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翻譯】第四節 你,類似見慣的人

サラダ | 2024-03-25 23:20:46 | 巴幣 2 | 人氣 128

第四節

你,類似見慣的人

 帕拉塞爾蘇斯:
「人―――
 ―――人,會在自己的內在懷抱各式各樣的幻象。
 所愛的人們。
 所憎的人們。
 活著的人們。
 死去的人們。
 每當與人相遇、道別,
 這些幻象便會增加。
 有時,幻象之間會交織。
 有時,自我(Ego)與不同的自我(Alterego)也會交織。
 這些並沒有上限……
 那麼所謂人心、精神,
 便能說是有眾多人格活著的世界吧。
 未能成為行星的內心世界。
 若借用遠古偉大顯學,學識淵博之人的話語―――
 ――――――小宇宙(Microcosmos)。被如此稱呼。」
 巖窟王:
「原來如此。
 確實,人,就連世界都具有內在吧。
 正因如此,
 如同活在永遠無限的監獄中。
 亦或若非世界,
 任誰,都忍耐不了永遠無限的孤獨監獄。
 引導的光輝……
 就連等待著,星辰也是。」
 帕拉塞爾蘇斯:
「或許,就是如此。
 雖然我也不得而知。
 ……在時間與空間支配下的物理世界,
 即映襯大宇宙(Macrocosmos),
 自時間與空間的堅硬楔子中解放,
 成為真正廣大無邊的一個天體。
 那便是,小宇宙(Microcosmos)。
 你具有這個。
 然後,他/她也有。」
 巖窟王:
「啊啊。
 ……是啊。」

 因此詢問。
 人啊。
 最後的觀星者,曾是少年/少女之人啊。
 恩仇之炎,具有步上那個旅途資格之人啊。
 對於你來說,
 ――――――所謂,世界的危機
 ――――――所謂,世界的毀滅

 霧繪:
我也是現在,剛才回來的。
 由於甜麵糊用完了,
 下課途中去超市買了……」

①「這樣啊」
 霧繪:
「是的。」

②「今天好像是咖哩之日,來著」
 霧繪:
「是的! 沒錯!」

 霧繪:
「我也會幫忙伯母,
 還請多吃哦。」
 ???:
「歡迎回來,哥哥/姐姐!」
 妹妹:
「啊,霧繪姐姐也歡迎回來。
 原來在一起啊?」
 藤丸:
「……達・文西醬」
 妹妹:
「什麼醬?
 在說些什麼呢,呵呵。哥哥/姐姐好奇怪。
 吶,吶,霧繪姐姐。
 今天的晚餐是咖哩對吧?」
 霧繪:
「是的。是咖哩!」
 妹妹:
「太好了。欸嘿嘿,因為咖哩之日
 霧繪姐姐會來的機率很高所以喜歡~。
 哥哥/姐姐也這麼覺得吧。
 喜歡吧?」

①「是咖哩嗎?」
 妹妹:
「呵呵呵。會是哪個呢?」

②「是指霧繪同學?」
 妹妹:
「沒錯沒錯。
 ……咦,加上同學的哥哥好奇怪。」

③「……嗯,是啊」
 妹妹:
「呵呵。究竟是喜歡哪個呢~。」

 霧繪:
「……。
 ……。
 伯母在廚房對吧。
 我我我必須趕快把麵糊拿去……」
 妹妹:
「啊。買了甜味的啊。
 太好了。」
 霧繪:
「當然,希望能忘掉。
 雖然還有大人用的中辣,
 但畢竟甜的麵糊用完了。」
 妹妹:
「謝謝,最喜歡霧繪姐姐了!
 想快點吃到呢!
 咖哩♪ 今天,是大家一起吃,咖哩的日子♪
 啊,哥哥/姐姐。
 不在那邊哦。
 不能去那間房間。
 ―――不能去爸爸的書齋哦。」
 藤丸:
「(點頭)
 父親的書齋……」
 妹妹:
「嗯!
 快走吧,媽媽還等著呢!」

