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第五集【繼承傾世之蝶威名的女人】先行篇章【安鉑麗的枕頭書】

東堂隼人 | 2021-06-04 01:17:16 | 巴幣 3290 | 人氣 226


  【虛空戰記】第五集【繼承傾世之蝶威名的女人】 先行篇章【安鉑麗的枕頭書】
 
  【巨龍海灣】
  【金礦街】
  【原罪子彈】地下兵工廠
 
  「【晨歌師】……!?【詠夜師】……!?特哥!咱們以前怎麼沒聽過這兩個部隊番號!?還有呀,【武裝修女教導團】裡最強的部隊的不就是【第一鋼鐵聖女師】嗎?」三人的後方突然傳來一句高亢的疑問句。
 
  一名個頭超過兩米的壯漢從後方的軍械庫走了出來,他剛完成貨品的保養與清點,手上揮發出來的黃油味令大夥們的鼻頭開始發癢,特拉維爾不由於擤了擤自己的鼻子,補了一句:「沒打過仗的毛頭小子怎麼可能聽過【晨歌和詠夜】……還有……璜克……給我滾去廁所把手洗乾淨……。」
 
  名叫璜克的壯漢這時突然才發現所有人蹙起眉頭的主因,倖倖然的滑進旁邊的洗手間。
 
  「【第一鋼鐵聖女師】……己知平面第一師的確不是浪得虛名,我們當年圍攻【考利亞】足足三個月,連安鉑麗的腳指頭都舔不到,結果一狗票陣亡同僚的神權核心還被在那裡看戲的海豹拿來當成球在踢……真他奶奶的諷刺……。」特拉維爾默默地從上衣內袋取出一包捲煙,兀自點起了火,吐出帶著愁愴的煙流。
 
  「但如果要論讓人聞風喪膽的程度,【第一鋼鐵聖女師】可能還遠遠不及【晨歌師】和【詠夜師】……。」
 
  「特哥呀,我們雖然不像你曾經打過仗,但是過去幾年為了生意上的方便,也幾乎把【武裝修女教導團】的駐點基地,部隊巡戈路線摸的一清二楚,可也從來沒聽過【晨歌師】和【詠夜師】的大名呀!?」馬汀遞了一杯酒過去之後,順便開了口。
 
  特拉維爾先是啜了一口酒,沉默了半響,等舌尖充份享受完那令人欲罷不能的辛辣感之後,接著繼續開口:「切斯特,所有人裡面你年紀最小,在你還是毛頭小鬼的時候,有沒有看過一張【光明之徑】的宣傳海報……海報上是一名【武裝修女】站在戰車的炮塔旁,舉劍前指的照片……。」
 
  「聽特哥這麼一說,好像有吔!我那時常常去教會要糖果,順便偷吃【武裝修女】的豆腐~~~哈哈~~~。」二十鎯鐺歲的小伙子露出陶醉往昔歲月的奸笑。
 
  「真是一個渾然天成的下流胚子~~~我欣賞你~~~。」特拉維爾拋了包捲煙過去,示意其他兩人打起火,用尼古丁來搭配他後面的故事。
 
  §
 
  「那台戰車炮塔上的圖騰,是一個彈著豎琴,面容向右的金髮精靈,那就【晨歌師】的部隊圖騰。」
 
  「【晨歌和詠夜】,【武裝修女教導團】最早成立的裝甲戰鬥師,以完全殲滅敵軍為唯一準則的兩支特戰師……又被我們【龍殿衛士】稱之為……。」
 
  「【安鉑麗的枕頭書】。」
 
  「【安鉑麗的枕頭書】?特哥,這是什麼怪稱號……?」馬汀再度搓了搓自己的鬍子,這似乎是他陷入疑問時的習慣動作。
 
  【原罪子彈】的老大沒有馬上回話,他從沙發拾起方才讓他索然無味的詩集,攤了開來。
 
  接著,他用手指在書本中間點起了紫色光圈,某隻囊蛾似乎難忍這綺麗奪目的誘惑之光,飄飄然的飛落到書本之間。
 
  「啪──────!」特拉維爾倏地將書本閤起,可憐的小傢伙瞬間被壓成了一團爛泥,這本書成了出乎它意料之外的墳塜。
 
  「這叫【鉗形攻勢】,是陸軍的術語……以前遇到【晨歌師】與【詠夜師】的【龍殿衛士】,就像這隻被壓爛的囊蛾,被這兩個姐妹師以【鉗形攻勢】轟的片甲不留……。」
 
  「所以後來我們就稱這兩隻部隊叫……【安鉑麗的枕頭書】。意即只要她們出戰,【鉑銥聖母】就可以高枕無憂,夜夜好眠……。」特拉維爾一邊說,一邊不斷地凝視著手上的詩集,回憶著往昔的淒涼戰況。
 
