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短篇集】#7【我需要一個不溫柔的女兒,替我執行殘忍的工作】2

東堂隼人 | 2021-02-04 21:31:47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虛空戰記 短篇集】#7 【我需要一個不溫柔的女兒,代替我執行殘忍的工作】(2)
 
  「安……鉑……麗……!?」哈布斯倆夫婦睜大佈滿血絲的眼睛,從喉頭擠出帶著窒息感的聲音,身體已經不自覺地開始震顫起恐懼的節拍。
 
  「媽……媽……!?」往日熟悉的名字從對講機的另一端傳出,艾克斯腦海浮起了當年【鉑銥聖母】將愛女之手交給他時的那一幕。
 
  「等……。」
 
  「等一下──────!安鉑麗的女兒是自殺的!和……和我們無關────咕!」與生俱來的厚顏無恥,讓范波隆不加思索地朝對講機做出反詰,但話未結尾,蠟黃色的頸間突然出現一個猙獰的手爪印,一股莫名的力量扼住了他的脖子,接著將他舉高到離地兩米高的天花板,活像即將被吊死的絞刑犯!
 
  『大膽狂徒……竟敢三番兩次直呼聖母名諱……。』甜美的空靈女音再度出現,但伴隨著令人不寒而慄的恐懼感。
 
  『咕…咕……。』范波隆像隻脖子即將被扭斷的牝雞,四肢瘋狂地在空中揮舞亂踢,雙眼突出,眼淚和唾液如同決堤一般不斷從眼眶和口腔中流漟而出。
 
  「老公──────!」「父親──────!」艾克斯和露西亞一見到范波隆在空中垂死掙扎的模樣,顧不得仍在顫抖的身軀,兩人一左一右拉住范波隆的雙腿,死命地將他拉回地面。
 
  『呵呵……。』對講機傳來一陣女子的輕蔑笑聲。
 
  「呯───────!」吊起范波隆的力量這時突然憑空消失,他乾枯的身軀像個斷線的木偶,狠狠的砸在妻子和兒子的身上!
 
  「呀───────!」母子兩人成了緩衝用的肉墊,被頭上的老傢伙壓得鼻青臉腫!
 
  「嘔──────嘔────────!」撿回一命後,范波隆的景況也沒好到那去,方才那突而其來的折騰幾乎去了他半條命,連從妻兒身上起身的力量也沒了,自顧自地大口喘氣,抓回這差點就完全中斷的呼吸!
 
  §
 
  「鳴……!」側臉著地的艾克斯,嘴角滲血,意識清楚的他用手肘將自己撐起,轉頭看著父母的狼狽模樣。
 
  他氣喘吁吁,聽著身旁的呻吟哀嚎,原本一片空白的腦袋此時已經開始意識到……今天難逃一死。
 
  對……他拋棄了艾蓮娜……導致她投崖自盡……香消玉殞……。
 
  光憑這一點……他的岳母安鉑麗……他口中的媽媽……就有理由將他千刀萬剮……。
 
  只是,即使他父親是個貪婪無度、惡名昭彰的無良巨賈,母親是一個氣量狹小、錙銖必較的苛刻貴婦,但畢竟是拉拔他長大的至親,他決不能因為自己錯誤拖著兩人……不……拖著這整船的人陪葬……。
 
  高瘦的金髮男子鼓起此生最大的勇氣,走向對講機,用著還略帶顫抖的口吻,對著另一端的未知名女子,說出卑微的乞求。
 
  「是……我的錯……是我拋棄艾蓮娜……害死了她……。」艾金斯低著頭,雙眼濕潤。說著這遲來的告解。
 
  「殺了我吧……但是請放過我的父母……還有其他人……他們沒有錯……至少……罪不至死……。」艾克斯將雙手靠著對講機,將身子挨近,希望對方能夠清楚聽到這發自內心的請求。
 
  連撐起身子都有困難的范波隆,瞠目結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懦弱畏首的獨子居然大膽到和這不知名的奪命女人開口斡旋!
 