 妹妹:
「媽媽,哥哥/姐姐回來了哦~。
 霧繪姐姐也在!
 說是買了甜味的,
 太好了。」
 母親:
「―――歡迎回來。」
 藤丸:
「……………………………。」
 母親:
「甜味的麵糊,有買來了嗎?
 刻意去買真是感謝,霧繪醬,真對不起呢。」
 霧繪:
「不,因為一直以來都承蒙厚意!
 這點程度就交給我。
 調理,我來幫忙了哦。
 借一下圍裙。」
 母親:
「啊。真是的,不是一直都說
 粉色的圍裙是霧繪醬的嗎?」
 霧繪:
「……是的。」
 母親:
「呵呵。可以哦。
 不過真的,不用去顧慮使用哦。
 妳啊,
 我,是當作自己真正的女兒看待的。」
 霧繪:
「……是的,十分感謝。」
 妹妹:
「我想幫忙但沒辦法呢~。
 該怎麼辦呢~。」
 母親:
「我想想,妳去擦拭桌子?
 也去拿出盤子跟湯匙。」
 妹妹:
「好~。」

①「我也該幫點什麼……」
 母親:
「你就不用了。
 制服,換掉再來吧。」

②「那個……」
 母親:
「還會花點時間,
 先去,換掉制服再來吧。」


 爬上二樓在前方的,小小房間―――
 腳光是踏入一步,
 就會稍微,感到安心。
 看過/懷念。
 總覺得都有,又都不是?
 只有一句話能說,這裡是……

 藤丸:
「自己的房間
 真的嗎?」

 小聲的低語。
 你/我,還不明白任何事。

 藤丸:
「(無言)
 (小小地,吐息)」

 這種異常事態,
 關於Master孤身的情況應對
 在迦勒底是―――

 藤丸:
「……請進」
 霧繪:
「……………………。」
 藤丸:
「瑪修……不對,是霧繪同學
 怎麼了嗎?」
 霧繪:
「抱歉。因為還在調理途中,
 馬上,就會回廚房。
 不過。那個……
 無論如何……
 都想向前輩,說出口……
 ……。
 ……。
 做了,一場夢。」

①「夢?」
 霧繪:
「是的。
 只是場夢。應該是這樣沒錯。
 然而,卻像是烙印在眼瞼上……
 不會消逝。」

②「(無言)」
 霧繪:
「是怎樣的夢……
 願意,聽嗎。」

 霧繪:
「一切―――
 一切,一切,所有事物。
 我,前輩……
 世界的一切,都變得純白。
 那樣子的夢―――」


 妹妹:
「早安,哥哥/姐姐。
 吐司和飯,要哪個?」
 母親:
「順帶一提主菜是煎蛋和香腸,
 剛間好還熱吱吱的! 哦!」

①「吐司好了」
 母親:
「兩片夠嗎。
 那,味噌湯,不對,是濃湯也可以吧。」
 妹妹:
「玉米濃湯?
 那我也要吐司~。」
 母親:
「好好。來,兩位都坐好。
 自己去塗奶油哦。」
 妹妹:
「要果醬還是花生醬好呢。
 我看,我看。」
 母親:
「不行。」
 妹妹:
「噗。」

②「這種時候要吃飯」
 母親:
「因為已經煮好了,自己來盛吧?
 味噌湯……」
 妹妹:
「我來盛~。
 欸,嘎。今天的味噌湯,有金滑菇。」
 母親:
「欸。別說嘎。
 很不禮貌哦。」
 妹妹:
「噗。」
 母親:
「如果要吃飯,我想想,要吃納豆嗎?
 冰箱還有就拿出來吧。」
 妹妹:
「由我去拿~。」

 妹妹:
「……霧繪姐姐啊。
 明明早餐也一起吃就好了。」
 母親:
「雖然我也想這麼說呢。
 但光是晚餐就能說很足夠了。
 吶。你,要不要也說說看呢?」
 藤丸:
「(點頭)
 嗯,嗯」
 母親:
「嗯,拜託了哦。
 來,已經沒多少時間了哦。
 兩位都趕快!」
 妹妹:
「好~!」