  §
 
  「難道……特哥的部隊以前曾經遇過這兩支特戰師!?。」
 
  「對……遇過……很慘。」

  【原罪子彈】的老大將杯中僅剩的酒一飲而盡,只剩下幾盡消溶的殘冰:「【神座協議】簽定後,我們那不中用的大皇子將老神主的千年家業雙手奉上,去換安鉑麗對他的饒恕。」
  
  「十足的廢物……。」
 
  「當時北方區域和南方區域的幾個領主,無法接受這種屈辱無比的安排,開始共同密謀一場出其不意的叛變。」
 
  「他們決定在兩方同時發動叛亂…那魔女再所向無敵,也不可能同時應付南北戰線,況且戰後【龍殿衛士】的整體軍力依舊多過【光明之徑】,再加上【舊教】那批貪得無厭的獸人在【神座協議】這筆買賣上並沒有要到甜頭,不一定會出手幫忙。」
 
「屆時只要我們俘虜一二個【武裝修女】的師團,甚至是安鉑麗的小女兒夏韻,就有機會逼安鉑麗重新坐上談判桌。」
 
  「這事先縝密思考的計畫可以說是天衣無縫,但我們卻忘了算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安鉑麗的女兒每一個都很……。」
 
  「要命……。」
 
  §
 
  特拉維爾緩緩走近馬汀所在的吧台,揀了兩個角杯,下了兩塊冰,再挑了一瓶上好的威士忌,然後將琥珀色的醇液倒到二個角杯中。
 
  接著,他將自己脖子上、鑲著一顆龍牙的項鍊放進其中一個酒杯,隨即舉起另外一杯,向某個早已離世的故友邀酒。
 
  「夥計……我這沒義氣的哥們……敬你一杯!」特拉維爾將杯中醇液連同自己往昔的後悔,一氣飲盡。
 
  「當時那魔女一如所料,為了避免【諾拉福克】和【考利亞】的補給線被切斷,親自領軍討伐北方戰線。」
 
  「而我呢,則跟著一級軍團長拉克羅夫,以及十二萬名部隊,被佈署在南方戰線,殺進了【琥珀港】平面,也就是【諾拉福克】的前哨平面。」
 
  「【武裝修女】確實是強悍……一對一近戰、任何百夫長等級的神人都討不到便宜,但她們也缺乏遠距攻擊的能力,於是戰鬥很快就成了消耗戰,而我們的打算就是等她們的軍力消耗到一個程度,再用壓倒性的部隊數目將她們一舉成擒。」
 
  「後來,過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武裝修女教導團】的援軍出現了,也就是【晨歌師】……和【詠夜師】……。」
 
  「而她們的師長,不是一般的主教,是安鉑麗的雙胞胎養女…【第三鋼鐵聖女】歐蕾亞和【第四鋼鐵聖女】歐緹亞。」
 
  「那時,她們的戰艦裝載了許多台百噸級的重戰車,這是獸人也曾經搞過的大玩具,不是什麼新鮮的東西。」
 
  「我們一開始以為這些戰車只是為了要提供【武裝修女】遠距離的攻擊火力,但這種地面武力對於我們這些翱翔在天的【龍殿衛士】,根本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所以我們壓根沒有放在眼裡。」
 
