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譯月】Fami通FGO八周年紀念特集 奈須與武內訪談

鐵血 | 2023-08-03 17:53:35 | 巴幣 15030 | 人氣 1742

【譯月】Fami通FGO八周年紀念特集 奈須與武內訪談


此為Fami通 F/go八周年紀念特集內刊登的訪談,共6頁。

本篇是筆者與好友基於學習日語之目的而翻譯並分享,並無任何營利要素。

不過這始終是小組成員的共同心血,若欲轉載請務必附上出處:「譯月」。




原本其實沒打算要翻這類訪談,但看了一下幾乎全篇都是重點...實在忍不了。





以下正文。







●愛爾奎特實裝滿一周年,期盼著另一人的登場

編:去年的7周年突然讓Archetype:Earth登場真的很讓人驚訝,能否先說說決定實裝她的詳細過程呢?

奈:在推出『月姬-A piece of glass moon-』(以下簡稱月姬R)之後,我就一直想盡快讓愛爾奎特登場了。但目前還不能讓她與主線有所牽扯,所以也無法輕易實裝。就在此時,我想到若是以Archetype:Earth的名義實裝在7周年的慶典上,應該就沒問題了。

武:我想粉絲們肯定早就期待很久了,所以也跟奈須談過要在哪個時間點舉辦合作,但他卻以其他形式推出了更加有趣的點子,從中誕生的便是Archetype:Earth。當時周遭的人都一片譁然呢,說是「你們又說出了很不得了的事情啊」。

奈:我覺得在『月姬R』還剩下裏路線還沒公開的情況下,應該不適合談合作。而且既然要合作,就必須讓志貴、Ciel和秋葉等許多角色也一併出場才行。再三考慮之後,就決定在值得紀念的7周年先只實裝愛爾奎特。直到情報公布之前,我其實都還有些緊張,但會場的反應實在是非常熱烈,這讓我鬆了一口氣。

編:『月姬R』愛爾奎特的能力中有一項是Texture的沒收,請問這是否與地球白紙化有關呢?

奈:從開發順序上來說,是Arc的能力先被定下來的。開始設計地球白紙化時,『月姬R』的開發也將近完成,被武內問到地球白紙化的內容具體來說是怎麼樣的時候,我告訴他「跟光體愛爾奎特一樣喔」。於是武內交出了純白地面上有著許多輪胎印的圖,表示「就用這張當視覺圖吧」。所以兩者在故事上其實是沒有關聯的。

編:既然愛爾奎特已經登場,就會讓人期待另一位女主角的登場呢。

奈:我一直認為既然女主角A已經登場了,那怎麼可能不讓女主角B也一起出場呢。但是,也不能這麼隨隨便便讓她登場。我也希望盡可能地以有趣的形式來讓各位粉絲滿意……拜託你啦,未來的蘑菇。

編:回歸正題,我想請問Archetype:Earth的三種靈基再臨中,哪一種是最花心思去設計的呢?

武:最花心思的是第一再臨的公主Arc呢。雖然在『月姬』裡看來是很華麗的服裝,但在『FGO』中反而相對樸實。為了表現出公主Arc的耀眼,我甚至想過要不要乾脆重新設計,但這麼一來就不像是公主Arc了。基本上是在表現公主Arc服裝特色的基礎上,還能在細節上突顯出豪華感,是以這個方針不斷進行微調。

奈:我自己果然還是最喜歡第二階段。在看過人設圖之後,腦中便浮現「原來『月姬R』某個路線完結三年後的Arc是這個模樣」的想法。角色形象不但變得更加立體,我也能盡情寫出角色台詞了。然後就成為了現在這個超愉快的Arc(笑)。

編:請問第三再臨是沒吸過血的Arc嗎?

奈:沒錯。要是在千年城裡待上1000年沒有與外界接觸的話,大概就會變成那種感覺吧。這是以『FGO』專用的if為前提去設計的,我想在某種層面上來說是最純真的Arc。

編:我也很期待Phantasm moon登場。

奈:我也很想讓她登場呢。不過要是登場就真的會變成合作活動了。在『FGO』這邊還有許多該做的事,等全部都告個段落之後,也想要再次舉辦一場幻想的嘉年華呢。





●特斯卡特利波卡的第三再臨本來是寶具動畫裡登場的巨大骸骨

編:在去年的訪談裡,曾提到夏洛克・福爾摩斯原本預定在2部7章(以下未標示的皆為第二部)退場,請問當時的劇本是什麼樣的內容呢?

