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翻譯】2.魔法使殺人事件

サラダ | 2024-05-17 04:47:01 | 巴幣 100 | 人氣 104

1999年 5月
終末之星 到來了

技能【???】

這攻擊行不通

 藤丸:
「真的……死了……」
 隈乃院芳助:
「定睛一看。
 是藤丸大人的同行人嗎?」
 瑪修:
「是的……是蒼崎青子小姐。
 不過,為何會發生這種事……!」
 隈乃院芳助:
「啊? 是蒼崎……嗎?
 客人的同行人並非周瀨律架大人?」
 藤丸:
「十分抱歉,因本人要求才報上假名……
 是代號」
 隈乃院芳助:
「是這樣啊……嘛,我也是前藝人。
 謊報名字就不計較了。
 確認長相後就要回去接待了。
 『要盡可能聚集房客』,
 惹人厭的偵探是這麼囑咐的。」
 藤丸:
「偵探……?」

 隈乃院芳助:
「欸。雖然覺得有人知道了,
 但仍作為管理本旅館的人前來報告。
 於今日的『祈願的秘湯』……『返老還童的秘湯』中,
 發現了客人的遺體。
 名為蒼崎青子。死因為後腦杓損壞。
 何止頭蓋骨連腦漿都被攪得亂七八糟。」
 芭潔特:
「……蒼崎?
 剛才是不是說了蒼崎呢,主人。」
 隈乃院芳助:
「是的。好像是有些內情而使用了假名。
 因為完全死亡了,
 暫時禁止進入大浴場。
 已經向警察通報了,
 想必會感到驚慌失措吧。
 不過,在此之前,嗯。
 想詢問各位在昨晚,究竟做了些什麼是。
 有被那邊的偵探這麼要求呢。嘻嘻嘻。」
 ???:
「…………。」
 士郎先生:
「啊? 在這樣的深山中有偵探?
 湊巧也要有個限度吧?」
 隈乃院芳助:
「我也深有同感。為何要在這種時候
 刻意從東京遠道而來呢。
 雖說如此,但畢竟也死了一個人啊。
 在警察到來前
 照做也沒什麼問題吧。
 那麼,煩請偵探先生。
 各位,拜託協助了。」
 ???:
「是在東京經營徵信社的槻司鳶丸。
 請多指教。」
 槻司鳶丸:
「這邊是為了休息旅行而來的。和助手兩人來的。
 雖然想邊喝茶邊問名字和住所、興趣和觀光目的,但很不湊巧既沒時間也沒興趣。
 昨晚究竟身在何處,希望能提出各自的證言。
 現在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還有第一發現者請自報名號。
 之後會好好地問話。」
 隈乃院芳助:
「那麼由我開始。隈乃院芳助。
 昨晚於深夜1點停止服務回到了管理室。
 早上5點錢,正想去看看溫泉的情況,
 就敲著門說『有屍體』。
 和那位客人一同前往大浴場,
 確認屍體,便慌張地連絡了各位。」
 槻司鳶丸:
「是啊。好像是5點32分對吧。
 我也在那時被叫醒了。
 ……確實,光只有這些就很麻煩了啊。
 一口氣來做吧。
 昨晚,在房間就寢的人請舉手。
 嘛,就是全員啊。
 在這麼偏僻的旅館也沒其他事可做啊。
 啊啊,是叫兩儀小姐?
 妳那裡應該還有先生和女兒吧。」
 兩儀小姐:
「家人都待在房間中。
 畢竟女兒還小,不想讓她聽到危險的話題。
 要審訊的話,之後由我一人前去見偵探先生吧。這樣可以嗎?」
 槻司鳶丸:
「不,來我的房間也會很困擾。審訊才不是只有與嫌犯兩人進行的事情。」
 兩儀小姐:
「那是為何?」
 槻司鳶丸:
「因為有第三者在就不會發生賄賂或收買,這類無聊的事情了啊。
 再來就是,嘛,也不會遭遇不幸的事故。」
 兩儀小姐:
「哎呀。真是位謹慎的人。
 愈發不想讓你與家人見面了呢。」
 槻司鳶丸:
「……(不是仇人吧,這位美人。殺氣很強烈哦)
 所以說。第一發現者是誰來著?」
 靜希草十郎:
「是我。
 是我是我。」
 槻司鳶丸:
「……認真的嗎。從昨天就找不到人
 還以為是回去住山裡了。
 區區助手去做什麼了,草十郎。
 啊算了,不說也罷。
 雖然不會知道活佛死去的緣由,
 但知道你發生什麼事了。
 真誇張的長相。返老還童了近10年。
 『祈願的秘湯』是貨真價實的嗎。」
 杉谷:
「啊! 對了,就覺得這個小鬼有點印象,
 不就是和偵探一起來的男人嗎!
 是進入秘湯返老還童了嗎!?
 隈乃的秘湯真的能實現願望啊!?」
 槻司鳶丸:
「啊啊,變成麻煩事了啊。
 這下我們的休息也泡湯了。」
 靜希草十郎:
「為什麼?」
 槻司鳶丸:
「因為他殺的可能性變多了啦。
 主人。警察什麼時候抵達?」
 隈乃院芳助:
「雖然地處偏僻,但說是會在午後到來。」
 槻司鳶丸:
「好。
 在那之前一個人可都別離開旅館哦。
 雖然隱藏身影是無妨,
 但在這個時間點上這傢伙可是重要證人。
 因為會被各位警察仔細地審訊,
 就做好覺悟(打算)吧。」
 芭潔特:
「……什麼意思?
 在大浴場發現的屍體後腦勺,是這麼聽說的。覺得是事故的可能性會偏高吧。
 然而你一來卻不去調查,
 還用著宛如我們才是犯人一般的口吻。」
 槻司鳶丸:
「不是,一般。
 那個女人才不會跌倒而死。
 根本不用去等驗屍。
 不明白的話就說清楚吧。
 ―――“犯人就在這些人之中”。
 聽好了。
 蒼崎青子是在此處,被某人親手殺掉了。」

