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逆日逐光》I─外篇、理想的烏托邦

作者:霜瀲│2017-07-29 00:10:42│贊助:18│人氣:454
父子交手大爆字,劇情沒有斷點(艸)
快7000字了,慢慢看


外篇、理想的烏托邦
 
  一直以來,為了追上父親,成為能夠與他匹敵的存在,我花了很多時間鍛鍊自己,不管是生理上或是心理上的。我一直期許著自己能夠像他一樣,成為被眾人仰望的存在。
 
  當然我也知道,這些努力跟他所累積的經驗相比較,根本微不足道的。
  終究只是個贗品啊,我。
 
  看著電梯的透明玻璃上倒映的自己,我開始陷入了思考:我是那個人的分身,是那個人的替代品,這事實是不可變化的。但,我在外表上跟父親是有好一段差距的,難道後天所帶給人的變化真的影響深遠?我並沒有讀過基因學與胚胎學等等的書籍,不懂基因在人們身體裡的微妙機轉。
 
  那雙腥紅如血的眼眸便是我存在的證明,證明了我跟他並不一樣。
  或許在某種方面上,是我給自已限縮了吧。
 
  「不好意思。可以進去嗎?」
  「聲紋認證:許可。」
 
  保全系統同意後,大門緩緩開起。眼前的景象令我嚇著,甚至懷疑不應該就這麼闖入。
 
  父親的辦公室一片昏暗,只有大量數據瀰散在整個空間,不斷地修改、移動、整理著難以計數的機密資料。這樣的次現實感實在太過駭人,讓我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行動,只能呆站在原地。而父親坐在辦公桌後,就像是一具精緻的蠟像般,閉上雙眼、透過設計過的線路,將意識與這些資料同步,看上去簡直就像是電腦的核心一樣。
 
  就算是高階生化人,一次也只能維持五台終端的運作,而累積在整個空間的資料量,我已經算不清這到底是多少終端的資料量,只覺得要能忍受這樣的壓迫感,恐怕是需要全神貫注才得以完成。
 
  我在門前站了很久,就怕干涉到了次現實的運作,造成父親的困擾,因而極其小心地避開那浮動的螢幕,走到了他的面前。
 
  「父親。」
 
  他似乎是聽見了我的聲音,隨著我的接近,在我身邊徘徊的次現實逐漸地淡去、直至無形,整個空間也恢復了原本明亮的燈光。他緩緩地睜開了眼,只是直盯盯地看著我,那雙眼睛底下,看不到任何名為感情的東西。
 
  我愣了好幾秒,直到他一臉嫌惡地嘖了聲,才發現他是在等我說話。但是要說什麼呢?明明是你叫我過來的啊?「那個,Jasmine說您有事找我……」
 
  「你不是有話要跟我說。」
  「……咦?」
  「在你進來的前一天。」他滿帶不屑地偏過頭,開啟終端,亮出前天10點的通話紀錄,我這才猛地意會過來,啊,對,確實是有那麼一回事。但是過了那麼多天,我早就已經忘記我要說什麼了啊。
 
  我試著回想當時的對話狀況,支支吾吾了半天卻講不出個成句。
 
  「忘了?」
  「忘了。」
  「所以不是重要的事?」
  「是可以這麼判定。」
  「看來我的直覺還是準的。」
 
  他執起鋼筆,指向一旁的咖啡機,示意著我走過去,拿回那一杯剛泡好的黑咖啡。只是當我按照他的指示拿給他的時候,他卻出乎我意料地這麼說著:「不是給我的,是給你的。」
 
  「……謝謝。」
  「既然你沒重要的事,我也剛好有空,就坐下吧,慢慢聊。」父親輕聲笑了下,眼神瞅向對桌的辦公椅,一邊調出了日曆查看過去的行程。「我們大概多久沒有面對面講話了?」
 
  「四十二天。」
  「原來超過一個月?日子過到沒感覺了。」
  「不是我在說啊,父親,您真的應該好好休息。畢竟您還是個人類,如果病倒的話……」
 
  「AI每天都有紀錄我的健康數據。有狀況的話它會通知我。」我的善意提醒,父親顯然把我的話當成耳邊風。為什麼自己累不累得靠機器告訴你啊?「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今天談話的重點是你,得好好質問。」
 
