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Fate】關於遠坂時臣

鐵血 | 2023-01-23 08:51:47 | 巴幣 9150 | 人氣 4886

【Tm】關於遠坂時臣

PTT回覆板友的內容,現在轉回來,然後做些補充。

討論的點有二:

1. 時臣的實力
2. 時臣是否知道櫻在間桐家的慘況

以下正文。




時臣的實力

時臣曾被評價為「普通」,但那是指他的天資,天資劣勢不代表無法透過後天彌補。


Zero第三卷 Act12:

  遠坂時臣絕對不是一名天才。
  在曆代的遠坂家魔術師之中,他的資質反而算是比較平庸。
  今天的時臣之所以能夠讓老練的魔術師另眼相看,原因是他一直忠實力行遠坂家的家訓。
  無論何時何地都要保持舉止從容而優雅——
  如果要求十分的結果,就要累積二十分的鍛煉再進行。爲了能夠優雅而從容地通過各種對自己的考驗,這就是時臣的做事方法。如果要找出時臣有哪一點比他人卓越的話,只能說時臣的強項就是他徹底自律以及克己的堅定意志吧。




資質在遠坂家系中相對平庸,但仍經由努力,躋身足以讓老練魔術師都另眼看待的水準。

整體稱得上優秀,也曾開創獨有的術式而被視為天才,


CM2設定集:

  凜的人際關係分成遠坂家的人和此外。父親時臣是參加了第四次聖杯戰爭的優秀魔術師。她誕生在父親和雖然不是魔術師,血中卻世世代代繼承了無以倫比的資質的母親之間,因此也具備了很高的魔術素養。妹妹櫻作為養子被送給想要那份才能的間桐家,從很久以前起就跟凜分開生活。


同上,段落2:

  遠坂家的財政狀況

  奈須:倫敦的魔術協會(時鐘塔)裡經營著對於魔術的專利權。
  由於凜的父親時臣替“把魔術簡略化的魔術式”做過登錄,所以雖然是一點一點,但每個月都有專利費收入,並以那筆收入維持遠坂家。可是凜卻沒有特別的去做什麼,被稱做天才的時臣所創造的魔術式在現代也逐漸落伍,所以遠坂家的經濟日益嚴峻。凜小姐,再不出發去倫敦搞點什麼就不妙啦!





在四戰中扣除切嗣,是唯一能與肯尼斯對決的御主。

也是所有登場過的冬木魔術師中,「純魔術戰」可能勝過伊莉雅的少數幾人。


Fate Zero Anime Visual Guide I 訪談:

成田:如果是其他Master的話、會怎麼攻略肯尼斯呢?
奈須:Master中可以正面交鋒的大概只有時臣吧。所以只能請從者來打倒他。暗殺者以外的
話應該都是有辦法的。



UBW BD1 一問一答:

Q:動畫中有伊莉亞跟凜進行魔術戰的場面,那請問Fsn、FZ、FHA中登場的魔術師中有人能在魔術戰中勝過伊莉亞嗎?

奈:認真說的話她在冬木是最高等級的魔術師。就算如此如果是一流魔術師的話就會立下「既然是自然的嬰兒,那就先把地脈和她個人切離吧」的方針,所以不是無敵的。肯尼斯或時臣就有可能在魔術戰中擊敗她,凜的話會稍微困難。反過來說,如果是某個把土地直接汙染的黑色小妹的話………

武:越來越像是面向boss的魔術特性了呢、櫻……





小說中也能看出他謀略的縝密度數一數二。

不過有謀略不表示不會誤算,對金閃和言峰性格的拿捏失當,是他在聖杯戰爭敗退的主因,其實相當可惜。

總之,時臣不論戰力還是智謀都絕對不弱。






時臣是否知道櫻在間桐家的慘況

時臣也常被誤解明明知道間桐家的狀況,卻執意把櫻送給對方,最終釀成慘劇。

這要從幾段原文和設定談起。


Stay Night原作中,釋出的相關資訊是:


Stay Night HF13日目:

  "是實驗。完全是實驗喔,衛宮家的小夥子。像這種事情,只不過是維系接下來的實驗罷了。櫻她慢慢地、花了十幾年的歲月而變成近似聖杯之物,是預料之中。要調整到能一面保有收納魂魄的容器之機能,一面又能以人類的身份生活著,直至享盡天年爲止,是Makiri派的聖杯實驗作。"

  "櫻是────實驗作、嗎?"

