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翻譯】第三節 此處,類似見慣的街道

サラダ | 2024-03-24 19:13:27 | 巴幣 2 | 人氣 129

第三節

此處,類似見慣的街道

 藤丸:
「……等待紅綠燈
 究竟睽違了多久」

 藤丸:
「…………………………。」

 藤丸:
「繁華街……」

 ……像是見慣的,繁華街。
 真的嗎?
 你/我的記憶微妙地朦朧,不可靠。
 如同現代都市般。
 現代,二十一世紀初,日本的……
 大概是……

 藤丸:
「東京」

 沒錯。
 這裡―――是東京,你/我會這麼想。
 會感到懷念,
 是因為過去造訪過?
 還是說,因為這裡是我的故鄉城市
 不知道。
 你/我無法探詢除此之外的記憶。
 腦海深處,有沙塵暴般的霧靄遮擋著
 回想不起關鍵的部分。
 無法依靠外部來確認。
 通訊用的禮裝,無法啟動。

―――一定,有什麼在阻礙著。
―――一定,有某人在嘲笑著。

 ???:
「…………………………。
 藤丸:
「嗯……
 是某人的,聲音?」」

 聽到了,聲音。
 雖然只看到了人們交錯行走著,
 但不對。並不在這裡。
 傳到耳邊的聲音,大概,是在那邊―――

 藤丸:
「是小巷子吧
 ……去去看吧」

 藤丸:
「……大概,聽起來是在這附近」

 即使看過一輪―――
 這裡也沒有,任何人的身影。
 聲音確實聽起來是在這裡。
 明明如此確信,但卻沒有,任何人。
 所以說,你/我―――

①「(盯著自己的影子)」
 腳邊。
 看著從自己延伸出去的,影子。
 ……。
 ……。
 ……影子,沒有說任何話。
 不過,在黑暗深處好像有什麼,
 在稍微蠢動的氣息。

②「(盯著虛空)」
 虛空。
 看著黑暗,沒有任何事物的空間。
 ……。
 ……。
 ……………………。
 有什麼。在蠢動,著?

 藤丸:
「火炎……!
 敵性存在!?」
 猛烈燃燒的火炎:
「■■■■■■■■■■■■!」
 藤丸:
「簡易召喚!
 ―――大家,拜託了!」

 猛烈燃燒的火炎:
「■■■■■■■■……!」
 藤丸:
「剛才,怎麼……
 自己的簡易召喚,會有所負荷?」

 手,好像使不上力般,
 有奇妙的感覺。
 類似什麼。
 比如說,在水中活動時。
 亦或是,夢的……―――

 藤丸:
「(屏息)
 哇,嚇到了!」
 黑影:
…………………………。
 藤丸:
「巖窟王」
 黑影:
……。
 ……。

①「巖窟王」

②「剛才的火炎……」
 藤丸:
「難道說,和你有關?
 顏色有點不一樣?」

 黑影:
……。
 ……。
 藤丸:
「……………………。」
 黑影:
……。
 ……。

 沉默。
 搭話也沒有回應。
 現身的黑影,一句話。
 也不說。
 在佇立於小巷子的你/我的正面,
 僅僅,如同火炎般搖曳著。
 不發一語的,影子。
 如同昏暗火炎般的影子。
 發出紅光的眼瞳。
 仔細一看……
 他,除了眼瞳外,大概也沒有臉。
 ―――沒有嘴。
 那麼,或許無法開口也很合理。
 藤丸:
「巖窟王
 如果無法開口,就點頭。你是巖窟王吧?」
 黑影:
『不對』
 『我 是你的』
 『影子』
 藤丸:
「等等,影子是什麼意思!?
 這個東京是特異點嗎!?」

 …………沒有,回應。
 留下些許話語,他,消失在影子中。
 消失了。
 之後,僅留有沉默。
 接著。

 ???:
「喂~。
 在那邊的,難道說……
 ……是藤丸?
 啊啊,果然。
 難怪會覺得是看過的長相。
 一個人在那種地方,很危險哦。
 不如說…… 你,在做什麼呢?」

 ???:
「……哼嗯。
 雖然奇怪,
 但比起杳無人煙的小巷子,這邊更容易呼吸呢。
 這可不行哦。
 一個人在那種地方。
 事變得想模仿不良嗎?
 不行不行,不適合你。」

