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翻譯】1.歡迎來到隈乃温泉(前篇)

サラダ | 2024-05-10 01:02:19 | 巴幣 1100 | 人氣 107

1.歡迎來到隈乃温泉(前篇)

 藤丸:
「這裡就是隈乃山脈嗎~
 一穿越靈子道路(Road),此處是一整面的群山」
 瑪修:
「是的! 靈子轉移,平安成功了!
 真是厲害的成功率呢,前輩!
 此次的特異點十分微小,
 透過未來觀測(示巴的透鏡)幾乎不存在危險。
 為此雖然負責護衛的各位Servant,
 令人覺得可靠的芙芙都沒有跟來,
 但達・文西醬說了,
 說著就是要『來毫無顧慮地享受溫泉假期!』。
 雖是以防萬一的確認,
 但還記得在管制室的簡報嗎?」
 藤丸:
「當然
 並沒有昏昏欲睡的哦」

 達・文西:
「―――就是這麼回事。
 這次的特異點是發現在日本的某山岳地帶。
 場所是富山縣的山中,年代為2001年。
 藤丸君/醬看來,
 是還不熟悉的時代吧?
 雖然能觀測到是特異點,
 但規模十分微小,並且時間也短暫。
 透過特里斯墨吉斯忒斯看來是7天左右就會封閉的規模,
 完全沒發現到神秘或魔力。
 『雖是特異點,但卻幾乎等同於現實』
 採樣一下時間與空間就好了。
 本來雖是置之不管等級的扭曲,
 但能保證在當地的安全性。
 這種案例可不多呢。
 反正很適合靈子轉移的取樣,
 對當地調查員來說也能成很好的經驗。

尚未到第二部
 達・文西:
「最適合靈子轉移的取樣,
 對當地調查員來說也能成很好的經驗。」

 達・文西:
「『在沒有任何危險的特異點,
  能發現異常之處嗎?』
 希望能想成是為了這類調查經驗而有的任務。
 就像是解謎小說的機關考察呢。」

※尚未到第二部

 達・文西:
「畢竟至今為止持續的都是嚴峻任務呢。
 無拘無束的心情……雖然這只不過是放鬆,」

 達・文西:
「畢竟至今為止持續的都是嚴峻任務呢。
 無拘無束的心情……雖然這只不過是放鬆就是了,
 但希望能用獲得見識,這樣的心情前往。
 畢竟! 無需隱瞞,這次的特異點是―――!」

 瑪修:
「沒錯! 畢竟是只有內行人才知道的名湯,
 被傳言有夢幻秘湯的『隈乃溫泉』!」

①「達・文西醬也是這麼說的呢」
 瑪修:
「是的。畢竟在資料庫中好像也有記錄著這般記述的情報誌。
 風光明媚的景色與多種多樣的溫泉,
 以及富有歷史的木造建築而在檯面下很有人氣呢。」

②「很開心呢,瑪修」
 瑪修:
「是、是這樣嗎。
 抱歉,在前輩的出身國,
 再加上聽聞幾乎與史實相同情況的旅館,就情不自禁了。」

 達.文西:
「啊~,測試測試。
 嗯。通信狀態良好呢。十分清晰。
 現在兩位是在山林中嗎?
 雖然特異點是這片山岳地帶全域,
 但中心是有隈乃溫泉的旅館。
 先朝向旅館吧。
 有給瑪修能在當地使用的紙鈔了。
 等到了房間能再聯絡嗎?
 盡量避免在外的通訊。
 畢竟山道上會有觀光客呢。」
 瑪修:
「是、是的。
 在特異點的時間點是5月,旅行季。
 因為前來登山的人會很,
 必須避免顯眼的行動。
 雖說是國際組織,
 但畢竟迦勒底可是高機密度的研究機關。」
 藤丸:
「沒事。無論怎麼看都是普通的觀光客哦
 沒問題。是感情好的溫泉迷哦」

