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第五集【繼承傾世之蝶威名的女人】 先行篇章【蒼白寡婦】

東堂隼人 | 2021-06-13 19:28:53 | 巴幣 3194 | 人氣 361


  【虛空戰記】第五集【繼承傾世之蝶威名的女人】 先行篇章【蒼白寡婦】
 
  幾近三分之一的部隊殉葬在精靈老者自爆所引發的慘劇後,克羅諾斯表情嚴峻,一個人兀自站在高岩之上,遠眺著逐漸沒入地平線的暮光。
 
  心中湧上的不祥感如同開始擁抱起四周的黑夜一般,不斷地擴散。
 
  「……十二隻腳的蜘蛛……提起自己頭顱的不死生物……。」早已踏遍無數個平面的【暴君龍】,反覆思考著那要命的老傢伙,死前所留下的訊息、或該說是……詛咒。
 
  那鮮紅的蜘蛛圖騰,就像是某人用鮮血渲染成的顏料,在克羅諾斯腦中留下難以抹去的印記。
 
  蜘蛛對不到掌心寬的飛蟲當然是致命的,但對神人來說,它們頂多就是有著一口毒牙的醜陋傢伙……而不死生物,則就要看種類和……喚醒他們的主人是多大的來歷了。
 
  那些暗黑的主宰,不論是【惡魔大公】或是【邪靈可汗】,都很習慣從墓土之中招喚出沒有血肉與意識的亡者,成為他們方便的奴僕,策命驅使。
 
  少則上百,多則成千,龐大的不死生物確實有能力吞沒一隻軍隊。但在此消失無蹤的是一個人數破萬的拓荒艦隊,就算是那些惡魔王族親自領兵,他們也得確定自己是否有能耐吞得下這燙口的獵物。
 
  另一方面,克羅諾斯也不認為這些寒酸襤褸的精靈,能拿出什麼奇珍異寶來和暗黑的眷族達成交易,滿箱的鉑幣對彼世之者毫無意義,那是塵世之人才會以命相奪的東西。
 
  再者,那些工於算計、擅於蠱惑的惡魔不太可能願意以自己的性命當成交易的籌碼,回應塵世之人的召喚,來面對一個擁有【太初核心】的【究極神人】,至少他從未見過願意跟凡人同生共死的惡魔。
 
  在這個事件背後,一定是另一個未知的力量……或者可以直接說是某一個擁有強大力量的【未知神人】,從他的艦隊降落在此,踏上這個佈滿灰色石礫的平面時,就決定取走所有人的性命作為昂貴的過路費。
 
  野生神人通常都會這麼做的,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身為神主,麾下的艦隊就像是為他照亮這未知虛空的提燈,四散在這廣闊的星海之中,當提燈失去了光亮,就是一個代表危險的訊息。
 
  只是這一次的重大折損,前所未有,上萬名部隊在一個佈滿鉑礦的荒蕪平面人間蒸發,一群僅有數百人的陰沉精靈根本不可能辦得到這件事情,所以結論只有一個:
 
  幕後黑手還沒出現……那隻蜘蛛……或是那隻蜘蛛的主人,一定在這個平面的某處窺伺著他們。
 
  【暴君龍】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砂畫上、那蜘蛛吊死一群精靈的畫面,某種提心吊膽的不安感突然襲上了他的心頭。
 
