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 短篇集】#5 【聖母不再慈悲的時代】(下)

東堂隼人 | 2021-01-16 23:01:40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虛空戰記 短篇集】#5 【聖母不再慈悲的時代】(下)
 
  【金海爾】軍用虛空碼頭
  【光明之徑】所屬
  【貓鯊級匿蹤偵搜艦】【席洛斯號 BP-IND-01】
  〈祈禱室〉
 
  「向母親問安!」
 
  「向聖母問安!」
 
  列在雪菲拉和夏韻身後的【異邦人】立即行以高跪禮,迎接遠在【考利亞】、以神權能力投影在眾人前方的神主安鉑麗。
 
  「起來吧。」白玉般的柔嫩掌心攤開,示意眾人起身。
 
  「是!」雪菲拉領著一行人,恭敬地站起。
 
  「作戰準備完成了嗎?」
 
  「稟告母親,已準備就緒,我們會搭乘從【新教】擄獲來的戰艦,明天進行對【尤哈因】的偷襲作戰。」雪菲拉隨即開口,開始了短暫的軍情會報。
 
  「一但【尤哈因】落入我們【光明之徑】的掌握,【神都】和【北方戰線】的補給線將會被切斷,【新教】的圍攻部隊勢必陣腳大亂,我們便可以和瑪都因的部隊進行前後夾擊。」
 
  「只是有個問題……。」雪菲拉稍稍蹩起眉頭。
 
  「問題……?」【鉑銥聖母】再度舉起右手,示意雪菲拉繼續。
 
  「我們尚未找到一個合適的方法,如何處理【新教】的降兵……。」
 
  「不需要……。」
 
  「一個不留,屠殺殆盡。」 宛如來自極北之地的冰凍之語,劃破了祈禱室的寧靜。
 
  §
 
  「咦!?」感到驚訝的不只雪菲拉和夏韻,連在場的【異邦人】軍官也面面相覷。
 
  因為這段話完全不像出自於平日溫柔和靄、慈慈為懷的聖母口中,那是【暴君龍】克羅諾斯才熟悉的殘酷之語。
 
  「【考利亞】才剛從疫病的折磨中站起,如今仍在休生養息之中,我們沒有打持久戰的本錢,必需速戰速決。」
 
  「即使小雪萬夫莫敵,我們【異邦人】亦驍勇擅戰……。」
 
  「在敵我兵力懸殊的戰況,我們需要另一把武器……。」
 
  「名為“恐懼“的武器。」
 
  「“恐懼“……。」即使是未經太多世事磨練的雪菲拉和夏韻,這時已猜出自己母親內心的計畫,不由得抿住嘴唇。
 
  「任何有意識的生靈,一但被名為“恐懼“的尖刀抵住喉嚨,十之八九將膽怯畏縮,落荒而逃,這是生命自保的本能。」
 
  「進入【尤哈因】之後,所有【新教】的士兵,一個不留,屠殺殆盡,讓【鐵壁之都】成為令人聞之色變的鋼鐵墳塚!」
 
  「接著將【尤哈因】破敗的景象,散佈到已知平面的每一個角落。昭告世人萬眾,一旦攔阻我【光明之徑】征軍的路途,就是相同的下場……。」
 
  「屆時,當已知平面見到我們的旗幟時,必然只剩下敬畏以及……恐懼。」
 
  「那八萬名獸人的犧牲是值得的。」
 
  「他們的血肉和嘆息將成為信標,警告已知平面所有的人,切莫走上那通往深淵的道路上。」
 
  「他們的死……將保住更多人的生命。」
 
  §
 
  突然間,【鉑銥聖母】安鉑麗將【鉑銥聖經】高舉至前,這個往昔由【虛空之母】授予她的至高神器,在灰暗的艦艙中迸出刺眼奪目的光芒。
 
  封面上的鉑色行星齒輪開始不停的轉動著!發出如同經文唸頌般的奇異之音。
 
  「《神權法陣 天堂之心》!」
 
  隨著【鉑銥聖母】的鏗鏘之詞,【鉑銥聖經】霍地打開!難以理解的異世之字隨著白光交織成的無形布幔,包覆了在場所有人的身體!
 