 瑪修:
「人煙沒有想像中的多呢……。
 並沒有與像登山客的人錯身而過……。
 也沒有看到鋪設的道路,
 莫非是走錯路了嗎……。」
 藤丸:
「沒有直到旅館的指引呢……哎呀?
 身後有某人的腳步聲……」
 瑪修:
「應該登山,或是來觀光的人!
 去問路吧! 不好意思~!
 抱歉叫住了您。
 雖然想去往溫泉但迷路了。
 您知道路線嗎?
 只要有大致方向就可以了……。」
 ???:
「說起這座山就是隈乃溫泉了啊。
 那,你們也是為了一攫千金而來的靈能力者嗎。
 啊啊,露出了那種表情。想必毫無疑問有很厲害的技術。
 至今為止遭遇過了無數次有趣的眼神呢。十分清楚哦。
 不過,看不出是為了金錢的表情。
 是因某些複雜事情而來的吧。十分清楚哦。」
 瑪修:
「那個……您說我們是靈能力者,嗎?」
 藤丸:
「一攫千金……?
 (這個人,會不會知道得太清楚了?)」
 ???:
「咦,搞錯了嗎?
 那和我一樣,是普通的觀光客啊。
 十分抱歉,太早下結論。
 我是叫靜希草十郎呢。」
 靜希草十郎:
「是往你們要前去的溫泉旅館房客,
 正在運動兼散步中。
 會來問路想必是迷路了吧?
 像這樣在山中邂逅也是某種緣分。
 要去溫泉旅館在途中都能帶路哦。」
 瑪修:
「! 十分感謝!
 我是瑪修・基列萊特。而這一位是,」
 藤丸:
「藤丸」
 靜希草十郎:
「請多指教。藤丸君雖是日本人,但瑪修小姐卻是外國人啊。
 不,正可謂溫泉迷各式各樣。旅館主人想必也會感到開心吧。
 畢竟有這麼多國家的人齊聚一堂。」
 瑪修:
「許多國家的人,嗎?
 那麼,也有我們之外的外國籍客人呢。」
 瑪修:
「嗯,有很多哦。雖然只要到旅館馬上就會知道了,
 但會變得意外有趣。不說為妙。」
 瑪修:
「不、不說為妙,嗎。
 我們這次是初次造訪,
 但隈乃溫泉是十分有人氣的……是這個意思嗎。」
 靜希草十郎:
「有人氣……不,那該說是只是有趣,
 反過來該說是沒人氣嗎……
 抱歉,說得不好。
 訂正一下。
 站著說也不太好,帶路順帶娓娓道來吧。
 說隈乃溫泉『是怎麼樣有趣』呢。」

 靜希草十郎:
「希望能提高一下警覺。
 隈乃溫泉有『能實現願望的五池秘湯』。
 早上第一個,獨自進入後好像就能實現願望。
 許久之前有被刊登在周刊上哦。
 1、2年前好像因此而變得超有人氣。
 雖然如因並未如此。」
 藤丸:
「能實現願望……
 (是聖杯案件嗎,這個!?)」
 瑪修:
「那個,草十郎先生。『實現願望』是什麼規模的事情呢?
 真的,祈願的事情會化作現實嗎?」
 靜希草十郎:
「不,很遺憾並不是那種事。
 隈乃溫泉的秘湯從一開始
 就決定好『會實現的願望』了。
 所以與其說是『實現願望』,
 不如該說是十分『具有效果』才對呢。
 返老還童的秘湯、戀愛成就的秘湯、變成男子的秘湯、
 家庭平安的秘湯、斬滅肩痛的秘湯。
 這五池每隔一天,會開放一池。
 因此,在自己需要的『願望秘湯』開放的日子前來住宿是很稀鬆平常的呢。
 住了一整週嘗試全部秘湯,雖然也有像這樣的客人就是了。」