  日沒夜深,是不死生物活躍的時間帶。
 
  神人擁有最多的東西叫時間,擁有最少的東西叫耐性。
 
  克羅諾斯有預感……強烈的預感……如果那些精靈是侍奉幕後黑手的奴僕,那他的這口怒氣就不可能吞忍太久。
 
  如果角色互換……他就不會讓來襲者活過今晚。
 
  §
 
  【暴君龍】下令所有的虛空戰艦離地,在高空上待命。自已則是和巴傑特一同在地面上等待那未知的敵人現身。
 
  一同立劍挺身的君臣兩人,在星光黯淡的無月之夜,望著地面上那透出奇異微光的鉑核,星羅棋佈的珍寶像星辰一般交錯閃爍,熠熠動人。
 
  冰冷的夜風刷過臉龐,敏銳的克羅諾斯突然在空氣中捕捉到一絲異常。
 
  「這是……!?」【創世之龍】眉目中流出驚訝之色,在這荒蕪之地,他只有看過幾塊乾槁枯黃的植被,從未見到任何綻開的花朵,可是那股灌入嗅腔的味道,是貨真價實的花香。
 
  「彼岸花的香味……!?」立於後方的巴傑特,說出了花香的來源。
 
  同一時間,一陣強烈的地動感從腳下傳來,【暴君龍】望向飄來香味的風頭之處,數之不盡、如火炬般的赤紅光點取代了地表上的鉑色星辰,陣列在克羅諾斯前方不到一公里的位置。
 
  成千上萬的斷頭武士,右手緊握著往昔的武器,左手上提著不在頸脖上的頭顱,如同軍棋般陣列成數十個方陣。
 
  赤紅的火光從空洞的眼窩和張開的大口中不斷地閃爍著妖異的光芒,將眼前的地表照著一片火紅。
 
  數百隻如同巨象般的大型蜘蛛被佈署在每一個方型陣列的後方,這些龐然巨物在地面上槌打起如戰鼓般的聲響。
 
  克羅諾斯一臉詫異地看著眼前的幽冥軍團,不只是因為那難以估量的壯盛軍容,更讓他驚訝的是,站在最前排的部隊,全部都是身著【創世教派】軍服的不死之人。
 
  也就是說,先前失蹤的部隊,已經淪為另一個【未知神人】的忠僕與玩偶。
 
  §
 
  「混帳─────!巴傑特!命令所有艦隊發動攻擊!」怒不可遏的【暴君龍】,架起以一敵萬的氣勢,衝向了最前方的陣列!
 
  「【零刻領域】!」

  盛怒下的【創世之龍】火力全開,在幽冥軍團的最前方轟然降落,開啟了自己的【神權領域】!方圓一公里的巨大時鐘圖騰在地表上霍地展開,宣告此地的時光之流盡皆臣服於【創世之龍】的無上神權。
 
  同一時間,提著頭顱的【佝僂者】像是漫天的黑色蝗蟲一般,鋪天蓋地的湧向克羅諾斯!一波波的黑色浪潮轉眼間就填實成一個可怖的黑色方圓。
 
  就在【佝僂者】的污穢指尖即將觸碰到克羅諾斯的甲胄之前,【暴君龍】倏地將自己的【神權武器】、【歲月】插入地表,一道刺眼的金光的點亮了地表上的巨大時鐘圖騰,時光之流瞬間凍結!所有在【零刻領域】的一切被固定在目前的時間點!
 
  「《終末之劍》───!」【創世教派】的神主扭動了【歲月】的劍柄,一支巨大的銀色時針,以克羅諾斯為軸心,快速地向外延伸,帶起耀眼的烈焰,劃開眼前的幽冥軍團,直到抵達十二點鐘的刻度。
 
  【暴君龍】再度扭動【歲月】,長達五百米的銀色利刃在鐘盤上急速的掃過三百六十度,攔腰斬斷成千上萬的不死戰士,失去脊椎支持的【佝僂者】在一陣抽搐後不支倒地,再接著被高熱的銀熖焚燒成透著火光的灰燼。
 
  倒下的不死軍團以克羅諾斯為中心,形成一個完美的銀光圓圈,在夜空中散發出攝人心神的光芒。

  看到神主英勇表現而受到激勵的艦隊,提起了膽氣,對著地面的不死軍團開始了連番的猛烈炮擊,蕈狀的火花和硝煙開始在地面放肆地綻開,烈焰和砲彈將地面上的【佝僂者】化為火炬碎片,但對不知恐懼為何物的幽冥軍團來說,他們依舊前仆後繼地的湧向在眼前的唯一目標……克羅諾斯,即使眼前這名【究極神人】絕對不可能是他們能夠戰勝的對象。
  