 霧繪:
「早安,前輩。
 今天天氣真好……
 不對,而是感覺會下雨呢。」
 妹妹:
「我出門了~!
 啊,是霧繪姐姐。」
 霧繪:
「早安。
 還在途中,要一起去嗎?」
 妹妹:
「嗯!」
 霧繪:
「好的。那麼還請務必。
 手,要握好哦。」
 妹妹:
「可以嗎?」
 霧繪:
「是的,當然可以。
 ……前、前輩也一起來如何呢。」
 妹妹:
「(盯……)」

①「感覺被盯著」
 妹妹:
「有破綻! 欸咿!」
 霧繪:
「啊啊,怎麼會!
 強強強行拉住前輩的手!?」
 妹妹:
「欸,另一隻手也被霧繪姐姐握住了~。
 呵呵,這下―――宇宙人被抓到了!」

②「那、那畢竟機會難得」
 妹妹:
「哇。哥哥/姐姐也會握住嗎?
 太好了。
 右手和霧繪姐姐握著,
 左手和哥哥/姐姐握著……
 啊哈哈。
 我現在,就像是被抓到的宇宙人!」

 霧繪:
「???」
 母親:
「想著在玄關在做些什麼事呢……
 呵呵。三位還真是可愛。
 不過,在路上太嬉鬧可是不行的哦。
 畢竟很危險呢。」
 霧繪:
「好的。」
 妹妹:
「好~。」
 母親:
「三位,一路順風。
 要小心哦。」
 藤丸:
「我出門了
 (點頭)」

 姫子:
「早安~。
 昨晚有好好回家嗎?」
 里卡爾多:
「早安。」
 妹妹:
「啊,姫子姐姐早安!
 里卡爾多哥哥也早安!」
 霧繪:
「早安!
 能聯絡到前輩,十分感謝。
 多虧如此才平安地,
 履行了前輩的咖哩之日。」
 里卡爾多:
「欸~。」
 妹妹:
「很美味哦,咖哩之日的咖哩!」

①「早安喔,兩位」
 姫子:
「怎麼樣,咖哩?
 青梅竹馬的手工咖哩如何呢……」

②「嗯,很美味」
 姫子:
「嗚喔,這害羞的樣子……
 青梅竹馬的手工咖哩格外好吃嗎?」
 姫子:
「怎麼樣! 呢!」
 里卡爾多:
「嗚哇,嚇一跳。
 突然就興奮起來了啊。」
 姫子:
「這怎麼能不興奮。
 青梅竹馬的手工料理,這即為一大活動!
 那一定是毫無疑問,
 是不可或缺的青春品質!」
 妹妹:
「嗯~,或許能懂一些呢。」
 里卡爾多:
「咦……?
 雖然我沒有那種東西……」
 姫子:「好,低品質青春!」
 里卡爾多:
「之後可要哭了哦?」
 霧繪:
「願、願意的話,這次大家一起來如何呢?
 來做吧! 咖哩!」
 兩人:
「!!」
 里卡爾多:
「可、可以嗎!?
 不,雖然我很開心……」
 姫子:
「霧繪醬的愛情手工咖哩嗎……
 那那那那雖然很想品嘗但會畏懼呢。
 會闖入我推的兩位之間啊……
 再怎麼說,再怎麼說……」
 里卡爾多:
「說是我推。
 是同級生和學妹吧。」
 姫子:
「這種事才沒關係!
 推,是要用靈魂去支持的……不可限制哦……」
 里卡爾多:
「是、是嗎。」
 妹妹:
「……啊,差不多了呢。
 小學在那邊,先去了哦。
 哥哥/姐姐,霧繪姐姐,晚上見!」

①「要注意車子哦」
 妹妹:「好~。」

②「(揮手)
 妹妹:
「掰掰~。」」
 姫子:
「……走了。
 走得真快呢,妹妹。
 有如風之子。」
 里卡爾多:
「啊,我們也快點會比較好吧。
 時間不是已經很極限了嗎。」
 姫子:
「咦~沒事吧?
 我看看,現在是幾點呢……
 你看~沒事―――
 嗯? 啊,咦?
 現在時間是8點25分……」
 里卡爾多:
「如果超過8點30分就遲到了!
 趕快!」
 霧繪:
「前輩! 走吧!」
 藤丸:
「(點頭)」
 里卡爾多:
「走吧!」