  強大的福音之力瞬間滲透了在場將士的神權核心,來自【鉑銥聖經】的加護引動起如浪潮一般,洶湧澎湃的戰能。
 
  所有人的髮色瞬間轉為耀眼奪目的白金色,這是接受天堂福音的證明。
 
  即使是短暫的祝福,這宛如用鉑銥合金的鑄煉出來的神聖之軀,已經賦予他們以一擋千的異世之力!
 
  「所有將士聽令!」
 
  「是!」
 
  「明晚,就讓【尤哈因】成為歷史、成為散播恐懼的圖騰、成為我【光明之徑】走向巔峰的基石!」
 
  「是!母親!」
 
  「謹遵聖命!」
 
  在場所有人精神大振,向聖母送上再一次的高跪禮!
 
  §
  
  「其他人可以退下,小雪和敏兒留下來……。」激昂之後,聖母示意他人離開,留下她和倆個女兒獨處的時間。
 
  識趣的【異邦人】軍官們立即恭敬地行了禮,快速離開祈禱室。
 
  即使是站在已知平面頂點之一的【究極神人】,聖母依舊是兩個孩子的母親。
 
  「兩個傻丫頭,過來吧!」【鉑銥聖母】展開雙臂,呼喚著自家女兒。
 
  「媽媽───!」雪菲拉和夏韻一左一右挨了過去,投入自己母親的懷抱中。
 
  雖然眼前僅是神權能力所組成的有形投影,但一絲暖流依舊由遙遠的彼方傳至倆個姐妹的心中。
 
  安鉑麗溫柔地撫摸著兩個女兒的秀氣髮絡,享受著這母女相聚的短暫時光。
 
  「對不起……你們倆個還小……卻得面對那冷酷無情的血腥戰場。」
 
  倆個姐妹用額頭在聖母懷裡摩娑著,用肢體行動代替言語的回答。
 
  「孩子,會猶豫嗎?」
 
  「嗯……。」雪菲拉和夏韻不約而同地點了頭。
 
  「但……這是必要的……。」【鉑銥聖母】抬起頭來,遙想著早已離去,但讓她至今仍然愀心惆悵的長女……艾蓮娜。
 
  「你們倆個……還記得艾蓮娜離開時……那最後的容顏嗎?」
 
  一聽到如同第二個母親、長姐艾蓮娜的名字,雪菲拉和夏韻的眼眶立即泛起了一條紅線。
 
  「你們的姐姐……我的女兒,是一個比任何人都還要溫柔的孩子……。」
 
  「寧可傷害自己……也要成全別人的傻丫頭……。」說到這裡,【鉑銥聖母】不禁垂下了頭,嘆息著往日的情景。
 
  「即使自己早已傷痕累累……也要為罪人開脫……不願意我為她降下神譴,討回公道……。」
 
  「那孩子用她的生命……告訴我……這世上存在著不可饒恕的罪人……。」
 
  「所以我要站上已知平面的頂點……讓世人萬眾看到……霸淩……欺侮【第一鋼鐵聖女】的罪人……見到神譴降臨時的模樣……。」
 
  「所以……我的孩子……當妳在殺伐征戰時……有了猶豫……。」
 
  「試著回憶起艾蓮娜……最後的容顏……妳們將心無罣礙。」【鉑銥聖母】雙臂縮起,緊緊將兩個女兒摟在懷中。
 
  「是……。」帶著對亡姐的思念和母親的教誨,雪菲拉和夏韻,在母親懷中睜開深邃的眼眸,淨亮的瞳孔裡不再有絲毫的猶豫。
 
  安鉑麗將右手往前向前伸去,張開手掌,在指間中施了力量,那模樣如同憑空搯住某個罪者的咽喉。
 
  「天堂的聖母會寬恕罪者的靈魂……。」
 
  「我不一樣……。」
 
  「我是來自深淵的聖母……要用蒼藍的業火……。」
 
  「焚燒罪者的一切……。」
 
  鉑色楓葉遮住的左眼泛起紅光,那是淚水流盡之後,再也無法癒合的一道傷口。
 
