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短篇集】#6【我需要一個不溫柔的女兒,替我執行殘忍的工作】1

東堂隼人 | 2021-01-31 13:26:38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虛空戰記 短篇集】#6 【我需要一個不溫柔的女兒,代替我執行殘忍的工作】(1)
 
  虛空曆一三三七年十二月 二十三日
  【宣教特區】
  【波多萊斯】平面
  【犄角城】虛空碼頭東北方三百公里外,二萬公尺高空。
  【巨龍海灣級運輸艦】【代羅斯號】
  〈頭等艙房〉
 
  一名中年男子緊握著酒瓶,赤色的酒渣如同油漆般潑灑在他灰白的山羊鬍上,像極了從口中嘔出的血漬。
 
  數之不清的酒瓶零亂地堆棄在房間的一偶,形成一座瀰漫著異味的小山丘,用驚人的數量表示著酒客的頹廢和沮喪。
 
  原本五十出頭的中年面容,在壓力和酒精的連續摧殘下,如今是一張七十來歲的蠟黃焦臉,眼窩凹陷,無異於一個行將就木,已近風燭殘年的老者。
 
  自從踏上這個流亡之旅,他的嘴唇就像失序的音樂盒一般,不斷地重覆同一句話。
 
  「安鉑麗……安鉑麗……應該早就忘了我們吧!?」
 
  【哈布斯商會】的會長,范波隆.多.哈布斯,曾經富甲一方的富商鉅子,如今像條喪家之犬,夾著顫抖的尾巴,死命地逃向極南之地,乞求著在這個邊陲之境找到一條活路。
 
  §
 
  另一名五十來歲的婦人和一名二十歲中段的年輕男子,和范波隆一同待在這充滿酸臭味的空間中,一語不發,似乎早已放棄拯救這頹喪的景像。
 
  他們是露西亞.多.哈布斯和艾克斯.傑.哈布斯,范波隆的妻兒。
 
  范波隆的自暴自棄和會引起嘔吐感的腐敗酸味已經折磨他們好長一段時間了。他們也曾嘗試過將眼前的親人從自暴自棄的惡境拉出,但徒勞無功,只換得失心瘋般的咒罵和如同擊鼓般落下的拳頭。
 
  為了讓暫時忘掉眼前那不堪的景像,艾克斯抬頭望向艙內的資訊顯示儀,再一次給了讓自己分心的理由。
 
  “虛空曆一三三七年 十二月 二十三日”
  “下午一點十三分”
  “約五十一分鐘後抵達目的地”
  “目前高度二萬一千公尺”
 
  他睜大眼睛,看著那由紅色光棒組合成的日期:十二月 二十三日。
 
  一個讓他永遠都充滿了罪惡感的日子。
 
  艾克斯閉上眼睛,在混亂的腦海中,勾勒起昔日的綺麗倩影來試著沖淡罪惡感。
 
  突然之間,哈布斯家的獨子似乎回想起了一段故事。他鼓起了勇氣,緊握了不帶血色的拳頭,從沙發上立起身子。
 
  「父親……我覺得……我可以去找……媽媽…!?」
 
  話沒說完,一個酒瓶擦過他的臉!在他身後的牆上爆開尖銳的響聲!
 
  「媽媽──────!你犯蠢了嗎─────!?你以為安鉑麗現在還會當你是女婿嗎!?」
 
  范波隆狂吼了一聲!踹開了桌子!隨即在漢克身上揮起如暴雨般的拳頭。
 
  正值年少的艾克斯當然可以輕鬆反制早以酒精中毒的萎糜父親,但是往日的封閉教育和怯懦個性,讓他選擇舉起雙臂縮在牆角,任憑范波隆打下那失控的拳頭!
 
  「不要打了──────!老公!我們就艾克斯這一個孩子呀!」穿著白色淑女服的露西亞,用細弱的手腕從後方環抱住自己的丈夫,死命地向後拖!
 
  「放手──────!賤人!這臭小子當年要是沒去勾搭安鉑麗的女兒,我們今天犯得著跟一群喪家之犬一樣嗎!?」范波隆用力地扯開了露西亞的雙手!隨後轉身補上一個火燙的巴掌!
 