  「但是……我們都錯了。」
 
  「那些戰車的準備,是為了讓我們【龍殿衛士】死的更……俐落些……。」這時候,特拉維爾的嘴唇上多了一道苦澀的線條。
 
  「就在安鉑麗的女兒抵達【琥珀港】不久後,和【武裝修女】對峙的前線部隊,突然失去了連絡。」
 
  「派過去的偵察部隊回報,前線基地並沒有遭到大規模攻擊的跡象,但所有部隊都不見了……連屍體都沒有……。」
 
  「整個前線基地,空無一人……所有人就像是在睡夢中被深淵的【引路者】拖進了審判之間。」
 
  「過不到十二小時,連前去偵察的斥候都失去連絡了……宛如人間蒸發……。」
 
  「當時,我們的主基地離那群【武裝修女】有一百公里遠,但是我們完全觀察不到有任何大軍向我們進發的跡象。」
 
  「隔天,拉克羅夫軍團長授命我組成一支新的偵察部隊,再度前往前線調查。」
 
  「那是一個陰雨天,我帶領了一千名全副武裝的【龍殿衛士】,穿透雲層,在五千公尺高的上空進行等高度飛行,以下方的厚重雲層作為掩護,快速地接近前線基地。」
 
  「正當我聚精會神,仔細注意著前方空域的狀態時……突然間,我聽到了……琴聲……。」
 
  「琴聲!?」馬汀和切斯特不約而同地停止了吞雲吐霧的動作,一臉詫異地看著眼前的老大。
 
  「對……琴聲……充滿著悲淒蒼涼、哀愁憂傷的琴聲……。」
 
  「如同送葬曲般的琴聲……。」
 
  「這時……我注意到……原本緊抓龍繮的雙手……突然失去了抓握感,被高速氣流劃過的臉面……也失去了知覺……而眼皮也像是有如千斤之重……緩緩的閤上了……。」特拉維爾的聲音逐漸變的低沉緩慢,他凝視角杯中的龍牙項鍊好一會,接著再緩緩說出這一段令他至今仍肝膽俱寒的往事。
 
  「等到我再度撐開雙眼……在我眼前,是一個絢麗的光圈,比任何星辰還耀眼的光圈……在光圈之中,是個身著白色神聖禮裝、留著一著過腰金髮的精靈女孩……安鉑麗的女兒、【第三鋼鐵聖女】歐蕾亞……。」
 
  「在她的左右兩側,是兩列看不到盡頭的重戰車,以鉗形攻勢列陣,把我的部隊包夾在正中央。」
 
  「那女人用了某一種不知名的神權能力,把我們從五千公尺的高空上,拉到地面來……受死……。」
 
  「當時我所率領的部隊,一千名【龍殿衛士】,就像一整群被灌醉的麻雀……而眼前則是數百把的蓄勢待發的散彈槍……。」
 
  「過沒幾秒,第一聲炮擊響起,兩列戰車的交織火網……開始了如同煉獄場景般的屠殺畫面……。」
 
  「我的副官克隆泰跟他的【音速龍】,立即在我左側爆成數十塊藍色的火團……其中一塊砸中了我的腰際,直接把我從龍背上打落,我整個人便埋進了一大片白色的灰燼之中。」
 
  「當充滿焦味的飛灰塞進我的口鼻時,我瞬間就明白了,這裡就是【武裝修女】事先幫我們準備好的刑場和墳塚,而這一大片飛灰就是先前失去聯絡的部隊、被電漿彈燃燒後留下的餘燼。。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巨影蓋住了我的身體,是我的老夥計,凡斯維特傑拉.法達.旭日……。」特拉維爾將泡著龍牙項鍊的角杯舉了起來,似乎正思考著這昔日的戰友是否喜歡這充滿泥煤味的琥珀色液體。
 
  「牠是我所見過的,最慓悍、也最睿智的【音速龍】,如果牠也有手可以跟我玩神主撲克,我一定會輸的傾家盪產~~~哈哈哈!」興致一來的特拉維爾,又幫自己倒了一杯酒,讓酒精稍稍延緩從心中油然而生的罪惡感。
 
  「我的老夥計,一邊忍受著從上方散落下來的電漿餘火,一邊不斷用頭敲擊著灰燼下方的地表,牠的鼻頭上因為這樣抹上了一層厚重的黑土。」
 
  「那動作……就像是拿著鋤頭翻土的農人……我霎時就明白了牠的用意……。」
 
  「接著,我就像一條發狂的土撥鼠……用稍有知覺的左手不斷地在地面瘋狂掘著土,帶著腐敗氣味的黑土幾乎佈滿我的臉面和身體,所幸這一帶的士壤還算鬆軟,我很快地在地面上開出一個洞……然後把自己整個人埋了進去,再把這個洞口死命地挖的更深更廣……而我的背後,則不斷地傳出凡斯維特傑拉咬牙忍受電漿燒灼的龍吼聲。」
 
  「我就這樣死命地的挖……不知道挖了多深……挖了多久……。」
 
  「過一會……洞口上方的炮擊聲停止了……凡斯維特傑拉的聲音也……消失了。」
 
  「我想爬出去……爬出去看看我的夥計有沒有逃走了……但當時氣力早已放盡的我,敵不過千斤萬擔般的疲累感,就這麼昏死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頭頂上的另一陣炮擊聲吵醒了……刺鼻的焦味從上方的空氣中傳來,我知道安鉑麗的女兒又將另一批同僚送到了我頭頂上的刑場……正在大開殺戒……而我卻什麼都不能做……也什麼都做不到……。」
 
  「接下來……炮擊和慘叫聲不斷地在我的頭上反覆咆哮著……也不知過了多久……我上方的空間突然安靜了一段很長的時間……然後……大量的雨水從洞口湧進了我所在的土坑……沒一會,我就像一隻被洞口被灌水之後逃出來的蟋蟀,狼狽地把自己從洞裡拉出來。」
 
