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長篇恐怖-《窺》34.回歸

月雨海魅 | 2021-03-11 00:43:35 | 巴幣 28 | 人氣 138


34.回歸
 
  「孟欣!」
 
  「入鏡」後的情況出乎周念欣的預料,即使如此,她仍想透過小女孩的嘴巴喊出妹妹的名字,只是結果倒是如她所料,自己的視線仍停留在浴室內部,聲音並沒有脫口而出,然而,從「另一處」看來卻非如此。
 
  「姊姊?怎麼會……」
  
  本該與手足共處一室的周孟欣,實際上仍在江家的客廳內。
  早離開浴室的她,此刻正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一幕,她正盯著突然打開屋子大門闖入其中,並高喊自己名字的周念欣,一時之間不知做何反應。
  方才閃過諸多透過各種看向鏡子視角的片段,使周孟欣的思緒尚處混亂狀態,只是現在的眼前畫面更令她無法理解了;不過,她確實相信姊姊會進到這處空間,只為了救出自己。
  無論對方是否明白這是一場請君入甕的圈套。
  「不,正是因為知道姊姊無論如何都會犯險,所以先把自己帶來這裡當誘餌了嗎?如果真的是這樣──」
  周孟欣深信這次的遭遇不比之前,這具儼然已經「成魔」的靈體,雖然早超脫身為生物亡靈原本能囊括的意志,但不論是如周念心所言,因為洞悉了封印術法,透過以同等生靈人數藉此逃脫封印,還是眼下情況,她都不得不承認其仍保有邏輯思考接下來每一步行動。
  始終在暗處窺視現世的它,肯定早就知道不久後將舉辦一場消滅自己的驅魔大會,所以它得利用這段時間先剷除涉及事件核心的相關人士。畢竟這本來就是它的目的,選擇對這個世界復仇而非公開那些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真相,所以即使是身為警察的小高學長、徐敏翰學長他們才會遭遇不測。  
  如周孟欣一開始從小高身後所看到的那股恐怖意念,這具靈體只渴望血流成河的死亡,或許連最初的人性面早就消失殆盡了。
  另外,今天這個局估計也非但只存有前述的目的,或許持續透過帶走靈能力強大的修行者靈魂,將他們困在這處空間,就能因此增強他們的力量吧?想到之後將面臨到的驅魔大會,在這個時間點帶入她們姊妹倆進入其中的舉動也就說得過去了。
  只是她沒想到姊姊真的是笨蛋,竟然就這樣……
 
  然而,如此思考著,期間仍持續觀察闖入這裡的姊姊接下來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時,周孟欣突然瞪大雙眼愣住了。
  因為她這時候想起了,剛才混亂過程中被自己遺忘的狀況。
  她想起了,自己在看到姊姊進到這裡前,正與那名身穿白色連衣裙,突然出現面前,一臉慘白、表情滲人的小女孩四目相交;對方還提到離開這裡需付出條件交換,只是這時候小女孩卻消失了,取而代的是高中生陳予仁在看到於鏡中現身的詹亭瀅後,倒在客廳地板上的畫面。
  周孟欣猜測對方跟自己一樣,在看到詹亭瀅那副彎下腰來瞪視自己的身姿後受到極大驚嚇,但就在她還不解為何連詹亭瀅都消失無蹤同時,她發現站在門口的姊姊開始表現出極其詭異的行為,這也是她為什麼瞪大雙眼的緣故。
  這時候周孟欣才猛然發現,原來真正被敞開的不是這間屋子的大門,而是原本掛在大門後面鏡子內的白色門扉,那扇看起來像是浴室的門扉;也就是說,姊姊是穿越過門後鏡子,踏入這座空間的!
  但搞清楚這點的周孟欣,仍無法理解正上演在她眼前的景象。
  因為她看到周念欣不知為何整個人瞬間全身癱軟,然後再次站起身來,不對,是沿著鏡子邊緣蠕動起身,且面貌也變得跟一開始所見完全不同。
  現在站在她眼前的是被一大塊黃色令旗包裹身體,有著詹亭瀅面孔,有氣無力地垂著頭,正用那雙上吊死透的眼睛緊盯自己的陌生女性。而且對方是整個上半身一百八十度扭轉過來,然後垂下黑色髮絲,用那張並非周念欣的灰白且無表情的臉孔,「仰望」自己。
 