  「鳴────!」酒精中毒的傢伙當然不可能控制力道!火燙的掌印立即烙上了露西亞的左頰!露西亞整個人撐不住男人巴掌帶來的震撼和衝擊力!臉部毫無緩衝地撞上地板。
 
  「母親─────!」看到維護自己的母親也成了家暴的受害者,艾克斯臉上立刻閃起了忿怒之色,一把推開了范波隆,兩個箭步衝向露西亞,隨後將她扶起,護在身後。
 
  §
 
  「我怎麼會生出你這一個膽敢忤逆我的小王八蛋……!」
 
  在連番毫不節制力量的追打後,范波隆氣力放盡,氣喘吁吁的靠在牆壁上,不斷地大口換氣,不受控制的唾液沿著嘴角流向頸部。
 
  「還沒……還沒……。」哈布斯家族的族長一邊調整呼吸,一邊從襯杉內袋取出一枚老舊的金幣。
 
  這枚金幣似乎頗有年歲,邊緣的刻度經過常年的磨耗後失去了銳角,幣面的圖騰也同樣顯得模糊,但哈布斯族的家徽依舊在這不到掌心一半大的面積上,敘說著自己所代表的傳承與光榮。
 
  家徽上是一隻翠鳥啣著錢幣,立在枝頭上的模樣。
 
  【翠鳥金幣】,哈布斯家族的傳家寶,號稱能夠帶給持有者無比的幸運。
 
  「還沒……還沒到窮途末路……。」范波隆雙手死捏著那枚金幣,臉上的肌肉和皺紋扭曲成一個極為詭異的笑容,開始了連綿不斷的囈語。
 
  兩個月前,【神座協議】簽定,三分之二的已知平面盡入聖母之手。
 
  一知道自己的發跡地【喀斯特市】被劃入【宣教特區】後,范波隆的心頭立刻涼了半截……。
 
  他不確定安鉑麗是否還時刻惦記著這陳年舊恨……但他非常肯定一件事,如果安鉑麗想要他的人頭,那就跟隨手摘下一片葉子無異,輕而易舉。
 
  不出一個星期,熟知他和安鉑麗往昔宿怨的合資商會,紛紛和他劃清界線,割袍斷義。
 
  商人都是唯利是圖的,范波隆確定遲早會有同行用他的行蹤和人頭去換取安鉑麗的信任和賞賜。這是人性,換作是他也會毫不猶豫地幹起相同的事。
 
  他不能坐以待斃。
 
  經過幾天的準備,范波隆找到一個兼做走私的三流商會。用鉑幣堵住了他們的嘴巴之後,他得到一台老舊的運輸艦和一批不入流的艦員,加上自己家族的近親和眷族,一百六十餘人航向了極南之地,準備投靠一個昔日有生意往來的獸人富商。
 
  那裡是瑪都因的地盤,安鉑麗再怎麼強勢,也不至於連個偏僻街角都不留給合夥人來擺攤。
 
  他要在這極南之地先隱姓埋名一陣子,直到確定安鉑麗沒有打算取他性命的跡象……或是克羅諾斯突然活了過來……讓【創世教派】再度取得天下……。
 
  然而,撥得再仔細的算盤也無法將活下來的機率提高在百分之百。這一段在虛空中航行的日子裡,他只要一聽到和【光明之徑】有關的廣播出現,馬上就有如驚弓之鳥,嚇的魂不附體。
 
  如果不靠著那堆積如山的酒瓶,范波隆早就捱不過這日夜提心吊膽的日子。只是精神狀態保住了,但五臟六腑的狀況可就沒這麼樂觀了……。
 
  但是他還是撐過去了,再過不到一個小時,新世界就會在腳下展開。他要在這裡重起爐灶,翠鳥會再度啣來金幣,哈布斯家族將會在另一塊佰生的土地上站穩根基,再造商業帝國!
 
