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虛空戰記】第五集【繼承傾世之蝶威名的女人】 先行篇章 【戰姬降臨】

東堂隼人 | 2021-01-09 01:12:31


  【虛空戰記】第五集【繼承傾世之蝶威名的女人】 先行篇章 【戰姬降臨】
 
  【庫伯哈市】
  【鐘塔區】
  【第六大道】
  【微醺牡丹】
 
  華燈斜影,霓裳殘香。
 
  夜至十刻,【第六大道】依舊人聲鼎沸,紅男綠女佔據了街道的每一個角落,流連忘返。
 
  在【第六大道】的一偶,粉中透紅的牡丹燈飾在夜色中與其他店家的招牌來了一場無聲的競賽,大獲全勝。慕名而來的酒客塞滿了這充滿了東國風情的小酒吧。
 
  不一會,酒酣耳熱的賓客便沉醉在上好名釀的濃郁醇香和金瞳麗人的盛世美顏。
 
  香緹站在吧台,看著自家的姐妹不斷地遞上客人點酒訂餐的小紙條,不時揉揉眼睛。因為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客人佔了多數,總是趁機在紙條上寫了幾句潦草的情話,搞得她得聚精會神才能從那團塗鴉中找出正確的酒名和餐點。
 
  過了幾分鐘,金瞳麗人厭倦了這彷彿不會中斷的猜字謎遊戲,喚了自家姐妹來頂替自己的工作,隨後走向一個半開放的包廂。
 
  眼前美酒配佳人的絕麗景緻瞬間破滅,吧台前的客人立刻一陣哀嚎,此起彼落。
 
  §
 
  「卡雷斯,今晚的餐點還合口味嗎?」
 
  看到一襲白色旗袍的纖細身影向我走來,我立即回了個微笑。
 
  稍早我和自家兄弟、尤恩和傑達,還有紅豆和老鎚子,剛完成【瀧川家】的掠奪者清除委託,回到【庫伯哈】。
 
  某吃貨千金吵著要吃東國料理,但是在這個不對盤的時間,所有的餐館幾乎都準備打烊,我只好厚著臉皮來叨擾香緹了。
 
  雖說酒吧的廚房早已忙的不可開交,但香緹還是吩咐廚子,為我們上了好幾道豐盛的東國料理。
 
  填滿香料的燻鴨,用特殊醬汁調味的烤雞,煙燻臘肉,包餡的甜包子,道道風味絕佳。
 
  連我初次嚐試東國料理的兩個兄弟,也讚不絕口。
 
  §
 
  這時,吃貨千金推了一個盤子過來,上面是一隻鴨脖和兩隻鴨掌……。
 
  「咔累死漏個,烘豆我流醉好斥滴的部芬給泥了!」吃貨千金一邊說話……一邊咬著嘴裡的鴨腿,中指粗的骨頭就在她油膩的嘴唇中滑來滑去……。
 
  「真是感謝妳了……。」我看了那毫無脂肪和肉塊的鴨脖和鴨掌,嘴角一陣抽搐……。
 
  「咘客起!」隨後吃貨千金將魔掌伸向桌子另一端的烤雞。
 
  很早之前我就懷疑紅豆的胃袋是和深淵連起來的,不然怎麼可能會胖不起來……。
 
  「呵呵……紅豆還是老樣子呢……。」月髮美人拿起了團扇在細嫩的手腕上擺盪著,即使勞碌了一整天,身姿依舊優雅甜美。
 
  §
 
  這時,包廂的對側,傳來一陣清亮的琴聲。
 
  一名莫約四十來歲的黑髮女子,穿著和香緹相似的粉紅色旗袍,撫弄著眼前的弦樂器,似乎在試音
 
  纖細的手指在黑色的長型樂器上來回撥弄著,十數條長弦發出時而柔美,時而沉穩的空靈之音。
 
  白淨的臉蛋略施薄粧,眉眼和嘴唇上了晚霞紅,想來青春年華時必定也是一朵眾人追捧的東國牡丹。
 
  「這一位是?」看到不熟悉的臉孔,我不禁開口問起香緹。
 
  「是一位東國來的朋友,閨名青昀,是一位專擅音律的詩人,最近正巧旅行到【庫伯哈】,所以我邀請她到店裡來住個幾天,順便彈幾首東國音律分享給客人們。」
 
  「她彈的樂器好特別……。」我再次注視那黑檀色的弦樂器,總覺得它蘊含著一股無以名狀的神祕感。
 
  「那是“古箏”,東國的特有樂器,能夠彈出極廣的音域……以及……滲透靈魂的樂音……。」
 
  「滲透靈魂的樂音!?」
 
  「嗯……待會……你聽!開始囉!」香緹戳了戳我的臉頰,示意我往青昀的方向看去。
 
  「鐺─────────!」
 
  青昀將右手向前掃去,琴弦立即迸出氣勢磅礡的高頻音!
 