奈:基本劇情架構沒什麼改變,不過他會一起參與主角方與戴比特的對話,並且被揭穿真實身分,最終演變成只能一戰的情況。現在回想起來,這樣會使故事內容過於龐雜,有6.5章的存在真是太好了。

編:因此無論如何都得跟福爾摩斯一戰,是嗎?

奈:沒錯,而他也會就此退場。但在FGO的規劃與營運中,年輕的莫里亞蒂也隨之誕生,既然有他的存在,那福爾摩斯就必須在6.5章退場了。福爾摩斯因為使命的關係,他在5章結束後隨時退出舞台都不奇怪,因此以主寫手的權限更改了劇情。與第二部原先的整體架構相比,改動最大的要屬特斯卡特利波卡了吧。當初的他並不是這樣的大人物。

編:當初特斯卡特利波卡並不是大人物,這件事真令人難以想像呢。

奈:當時的他大概是相當於現在卡馬佐茲的定位,雖然是個強敵,但並未背負7章整體的主題。在2021年處理7章的細部架構時,我學習了南美的文化,並加深了對特斯卡特利波卡這個神的理解,那時我就體會到他是名超越善惡的神。田島昭宇老師的設計很棒也是一大原因,我一邊看著老師的人設一邊寫劇本,結果就變成那樣了(笑)。

編:可以告訴我委託田島老師的大致過程嗎?

武:田島老師對我們這個世代而言就如同傳奇一般,是我也非常尊敬的作家。有次我在因緣際會下有幸與他聚餐,他居然很爽快地告訴我「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找我」。因為有這段緣份,我就邀請他畫了「TYPE-MOON展 Fate/stay night -15年的軌跡-」的吉爾伽美什了。

編:請問兩位在那之後還有聯絡嗎?

武:在那之後我又收到了田島老師經紀人的聯絡,對方問「請問最近有機會能一起共事嗎?」當時正好在討論特斯卡特利波卡該找誰畫,我認為或許會很適合,於是便找奈須商量了。

奈:在聽到這個提議時,我認為也只有特斯卡特利波卡能接下田島昭宇這發傳奇的子彈了。在我們告訴老師人設的形象後,每次都收到很帥氣的草稿呢。

編:請問從一開始就是現在這個人設了嗎?

武:由於特斯卡特利波卡在奈須腦中有明確的形象,因此基本上能預期交由田島老師畫出來後,完成時會是什麼樣子。第一再臨是在委託老師並收到完成圖之後,一步步調整出的成品。

奈:特斯卡特利波卡是有肉身的人類,所以不需要過多裝飾,在這層考量上,我告訴田島老師,第二再臨的豹人裝是有點科幻氣息又帶有樸素的潛水服那樣的形象,最後得到的是令人驚豔的人設呢。

武:只有第三再臨是告訴田島老師「請盡情放開膽子設計吧,就算設計得像個怪物一樣也沒問題」,比較偏向交給老師自由發揮。於是我們收到了有如骸骨拼成的巨大機器人般的設計。畢竟這對可操作角色來說還是太超出規格了,因此便採用這部分作為寶具動畫,然後請老師重新設計第三再臨。

奈:『FGO』的從者隨著靈基再臨,服裝通常也會變得華麗,因此第三再臨反而變簡樸的SSR角色幾乎不存在,但在考慮到田島老師的風格,以及特斯卡特利波卡這名神的本質後,我認為那個樣子也是沒問題的。由於第一再臨有著現代氣息,第三再臨還是回歸特斯卡特利波卡的正式樣貌比較好。不過說真的,老師的設計出乎意料,令我相當驚訝。玩家們也說「雖然剛開始不是很能接受,但在讀過劇情之後,反而只接受現在的這個設計了」,我很感激。