 隈乃院芳助:
「雖然其他客人都回到房間了……
 但偵探先生與各位間發生什麼事了?」
 槻司鳶丸:
「要去看現場哦。
 不會碰活佛和物證還請安心。
 我家的助手不用多說,
 在那邊露出事不關己表情的久遠寺也請跟來。
 在裡面死掉的是蒼崎的話,
 妳就是第一號嫌犯。」
 久遠寺有珠:
「口不擇言的部分一如往常呢,槻司同學。
 說的事情毫無錯誤這點也一如往常就是了。」
 藤丸:
「久遠寺小姐,和那位偵探先生是熟人嗎?」
 久遠寺有珠:
「是啊。像這樣見面已經睽違數年。
 是青子的高中時代友人,暨靜希同學的同僚哦。
 雖然去東京開辦了徵信社,但因為盡是與危險事件有緣,如今是作為偵探比較有名呢。
 對吧,槻司同學?
 就職於腳踏實地工作深入將友人當作興趣的世界之人。每天還開心嗎?」
 槻司鳶丸:
「話中有話的語調多謝了。
 我也沒想過會在這裡和妳見面。
 那邊的兩位。根據住宿登記簿是和蒼崎同房卻被拋下了,但不想讓人引發不好想像的話就留在這裡吧。
 不牴觸屍體的話就一起來吧。
 有想問的事情。」
 瑪修:
「(……他是這麼說的。
  該怎麼做呢,前輩)
 (槻司先生的語調雖然帶刺,
  但好像有在顧慮我們的精神狀態)」
 藤丸:
「我們也同席吧
 真的是青子嗎,想再確認一次」
 槻司鳶丸:
「對了。名字是藤丸和瑪修對吧。
 在不會勉強的範圍內拜託協助。
 相對之下,你還比較正常。」

 槻司鳶丸:
「雖然無法斷言是在浴場中,
 但被殺害是在2小時以內啊。身體還很柔軟。
 有什麼在意的部分嗎?」
 藤丸:
「好像不是為了洗澡而來泡湯的……
 青子小姐,還穿著衣服呢……」
 槻司鳶丸:
「是啊。
 現在看來並不是入浴的情況。
 能想成這傢伙不是為了泡溫泉,
 而是在這個場所有要事才來的。
 在那時被從身後襲擊了吧。
 被鏗,之類的。」
 瑪修:
「是在後腦杓施加強力衝擊呢。
 ……有沒有留有鏡頭影像呢?」
 槻司鳶丸:
「哈哈。
 在浴場有鏡頭的話也會有另一方面的問題啊。
 但在這間旅館中毫無任何監視器鏡頭。
 在Check In時,草十郎已經確認了。」
 靜希草十郎:
「是這樣嗎。真能幹啊,我。」
 久遠寺有珠:
「靜希同學還真是勤勞呢。
 ……話說。
 槻司同學,是真的和靜希同學一起來這裡的?」
 槻司鳶丸:
「是啊。巡視旅館四周後,
 說著『去看看周遭』一走就沒回來了,
 不只成了屍體的第一發現者
 還用學生時的樣貌現身。
 雖然有很多想問清楚的事情,
 但首先是蒼崎的事情優先。
 祭祀也不合時宜啊。
 殺掉那傢伙的犯人,絕對要找出並吊起來」
 靜希草十郎:
「鳶丸……。
 這樣啊,還不記取教訓地對蒼崎……」
 久遠寺有珠:
「……是啊……真是可憐的人呢……
 即使畢業了卻還會夢見青子……」
 槻司鳶丸:
「既有記取教訓也並不可憐啊!
 給我停止會讓人誤解的說法,關係很好嗎!」
 瑪修:
「(前輩,前輩。
  青子小姐,有珠小姐,草十郎先生,槻司先生)
 (雖然情況因人而異,但這些人
  關係好像真的很好呢)」
 藤丸:
「(是啊/嗯。只不過錯綜複雜就是了呢)
 (總覺得,和槻司先生湧現親近感了呢)」
 槻司鳶丸:
「那邊。小聲說話的兩位。
 從更衣室拿一下浴巾。
 雖有保存現場的法則,
 但再也不能繼續放任不管了。
 至少在蒼崎的屍體鋪上浴巾
 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蒼崎青子:
「咦? 怎麼了,我死了嗎?
 啊,真的,這下死透了。
 話說後腦杓會不會太獵奇了?」
 藤丸:
「―――咦?」
 蒼崎青子:
「哎呀,在自己的屍體面前或許有點羞恥呢。啊哈哈。
 嘛不過,畢竟我還像這樣活著
 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就是這麼一回事,
 有珠好啊。
 那邊的兩位是初次見面,對吧。
 我是蒼崎青子。總而言之,可以在能冷靜的場所聽聽至今為止的經過嗎?」

 蒼崎青子:
「原來如此。剛才死掉的我
 是像這樣與你們邂逅的呢。
 因為我才剛來,
 雖然還不清楚藤丸
 和瑪修的為人,
 但兩人是真的在悼念我的死。
 光是這樣就值得信賴了哦。
 謝謝為了我這麼做。
 能繼續,協力關係嗎?」
 藤丸:
「當然了。不過―――
 在那之前請說明一下―――」
 蒼崎青子:
「是啊。能明白心情。
 畢竟是我也會頭痛的狀況。
 首先在溫泉死掉的我。
 方便起見稱呼為『第一位青子』。
 然後如今在的我是『第二位青子』。
 第一位和第二位的我是同一人物。
 我是從比現在更之後的時間……很遙遠的未來
 跳躍到這個場所的。
 就想成是時間跳躍之類的吧。
 跳躍的理由是因為『這個年代的這個場所』有異常。
 特異點,這麼說就能理解吧?
 偏離了正常時間軸,
 放任不管就會擾亂周遭歷史的那個。
 雖然因為大多馬上都會消失就無視掉了,
 但畢竟這次好像發生了大事,
 總之一看到,
 就想著『啊啊,這和我有關呢』。
 就這樣,身處未來的我才會時間跳躍到2001年的這個場所。
 當然是為了調查而來哦。
 說到這裡還OK?」
 槻司鳶丸:
「――――――。」
 靜希草十郎:
「――――――。」
 蒼崎青子:
「這份沉默是怎樣。能給點反應嗎?」
 藤丸:
「從未來而來的,就算了……
 就算有兩個人,但一個人還是死了!?」
 蒼崎青子:
「啊啊。畢竟這是有些特殊的狀況。
 『特異點仍健在時,
  在特異點引發的事象不會影響歷史』
 也就是說,在如今狀態的隈乃溫泉
 即使我死了,未來的我也會平安無事。
 一知道『第一位青子』消息中斷後,
 未來的我就作為『第二位青子』跳躍來這裡。
 不過這也並不是『未來的青子』從未來消失了。
 只要這個特異點成長・飽和,
 仍紮根於人類史,『未來的青子』就會健在哦。
 也就是說即使死了也會有下一次。我將此稱為蒼崎式免削鉛筆試行法呢。」
 藤丸:
「原來如此,是免削鉛筆
 (是什麼啊,免削鉛筆?)」
 蒼崎青子:
「所以說即使『第一位青子』死了也不成問題。
 剛才的屍體(我)就想成是犯錯的負債吧。
 只要能消除這個特異點借貸就會一掃而空呢!
 因此特異點的消除,會全力協助哦!」
 瑪修:
「……從未來將自己如分身般派遣……
 就如同Servant系統般的存在呢?」