 里卡爾多:
「呼! 勉強安全!」
 ???:
「……受不了。
 但願能稍微,保有餘裕地上學。」
 霧繪:
「抱歉,薩里耶利老師!
 之後會當心!」
 薩里耶利老師:
「安藤里卡爾多和刑部姫子還能接受,
 但妳這般優秀的學生―――
 嘛,會陪伴友人吧。
 但請別忘掉。」

①「忍耐脫口而出」
 薩里耶利老師:
「嗯……」
 霧繪:
「前輩?
 怎麼了嗎?」
 姫子:
「咦,藤丸醬,
 看到薩里耶利老師就露出奇怪的表情呢。為什麼?」

②「……薩、薩里耶利老師!?」
 薩里耶利老師:
「嗯。」
 霧繪:
「前、前輩!?」
 里卡爾多:
「嗚哇,嚇一跳。
 今天這可是第二次了。怎麼了,藤丸?」

 藤丸:
「不,那個
 因為薩里耶利老師是薩里耶利老師」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到薩里耶利老師的那個反應也很有看點!」
 里卡爾多:
「這、這個聲音是!」
 姫子:
「不會錯!
 是音樂界的貴公(奇行)子,三年級的天塚學長!」
 天塚學長:
「哦!
 呀呀,薩里耶利老師,早安。
 今天也辛苦在校門前勸說!」
 女學生們:
「呀!
 天塚學長,今天也好帥!」
 天塚學長:
「呀呀,諸君,謝謝,謝謝。
 十分感謝說出實話。」
 藤丸:
「好厲害的人氣……
 天塚學長……原來如此……
 (…………果然,是相似的人)」
 薩里耶利:
「……是你啊,天塚。」
 姫子:
「!!!!
 出現了!
 校內屈指可數的紳士,薩里耶利老師……
 僅限面對天塚前輩會特別嚴厲!
 這下! 這下!
 欸嘿嘿嘿嘿嘿,這下……
 這下……!」
 霧繪:
「刑部學姐請冷靜,冷靜!
 請冷靜一下!」
 姫子:
「不,雖然本姫子無所謂但薩里耶利老師!
 薩里耶利老師的熱情可不會冷靜!」
 薩里耶利老師:
「我很冷靜。
 妳才該冷靜,刑部姫子。」
 天塚學長:
「啊哈哈哈哈。
 一如往常很愉快呢,你們!
 啊啊,當然薩里耶利老師也包含在內
 請別擔心。當然不會漏掉。」
 薩里耶利老師:
「不,不用。免了。」
 天塚學長:
「哈哈哈哈,真冷淡!
 嘛,每次都是呢。這才是諸君,
 加入吹奏樂部,可以考慮看看哦!」
 里卡爾多:
「我們已經快三年級了哦?」
 天塚學長:
「沒什麼,音樂的時間無關乎年齡。」
 薩里耶利老師:
「……是啊。」
 姫子:
「哈啊啊啊好中意!
 好尊! 推跟推之間好尊!」
 里卡爾多:
「你也太多推了吧……」
 姫子:
「那、那個?
 畢竟……
 ……喜歡,是很厲害的原動力呢。欸嘿。
 有很多喜歡的,就會搭載複數引擎哦?」
 藤丸:
「那,或許是呢
 能懂呢」
 霧繪:
「有很多……
 喜、喜歡的……」
 天塚學長:
「哦哦,怎麼了,那邊的女孩子是那個嗎?
 看起來,像是正值青春呢。」
 里卡爾多:
「哈,嘛,青春啊。」
 薩里耶利:
「……青春是無妨。
 但在個情況下別說太多廢話。
 別一直呆站著,
 快去各自的班級。」
 一同:
「好~!」
 天塚學長:
「哈哈哈哈哈!
 那麼,再會。謳歌青春的諸君!」

