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第二集 第八章【夢月映雪】

東堂隼人 | 2021-04-18 21:52:45 | 巴幣 1354 | 人氣 194


  【虛空戰記】第二集第八章【夢月映雪】
 
  【鐵鏽鎮】
  【夢月別館】
 
  我是卡雷斯.馮.恩格里斯……一個不知自己有多少年歲的神人。
 
  自有意識以來,只有三個女人能讓我的背部和地面接觸……。
 
  第一個,是我的已逝情人,【六刻皇女】尤莉雅。
 
  第二個,是我那不安於室的么妹,坦雅。
 
  第三個,就是目前正跨坐在我身上……那名一臉潮紅……香汗淋漓……外號叫【鹹溼狐狸】的女孩……桔梗。
 
  方才的皮帶爭奪戰……我輸了……不應該讓她看到的地方……好像也被看光了……。
 
  桔梗擺出了勝利者的姿態……右手輕快的搖晃著我的皮帶,左手則恣意在我胸肌上揉弄著,此時我無異於一隻被貓咪玩弄於股掌中的玩偶老鼠,絲毫沒有掙扎的餘地……。
 
  §
 
  「桔梗小姐……請問你的檢查都完成了嗎?我想起身了……。」身為一個正常的男人,一直被年輕姑娘騎在身上……實在有辱斯文,可是我又不能用《空間脈衝》將眼前的溫香軟玉打飛……,只能好言相勸了。
 
  「還沒~~~~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測試~~~~!」只見桔梗將我的皮帶一個擺手甩到後方,接著雙手同時壓住我的肩膀,嫩白的鵝蛋臉上出現一個甜度破表的狐狸笑……。
 
  桔梗身上的胭脂牡丹香就如同高濃度的烈酒,令人一聞即醉,讓我開始心跳加速,臉上一陣燥熱感。
 
  「非常重要的測試!?」不知為何,這句話刺中我腦中的某個感官中樞,代表危機感的警鈴大響。
 
  「對~~~~就是~~~~。」小妮一邊賣著關子,一邊用細嫩的雙手捧住我的臉蛋,粉嫩的雙唇隨即湊到我的耳邊,彷彿要偷偷述說某種不可告人的祕密。
 
  「【硬度測試】!」
 
  「呃……什麼是……【硬度測試】呀!?」一聽到這個前所未見的新鮮名詞,我的身體莫名地起了一股冷顫!
 
  「就是這樣呀~~~!」在我猝不及防的情況下,桔梗抬起她的小屁股,接著用力地往我的下腹部壓下去!
 
  受到這個剌激,一股高熱的【神質】立即就往下腹部集中!
  「等───────等一下,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啦!」剛才那一壓讓我瞬間起了“一點”生理反應,我急忙用手肘將身體向前移動,讓下腹部脫離桔梗的絕對領域!
  
  「少來!男人跑來遊廓,不是就為了來做【硬度測試】的嗎!?難不成是來喝茶聊天的!?」眼見我試圖逃跑,桔梗立刻整個人壓了上來!就像一隻撲在獵物身上的嘴饞狐狸!
 
  「而且你沒聽過一句話嗎?【男人的硬度決定女人的溫度】!所以三不五時來一次【硬度測試】是很重要的喔!」
 
  「我對自己的硬度非常有自信!保證超過鉑銥合金!所以不用做了啦!」
 
  「硬度超過鉑銥合金!?」一陣光芒從桔梗的瞳孔中閃出,她臉上原本就甜度十足的狐狸笑此時帶些一種無法形容的興奮感,是一幅躍躍欲試的模樣!
 
  (完了!我說錯話了!)
 
  方才的對話似乎點開了桔梗的某個開關,眼前這名如狼似虎賽狐狸的姑娘不知道那裡來的力氣,用纖細的雙手直接將我撐起上半身!接著便開始打算脫掉我的長版大衣!。
 
  「等一下啦!我真的不是來找姑娘的!我是來找香緹的啦!有急事要麻煩她!」現在也管不那麼多了,我急忙用雙手捧住桔梗的小臉,用堅定不移的目光緊緊盯著她的美瞳,拜託她相信我真的不是來尋花問柳的!
 
