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逆日逐光》I─06、趨近自由的幻象(上)

作者:霜瀲│2017-07-01 00:02:28│贊助:12│人氣:569
06、趨近自由的幻象(上)
  
  審訊室裡獨留一盞慘澹的燈光,打在囚室的玻璃面上,倒映著犯人枯黃的面容。整個空間就像是一間經營不善的動物園,裡頭的生物或坐或躺、或呻吟或沉默,面對長期嚴刑拷打與心理抗戰,個個顯得疲累不堪、死氣沉沉。
 
  若不是維生系統精準地控制他們在「剛好不死」的狀態,或許下一刻就會斷氣了吧──
 
  拘留在這裡的人們多半是具有價值的戰犯,沒有價值的早就被處理掉了。艾麗榭爾的制度畢竟現實──所謂資源是不會用在毫無生產力的廢物上的。
 
  而軍靴踩在大理石地板上所發出的沉重聲響穿透了整個空間,叩、叩……彷彿死之詔示,引起了囚犯們的注意力,紛紛昂首上望、喃喃禱告著什麼,只求死神今天不會找上自己。在這裡的人們全都領教過了那令人敬畏的偵訊手段,簡直令人絕望得不願再回想……
 
  男人的腳步有些急促,深如墨的短髮隨風發顫,那雙眼睛如鷹一般,光是輕輕對上一眼,就能攫獲人們心中的最脆弱的軟肋。
 
  艾麗榭爾的裁決者,今日依然權高望重。
 
  空氣中飽含著消毒水的味道,有些嗆鼻。而他早已習慣這一切,讓他在意的是那一絲不屬於這裡的血腥味。在高科技的囚室中,能夠嗅到這麼原始的味道,可是件挺難得的狀況。
 
  越是接近事發地點,就越能聽到囚犯們的竊竊私語。聽說了嗎?O159室所發生的事情,究竟該被讚賞或是害怕?
 
  「安靜。」渾厚的聲音響徹了整個空間。本來窸窣的議論聲,頓時被某種無形的力量給掐死了。
 
  他轉而看向O159室。那間囚房所關著的……屍體,垂下頭來癱坐在地,髒血噴得到處都是,從血的色澤來看,死亡時間不超過兩小時。喉間切出深深的傷口,很明顯的是致命傷。
 
  「沒有遲疑創啊……」
 
  天蒼仔細地看著他的喉間。黑眸隨著眨眼動作、放射出分析的藍光,仔細關注著屍體留下的細節,不放過一絲一毫的可能。喉間接近菱狀的開口,割得又深又乾脆,甚至沒有半點猶豫。只有接近末端的地方,因為氣數已盡而顯得疲軟,犯案用的粗糙玻璃體,則掉在屍體的左手邊。
 
  不畏懼死亡的果敢與那愚昧的忠誠,該說令人敬佩嗎?比起生命更重視組織的情報隱私……為了防止逼供所帶來的背叛,選擇輕易跟珍貴的生命一刀兩斷。作為渡鴉的隊員,早已預期被捕的可能,估計在這之前,已經演練過自殺很多次了。
 
  而審訊是常用的記憶成像至今未臻成熟。一旦犯人腦死超過五分鐘,即便進行記憶抽取,所得到的成像也幾乎不能使用。他似乎知道關於這技術的瑕疵,刻意挑選在人力守備最弱的時段──凌晨三點,執行自己的計劃。雖然在得知事件發生的當下天蒼是立即趕過來了,腳程再快,也已超過最關鍵的五分鐘。
 
  ……有趣。雖然代價很大,不過或許他是對的。
  天蒼冷笑一聲。某種程度上,他不但守住組織的秘密,也確實羞辱到他了。
 
  眼神微歛,彷彿是某種信號,身邊驟地出現多個虛擬屏幕,像是古老的法陣般,躍動的翠藍色文字全都是關於這名罪犯的資料,從小到大詳加記錄,從如何出生、到如何成長、現在即將添上最後一筆──如何死亡。
 
  資料檢索、確認。入庫檔案至雲端。
  透過艾麗榭爾賦予他的科技,整個城市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至於另外一室嘛……
 
  O17室的女人,在經過長達數個月的洗腦之後,已經放棄求生的意志,低垂著頭沉沉睡去。他知道這個女人有相當高的價值,但生性頑強,面對難以忍受的酷刑與心理折磨,卻依然抵死不從。在她的生命最後,天蒼已經給予相當的照護系統:點滴、嗎啡、強心針、呼吸器……所有的維生系統應有盡有。
 
  他並不想讓她就這麼死去,那對雙方都沒有利益。
  但人類啊,一旦放棄求生意志,就是投予仙丹都沒有救的。
 
  他默默地觀察著Sandra,不管是身上的傷、還是屍體所呈現的姿勢,都足以證明她是再單純不過的自然死亡、不會存有任何陰謀。天蒼也就照著先前的步驟,將死亡記錄檔上傳至雲端。並將儀器寫入到一半的晶片退出,手中的方形小物閃著微弱的光芒。
 
  「轉儲率40%,也足夠使用了。」
 
  稍微有點奇怪的地方就在於……
  是什麼樣的契機,讓她突然放棄了求生念頭呢?
 