  「孩子!等一下!那女人真的會殺了你呀────!」還有一點氣力的露西亞,扯開喉嚨大喊!她從小寵溺保護的孩子,絕不能在她眼前活生生丟了性命!
 
  『沒有錯……你說他們都……沒有錯!?』女子的空靈聲音突然變的異常低沉,帶來一陣讓血液為之凍結的冰冷感……。
 
  『范波隆……回答我的問題……。』
 
  『當年你們家徒四壁、窮途潦倒……到教會前面尋求一飯之恩時……聖母是如何照顧你們的……。』
 
  「咕───!」往昔與【鉑銥聖母】的恩怨被舊事重提,范波隆立即漲紅了臉,一陣愕然!
 
  『當時你刻意讓自己獨子接近聖母愛女……圖的是什麼……也就不是聖母手上的鉑幣嗎?……。』
 
  『在你得到聖母的資助之後,成了商業鉅子……你是怎麼回報聖母的?』
 
  『一夕暴富的你……結識了【創世教派】的勛爵,有了攀龍附鳳的機會……於是你就以聖母愛女無法生育為理由,萬般欺淩【第一鋼鐵聖女】艾蓮娜,逼迫她離婚,好讓自己兒子有再娶的機會……最後甚至教唆【龍殿衛士】攻擊教會……。』
 
  『恩將仇報……過河拆橋的畜生……。』
 
  「什麼……。」艾克斯睜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置信!
 
  他知道自己的父親不滿艾蓮娜無法生育的事實,但實在無法相信他會教唆【龍殿衛士】攻擊有恩於家族的聖母。
 
  急於尋求一個答案的艾克斯,向父親投以一個質問的目光,但范波隆別過頭去的閃爍眼神,給了他一個清楚不過的答案。
 
  『還有妳……露西亞,有著蛇蝎之心的惡毒女人……。』
 
  「母親!難道妳也……!」聽到女子將問罪的對象轉向自己的母親,艾克斯一臉驚訝,急忙回過頭去盯著這段日子以來身心煎熬的憔悴母親,試著在她的臉部線條上找到連自己都不太確定的答案。
 
  「孩子……我……我什麼都沒有做呀!」白髮蒼蒼的露西亞連忙揮著沒有血色的雙手,但帶著心虛的表情和結巴的話語已經出賣了她。
 
  『什麼都沒有做……?』
 
  『呵呵……。』
 
  『當年妳為了將艾蓮娜逐出家門,用了幾枚鉑幣去唆使自己的那遊手好閒的外甥,亞克,誣指艾蓮娜與其有染,你居然把這件事忘的一乾二淨……。』
 
  「難道……。」這時艾克斯才恍然大悟,當年突然一聲不響就出現的遠房表兄,在某個酒酣耳熱的場合下,突然在自己朋友面前說起與愛蓮娜之間的風流韻事,原來也是母親刻意的安排!
 
  「母親,妳──────!」一想到自己亡妻所蒙受的不白之冤,艾克斯咬緊了牙根,用著極其悲憤的眼神投射在露西亞身上。
 
  感受到那冷冽如冰的目光後,露西亞緊抓著艾克斯的手:「孩子!不要聽那女人的鬼話!她在說謊呀!」
 
  「咚────!」
 
  突然間,一個黃色的圓形球體,不偏不倚的砸中了露西亞的頭!她噴了一聲慘叫後立即蹲了下去,連忙揉著自己發麻的頭皮!
 