武:米克特蘭本身就是相當異質的世界,田島老師的人設也能充分表現出那份異質呢,可說是很有那種從其他世界來的說服力,7章是由角色來背負整個世界這點也很棒。

編:現在他被玩家當成「波卡大哥」備受歡迎呢。

奈:畢竟特斯卡特利波卡基本上是個享受當下的人嘛。「特斯卡特利波卡是這樣想的啦」這句話是他在興致高昂之下才用現代的口語風格說出的,但八成會在QA環節被指出「只有這裡的語氣不對」,因此我也追加了「是故意這樣寫的」這一說明。當時是面對眼前的ORT嗨到最高點的特斯卡特利波卡,以及一旁聽到剛才的話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一本正經的伊斯卡利。

編:那句台詞明明沒有一直出現,卻在SNS上流行了起來。

奈:像那樣在談話中脫口而出的台詞總是令人特別有印象呢。

武:能寫出切合立繪形象,甚至像是角色本人會自然說出的台詞,真的很了不起呢。以前我曾問過奈須是怎麼寫出角色台詞的,他回答「我在寫劇本時一直盯著圖看,自然地就能寫出來」。那次我又再次體會到他的作風果然很獨特,並感到佩服。

奈:特斯卡特利波卡的台詞我都會刻意縮短成原來的三分之二。雖然也能把他的台詞寫得更有表現力,但這個人的說話方式大概是非常果斷的。正因如此才能完美契合田島老師簡約的畫風,所以『FGO』的特斯卡特利波卡這樣就可以了。

編:在夢境的對戰中,特斯卡特利波卡的影從者是以冠位Berserker登場,但顯現於加勒底的他卻是Assassin。請問其中有什麼意涵嗎?

奈:這是向玩家提示本來的冠位Berserker是特斯卡特利波卡。由於「山之翁」的冠位成為空席而沒有替代人選,於是他就說「只有我去接替了」並成為了Assassin。特斯卡特利波卡與其說是很正經,不如說是有人負責處理時就會採取事不關己的態度,但要是沒有其他人選就會勉強接下那份工作,這種感覺吧。

編:那麼,現在在加勒底的是冠位Assassin的特斯卡特利波卡嗎?

奈:沒錯,雖然神靈本來不可能成為冠位,但那個特斯卡特利波卡是以擁有肉身的人類為基礎的從者。

編:說到特斯卡特利波卡的事,我本來以為穆尼爾已經確實被殺死了,請問他是怎麼活下來的呢?

奈:欸,要是朝腦門正中央開槍或許會直接穿過左右腦中間的空隙吧(笑)?不過,就穆尼爾的狀況來說,雖然子彈的確有射進部分大腦,但由於有魔術刻印在,所以這種程度的傷勢或許還救得回來。然而他也不會就這樣醒來。是因為他身處生死判定較為曖昧的冥界,加上有功力高強的薩滿才能勉強回到現世。因此要是沒有言峰在他就沒辦法復活了。

編:我記得言峰似乎說了「沒能救回來」之類的話……

奈:仔細一看其實能發現他並沒有說「失敗了」、「我沒能辦到」這類的話喔。就只是「(沒能讓他的死成為你們的汙點)非常遺憾……」這種典型的言峰式玩笑。





●和U-奧爾嘉瑪莉邂逅的第七章,是否有實裝的計畫呢?

編:在第七章裡主角們必須要和U-奧爾嘉瑪莉一起冒險實在是讓人驚訝。那個發展是從以前就決定好的嗎?

奈:在進入終章前要和U-奧爾嘉瑪莉一起冒險是照預定計畫的。問題是煙霧鏡的存在感變得更大了,按照預定來描寫奧爾嘉瑪莉的話篇幅會變得過長。原本覺得這問題可以迎刃而解但還是失敗了,變成前後篇(笑)。

編:原來有這樣的理由阿。

奈:奧爾嘉瑪莉作為幾乎像是丑角的地球大總統在第五章登場,這其實也是給第七章用的伏筆。她雖然很危險但在某方面有些秀斗、明明是巨大的存在但卻像是小老百姓、並且基本上都是以善意為原動力行動的厲害角色喔。

編:真沒想到結局最後會變成那樣呢。

奈:是啊……明明培養成非常有魅力的角色了,真是可惜。在製作奧林帕斯時,一拿到武內給的設定圖後,就把「想趕快讓大家知道這角色有多可愛」的想法吞在肚子裡忍耐著。一想到再也沒辦法聽到大總統的演說就……

編:總覺得你滿面笑容呢(笑)。那既然U-奧爾嘉瑪莉有參加戰鬥的話,是否有實裝成可控角色的計畫呢?