①「或許是出賣自己的靈子轉移呢」

②「……即使如此,死去也是事實」
 蒼崎青子:
「是啊。即使我平安無事……不,才不平安……
 畢竟對於周遭來說是『真正的死』呢。
 會覺得很荒唐吧?
 不過就是這樣哦,實際上。
 該說是認真奉陪的人會吃虧呢……
 做荒唐事的人只能當作荒唐事來對待會比較好呢。
 畢竟會顯得尊重人權之類的人很蠢。
 不過―――謝謝。會當心的。
 你也和靜希同學是同個類型呢。
 雖然沒表現在臉上但卻像是在生氣,一樣呢。」

 久遠寺有珠:
「明白緣由了。
 那青子。還記得和昨晚的我說的話嗎?」
 蒼崎青子:
「怎麼可能會記得呢。
 畢竟我今早(剛才)才來到這裡。
 『第一位青子』在這個特異點所獲得的情報,
 只屬於『第一位青子』的哦。
 身為『第二位青子』的我 只能今後調查來重新取得情報。
 因此,『第一位青子』所說的任何事 只有她會知道哦。」
 久遠寺有珠:
「是嗎。昨晚,向妳確定的事情只有兩件哦。
 第一點。
 『妳,並不是這個時代的青子對吧?』
 妳說了沒錯並認可。
 還說解決事件的關鍵應該還在這裡。」
 靜希草十郎:
「關鍵? 而非犯人?」
 久遠寺有珠:
「是啊。青子自身好像也只能說出這樣的話。
 這樣看來很拼命了呢,『第一位青子』。
 宛如成為地球最後一人的主角,
 下了最後的賭注。
 不過妳並沒有對吧?
 只有漠然和『因為有特異點才來』的危機感呢。」
 蒼崎青子:
「也是呢。畢竟我並不是和『第一位青子』在同一時間被被派遣的。
 不如說,無法跳躍到有自己的『時間和場所』哦。
 雖然未來的我能跳躍到任何過去,
 但同一『時間和場所』中不能有兩個『我』跳躍。
 是定額指令。
 平行世界論還情有可原,但時間跳躍的我
 無法參與(Entry)早已有『我』在的事象(Event)。
 要是能做到,那就。」
 槻司鳶丸:
是蒼崎不在的情況
 因為『第一位青子』被殺了,
 『第二位青子』才來了。這樣沒錯吧?」
 蒼崎青子:
「不愧是副會長,理解得真快!
 怎麼了,在東京這方面的事件也很多嗎?」
 槻司鳶丸:
「才沒有。人理保障或未來人或特異點。
 在一般人(老實人)面前滔滔不絕說個不停。
 對蒼崎所做的事情只是沒有說『為什麼』。
 畢竟話題會無法進行下去啊。
 雖然在這裡聽到的事情是不存在於我常識中的事情,
 但就當作『僅限此處限定來認知』。
 在此之上要推進話題了哦。
 藤丸。瑪修。
 你們是為了消除特異點而存在的。
 創造這特異點的是聖杯。
 因此,尋找並回收聖杯是最終目的。
 這麼想沒問題吧?」
 瑪修:
「是的。這份認知並沒有任何問題。」
 槻司鳶丸:
「草十郎雖是和我一起來這間旅館的局外人,
 但因英靈召喚之類的成了Servant。
 哼。人權問題暫且不提,
 要當使魔的話挺適任的。
 因為這男人從以前,
 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會一派輕鬆地活下來呢。」
 靜希草十郎:
「才沒有一派輕鬆。
 無論何時都是很拼命的哦。」
 槻司鳶丸:
「蒼崎和久遠寺的大小姐
 是『因為這樣下去世界會很不妙才來調查的』嗎?
 青子&有珠(妳們)的目的也是消除特異點之類的。
 正義的夥伴還真是辛苦。
 另一方面,雖然我正想逃
 但因為知道了就不能這麼做了。
 畢竟要是世界不妙了即使逃也只會死啊。
 想讓妳們來解決事件。
 也就是說目的全員都是相同的。
 協助是理所當然的。」
 蒼崎青子:
「是毫無廢話的歸納呢。
 事情進展快速也要有個限度吧?」
 槻司鳶丸:
「畢竟不想死嘛。
 不如說,最危險的可是妳啊,蒼崎。
 殺掉『第一位青子』的犯人
 在房客之中的可能性很高。
 應該被殺的人還活著走來走去
 犯人也會坐立不安吧。
 或許又會趁沒人注意時襲擊哦。」
 蒼崎青子:
「哪能那麼簡單就被下手啊。
 不如說,為何能斷定為『殺人』呢?
 場所是浴場對吧?
 運氣不好摔倒撞到頭就死掉,不是也有這種可能性嗎?」
 槻司鳶丸:
「即使被從屋頂推下去也會說著好痛,並活下來的女人會在浴室區區摔倒就死掉嗎。」
 久遠寺有珠:
「深有同感呢。要是會因為不注意的事故而失去性命的話,
 青子的人生就會停在16歲時呢。」
 藤丸:
「嗯。要是事故死了就是留在人類史上的怪異事件了呢」
 瑪修:
「是的。青子小姐在地獄堂的頑強該說是非人……還是比肩Servant呢……」
 蒼崎青子:
「真悲傷呢……
 沒有被任何一個人當作人類來對待呢……」
 靜希草十郎:
「不,不好說呢。
 就算是蒼崎要是被打了頭還是會痛也很危險。
 敲到的地方要是不好也會有個萬一。」
 蒼崎青子:
「草十郎―――。」
 靜希草十郎:
「不如說事故死的可能性較高。
 在平平無奇的地方失手死掉才是蒼崎對吧?」
 蒼崎青子:
「感謝一直以來的擁護。
 到了那時也會帶你上路的哦。」
 槻司鳶丸:
「無論如何都有殺了蒼崎的傢伙在。
 那是偶然,還是有理由,
 先搞清楚會比較好。」