  審訊室的設計隔絕了光線與外部聯繫,在這失去了日夜分別、分不清時間的地方,每日所能接受到的刺激都是一模一樣的……如果Sandra打從一開始就沒有配合的打算,那麼,何不像O159室的男人一樣,在被抓到的時候就來場華麗的自殺計劃?又為什麼要拚死拚活地撐到這時候,才驟然地放棄生命?
 
  這一連串的謎團,似乎都是在天抉進入他的機關下工作開始的。要說是單純的巧合也可以、說天抉是個命中帶煞的掃把星也可以、或者是更深的、更讓人難以釐清的真相,理論上只要透過參數調整,輸入目前得知的事實,便能經由沙盤演算、模擬出數以萬計的可能性。當然,在那光怪陸離的邏輯推導之中,他也早就預期到了最壞的打算……
 
  他啟動了終端,撥給了愛染千夏。
 
  「愛染,兩件事情麻煩你。叫兩台運輸車到審訊室後門,O17、O159室,直接送往分子分解爐處理。然後……」
  「──收到!」
 
  正在沉思的天抉,突如其來地被一聲叫嚷給打斷。回過神,發現是愛染在大叫,甚是高亢而有氣勢的聲音,完全不能無視。但是……她的表情看起來卻像是在跟情人講電話一樣,幸福的表情就好像已經到了論及婚嫁的地步。「嗯?啊……是、我會再跟他說的~掰掰~」
 
  他完全能猜到電話的那一頭是誰。
  嘛,整個辦公室裡也只有父親能讓女人醉成這樣了。
 
  「啊~好帥啊~」剛放下電話,愛染便捧著臉頰,一臉幸福的樣子。雖然這麼說很不妥,但她整個人確實進入了花癡模式,彷彿可以看到她的四周飄散著花瓣雨與粉紅色泡泡。
 
  這是常態嗎?天抉轉頭以眼神詢問她的狀況。接受到眼神示意,K也只是笑笑地聳了肩膀。「習慣就好。畢竟是總長的頭號粉絲啊。」
 
  「好的。」雖然覺得有些誇張,但一想到自己剛進來也是莫名其妙就被抱緊處理,突然又覺得這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你是羨慕還是忌妒呢?總長的高人氣。」K停止了飛躍在鍵盤上的雙手,把看起來很急的偵案報告丟在一邊,試探性地問著天抉對總長的想法。那雙紅眸彎成了月牙,笑意不褪、還帶著某種惡質的好奇心。
 
  「沒有羨慕也沒有忌妒。」天抉自是知道那份直率背後的目的,給予了中規中矩的答案。只是還沒反應過來,背上便傳來輕壓的力度。
 
  「別難過啦,天抉也是很帥的呢!」注意到男人們的談話,愛染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一把勾上天抉的頸子,比起安慰更像是趁機吃豆腐。
 
  「愛染,不要偷雞不著蝕把米,天抉跟天蒼是不同的個體。」K也僅是用言語出言制止,行為上可完全沒有要救他的意思,甚至直接在火上倒了一罐油下去。「但我倒是挺好奇,遺傳了這麼優秀基因的你……肯定是有一堆女友了吧?老人家我對你的感情史有點興趣,趁著現在剛開工,要不要分享一下?」
 
  「前輩,這玩笑有點過頭了。」K的玩笑話挑起了天抉的敏感神經,表現得可慌張了。不行,亂了陣腳可就中了他的圈套,連忙找個藉口搪塞。「生化人是禁止談戀愛的。還有……」一堆女友什麼樣子的形容啊。
 
  「唉唉不要裝蒜了,誰不年輕過?越是禁止的事情你們越喜歡做啦。」K根本不聽天抉的解釋,自顧自地說出個人的見解。畢竟,他的言語還有動作都像極了被抓的罪犯,亟欲掩飾著某種不能說出口的秘密啊。「法律是一回事,實際上又是一回事。這很人之常情我們都懂的啦,是吧?」
 
  「……」只見萊爾用了可怕的凶光瞪視著他。
 
  天抉不由得垮下了肩膀。見狀,愛染也只好給予安慰的摸摸。當然這一切看在K的眼裡都是無效的──他可沒有要停止逼供的意思。
 
  「這麼看起來你是默認了,嗯?女友長什麼樣子?有空帶來認識下?」
  「就說了沒有那種東西。」
  「我不信啊,瞧你滿臉的不老實。」
 
  隨著K越來越逼近,那壓迫感便越來越重,最後逼得天抉不得不轉開視線。當然,這一點細微變化全都被K看在眼裡,他摸摸下巴的鬍渣,思考了下,說出了更令人跳腳的猜測。
 
  「嗯,我有新想法了……該不會總長根本不知道這件事吧?」
  「…」
  「不說話的話就當作是囉。」
  「……畢竟是違法的事情。本質上。」天抉說話的聲音變得像蚊蚋一般虛無。
 