①「那個……」
 ???:
「……啊。名字,難道說不記得了?
 折田(Alter)。是同班的。」

②「是貞德・Alter,對吧?」
 貞德・Alter?:
「貞德是哪來的啦!
 ……折田(Alter)的部分倒是符合。」

 藤丸:
「折田……同學」
 折田同學:
「沒錯。
 ……你,有叫過我的名字吧。
 嘛,無所謂。
 啊,對了。
 里卡爾多和姬子在那邊找你哦。
 如果有空就過去如何?
 那,明天見。」
 ???:
「啊,有了有了。藤丸!」
 男孩子:
「在繁華街,是怎麼了嗎?
 啊。是遊戲中心之類的嗎? 真不錯呢,要去嗎?」
 女孩子:
「咦,藤丸醬會獨自
 去遊戲中心啊。和印象有點不同……」
 男孩子:
「是被某人邀請吧。」
 女孩子:
「啊。」
 男孩子:
「如果不是要去遊戲中心,
 是有事要來這間書店嗎。」
 女孩子:
「啊。」
 男孩子:
「雜誌類的果然,
 超商還是比這邊更厲害。」
 藤丸:
「那個……?
 里卡爾多同學,和姬子同學?
 (兩位,都很像―――)
 (曼迪卡爾多和刑部姬……)」
 里卡爾多:
「為何句尾要上揚?」
 姫子:
「啊。姫子突然有靈感了!
 剛才,難道是疑問句!?
 也就是說!
 難道說是突發的―――
 失憶! 之類的!
 所以說才會被沒印象的男女搭話而感到困惑,之類的!」

①「(咳嗽)」
 姫子:「奇怪的舉止!」

②「曖昧地微笑」
 里卡爾多:
「是不知該怎麼說的表情……」

 姫子:
「果然失憶了?
 雖然正確來說好像是記憶障礙。
 順帶一提這邊的男孩子是安藤里卡爾多,
 而姫子是刑部姫子。
 然後今年是2015年哦!」
 里卡爾多:
「不,不會吧。
 畢竟剛才還在學校打過照面。」
 藤丸:
「學校……
 2015年……」
 里卡爾多:
「啊啊,對了。藤丸,
 霧繪〔註:發音為瑪修・基列萊特的基列〕有在找你哦。
 畢竟今天是咖哩,
 可以的話希望晚餐在我家怎樣的。」

①「基列?」
 姫子:
「霧繪醬,真好呢。
 鄰家的青梅竹馬是怎麼找到的呢?
 姫子我,也想在打開窗戶就能接觸到青梅竹馬男性房間的,
 這樣的環境下長大……」
 里卡爾多:
「接觸是怎樣。」

②「咖哩?」
 姫子:
「咖哩。
 也就是說今天是十分重要的週咖哩!
 真好呢,是一家團圓呢。」

 里卡爾多:
「好好。
 那,有傳達到就好了。
 ……明明,差不多該帶手機了。
 這樣下去情報傳達力會是昭和級別哦。」
 姫子:
「嗯~,也有令人著急的交流的侘寂之美哦
 不知道嗎,里卡爾多。
 不過雖然這麼說,但姫子我再怎麼樣
 也無法想像沒有手機的日常。
 那,霧繪醬就拜託了哦。
 掰掰。」
 藤丸:
「啊,那個,可以問一下嗎
 知道我家在哪嗎?
  里卡爾多:
「……欸?」
 姫子:
「……果,果然!
 竟然,真的失憶了!?」
 里卡爾多:
「不。就因為姫子這麼說,
 才會照單全收。」
 姫子:
「!!
 嗚嗚……
 那……說得……也是……?」

 藤丸:
「自家,嗎……
 雖然說是在這附近
 但好像有印象,又好像沒有」

 ―――走在,住宅區。
 好像存在於記憶某處般的,街道中。
 也有種初次看到感覺的,道路。
 既然無法通訊,
 這樣就要選擇次佳的方案。
 能作為據點的場所。能讓身體休息的某處,
 必須要確保才行。
 沒有其他的,目標。
 最終抵達了。
 視線,被一間民宅吸引……
 啊啊,是這裡———
 你/我直覺理解到。
 這裡,毫無疑問是自己的家。這般想著。
 在住宅區正中間靜靜聳立的,
 一棟小小的家。
 ―――在玄關前。有某人,佇立著?
 西裝外套的制服身影。
 看起來和剛才遇到的少年少女相同的制服。
 亮色的秀髮。
 即使隔著眼鏡也能知道的,紫色眼瞳。
 不可能會忘掉。
 有看過的,那個長相是……

①「瑪修?」
 ■■■■:
「…………咦?
 啊,前輩。 歡迎回來。
 太好了。
 有好好地,回來呢。
 ……瑪修是哪一位呢?
 呵呵。我,是鄰家的霧繪。
 忘掉了嗎?」

②「……霧繪」
 ■■■■:
「―――是的,前輩。
 太好了。趕上,時間了呢。
 歡迎回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