  「普通問就可以了,我會照實回答。」我默默啜了口咖啡,迴避他銳利的眼神。當他使用「質問」這個詞的時候,我就知道剛剛的閒聊已然劃上句點。
 
  而我除了順著他的意思之外別無選擇。這麼近距離之下,雙方的一舉一動都被看的一清二楚,但我不敢對上他銳利的視線,只是低垂著頭,盡量掩飾自己心中的緊張。
 
  「跟同事相處還好嗎?」
 
  「嗯,還不錯。」我低聲道出我現在的狀況:「K前輩很照顧我,很多事情都受到他的協助;南薰的話,是個很沉默的人,目前還沒有過多接觸;至於萊爾前輩就有點尷尬,他似乎很討厭我呢。」
 
  「嗯哼。」意外簡短的回應,是要我繼續講的意思嗎?
 
  我迅速地瞄了一眼他的表情,便很快地收下視線。「他們跟我聊了很多的事情:例如艾麗榭爾的歷史、人類家庭的觀念、還有一些日常的話題也不在少數。但我想是因為有您的名聲在,他們才會對我如此友善吧?今天我如果只是以一個單純生化人的身分進入晴空塔工作,恐怕就不會有這些待遇。這樣一想的話,父親您真的……很受部下的尊敬呢。」
 
  叩叩,鋼筆捶擊桌面的聲音,中斷了我的思考。
 
  「那你呢?」
  「我當然也是尊敬父親的啊。」
  「既然如此,你一直看著桌子做什麼?麻煩你抬頭挺胸,看著我說話。」
  「是。」
 
  聞言,我抬起頭,直視著他的面無表情,從他墨色的眼瞳裡,我看見因為緊張而惴慄不安的自己。發抖著講話的時候,我發現我沒有辦法阻止我的視線游移。
 
  這個空間對我來說,壓迫感真的太重了,不單單是他問話的方式、還有過度寬敞的空間、以及隱藏在四周的監視器。所有的設計,都正緊緊地監控著我的行為。
 
  我明白,這正是貨真價實的審問,即便他從頭到尾都只是擺著同一副臉孔看著我,光是這樣就足以讓人打從心裡投降。
 
  「繼續。」
 
  「但是……」我緊絞著手指,試圖壓下我的不安。「我好像給前輩們添了不少麻煩。明明Jasmine有問我說是不是先到一課或行政組見習看看,我卻拒絕了。本來以為自己有辦法接下這份責任的,沒想到第一次執行任務就害前輩失利……自己果然還是太單純了吧,沒能達成您對我的期許,還讓父親操心,這點深感抱歉。」
 
  「我什麼都還沒說。」
  「我還是有點自我意識的。」
 
  「這種罪犯最好處理。等他自己招供,審問就結束了。」父親投以惡意的微笑。「你可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裡?」
 
  「……」
 
  我是知道的。我對於和平還存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但現實上是,想要不流血地換取雙方的共識是不可能的,歷代以來的故事都揭示著這樣的教訓,總要經過大殺過後才能換取大赦。
 
  而我還沒有覺悟。
  不單單是因為自己的身分如此地曖昧不清,也是因為自己實在是太過軟弱了。早在以前K便說過,用生化人的身分去制裁生化人實在微妙,我沒有辦法克服存在在我心中的強大矛盾感。擴大概念來想,生化人其實跟人類一樣,都是貨真價實的生命,在這裡的我,即便是被公認為次等的存在,卻也還是懂得笑與哭泣、還有愛的隱義。為什麼我們總要直指著對方的不是呢?
 
  ……為什麼總是要互相傷害呢?
 
