼻的芬芳。
 
  她在狂沙岩丘上植下了烈日薔薇,為荒漠帶來動人的嬌豔。
 
  但是,每當她向火山絕地投下那些受到她祝福的種子後,那令人望而生厭的黑紅岩漿,總是立即貪婪地吞噬那尚未萌芽的生命。
 
  身為【虛空領主】,亙古的神人,這是不能她接受的挫折與失敗。
 
  因此,她降臨此處,尋找一位應該知道答案……或是至少能給予她啟發的朋友。
 
  她的舊識,另一個【虛空領主】,【龍之鍛雲者】亞斯佛傑,熟悉金屬和火熖之人,應該能幫助她找到解答。
 
  芬芳的主宰者安達洛,改變了方才睥睨腳下萬物的姿態,抬頭望著那高聳入雲的黑色山頂,熾熱的岩漿不斷地從火山口像紅色長龍般流淌而下。
 
  山頂上不時傳來震耳欲聾的雷聲。
 
  那連綿不斷的轟然巨響,是【龍之鍛雲者】依舊駐留在這死寂之地的最佳證明,她沒有白跑一趟。
 
  她的神眷,倚在食指尖的綠色蜂鳥、翡翠,鼓動著翅膀,催促著自家神主趕緊完成訪友探詢的行程,這塊土地的燠熱和令人窒息的空氣實在讓它不想多待一時半刻。
 
  安達洛回了一個帶著調皮感的甜笑,隨後伸起淨白透紅的食指,向前一點。
 
  心領神會的艦僕立即點起更猛烈的空間推進波,奔向那黑色山脈的倚天之巔。
 
  §
 
  【葬劍山脈】峰頂
 
  一名蓬頭垢面,穿著黑色寬鬆厚布衣的神人,坐在一塊黑色火成岩的上面,賣力地揮舞著手中的鐵槌。

  而他擊打的對象不是一塊尋常的鐵鉆,而是一隻有著方型甲殼的龍龜、亞斯汀,伴隨他千百年的神眷。
 
  有著龍頭造型的巨鎚如擊鼓般不停揮動,發出轟然巨響。但對龍龜似乎把連番的重擊當成搔癢,絲毫不為所動。
 
  頗有年歲的神獸半閣著眼瞼,搖了兩下頭,向主人示意這擊打的力道實在有待加強。
 
  【鍛雲者】的目光立即就捕捉到這帶著諷刺味道的提示。他點點頭,將一口熱氣吸入肺出,隨即從口中噴吐出上萬度的烈熖去燒灼著在手上的刀胚,接著將龍頭鎚高舉,猛力一揮!
 