奈:沒有,我們是以第七章限定角色為前提來製作的。因為是限定,所以其他從者沒拿到的全體攻擊也得到了遊戲系統組的許可。這種驚喜的有無,會讓遊戲的沈浸感有著巨大的差別。還有就是,第七章登場的敵人大多在系統上都自帶無敵,U-奧爾嘉瑪莉能夠讓全隊員都得到無敵貫通,有了這等支援,御主們才能自由的戰鬥阿。另外也存在不讓U-奧爾嘉瑪莉參加戰鬥的話,就會打得很艱辛的場合,從這點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我們的用意。

編:她原本是打算要吸收掉ORT的,要是以萬全的狀態出場的話,是不是會成功呢?

奈:要是一對一,沒有其他第三者阻擾的話應該是會成功呢。畢竟他是我們的Earth Silhouette耶?

編:那還真是厲害。在U-奧爾嘉瑪莉作為主原聲帶的第六彈封面圖中,她周圍有著大量的地球儀,讓人印象非常深刻,這又是用什麼樣的概念畫出來的呢?

武:因為她是地球大總統,所以被地球儀圍繞著,是這樣的一個狀態。用像是在娃娃房裡頭的U-奧爾嘉瑪莉的印象,來畫出符合作品中提過好幾次的主題封面。雖是這麼說,但裡頭並沒有各位期待的那種露骨的意圖。





●對戴比特來說的五分鐘和他怎麼看待夥伴

編:那接下來請讓我問問戴比特的事情吧。他在和佩佩隆奇諾最後的對話之後,給人的印象簡直就像是能洞悉未來一樣,他是不是真的有這方面的能力呢?

奈:就只是有超級精準的洞察力而已喔。因為他做著每天只留下五分鐘的生活方式,所以某種程度上是可以預測或計算出未來的發展。在第四章會去和佩佩隆奇諾見面,也是因為預測到他會在未來為了他人犧牲生命,所以想要在自己還存在的時候道別。

編:要留下怎樣的五分鐘是自己可以選擇的嗎?

奈:在每天的最後可以選擇,而不是在當下就要馬上做出取捨。不過雖然能夠選擇五分鐘,但是剩下的23小時55分都必須捨棄。到底是哪邊比較痛苦,就看玩家自身的感性了。

編:從這五分鐘來看,那個對奧菲莉婭所使用的「不滿一天的時間」,是否可以直接用第七章以後的印象來看呢?

奈:在第二章或許會讓人覺得他是個冷血的人,但只要深入了解戴比特,就能知道其實他非常重視夥伴。這點並非是第二部才開始的,而是剛到加勒底就是這樣的人,他在那時就有好好地為夥伴的事情考慮。

編:那卡多克能夠活下來,是不是因為戴比特很喜歡夥伴呢?

奈:不是,戴比特只是覺得沒有殺死他的必要而已。要是卡多克攻過來的話就不一樣了。

編:但是他對主角說過「已經把卡多克們做成肉片」了呢。

奈:那是為了提振主角們的士氣,要讓他們認真的來殺死自己。但其實戴比特在看到卡多克被天使的遺物包圍時,就認為他死定了。最後卡多克能活下來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編:戴比特曾對煙霧鏡說過喜歡電影,那他是喜歡什麼風格的電影呢?

奈:是過去和父親一起看過的美國電影喔。例如克林·伊斯威特主演的那種沈重的電影。雖然那種給小孩子看的電影他大概也會看,但基本上都是看自己父親喜歡看的類型。





●終於登場的ORT,和束手無策的絕望戰鬥

編:過去只存在於設定和圖畫中的ORT,卻正式地在『FGO』裡登場了,那請告訴我們這麼做的理由。

奈:因為除了『FGO』外已經沒辦法登場了。要是讓他在『月姬』的世界觀裡登場,那故事就會變成不適合在『月姬』裡發展的模樣,這是只有在描寫著各種世界的末日的『FGO』才能夠出場的存在。原先的目標就是在七章的最後和ORT的亞種戰鬥喔。

編:原來是以ORT戰為主題寫的啊。

奈:我原本認為第七章只要好好描寫ORT戰的部份就沒問題了,但我越是研究南美就越能感受到南美的樂趣,最後就把TYPE-MOON中SF世界般的南美觀和現實中的南美文化混合。而既然有身為迪諾斯的人類還有名為邁雅的外宇宙生命體,那麼過了6600萬年後就會變成這樣對吧?經過了這樣的思考實驗後才誕生的型態。

編:那ORT的外型是怎麼樣設計的呢?