  在地表的巨大蜘蛛也投入了戰場,它們將腹部抬高,從尾部的腺體向空中噴射出如同砲彈般的紅色液體,帶有強烈腐蝕性的毒性立即溶穿了某台戰艦的裝甲,倒霉的鋼鐵巨獸隨即失去平衡,迫降在西側的山谷,成了另一群不死軍團圍獵的目標。
 
  眼下的狀況讓【暴君龍】深知絕不能進行持久戰,或許他能獨善其身,但部屬們的下場可能就是再度變成和他短兵相接的怪物,他必須速戰速決。
 
  能夠一次抹殺這所有不死軍團的方法只有一個:日光。
 
  而現在距離日出還有五個小時。
 
  他得改變穹蒼的時光之流,這是他未曾嘗試過的挑戰。
 
  「為了不辱那兩位女神的恩典……我一定辦得到!」
 
  【創世之龍】握緊了女神所賜與的【歲月】,將這把【神權武器】如箭矢般射向了天空。
 
  【歲月】的劍身化成一條銳利的金線,劃破了夜空。穿透雲層的巨劍在空中展開了另一個金色的時間之輪。
 
  「《神權法陣 流時之輪》!」
 
  將自身所有神權能量灌注在【歲月】的克羅諾斯,開始扭曲穹蒼的時光之流,時間之輪開始加速!
 
  「二刻……三刻……。」咬緊牙關,忍受神權能量被大量抽離的痛苦,【暴君龍】抬頭細數著以百倍數向前推進的時間。
 
  「四刻……。」
 
  「五刻……。」
 
  「六刻───────!」隨著一聲放肆的怒吼,東方的天空迎來了他的昐望的曙光,在這個平面懸浮的巨大電漿體開始發散出照耀塵世之人的溫暖晨光。
 
  然而對幽冥之眾而言,這是一道猝不及防的致命輻射,早已失去喉嚨和聲帶的不死之人以怪異扭曲的姿態來顯露他們對日光的驚恐,耀眼的晨曦在他們身上點了上火種,化成一團白色火球的【佝僂者】在地表上狂亂地奔跑和打滾,頃刻間成了被日焰吞噬殆盡的飛灰,僅留下他們生前的武器成了未具名的墓碑。
 
  那些巨大蜘蛛似乎也是幽冥的產物,原本強健的四肢在日光的照耀之後變成支離破碎,龐大的身軀轟然倒下,成了一堵圓形的白色山丘。
 
  §
 
  在遠方的山頂上,十二個眼睛仔細凝視著那出乎它意料之外的結果,它不滿的嚼動著口器,全身的剛毛直直地豎立,彷彿在反應著它現在的暴躁情緒。
 
  神人的核心總是令它垂涎三尺,但遠方那個手持巨劍的男子卻硬生生剝奪它享受美好宵夜的權利。
 
  還有這個全軍覆滅的戰果,它待會要怎麼跟生性病嬌的女神交待。
 
  蜘蛛也是會感到頭痛的。
 
  正確的來說,它是一隻突變的【負棺蜘蛛】,受到女神祝福、有著十二隻眼睛和十二隻腳的【負棺蜘蛛】。
 
  也是女神在塵世的代理人。
 
  它狠狠瞪著遠方那精疲力竭的神人,估量著自己如果現在登場跟他叫陣廝殺,能不能討的到一點便宜。
 
  過了幾秒鐘之後,它打消了念頭,再可口的食物也不值得拿命去賭。壯碩的巨大蜘蛛挪開了腳步,悻悻然地爬進山脈深處的洞穴中。
 
  §
 
  “小短腿”,是女神賜予它的小名。
 
  與巨象同等大小的它在熟悉的甬道中急速的爬行著,石壁上的鉑核代替了掛燈,提供了稍嫌不足但依舊可以辦識四週的低度光亮,小短腿用這些鉑核堆積了一些只有它才能辦識的路標,畢竟要利用氣味來尋找女神所在的閨房,對它而言實在是“強蛛所難”。
 