  「那你就要大失所望囉~~~~阿姐她從來沒有親自招待客人過~~~~就讓小女子好好來陪你溫存一晚吧~~~~夜渡資會給你打個折的~~~~。」反應快的桔梗立即順著我的話,將溫熱的小手貼上了我的大手,開始來回地磨蹭著,完全沒有放過我的意思。
 
  「相信我……是香緹說我可以來找她的……。」如果這時前面有個鏡子,我一定可以看到自己萬念俱灰的表情……。
 
  「騙人~~~~疑────!?」
 
  下一個瞬間,桔梗的表情驟變,接著將小臉埋進我的頸間,開始一陣意義不明的嗅聞,亮麗的棕色長尾就在我的視角旁來回晃盪著。
 
  「你身上有……阿姐的味道……。」當桔梗的小臉再度回到我眼前時,細緻的柳眉整個擰在一起,方才的好心情似乎盪到了谷底。
 
  「呃……對……大約兩個小時前,我們在【戰姬的指尖】碰過面,香緹要我來找她……。」
 
  「唔……。」活潑好動的馬尾姑娘嘟起了嘴,心不甘情不願地從我身上站起,那失望的表情就像是到口的獵物被自家姐姐叼走的小狐狸。
 
  「呼……得救了!」暗自慶幸從“狐囗逃生”的自己,立刻也站了起來,這時發現褲頭依舊鬆垮垮的,因為皮帶還沒回到原本的位置。
 
  桔梗似乎也注意到我的視線,嘴角再度揚起狐狸笑,她立即撿走了原本被拋到後方的皮帶,往自己的胸脯下方一繫,我的皮帶瞬間就成了撐托她那飽滿上圍的胸帶……。
 
  我的額頭不禁滲出一滴冷汗,看來這一局還沒結束……。
 
  §
 
  馬尾姑娘拖著搖晃的步伐走到房間的櫃台前,拿起了電話,細嫩的手指快速的敲下了幾個鍵,隨後是長達十數秒的靜默。
 
  「喂~~~阿姐,有一個卡雷斯.馮.什麼里斯的人說要找妳!」
 
  「是卡雷斯.馮.恩格里斯……。」我忍不住提醒了一下。
 
  (俗諺說“每個人都會容易記住美人的名字,但美人不容易記住每個人的名字”,看來是真的,十分鐘前才說的名字就已經忘了……。)
 
  「阿姐,是卡雷斯.馮.恩格里斯……對,一頭黑髮,穿著黑色長版大衣的……帥哥……。」講到這裡,桔梗突然將臉朝向我,臉上掛著充滿怨念的表情。
 
  我只能回以尷尬的微笑。
 
  「阿姐說……可以請你上去了,在五樓……。」掛完電話後,桔梗向我走近,但臉上依然堆滿了不甘願的表情。
 
  「但是要進阿姐的房間,要有鑰匙,等我一下……。」馬尾姑娘走到牆壁的角落,手上點起一道光圈,接著從漆成白色的平坦牆面拉出一個手掌寬的木製櫃子,仔細地翻找著裡面的東西。
 
  (《空間法陣》!?)
 
  雖然以前有時會看到華勒斯或其他【日光精靈】族人施展類似的法陣,但《空間法陣》需要一點時間來施展及吟唱……我從沒看過像桔梗這般、如此信手拈來的施法方式,看來她應該不單純只是一名陪著自家姐姐在這個邊境平面共同經營一間旅館的小姑娘……。
 
