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長篇恐怖-《搔耳》參拾伍、請仙(上)

月雨海魅 | 2021-04-19 00:41:46 | 巴幣 16 | 人氣 75


參拾伍、請仙(上)
 
  這已經是五十多年的往事了,相信當初身為當事人之一的我,甚至是其他在場的人,對於那一幕都會感到永生難忘吧?至少對我而言是這樣的。
  那也是我這輩子所遇過發生範圍最大,同時影響人數最多,也最詭異的超自然體驗事件。而且據我所知,那時候的謎團至今似乎還未被解開。
 
  我想,也可能只是我們這些人沒有獲得謎底解開的訊息罷了。即使那一天的事有被新聞媒體短暫報導過,但可能因校方或是可以影響這類消息繼續傳開的相關人士、單位,透過手段跟影響力壓下事件鋒頭,才很快就使這件牽連不少人的詭異事件冷卻下來。
  當然,我相信如果是現今的資訊時代,這件事肯定會被討論好一陣子,甚至每過一段時間就被挖出來探討一番,而且還有人能運用管道,找出其中的真相。
  喔,對了!要是在我向您報告這件事後,未來某天它被流傳出去,我也不會怪您的;或許該說,我內心多少也還是想知道這起事件的後續發展究竟為何,是否能在我死之前得知一些答案。
  至於為何今天會來拜訪您,這是日前從過去的同事那裡耳聞您有在蒐集各類都市傳說、超自然現象、靈異鬼怪等諸多不可思議事件,所以我才決定將這件深藏在心中許久的奇妙體驗給解封;而且我相信這也是命運的安排吧?也因此才讓我走入這片偏鄉老林中,與同時經營古書坊的您碰面。若非如此,我還真不知道這塊土地上,有如使幽靜、美麗,且令人心神嚮往的理想地帶,我甚至決定退休後要搬到這裡了呢!
  在這處偏鄉地帶經營古書坊,加上您特別的興趣,著實使這裡更添神秘色彩與魅力,我感覺,這或許也是您生來的使命吧?無論是身在這裡,還是聽聞各種陌生人所帶來的奇妙故事。
  當然,這只不過是我一個腳已一隻踏入棺材的死老頭令人不敢恭維的感性認知,希望您不要介意,也可能是我因為子女不在身旁許久,加上老伴早逝,所以想找個人說說話罷了。
  那就讓我進入正題吧!
 
  五十多年前,那時候我已進入某間大學就讀。
  由於位於外縣市緣故,所以我遠離家鄉入住那裡的學生宿舍,雖然這對第一次獨自居住在外地陌生環境,且須面對生活圈外,各式各樣的人的我而言內心著實不安,但時間一久後,倒是逐漸享受到不再受家人約束的自由。
  各種過去不能做、不敢做的事我都去嘗試了,可說是到了有點放縱的地步。
  而那時候住在同棟宿舍的人,時常會因上同一門課上,於校園中、宿舍內碰面幾次後便開始熟稔,到各個不同寢室去串門子或相約出遊都是常見日常,也因此,在發生那件事之後,我們這群居住在同棟宿舍的「當事者」,還短暫組織了「靈異真相調查組」,發下豪語要揭開這起事件的內幕,最後當然是不了了之,不然我前面不會說那時的謎底還未揭曉。
 
  這起事件發生時正值夏季,時間大概在六月中旬左右。
  那天晚上同寢室的其中一名室友,估計是因為準備期末考,讀書讀到心煩意亂,所以突然提出了要玩過去曾被政府跟校園禁止的遊戲,也就是碟仙。
  我知道這聽起來十分戲劇化,好像具備了所有會觸碰到無法解釋現象事件的要素,但相信我,對於那時候不似現今有這麼多娛樂休閒事物可以選擇的年代,這類事對我們而言反而更具吸引力;也由於年少輕狂的關係,亦不避諱會發生什麼後果,只覺得那時若能減輕期末考壓力,做什麼都好。
  而且可以很明白的跟您說,那時候我還真起了想問碟仙自己哪些科目會被當掉的念頭,這樣不就可以省去力氣做準備了嗎?
  但是現在想想,正是知道哪些科目會重修,所以它們才會在我放棄之下而被當吧?記得這是不是稱之為時間悖論?我懂的不多。
  只是我要告訴您,那次的結果卻是出人意料的。
  那次期末考,我所有科目都低空掠過,可說是真正的安全下莊,但這非關我提前知道了考試結果或是預知考題。另外,其他同寢室一起參與過這場「請仙」遊戲的所有人包括我在內,之後也沒有因觸碰了禁忌,遭遇到什麼樣的意外或不幸。
 
  因為,這場碟仙遊戲,從一開始就沒有進行過。
  或許該說,它最後是以失敗告終的,卻也同時成功帶來了「某些東西」,只是這些東西並沒有令遊戲進行,即使它真的到來了。
  不然我不會一開始就稱這是一起超自然體驗,而且還是跟其他人一同經歷了。
  請注意到這點,這裡所提到的其他人,並不僅限於同寢室中,最初參與蝶仙遊戲的我們四人。
 