  那洞穴著實是既深又廣,過了好幾刻的時間,小短腿來到一個地底深處的巨大鐘乳石洞,一個足足有三公里見方的巨大鐘乳石洞,赤紅色的石筍和石柱羅列在這廣袤的空間,透著血紅色的地下水在下方形成了地底河流,無數生靈的苦痛和哀嚎經雨水沖刷後溶入了地底,在此化為彼岸花的養份,讓這些鮮紅惹火的花朵植滿河岸四週,爭奇奪豔。
 
  這裡是女神大人的領域、她的閨房、……也是她的墳墓。
 
  那位於鐘乳石洞的正中央,由鉑銥合金所架構而成的鳳凰圖騰,正是女神的宿敵、那至高的女皇,往昔將她蓋棺封釘的最佳證明。
 
  即使過了幾百年,那圖騰上的法陣也依舊可以讓所有的不死生物瞬間倒臥在日熖之中。
 
  它也有幾次不小心踏上了這要命的鉑色線條,換來的就是另一截的斷肢殘爪,因此它每次通過時總是得小心翼翼。所幸那帶著污血的地下水不斷的侵蝕著這原本完美無瑕的至高法陣,某些地方已經逐漸地破損,讓它還是有幾條捷徑可以走的通暢。
 
  小短腿心中暗自祈禱,此生千萬不要遇到那率領【日光鳳凰】的至高神主。
 
  §
 
  在鳳凰圖騰的中心處,座落著一個有數十米直徑的巨大鉑核,外部上鐫刻著塵世之人無法解讀的【太初文字】。
 
  在鉑核內部,一名身形嬌弱纖細、留著一頭溫潤長髮,穿著一襲連身白裙的年輕少婦,坐在一朵巨大的彼岸花上頭。
 
  她一邊哼著古老的曲調,一邊在花萼旁晃著自己白淨的纖纖玉足,雖然細嫩的足踝儘是一片沒有血色的死白,但依舊是淨白無瑕,光滑柔嫩的冰肌玉膚足以讓任何二八年華的少女羞愧的無地自容。
 
  淨白的鵝蛋臉上掛著弧月眉,水靈的眼眸搭著透光的金曈,臥蠶上搽著淡淡的煙燻妝,讓她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昨晚睡眠不足的慵懶姑娘。
 
  雙手上的毛線針不時的晃動著,她正把自己的一頭秀麗灰髮撥到胸口前,賣力地編織著自己的溫潤髮絲,再不時摻入彼岸花的紅色花瓣,編成混色的帶狀織物。
 
  那條即將完成的針織品,看起來像條圍巾。
 
  不久後,少婦停下了編織的動作,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代替了剪刀,完美地將織完的圍巾跟自己的長髮分離,接著在眼前攤開,滿意地看著自己用心意與執著所織成的作品。
 