  "當然囉。櫻是爲此而獻給間桐的女孩子。成爲間桐的女兒,成爲達成Makiri吾族悲願的基礎。遠坂家也明白的很。因爲他們和老朽的目的相同啊。若爲了要得到不老不死的話,就得一起化做惡鬼。"

  "不老不死、嗎?爲了這種、笨蛋似的理由而利用櫻嗎、你也是、遠坂的父親也是!"

  "當然。本來在此地所舉行的聖杯戰爭,即是爲了到達此位置的儀式。我們僅只爲此而互相聯手,即使現在只剩老朽存在,也繼續用這醜陋之姿活著。利用著間桐的繼承人,爲了達成久遠之前的悲願呐。"





臟硯這番說詞,會讓人以為時臣就是在知曉一切的前提下,還硬要將櫻送到間桐家當實驗品,實則不然。

Typemoon中有些設定,尤其是作中人物的講法,得和其他設定交叉比對,才能得到比較精確的結論。

提及時臣的這段也不例外。

首先是同一日目,臟硯就又提過遠坂家的目的一直都是追求根源。

  "等一下。那麽,聖杯是-"
  "明白了吧。吾等魔術師的目的是通向所有的根源。但是,老朽對此毫無興趣。Einzbern追求著聖杯的完成而已。現今身為魔術師追求根源的大概也只剩遠坂了吧





這與Zero的寫法沒有衝突,也帶出時臣是想透過『打贏聖杯戰爭』,來抵達根源之渦。


Zero第二卷 Act5:

  「時臣導師的領導真的有那麽無聊嗎?」

  「簡直無聊至極。說什麽想要利用萬能許願機的力量到達『根源之渦』?世界上竟然有這麽無趣的願望。」






跟不老不死完全沒有關係。

其次,臟硯是在四戰尾聲獲得聖杯碎片,並將之埋入櫻的體內,最終才改造出另一個小聖杯,也就是櫻。

時臣將櫻送到間桐家是四戰開打以前的事,自然預料不到四戰最後的發展,更猜不到臟硯葫蘆裡賣什麼藥。


CM3設定集:

  瑪奇里所準備的另一個小聖杯
  間桐櫻
  第四次聖杯戰爭最後,瑪奇里(間桐臟硯)獲得了聖杯的碎片。他將以此作為觸媒而生出的刻印蟲埋進櫻的體內,把她轉變為不完全的小聖杯






所以,臟硯在HF路線的說法,其實是可以被質疑的。整體更像是為了激士郎而誇大其詞。

再來,得確認時臣的個性是怎麼設定的。


Fate Zero Material 訪談:


武內:關於Archer組。在Zero裡對以時臣為主的角色的二面性感到非常有趣。第一印象頭腦冷靜的時臣作為父親的溫柔等。這種利用不同視角來描寫角色的手法實在是很巧妙。

虛淵:雖然為時已晚但原本想更要深入描寫時臣這個角色。他是最受到故事進行計畫影響的角色。因為如果一切都照他的計畫進行,聖杯戰爭大概不會有任何起伏就結束了。

奈須:我個人覺得他在和雁夜的對決真的很沒人性,雖然也因此他才是一個不愧為偉人之名的魔術師。

虛淵:那是我最一開始和奈須先生確認的地方呢。問說魔術師的思考模式這樣沒錯吧?這樣。

奈須:身為一個魔術師,作為父親的情也還在運作的人在那個世界是很稀少的。我回答「請就這樣寫吧」

虛淵:因為凛炭實在是太可愛了啊!

奈須:又誕生了一個糟老爹。





這與Zero的寫法不謀而合。


Zero第三卷 Act12:

  所以間桐家提出希望領取養女的要求當真有如上天賜予的恩惠。兩位心愛的女兒都可以繼承一流的魔導,各自得到能夠開拓自我人生的手段,不用屈服于血統的因果之下。那時候時臣幾乎等于卸下了做父親的重責大任

  但是事實上真是如此嗎——時臣愈是這麽捫心自問,就愈覺得心中苦悶。






兩個女兒都擁有出眾的才能,繼承者的位置和相應的庇護卻只能給予其中一位。

所以當間桐家希望能收養櫻為養女時,時臣是喜憂參半。

喜的是櫻得以避免魔術家系可能產生的悲劇,以及都能「得到開拓人生的手段」,憂的是他不確定自己的選擇是否正確。

如果一開始就打算送櫻去當實驗品,這怎麼樣也稱不上『能夠開拓自我人生』吧。

而且,會為女兒未來的處境煩惱,也說明了他雖然是正統派魔術師,但也不乏作為父親該有的溫柔。

就是這樣一個有著矛盾性的魔術師,又如何能在知道櫻會受到何等遭遇的情況下,還堅持將她送進間桐家?