  「哈哈……安鉑麗……我不會輸的……!」沾滿酒漬的嘴唇反覆地播放著同一句話,范波隆此時將自己的意志力完全集中在手中的金幣,祈求翠鳥帶來的另一個幸運的加護,再度領著他避兇趨吉。
 
  只是在旁邊的妻兒眼中,這時的范波隆已經無異於被囚禁在隔離房的精神患者,死命地將自己沉浸在【翠鳥金幣】所建築出的虛構天堂。
 
  看著自己父親執著於【翠鳥金幣】的瘋癲模樣,艾克斯臉上寫著懊悔和憤怒,這時他恨不得從他父親手上將這枚金幣一把搶走,再扔至正下方的那一片汪洋大海中,然而他卻沒有這麼做的勇氣。
 
  為了能有繼承這枚金幣的後代,艾克斯不得不拋棄自已曾經互許終生的結髮妻子,辜負了她的溫柔和付出,就連她的最後一面也無緣見到。
 
  對,他知道自己是一個無法抵抗父母之言的懦夫,一個無脊之輩,的確該死。
 
  但是,就讓他自己一個人去償還這個罪業。無論如何,是當初那個混帳無比的離婚要求,才讓自己的結髮妻子香消玉殞。
 
  §
 
  『叮叮───────!』一個突然的廣播音從對講機中迸出,中斷了艾克斯的思緒!
 
  『這是艦長廣播,本艦即將降落,請所有人做好離艦前的準備……鳴!?』
 
  一段帶著窒息感的痛苦尾音從對講機中傳來,帶起現場三人的惴惴不安。
 
  在那之後,有長達三分鐘的時間,對講機是一片靜默,彷彿方才出現的聲音只是一陣短暫的幻覺。
 
  「這是……!?」艾克斯壓下內心的那一陣不安感,湊近了對講機,提起了勇氣準備開口詢問。
 
  就在他打算按下通話鈕的那一瞬間,艦身突然迸出巨響!伴隨了一個劇烈無比的震盪!
 
  在場所有人的心臟瞬間向上提高!幾乎要將肺部壓破!范波隆控制不住這突而其來的噁心感,俯首一陣大吐!
 
  酒漬、唾液、鼻水和眼淚立即劃滿了皺摺滿部的老臉!
 
  (艦身高度在下降─────!)方才那提心吊膽的感覺立即讓眾人之中相對冷靜的艾克斯有了驚覺,他立即將視線轉向艙內的資訊顯示儀!
 
  20800公尺……20750公尺……20650公尺……!
 
  這台運輸艦的高度在快速地減少!
 
  「呀──────!」驚覺到這個要命事實的艾克斯立即倒抽一口冷氣,原本個性就怯弱的他止不住顫抖,雙腳像響板般互相敲擊著!
 
  范波隆和露西亞注意自家兒子的異樣,循著他的視線望向資訊顯示儀,立即發現到這無異於死亡宣告的事實!。
 
  「該死呀─────!開船的在做什麼的───!」顧不得滿臉酒渣和唾液的醜態,范波隆連滾帶爬的湊近對講機,死命狂按著通話鈕!
 
  「那個天殺的混帳出來回話呀───────!」哈布斯家的族長用僅剩的氣力狂吼著,但對講機的另一側依舊是一片靜默。
 
  19700公尺……19600公尺……19400公尺……!
 
  「船上……船上該有救生艇……對……對……!」腦中靈光一閃的范波隆,立即將身子撐起,搖搖晃晃的走向艙門,試著去尋找連他自己都不確定存在的東西。
 
  早已枯槁的手掌搭上了艙門的旋轉式把手後,不論范波隆再怎麼出力,依舊是紋風不動!
 
  「臭小子!還杵在那裡幹什麼,過來幫忙呀───!」隨著父親一聲狂吼,艾克斯恢復了神智,連忙趕了上去,一老一少開始了和鋼門的奮力戰鬥,只是那道鋼門是依舊不動如山,如同被銲死了的鐵壁。
 
  『叮叮───────!』就在父子兩人即將放棄時,對講機再度響起了提示音。
 
  「太好了!有人回應了!」
 
  「你們這幫混帳是怎麼回事,還不趕快把高度拉回去───!」按下通話鈕後,怒不可遏的范波隆就是一陣咆哮!
 
