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小鳥】《獵魔士》第二話 獵魔學校的【無物者】

疾影 | 2022-10-14 20:28:29 | 巴幣 1004 | 人氣 292

連載中獵魔學校與魔物組成搭檔,成為最強獵魔士
資料夾簡介
魔物──是人類天敵般存在,曾經人類險些慘遭滅絕,即使是現在魔物依然佔領世界七成領土的面積,人類依然受到魔物的威脅。

                回開頭           上一話

  在那之後經過了五個月,所謂風頭過就沒人會在意,我也習慣了新學校的生活…………才怪。
  嗚啊啊──涼涼的……
  在二月份的教室裡,一道冰涼的水醍醐灌頂打跑早晨的睡意。
  舌頭舔了一口流到嘴角邊的水,有點甘甜還真是一壺好水,不愧是有錢人家帶的好水。該不會是哪裡的山泉水吧?
  「嘖!」
  頭髮被水淋濕而塌下來,看見我依然沒什麼反應的樣子,從後腦勺傳來男生的咋舌聲。上半身衣服也濕了一半,還好水不多褲子基本上只沾到少許的水,還不至於讓內褲也濕透。
  我帶著一股「感覺很麻煩」的心情,稍微往身後看過去。一名臉蛋端莊的運動系金髮帥哥,不得不說穿上那潔白的制服彷彿是身材姣好的男模一樣,相較之下我穿起同樣的制服還是有點寒酸。而他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將鐵製水壺的蓋子給扭緊,他身旁還有幾名看起來像是跟班的人。
  沒記錯的話他應該是什麼貴族的少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不開心的衝著我頭上倒水,但這種程度讓我有點吃驚但也早已習慣。
  「看什麼看?只是不小心手滑了一下,但這副模樣還挺適合你這傢伙的。」
  經他這麼一講身旁的小跟班也接著笑了起來,因氣氛宣染到班上也不少人跟著發出嘲笑聲。
  「有意見嗎?」
  我以無奈的眼神盯著他瞧,但似乎被當成在惡狠狠瞪著他……你這濾鏡是不是開太兇?
  自從被宣判為無技能者後,在學校的生活可是人間煉獄。事到如今怎可能會有感覺,更不用說生氣的情緒一丁點都沒有。但到今日校方沒有直接把我退學也算是奇蹟了,突然某一天直接把我退學也沒啥好奇怪的。
  「那真不好意思。讓有前途無限美好的你,因這種小事而渴死的話,我會心裡過意不去的。」
  「呿!只會耍嘴皮子的傢伙……」
  不知道是發洩完了,還是看見剛打開教室後門的那名女孩的身影,他一臉不悅的走回去自己座位的位置。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聽,剛才他轉過身的時候似乎耳邊聽見了「……我怎麼可能輸給那樣的傢伙」。
  而在金髮回去座位的這段時間我也沒閒著,從書包裡拿出隨身所攜帶的毛巾,畢竟這次是乾淨的水不會弄髒毛巾真是幫大忙了,不然往常都是被潑一身從天而降的剛打掃完的黑色髒水。但第一堂課都還沒開始就被潑水,還真是開學以來第一次體驗到。不過稍微好一點的是,他們的霸凌只停止在言語羞辱以及稍微動手一下,卻不敢真正意義上的下手。也就是不敢明目張膽的使用暴力,先不提這校內風氣不允許,還有一個特別的原因。
  「那個……夜暉同學……我也來幫忙弄乾。」
  「好~」
  剛才進教室的少女帶著有些內疚的神情,但也只出現那剎那就切換成苦笑來到我身後。接過了我手上剛擦完臉的毛巾,她溫柔的用毛巾幫我把頭髮慢慢擦乾。在這個班上,會對我溫柔的也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這位有著亞麻色秀髮的美少女,不只是班上第一可愛,同時也是穩座告白對象NO.1排行的寶座,也是全校美女排名中名列前茅的女孩。那象徵性用粉紅色髮圈綁起來的側馬尾今天也很可愛,琥珀色的美麗眼畔只要對上眼就會讓人產生戀愛的錯覺,不管性格、長相、身材簡直是完美的黃金比例。雖然有人可能會說胸部小了點有點可惜,但那能手心掌握住的C罩杯小巧玲瓏的圓我可是非常喜歡的。上身白色帶著紅色線條的上衣,以及下身相當短的藍色格子裙,這套女性制服穿在她身上美若天仙,十分適合襯托出她的可愛。