①「真貪心呢」
 靜希草十郎:
「嗯,很貪心。很有精神。
 有許多願望是件好事哦。我也想嘗試看看。
 不過,必須要先抵達就是了呢。
 那間旅館,一晚的費用十分高昂……。」

②「斬滅肩痛有點掉漆呢」
 靜希草十郎:
「話也不能這麼說。
 隨著年紀增長後肩痛也是無法無視的問題哦。
 『斬滅』的叫法雖然並不太好。
 但太有效果而被奇怪的使用者如此稱呼。」

 靜希草十郎:
「……啊,到這附近了啊。
 抱歉,帶路就到此為止了。
 只要從這條路往上再5分鐘左右就能抵達旅館。
 這邊還有些要找的東西呢。
 那,之後見。在隈乃溫泉相會吧。」

 瑪修:
「草十郎先生,又往下走了。
 明明爬到這裡也十分辛苦……。
 難道說,十分照顧人嗎?」
 藤丸:
「為了我們而同行
 不好說。畢竟,完全沒有喘起來……」
 瑪修:
「不過是位呈現出不可思議氛圍的人呢。
 該說是明明很認真,卻總覺得很悠閒嗎。
 無論如何,距離旅館好像只剩一點距離了。
 無須焦躁,一邊腳踏實地前進吧!」


- 自從與靜希草十郎分別後經過20分鐘 -

 瑪修:
「哈啊……哈啊……
 這……雖然是不想認可的,狀況……」
 藤丸:
「好
 迷路了」
 瑪修:
「是的……旅館就在眼前卻迷路了……
 非常抱歉,興奮過頭了……
 現在確認一下羅盤,不,是向達・文西醬通訊
 並導航……哎呀?
 通訊無法聯繫……?
 明明沒有顯眼的魔力紊亂……?
 示巴的觀測結果依然是,
 『這個時空沒有危機預兆』才對……咦。
 『這個時空中,沒有人類生存的未來』……?」
 藤丸:
「有什麼要來了,瑪修!
 瑪修,快來這邊!」
 瑪修:
「敵性反應,確認!
 竟然會距離如此之近都毫無反應―――
 不,現在得要擊退……!
 周圍沒有人煙,請下指示,Master!」

起霧了

 藤丸:
「這怪物是怎樣……!?
 並不是生物……而是某種靈體……?」
 巨大怪異:
「■■■■■■■■■―――
 ■■■■■■■■■■■■―――」
 瑪修:
「Master,請用令咒! 請讓我使用寶具!
 用最大出力吹飛周遭的煙霧!
 雖然會對周遭的樹木造成損害,
 但首先要能確認敵人的身影……!」
 ???:
「等一下―――――!
 雖然是不賴的判斷,但STOP!
 因為這一帶的地面,很容易崩塌!
 敲擊地面系的行為保留為最終手段!」
 藤丸:
「剛才的光芒……(難道說,是靈子轉移?)」
 瑪修:
「十、十分抱歉,是啊,太過著急了!
 話說回來,請問您是!?」
 ???:
「咦,我? 我是,那個……
 觀光客! 嗯,是路過的旅行者哦!
 正巧稍微來地球觀光哦!
 看起來深陷困境吧? 交給我吧!
 彼此都有困難,就速速解決吧!」

因為煙霧而完全看不見周遭

「OK,踢飛吧!」

 ???:
「好,輕鬆勝利~♪
 真厲害呢,大盾的女孩。
 是傳聞中所謂的Servant?
 當然,在那邊的他也是。
 是召喚術對吧? 明明是困難的魔術還挺厲害的呢。
 使魔越是強大,術者的體力與精神力,
 連自己的證明(Identity)也會逐步消耗。
 『無論是怎樣的慾望都有難以放縱的,輕巧又沉重的核心』。
 召喚術需要這樣的天性 熟人雖然是這麼說的,
 你就是這樣的人呢。
 無論身在何處都有別於他人,卻又只是孤身一人的某人,之類的呢。」
 藤丸:
「那麼妳呢?
 …………(雖然感覺不是壞人)……」
 ???:
「對了。名字,還沒自報名號呢。
 我是蒼崎青子。
 和你一樣是魔術師哦。
 雖然無所屬,是自由的呢。
 ―――然後,你們那邊呢?
 兩人一組也就是說是所屬於某處對吧?
 即使只是概要也要聽一下?
 最低限度,得要知道是敵是友對吧?」