  冰冷的暴雨將那一整片白濁的飛灰沖刷到低地,少數沒有遭到電漿消熔掉的遺物露了出來,我在自己挖出的洞口旁,找到凡斯維特傑拉被燒到剩下一半不到的龍鞍……以及僅剩幾顆、沒被燒光的龍牙……。」
 
  「天殺的【鋼鐵聖女】……。」
 
  「特哥……。」在場所有人同時感受到那摻雜在言語之中的恨意與懊恨,雙唇緊閉,一語不發。
 
  「等我找到一個地方安頓好自己後,我才知道,【晨歌師】和【詠夜師】前幾天已經轉移戰線到別的平面了,因為【琥珀港】的十二萬名大軍……全死光了。」
 
  「不對……還有我一個……沒死……哈哈哈!」【邊境軍火教父】一想到這件事,不由得開懷大笑起來,但其他人實在無法跟上他瞬間轉變的情緒。
 
  「一個、兩個、三個……南部陣線的反抗勢力,接著就像被鉗子夾碎的胡桃……被【晨歌和詠夜】兩個特戰師啃得一乾二淨,連渣都不剩。」
 
  「北方戰線更不用講了,撐不到兩個月,就被那魔女以秋風掃落葉之勢席捲而過,片甲不留。」
 
  「從此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人敢去搖動安鉑麗的王座了。」
 
  §
 
  特拉維爾從角杯中拿起以故友遺骸所製成的龍牙項鍊,細心的擦拭完之後,接下來意有所指的說著:「如果【晨歌師】和【詠夜師】再度出動,就代表【第三鋼鐵聖女】和【第四鋼鐵聖女】也會一起出現。」
 
  「三個【鋼鐵聖女】,加上那魔女……。」
 
  「【晨歌師】、【詠夜師】、【薔薇師】……再加上【第一艦隊】……。」
 
  「二十萬大軍擠在這個邊境平面……。」
 
  「那魔女到底想幹什麼?」
 
  「還是她在……怕什麼?」
 
  「有趣了……。」【原罪子彈】的老大,昔日【創世教派】的千夫長,嗅到了風暴來臨之前的氣息,以及代故友向【晨歌與詠夜】送上問候的機會。
 
  §
 
  各位文友晚上好,我是【姐吉拉臨時托嬰中心】的負責人,目前正被二個小屁孩搞得雞毛鴨血,只能趁夜深人靜之時寫稿的老宅女。
 
  本篇再度爆到4900字以上,所以原定要將場景拉到【晨曦要塞】的情節將會在下篇出現,還請大家稍待。
 
  下一章將會有一段蠻完整的篇幅提到【第一龍爵/不破龍爵】巴傑特和【第九龍爵/格武龍爵】卡飛龍之間的故事,也算是補完【創世教派】背景故事的一個章節,也請大家多多指教。
 
  東堂隼人/姐吉拉
 
  §
 
 
 
  

  §

  【虛空戰記 設定圖】【戰姬降臨】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原來武裝修女缺乏遠距離嗎@w@
2021-06-04 12:33:11
東堂隼人
這裡是指一般的武裝修女,如果是像克萊兒那種高階主教,攻擊方式就多了。[e34]
2021-06-04 20:27:40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凡斯維特傑拉很忠心呢...
2021-06-04 13:03:55
東堂隼人
【龍殿衛士】講求的是【一人一龍、生死與共】,所以人龍之間有著極為緊密的關係,牠們終生也只會服待同一名【龍殿衛士】。[e34]
2021-06-04 20:29:56
ReN
辛苦了!!
2021-06-04 16:30:26
東堂隼人
謝謝ReN![e12]
2021-06-04 20:30:12
夜梓的臨殃
好喜歡結尾的部分!
好有氣氛啊/////
期待後續!!!!

天啊真的辛苦了!!
2021-06-05 23:15:22
東堂隼人
謝謝夜梓的鼓勵![e38]
2021-06-05 23:31:4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連安鉑麗的腳指頭都舔不到...這段話好糟糕,都有畫面了(////)
特拉維爾在那樣絕望的場面能不會徹底瘋掉,代表他真的非常堅強呀...而且凡斯維特傑拉雖然不會說話卻還是盡自己所能告訴自己的主人躲避生命危險的方法...這讓人十分感動。
2021-06-16 20:02:21
東堂隼人
【龍殿衛士】跟【音速龍】之間的感情是非常好的,所以當【光明之徑】取得政權後,開始進行滅絕【音速龍】的行動時,也導致許多【龍殿衛士】的起身反抗![e34]
2021-06-16 20:48:3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