  「沒有……再一次……的機會了喔……」
 
  然後,詹亭瀅用沙啞又咬字不清的喉音,緩緩吐出這句話,只是……聲音聽起來十分低沉,像極了一名男性。
 
  另一方面,周念欣仍「附體」在小女孩身上,正躲在浴室門外看著內部「慘劇」,同時間,小女孩似乎也正在回想某一段回憶。
  那則回憶片段場景是在臥房內,她同樣也躲在門外,然後目擊跟此時幾乎一模一樣的畫面──
  一名男性瘋狂對一名女性拳打腳踢的畫面。
  「我應該不止一次要妳好好看看鏡子裡的自己吧?就跟上次我在房間裡拿鏡子讓妳自己看一樣!為何妳總是不好好珍惜自己,總是要搞成這個樣子呢?我也不願意啊……」
  接著那名男性粗魯地抓住頸脖以及四肢各處佈滿瘀傷,還有大大小小傷痕,早已被打到鼻青臉腫且留著鼻血、口水,披頭散髮的可憐女子頭髮,下一秒打開馬桶蓋,將她的頭浸入其中,女人痛苦地發出悶哼聲,手腳不停掙扎,然而男人卻沒有想要停手的跡象,直到他發現躲在門邊的小女孩,也就是周念欣。
  男人的面容因背對浴室燈的關係令人無法看清,但周念欣感受得到小女孩的害怕,致使小小身軀瑟瑟發抖的顫慄,內心似乎也閃過一絲迷惘。
  這個男人無論給周念欣還是小女孩的感覺都不像是人類,像極殺紅了眼的可怕生物,聚集各種陰惡之氣的詭異存在,而且準備將絕望帶到任何他觸手可及的人事物上。
  無論是早已沒有了掙扎,剛才接連遭受暴行後,頭被壓入馬桶的那名女性,還是現在正與自己共用同一具軀體的小女孩。
  「爸爸……我畫得如何?」
  周念欣聽到小女孩用顫抖口音如此問道,然後從一旁的走廊地面拿起一張用圖紙舉至面前,這時候,周念欣的腦袋快速運轉,一幕時間相隔不遠,又不令她感到陌生的光景逐漸浮現而上。
  接著小女孩不斷往後退怯,直到後背撞上牆壁,這期間男人不斷逼近,背光的巨大剪影,完全壟罩住自己的女兒,本該是可靠、親切又熟悉的父親身影,此時成了她無法逃脫的夢魘。
  「媽媽還要我畫更多……爸爸喜歡……的圖喔……唔!」
  小女孩似乎想繼續做最後掙扎,看來這張畫是其母親要她繪製出來給父親看的,母庸置疑,剛才被施予暴行的正是小女孩的母親,這三個人是一家人,也就是說──
  然而,正當周念欣將要應證自己的猜測時,她的脖子、小女孩的脖子突然被男人抓住,一時間她痛苦難耐,雙腳很快離地。
  緊接著,剛才湧上周念欣腦海表層的片段,這時候終於清晰呈現。
 
  這一幕片段是那時正同時間於「分局屠殺事件」,發生在廟宇中的過場;那個畫面,正是那些被小女孩殺害的員警們最後所見的一幕!
 
  只是這裡的小女孩講出這些與那時候殺害員警時同樣的話時,語氣是恐懼無比的,因為小女孩這時候才真正察覺到,自己的父親是準備殺害她的,在他親手殺了母親之後。
  「爸爸……爸爸,為什麼?」
  「為什麼?如果妳們不妨礙我跟逃走不就好了,不是嗎?雖然年紀還小,但還是不能留下任何風險啊……」
  男子越說越加重施加在小女孩頸脖的力道,周念欣整個人幾乎要無法呼吸,她發現小女孩已經翻了白眼,視線轉為模糊。
  然而,她耳邊依然持續傳來那些令人作噁的話語。
  「已經沒辦法停止了,來不及了──」
  男子低聲呢喃,接著發出的低沉笑聲如同被惡靈附體般使人畏懼,但這時周念欣聽到了一陣液體翻動的聲響,瞬間她意會到小女孩的母親還沒死去。
  「已經結束了喔!這樣就可以了,一切都會恢復成以前的模樣。小孩嘛,再生就有了喔!」
  終於還是出現了,那時候在廟中,周念欣於最後的幻象中聽到的,這句喪盡天良的話,此時赤裸裸的重播上演,她感受到小女孩全身顫抖,然後逐漸失去力氣,同時間失禁的尿液正流過大腿。
  接著她的身體隨男人粗暴的抓舉搖擺著,沒多久被摔到地上,地點似乎離開了浴室外,只是眼前一片黑的周念欣也不知道身處何處,只感覺自己的意識正處彌留之際,但小女孩父親似乎以為女兒已經死去了;確實,周念欣也感受不到小女孩胸口的起伏了。
  然後,她聽到冰箱被打開的聲音,刺骨寒冷立即包裹到全身,卻也與此同時,一股極其深沉且哽在咽喉的憤怒湧上,促使周念欣恢復意識,因為──
  她知道對方察覺了,這同時也是她正等待著一刻。
 