  等她找回目光的焦距,這時她才發現,這是一個飄浮著人名的質點核心,屬於她多年再未謀面的遠房外甥:亞克。
 
  「嚇───────!」看到亞克的遺物在腳邊滾動著,露西亞大叫一聲,連滾帶爬地逃到桌子下。
 
  「亞克……亞克……妳……殺了他!?」飽受驚嚇的露西亞,死命的抓住桌腳,牙齒打起如響板般的節拍。
 
  『當然……想聽聽他死前的懺悔和哀號嗎?』女子發出甜美的聲音,一派輕鬆地述說著殘酷的語言。
 
  看到雙親被女子詰問後的狼狽模樣,艾克斯瞠目結舌,呆如木雞。
 
  他知道自己的父母並非純正良善之人,但卻沒想到他們居然用這種卑劣惡毒的手段來拆散他跟艾蓮娜。
 
  悲憤、後悔、痛苦的壓力接踵而來,艾克斯雙腿一軟,跪了下來,雙掌伏在冰冷的地板上,俯首痛哭。
 
  §
 
  『還有你……無脊之輩……你更是罪大惡極之人……。』女子的聲音化為一把利刃,毫不留情的刺向此時已瀕臨崩潰的艾克斯。
 
  『當你的父母用【鐵膚者】的惡名來霸淩、羞辱你的妻子時……無脊之輩……你做了什麼?』
 
  『當有人誣陷你的妻子和他人有染時……無脊之輩……你做了什麼?』
 
  『當你的妻子以死表明自己的貞潔時……無脊之輩……你做了什麼?』
 
  『無脊之輩……自私之徒……罪該萬死……。』
 
  『到深淵去……向【第一鋼鐵聖女】請罪吧!』
 
  此時艦體傳來一陣更劇烈的搖晃!四週開始傳出連綿不斷的爆炸聲!這時他們三人才發現到,艦體高度僅剩五千公尺!
 
  一看到深淵的大門已近在呎尺,范波隆連滾帶忙地靠近對講機,老淚縱橫,不顧顏面地死命討饒!
 
  「聖…聖母的使徒!親愛的女士!我們知道錯了!我……我願意用所有的財富交換聖母的寬恕!」范波隆雙掌伏地,死命的叩頭,額頭幾乎敲出血來!
 
  『你以為聖母會在乎那區區一點鉑幣嗎?』
 
  「不止是財富!一切!所有的一切!包括我自己,願意成為聖母永遠的僕人!」
 
  『哼……。』
 
  『……既然你如此誠心的請求了……我就大發慈悲的給你一個機會……呵呵。』
 
  「感謝……感激不盡!」感受到一線生機的范波隆,扭曲的老臉拉出今天的第一個笑容,伴隨著兩道彎曲的眼淚。
 
  『交出那枚罪惡的金幣……【翠鳥金幣】,你們哈布斯家的傳家寶……。』
 
  「【翠鳥金幣】……!?」
 
  『對……你們當初嫌棄【第一鋼鐵聖女】無法為哈布斯家誕下這枚罪惡之幣的傳承者,開始了後面那連綿不絕的惡行……我要你們交出這該被灰飛湮滅的邪惡之物……。』
 
  『捨不得嗎……?』
 
  「不……不會……請女士收下……。」范波隆立即從口袋掏出自己的傳家之物,雙手奉上。
 
  精於算計的奸商不用一秒鐘就下定決心,如果老命沒了,這枚金幣還有何用!
 
  『很好……。』一句帶著愉悅感的甜美聲音揚起,【翠鳥金幣】頃刻消失在范波隆的掌心之中。
 
  『接下來……無脊之輩,你還記得這本書嗎……?』
 
  隨著女子的結尾音,一本有著鐵灰色封面,上面繫著藍色薔薇花緞帶的厚重書本,閃現在眾人的眼前。
 
  「艾蓮娜的……【鋼鐵聖經】!?」艾克斯睜大眼睛,彷彿往昔的美麗倩影正捧著這本書,等著他述說心中的愧疚和思念。
 
  『觸碰這本書吧……向【第一鋼鐵聖女】艾蓮娜祈求原諒……一但你們獲得鋼鐵之力的祝福,便能逃過這粉身碎骨的死劫……。』
 
  『只是這副身軀就會轉化成你們最鄙夷的……【鐵膚者】……要不要考慮一下……呵呵。』
 
  「我……我要活下去!」看著這本曾遭自己斜眼鄙視的神器,求生心切的范波隆那會在乎是否要以【鐵膚者】的身份存活下去,保命要緊!
 