 折田同學:
「喔。這不是藤丸嗎?」
 藤丸:
「折田同學
 昨天要謝謝妳」
 折田同學:
「就說沒關係了。
 比起這件事,別再進繁華街的小巷子。
 你想,如果發生了什麼事
 就太遲了。」
 霧繪:
「前、前輩……
 去了繁華街的小巷子嗎?」
 里卡爾多:
「認真嗎。太有勇無謀了。」
 姫子:
「很危險哦。
 那種地方,或許會有壞人哦。」
 ???:
「那邊,別站在走廊說話。
 班會要開始了哦!
 霧繪同學,是一年級對吧?
 快到樓下!」
 霧繪:
「好、好的!
 那麼前輩,午休時見。」
 折田同學:
「再見,霧繪醬。
 那麼,芙卡醬早安~。」
 芙卡老師:
「別叫我芙卡。
 希望能好好地說出勝津女老師呢。
 雖然我無所謂哦?
 不過,對其他老師可是壞榜樣哦。」
 折田同學:
「好,好~。」
 芙卡老師:
「好,別重複!
 大家,快點進教室。」
 芙卡老師:
「……嗯?
 藤丸君/同學,為何露出困惑的表情。
 自己的座位,忘了嗎?
 因為才剛換座位也沒辦法呢。
 你的座位,是由你看過來左邊第二列的第一個哦。」
 藤丸:
「謝謝,老師
 好的」
 芙卡老師:
「嗯嗯。
 那麼,在開始今天班會前。
 有知道的人嗎?
 今天竟然……
 有轉學生!」
 里卡爾多:
「欸,這種時間有轉學生?」
 姫子:
「錯過時間的轉學生……
 到來的青春事件預感!」
 芙卡老師:
「好,那邊的,安靜點。剛才,副班導的老師
 正在帶路。
 就馬上介紹吧。
 ―――轉學生君,請來這邊。」
 ???:
「……。
 ……。」
 藤丸:
「(仔細看著臉)
 (屏息)」
 芙卡老師:
「好,安靜點安靜點~。
 轉學生君,是來自海外的留學生哦。
 自我介紹,能拜託嗎?」
 ???:
「……好。
 我,是叫哈桑・薩巴赫。
 是從外國來的。」
 哈桑:
「―――就叫哈桑吧。」
 藤丸:
「(……耀星的哈桑)」

 姫子:
「呀,抽到下下籤了呢。
 吶。藤丸醬?
 沒想到直接被芙卡老師,
 指名負責轉學生的導覽。
 ……不,反過來該說是幸運嗎。」
 藤丸:
「下課後的校內導覽……
 再怎麼說,也沒什麼自信」
 姫子:
「姫子我覺得因人而異!
 或許是增加,新朋友的機會哦!」
 里卡爾多:
「嘛,如果是導覽我也能幫忙……」
 霧繪:
「鄙人霧繪也能幫忙!
 前輩,想成為助力
 藤丸:
「謝謝妳,霧繪
 拜託妳了哦!」!」
 姫子:
「不過有點那個呢,霧繪醬。
 今天的午休也很勤奮呢。
 又,帶來便當了吧?
 為了藤丸醬……」
 霧繪:
「那、那個。並沒有。」
 里卡爾多:
「每天都會有啊,霧繪同學。
 都會好好地做出便當。」
 霧繪:
「是、是的。那個……
 因為要確認前輩有沒有吃完午餐,
 負責幫伯母監視!」
 姫子:
「嗚哇,青梅竹馬好強。」
 里卡爾多:
「唉~。有人氣就是這樣嗎~。
 就會像這樣嗎……。」

①「或、或許……是這樣嗎……?/哼哼,沒錯。就是這樣哦」
 里卡爾多:
「咕啊!
 ……咳咳。」

②「如果是監視那也沒辦法……」
 里卡爾多:
「是、是嗎?
 是這樣嗎?」
 里卡爾多:
「嘛,得好好吃完恢復力氣,
 才能導覽校內。
 畢竟那個轉學生,一直在盯著你,
 可別被小看了。」
 霧繪:
「(起身)」
 姫子:
「冷、冷靜。冷靜。
 霧繪醬冷靜。」
 霧繪:
「……放學後,可得提起幹勁。對吧!
 (事不關己)」