 藤丸:
「就是這麼一回事
 (雖然只做了最低限度的必要說明……)」
 蒼崎青子:
「――――――。」
 瑪修:
「雖然盡可能簡潔地說明了迦勒底的活動內容……
 有什麼不明瞭的地方嗎?」
 蒼崎青子:
「沒有。說明是100分。
 希望能當助手等級的完美。
 不過你們,真的是魔術師?
 以那樣的善意100%真虧能當下去呢。」
 藤丸:
「當然會看人的哦
 畢竟被幫助了呢」
 蒼崎青子:
…………嗚哇,認真嗎……
 不擅於面對好人呢,我……
 瑪修:
「那個,蒼崎小姐。」
 蒼崎青子:
「青子就可以了哦。
 這樣也比較隨和對吧?」
 瑪修:
「那麼青子小姐。
 再度,對先前的協助,致上感謝。
 要是沒有青子小姐的魔術不知道會怎樣。那就是名叫魔彈……的東西嗎?」
 蒼崎青子:
「是啊,沒錯。
 直接將魔力轉變為能量擊發呢。
 我,對使用魔力製造不同東西、
 組織複雜術式來干涉自然都很不擅長呢。
 雖然只有射擊是可取的,關於這點能自負無出其右呢。
 那邊的你……
 藤丸也一樣對吧?
 使魔的召喚,與安定其靈基的維持。
 就像是沉重的大樹。
 如果我死了,能被像你這樣的召喚術士呼喚的話被使喚倒也不賴呢☆」
 藤丸:
「蒼崎小姐並不是Servant……?
 不過,剛才好像是從光芒中冒出來般……」
 蒼崎青子:
「咦,是嗎? 會不會是看錯了?
 從光芒中冒出來又不是折躍。哈哈。
 而且,來。握手握手。
 如何? 是還好好活著的人類對吧?」
 藤丸:
「是真的……纖細,十分難以認為是破壞魔……
 人類即使還是人類也是能飛的嗎?」
 蒼崎青子:
「怎麼,意外是個會天然踩雷的類型?
 需要吐槽役的話就讓你來當囉?
 總而言之,先打飛到山林吧?」
 瑪修:
「十分抱歉……前輩只要信賴對方時,
 就會說出奇妙的感想……」
 蒼崎青子:
「是這樣啊……所以瑪修小姐來輔佐,
 結果就變成拿大盾的坦克役了呢……
 我很懂哦……
 因為我也有相同類型的兩位友人……」
 藤丸:
「雖然很抱歉有湧現親近感的部分
 但青子小姐為何會在這裡?」
 蒼崎青子:
「當然是來觀光的哦。
 你們,那個,是叫隈乃溫泉嗎?
 是要去那邊的對吧?
 我也可以跟著嗎?
 才剛來還搞不太清楚情況。
 能跟著你們問一下情況?」
 瑪修:
「這……雖然我十分開心……
 但也是無法與迦勒底通訊的狀態。
 會順從Master的判斷。」
 藤丸:
「覺得沒有問題
 這也是旅途的緣分,對吧」
 蒼崎青子:
「感激不盡。
 實際上連同免許証、錢包都掉了。
 那麼多多指教了,瑪修小姐、
 藤丸!」


①「終於到了!」
 瑪修:
「是的! 真是座雄偉的建築物!
 雖然聽說是有人氣的溫泉,但比想像的更豪華!
 是富有歷史的木造建築,
 與近代的鋼筋建築的結合,對吧!」