還有一點:魔術師的根據地並非能說逛就逛

因為那邊通常保存了魔術師,甚至整個家系的研究成果,一般來說都會設下重重障礙。

這是早至空之境界,晚至近年作品的二世事件簿等都曾強調過的。

間桐作為冬木御三家,當然也不會讓外人輕易窺見自家的祕法。

原作HF路線中,凜探索間桐宅邸時,臟硯已經不在裡面了。

即便如此,她還是得有Archer的協助,才能找到通往地下修鍊場的秘道。

那時臣難道就能輕鬆取得間桐家的情報嗎?

這點也能在訪談得到證實。


HF2劇場版BD一問一答:

Q:凜進入蟲倉的瞬間,因為那種慘狀而說不出話。所以凜當時對櫻或間桐家的狀況瞭解到什麼程度呢? <ヘルト>

奈:魔術師們會隱匿自己的教導和秘術,所以凜對櫻受到什麼樣的教育只能想像而已。間桐有間桐的教導,如果意圖一探究竟就等同打算互相殘殺,這是魔術師之間的不成文規則
武:知道的話就不可能放著不管了吧
奈:相信對方而送過去的勇者變成了黑心企業的奴隸,真是個悲傷的故事呢......
武:雖然就結果論來說,最後變成了不得了的大人物......





是『相信對方而送過去』,最後卻變成黑心企業的奴隸。

綜上所述,可以看出時臣其實是不知情的


最後附上Typemoon十周年廣播劇《Stardust Operetta》的其中一段:


時臣:
對了,可以請你轉達給她們幾句話嗎?

Rider:
我嗎?如果是今晚的話應該可以直接當面和她們講。

時臣:
不,如果見到她們,我一定會變得什麼都說不出口吧。一人一句就好了,想請妳幫忙。與外表不同,能辛辣地訴說真實的妳。

Rider:
了解,那個我很擅長。

時臣:
櫻,那個家有沒有很疼妳?妳看上去很有精神,實在是太好了。凛,妳的母親是位適合長裙的淑女。現在像母親的妳,一定也很適合。雖然還有些擔心事,不過請妳們注意身體健康

Rider:
遠坂時臣,遭遇那麼多的不幸,卻還是如此為人著想,太感動了,你連精神面都是真正的紳士。





櫻會變成那樣,時臣不可能完全沒有責任,畢竟決定是他下的。

但也絕對沒有像某位白髮同志說的一樣:全部都是這傢伙的錯。

真正該被追究主要責任的,應該是歷經長久時光,早已忘卻最初崇高目的的臟硯才對。



創作回應

魅影魍魎
十周年廣播劇 那段我很喜歡,表現出時臣作為父親不是魔術師的一面,心繫女兒們,但會也尊重她們的想法,如果是她們意願就算對方一夫多妻也會試著建立對話,雖然最後是接受不了某邪道的兒子
2023-01-24 13:51:28
drsun1983
雖然是送養之後,時臣跟雁夜對戰的時候,雁夜用血肉餵養的蟲子被他燒盡,這邊他應該就多少知道間桐的魔術秀是什麼類型了吧,不過為時已晚。再說也可以安慰自己說櫻不會跟雁夜被同等對待。
2023-01-25 08:16:29
鐵血
差不多,不過鍛鍊方式終究是其次,重點在於臟硯壓根沒打算把櫻當繼承人來培育,這是對時臣來說的最大謊言
2023-01-25 11:15:25
黑い影
如果是作為魔術師培養,不管做法多慘無人道,時臣大概都會用:比起扼殺天賦,這是成器的必經之路
來說服自己吧’
2023-01-25 09:20:56
鐵血
只論培育方式的話,魔術師每個家系可說是各有不同,就算時臣對此於心不忍也無從置喙
2023-01-25 11:39:51
笑容旁有惡字之人
秉持優雅的家教跟蟲蟲魔術的相性應該很差,不知臟硯是付出了多少才沒讓遠坂家產生消毒的想法
2023-01-25 20:00:42
nothing
老實說,櫻被當作實驗品這回事,選擇不深造魔術的雁夜不一定知情。畢竟一些魔術的訓練方式可能異常痛苦。但至少如果雁夜讓他知道慎二母親的下場,以及他家的訓練方式有多痛苦,也許能讓時臣回心轉意
2023-01-27 21:49: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