  他將枯槁的雙手搭上艾蓮娜的【鋼鐵聖經】,賣力地向早已不在世上的媳婦懇切陳詞,低頭致歉。
 
  「艾…艾蓮娜,是父親不好!對對對……是我不好,我誤會妳了!請妳……請妳把【鋼鐵聖經】的力量賜予我好嗎?」
 
  鐵灰色的封面倏地發出橙色的溫暖光芒!
 
  「有了…有了……我可以…!?」
 
  范波隆話還沒說完,一道熾熱的高溫鐵漿從封面灑出,潑上范波隆的臉面和雙手!
 
  「呀──────────!」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刺進了其他人的耳膜與腦海!露西亞和艾克斯眼睜睜地看著范波隆被數千度的高溫鐵漿大口吞噬!咬盡了身上所有的血肉!頃刻間變成一座呈現跪姿的鑄鐵像,冒出刺鼻的蒸氣,閃爍著血紅的火光!
 
  「嚇───────!」被眼前恐怖景像嚇得魂不附體的母子兩人,看著冒出焦味的鐵皮骸骨,面無血色,目瞪口呆!四肢不受控地顫抖,腦海已經完全被死亡的恐懼填滿,像兩個精神錯亂的瘋人!
 
  『看來【第一鋼鐵聖女】不願意原諒你呢……呵呵。』
 
  『時間差不多了……。』
 
  這時資訊儀表板顯示艦身高度:300公尺
 
  『感謝三位陪我演出這場專屬於聖母的精采話劇……。』
 
  『接下來……。』
 
  『死吧。』
 
  資訊儀表板顯示艦身高度:0公尺
 
  三百米長的運輸艦在完全沒有減速的狀況下撞擊到海平面!綻開湛藍色的死亡之花!
 
  在巨大的反作用力下,艙室內的哈布斯母子二人立即被向上拋飛,直擊鐵皮天花板,瞬間頸骨折斷、內臟破裂,鮮血從口鼻嘔出,當場斃命!
 
  昔日埋下的罪惡種子,開花結果。
 
  翠鳥沒有為哈布斯家帶來幸運,但罪惡所結出的復仇果實讓他們嚐到了痛苦而亡的苦澀滋味。
 
  沒有時間留下遺言的一家三口,用哀嚎和血沫寫下了生命盡頭的註腳。
 
  同行的一百六十餘人一同悄聲無息的殉葬在這支離破碎的鐵製棺木,無人憑弔,永遠沉眠在上千公尺深的汪洋之中。
 
  §
 
  在艦體沉沒所造成的巨大漩渦旁,三個纖細的倩影,靜靜地看著湛藍碧海緩緩吞噬這從天而降的獵物。
 
  站在正中央,有著清秀臉龐,一頭銀色緞帶髮的秀麗佳人,蒙著包覆雙眸的黑色蕾絲眼帶,搭著黑色開襟的露背禮服,在海風中搖曳著絕美身姿
 
  她撐起一把黑色蕾絲滾邊洋傘,白皙勻稱的雙足繫上細帶高跟鞋,佇立在平靜無波的海面上。
 
  艦體墜落造成的滔天巨浪,似乎不敢冒犯她的聖域,數十米高的巨浪未至秀麗佳人跟前,便主動化為一池靜波。
 
  即使在洋傘陰影的遮蔽下,那令世上無數麗人汗顏的完美身材和吹彈可破的冰肌玉膚依舊是明媚動人。
 
  那模樣,像是一個風姿綽約的未亡人。
 
  【第七鋼鐵聖女】,莉妲.喬安.考斯基,靜靜地凝視著手中的【翠鳥金幣】,一語不發。
 
  「閣下好像對這枚破舊金幣興致盎然呢!」
 
  站在她右側,同樣戴著黑色眼帶,束著馬尾,穿著黑色半截緊身胸衣和熱褲的年輕女孩,扭了扭自己的小蠻腰,湊過去看著那枚看似尋常不過的金幣。
 
  她右肩背著一把和身高等長的狙擊槍,槍身有著不同一般槍械的獨特三角槍托。
 
  「所謂兒女情長的價值,真的有輕重之別……。」莉妲微啟櫻色唇,嘆了口氣。
 
  「在【鉑幣新娘】的故事中,家道中落的東國武士受到刁難,必須準備和愛人等重的鉑幣作為聘禮後,才能抱得美人歸。那個武士花了大半的人生累積到這筆財富,但往日的清秀佳人早已青絲白髮,人老色衰,幾近遲暮之年……。」
 