  「嗯……織的很好呢……不知道那個男人會不會喜歡呢……?」白淨的漂亮臉蛋綻開了笑容,春心盪漾的灰髮姑娘遙想著那個男人往昔的英勇姿態。
 
  「如果他不收下的話……那我只好……用這條圍巾……勒死他囉~~~~。」
 
  「嘻嘻!」沒有血色的薄唇用輕描淡寫的口吻說出怪異的發言後,少婦愈發笑的燦爛。
 
  「……【黑鳳凰】,本小姐打架可能贏不了妳,但有件事一定會勝過妳……。」
 
  「那就是────我一定比妳更早嫁掉────哈哈哈!」灰髮美人將圍巾摟在懷裡,捧腹大笑了起來。
 
  §
 
  『女神大人……。』一道心靈傳導的訊息傳進她的腦海之中,忠心的奴僕挨近了她的居所,稟報著讓它灰頭土臉的戰果。
 
  「是小短腿呀,怎麼啦?」
 
  『……………………。』膽卻的大傢伙唏哩糊嚕交代完那慘不忍睹的戰況後,隨即瑟縮在巨大鉑核的旁邊,靜聽發落。
 
  「全軍覆沒?……一個能控制時光之流的神人?他操縱了月沉日升的時間……嗯……很有趣呢……。」
 
  「有這樣的能力……看來……也是一個可以考慮的“再婚對象”呢……嘻嘻。」
 
  「讓我想想……第一次約會的時候……該跟他玩些什麼俏皮又……要命的遊戲呢~~~?」
 
  「如果他能活下來,我可以考慮嫁給他喔~~~~~。」

  幽冥的主宰,白脂般的雙手捧住自己的俏臉,髮絲半掩的魅惑雙眸露出了無比陶醉的表情。
 
  【虛空領主】之一,聖名【腐潰之王】的她,掌管著腐敗、詛咒、幽冥以及所有的不潔之者,即將在不久的將來,脫離這逐漸分崩離析的鉑色棺木。
 
  而對闇黑的跟隨者來說,他們則更加熟悉幽冥之主的另外一個稱號,那就是:
 
  ……【蒼白寡婦】
 
  ……【蒼白寡婦】香水.桂兒

 
  §
 
  各位文友晚上好,總算花了八千字寫到我們的病嬌神主了(三千+五千),好累~~~。
 
  當保育員把香水.桂兒的設定丟出來的時候,我曾經問他:
 
  你到底嗑了什麼才想出這個角色的!?
 
  要動筆前,我跟保育員討論起有關於角色敘述的方式和橋段,他只輕描淡寫的說一句:
 
  「妳只要想想我們交往時,妳都幹了什麼好事,保證行雲流水!」
 
  於是老宅女再度抄出好折凳,男人嘴賤就是該好好教訓!
 
  由於克羅諾斯太搶戲(其實為了控制字數,已經刪除一些他的開掛場景了),以致於一連兩篇、【第一龍爵】巴傑特都非常影薄,下一章將會是他的主場,而【第九龍爵】卡飛龍可能就要等到下下篇了。
 
  對於這篇正經帶著一點鏘的篇章,還請大大多多指教,祝今晚好夢!
 
  東堂隼人/姐吉拉
 
  §
 
 
 

【虛空戰記 設定圖】【鋼鐵薔薇】
 
 
 

創作回應

ReN
八千字……內容跟字數一樣充實www
2021-06-13 21:04:46
東堂隼人
謝謝ReN![e12]
2021-06-13 22:03:10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桂兒做了什麼我們還不知道,不過保育員在說出那句話後應該是要跪算盤了吧XDDD
2021-06-14 00:02:52
東堂隼人
只跪算盤太便宜他了,帳戶歸零才是王道![e29]
2021-06-14 10:45:37
虚ろな光
說的好 打贏是一回事 但是勝過又是另一回事

不過說回來 我覺得東堂君兩篇連在一起也可以呢 一次看完也很過癮^^
2021-06-14 12:08:52
東堂隼人
其實老宅女曾經做過測試,當文章超過五千字時,連我這個原作者都會看到睡覺XD,所以才會儘量控制字數在三四千字內,謝謝阿光的建議![e34]
2021-06-14 14:06:23
銀月
【心中湧上的不祥感如同開始擁抱起「四週」的黑夜一般,不斷地擴散。】四周比較好 打四週意思也通但一看到就會有點卡卡
2021-06-14 16:11:22
東堂隼人
感謝提醒![e12]
2021-06-14 18:21:5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病嬌系少婦,感覺很厲害啊(////)
不過小短腿這個稱號感覺挺萌的w
2021-06-16 20:18:28
東堂隼人
桂兒習慣為她自己的神眷取小名,後面還有一隻叫“嘟嘟”的粉紅小蜘蛛會登場XD![e38]
2021-06-16 20:52:5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