奈:ORT是圓盤狀生物這件事,我在大約17年前就已經和PFALZ說過了,但並沒有提到圓盤才是本體,造成了蜘蛛才是本體的誤解……真抱歉!後來我重新向PFALZ說明了蜘蛛的部分,是類似曬傷後脫落的表皮(笑)。

武:本來我還以為會採用原先ORT的形象,結果奈須卻提議說要翻新。於是便由我們先決定大致上的設計,再請PFALZ畫出來,其中包含變身部分在內,我們來回討論了許多次,最終才完成了現在ORT的樣貌。

編:與ORT戰鬥時,主角的表情會不斷改變,請問總共準備了幾種立繪呢?

武:是4張喔。

奈:由於無論如何都得表現主角的變化,所以我硬是拜託武內讓他畫了出來。我不想只讓主角的變化只停留在劇情文字上,被周遭的角色說「喂,你臉色不對勁啊」而已。與ORT戰鬥時每個人都處於極限狀態,要是有人還有餘力去關心其他人那肯定是騙人的。我希望跨越七個異聞帶的所有玩家,都能在遊玩時體會到『雖然很艱難,但還是得戰鬥』的精神。

武:其實最後一張立繪,我本來打算畫成主角的疲勞累積到極限狀態的表情,但這樣也會打擊玩家們的鬥志,在奈須說要畫成雖然筋疲力盡卻仍保持堅定的表情後,調整至完成的便是第四張立繪。

編:最後的立繪已經可以說是精神恍惚的狀態了呢。

奈:畢竟是拚上所有從者與外宇宙最強生物進行決戰,所以必須畫成這樣才行。從規模與激烈程度來說,本次戰鬥都將是其中之最,這點是早已決定好的。這是為了表現主角自己本身即使已瀕臨極限,英靈們也不斷犧牲,在身心都承受著莫大壓力的情況下,仍然必須打敗ORT的這份強烈意志。

編:在這場戰鬥過後,卻出現了人類型態的ORT Xibalba。

奈:其實在故事原先的架構中,英靈體的ORT Xibalba並不存在。是我在撰寫最終局面的劇本時,自然誕生的產物。因此我也立刻決定,採用PFALZ草稿裡所畫的其中一個人類型態的提議。

編:原來人類型態也有原型呢。

奈:對ORT而言,要是有能活下來的方法它必定會採用。就好比只要還有選項放在眼前,它就會不斷選擇下去的機器一樣。因此要是變為人類型態就能存活,它肯定會這麼做。於是它違法複製了人類史,模擬演算了1億4000萬年,製造出自己成為英靈的世界並將之召喚出來,完成了這犯規中的犯規行為。

武:首先製作的是蜘蛛型A的立繪,在大致搞定後接著製作蜘蛛型B的立繪,B也結束之後終於輪到UFO型態……我本來是這麼想的,但奈須卻開口說「接下來是Xibalba」(笑)。我認為這應該是故事中最高潮的重頭戲,因此盡早讓它製作完成並動了起來,但對開發小組來說,就像是處在ORT一天到晚都在對他們發動攻擊的狀況呢。

編:對開發小組來說也像是總動員決戰一樣呢。ORT Xibalba以冠位Foreigner登場這件事也很令我吃驚。

奈:要是所有職階都有冠位存在的話,我想Foreigner的冠位除了ORT別無人選了……抱歉了阿比,還有庫庫爾坎……

編:請問讓ORT戰畫下句點的方式是從一開始就有想法了嗎?