  「只是痴情如他,依然不改初衷,堅持執子之手、共渡餘生……。」
 
  「然而聖母的掌上明珠,【第一鋼鐵聖女】艾蓮娜,義無反顧地付出她的真心和一切……卻連這一枚破爛金幣都比不上……。」
 
  「這就是女人……只要愛上了……就會傻一輩子……。」
 
  「不值得……。」
 
  三人之間,一時充滿了無言以對的沉默。
 
  §
 
  站在莉妲左方,有著俏麗短髮,同樣身著緊身胸衣和熱褲的女孩,舉高右手、開口打破了這帶著窒息感的沉默。
 
  「閣下,197有件事不明白!」
 
  「什麼事?」這個舉動效果比預期來的好,只見莉妲收起臉上的些許憂鬱,轉頭看著這生性好動的姐妹。
 
  「要解決這一百多人,只消動用幾個【武裝修女】即可。何必要閣下親自出馬,大費周章地來演出這段拖泥帶水的死亡話劇?」
 
  「原本聖母是想將哈布斯一家的惡行昭告已知平面,公開處決……。」莉妲一邊凝視著眼前逐漸被吞沒的【代羅斯號】,一邊回憶起和聖母之間的對話。
 
  「但我覺得這個作法會有損聖母的威儀,也會令【第一鋼鐵聖女】的聖名因此蒙塵,最後聖母接受了我的想法,收回成命。」
 
  「相對地,我也允諾聖母,會讓哈布斯一家的人生末路,盡顯苦痛愴涼。」
 
  「那麼,這些混蛋一命鳴呼之後,應該就可以化解聖母的喪女之痛吧!」
 
  「復仇……永遠是一帖良藥……不過……即使心中的傷口癒合了……也已經留下難以磨滅的疤痕……。」
 
  「希望哈布斯一家最後的哀嚎與殘響,能帶給聖母一絲安慰……。」莉妲再度抬頭著遠方,那自己親手砌下的鋼鐵墳塚,若有所思。
 
  §
 
  這時,三人腳下的平靜海面,冒出了大小不一的連綿氣泡。
 
  「噗哈───!」一個綁著銀髮雙馬尾,打扮可愛的稚氣女孩,從海底躍起,手上拿著一個有半個身子大小的橙色箱子。
 
  「閣下!閣下!204找到黑盒子了!」小女孩在莉妲面前展現自己耗時許久才找到的寶物,手足舞蹈!
 
  「嗯,辛苦了!」莉妲彎下身子,輕輕的摸著小女孩的頭,給予嘉獎。
 
  「204,回去之後,就將黑盒子內的影像和對話,上呈給聖母。」
 
  「是─────!」雙馬尾女孩立即給了一個清爽的回應。
 
  同一時間,眼前的汪洋已經吞沒了【代羅斯號】的最後一塊殘骸,海面上只剩下細碎的餘浪。
 
  蔚藍碧海轉眼間已平復了方才巨艦墜落時所撕開的傷口,但人心無法做到。
 
  「安息吧……未曾謀面的姐姐……。」【第七鋼鐵聖女】用這句禱詞,作為這次任務的結尾。
 
  §
 
  「走吧……。」
 
  「是!」197拉起了掛在頸間的細小角笛,吹起只有彼世巨獸才能辨別的號角音。
 
  『鳴────────!』數十秒的時間後,一隻頂著巨大犄角,身長超過千米的漆黑巨獸,從莉妲腳下的海面躍起!四個人同時站立在它如同廣場般的頭頂上!
 