①「犯人是聖杯的所有者……?」
 瑪修:
「因為青子小姐是打算解決特異點而來的,
 對吧!
 犯人是持有聖杯的人類,為了守住這特異點,甚至還想殺害。」
 蒼崎青子:
「不好說呢。
 『第一位青子』不至於毫無防備吧?
 我的話應該直到知道對象為止是不會揭曉自己的目的、
 真面目。
 從兩位看來,我看起來像是『為了消除特異點而來』的態度嗎?」
 瑪修:
「不。青子小姐一直都是『順其自然就有溫泉』來休息一下。
 確實,並沒有被聖杯所有者盯上的理由……。」

②「犯人想減少勁敵……之類的?」
 槻司鳶丸:
「……事到如今,這方面比較有可信度啊。
 說到底聚集在這間旅館的傢伙
 盡是些勢利的騙人靈能力者。
 蒼崎用一如往常的步調大鬧的話,
 那想必會被認為是最大的競爭對手吧。」
 蒼崎青子:
「不,再怎麼說也不會吧。
 畢竟也有一般人在,才不會不分場所地射出光彈。對吧,藤丸桑?
 ……
 ……射過啊!」

 槻司鳶丸:
「嘛,這方面只要推進調查就會揭曉吧。
 蒼崎在這裡待機吧。
 不用多說,因為太顯眼了。
 藤丸,瑪修,草十郎,
 我這四人去詢問旅館的人們。」
 蒼崎青子:
「……是啊。
 死掉的人還走來走去,那就成了怪談呢。
 要仔細去做哦,藤丸,
 瑪修小姐,鳶丸。
 ……靜希同學也是哦。
 不要因為成為了Servant就亂來。」
 靜希草十郎:
「當然。期待好消息吧。
 話說有珠呢? 不一起去嗎?」
 久遠寺有珠:
「……雖然很抱歉,
 但畢竟並不擅於察言觀色。
 有土產店對吧。
 會在那邊喝茶哦。
 有什麼不夠的話就露面一下。
 畢竟能修繕簡單的魔術用品。」

 士郎先生:
「沒想到會出人命啊。雖然想從早上就泡溫泉,但也沒那個心情了啊。
 啊? 你問昨晚做了什麼事?
 維護完重要商品就早早就寢了啦。
 特意詢問還真是辛苦了。
 是覺得犯人就在客人之中嗎。
 人要殺了人需要強烈感情。
 沒有當下的念頭就做不到。
 在戰場的話多少能代替『強烈感情』的當下就是了。
 無論是怨恨還是金錢,首先會有緣分。
 然後,這樣的緣分一定會留有痕跡。
 雖然隱藏了凶器但人際關係可隱藏不了。
 嘛,對偵探先生更是無需多說就是了啊。
 不過,聚集於此的人都是陌生人。沒有因緣。
 沒有刻意留下屍體的殺害理由。
 老夫(我)覺得犯人是熊或別的什麼。
 雖然那也挺恐怖的就是了。」

 杉谷:
「打聽事情?
 那個,連什麼時候睡著的都不記得了啦。
 一直以來雖然睡覺和醒來都是馬上決定的,
 但昨天晚上喝太多酒了啊……。
 不過啊,沒想到那個紙袋女會死掉啊。
 雖然其他騙人的傢伙不足為敵,
 但覺得能和那女人來場不錯的勝負,有這樣的感覺。
 竟然會因怪異作祟而被殺啊。
 根據? 是直覺哦。槍手會明白槍手的氣息。
 從那女人身上有傳出熟練槍手的氣息。
 那種人哪會被這裡的客人殺掉啊。
 能殺掉那女人的只有怪異作祟了吧。
 啊啊,實在遺憾。即使是在互相廝殺前也想來晩酌一下,
 也有這麼想過啊……。」

 卡蓮醬:
「昨晚結束夜晚祈禱後,就馬上就寢了。
 晚上10點開始熟睡,直到早上5點。
 不,並不是因為聽到騷動才醒來的。
 因為從早上開始活動是理所當然的。
 咦? 你問是怎麼認為蒼崎小姐的死嗎?
 會不會是滑倒了呢?
 大概是想比任何人都早一步進入秘湯操之過急,
 才沒留意到腳下吧。
 心情,十分能夠理解。
 要是有『財運上昇的秘湯』,我也會很危險。」

 藤乃:
「並不是我哦。
 因為蒼崎青子小姐並不是目標。
 我,只能扭轉被委託的人……。
 因為在這種業界中信用是第一……。
 啊。並不是這種事情,對吧?
 要不在場證明的話也難以證明呢……。
 畢竟房間中只有我一個人,
 這間旅館也沒有監視鏡頭……
 不過因為兩儀小姐居住的兔角之間
 並沒有在夜晚打開門,
 能證明那一位的不在場證明。
 呵呵。雖然帶來了家人,但卻毫無聲響。沒有比這更奇怪的事情了呢?
 在世間中,無論是多麼平穩的場所,
 都存在著『不可去看的事物』。
 無關乎善人惡人。
 『看到』那個本身就是罪狀,真是恐怖。
 想必蒼崎小姐看到了吧。
 生者不可去看的境界(Bug)。
 沒有被殺掉就逃不掉,
 誕生於人類社會的無底深淵。」