  而她的名字叫做詩雅・C・蕾米迦。至於為何會對我如此溫柔呢?讓我在被她擦拭頭髮的舒適時間裡娓娓道來吧。
  初等教育學校也被簡稱為初學,類似腦海裡那個世界被稱為小學的存在差不多的義務教育。不是我自豪,因為某些原因我從初學一年級就被同年齡小孩的孤立,但那時候一名小女孩對著孤單的我伸出了援手,從那之後我們就在一個團體一起玩耍,雖然那團體除了我以外都是女孩子就是……
  沒錯!我身後這名美少女就是當初對我伸出援手的女孩,硬要說也可以說成是青梅竹馬吧?我不知道青梅詳細定義是怎樣,十歲開始的話算嗎?另外忘記說我們這世界可是沒有國中這概念,初學是九歲與十歲入學上將近五年半的課程,直到十六歲成人看你要直接步入社會還是選擇專校唸書。
  不過我都刻意保持距離了,她還是很自然就接近我,要換做是別人早就為了自保躲得遠遠的。
  「那個小……夜暉同學……稍微有點話說,下節的下課時間能聊聊嗎?」
  在我身後的她帶有些不安的聲音對我這麼說,將水分吸得飽飽的白色毛巾遞給了我。不過毛巾這樣子也不能馬上放回書包,只好先塞在桌子裡等自然風乾,幸好現在是第一堂課的下課時間,桌子裡的空間還沒塞任何的書及文具。
  「我明白了,那晚點去人少的地方吧。」
  這麼跟她約好後,上課的鈴聲就像是算好時機一樣響了,班裡的眾人也像掃興一樣回到自己的座位。
  然而我稍微有點好奇的,看向在最右側第二排位子的金髮。他像是剛才為止還是在瞪著我,所以剛好這瞬間自然而然的對上了眼。
  「該死的【無物者】,給我走著瞧。」
  哇嗚──出現了,這對我最為羞辱的稱呼。
  所謂的無物者,顧名思義是「史上第一位『無技能』,真是超級大『廢物』,這裡是強者的學校你這『弱者』給我滾出去」的簡稱。可以不要罵人,都可以那麼輕小說名嗎?
  好!這瞬間我已經決定在內心裡,默默稱呼他為金皮卡了,勸你以後不要上船去。
  下一節課的歷史老師來了,他講解了一番曾經有人引發戰亂,最後被制裁同個族譜的家族成員及往後的後代子孫,都淪落成有如奴隸階層的【種族代號】。另外我的夜暉・Z是屬於最後一個代號意思為不明,又被稱為孤兒代號,除非跟同樣是Z的人結婚,否則男丁基本上都是入贅方式才結的了婚,雖然基本上即使這樣也很難跟上位代號的結得了婚。
  但我的代號是跟著爸爸的Z,媽媽是因為硬要跟爸爸在一起被老家趕出了家門。但爺爺也不是那麼狠心的人對我很慈祥,那起『事件之後』也幫助了我們家渡過難關,現在媽媽幫著爺爺工作,薪水雖然不錯但也是很忙。我不會去怪家長忙於工作疏忽照顧年幼的我,講開了其實還是知道他們挺愛我這獨生子,甚至初學即將畢業那段期間已經是溺愛的程度。真希望他們不要因為我的早熟而怪自己,雖然不能講出來但那另有原因,也許是因為那樣才亂來替我買一棟房子吧,想用那間房子代替他們成為替我遮陽擋雨的避風港。
  一想著這些我露出苦笑,繼續聽著歷史老師講解著各種制裁的罪犯的歷史。但也讓我深刻體會到一件事,我們的世界法律真的很派。動不動就是重則諸九族,輕則終身監禁……
  如果無能力也是一種罪的話,我也被判決『社會性死亡』的結論,最近看國際報偶爾還是能看見我的影子。慶幸的是沒有我的照片,取而代之的是報上滿滿都是我的名字,也許改個名就能解決也說不定,但我喜歡夜暉這個名字所以這問題想想就好。
  歷史課上完後,為了如約跟她聊聊所以快速走出了教室,不久後她也追了上來。


作者後記:感謝大家的支持,在本章節發的今日申請小說達人也成功了。作者還在思考哪時候固定更新,目前在考慮週更的方式。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