奈:這個嘛,既然是這麼不擇手段的傢伙,我想讓人類來打倒它大概也不能讓玩家接受,在思考該怎麼打倒它之後,結論還是只有ORT了。

編:以RPG的說法它就是「比大魔王還強的隱藏魔王」這樣的存在,本來我也想不出到底要怎麼打倒它,但看完劇情後我也深有同感。

奈:正因為無法由人類打倒,所以怪物才會被稱作怪物。要是這麼一想,曾打倒過ORT一次的卡馬佐茲究竟是怎麼回事的這個問題就會出現了,該怎麼說呢,他真的是個很厲害的大人物啊(笑)。

編:我一直很好奇他到底是怎麼打倒ORT的。

奈:是由全人民與精靈向卡馬佐茲注入力量,成為不死之身後,不斷對ORT展開肉搏戰呢。雖然沒有完全打倒ORT的手段,卻能持續地攻擊下去。卡馬佐茲擅長用槍,因此他在最後瞄準UFO的核心,全力飛翔後進行單點突破。在攻擊過程中卡馬佐茲的腳、身體以及頭部都隨之碎裂,整個人瀕臨消滅,但只有握著槍的右手沒有消失,於是ORT的圓盤就此被打入Xibalba。卡馬佐茲戰的台詞「一點,僅此一點……!」也是希望能重現這一橋段。ORT之棺就是卡馬佐茲用槍擊穿地面的痕跡。因為ORT的殘骸掉在洞裡,所以玩家們從洞口看見的棺材內部便是ORT以前的外殼。

編:真是一段不得了的故事。

奈:Xibalba裡還留著卡馬佐茲的槍,以及他彷彿緊握著槍不放的右手。由於卡馬佐茲不會死去,身體會從留下的右手再生,但在再生期間,被他的最後一擊剖開外殼並挖出的ORT心臟則被邁雅回收,當成太陽的原料了。

編:附帶一提,有隻迪諾斯曾成功殺死ORT一次,請問那是誰呢?

奈:是特佩烏。在瀕死的福庫布把特佩烏送上天空後,他一邊滑翔與ORT擦身而過並殺死了ORT一次,但他也付出了半邊身體被ORT吃掉的代價。畢竟這個橋段也不適合詳細描寫,我就只用文字敘述告訴玩家了。

編:從「用閃電般的軌跡馳騁空中」的這段表現來看,我本來以為是福庫布下的手。

奈:特佩烏也是能滑翔的喔。再加上用泛人類史的魔術像這樣,嘎嘎嘎嘎的展現出閃電般的動作……。

武:還有,只要聽到ORT的BREAK音效就能明白了呢。

奈:那是『MELTY BLOOD:TYPE LUMINA』發動直死魔眼時的音效。這部分只是小細節而已,即便不知道也無所謂,但也有人第一次聽就發現了,真恐怖(笑)。





●PaperMoon的回顧,奏章2也持續在製作中

編:那接下來就問問有關奏章1的事情吧。「奏章1 虛數羅針內界 PaperMoon」是把過去的Fate/stay night和Fate/Zero的元素混合起來的作品呢。

奈:是的,因為負責的作家說他想要這麼做。奏章也是和1.5部一樣,雖然有作為大前提的主題,但也希望各作家可以充分展現出自己的風格。都是以「希望能用做出不輸自己代表作的熱情來寫」這樣的方式委託的。

編:各角色的職責似乎也是照著過去作品設定的呢。

奈:畢竟是在演算世界的故事,從劇外的角度來看,或許是作家想要寫「要是有一天有人再現了過去的聖杯戰爭就會變成這樣」的故事吧。拉尼也有說過她是參考了過去的聖杯戰爭。

編:要是拉尼的計畫完成的話能夠拯救世界嗎?

奈:戰力增加後的確是會比較輕鬆,但是是否能夠達到最終魔王的高度還是未知數。AlterEgo就算怎麼增加最後也是會趨近飽和狀態,接下來也只會持續劣化。

編:奏章1讓拉尼系列登場似乎也是一個重點?

武:除了拉尼=XII以外的拉尼系列,全部都是交給Lasengle的工作人員設計的。在奏章1之中也有各種作家來負責不同的NPC,是注入了相當心血的作品,所以希望大家能夠留意這點。

奈:雖然一開始作家想說用櫻系列來當主題,但若是是再加進『CCC』的要素,故事就會變得雜亂不堪。另外也有改用瑪修系列如何的意見呢。

編:如果用瑪修的話給人的衝擊會更大呢。

奈:是啊,而且這樣在一致性上也會出現問題。和寫手討論後最好的選擇只有拉尼,所以麻煩他量產了拉尼系列。

武:關於拉尼系列的設計,作者給出了希望全員都不一樣來展現出個性的要求。原本在煩惱該如何是好時,正好Lasengle的員工也變多,能夠畫圖的人也不少,這真是有如天降甘霖。