  接著,一陣如銀鈴般悅耳的空靈女聲從對講機中流出,不急不徐地用甜美的語調公布一段要命的事實……。
 
  『這是艦長廣播,本艦即將“墜落”……,請所有人做好“受死”前的準備……。』
 
  「嚇──────!」突而其來的死亡宣告,讓在場三個哈布斯家的族人臉上一陣慘白,睜大眼睛,呆如木雞。
 
  「妳……妳是什麼人───!?」早已瘋癲一半的范波隆,再度死命按著通話鈕,反射性地提了一個尋常不過的問題。
 
  『奉聖母敕令第00001條……。』
 
  『罪者哈布斯一家,涉嫌霸淩、欺侮【第一鋼鐵聖女】艾蓮娜,甚而詆毀聖母愛女之聖潔,罪該萬死。』
 
  『凡是哈布斯家親屬家眷,一個不留,屠殺殆盡。』
 
  『呵呵……。』
 
  §
 
  甜美的空靈女音呢喃出【鉑銥聖母】親手寫下的第一道敕令,吟唱來自深淵的詩篇。
 
  多年前哈布斯家植下的罪惡種子……如今等待著鮮血和痛苦的灌溉……準備開花結果……。
 
  §
 
 
 
  大家好,我是已經變成拖稿慣犯的姐吉拉,感謝小光的提醒,不然這個短篇應該會一直拖下去,請收下我的膝蓋。
 
  這是一篇“敢害死我女兒!我就讓你全家上下一起領便當!”的故事。
 
  本篇主要是補完上一個短篇集【聖母不再慈悲的時代】的後續故事,但另一個的目地的是為了介紹【第七鋼鐵聖女】莉妲.喬安.考斯基在【光明之徑】教會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就是在【神主與鉑幣】這個章節中,有過幾個段落的主要女角。
 
  由於卡雷斯離開【鐵鏽鎮】之後,會有不少劇情需要莉妲來作銜接點,所以姐吉拉先寫了這篇最後約一萬五千字的灰暗短篇來介紹這位“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也順便練習一下自己不擅長的篇章。
 
  (謎之聲:……渣鷹到底什麼時侯才要進香緹的房間……!?)
 
  最後請大家不吝賞個GP或是按追蹤,姐吉拉一定會向【鉑銥聖母】禱告,祝大家夜夜好夢!
 
 
 
  東堂隼人/姐吉拉
 
  §
 
 
 
 
 
 
 
 
 
 
 

325 巴幣: 1086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我會謹遵姐吉拉的教誨!但是......娶老婆的前提,是要先找的到對象啊!ಥ_ಥ
2021-01-31 14:23:04
東堂隼人
不用擔心,緣份到了就會出現啦!
2021-01-31 14:25:10
蒼天落葉
該欠的是要還的
2021-01-31 14:36:09
東堂隼人
沒錯,人家含辛茹苦把女兒養大,不是給你們拿來糟踏的![e22]
2021-01-31 15:04:25
夜風196
惹到不該惹的人了
2021-01-31 15:38:36
東堂隼人
這是忘了做婚前諮商的悲慘故事……了解老婆娘家給不給力是很重要滴!
2021-01-31 18:12:30
虚ろな光
呀 其時我脫的比妳還嚴重 不過已一起努力的文友這一點 難免好奇怎麼突然消失了XD

是說黑化之後的殺戮 阿斯 一定很精彩
2021-01-31 18:07:12
東堂隼人
阿光, 我們來合組拖稿二人組吧~~
2021-01-31 18:14:20
虚ろな光
不行不行 妳要跟我的朋友們一樣 繼續發威 這樣才能刺激我XD

脫稿脫到後面會有厭世感(倒
2021-01-31 18:15:15
東堂隼人
小光別擔心,最近是【宅女海象慵懶症候群】的好發季節,到春天老宅女就沒事了![e34]
2021-01-31 20:43:4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