 里卡爾多:
「那麼,校內導覽。
 要開始了。喔。」
 哈桑:
「……。
 ……。」
 里卡爾多:
「轉學生,要走了。」
 哈桑:
「……好。」
 姫子:
「看起來心情很差……!
 等等,里卡爾多,這個低幹勁感很糟哦!
 轉學生君想提起幹勁也提不起勁!
 不行不行!」
 里卡爾多:
「不。這,是我貨真價實的
 預設作法就是了……」
 藤丸:
「嘛嘛,覺得維持自然體就好了啦
 感覺跟哈桑君波長很合啊……」
 霧繪:
「那麼就由我刻意釋放精力。
 前輩,還請無須擔心!
 走吧!
 喔!」
 哈桑:
「……好。」
 霧繪:
「話說哈桑學長。
 那個臂章是……」
 里卡爾多:
「值週,我們學校有過嗎?」
 姫子:
「欸,那個。沒有吧?」
 哈桑:
「……是嗎。」
 霧繪:
「也就是說―――
 難道說,是以前學校的嗎!」
 哈桑:
「……或許吧。」
 姫子:
「無論如何情緒波動都很低。」

 里卡爾多:
「這裡嘛,是走廊。
 看就能明白吧……」 

 里卡爾多:
「這裡是音樂室。」

 里卡爾多:
「這裡嘛……
 是校舍後方……
 雖然並不是導覽,
 但要去社團活動樓和體育館時,是近路。」

 里卡爾多:
「然後,這裡是體育館―――
 啊,有人先來了啊。
 是社團活動嗎?」
 ???:
「―――哎呀。
 抱歉。
 難道說,是男子籃球社的社員嗎?
 體育館,雖然今天被學生會(我們)借走了,
 但那邊或許還沒通知到……
 會由我,直接向社長說哦。
 還是該向顧問老師說才好呢?」
 哈桑:
「……不是籃球社。」
 ???:
「嗯?」
 霧繪:
「啊啊,十分抱歉,學生會長!
 不、不對。我們是……」
 里卡爾多:
「啊。並不是籃球社員喔,
 只是帶著轉學生導覽校內。」
 ???:
「哎呀,是這樣嗎?」

①「瑪麗……」
 ???:
「嗯,是瑪麗哦。
 飛羽野瑪麗。那個……」

②「學生會長?」
 ???:
「請叫瑪麗吧?
 即使如今在當學生或長,但我還是瑪麗。」
 瑪麗:
「印象中,你是……」
 藤丸:
「是藤丸」
 瑪麗:
「嗯,知道哦。
 是霧繪很常提到的“前輩”對吧?
 能像這樣直接對話,
 一定不是第一次了呢。
 重新打聲招呼。
 藤丸同學。
 就如霧繪所說的……
 你,有著非常美麗的眼睛呢。
 呵呵。多多指教哦?」
 藤丸:
「我才是,請多指教
 (點頭)」
 瑪麗:
「雖然還想再多說一點……
 但還要跟副校長開會,失禮了哦。
 那麼,之後見哦!
 大家,要度過美妙的學園生活哦!」

 姫子:
「……啊~。
 瑪麗會長,好美妙~。
 沐浴到了~。充分沐浴到瑪麗粒子了。
 欸嘿嘿。這下一週姫子都能神清氣爽。」
 里卡爾多:
「粒子又是什麼……
 還有神清氣爽不是這樣用的吧?」
 哈桑:
「……。
 ……。
 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
 完全搞不懂。
 你又如何,藤丸。」
 藤丸:
「不至於不理解呢
 嘛,多少能懂」
 哈桑:
「是嗎。
 真厲害啊。」
 姫子:
「咦,有訊息。是誰?
 ……啊啊,喂喂。
 霧繪醬,一年級的地理老師在找妳哦。
 問明天早上第一堂課的教材放哪去了?」
 霧繪:
「啊啊!
 是投影機對吧,知道了。
 前輩,稍微先走一步哦。
 抱歉沒能陪到最後。
 哈桑前輩,不好意思。
 在途中脫離……」
 哈桑:
「無所謂。
 是工作吧,去吧。」
 霧繪:
「好的!」
 里卡爾多:
「等等。說起地理的投影機,就是那個。
 雖然本體是那樣,但還有附屬機材和膠捲。」
 姫子:
「沒錯,沒錯。
 一個人去搬會很重呢。
 畢竟知情,
 姫子也去幫忙吧。里卡爾多也來吧。」
 里卡爾多:
「就這麼做吧。
 剩下的導覽,畢竟也只剩社團活動樓了―――
 藤丸一個人
 也能設法達成吧?」

