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 短篇集】#4 【聖母不再慈悲的時代】(上)

東堂隼人 | 2021-01-16 11:39:00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虛空戰記 短篇集】#4 【聖母不再慈悲的時代】(上)
 
  虛空曆一三三六年 一月 十四日
  【Z軸中線】下方
  【循環教派】領域
  【金海爾】平面穿越點 虛空警戒基地
 
  「報告司令部!方圓五百公里半徑內,沒有任何敵軍蹤跡!」
 
  『很好!加緊留意【舊教】的混帳!即使我們已經勝券在握!也要保持最高警戒!』
 
  「遵命!」
 
  『還有一件任務,原本每天定期會抵達【尤哈因】的運補船,突然連續中斷兩天,或許是遇到噬船鮫,掠奪者或者其他來路不明的鬼東西!總之如果收到他們的消息,立即回報!』
 
   「了解!」
 
  【金海爾】防衛基地的通訊官,海拉爾.古.裂牙,年輕的黑色虎人,剛完成一次虛應故事的戰情回報,嘴角揚起奸佞的微笑。
 
  某個寬闊的背影朝他走近,通訊官馬上就注意到了,立起身子行了個軍禮!
 
  一個官階明顯高過許多他的黑色虎人,示意他一起移動到另一側的執勤室,年輕小伙子恭敬地點了個頭,跟了上去。
 
  一名意料中的訪客早已坐在執勤室,備好酒菜,等著兩位朋友一同痛飲今宵。
 
  雪虎一族,【舊教】準將,哈特瓦.巴克.鐵顎,直接將整瓶陳年佳釀塞到黑虎軍官手裡。
 
  「今晚以瓶代杯,讓我看看你的酒量退步多少!?」【舊教】準將咧嘴而笑,豪邁地轉開瓶塞!
 
  「狂妄的傢伙!不知道是誰曾經在我的艦長室裡躺了兩天咧!?」黑虎軍官不甘示弱,直接用兩排尖牙咬住瓶塞,脖子一扭,原本死黏著的木塞和錫膜立刻飛到房間的角落!
 
  哈特瓦看了看站在後方幾步遠的年輕虎人,似乎因為階級禮儀不敢冒然過來湊起熱鬧,不由於得大笑了起來:「你們家這小伙子蠻規矩的嘛!」
 
  黑虎軍官揚了揚濃密的眉毛,轉過頭去:「還杵在那幹嘛!?一說到喝酒!虎人就要有虎人的樣子!」隨後補了一聲低吼!
 
  年輕虎人先是楞了一秒,隨即挺直身子,湊了過去。
 
  哈特瓦將自己手上的酒瓶塞給他,隨後用拳頭敲了敲桌子:「今晚的戰場就在這張酒桌上,不用考慮階級高低的問題!誰撐到最後一秒!誰最大!」
 
  隨後三人拿起細長的酒瓶,以酒代劍,高舉過頭,立下今晚不醉不歸的誓言!
 
  「敬【王虎】!」
 
  「敬【蝶后】!」
 
  「敬我們勇猛頑強的兄弟!」
 
  「還有……敬【聖母】與【戰姬】!」哈特瓦扯開他的喉嚨,放肆地狂笑著!
 
  【舊教】和【新教】,一白二黑的筆挺軍裝,組成一幅極不協調卻又無比融洽的奇怪畫面。
 
  §
  
  他今晚心情大好,渾身上下的賭徒之血在興奮地奔流著!
 
  黑虎一族、【新教】中校、麥哲倫.貝爾.矛牙,他人生最大的一次賭注,即將掀開底牌。
 
  而他已經把自己的一切都賭上去了!
 
  §
  
  當年霸牙帶槍投靠【三毛貓】時,並不是每一個黑虎族人都心悅誠服的!
 
  他當然知道瑪都因是隻笨虎,連他的大嫂【蝶后】都這麼說!
 
  但不代表霸牙可以拿這個作藉口,一把忘卻【王虎】對他的照顧和提攜!
 
  當霸牙領著所有黑虎部落向【三毛貓】宣誓效忠時,他就只有一個念頭。
 
  “居然要我們跟著那隻滿肚子壞水的瘦貓!?你腦子燒壞了嗎!?”
 