  隨後,只見雪白指尖在琴弦上快速的舞動著,連綿不絕的樂音彷彿帶著生命力,圍繞在酒吧的每一個空間。
 
  如同萬馬奔放般的高頻音不斷導入耳中,在腦中形成共鳴。
 
  許多客人也受到弦音的渲染,不自覺地在大腿上打起拍子。
 
  輕快優雅的曲調帶起一陣心曠神怡的舒服感受。
 
  連隔壁的吃貨千金也停止了對烤雞的連續酷刑,拿起兩根筷子在盤子上敲打著相同的節奏。
 
  一時之間,在場所有人沉醉在那指尖和銀弦共譜出的音樂天堂。
 
  §
 
  「磅───────!」
 
  東國美人霍地將雙手用力揮去,一根琴弦瞬間斷裂!
 
  如同空間碎裂般的暴裂音破空而出,震攝了原本還沉醉在輕快音樂的眾人!
 
  只見青昀抿起了嘴唇,白皙的指尖加大了力度,十指如暴雨般狂亂灑下!彷彿用盡力氣在和琴弦開始了一場至死方休的決戰!
 
  如巨大浪潮般的重磅弦音以詩人為中心,湧向四週的聽眾!吞噬了所有和它不同調的聲音!
 
  我的耳膜和神權核心同時受到重磅弦音的衝擊!一股莫名的波動在核心內開始了亂反射!急速地提高了神權核心的頻率!
 
  《太初之眼》突然在瞳孔中開啟!這陣琴音沒由來的挑起了我的戰鬥意志!如同高亢的戰吼!
 
  我凝視前方,看到東國美人的指尖充盈著魔力,每彈一下,指尖上的魔力便化為推開空氣的能量波,掃向四週的一切!
 
  指尖和琴弦、開啟一場漫長的對峙!週遭的人則因為受到琴音的震憾力而動彈不得!
 
  「磅───────!」另一條琴弦斷裂!方才的憾動神權核心的高頻音戛然而止!
 
  我也在這個時候回過神來,訝異於方才用力量撞擊出的戰曲。
 
  半响之後,東國美人白脂般的手指再度抬起,輕撫在琴弦上,似乎是想要撫平方才指弦交戰後的創傷。
 
  低緩沉重的樂音從十指中編織出來,帶著充滿哀戚的曲調。
 
  愁曲哀音開始挑起賓客們的情緒,似乎希望他們一同哀悼某個逝去的靈魂。
 
  我彷彿聽到從琴身傳來哭聲,帶著對逝者的不甘和對生者的怨懟。
 
  不同於第一段琴音熱情奔放,第二段琴音的慷慨激昂,第三段琴音幾可說是……全然悲戚哀愁的樂章。
 
  曲至終未,東國美人停下了手,透亮的指尖在空氣中發出金色光粒,快速地在和臉蛋等高的空中書寫了一段東國文字。
 
  「這個是……!?」看到不熟悉的東西,總會引起我的好奇心。
 
  「是東國的詩,“四言絕句”……。」
 
  「詩嗎?……香緹可以幫我翻譯嗎?」
 
  「嗯,不過是帶著悲戚感的詩喔……。」雪髮美人用團扇抵著自己的下唇,露出一絲猶豫。
 
  「沒關係……。」我給了香緹一個笑容,希望她能幫我滿足與生俱來的好奇心。
 
  「這是東國的詩人,在造訪破敗的【尤哈因】之後,寫出來的短詩,用通用語說出來的意思是……。」雪髮美人先是搖了搖扇子,接著用清楚的咬字將詩唸出來。
 
  戰姬降臨

  喪鐘低鳴

  業火無盡

  塗炭生靈
 
  「戰姬降臨……喪鐘低鳴……這不就是在形容【戰姬】雪菲拉橫掃千軍,踏出黑色血線的姿態嗎?」我訝異於東國人對於已知平面最光耀者的直白形容。
 
  「嗯……雖說是獸人的領域,其實東國離【尤哈因】很近。當年【尤哈因殲滅戰】結束後,不少東國人帶著三分恐懼,七分好奇的心情航向【尤哈因】,想一窺所謂“八萬駐軍無人生還”的真實性。」
 
  「最後,所有回來的人都只說了同一句話……。」
 
  「人間煉獄。」

  香緹緩緩閉上眼睛,秀氣的柳眉頓時像承受不住露水之重的嫩芽向下垂落。
 
  「人間煉獄……。」不知為何,一道思緒突然將我拉回自己在【原點平面】堆砌出的鋼鐵墳塚……。
 
  「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所有快速崛起的帝國都是登上無數骸骨堆砌出來的台階後,才能站上已知平面的頂點。【創世教派】如此、【循環教派】如此、【光明之徑】亦不可能例外。」雪髮美人輕輕搖著扇子,試著揮開方才自己造成的沉重氣氛。
 