  溫柔婉約的艾蓮娜可能未曾想過……她原本慈祥和靄的母親……即將打開連結深淵的通道……拖下無數的生靈……做為已逝愛女的陪葬及慰唁。
 
  §
 
  此次突襲作戰的副指揮官,賽洛菲斯家的飛朵維娜,帶領著自己的直屬部隊,移動到早已分配好的戰艦上。
 
  一路上她不斷撥弄著方才被神權之力染成鉑色的髮辮,似乎還在適應這過分明亮的髮色。
 
  這也不是第一次了,聖母總會在需要的時候施展她那無法量測極限的神權能力。
 
  他的弟弟,與她差上十歲有餘的克列夫,挨在自家大姐身後,亦步亦趨的走著。
 
  進了艦艙後,有了一段姐弟倆人的獨處時間,克列夫抓住機會開了口,有些話他似乎不吐不快。
 
  「大姐……妳不覺得……方才聖母好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克列夫將自己倚在門旁,雙手抱胸,不斷地反芻著聖母方才的話語。
 
  飛朵維娜先是沉默了一會,接著打開冰箱,抽出兩瓶名為〈火血〉的萊姆酒,拋了一瓶給克列夫,反應不及的小子差點手滑,再慢一點,這南國的名釀就是一灘地板的水漬了。
 
  這些酒是【新教】艦員的遺物,在飛朵維娜眼中,這幫獸人除了挑酒的眼光還不錯,其他都不值一晒。
 
  「不……你錯了……這才是聖母原本的樣貌……。」高挑的北國美人旋開瓶塞,白皙的頸脖向後一仰,一瓶酒瞬間消失在視線中。
 
  毫無稀釋的純釀滲入胃袋,讓飛朵維娜的臉頰刷起一道緋紅,烈酒帶來的灼熱感直達神權核心,維持她高亢的戰意和情緒。
 
  這種仰頭狂飲對【異邦人】來說是司空見慣,但飛朵維娜一瓶見底的氣勢可能沒有幾個人可以望其項背。
 
  身為么弟的克列夫不由得搖搖頭,接著發現自家大姐反舉著已淨空的瓶身,等著看他展現賽洛菲斯家男人應有的氣勢。
 
  一如往常,克洛夫耐不住性子,一口灌下這號稱反覆蒸餾過十次以上的精釀。

  「呃……!」酒是灌完了,但是烈酒開始在克列夫的五臟六腑點起火來,異常的灼熱感開始在全身流竄著,高壯的克列夫突然失去了對肌肉的控制,一個踉蹌,跌坐在地。
 
  「有點進步……。」飛朵維娜一把拉起克列夫的胳臂,拖進洗手間,隨後唾液和酒漬開始吟唱起每個酒鬼再熟悉不過的謳歌。
 
  當充滿了酸味和嘔吐物的粗俗歌曲結束,飛朵維娜拿起沾了冷水的手巾在克列夫臉上亂抹一把,接著就讓他的臉倚在臉盆上,免得自家老弟唱起安可曲。
 
  「還是一個耐不住性子的小鬼……。」看著克列夫的狼狽模樣,飛朵維娜不禁冷哼一聲。
 
  「在酒桌上耐不住對手挑釁,頂多就是一陣吐……在戰場上耐不住對手挑釁,命就沒了……。」
 
  「明天出戰,你給我乖乖待在艦上,不準加入地面戰!」飛朵維娜豎起柳眉,氣勢逼人。
 
  「大姐……我……。」克列夫無力地舉起左手,連大聲抗議的力氣都沒了。
 
  「你剛剛的問題,我現在回答你……。」
 
  「當初聖母會到【考利亞】來,除了把我們從瘟疫的煉獄之中解救出來,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原……因……!?」這時的克列夫不只手腳不受控,連舌頭也開始失靈。
 