①「兩位去幫忙吧」

②「剩下的導覽我一個人也沒問題的」
 藤丸:
「……大概」
 霧繪:
「十分感謝兩位。
 那麼前輩,先走一步了。
 放學後見……
 雖然很想這麼說,但那個。
 今天真的,真的真的很遺憾,
 回家必須要稍微繞遠路……」
 藤丸:
「不用在意哦
 沒關係,去吧」
 霧繪:
「好的……
 失禮了。晚上見!」
 哈桑:
「……走了啊。
 ……。
 ……。
 原來如此。是這種感覺啊。
 雖然那種人數會感覺不到
 但兩人獨處後,能充分理解是怎樣的場所了。
 況且,這裡是杳無人煙的暗處。
 這裡,再怎麼說都很不妙。」
 藤丸:
「……?
 哈桑君,在說些什麼」
 哈桑:
「沒注意到嗎。
 要來了。」

 聽到有什麼鳴叫聲的,瞬間。
 你突然回想起
 鳴叫的真面目。
 突發的,危險逼近。
 接著―――
 自己究竟是什麼人。
 高中生? ―――不對。
 男孩子/女孩子? ―――雖然或許是如此。
 被日常溫暖所浸染的你,
 刻意切換思考。
 ―――為了活下去。
 ―――為了抵抗,迫近的危險,而戰。

 藤丸:
「有什麼要來了―――
 這個感覺,是四足的肉食獸!」
 哈桑:
「狼―――
 不,野狗嗎?
 不只如此啊。
 要來了,當心了!」
 藤丸:
「又是,火炎……!
 這傢伙是!」
 哈桑:
「餓犬也馬上要來了。
 退下吧―――由我,收拾。」

 哈桑:
「接下―――這招!」
 藤丸:
「………………。
 果然,大概
 簡易召喚會增添負擔」
 哈桑:
「……。
 ……。
 ……欸。
 還以為是怎樣的傢伙,
 但你,不是挺習慣的嗎。
 釋放英靈之影嗎。
 是有趣的戰鬥方式。」
 藤丸:
「你也是啊
 你是Servant,對吧?」
 哈桑:
「光看就能明白吧。
 如果是人類,剛才被燒到就結束了。
 你是怎麼看的。
 剛才的那個。」
 藤丸:
「魔獸,嗎
 覺得是使魔的一種」
 哈桑:
「群體也不值一提。
 雖然不是野狗,但說到底只是雜魚。
 問題是,像火炎的東西……
 我完全沒頭緒。
 真面目無從認知。
 不過,被那個燃燒到―――會想避免。
 那個,該怎麼說……
 有會觸及靈基底部的錯覺。
 你知道嗎?
 那個是什麼。」
 藤丸:
「……還不知道」
 哈桑:
「又來了,嗎。」
 藤丸:
「(無言)
 沒有足以斷言的情報」
 哈桑:
「那種態度啊。
 ……好,就奉陪那種做法。
 不用導覽了。
 到此結束吧。
 ―――下次,要好好當心。」

 孤身一人,步上歸途―――
 沒有學妹。
 同級生的友人也早已不在。
 所以說,是一個人。
 果然……
 一切,都是見過的光景。
 存在於記憶某處的事物。
 甚至會感到懷念的事物。
 即使遠離也不會忘卻,
 然而……
 這一定不是真正的故鄉。
 你/我,是如此,確信著的。
 至少故鄉……
 沒有那位學妹。
 那個母親、那個妹妹也是。
 所以說,這裡,一定―――
 啊啊―――
 染上沉重陰影的朱紅天空中。
 如今,響徹高昂的聲響。
 ――――――那,是宣告終結的,第一喇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