奈:這是各位創作者都抱著「來畫出能在故事中活躍的角色吧!」的想法,灌注愛情並設計出的成果。每個拉尼都非常可愛。讓她們遭受如此對待的作者,晚點應該要關禁閉。

武:多虧了以上的原因,奏章1用了和七章不同的方法讓主線增添了色彩。個人最喜歡的是ホトソウカ所畫的櫻和梅杜沙(笑)

編:真沒想到會實裝5星的梅杜沙呢。

奈:其實以前就有想要在『FGO』結束前追加5星的梅杜沙了呢。雖然以武內的工作量來看要實現有點困難,但要是Saber職階的話,找別人來或許也行吧。所以就請主要負責的作家決定好設定的方針後,讓武內來決定要讓誰畫。

武:原本認為有可能會變成4星,但是ホトソウカ完成的圖實在是太棒了,因此就誕生了5星的梅杜沙。

編:希望有一天也能做出泳裝梅杜沙。

奈:喔?(笑)

武:請容我先考慮看看。

編:在奏章1之中有新的加勒底成員用立繪登場,以後其他工作人員是否也有用新立繪登場的可能呢?

奈:那是因為和故事息息相關才特別追加的,基本上是不會有新的。

編:如果可能的話能不能透漏一下奏章2的進度……

奈:正一步一步的往完成移動,敬請期待。

編:在先導PV中有東京的字樣,所以舞台應該是東京沒錯。應該不會又到新宿對吧?

奈:並不是新宿。是會讓人從各方面感到驚訝,「原來是東京啊」的地方。下一部分也灌注了相當多的心血,看起來就非常的麻煩……這就拜託你們了!Lasengle的各位!

編:在PV中有出現第四種職階卡的一部分,是否可以認為奏章總共有4部呢?

奈:雖然大家都這麼猜測,但是問題是要在什麼時候、用怎樣的機會來實裝。希望大家可以期待這點。在『FGO』長時間的經營中,原本在聖杯戰爭沒有登場的職階,也會突然毫無徵兆地登場。我希望能在遊戲結束前,在故事中說明各職階的存在意義,以及能被允許的理由。這也是我寫出各職階的責任所在。

編:也就是說奏章就是負責這個部份的囉?

奈:沒錯,原本是打算在最初一口氣的說明所有的職階,但卻找不到一個適合的大綱。最後確立了把各職階分割成故事,並在2023年用奏章形式展開的方針。只要有看PaperMoon的話,這不只是作為『FGO』很有趣,也能夠理解要如何和各個職階道別。

編:那也就是包含MoonCancer在內的所有額外職階都有專屬的故事嗎?

奈:沒有,MoonCancer就像是書尾的小漫畫一樣,該說是額外嗎,光是存在自身就有如治外法權一樣(笑)。Pretender的話,是先存在原本的職階後才進行偽裝,所以並沒有扭曲的部份。Shielder的話,也不能單單為了這個直接寫獨立的故事,請各位期待「原來有這招」的解釋方式吧。

編:明明奏章是為了修正濫用額外職階造成的扭曲,但在奏章開始前,索多瑪之獸/德拉科保持著Beast職階加入,這也是讓人大吃一驚呢。

奈:嗯,這就是『FGO』啊。我可不會踩煞車的!

武:講到要讓德拉科用Beast職階加入,我們也是嚇了一跳啊。

奈:也差不多到了讓一隻獸在隊伍裡也沒問題的時期了,這代表著我們什麼都做得出來的意思。職階卡片也是德拉科專用的。雖然有個明明是專用,但是現在卻遭到殘酷對待的MoonCancer(笑)。

編:那也就是說其他的獸也會……?

奈:大概不會吧,畢竟那是唯一可以和汎人類史共存的獸。

武:你這樣斷言沒問題嗎?

奈:我沒有說謊喔。畢竟裡頭也加入了「重要的關鍵字」。





●今年的泳裝活動與以江戶為舞台的聖杯戰爭

編:那麼來談談每年慣例的泳裝活動吧。

奈:畢竟本月號的封面是摩根和術阿爾托莉亞,有哪些從者會登場應該是很好想像的。

武:今年是奈須蘑菇全力執筆的夏天活動,敬請期待。

編:關於封面的摩根和術阿爾托莉亞的服裝是以什麼樣的概念來製作的呢?