  「找到了!」一段清朗的女聲打斷了我後續的思考,只見桔梗拿起一枝莫約三十公分的細長黑筆,遞到了我的手中。
 
  「這隻就是阿姐房間的鑰匙,不要弄丟了喔!」
 
  「這隻……應該是筆吧……而且這前端的毛是怎麼回事?」我用手指抵了抵這筆頭的尖端,非常確定這是由某種獸毛組合成的產物。
 
  「這是“毛筆”~~~是東國專用的筆,少見多怪~~~~。」
 
  「“毛筆”……嗯……長知識了……。」
 
  「呀!對了!要進阿姐的房間,除了需要這把鑰匙,還要通關語,耳朵過來!」
 
  「喔,好。」我不疑有他,順著桔梗的話,將耳朵湊近她的嘴唇。
 
  沒想到,一陣滑溜的觸感從頸間劃到耳根,引起令我一陣酥麻的怪異感。
 
  「妳幹嘛突然舔我呀!?」我急忙用袖口擦去還帶著溫熱感的唾液!一陣胭脂牡丹香從頸間和袖口散發到四週的空間。
 
  此時桔梗的表情就像是在品嚐某種甜品,粉嫩的舌尖在水漾薄唇之間滑動的,過了幾秒,她的嘴角又揚起了熟悉的狐狸笑。
 
  「好濃郁的味道喔……怪不得阿姐想見你呢……嘻嘻!」原本不甘願的表情從她臉上一掃而空,轉變成一開始的興奮模樣。
 
  「味道……!?」我完全抓不住這句話的真正涵意,這由汗水和皮脂組合的混合物有何味道可言!?
 
  「好啦,仔細說我說,阿姐房間的通關語是……。」
 
  「【夢月映雪】!」
 
  「待會到了五樓,拿著這隻筆,說出通關語,你就可以見到阿姐了!」開心的馬尾姑娘突然對我做了個鬼臉。
 
  「好啦!不要讓阿姐等太久!樓梯就在房間出去右轉的廊道盡頭,快去!」桔梗雙手一伸,將我用力地推向房門,原本死都不肯放過我的她,這時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巴不得我趕快去找香緹。
 
  「等一下……我的皮帶……還在妳……身上。」
 
  經我一個提醒,桔梗便想起我的皮帶還繫在她的胸口下方。她驕傲地挺起那足以讓許多女性汗顏的傲人上圍,接著開口說。
 
  「要嘛,待會見完阿姐之後,陪我一晚,皮帶還你!」
 
  「要嘛,給我一個堅金幣,自己解開!」
 
  我看著那被牢牢繫在桔梗絕對領域的皮帶後,慢慢吐了一句:
 
  「給妳兩個堅金幣……麻煩妳自己解開……。」
 
  「還有……男人的貞操也是很珍貴的!」
 
  §
 
  「記得要溫柔一點喔─────!」等我走出房門,桔梗還不斷地在旁耳提面命。
 
  「妳真的誤會了……。」我不由得回了一句嘀咕,接著走向樓梯的入口。
 
  到了樓梯邊,我一邊踏著由木板條組成的樓梯拾階而上,一邊觀看著在掛在牆邊的黑白版畫。
 
  這些單純由黑墨和白紙所描繪出來的人物及景緻真的是獨樹一格,躍然紙上,雖然我自認跟舞文弄墨沾不上一丁點關係,但看到如此出彩的畫作也不由得連連稱讚。
 
  看來香緹除了擁有能傾倒眾生的花容月貌,也有著喜歡詩歌繪畫的內在涵養。
 
  (好特別的東國女孩……是說東國女孩都是這麼落落大方的模樣嗎?)
 
  (……不……至少得把桔梗排除在外……。)
 
  一想到剛才貞操差點不保的慘狀,我不由於又打了一個冷顫。
 
  到了頂樓,也就是閣樓,我的眼前空無一物,只有一面白色的牆壁橫在眼前。
 
  沒有任何房間,也沒有門,更不用說鑰匙孔,只有一面刷白的牆壁佔據了我的視線。
 
  我看著手上的毛筆,再看著眼前空無一物的白牆,實在無法將毛筆與鑰匙做出連結。
  
  這時,桔梗方才交待的話突然在腦海浮現。
 
  『待會到了五樓,拿著這隻筆,說出通關語,你就可以見到阿姐了!』
 
  我看著手上的毛筆,再看著眼前刷白的牆壁,又聯想到樓梯右側那幾幅黑墨白紙所繪製成的山水人物。
 
  「通關語,難道……。」一個看似合理卻又極度不合理的答案從不屬於理性掌管的區域湧出。
 
  我摒氣凝神,一字一句將通關語說出。
 
  「【夢月映雪】!」
 
  「啵───!」一道潑墨從不知名的空間灑出,懸在白牆前的空間!
 