  當龍頭鎚撞擊到刀胚的那一瞬間,帶起足以震破耳膜的巨響!火花四迸!爆出的風壓轟開了四週的火山灰和煙塵!龍龜的四週瞬間成了一塵不染的黑色淨土。
 
  在強力的轟擊下,金屬光澤的甲獸輕輕點頭,享受著這搔到癢處的力道和火熱。
 
  接下來,【鍛雲者】從口中噴吐出凍寒霜雪,給予手上的刀胚最無情的淬鍊。
 
  昔日的他曾是群龍之主,不論是夢魘龍的電漿噴吐、熾日龍的滔天烈熖,或霜夜龍的極地風暴,六種元素之力,他皆能掌握自如。
 
  【鍛雲者】就這麼在龍龜背上不斷地敲擊著刀胚,再反覆地給予烈熖和霜雪的嚴酷淬鍊。
 
  「噹────!」過了不知多久的時間,在某次的敲擊上,刀胚發出一聲如同提示音般的清脆響聲。
 
  【鍛雲者】聽到了,龍龜也聽到了,這是刀胚的結晶化已達飽合的證明, 
 
  原本一直趴伏的地上龍龜搖了搖腦袋,撐起粗壯的四肢,在地上踏起著代表伸展筋骨的細碎步伐,代表著這把刀胚的鍛造過程已經告一段落。
 
  亞斯佛傑無奈地聳聳肩,他覺得這把刀胚還未臻完美,但結晶化的飽合是事實,多餘的淬鍊和敲打只是會讓刀身的強度不增反減。
 
  他摸摸自家神眷的頭,示意它稍作歇息,接著自己也立起身子,伸了一下懶腰,將刀胚橫在眼前,看著這尚未經過打磨和開鋒的粗糙表面。
 
  上面的每一道敲痕,都是細數歲月流逝的印記,每當完成一把刀,他也不知道又過了多少個日沉月昇、春去秋來。
 
  §
 
  這座山脈,是他的聖域、也是他的監牢。
 
  他背負著幾近無法償還的債務和沒有盡頭的刑期。
 
  除了偶爾移動到別的平面去尋找稀有的鑄材,他鮮少離開這裡。
 
  往昔的誓言是一道無形的枷鎖,無時無刻地束縛著他的靈魂和軀體。
 
  直到某一天他打造出一把能夠劃開【至高金屬】的利刃,那一天、就是他的自由之日。
 
  他的恩人、他的債主、那至高的女皇,是這麼訓示他的。
 
  從那之後,他就日以繼夜地揮舞著手中的龍頭槌,開始千百年來幾乎未曾中斷的敲打和淬鍊。
 
  終焉的序曲遲早將會奏起,他一定要把握時間,在主旋律開始之前,為女皇獻上一把足以結束這個死亡循環的利刃。
 
  想到出神的【鍛雲者】,敲敲自己的頭,將短暫佇足在腦海中的惆悵一掃而空,單手拿起刀胚,開始打磨的工作。
 
  在他的後方,是一塊奇形怪狀的黑色礪石和一副懸掛在鋼柱上的黑色戰甲。
 
  那足足有兩個人高的黑色礪石,像某種巨獸的利爪突破地表,爪尖朝天,閃爍著似乎能撕裂世上萬物的森冷銳光。
 
  雖說不是第一次了,但每當【鍛雲者】接近這塊黑色礪石,一股惡寒總算立即從脊髓滲入四肢骨幹,每每讓他不由自主的停止動作。
 
  在靠著數度的深呼吸來怯除寒意之後,亞斯佛傑抿起嘴唇,將刀胚靠在自己的左臂上,接著割出一道傷口。
 
  從傷口流淌出的淡藍色【神質】立即沾滿了尚未磨銳的刀鋒。【鍛雲者】一語不發,將刀胚搭上了黑色礪石,開始了一如往常的最後步驟。
 
  【神質】為礪石和刀胚之間帶來潤滑和冷卻,加速了打磨和開鋒的過程。一但神質揮發殆盡,【鍛雲者】便再一次重覆這個過程,將自已的左臂開出另一道傷口,將自身的血肉和神權之力注入這花費無盡歲月鍛打出來的武器。
 
  又過了半天的時間,【鍛雲者】手上的刀胚已經鋒芒盡露,奪人心目的銀光在晦暗污濁的空氣顯得格外耀眼。
 
  看著砥磨完成的成品,亞斯佛傑的眼神出現了和緩之色……只是,他捫心自問,和這把刀的緣份……會有多久……?
 
  因為下一個階段是……試刀。
 
  §
 
  刀是武器,在劃開血肉之前,註定要先承受與另一塊金屬之間的衝撞與對抗。
 
  武器和盔甲,對鑄匠來說,永遠是一體兩面,同根而生,卻得互相殘殺。
 
  【鍛雲者】收歛起不帶多餘情緒的臉部線條,換上凛然的正色,將目光朝向身旁,掛在鋼柱上的那副黑色戰甲,某人的神權武裝。
 
  在黝黑的胸甲上,有一個令人無法過目而忘的金色圖騰,那是兩隻振翅翱翔的巨鳥,【蒼鷹與鳳凰】。
 
  圖騰靠近左肩的部份,佈滿了大小不一、刻鑿斑斑的縱向刀痕。
 
  亞斯弗傑先是閉上了眼睛,對著戰甲上的圖騰行了高跪禮。即使舊日的光榮帝國早已被時光洪流吞沒,他也依稀記得自己對往昔神主提劍立誓的青澀模樣。
 
  當【鍛雲者】再度睜開雙眼,原本圓潤的瞳孔此時已經轉變成龍種獨有的杏仁狀瞳孔,持刀的右手也開始覆滿鱗片,閃爍著火光。
 
  他是千龍之魂的宿主,在下一刻的試煉開始前,他必須再次適應這沉睡已久的力量。
 
  龍魂之力為【鍛雲者】帶來了變化,不消三分半刻,赤紅的龍鱗已覆滿他右半的身軀和臉龐,右額長出近呎長的犄角,上顎露出尖銳的犬齒。
 
  紅蓮般的烈熖纏上了劍刃,龍形的火花不斷地咆哮著。
 
  他站了起來,走近那背後有著三對翼翅的漆黑戰甲,金色圖騰在火光的照耀下,顯得英氣迫人。
 
  【鍛雲者】將與身子等長的太刀掄至背後,握緊刀把,做出上段斬的姿勢。
 
  「臣僕亞斯佛傑……得罪了!」
 
  「吼─────────!」隨著震天價響的龍吼聲,紅蓮色的利刃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斬向那黑色的神權武裝!赤色的斬擊波將灰色的煙塵中劃出一道不見盡頭的筆直紅緞!被龍熖紅緞掃過的黑色地表立即爆開了數之不盡的碎石與黑煙!
 