  「就在這樣的背景下,許多首描寫【尤哈因】破滅景象的詩歌開始在東國流傳,為那些已逝的獸人送上遲來的輓歌。」
 
  「另一方面,在【光明之徑】開始發送印著【尤哈因】破滅景象的心戰傳單後,原本效忠【創世教派】的東國諸候對帝國的忠心開始動搖,這些詩歌也起了推波助瀾的效果。」
 
  「當【戰姬】開始將刀鋒指向【創世教派】,這些東國諸候紛紛對聖母俯首稱臣,獻上鉑幣與忠誠,因此東國最後幾乎沒有遭到深淵業火的波及……保全了無數人的性命。」
 
  「應該是這些東國諸候害怕看到“戰姬降臨”之後的結果吧……。」
 
  「嗯,“恐懼”……往往是最有效的武器……。」香緹再度把目光轉向青昀,我也跟著轉頭,注目著那浮在空中的金色詩句。
 
  §
 
  接著,東國美人雙手霍地拍了一個巴掌聲,金色粒子立即失去了浮力,像細雨一般淅瀝淅瀝地往下掉,在琴身上化成金色水滴。
 
  白脂般的手指立即跟著在琴身上輕輕一敲,兩道漸層的金色彩虹在琴弦斷裂處浮起,在弦架上搭起了一座橋。
 
  不一會的功夫,彩虹淡去,原先斷裂的琴弦完好如初地出現在原本的位置!
 
  眾人目瞪口呆!訝異於這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絕妙技藝!
 
  如雷鳴般的鼓掌聲立即迸開!連綿不絕!
 
  「東國的法陣……好強……!」我也加入他們的行列,雙掌不住的揮動!
 
  這時,我注意前排的一些客人,陸陸續續放了些銀幣在東國美人前方的長桌。
 
  好的表演值得每一分真金白銀,這是當然的。
 
  我也同樣從口袋中掏出一枚堅金幣,這應該是一份不會失禮的小小贊助。
 
  香緹一看到我拿出堅金幣,立即嘟起了小嘴,用俏麗的容顏做出最甜美的抗議。
 
  「我那時在【鐵鏽鎮】陪了你一晚,你給了我一枚堅金幣。現在青昀唱了一首曲子,也是一枚堅金幣。不公平~~~~~~。」
 
  這句話搞得我不知如何是好!
 
  「陪了你一晚!?」聽到了關鍵字!紅豆豎起耳朵,轉頭向著我和香緹!
 
  「繼續吃妳的雞腿!」我迅速地拆下一隻油花滿溢的雞腿,塞進紅豆的嘴裡!
 
  身為【庫伯哈謠言指揮部總司令】,這小妮子沒別的本事,但只要讓她聽到一點花邊消息,保證隔天就能讓你登上【庫伯哈八卦報】,身敗名裂!
 
 
  「香緹,有機會我會補償你的。」為了儘快解決眼前這個窘境,我只能再度做出雪髮美人喜歡的小小承諾。
 
  「你可要……記得自己說的話喔……。」香緹先是將白玉般的食指貼在自己的嘴唇上,接著在我的嘴唇上輕輕點了一下,像是下了一個代表誓約的法陣。
 
  「呃……。」一陣燥熱感立即從神權核心升上來。
 
  自從和香緹相遇之後,這已經是日常狀態了……。
 
  §
 
  「快去吧……不要讓青昀枯等著!」雪髮美人用團扇向我搧了一陣風,讓我快速回復冷靜。
 
  「嗯,等我一下。」穿過略嫌擁擠的人群後,我壓低身子,輕手地將堅金幣放到東國美人的桌子上。
 
  「謝謝你的樂曲和詩,很棒!」這是打從心底,不多加虛飾的讚美!
 