②「會回想起閻魔庭呢」
 瑪修:
「是紅閻魔小姐與麻雀們的旅館對吧!
 我也深有同感!
 溫泉旅館是很美妙的場所。
 這次,覺得一定也能作為良好的經驗!」

 蒼崎青子:
「啊。總算到了。這裡還真不妙。
 不知死了多少人。不會有錯的。」
 瑪修:
「剛才您說了什麼!?」
 蒼崎青子:
「抱歉,保險起見要變裝一下。
 我的名字,對了。請叫周瀨律架。」
 瑪修:
「變裝和假名,嗎?
 不過即使說是變裝也……」
 周瀨律架:
這樣就可以了吧。
 知道沒有危險的話就會拿掉,還請安心。
 藤丸:
「紙袋面具……以前,好像在哪……
 周瀨律架,是指?」
 周瀨律架:
是『此世全部之不可靠』的意思哦。
 周瀨律架,這麼寫的哦。
 我是無名的靈能力者。
 為了修行一天只能說一句話。
 只要這樣設定就沒問題了。
 那,進去裡面吧。

 藤丸:
「這裡就是隈乃溫泉,隈乃旅館……
 雖然很大,但就是普通的溫泉旅館……
 有數人在休息中呢。
 是住宿的人嗎。」
 瑪修:
「草十郎先生,先回來了呢。
 雖然前往旅館深處了。」
 藤丸:
「舊館,有這麼寫著。那邊就是溫泉嗎?
 畢竟也走很久了,我也想泡溫泉呢……」
 ???:
「嗯? 你們是誰。
 雖然很抱歉但沒房間了哦。
 本週聚集了各方人士。
 一般客人請回。」
 瑪修:
「咦……那個,那是什麼……」