  見我回不了話,父親大概也不耐煩了,起身走向窗邊,似乎正看著遙遠異地的風景。沒有指責、沒有過問,就只是安安靜靜地等我回話。當他把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的時候,我反而覺得自己比較能夠放心一些,把心底真正想說的話組織起來,讓他理解。
 
  「我大概是還沒有覺悟吧。」
  「罪惡感?」
  「可以這麼說。」我望向他看著窗外的背影,低聲詢問:「父親做了那些事情的時候,是抱持著怎麼樣的想法呢?」
 
  「…」
  我才發現這是一個很尖銳的問題,但我並沒有惡意。
  「對不起。我問太多了。」
 
  「不。我只是很驚訝,你居然連這種事情都不了解。」他的話語裡帶有某種揶揄的聲調。「看來是我太高估你了。」
 
  覺得有些難過啊,被父親這麼說。
 
  明明落地窗外的景象並沒有什麼好看的,但他的眼神依舊持續眺望著某種我所不可見之事物。我突然有了毫無根據的猜測:他是不是想起穹頂之外的事情?想起在艾麗榭爾建構以前、外邊戰爭所發生的種種;想起那些依然在生死之間掙扎的人民;還有那些或許是被他遺棄、或許是被迫分離、連道別都不能好好說的親人……
 
  父親雖然總是被他人景仰著。但實際上,他離任何人都是如此地遙遠、就連他所在乎的、重視的,在艾麗榭爾建造起來的那一天,就被硬生生地分割了。
 
  就連現在在這裡的我也無法進入他的思維。
  他的一切都是如此地令人捉摸不透。
 
  「自從2163年接下這個位置到現在,我一共殺了二十個人類、一萬三千多名生化人。」冷冷地敘述出的音調,讓人一度忘了那些數字所代表的邪惡。「已經沒有感覺了,你所說的罪惡感。如果不屏斷自己身為人的情感,我是無法活到現在的。戰士的一次失誤就是死亡,被殺的就會是自己。萊爾、K、還有南薰,都是在經過長久的訓練之後,確實阻斷對情感產生反應的機制。所以才能夠確實地達成任務,一次次地創下紀錄。」
 
  「在戰爭時期橫屍遍野的影像,我已經看得太多。相較於前一世紀的野蠻與殘忍,當今社會有了桑納托斯與光蟲的高效裁決、還有分子分解爐等科技,已經大幅減低了人們對死亡的恐懼,讓這件事情就像睡著一樣簡單。」
 
  「也許你會說這是不人道的,我不否認,但這個世界上確實存在著『必要之惡』。如果不把自己培養成這副模樣,是無法對抗那些真正存在的惡意的。」
 
  「人類一直以來都追求著不切實際的事物,渴望安詳和樂地出生、無憂無慮的死亡。但事實上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慾,而這些私慾之間必定會互相衝突。而你所期待的和平,我必須說,打從一開始便是假象。」
 
  「就舉個例子吧:首相總說你們是下等的一群人不是嗎?我是不知道你們怎麼想,但生化人經過基因修改之後,能做的事情明顯比人類多很多;如果不對你們的腦袋動手腳,智力發展多數也是沒問題的。而生化人在社會化之後,自然而然地也會出現特殊的集群,例如軍校裡的自治會、例如渡鴉,這一切都全都跟人類無異、我們全都看在眼裡。要說為什麼要將生化人做出區隔的話,坦白來說,我們只是想要有個理由把人安在下位做事而已。」
 
  「太過份了。」居然可以把這種事情說得如此理所當然。我感受到我的牙齒正在打顫。「恕我直言,但這樣刻意屏蔽感情的您……跟生化人有什麼不同?」
 
  「沒有不同,」父親冷冷地說著。「我們都是肉塊、都是懂得交流溝通的一種現象。所以,我並沒有你們想像中那樣強悍;當然,你也不會是你想像中的如此卑微。記住了。」
 
  而他看著架在大廈上的電視牆又開始放送洗腦式的屏幕,話鋒一轉,低聲說著。「不過呢,記在心裡就好。畢竟首相並不承認你們的自主性呢。」
 
  父親,你真的覺得那傢伙是合適的統治者嗎?
  我很想問他對於凌首相的看法。畢竟,我實在不能理解,父親不惜汙染了自己的雙手,將一個品行不正的人捧上高處是什麼概念?
 