  同一時間,我手上的毛筆飛離了手掌,在空中吸收了那抹潑墨後,便在白牆上放肆揮毫了起來。
 
  毛筆先是畫了一個圓,接著構築起類似欄杆的圖形,再移到圓形之中,繪起了月亮、雲朵、樹影,以及一個我不知用途的器皿。
 
  再接著,毛筆開始在右下角仔細的勾勒起一名女子的身形,筆尖一點一撇,一橫一豎,將女子纖細優雅的身形快速描繪成形,讓我一時不禁看到出神。
 
  在毛筆開始描繪女子頭上的牡丹花時,我才驚覺到那畫中女子的真面目。
 
  「香緹!」就在我驚呼一聲的同時,毛筆完成了花朵上的最後一劃,一道溫潤的淡金色強光在我眼前亮起。
 
  待強光散去,一幅我此生未曾見過的絕麗景緻就這麼佔據了我的視角和腦海。
 
  那是夢中佳人,憑欄映月,雪髮纖姿的模樣。
 
  溫潤的金色月光灑落在香緹的如雪白髮上,身穿一襲東國旗袍的她,對著我,綻開了比胭脂牡丹更嬌豔的笑容。
 
  「卡雷斯……你來了……。」
 
  香緹這句話,像是溫潤的雙唇,吻上了我的神權核心。
 
  從這一幕開始,我有一個很強烈的預感……我和香緹……絕不會只是短暫的萍水相逢……。


  
 
  §
 

  空吧哇,我是總算又回到正篇的姐吉拉,感謝大家還願意來看這裡跳Tone的作者,所寫出來的作品。
 
  本篇是號稱比【鉑銥合金】更堅硬的男人,卡雷斯,和香緹在【夢月別館】相遇的章節。
 
  身為本作最懂得男人心思的東國美人,從下一章開始,便會將卡雷斯塑造成她喜歡的樣子……呀,不是,是導引他前往【庫伯哈】接續未來的故事。
 
  也再次感謝味增老師為咱家女兒繪製如此出彩的線稿,待上色完成之後,老宅女再來進行換圖。

  大家記得有機會去味增老師的小屋走走喔-->傳送門
 
 
  §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好桔梗 好桔梗

說起來這篇開車開的很讚喔
2021-04-19 11:49:46
東堂隼人
呀!?這樣已經算是開車文了嗎!?[e17]
2021-04-19 21:58:45
夜梓的臨殃
車速過快wwww
桔梗真的好活潑wwww
2021-04-19 20:58:56
東堂隼人
真的!害的老宅女都想幫他邀一張稿了![e38]
2021-04-19 22:00:30
虚ろな光
好 認真說ㄍ 其實不算啦 ww
2021-04-20 12:01:45
東堂隼人
好險~~~不然老宅女下一篇就要上兒少保護了![e29]
2021-04-20 20:22:05
沐塘
鉑銥合金的硬度是??
(・∀・)~很有梗喔..
2021-04-20 23:07:54
東堂隼人
已知平面最堅硬的合金, 又名【弒神金屬】, 但渣鷹的硬度已經超過這個等級了![e29]
2021-04-20 23:12:06
虚ろな光
不過 我聽說 好像太那個 達人會被拔就是 詳細情形我就不知道了@w@
2021-04-21 11:30:57
東堂隼人
了解了!下次我會小心的![e12]
2021-04-22 00:52:0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