  不久後,麥哲倫佯病求退,最後換到了一個閑職,帶著自家部落的百來名弟兄移動到【金海爾】防衛基地,當起無人聞問的悠哉軍頭。
 
  就這樣做到老死吧……他原本是這麼想的。
 
  結果十幾天前,一台請求臨時停靠的商船,載著他久違的老友哈特瓦,也帶來了一個他此生最大的賭注。
 
  哈特瓦帶來了一瓶家鄉醇酒、一封信、一張照片。
 
  一瓶酒,開啟了話匣子。
 
  一封信,送上了【舊教】神主對他的承諾,其中的條件包含讓他晉升至“陸王”,這是【循環教派】體制內所授予的最高爵位。
 
  一張照片,則讓他了解到,戰爭的天秤已經悄稍的傾斜了。
 
  當他睜大眼睛,拿起照片,看到【新教】的裂風堡圍城部隊被【戰姬】雪菲拉敉平之後的慘況……,代表恐懼感的寒意一路從頭頂傳到尾巴,黑白相間的粗壯尾巴瞬間膨成雞毛撢子般的奇怪形狀……。
  
  虎人的直覺告訴他,這女孩……很要命……絕對強過他們又敬又畏的【蝶后】……還可能……勝過【王虎】……。
 
  看出麥哲倫的動搖,深諳他本性的哈特瓦補上一句話:
 
  「兄弟,押寶神主,要是贏了……獲利何止萬倍呀……。」
 
  這句話直接戳中麥哲倫腦中不屬於理智掌管的區域,他點頭了。
 
  身為一個天生的賭徒,麥哲倫喜歡那掀開底牌時,將自己交給命運所帶來的刺激感,總是讓他欲罷不能。
  
  這一次,他要將自己化為一枚籌碼,推上名為【神主戰爭】的賭桌,押在昔日追隨多年的旗幟……【虎與蝶】的圖騰上。
 
  §
 
  數日後,為數八千人左右的【異邦人】和【舊教】的混編特遣隊,抵達了【金海爾】,開始了【尤哈因殲滅戰】的佈署。
 
  由於【金海爾】位為【神都】和【尤哈因】之間的補給線要衝,距離【尤哈因】僅一天標準航程。於是【異邦人】扮起了掠奪者的角色,盯上每日通過的護衛艦和補給艦,開始了奪取【新教】戰艦的作戰計畫。
 
  遇襲的【新教】戰艦當然有發出求救訊號,前提是【金海爾】通訊基地沒有發出干擾波覆蓋軍用頻道。
 
  十二艘軍艦就這麼稍然無息地掛著相同的圖騰,但坐上了不同的主人。
 
  正在【神都】高枕安眠的【三毛貓】,連作夢都想不到,包藏禍心的叛徒,此時正和自己的死敵,把酒言歡,虎圖霸業談笑中。
 
  §
 
  【金海爾】軍用虛空碼頭
  【光明之徑】所屬
  【貓鯊級匿蹤偵搜艦】【席洛斯號 BP-IND-01】
  〈祈禱室〉
 
  五十個精神抖擻,氣勢懾人的【異邦人】軍官,陣列在祈禱室中,等待著來自遠方的福音。
 
  沒有任何虎人在場。
 
  在【異邦人】的眼中,自從經過幾場灰頭土臉的慘敗後,【舊教】的虎人早成了畫著黑色斑紋的綿羊,只剩下在酒桌上逞英雄的能力。

  更遑論他們被世人戲稱為【虎寶】的神主,此刻的瑪都因就像隻垂耳禿毛的流浪貓,死命地攀著聖母的裙腳。
 
  虎人不需要完全知道【異邦人】的計劃,只管盡責地開船就好了,畢竟【新教】和【舊教】的戰艦本來就系出同源。
 
  【戰姬】雪菲拉和【第六鋼鐵聖女】夏韻,站在人群的最前端,以肅拜之姿,優雅地跪在一條素白的毛毯上。
 
  雪菲拉的蝶舞服以她為中心往四個方向伸展,藍黑相間的華麗蝶翼在黑色禮裙上開展,像隻翩然起舞的【風暴皇蝶】。
 
  稚氣未脫的秀麗臉龐上掛著荳蒄少女獨有的細緻柳眉和澄澈雙眸,嘴唇一抹淡淡的白桃紅。
 
  這是未經太多世事紛擾的青澀模樣。
 
  一把和身高不成比例的極東長刀,橫在雪菲拉的膝前。
 
  萬人追逐、卻僅一人馴服的【救贖者】,已知平面所有神權武器的頂點,靜靜地伏臥在新主之前,沉浸在四週的溫暖火光。
 
  小雪菲拉一歲的妹妹,夏韻,穿著和稚氣臉龐及單薄身子不相符的白色軍服,重新用手上的貝型髮夾固定住淡金色的瀏海,碧藍色的深邃眼眸眨了一下,將視線拉回正前方的鉑色神座上。
 
  鉑金色,造型為二米直徑的巨大內齒輪,六點鐘方向的空間上有著一個台座,放上了織工精美的白色絨布,絨布上則有著光明之徑的圖騰刺繡。
 
  【神座】,神主的象徵,所有教派信徒的精神以及力量的支柱。
 
  【神座】能夠連結到神主的【神權領域】。透過神座,神主能夠聆聽信徒的祈求,接受教眾的膜拜,傳達來自遠方的教義,賜予屬於異世的祝福。
  
  當然,這是只有【究極神人】才能達到的境界……真正的神主。
 
  §
 
  「連結!」【戰姬】雪菲拉將裹著黑絲手套的纖細食指向前比去,一團蒼藍星火在【神座】中央點起!
 