  您真的看不清楚那個人的惡行嗎?真的可以這樣包庇著他的所作所為嗎?就算我對父親也有些微詞,但,以他的能力來看,絕對不亞於凌首相吧。  
  絕對可以推翻他的吧?
  或許這想法有些衝動,但現在的我是真的這麼認為的。
 
  「你看起來很想說什麼。」
  「不、沒事……」
  「你在懷疑凌首相統治艾麗榭爾的正當性。」
 
  一時之間竟無法反駁。
 
  「放心。這話從你口中說出會招來殺身之禍,但如果是我說的話就沒問題。」父親緊緊地盯著我,眼眸微歛,藏著某種我所不能明晰的混沌。「你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我支支吾吾地說不出半個成句:「畢竟那個人、不是把所有爛攤子都丟到你身上嗎……?」
 
  首相他雖然是繼龍雨恩之後的首相,但治理艾麗榭爾的政策卻是相當獨裁。在每個生化人抗議遊行的場合,也都不願親自出面解決,而是透過媒體,進行單方面演說與勸導、輔以暴力要降。會弄髒雙手的事情,全都是交給父親處理,只有他一人依然清高。
 
  說白了,這根本是逃避與不負責任的表現吧?
 
  面對我的問題,他只是輕描淡寫了句:「過來看看吧。」
 
  我起身走到他旁邊,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眼前所見的,是艾麗榭爾完整的風景:密集的車輛組織成脈絡、井然有序地流動著;都市建築構成的銀白風景,這麼俯視下去就像是那傳說中的雪景,是很漂亮的美景;在邊界的地方,則可以隱隱約約看到蔚藍色的六角形的晶格浮竄,那就是保護著人類的至高科技『穹頂』啊……
 
  「艾麗榭爾這城市是標準的監獄呢。」父親將頭靠在玻璃上,玩味地望著下方的風景。「『全景敞視主義』,當年被認為是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卻在世界末日之後得以展現。從這裡望去,我可以俯瞰艾麗榭爾內的所有人民的一舉一動,所有的資訊透過緻密的網路,全都被我掌握在手裡。」
 
  「但是,這樣的設計也有缺點。當我像這樣居高臨下看著所有人的時候,其實,也正被所有人監視著我的行動,一言一行都被緊緊看著,失去了自主性。這是早該被預期的事情:在艾麗榭爾完成的這一瞬間,監視者的命運,也被緊緊地栓在樞紐之上了。」
 
  「所以,當我意識到有什麼事情不對勁、必須離開的時候,已經無法從這些安排好的環節掙脫了。一旦我離開了這個崗位,那些蠢蠢欲動的事物也必然失控。」
 
  「有什麼東西會失控?如果你說的是那些叛變者的話……」
 
  「不只是治安。」
  「那……」
 
  「一個無能的醫生會是傳染病的第一個死亡案例,同理,一個無能的統治者也將會是革命中的第一個犧牲者。我是無法選擇溫柔的。這是必要之惡,也是我用來保護自己的手段。」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錯覺,但父親的語氣裡,透露著很沉很沉地悲哀。
 
  我輕聲嘆氣,現在的我並不能幫父親做什麼。說起來可笑,但不管他說這些話背後的目的是什麼,目前的我也只能消極聆聽。
 
  但不得不說的是:父親您說的這麼複雜,其實不就是想表達你的身不由己?或者說,透過這樣的感性演說,是為了誘導我的同情心。那一瞬的抱怨與無奈,其實也只不過是我的情感投射罷了?
 
  父親終究是個擅長操作人心的人。
  我被騙的可能性有多少?
 
  「父親您真是的,四十二天累積的話語量在半小時內全用完了呢。」
  「這樣比較有效率。」父親勾起了難以解讀的微笑。「如果你覺得負荷太大的話,在你工作沒事時,可以隨時上來聽我說教。」
  「那還是算了。」
 
  無論如何,我還是想相信父親是個溫柔的人、還是想要這麼相信著。
 
  「全景敞視主義聽來很完美,卻有著它的致命缺陷。你猜得到嗎?」
  「不,我不知道。」
  「它的缺陷在於……」
 
  還沒能證實心中的疑惑,父親的終端便響了起來,他迅即接起,另一頭傳來K的聲音。他說,任務已經結束了,兵工廠的生化人被駭客病毒給入侵,全都制裁掉了,當然,損失也是相當慘重的。
 