①「聚集,指的是『靈能力者』嗎?」

②「這裡有名叫靜希先生的房客嗎?」
 ???:
「是啊,有哦。
 不過,那和住宿與我有何關聯?」

 ???:
「等一下哦,主人。
 那些人也是參加者對吧?
 不管怎麼看都有一人,很奇怪。
 增加勁敵也是件好事哦。
 輸掉的人多多益善。
 能證明我是比任何人都更優秀的靈能力者。
 沒錯―――美國第一的賞金獵人!
 正是本伊絲塔凜・遠坂呢!」
 藤丸:
「―――咦」
 瑪修:
「雖然正覺得很相像,
 果然就是伊絲塔小姐呢!
 是從迦勒底來的嗎?
 還是說在此處被召喚於當地的,」
 伊絲塔凜:
「? 誰啊,妳?
 啊,難道是我的粉絲嗎!
 真受不了。記錯名字還真是沒辦法呢~。
 不過因為對粉絲很寬大就容許了♡
 甜心,並不是伊絲塔而是伊絲塔凜哦。
 伊絲塔是父親大人加上的稱號。
 因為是除靈的凜,
 也能稱作除凜哦。」
 藤丸:
「呃……是現世的人,嗎?」
 伊絲塔凜:
「哈? 我又不可能是鬼魂對吧。
 可是好好活著的哦。
 話說,你也很奇妙地親近呢?
 之前有在哪裡見過?」
 瑪修:
「(前輩,雖然難以置信但這位伊絲塔……凜小姐
  好像是這時代的人!)
 (雖然神似他人,也有限度……)」
 伊絲塔凜:
「主人。我們的目的雖然當然是金錢和名譽,
 但也有重視除此之外事物的人哦。
 『被授予靈能力之人,
  有拯救殘留於現世受苦之靈的義務』。
 一人不如兩人。貨幣不如鈔票。
 戰力越多越好。沒錯吧?」
 ???:
「哈哈。
 伊絲塔凜小姐這麼說的話也沒辦法了啊。
 您好。雖然超過上限,
 但就認可突然參加吧。
 我是隈乃院芳助。
 正在當這隈乃旅館的主人。」
 隈乃院芳助:
「此次特意光臨本旅館,
 十分感謝。
 雖然覺得事到如今毋需多言……
 但畢竟是規定呢。還是說明一下吧。
 本旅館自2年前有頻繁的怪異現象―――
 毫不保留地說就是變得好像會出現『怪物』呢。
 拜其所賜被譽為繁華的本旅館
 如今也成了杳無人煙的慘狀。
 作為其對策,尋求了能解決心靈現象的各位,會向成功者致上回禮……
 那便是本旅館的營運方針。
 房客等於靈能力者。
 只要住在我們這裡無論對手是怎樣的『怪物』都要挑戰除靈。
 若對此規則沒有意義,
 煩請,登記住宿登記簿。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藤丸:
「(雖然這個主人,可疑過頭……)
 (但此時也只能登記住宿登記簿了呢……)」
 隈乃院芳助:
「藤丸大人。瑪修大人。
 還有周瀨律架大人,對吧。
 確認到了。
 那麼做為測試,」
 伊絲塔凜:
「是一同競爭勁敵們的介紹對吧!
 等一下,聚集一下在大廳的人吧!
 她是芭潔特!
 以平常心以以為傲,
 自稱,是如同鋼鐵般堅硬的靈能力者哦!
 不過覺得堅硬的並不是心靈而是拳頭呢!」
 芭潔特:
「不。心靈(Heart)是堅強(Hard)的。
 因為只有面對任何事都不會動搖的精神,
 在最後才能KO靈。」
 伊絲塔凜:
「她是卡蓮醬!
 自稱,是除靈士的除靈士哦!
 比起惡靈更會將化惡靈為食物的除靈士當作食物,
 就是這麼一回事!」
 卡蓮醬:
「說到底只是順其自然。驅魔才是本業哦。
 畢竟是虔誠的修女。
 只不過,惡魔或惡靈都沒有錢……
 之後就不必多說了吧?」
 伊絲塔凜:
「接下來……雖然並不是除靈士,但卻花了高額住宿費住宿的兩儀小姐!」
 兩儀小姐:
「感覺是很愉快的聚會呢?
 帶家人來溫泉旅行真是太好了,雖然想這麼說……。
 但感覺會對女兒有不良影響。5樓被我們包下了,請勿進入哦?」
 伊絲塔凜:
「最後,是跟在這般兩儀小姐身後的
 跟蹤狂女孩! 名字不明!」
 ???:
「是扭轉店藤乃。」
 藤乃:
「有打不開的蓋子、礙事的鋼架的話
 還請務必說一聲。會不留痕跡地扭轉掉。」
 伊絲塔凜:
「雖然還有其他數人,但現在就這樣吧。
 接下來是重頭戲的,有靈障的房間就是了―――」
 隈乃院芳助:
「請等一下。真的請等一下。
 因為我有話要先說。
 咳咳。正是如此,這次聚集了各位一流的除靈士呢。
 可沒有徒有其名三流除靈士的戲份哦。
 因此,請客人證明一下作為除靈士的手藝吧。」
 伊絲塔凜:
「是啊。要是連自己都保不住,
 就更別想靠近那『五大怪談』了呢。」