  蒼藍星火瞬間燒穿了空間,雲白色的【空乏帶】像綻開的白色薔薇,佈滿了【神座】的內部。
 
  不到一秒的時間,一名身形纖細的女子身影,以端莊秀麗的坐姿,顯現在【神座】的正中央。
 
  數絡亮麗迷人的鉑色髮絲從白色蕾絲滾邊的頭巾流洩出來,令人一瞥著迷。
 
  深邃的寶藍色眼眸依著雲絲般的睫毛,跟抹上淡櫻桃紅的嘴唇,一同在白淨無暇的臉蛋上爭奪著眾人的視線。
 
  一片鉑色楓葉突兀的遮住了她的左眼,卻絲毫不減一分秀麗。
 
  有著【光明之徑】圖騰的墜飾掛上白皙的細頸,垂至胸前。
 
  白色蕾絲外肩衣和連身裙緊緊裹著玲瓏有緻的纖細身子,柔滑細嫩的雙手戴上了有著精美刺繡的指環手套。
 
  白色腰巾包著彷彿一摟就斷的纖細腰身,在身子前方交錯後再由鉑色扣具接起,腰巾的末端用鉑色絲線繡上【光明之徑】的圖騰。
 
  看似三十來歲的輕熟面容,雖然早已過了花漾年華,依舊是足以顛倒眾生的盛世美人。
 
  一本兩個手掌寬的厚重書本立在她左手指尖和嬌嫩身子中的空間,刻劃著行星齒輪系的鉑色封面蘊含著無以名狀的力量,讓人無法過目而忘。
 
  她是【鉑銥聖母】安鉑麗,即將君臨已知平面,權傾天下的女人。
  
  §


 
  大家好,我是飼料費很驚人的【宅女海象】姐吉拉,今天的篇章是【鉑銥聖母】安鉑麗的初登場,也是【戰姬】雪菲拉的洗白文~~~。
 
  在【戰姬降臨】的先行篇章中,大家可能會以為【尤哈因】八萬駐軍一人不留的決定是【戰姬】的決斷。其實不然,下了這個決定的人是她的母親安鉑麗,因此老宅女認為【戰姬】揹的這個鍋還是要扔回給自己的老媽!
 
  由於篇幅過長,老宅女將文章拆成上下兩段,上篇是在鋪陳【尤哈因殲滅戰】前夜的故事,下篇則是敘述【聖母】的決斷過程。
 
  還請大家不吝指正這突發的短篇集,也請不吝賞個GP,姐吉拉一定會向【鉑銥聖母】禱告,祝大家夜夜好夢~~~。
 
 
  東堂隼人/姐吉拉
 
  §
 

 

300 巴幣: 2164

創作回應

蒼天落葉
一人敵一國欸
2021-01-16 16:49:16
東堂隼人
更正確的說法是>某個小漁港的媽祖廟準備PK行天宮[e29]
2021-01-16 17:37:15
虚ろな光
可惡 這樣我想看雪菲拉媽媽的樣子嘎~

是說我覺得整個放一篇也無妨呢^^
2021-01-16 18:15:58
東堂隼人
跟小光報告一下,老宅女已經有向繪師邀稿【鉑銥聖母】的立繪了,只是要等繪師的檔期。另一方面,由於原稿超過七千字,所以才拆成兩回,比較好閱讀,待會就放上去了![e34]
2021-01-16 18:21:53
虚ろな光
齁齁齁 好樣的ㄚ 這讚 那我等妳啦[e22]
2021-01-16 18:23:20
東堂隼人
就等繪師的檔期了[e22]
2021-01-16 18:24:36
戰姬有著空前絕後的力量,即使如此,她應該也只是個涉世未深的少女;這樣的她卻要在戰場上不斷剝奪他人生命,成為眾人所恐懼的「深淵新娘」。

也許沒有所謂白不白,哪怕是安鉑麗亦是如此,因為從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就會有不同的見解。對我來說,不管雪菲拉是白是黑,都香都婆(?)

(其實講那麼多只是為了最後一句XD
2021-01-16 22:45:37
東堂隼人
中肯!老宅女愈來愈欣賞澄了[e12]
2021-01-16 22:58:54
沐塘
感覺雪菲拉很像養母的樣子,而且一樣是美人~
2021-03-16 13:45:28
東堂隼人
沐沐老師說的沒錯!【鉑銥聖母】總共有六個養女!
2021-03-21 23:10:4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