  在決定要進行碟仙遊戲後,我們所有人很快就準備好欲使用的道具,並且由一開始提議要玩的那名室友打開窗戶、拉上窗簾微開小縫,點上香後,便自晚上十一點半左右開始請仙儀式。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方式不對,還是真的只是繪聲繪影的都市傳說,過了快二十分鐘,我們手指下的碟盤依舊沒有動靜;雖然我猜也可能是大家都在等某個人出力的緣故。總之,這樣的結果令我直接打消繼續進行下去的動力,認為還是趕快回書桌前面對現實比較實在。
  雖然這也是料想中的結果,但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我們還是鬆了口氣,我可以從所有室友臉上看出這樣的情緒;即使當時因為室內過於安靜,反而湧現一股異樣氛圍。
 
  「那就到此為止吧!嘻嘻──」
 
  在聽到有人脫口而出這句話後,我是最早從碟盤移開手指的那位。
  只是當我轉身準備去上廁所時,卻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騷動,這時我也因察覺了什麼,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因為那時候,我突然回想起剛才說出那句結束宣言的聲音,並不屬於這間寢室中的任何人,那是一道尖銳的女性嗓音。
  為什麼我能夠如此肯定?因為我們四個都是男生,加上玩這遊戲的消息沒有告知其他人,所以根本不可能會有女生此時跟我們身處在同個空間內,更不用說──
 
  她的頭,還直接從窗簾之間的縫隙,垂伸進來。
 
  「啊啊啊啊啊啊──」
  對,這才是真正會出現的反應,在我聽到身後傳來騷動並轉過頭同時,一名室友發出了大概是生平最慘烈的叫聲吧?而剩餘兩人彷彿這時才真正回過神來,一人抓住我的手臂,期間還睜大眼睛緊盯身後那顆女性頭顱,連滾帶爬朝門口而去,另一人則是硬生撲倒在我身上。
  我知道為什麼他們會如此狼狽,我知道那是什麼感覺,因為就連我也是這種狀態。
  我跟他們一樣是「爬」出寢室的,因為當下不只是在受到嚴重驚嚇情況下全身癱軟無力,就連半點聲音都無法從我的喉嚨裡叫出,這才是人在恐懼無比當下會有的反射動作吧?
  至於最後一名室友呢?也就是剛才最先發出慘叫的那位。
  說真的,那時我們還真的很沒良心的直接放對方留在現場。
  在我爬出房間時,我看到他正與那顆從窗簾後,垂伸進來的女性人頭正眼對望著,而且雙方距離還越來越近。
  那瞬間我只看見該名室友幾乎要暈厥過去,透過那張蒼白臉孔,我很確定他整個人被嚇到三魂七魄都快沒了。
  而與他對視的「女性」,則由於側臉被黑色長髮給遮掩,所以我至今仍不知道那名室友眼中所看到是多麼驚悚的一幕。
  畢竟,這件事情過後,那名室友即使到過廟宇處理,該期間的記憶也始終無法恢復;就像那段記憶被活生生抽離了一樣,被那名女鬼。
  而在畢業的五年後,該室友也由於全家移民國外,就此跟我們斷了聯繫,但聽說之後有了不錯的事業發展,並且娶了老婆,家庭十分美滿。
 
  只不過,這件事情還沒有結束,我向您敘述的,只是那天晚上所發生的前半段過程。

創作回應

西嘎歪斯斯
但是現在想想,正是知道哪些科目會重修,所以它們才會在我放棄之下而被當吧?記得這是不是稱之為時間悖論?我懂的不多。

不好意思,不太懂這段的邏輯。
是指,碟仙透漏該科目被當掉--> 我放棄該科目--> 該科目被當掉重修 --> 碟仙怎麼知道該科目會被當?除非,碟仙就是我本人 (`゚Д゚´)!!

可是這樣又似乎沒有時間悖論的問題 (*´・д・)?
我的該科目被當掉重修--> 我成為筆仙透漏真相給過去的我 --> 我放棄,結果被當重修--> @口@
2021-04-27 22:15:25
月雨海魅
不不不,其實沒那麼曲折啦XD 不過,你上述那邊其實也講對了九成,只是碟仙不是主角本人。
碟仙是請神/鬼的儀式,所以真實案例中,確實不少人都有請其作出預言,跟提問有關自己過去跟未來的事,所以這裡所指的是,主角那時候有閃過問碟仙自己在那次期末考,哪些科目會被當,這樣就能省下做準備的工夫;但是主角自己又換一個角度想,說不定哪些科目被當,正是因為自己聽了碟仙的預言,放棄準備才被當,如此前後(過去跟未來)相互影響,都可稱為時間悖論,很多科幻跟時空穿越有關的作品都有安排過這樣的橋段。

然而,正也因為目前科學對''時間''的理解仍有限,更有科學家提出時間可能只是種主觀體驗或根本是人為設定的概念而已,所以有關時空旅行、過去未來等互相影響的假設,幾乎是沒有一個能不被挑戰的論證,目前大多停留在理論、天馬行空的想像跟模擬階段。
時空旅行的都市傳說是不少,但是否真實也存有爭議,就如宇宙大爆炸這樣的討論一直都持續著,正因無法有真正站得住腳的論證,故會稱其為悖論。

補充一下,主角所體驗的狀況,其實就是''碟仙的預言''也算在過去/現在的發生範疇,正因遵循這個預言,才使因果呼應。
2021-04-29 20:33: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