  東國美人對我貶了貶眼,綻出黑色牡丹般的絕麗笑容,帶起一股芬芳,
 
  隨後,她在我眼前攤開小手靠攏在一起,並示意我跟著做。
 
  「為什麼?」我不明白這其中的涵意,但依舊把手向前伸去。
 
  青昀拉起我的手,用導引的方式將我的手掌攤平,在她的眼前靠攏。
 
  隨後,她的纖細手指捏起一塊青白色的圓形徽章,放在我的手心。
 
  圓形徽章的上下兩端繫著朱紅色的絲線,打著別緻的線結。
 
  「這是庇佑的聖物。」青昀對著我點點頭,用她的小手推起我的雙掌一併合起,這青白色的圓形物體就被我合在掌心之中。
 
  一股未知的溫熱感傳至肌膚。
 
  接著,東國美人開始唸著詩句,不是東國語言,而是熟悉的通用語。
 
  願旅程之中。
  【虛空之母】正視著你。
  【深淵之父】背對著你。
  遠離【深淵新娘】。
  遠離深淵薔薇那醉人又致命的芬芳。
 
  語畢,青昀給了我一個淡淡的微笑。
 
  「遠離【深淵新娘】……?」一句不熟悉的話傳入耳中,我不禁開始喃喃自語。
 
  §
 
  【辛克斯大靜止帶】
  【巨龍廊道】
  【席薇亞號】
  〈艦控室〉
 
  【戰姬】雪菲拉坐在王座上,櫻唇帶笑,蝶心大悅。
 
  經過一個月的地毯式搜索,尋找【斷船者】的任務出現了曙光!
 
  接連兩天,【辛克斯大靜止帶】發現了被攔腰斬成兩段的掠奪者戰艦殘骸,一共有三艘。
 
  四百至五百米長的戰巡艦,被高溫電漿狠狠截為兩段廢鐵,已知平面除了她自己之外,應該只有那還在五里霧中的【斷船者】辦得到了。
 
  為了避免引人注意,【第一艦隊】的匿蹤艦偷偷取下了戰艦殘骸的黑盒子進行分析,得到一個驚人的答案!
 
  那就是這三台戰巡艦,分別是十三天前、七天前、六天前慘遭毒手,頻率高的嚇人。
 
  有了這個情報,【戰姬】深信,她所企盼的對手、【斷船者】,必定在【辛克斯大靜止帶】廣袤空間的某處。
 
  只是為何【斷船者】只攻擊掠奪者,她不明白。
 
  但她的直覺告訴她,身為一個站在頂點的掠食者,他絕對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獵場。
 
  所以【戰姬】雪菲拉決定要在這裡……守株待兔。
 
  §
 
  「閣下,請休息一下。」一名侍從官,恭敬地端上一杯紫黑色的醇液。
 
  雪菲拉瞥了一眼,將手一揮,遣走了部屬特別準備的深淵名釀。
 
  由於心情大好,她今天不需要這一口萬金的名釀來排解無聊。
 
  她的神權武器,撼動已知平面的【救贖者】,像隻沉睡的兇獸,倚在王座旁的刀架,享受這一小段不需汲取亡者靈魂的時光。
 
  突然之間,已知平面最光耀者興起了一個念頭。【戰姬】雪菲拉朝著眼前的投影導航儀,說出自己最真摰的願望。
 
  「現身吧……【斷船者】……。」
 
  「我要以【救贖者】為尺規……。」
 
  「量測你究竟有多少的器量……。」
 
  【深淵新娘】的盛世美顏綻開笑容,甜美的令人陶醉,令人忘卻一切……。


 
  §
 
  大家好,我是姐吉拉,在此放上【虛空戰記】第五集的先行章節,【戰姬降臨】,也就是渣鷹和雪菲拉相遇前的章節。
 
  這個篇章是為了呼應沐沐老師為雪菲拉所繪製的第一張定裝照,也就是雪菲拉坐在王座上的華麗身姿,為了控制字數而稍有變動,屆時正式章節上檔會有更詳盡的內容,還請大家不吝指教!
 
  東堂隼人/姐吉拉
 
  §
 
 
 


315 巴幣: 1166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琴聲的描述好厲害,就好像近距離聽青昀表演一樣!
「遠離【深淵新娘】」這句話讓我起雞皮疙瘩...看來害怕雪菲拉的人很多呢
2021-01-09 02:16:36
東堂隼人
琴聲分成三段是有原因的,第一段代表生氣蓬勃的【尤哈因】,第二段代表【戰姬降臨】後的慘況,第三段則是東國人抵達已成死城的【尤哈因】後,為逝者送上輓歌的情景。身為已知平面的最大軍頭和至高神人,【戰姬】雪拉菲對於一般百性來說,就和【深淵之父】是一樣的存在,永遠心存畏懼。[e34]
2021-01-09 08:48:13
虚ろな光
所謂的器量 該怎麼衡量呢

事說雪菲拉 我想未來應該有機會看到她不同的一面吧
2021-01-09 18:01:06
東堂隼人
故事一開始,雪菲拉是認為卡雷斯是一個能夠與她一戰的角色,才興起了追獵他的念頭。所謂用【救贖者】為尺規量測卡雷斯的氣量,指的是她要看看卡雷斯會不會跟其他對手一樣,被【救贖者】一刀兩斷。在未來的章節中,阿光就會慢慢看到雪菲拉的變化,那就是女人會為了自己在意的男人而改變的故事。[e24]
2021-01-09 18:13:1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