  那是一頭巨大的黑色【游鯨】,回應起彼世之主的召喚。

  巨大的鯨鰭在空中一甩,灑下了壯觀的雨瀑,揚起一道絢麗的彩虹作為告別的訊號。
 
  不消太多時間,來自深淵的巨獸已經穿過了雲層,筆直地游向【波多萊斯】的平面穿越點。
 
  「閣下!閣下!204突然有一個問題!」
 
  在開闊的雲層上方,204拉著莉妲的衣角,開始扮起一個黏人的學生。
 
  「什麼問題?」莉妲的櫻色唇淺淺一笑,準備好滿足眼前這個稚氣姐妹的好奇心。
 
  「為什麼我們出發前,聖母再三提醒我們要等到今天再動手?」
 
  「喔,是這個問題呀!」
 
  「那是因為……。」
 
  「今天是……【第一鋼鐵聖女】……。」
 
  「艾蓮娜的忌日……。」
 
  §
 
 
  大家好,我是第一次挑戰灰暗章節的姐吉拉,這篇文章的自我感覺很不良好,請大家鞕小力點……。
 
  本篇為大家帶來哈布斯一家的死亡結局,以及送上莉妲的姐妹和下屬,197、198、204的初登場。
 
  她們未來會在莉妲出現的篇章扮演更重要的角色,還請大家屆時多多指教。
 
  下一個章節是這個短篇集的最後一章,場景將會拉回【諾拉福克】。已知平面最溫柔婉約的媽媽,【鉑銥聖母】安鉑麗將再度登場,請大家稍待!
 
  最後請大家不吝賞個GP或是按追蹤,姐吉拉一定會向【鉑銥聖母】禱告,祝大家夜夜好夢!
 
 
 
  東堂隼人/姐吉拉
 
  §
 
 
 
 
 
 
 
 
 
 
 

276 巴幣: 2056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剛剛才看完,只能說范波隆一家子壞有壞報……
2021-02-05 00:14:53
東堂隼人
星賊,男孩子永遠要記住一句至理名言:【糟糠之妻不可棄】[e29]
2021-02-05 06:38:04
魚子壽司
我覺得不良好的原因,可能是不明白鐵膚者到底有甚麼不好,令范波隆和露西亞寧願得罪聖母都不想娶她入門吧……
2021-02-05 01:37:04
東堂隼人
跟魚子報告一下,所謂的【鐵膚者】,是排斥【光明之徑】教會的人稱呼受到【鋼鐵聖經】祝福者的渾名。
2021-02-05 06:40:10
東堂隼人
由於受到【鋼鐵聖經】祝福後,人們的年齡與外貌會被定格在受到祝福的那一刻(幼童除外,他們會持續成長至成人模樣),所以會變成青春永駐,不老不死的【複合人】,但就會跟神人一樣,失去了失育能力。
2021-02-05 06:44:11
東堂隼人
當時艾蓮娜已經嫁入哈布斯家一段時間了,後來哈布斯夫婦為了讓自己兒子改娶【創世教派】勛爵的女兒,用【鐵膚者】之名百般羞辱無法生育的艾蓮娜。在那個時間點,【光明之徑】還是一個沒沒無聞的小教派,所以范波隆才敢不理聖母,放膽去執行自己想要攀龍附鳳的陰謀。誰知不消幾年的時間,【光明之徑】擊敗舊有的巨頭,權傾天下的聖母便來找他們一家索命了[e29] 。
2021-02-05 06:51:33
魚子壽司
原來如此[e2] ……所以就是哈布斯一家拿完鉑幣,就另找靠山不要艾蓮娜了囉?這樣就理解到了
2021-02-05 10:30:44
虚ろな光
呀 其實這樣我挺喜歡的 因為這樣的狂情我也有呢
2021-02-05 18:34:12
東堂隼人
看完阿光的文章、就知道你一定也是性情中人呢![e12]
2021-02-05 19:14:2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