  「哈哈哈,你想太多了,總長只管大案子,這種誰要愛誰的雞毛小事,是輪不到他處理的。總之,如果不考慮你們家規怎樣的話,只是玩玩的男歡女愛我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不過要是提到繁殖就另當別論了喔。」完成逼供的K大方地躺在辦公椅上,同時翹起二郎腿,大聲宣告著他的勝利:「全辦公室都聽到了嗎?要幫新人保守這個秘密喔!」
 
  「是──」
 
  那整齊的回音與其說是給予承諾,更像是在給他難堪。超尷尬的,就算這是玩笑也弄得太誇張了。
 
  此刻的天抉真想一頭埋進公文堆裡,假裝自己不存在過。
  說時遲那時快,K的終端突然響起、傳來了緊急的訊息。
 
  「什麼啊、我玩得正開心──喔該死。」掃興地點開訊息的那一瞬間,K的表情變了色,收起了玩鬧的態度,一把拍向同事的肩膀。「萊爾,危急狀況,我們上工了。天抉也是……」
 
  「啊,差點忘了。」看著天抉準備執勤的樣子,愛染這才想起她跑過來湊熱鬧的目的。「天抉,你今天不用出勤喔。跟南薰交換崗位,改內勤。」
 
  「咦,為什麼?」
  「大概是因為你昨天差點被狙的事情吧。」
 
  「沒必要吧?」就算聽了K這麼解釋,天抉仍然表現得狀況外。渡鴉的恐怖攻擊應該不是少見的事、在昨天的意外狀況中他也沒有大礙,不必為了這點小事就撤下他的任務吧?這對任何人來說都顯得不公平、也太偏頗了些。「反正我也沒受傷,這不過是小事……」
 
  「屁咧怎麼會是小事。你出了三長兩短我們可是會很麻煩的欸。」
 
  「總長其實滿在乎你這兒子的呢。」愛染笑得溫和,說出了她對總長的觀察。但那句話聽在天抉耳裡,竟是如此地沒有實感……作秀吧,那個傢伙,搞不好只是為了提升他在整個團隊的名譽,才故意搞出這戲碼的。
 
  「總之你就乖乖聽話、待著吧。看看文件耍耍廢,做什麼都好,享受悠閒的一天啊。」K耍帥一般地用大動作披上了制服,招手帶著萊爾跟南薰離開辦公室。「沒時間哈啦,我們走囉。」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居然連大剌剌作風的K都難得地表現出慌張。
  看著三人離去的背影,天抉突然想到了很重要的事情。
 
  「前輩。」
  「怎麼?」
  「請務必小心。」
 
  幾秒沉默。隨後換得的是K毫不掩飾地大爆笑。
 
  「噗……哈哈哈!萊爾你聽,新人在擔心我們欸!」就像是聽見了天大的笑話一般,K毫不掩飾地表現出自己的情感。向天抉使了個三指禮,承諾他所擔心的事情不可能發生。「安心吧,死不了的。再怎麼說,我們也是跟著總長做了十年有了啊。」
 
  「啊,是。」察覺到自己的言語有些失禮,天抉輕聲向K道歉。
 
  而他只是擺了擺雙手表示完全不介意,一手勾在萊爾的肩膀上──理所當然地是被揮開了,加上沉默寡言的南薰,三人就這麼離去。
 
  在玻璃門闔上的那一瞬,整個辦公室瞬間靜寂下來。
  沒有了他的玩笑,辦公室只剩下規律到不行的鍵盤敲打聲,彷彿是一間秩序有加的屠宰場,在送出資料的那一刻,有誰的命運也就這樣被決定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前陣子我終於在親友口中得到明確敘述K的一個名詞:啊啊、是老油條呢
  今天的K依然幹話沒有極限......

  我好像每過一陣子就在抱怨這件事情,這油條也太刷存在感了吧......
  算了,至少到這章終於讓我寫到了天蒼
  (((系統顯示為崩潰)))

  預計再四章第一集就結束了~
  會發點角色問卷或是外傳什麼再開始第二集,當然也可能什麼都沒有啦~(#)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71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科幻

留言共 3 篇留言

奈香
天蒼好冷酷[e17]給我的感覺像極了那種高貴的公子哥(X)

07-01 00:13

霜瀲
是啊XDD當初就想把他寫成冷傲的貴族、硬派的警察樣w
算是我最喜歡的一種角色類型也不為過XDD
公子哥這個形容也不錯~不過他可沒有不務正業喔、性格也挺專情的(?!)07-01 00:29
洛雅.愛的戰士
k一整個存在感強烈xd

07-01 14:49

霜瀲
他好煩喔完全沒辦法削弱他QQ07-01 15:10
靜月名
對不起,我買K股了 XDDD

01-26 13:59

霜瀲
可以,這股開低走高,很好賺的(?????01-26 16: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mm071107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近況報告】聽說某霜正在... 後一篇:【跟風】奇怪的ACGN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95136817各位巴友
小屋新開箱ANIPLEX貞德:紅蓮的聖女和MF阿爾托莉亞:弓兵,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