  「她要找一群人,了解她的一群人。像她一樣,嚐遍四處漂泊的冷暖,和骨肉分離的痛苦……。」
 
  「也就是我們……【異邦人】……。」
 
  「二百多年來的漂泊和迫害,讓我們【異邦人】無時無刻都燃燒著熊熊的復仇之火……。」
 
  「在了解【第一鋼鐵聖女】艾蓮娜的遭遇之後,我深信熾熱的復仇之火早在聖母心中的某處點燃了……。」
 
  「復仇……。」克列夫睜大雙眼,瞬間了解今晚聖母之語的背後含意。
 
  在靜默了一段時間後,【考利亞】的高嶺之花接著說出另一段內心最真摰的想法,毫不保留。
 
  「所有已知平面的生靈,睜大你們的眼睛……。」
 
  「準備迎接……。」
 
  「聖母不再慈悲的時代……。」
 
  飛朵維娜的紅唇拉起微笑的曲線,烈酒抹上的緋紅讓她的俏麗容顏更顯得嫵媚動人。
 
  §
 
  二十四小時後,深淵的皇女從名為猶豫的絲囊中破繭而出,揮舞著來自彼世的利刃……。
 
  敲響……告別舊時代的喪鐘……。

  鳴放……歡迎新時代的禮炮……。
 
  八萬人的鮮血和哀嘆沾上了深淵皇女的裙襬……。
 
  讓原本就絕美緻麗的身影……更添一絲嬌艷……。
 
  §
 
 
 
  大家好,我是已經寫到辭窮的姐吉拉,下篇故事如果詞句不通,還請大家多見諒……
 
  接著請容許我去找幾隻龍蝦互相傷害、補充體力,下一篇會回到Remaster,請稍待
 
  也請大家不吝賞個GP,姐吉拉一定會向【鉑銥聖母】禱告,祝大家夜夜好夢!
 
 
 
  東堂隼人/姐吉拉
 
  §
 
 
 
 
 
 
 
 
 
 
 

296 巴幣: 1162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咩 原來 是說從頭拉一下 我看到寫了"設定背景的支線"嘎(倒>.<
2021-01-17 17:39:39
東堂隼人
嗯,我下一篇想寫【第七鋼鐵聖女】莉妲的短篇來補足她的設定,只是好像要等她的立繪出來,大家會比較有感![e29]
2021-01-17 17:51:48
虚ろな光
哈哈哈 看妳速度挺快的應該不用兩個星期就有了吧 反觀我卡了好久ww
2021-01-17 17:53:41
東堂隼人
我們一起加油![e12]
2021-01-17 17:57:40
東堂隼人
但是莉妲其實是很難動筆的角色,在【虛空戰記】所有的女角中,她的背景豐富程度僅次於雪菲拉,但又不像雪菲拉已經花了二十年以上的時間去構思。莉妲的生命路程轉折又多,用最簡單的話來說,莉妲的身份就是從【幼稚園老師 轉職變成 國安局局長】的故事,老宅女還在想如果去鋪陳她的故事,請稍待。[e34]
2021-01-17 18:02:18
虚ろな光
這樣講的話 的確呢 因為轉折這邊如果沒弄好 會有一些違和跟bug 但....這卻代表 是"值得動筆"的存在 這種時候 就當鍛鍊跟考驗吧 讓自己更有進境 我想 妳也一定能輕鬆手到拿來的啦^^
2021-01-17 18:06:07
東堂隼人
感謝阿光總是一直不斷鼓勵我呢![e35]
2021-01-17 18:08:05
虚ろな光
哈 還好啦 以前從一個地方看到 我們的想法有些類似 所已就多有留意這樣 不過 妳跟其他朋友的快速更新都是我樂見的 因為這樣總能給我一點動力呢w
2021-01-17 18:09:28
東堂隼人
嗯,等阿光繼續來說書![e34]
2021-01-17 18:18:27
沐塘
寫的真好~給你1k巴幣!
2021-03-16 13:52:09
東堂隼人
感謝沐沐老師![e12]
2021-03-16 15:40:5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