 槻司鳶丸:
「從外出的客人大致打聽一輪了啊。
 剩下的都躲在房間內了吧……」
 藤丸:
「果然各位都在『夜晚就寢』這點上是共通呢」
 靜希草十郎:
「關於蒼崎的死因意見也是相同的呢。
 無論是哪位客人,都沒有對出現死人感到動搖的樣子。
 原因是熊、作祟、滑倒……。
 共通點在『犯人並不是人類』是一致的。」
 瑪修:
「是各位靈能力者的職業性質,習慣了屍體……
 是這麼一回事嗎?」
 槻司鳶丸:
「亦或是,覺得在這間旅館出人命是理所當然的嗎,對吧。
 ……話說回來還真慢啊。
 差不多2點了。警察什麼時候抵達?」
 隈乃院芳助:
「打擾各位了。
 關於這點,先前有打過電話了。
 說是『由於無法進山而無法決定抵達時間』。」
 靜希草十郎:
「無法進山?
 是坍方了嗎,芳助?」
 隈乃院芳助:
「我也是這麼問的呢。
 總而言之就是無法進入,強調著這點。
 電話另一側的巡警感覺也很混亂。
 『直至這邊掌握事態為止
  請優先保全房客的安全』好像是這麼說的。
 嘛,畢竟山路也會有這種時期呢。
 應該是發生什麼事了吧。
 沒有影響到旅館真是太好了呢。
 雖然剛建成的新館十分堅固,
 但這邊的舊館畢竟是昭和時代的。
 要是發生了坍方可撐不住哦。」
 瑪修:
「不好意思。
 這邊的舊館仍維持著昭和時的樣子,是這個意思嗎?」
 隈乃院芳助:
「就是這樣哦。
 雖然多少,有維護就是了。」

①「怪不得有懷念的氛圍」
 槻司鳶丸:
「昭和的氛圍啊。在這方面,貼著的明信片卻是平成的新偶像就是了啊。」

②「偶像明信片是主人嗎?」
 隈乃院芳助:
「是啊。覺得至少能變得華麗點。
 在站前商店街借用了多的傳單。
 沒有什麼比免費的更貴了,雖然話是這麼說,
 但實際上,卻是沒有東西能贏得過免費。嘿嘿嘿。」
 槻司鳶丸:
「啊啊。雖然覺得便宜的平成偶像明信片很突兀,是這樣啊。
 反正要張貼的話就貼昭和的演歌歌手明信片吧。
 卻用了剩下的。」

 瑪修:
「不過覺得是很美妙的明信片。
 該怎麼說,這邊也能獲得精神般。
 話說雖然聽說了芳助先生是在演藝圈工作,但槻司先生知道嗎?」
 槻司鳶丸:
「是這樣啊。因為對電視沒興趣並不知道。
 這類明信片的價值也不清楚。
 因為有人氣才變成廣告的,
 還是為了產生人氣才廣告的呢。
 無論是哪個都很明朗。
 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
 畢竟要賣商品的話就應該讓那個商品作為主角,
 想讓本人被看到的話就應該用那份金錢創造活躍的場所。
 說到底『能被輕易替代的』媒體就不好吧。
 下次的流行一來就被撕下替換掉了吧?
 被替代並不該由我來說就是了。
 要廣告的話就應該用成會留下一生的。
 沒有說要做出紀念館或博物館之類的就是了。」
 隈乃院芳助:
「偵探先生還真嚴厲啊。
 不,是家境很好,該這麼說對吧。」
 槻司鳶丸:
「家境很好,是指?」
 隈乃院芳助:
「可以了,還那麼禮貌。
 大眾才不會去追求什麼“會留下一生”的事物。
 當下能發光發熱就足夠了。
 足以改變人生的名作?
 能給予活下去希望的偶像?
 是啊,確實有出現過呢。
 不過,那種人也撐不了半年。
 所謂感動是大眾的肥料哦,偵探先生。
 將其吃下後孕育的下個『某人』會孕育出嶄新的娛樂。
 一個接著一個,一個接著一個。
 會誕生繁星數量般備受期待的新人。
 輕盈、快速、數量多。
 你們創造了這樣的世界。
 說到底,會持續記住一生的一項感動
 那正可謂文化的停滯。
 畢竟人所想見到的感動,
 那正可謂有著繁星的數量般呢。
 時常被新事物改寫
 便是所謂娛樂的本質哦。
 哎呀,話說得太重了。
 也不能就這樣放著溫泉不管。
 各位能否搬運屍體呢?
 到地獄堂正好。
 那邊是天然的冰窖。
 正好適合保存遺體。」
 槻司鳶丸:
「……認真嗎。要搬運蒼崎的屍體,
 可是做夢都沒想過啊。
 啊啊,乾脆讓蒼崎本人來搬吧!
 那傢伙能做一下此生的告別不也挺幸運嗎?」
 靜希草十郎:
「雖然覺得不會再更不走運了。
 何況搬運人類的屍體可是很累的。
 要到洞窟也會花費時間和勞力。
 遺體就由我來搬運,各位回房就可以了。
 差不多是有線索的時候了吧?
 1小時就會回來,那時讓我聽聽答案吧。」
 瑪修:
「? 草十郎先生是這麼說的……
 但有犯人的線索嗎,前輩?」

①「完全沒有」
 槻司鳶丸:
「深有同感。畢竟阿草是用感性活著的傢伙啊。
 那傢伙的『理所當然』不說出口就無從了解。
 嘛,全員都打過照面來推理也會推導出答案。
 回天空之間吧。」

②「嘛,要論奇怪人物倒是有一個很出眾」
 槻司鳶丸:
「那還真可靠。術業有專攻啊。
 超常現象就要讓超常現象來處理。
 一般人難以接受的事情也能毫無窒礙地組織推理嗎。
 好,回天空之間吧。
 簡潔有力的推理,就拜託了,藤丸。」

 蒼崎青子:
「歡迎回來~☆
 有什麼有用的情報嗎~?」
 槻司鳶丸:
「嘛,也不少。
 草十郎因為要把在溫泉的遺體搬到洞窟後才會回來哦。」
 蒼崎青子:
「啊……這樣啊,不能那樣下去了啊。
 不過偏偏是叫地獄堂……。
 不會變成殭屍後復甦之類的吧……」
 槻司鳶丸:
「哈。蒼崎的情況,可無法斬釘截鐵地說不會啊。
 那時就會用傾注積年累月怨恨的子彈去打的哦。」
 蒼崎青子:
「―――等等。鳶丸,有手槍嗎?
 這裡是日本,你只是個偵探吧?」
 槻司鳶丸:
「是話語的修飾,別在意。
 比起這件事,要總結情況了。」