  「嗯,辛苦你們了。」父親恢復了平時的態度,語氣平淡地完全感覺不到面對死者的悲哀。簡短談話過後,他掛掉終端,迅即交付給我指示。「新的任務要交給你。這個案子你自己一個人去辦。」
 
  「……什麼案子?」
  「總結剛才的談話。既然你目前對生殺還存有疑慮,我就不會強迫你去做你不喜歡的事情。」他迅即把新的一份報告傳到我的終端之中。「之後要麻煩你的案子,跟第一軍校有關。」
 
  「母校怎麼了嗎?」
  「有人在販賣管制藥品給學生,讓他們在模擬考試上透過興奮劑等等禁藥來取得勝利,進而得到好成績,進入較高階的部門工作。但我可不能讓這種人踏進晴空塔半步。」
 
  「這三年來,第一軍校的規制已經了大大的改變,自治會的成立當然是最大功臣:首任會長Sandra、再來是你、接任給騫華、最後是現任的凌伊──這個名字你應該很快就能聯想到誰。」
 
  「是首相的……?」
  「嗯,是他的生化人。根據K的調查,他被認為是與這個案子最大的嫌疑人。你回學校去看看是什麼狀況吧。扮演成學生的身分,去找出散撥管制藥品的藥頭,並且把他帶來我這裡。記住,我要活捉的,可別自作聰明地把目標給弄死了。」
 
  「那兵工廠……」
  「兵工廠的後續就交給萊爾跟K處理,你就不用再插手了。」
  「了解。」該死,這樣就要不到後續的資料了啊。
 
  「說到K,之前跟他聊過。他說,你對我在戰前的身世背景很有興趣?」
 
  「啊,是有這件事沒錯。」
  「你現在還想知道嗎?」
  「有那麼一點。」那可是能夠了解父親的重要資訊啊。
 
  「即使那些事情都在核爆中『消失』了?」他慵懶地躺回辦公椅上,叫出三戰時核爆的影像。看著飛灰瀰漫的家鄉,仔細回想著過去的事情,但講話的語氣卻像是談著別人的過去那般閒話家常。
 
  「對不起,到這裡就好。」我迅即反悔,阻止父親仔細地說下去。「我實在受不了您一臉平靜地講這種事情。」
 
  「我想說這些軼聞應該挺有價值的。但以你的立場來說,或許只要知道這點就好了:我的故事並不代表我個人,而是每個參與戰爭的軍官的故事。幾乎每一個人,都是孤獨地、拋下過去地,來到艾麗榭爾。」
 
  「包括Jasmine跟萊爾前輩也是嗎?」
 
  「是的。K在我們之中是最幸運的傢伙了。」他偏過頭,若有所思的目光看著我。但是我到最後仍然不能明白,那眼神中所藏著的期待,到底該如何被定義?
 
  「說起來,你是我在艾麗榭爾唯一的家人了。」
 
  唯一的、家人……
 
  出了父親的辦公室,我感受到一股強大的無力感。
  說不上來的感覺,只覺得胸口很悶。
 
  明明希望當前的制度能有所改變,但僅憑個人的力量實在太過渺小。不管是父親、還是我……真的,都只是遊戲裡的一枚棋子罷了。
 
  我們都像是在逆著太陽追著光芒。盲目地以為那就是希望。
直到向日的我們終於烈火焚身。
 
  我突然想起我在很久以前看過的神話《伊卡洛斯》,那鳥人用著蠟做的、脆弱的翅膀,使盡全力奔向烈陽,葬身於海也在所不惜。
 
  那樣不顧一切,只想追尋真相的行為,究竟需要多少的勇氣呢?