  「鎊────────!」足以震破耳膜的巨響壓過了所有的聲音,這是輓歌起奏的開場音,嘆息著那出生即殞命的夭折之刀。
 
  【鍛雲者】發麻的右手不斷地顫抖著,手中仍握著那把斷刃。
 
  「唉……。」持刀的亞斯佛傑低頭補上一句嘆息,轉身尋找另一半的斷刃,隨後將兩者一同拋入火山口旁的熔岩池,雙手合十,口中唸起禱詞。
 
  千百年來,他不斷的重覆著鑄刀、試刀、斷刀的無盡循環,而這偌大的熔岩池便是他為斷刀所準備的盡頭與墳塚。
 
  群龍之主沒有懊惱自棄的權利,他立即就打起精神,在另一個墳塜……那至高女皇親手堆砌出的墳塚裡,尋找下一把鍛刀的材料。
 
  那是數千個人形機甲兵堆砌出來的雙色墳塚,是兩座一白一黑的小山丘。
 
  【鍛雲者】的材料,便是這些機甲兵的殘肢與遺骸,他總是從兩座鋼鐵墳塚中,挑出一白一黑、長度適合的臂肢,一同泡在捕龍蛛的酸囊之中,靜待著再將兩者合為一體的化學反應。
 
  正當亞斯佛傑專注地作起一個光明磊落的盜墓者時,金黃色的纖細身影出現在這火山口的邊緣,象徵著芬芳和嬌豔的女神抵達了。
 
  §
 
  大家好,我是剛和三姑六婆互相傷害後全身而退的姐吉拉!祝大家新年大吉、情人節快樂!
 
  本篇文章是姐吉拉和星賊兩人說好的連動文,起因是星賊的一名原創人物,執著於尋找一把火熖神劍的三岐,引起了保育員的注意。
 
  當保育員還是中二年紀時,曾經構思過一把從黑紅色牡丹花中誕生,噴吐著火舌的極東太刀。
 
  三岐的武器叫:【紅蓮火熖劍】
 
  保育員的武器叫:【煉獄牡丹】
 
  於是就有了這篇名為【紅蓮烈熖、煉獄牡丹】的短篇集。
 
  上半段是正經八百的敘事文,下半段則是【龍之鍛雲者】亞斯佛傑,穿越到柳困和三岐的世界,將千龍之魂注入【紅龍火熖劍】的鏘文橋段,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星賊是一名有著筆力和熱忱的年輕文友,還請大家不吝給予他GP和支持!
 
  姐吉拉一定會向【鉑銥聖母】禱告,祝大家夜夜好夢!
 
  星賊的小屋 ──> 傳送門
 
 
 
東堂隼人/姐吉拉
 
§
 

247 巴幣: 1366

創作回應

夜風196
刀很帥氣耶,揮的時候會有火焰冒出嗎?
2021-02-14 18:48:03
東堂隼人
報告夜風,刀刃上會冒出赤色的熔岩,所以至高女皇拿到這把刀後就專門用來烤窯了![e29]
2021-02-14 20:18:48
愛香-減肥ing
三岐?就是那個堅持自己來自異世界的紅蓮勇者嗎?
2021-02-14 19:00:35
東堂隼人
沒錯,也是少數幾個膽敢挑戰【虛空領主】的勇者![e29]
2021-02-14 20:19:38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互相傷害辛苦了XDD
龍龜感覺很萌呀,讓人想摸摸頭~(っ´ω`c)
這兩把刀的名稱十分帥氣呀,感覺很強。
2021-02-14 19:50:04
東堂隼人
報告愛德莉雅,這是一個四十歲的中二宅男和另一個二十歲的中二宅男,所想出來的名字喔[e29]
2021-02-14 20:22:10
蒼天落葉
從這鍛刀的過程,就知道這武器毀天滅地啊
2021-02-14 22:33:50
東堂隼人
報告蒼天, 其實【煉獄牡丹】這把武器是……種出來的, 看完下一章你就知道了[e8]
2021-02-14 22:36:56
虚ろな光
這刀堪稱神器等級 然後還要注龍魂 嗯 感覺後面可以看到刀上的火焰呈現龍的形象呢
2021-02-15 18:00:03
東堂隼人
【煉獄牡丹】可以說是保育員當年頭殼鏘鏘狀態下設定出來的一把武器,其內容之詳盡甚至超越【救贖者】,順便跟阿光報告一下,【煉獄牡丹】不是打造出來的,而是栽培出來的,下一章你就知道了。[e29]
2021-02-15 20:19:1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