 槻司鳶丸:
「雖然不清楚犯人的線索和凶器,
 但這樣就有了其他能思考的事情。
 是理由、動機。
 『為何犯人會殺了蒼崎呢?』
 關於這點有人有見解嗎?」

 槻司鳶丸:
「藤丸好像有些想法。
 能說說看嗎?」
 藤丸:
「……說實話,雖然事到如今了……
 但到底是誰用了『返老還童的秘湯』呢?」
 槻司鳶丸:
「? 你問是誰不就是草十郎嗎。
 秘湯只對一個人有效。
 隈乃院芳助有這麼說明過吧。」
 瑪修:
「不,這點是不對的。
 不好意思,說明不足。
 草十郎先生作為Servant被召喚的時間點上
 就是如今的樣貌。
 並不是用了『祈願的秘湯』。
 因此,如果『祈願的秘湯』有效,
 如果有人使用了―――」
 蒼崎青子:
「和『第一位青子』在浴場相遇的可能性就很高了呢。
 藤丸。
 房客中,有符合的人選嗎?」
 藤丸:
「有一個人
 是伊絲塔凜」

 槻司鳶丸:
「這裡就是牛仔女孩住的『大鵬之間』。
 雖然敲門是無妨,但只有我們就可以了嗎?
 等到草十郎從地獄堂回來也無妨吧。」
 蒼崎青子:
「不。我和藤丸,
 瑪修小姐就很足夠了哦。
 慢悠悠準備也有逃走的可能性。
 ―――敲門一下,鳶丸。」
 槻司鳶丸:
「了解。變成武打的話就交棒給你們。
 ―――啊~,妳好。
 伊絲塔凜小姐。這裡是偵探的槻司。
 關於蒼崎青子小姐的事件有話要說呢。
 能露面一下嗎?」
 ???:
「―――欸~。Ghost Buster JO凜
 現在 正在 外出中。
 有要事的人 請 於數天後
 直到 開心孤單 時 重新造訪。」
 藤丸:
「從門的另一側聽到了聲音呢……
 很明顯使用了變聲器呢……」
 槻司鳶丸:
「像這樣腦袋不好的謊稱外出可不多見啊。
 這下就成了忍耐比拚啊,」
 瑪修:
「剛才很眼熟的魔彈破壞掉門了呢……」
 蒼崎青子:
「哎呀,發生什麼事了嗎?
 不就因為是老舊旅館才會壞掉的嗎?
 嘛,這也是因為平時有在做好事!
 來,進到裡面吧。打擾了~☆」
 伊絲塔凜:
「等,為什麼擅自進入啊!?
 要用毀損器物和侵犯隱私來控訴哦!?
 可別小看了訴訟大國出身哦!
 你以為我是誰!
 至今為止讓守財奴(Ghost)在法庭成佛的正義女神,被譽為阿絲特萊亞的天才除靈士伊絲―――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還還還還活著,還活著!?
 不可能會這樣(Unbelievable),不可能會這樣(Unbelievable)!
 嗚哦哦惡靈退散,惡靈退散!」
 槻司鳶丸:
「認真嗎!?」
 瑪修:
「危險!
 不可置信(Unbelievable)!
 這個子彈,是爆米花!」
 蒼崎青子:
「咦? 啊,是真的,真美味。
 施餓鬼米加熱後變成了爆米香。
 是發想的天才? 能和我家姐姐來場不錯的勝負。」
 伊絲塔凜:
「嘻咿咿,對上視線了!
 救命,簡,惡魔來殺我了!」
 藤丸:
「糟了,逃走了……!
 得快追上……!」
 伊絲塔凜:
「呀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一時鬼迷心竅了! 別跟來!」
 蒼崎青子:
「稍微聽人說話啦!
 沒有違背良心的話就別逃!」
 瑪修:
「伊絲塔凜小姐,
 從走廊去往了舊館!
 這個場所,印象中是―――」
 藤丸:
「『舊館的連續走廊』
 (伊絲塔凜先一步穿越了走廊!)」
 伊絲塔凜:
「!? 這是什麼,怪物?
 真討厭!
 成為Ghost Hunter後苦撐10年,
 第一次見到了靈體呢!
 啊,也就是危機!
 嗚哦哦惡靈退散惡靈退散!
 這邊也殺來了~~~~!
 快~~~救~~~救~~我~~!」
 瑪修:
「伊絲塔凜小姐,被惡靈襲擊了!
 需要馬上,救援!」
 藤丸:
「當然了!
 趕緊追上吧!」

防禦機構 啟動

 藤丸:
「追上了!」
 伊絲塔凜:
「明明是來救人的卻在一瞬間消失不見!
 在喜悅的瞬間被背叛了!」
 藤丸:
「回到了走廊的入口……!?」
 瑪修:
「Master,是驚愕的超常現象……!
 示巴(子機)的時間測量產生紊亂!
 恐怕,在這情況下通過走廊後,會回溯相應的時間!
 抵達終點的瞬間,
 並非距離而是時間回到起始地點,
 即使一瞬間跑過了100公尺
 也永遠追不上伊絲塔凜小姐!」
 蒼崎青子:
「所以才是『連續走廊』呢。
 某種意義上是會一直延續的走廊呢。
 沒辦法了。雖然不想濫用,
 但稍微無視一下哦。
 那女孩,這樣下去會被附身殺掉。
 首先要救人,對吧。」
 藤丸:
「有什麼手段嗎?
 到外面,再從舊館回來之類的?」
 蒼崎青子:
「只是從正面過去哦。
 以為我是怎麼來到這個特異點的?
 抵達終點就會被回溯的話,
 跳躍到終點之後就好了。
 讓你看看真正的魔法。
 說是魔法使,但有些俗氣就是了呢☆」