①「五大怪談……?」
 隈乃院芳助:
「是的。就是本旅館衰退的原因。
 嘛,這部分就慢慢說。首先是……」

②「說是證明手藝……」

 隈乃院芳助:
「想請藤丸桑
 前去解決後山的靈障呢。
 雖是與本旅館沒有任何關聯的過往礦山廢墟,
 但好像居住了許多惡靈。
 進入的人會如死人般
 緩緩爬出哦。
 後續雖然不用多說,但出來的人
 雙腳骨頭好像都腐朽變得無法行走。
 哎呀還真可怕。
 是還留有腐蝕性的瓦斯嗎。
 然後,被取的地名便是『地獄堂』。
 是很難搞的物件(東西)對吧?」
 瑪修:
「那麼,只要排除在那邊的惡靈
 就能住在這間旅館,是這麼一回事嗎?」
 隈乃院芳助:
「不不,您說笑了。
 除靈士大人祓除惡靈可是理所當然的。
 以此證明手藝有些不足。
 向這樣的從過去就有競爭對手啊。
 各位要與其他除靈士,競爭是何者能先鎮住地獄堂。
 那麼老師―――拜託您了。」
 ???:
「雖然說過不會去做虛偽的除靈,
 但對方若是真正的魔術師就另當別論了呢。
 渴求神秘跨海而來的非人。
 比起磨練自身魔術,
 更會透過減損他人魔術來維持品格的篡奪者―――
 時鐘塔的魔術師無論經過多少世紀都一成不變。
 地獄之底,才與你們相襯哦。」

 隈乃院芳助:
「規則就不必多說了。
 祓除越多地獄堂惡靈的人得勝。
 那麼除靈戰鬥,開始!
 期待能帶來好結果哦,嘻嘻嘻嘻嘻!」

 瑪修:
「馬、馬上就來了!
 不明真面目的敵性反應,多數接近中!
 生命反應、知性反應,皆無!
 這是一種魔力淤積……嗎!?」
 周瀨律架:
好像沒有到在山裡遭遇的大傢伙級別呢。
 這下感覺不用大招也能結束。
 蒼崎青子:
「毫無拖沓,迅速解決掉吧。
 避免弄塌洞窟要調節火力哦。」
 藤丸:
「雖然無妨,但另一位競爭對手在哪!?」
 蒼崎青子:
「你問在哪,還在洞窟入口哦,一定是。
 明明很好戰但動作卻很遲緩呢,那女孩。
 畢竟無論經過多久都會拖拖拉拉的。」
 瑪修:
「青子小姐知道那一位嗎?」
 蒼崎青子:
「是孽緣哦。結束這場勝負後再介紹吧。
 ……嘛,雖然是還留有小命的話,就是了。
 因為不在那女孩下手前解決掉半數以上可是會輸的,做好心理準備。」
 瑪修:
「? 那不是已經能說是,勝負已分的狀態了嗎?」
 藤丸:
「畢竟是多的一方獲勝,
 在半數以上的時間點上不就是我方的勝利了?」
 蒼崎青子:
「是啊。所以說要將其作為最低限度的保險。
 細節之後再說。
 首先要打飛眼前的敵人吧!
 雖然順著那可疑的隈乃院芳助的話很不爽,
 但畢竟這個,才不是地縛靈或浮游靈而是貨真價實的靈障!
 打飛也是捨己為人,對吧!」