武:要讓摩根穿泳衣的話,最好想像的就是黑色的泳衣。但是這次是來渡假的,所以希望用更明亮的感覺來製作。在提出了許多想法之後,覺得白色和金色清爽的模樣似乎也相當合適,接著就是做出了一半是禮服,一半是泳裝這樣的豪華衣服。

奈:雖然摩根這裡很順利,但是術阿爾托莉亞就非常麻煩了。

武:不能太過可愛,也要做出像是泳裝角色一樣的風格,提出了大量的草稿之後,最後加入了街頭風和水手服的要素。保持著夏天服裝活潑的印象,並且注意術阿爾托莉亞的個人風格,在第二和第三再臨裡頭加入了不少機關。

編:最後是有關『Fate/Samurai Remnant』的事情。宮本武藏在本作中也有登場,但是武藏在『FGO』中已經從英靈之座中消失了對吧?

奈:以時間軸來說的話,是奧林帕斯之前的故事。描寫了在1.5部結束後發生的,前往異聞帶前的武藏的可能性。

編:在『FGO』的泳裝劍豪活動裡,武藏謊報伊織的名號也是伏筆嗎?

奈:沒錯。這在2019年就有構想了,所以特別提到弟子中有一個叫做伊織的人。

武:伊織是個非常棒的主角呢。是有著幾乎能夠壓過從者存在感的主角。

奈:那個死魚眼真的很棒。我認為這能讓各位體驗到全新的『Fate』所以敬請期待。

編:請說說朝著第九年發展的抱負以及目標。

武:我們每次更新耗費的成本都超越過去,這點在第七章中尤其明顯。理由是每個人都想要往新的事物挑戰,本次的泳裝活動依舊把它發揮得淋漓盡致。跨越了新開始的奏章,目標是真正的結局,直到最後開發組都會一同努力的,請各位多多支持。

奈:在七章最後ORT抵達太陽時,一轉身後面全部都變成了水晶對吧。在最初Lasengle詢問「是只有移動的軌跡會變成水晶對嗎?」時,我回答「不對,是像世界樹一樣全自動的擴大開來,最後米克特蘭全部都會變成水晶。」時,製作組絕望的表情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編:我也想像得到呢。

奈:作為一個普通玩家攻略米克特蘭,最後回頭看向地圖時,展現的是美麗的水晶地獄,這也讓我不自覺地眼眶泛淚。走了20多年,終於來到了這裡,可以和ORT決一死戰了。內心充滿著對達成我夢想的感謝。在之後也會有著更多各式各樣的發展,希望各位可以一起陪著我們成長。





* Phantasm moon 是指外傳作品的魔法少女Arc。

* 第六彈封面圖詳見 https://www.fate-go.jp/music/ost6.html

* Earth Silhouette是新名詞,Silhouette有輪廓、剪影的意思,整個名詞的意義尚未揭曉。

* PV第四種職階卡的一部分,可能是指這個畫面:

* U-奧爾嘉瑪麗能否吸收ORT,訪談提到若是一對一,前者必須是萬全狀態,但並未明言『ORT是怎樣的狀態』,筆者認為這邊有留白成分。


創作回應

Hiirono_sei
辛苦鐵血大與佬們 感謝翻譯<3
2023-08-03 18:17:52
鐵血
不會!想說看了看好像還沒有人翻全文,就著手進行了

有人對全文有興趣的話也能轉給他們看喔
2023-08-04 23:32:21
LT
謝翻譯
2023-08-03 18:34:12
鐵血
不客氣,這篇真的很精實,全部看完會很舒爽
2023-08-04 23:32:37
Kris
感謝翻譯
2023-08-03 23:07:10
鐵血
不客氣! 希望這篇訪談能幫到更多想了解月姬或2-7等故事的同好
2023-08-04 23:33:06
笑容旁有惡字之人
"「(沒能讓他的死成為你們的汙點)非常遺憾……」這種典型的言峰式玩笑。"
麻婆真是令人安心信賴的信不過 w
2023-08-05 17:52:46
鐵血
那邊真的很欠揍XD 我當下是真的以為穆尼爾死了,結果下一秒就活跳跳的冒出來(?
2023-08-05 20:15:5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