防衛機構 啟動

連續迴廊之力 發動

「那,去去就回!」

 『not SANE』
 『five―――timeless words』
 藤丸:
「是原本的連續走廊―――不對!
 穿越了,走廊!」
 伊絲塔凜:
「得……得救了嗎……?」
 蒼崎青子:
「怎麼可能。
 這要視妳之後的態度而定哦。
 雖然剛才結束了連續走廊的除靈,
 但我們的正題現在才要開始。
 能問問看嗎。
 為什麼看到我的臉就想逃跑呢~?」

 瑪修:
「前輩,青子小姐願意解決……雖然十分可靠……。
 但剛才,該怎麼說,」
 藤丸:
「跳躍到稍微之後的時間……之類的?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就像是靈子轉移」
 蒼崎青子:
「嘛,就是這樣哦。
 終於為了打腫臉充胖子而使用了。
 雖然看起來便利,
 但這還挺不便的哦~。
 不經思考使用後,事後處理要工作個三倍呢。
 該說是越使用就越會累積負債嗎。」
 槻司鳶丸:
「呼,終於追上了。
 如何? 有確保嫌犯了嗎?」
 蒼崎青子:
「好,辛苦了。
 正好要開始審訊呢。
 所以說伊絲塔凜小姐。
 是妳殺了我嗎?」
 伊絲塔凜:
「是的,招了……
 殺掉那邊的殭屍的是我哦……
 不,該說是我殺了……
 還是該說是害怕到什麼都做不到……」
 瑪修:
「什麼都做不到……嗎?」
 伊絲塔凜:
「沒錯。我,說實話並不是除靈士哦。
 是黑心商人或詐欺師,這類守財奴專門的賞金獵人就是了……。
 這次,來到這個國家是因為聽說有『返老還童的秘湯』哦。
 所以昨晚,那個……
 旅館主人從接待處離開後,
 就偷偷地,一直在『返老還童的秘湯』待機著。
 從深夜1點開始。一直待著。超冷的。」
 藤丸:
「真有骨氣
 確實這樣會是第一個入浴就是了……」
 伊絲塔凜:
「4點左右溫泉開始湧現,
 說著『贏了! 這下今年的夏天就收下了哦!』
 一高興,就發出了喀拉打開浴場門的聲音……。
 我,以為是旅館主人,慌慌張張地躲起來了。
 畢竟在開放入浴前進來的話會被罵的吧?
 不過,進來的卻是那個殭屍女……。」
 蒼崎青子:
「雖然能明白心情但能用名字稱呼嗎?」
 槻司鳶丸:
「即使說是躲起來但是躲在哪?
 那座大浴場沒有地方吧。」
 伊絲塔凜:
「潛入熱水中了哦。
 像這樣,後背靠著地板就像是比目魚。」
 蒼崎青子:
「嗚哇,難以置信。
 不過那樣就能躲起來了。
 因為是溫泉,熱水的透明度很低呢。
 但要怎麼呼吸,雖然沒有想問就是了。」
 伊絲塔凜:
「是啊,還以為會死呢。
 不如說妳不先死的話就是我會死了呢。」
 槻司鳶丸:
「……那時,蒼崎就被殺了啊?」
 伊絲塔凜:
「是啊。殭……青子醬的身後還有一個人,
 在浴場中還有某人哦。
 雖然隔著熱水只能看見影子……
 然後,聽起來以為是口頭吵架―――
 兩位就同時被對方襲擊了!
 因為呼吸也到極限了就戰戰兢兢地離開熱水後,
 在那邊就有了青子醬的屍體了哦!
 真是可怕的殺人!
 不過,我也是只有自己的可愛而什麼都做不到的膽小鬼……!
 那時開心地從浴場出來還發生了那種事……
 不就相當於是我殺了嗎!」
 藤丸:
「知道那個『某人』是誰嗎?」
 伊絲塔凜:
「真笨呢。沒被對方看到,
 就意味著我也沒看到對方哦!」
 蒼崎青子:
「意思是,沒看到長相呢。
 嘛,算了。反正也無法挽回了。
 沒有痕跡,
 大概是打飛到哪裡去了吧,我……。
 為了不礙事而在特異點外部嗎……。」
 槻司鳶丸:
「哼~。
 毫無痕跡地消除對方,這個可能性是?」
 蒼崎青子:
「那樣的話會連同大浴場的牆壁都消失。
 我,還不會過分到那種地步吧?」
 藤丸:
「那犯人只能無疾而終了嗎……」
 瑪修:
「是的。因為旅館還是特異點,能認為那個『某人』並非聖杯的所有者就是了……。」
 槻司鳶丸:
「總而言之至少揭曉了蒼崎被殺害的真相。
 這件事就暫且到此為止吧。
 畢竟藤丸你們的目的是尋找聖杯啊。
 這邊只要慢慢來就好了。
 妳要怎麼辦,牛仔女孩。
 還要待在旅館的話也不是不能保護就是了……」
 伊絲塔凜:
「怎麼可能,這麼恐怖的旅館一天都不想待下去啦!
 今早一開始就向夥伴傳送了SOS。
 馬上就會來迎接了哦。」
 槻司鳶丸:
「那還真不幸。
 連警察也無法進山,進退兩難啊。」
 伊絲塔凜:
「哼哼。可別小看了簡。
 畢竟是無論怎樣的場所都必定能到達的偵查兵。
 ……嘛,我接下來就要逃回去了。
 十分感謝剛才能來救我。
 回禮,就說出那時的我聽到了些什麼。」
 瑪修:
「那時,是指伊絲塔凜小姐變成比目魚時的事情嗎?」
 伊絲塔凜:
「沒錯。在另一個『某人』現身前,
 青子醬獨自一人,這麼低語著哦。
 說“要殺掉使用者全員”
 “任誰都別想實現願望”。」