 藤丸:
「剛才是不是打倒一半了啊!?」
 瑪修:
「不,是在此之上,Master!
 洞窟內的敵性反應,減去一半了!
 雖然對競爭對手的她很抱歉,
 但確定是我方的勝利了!」
 ???:
「那又如何呢。
 旅館主人雖然說了瑣碎的規則(Rule)……
 勝負能更簡單地決定。
 哪一方獲得了較多點數,不過是瑣事哦。
 畢竟―――只要競爭對手消失了,
 剩下的一人就是勝者了吧?」
 瑪修:
「洞窟內的魔力淤積一瞬間就―――
 這是固有結界……? 不過總覺得有違和感……」
 蒼崎青子:
「這就是那女孩的魔術哦。
 將世界基底變為童話的夜之饗宴(Diddle Diddle)。
 固有結界雖是具現化術者的心象風景, 僅在片刻複寫現實的魔術,
 但那女孩並不是這樣。
 是不容分說切離現實的犯規技。
 對於魔術師來說的魔術,
 比起五大魔法更像魔法的童話之顯現。
 那就是那女孩,久遠寺有珠的拿手絕活。
 是被稱作『童話的怪物(PLOY Kickshaw)』的,規格外使魔哦。」
 久遠寺有珠:
「果然。
 在那裡的是青子呢。
 因為有奇怪打扮的除靈士在
 就想說,難道是。―――還有精神?」
 蒼崎青子:
「如妳所見哦。
 有些緣由在稍事休息中。
 反倒是妳,竟然會參加這樣的勝負
 是怎麼了。在人面前使用魔術不是禁忌嗎。
 連最重要的PLOY都無謂地使用,算了。
 不服輸的壞習慣,是不是越發嚴重了?」
 久遠寺有珠:
「……。那邊的兩位是時鐘塔的魔術師對吧。
 又不是一般人,再說了―――
 無論有怎樣的緣由只要變成魔術戰就是我的敵人了哦。
 在被搶先前,在此讓你們退場吧。」
 瑪修:
「時鐘塔,嗎?
 抱歉,我們是所屬於迦勒底的研究員,
 並非如時鐘塔般富有歷史團體的人士……。」
 久遠寺有珠:
「……是一目了然的謊言呢。魔術協會應該沒有叫迦勒底的組織才對。」
 藤丸:
「嗯。畢竟與時鐘塔是不同的呢
 難道說,您並不知曉那人理保障機關?」
 久遠寺有珠:
「……青子。
 剛才的,是真的?」
 蒼崎青子:
「是真的。是在高聳雪山的天文台。
 我則是從傳聞中聽說過就是了呢~。
 對於萬年家裡蹲的魔女大人來說,
 不知道或許也是理所當然的呢~?」
 久遠寺有珠:
「―――知。」
 蒼崎青子:
「知,什麼?」
 久遠寺有珠:
「…………知道哦。
 印象中,是在瑞士的博物館對吧。
 以前橙子小姐應該有說過那種事。
 ……雖然剛才才回想起來。」
 瑪修:
「(前輩。雖然瑞士也有美妙的雪山,
  但有迦勒底的並不是瑞士……)」
 藤丸:
「(噓。這裡要默不作聲,瑪修)
 (有時裝作沒注意到也是必要的)」
 久遠寺有珠:
「總覺得剛才,有被十分顧慮的氛圍……
 即使那些人並非時鐘塔的魔術師,
 勝負也是從此時開始哦。
 在魔術比拚中,
 Meinster的魔女不允許敗北。
 讓你們成為逝者更新無敗記錄。
 畢竟是個好機會,青子也在此消失吧。
 正可謂一石二鳥呢。
 最棒的一天,這麼說也不為過呢。」
 蒼崎青子:
「嗯,那就平手!」
 久遠寺有珠:
「嗯?」
 蒼崎青子:
「所以說,數量勝負是藤丸他們的勝利,魔術勝負則是妳的勝利。
 雙方都有勝利就平手了吧。
 這樣也不會輸掉了哦。
 而且,放過魔術師新人,感覺能當作不錯的旅行見聞吧~?
 不是有會說出『有珠也有佛心啊』之類的,
 如同自己的事情般感到開心的傢伙在嗎?」
 久遠寺有珠:
「…………。
 確實,平手的話就沒問題了呢。
 畢竟並非時鐘塔魔術師的話,
 也沒有讓那兩位封口的必要。
 就平手來打平吧。
 不過可別誤解了。並不是因為看在青子的面子上哦。
 ……謊言,說過頭了呢。
 不懂裝懂,對不起。」
 瑪修:
「不。
 我們才是說明不足,引發了誤解。
 請讓我再度自我介紹。
 我是瑪修・基列萊特。
 這一位是迦勒底自豪的召喚術士暨
 引以為傲的Master・藤丸。」
 藤丸:
「我是藤丸。請多指教」
 久遠寺有珠:
「是嗎。是久遠寺有珠哦。
 隨意稱呼吧。
 你們有某些目的對吧?
 只要不深究我的情況就不會敵對。
 ……不過,嘛,是呢。
 既然逗留在旅館,就會扯上關係吧。
 那時會盡可能地妥善處理吧。
 畢竟―――是一有破綻就想殺掉無須客套
 熟人(青子)的友人,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