  「莊名實先生,就是現在!」周念欣於心中大聲呼喊。
 
  「姊姊?」
  這時候,一陣銀鈴聲響充斥在這處空間之中,周孟欣看到被黃色令旗包裹全身,並以恐怖姿態對著自己的詹亭瀅身後鏡面發出強烈金光。周孟欣知道對這道鈴聲並不陌生,但是卻不知道周念欣是如何又是從哪使其發出的。
  但與此同時,她察覺有視線自身後傳來,轉頭過去才發現是來自那群發現陳予仁昏倒在地的同學們,還有站在他們身前,正惡狠狠瞪視自己的那名小女孩。
  只見下一秒小女孩突然撲過來想抓住周孟欣,因為她明白眼前的獵物即將脫離幻境。
  同時間,鈴聲再次響起,但小女孩卻只是稍作停頓,扭動著頭顱面露疑惑,緊接又再次露出恐怖微笑,張開那口滲出鮮血的牙齒。
  「不能原諒!怎麼可以原諒?」
  小女孩發出不似她應有的成熟女性聲音,接著帶領那群徹底被黑色霧氣壟罩全身,包括陳予仁在內的亡靈衝上前來,此時金光已經消失,周孟欣這才意識到第二次鈴聲沒有奏效。
  然而,這一瞬間,她看到那自己無法接受,也不可能的一幕,就像當初周念欣於廟中,看到她們的母親出現一樣。
  只是這次的目擊者換成了周孟欣,母親的角色也變成她的姊姊。
  她看到周念欣跑到自己面前,並將她跟詹亭瀅朝鏡子方向推去,銀鈴聲也在這時候再次響起。
  周念欣舉起手中沾有自己鮮血的鐵劍朝小女孩揮去,對方立即發出慘叫,期間又從左手撒出硃砂,陳予仁等人亡靈因受其所傷,身體冒出陣陣白煙,並隨小女孩痛苦哀號。
  只是看似窘境暫緩,周念欣這時猛然察覺到有股挾帶極強怨念的力量已從身後出現,她意識到情勢已脫離自己掌控。
  「姊姊,妳在做什麼?妳不能留在這裡!」
  「放心的!孟欣──」
  在這危及一刻,面對自己妹妹的呼喊,周念欣卻反而靜下心來,彷彿周遭場景的時間流逝速度慢了下來,接著她只是回過頭望向周孟欣一眼後,便轉過頭去繼續面對被黑暗快速壟罩的屋內空間,給了對方這句意味深長的留白。
  「我們會再見面的。」
 
  下一秒,真正的房子大門被人開啟,場景急遽轉變。
  幻境空間中退場的角色,一臉錯愕的周孟欣很快地消失於鏡中,取而代之的是張晨高跟徐敏翰兩位刑警從「真正的入口」進到屋中,門口透入外頭的午後陽光。
  「這是靈異影片嗎?」
  「應該是吧?不過,不排除是被刻意做出來的,現在幾乎有心人士都學得到這種技術。」
  張晨高眉頭緊蹙看著透過徐敏翰手機播放的網路恐怖寫手陳予仁所發布的影片內容,兩人柠立於忙碌的鑑識人員之間,這正是他們初到江家一家三口遇害現場的那一天場景。
 
  前一秒的混亂幻境,以及被帶入黑暗的另一位周家人,已全然消失。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03-12 10:42:21
月雨海魅
真的非常感謝XD
2021-03-13 15:56: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