 靜希草十郎:
「所以伊絲塔凜小姐回去了嗎。
 減少了一個嫌犯……可以這麼說嗎。」
 槻司鳶丸:
「『是誰持有聖杯呢?』關於這點的話
 就是了啊。
 說到底,藤丸他們的調查還毫無進展就是了啊。
 畢竟這間旅館,只有奇怪的場所和奇怪的人啊!
 困難案件還真令人稱羨啊,哈哈哈哈哈!」
 蒼崎青子:
「……當作其他人的事情,完全就是觀光客心態呢,鳶丸。
 從以前就是個看人辛苦還竊笑的傢伙呢。
 抱歉哦,兩位。是個不顧慮人的傢伙。
 之後會讓他嘗點苦頭的。」
 瑪修:
「不,能理解是槻司先生風格的激勵。
 雖然言行和態度都看似冷淡,
 但卻是位十分仔細地顧慮人的人呢。」
 蒼崎青子:
「仔細啊。
 或許只是神經質罷了……
 嘛,鳶丸的事情就算了。
 那邊的熱水/熱水溫度如何呢,藤丸?」
 藤丸:
「沒有比這更好的了
 Unbelievable」
 蒼崎青子:
「雖然是間亂來的旅館,
 但能包下露天浴場真是太棒了!
 沒想到除了瑪修小姐,
 連有珠也會奉陪就是了。」
 久遠寺有珠:
「……只是來聽聽今天一整天的成果哦。
 並不是對在高處的露天浴場有所興趣哦。」
 知更鳥:
「就是這麼一回事。畢竟有朱小姐可是無可救藥的運動白癡,
 即使是腳能觸底的水坑也可能會溺死的天然天使哦?
 像這樣,一滑倒就會變得像是比目魚
 要是沒事就不會來無法上浮的場所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靜希草十郎:
「不過,實際上有返老還童效能還真令人驚訝。
 秘湯的事情是真的啊。」
 蒼崎青子:
「會有相信那種奇聞異事的人還比較令人吃驚就是了。
 大家覺得如何?
 會想返老還童嗎?」
 靜希草十郎:
「是身體變得年輕,還是心靈變得年輕呢,
 還是這兩邊都變得年輕呢,情況有別就是了……
 嗯。無論如何都會想避免。
 會變成不同的自己的話,要再思考一下。」
 久遠寺有珠:
「……我也會避免呢。
 畢竟,這項疑問是毫無意義的。」
 槻司鳶丸:
「雖然不想上了年紀但變回小鬼也有點那個啊。
 雖然只有身體返老還童的話是可以,
 但以那位牛仔女孩為例來說身體和心靈都被重置了啊?」
 瑪修:
「由於我還不成熟,
 比起返老還童更想成長!」
 藤丸:
「我―――
 ……現在,還不太清楚呢」
 蒼崎青子:
「怎麼了。大家都是『不泡秘湯』派嗎~。
 期待10年後,的感覺?」
 槻司鳶丸:
「話說蒼崎是怎麼了。
 雖然知道久遠寺的大小姐是一成不變的,
 但連妳也是10年前的樣貌是怎麼回事?」
 蒼崎青子:
「你問是怎樣,就是從『10年前的樣貌』所在的未來而來的~?
 在特異點之外的年代(如今)……在2001年地球某處的蒼崎青子會是正常的大人樣貌哦。
 或許回到日本了呢。
 啊。看不到還真是遺憾?」
 槻司鳶丸:
「倒也不會。反正想必會是帶著吉他和一個包包就流浪的無根草吧。
 容易想像到感到無趣了。」
 蒼崎青子:
「真是失禮呢,請說是搖滾歌手!」
 靜希草十郎:
「關係融洽是無妨,
 但可以確認一下問題嗎。
 殺害蒼崎的犯人……是誰雖仍舊不明,
 很不幸是被蒼崎親手從這世上消除了。
 雖是值得畏懼的殘虐性暨過度防禦,
 但應該可以視為除去威脅了吧。」
 蒼崎青子:
「並沒有殺掉。只是跳躍到了遙遠的場所。」
 靜希草十郎:
「想視為問題的是昨天『第一位蒼崎』的目的,和她所得知的情報。
 藤丸。
 還記得昨晚蒼崎道別之際的話嗎?」
 藤丸:
「當然」

 蒼崎青子:
「不解決這個特異點,人類就會滅亡哦。
 祈願之星會到來哦。」

 蒼崎青子:
「蛤!?」
 槻司鳶丸:
「喂喂,再怎麼樣也太言過其實了―――
 不對。以蒼崎的玩笑來說太有趣了。
 剛才的事情,是真的嗎?」
 蒼崎青子:
「真的還怎樣的我才想問呢。
 人類會滅亡? 祈願之星? 是怎樣啦。」
 久遠寺有珠:
「……令人吃驚。
 這下就完全派不上用場呢。
 沒有手段能取回『第一位青子』體驗過的事情嗎,青子?」
 蒼崎青子:
「這部分的話還請安心。雖然現在無法取得,
 但經過時間就能整合情報。
 再過2天『第一位青子』看到了些什麼,應該也會向我共享。
 靜靜等待就會有成果呢☆
 在那之前會幫助藤丸的工作哦。
 總而言之,名攤剩下的是房客的調查呢。
 就像是伊絲塔凜小姐那樣,
 應該有來到這間旅館的真正理由。
 將其揭露就會自然而然地找出答案了吧。」
 瑪修:
「好的! 能獲得各位的協助,
 十分可靠!」

①「明天也請多多指教!」
 蒼崎青子:
「包在我身上! 今天沒怎麼活躍的部分,
 會好好地洗刷汙名哦!」

②「……說起昨天的事情,還有一件事」
 瑪修:
「啊。難道是有珠小姐向『第一位青子』小姐問過的,
 兩項疑問嗎?」

 久遠寺有珠:
「是嗎。昨晚,向妳確定的事情只有兩件哦。
 第一點。
 『妳,並不是這個時代的青子對吧?』
 妳說了沒錯並認可。
 還說解決事件的關鍵應該還在這裡。」

 蒼崎青子:
「對了。有兩件呢,
 有珠向『第一位青子』提出的疑問。
 有珠。昨晚,妳向我問了什麼事呢?」
 久遠寺有珠:
「……可以說嗎?
 是我顧慮,刻意忽視的事情就是了。」
 蒼崎青子:
「說吧說吧。這是絕對重要的秘密對吧。
 會在意到睡不著啦。」
 久遠寺有珠:
「……唉。
 作為睽違數年遇到的友人,是這麼詢問的哦。
 問『妳,還是單身嗎?』。」
 蒼崎青子之外:
「――――――。」
 蒼崎青子:
「不愧是有珠呢。
 ―――能控訴誹謗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