  上一章                  《第一集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615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科幻

留言共 5 篇留言

凍結
我的閱讀量似乎回不去了,看七千居然無感……不過他們父子的對話好可愛XDDD

07-29 04:00

霜瀲
啊咧,居然是可愛嗎wwwwwwwww
我還一直擔心老爸講的話會不會太學術呢OwO+07-29 10:36
米西你媽我殺的
看到互相傷害我的注意力就被拉走了(X
霜大辛苦了~肝也要顧好啊(雖然沒了
是說剛剛發現小屋有辦抽獎,然後我之前沒看到,整個哭暈在廁所

07-29 11:38

霜瀲
那句其實是我忘記改(乾)太過口語也不好呢XDDDD
咦咦不要哭暈在廁所啊OAO(抓)以後還有機會的~OwO+07-29 12:28
洛雅.愛的戰士
互相傷害的父子(#
七千也沒什麼(被毆

07-30 12:04

霜瀲
結果大家的重點都在互相傷害上wwwwww(笑哭wwww07-30 15:42
鯤島囝
看完了!確實感覺如你所說是軟科幻的故事,多閒扯一下,我好像可以區分軟硬科幻了,硬科幻的就是技術面不懂只能純看故事,軟科幻就是科普程度都可以看懂,前者例如奈米獵殺。

這個父子對話很有意思,有互相傷害嗎?我倒是覺得把拔傲嬌呢哈哈哈哈哈XDDD

然後蒼爸是在走鋼索歐,看來他也有藏牌,不然整個黑鍋都他背,等到凌大不需要蒼爸的力量時就會收拾他了,似乎天抉是他的期待呢

這個外傳沒辦法獨立閱讀,幸好我先去看設定XDD,提到的事件配角就算沒看本傳也很容易了解。然後好像哪裡看過你說你的人物設計形象不鮮明?光看這篇的話我覺得蒼爸塑造的很有靈魂啊,天抉可能是因為第一人稱又還沒看本傳,所以還不容易講。

最後想問問題,「次現實」是本作創新概念嗎?還是科幻術語?

12-15 19:20

霜瀲
>///<差不多就是那個樣子~硬的會比較著重在科學技術層面上的描寫,軟的就會比較著重在人文領域或故事本身(或者像我這樣亂七八糟#)

人物形象的話...蒼爸是很成功。真要說的話,其實只有天抉有問題#
他是主角,是在本傳中帶讀者進世界觀的人。偏偏他性格非常壓抑,做事又優柔寡斷不乾不脆......雖然這就是我想表現的,但這性格真的不討喜(我猜也間接嚇跑不少人),我每次寫一寫自己也會覺得很煩躁#

次現實是創新概念,你可以把想像成是由光學構成的虛擬螢幕就好XD12-15 20:43
霜瀲
有段莫名其妙被刪掉了@@

別說蒼爸是傲嬌,他不會承認的~這點在第二部有被他下屬拿出來吐槽過了XD
然後也確實如鯤島所推測的~蒼爸確實對天抉寄予厚望,雖然對於天抉來說,可能壓力非常非常大就是~12-15 20:46
鯤島囝
我不覺得不討喜的主角是失敗的人物型塑啊,只能說剛好不對某些讀者的口味了。這讓想到我最愛的金庸作品是倚天屠龍記,我超級討厭張無忌但裡面配角群我簡直愛死XDD如果硬要說的話,我倒是覺得從天抉人設就感覺得出來你對這個角色放了一些你希望他具備的特質,可是這些特質本身有些衝突,不是說不可能在同一個角色身上出現,而是要很見功力的捏出來並不容易。光看這一篇的話我會覺得就像你說的壓抑寡斷,不看設定也能認識這個人,但也會覺得似乎跟設定不是同一個人,而是可能在寫故事的過程中長成那樣了?不過這只是我的胡言亂語,這樣的觀察也不見得對,你就當作是「原來有人會這樣看R」參考就好,畢竟我也沒看本傳內容,說不定還是要整個看下來對角色的認識才會更完整。

然後啊,傲嬌證成要件之一不就是本人一定會拒絕承認嗎XDDD

12-16 14:20

霜瀲
我知道啊討不討喜這點不是我的問題,所以繼續寫下去了,不過還是覺得很詭異......嗯,可能是我太貪心,什麼都想要結果又功力不到家吧哈哈哈。那個人設寫了一年有了,我可能要再回去比對一下,當初把他搞成這樣到底是為什麼QQ

12-16 17: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mm071107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屋人氣兩萬抽獎活動... 後一篇:《逆日逐光》I─後記碎碎...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oogaibb所有人
小屋更新啦~ 有興趣的人歡迎來看看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