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Tm】淺談魔術的發動與是否需要詠唱

鐵血 | 2022-11-23 15:52:17 | 巴幣 10698 | 人氣 1704

【Tm】淺談魔術的發動與是否需要詠唱

各位好,我是鐵血。

先前跟朋友討論到詠唱對魔術而言是否必要。

簡單爬了文,發現也有不少圍繞此類議題的討論,所以稍微做了統整。

有興趣的同好可以參考看看。


另外,Typemoon世界觀中的魔術設定主要是以西方觀點為大宗。

所以除非有特別註明,不然通常都是以西方魔術的認知為出發點。

以下正文。




【使用魔術】

魔術,泛指人類堆砌學問、構築術式,並以此重現神秘的行為。

投身魔術研究並加以運用的人,會被稱為魔術師。

使用魔術,則意味著讓術式運行,並催生出相應的結果。

為此就需要推動用的燃料。

燃料來源可分為兩種:

1. 四散於大氣的生命力-大源Mana
2. 人體中蘊含的生命力-小源Od


魔術師透過帶有自我暗示的詠唱,啟動與生俱來的特殊器官:「魔術迴路」。

魔術迴路能夠吸收來自大源、或是直接利用小源的生命力,並將其轉化成燃料,也就是「魔力」。

迴路本身又與刻劃在世界上的系統性魔術理論:「魔術基盤」連結著。

經由這份連結,魔力得以輸送至魔術基盤,最終發動已經寫入其中的特定術式。

這就是使用魔術的大致流程。

筆者簡單畫了張流程圖,也許會更好理解:




【其他補充】


魔術迴路

魔術迴路就如同擬似神經,遍布於魔術師體內各處。

主要能分成核心,以及與之聯繫的數條線,並統一由腦部來進行統籌。

魔術迴路是與生俱來的。每個人擁有的數量不同,也無法透過後天手段增加。

雖然有可能移植迴路,但也得承擔相應的高風險,所以很少人會選擇這麼做。

"原則上",只有擁有魔術迴路的人才能使用魔術。

擁有能從魔術角度解析的超能力、從起源引出獨有的魔術,或是藉由特殊魔術禮裝來行使魔術...等異例就另當別論。




大源、小源與魔術迴路的其他關聯

大氣中的生命力,原本就不是個人所持有的能夠相提並論。

不過這並不表示魔術師能將這巨大的生命力直接轉換成魔力,因為能一次變換的量受到魔術迴路的限制。

同樣地,轉換後能儲存在體內的魔力總量也是有限度的。

前者通常叫做『魔力生成量』,後者則是「魔力量」。不過在Typemoon各作或相關訪談中,有時候會混用。

Stay Night HF 路線則進一步帶出了『魔術迴路會影響到能瞬間放出魔力的最大總量』的設定。

正因如此,即便黑櫻與來自世界外側那近乎無限的魔力有著直接聯繫,仍然無法壓勝手持寶石劍的凜。



魔術基盤

以學問或宗教的形式刻劃在世界上的魔術理論並非只有一門。

不同土地也可能有著不同基盤。

倘若來到的土地沒有刻著自己所使用魔術的基盤,威力就會因為支援減弱而劣化。

反過來說,如果魔術基盤涵蓋的範圍夠廣泛,對應的魔術不論到哪邊都有機會確實地使用。

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就是聖堂教會的"神之教誨"。

此外,並非學問或宗教,而是透過口傳或由一族限定繼承的魔術基盤,則不受上述條件限制。


Stay Night Fate路線 1日目:

  這個轉換迴路,魔術師稱它作魔術迴路
  這個才是天生的才能,魔術迴路的數量是一生下來就決定了的
  一般人幾乎沒有魔術迴路
  因為那本來就是很稀少的東西
  所以魔術師累積好幾代的血統,讓生下來的子孫們有較適合魔術的肉體
  做過頭的家族就像在做品種改良一樣,增加生下小孩的魔術迴路
  算了,因為如此,生在普通家庭的我,也不能期待有很多魔術迴路
  既然這樣就只剩一個辦法
  切嗣說,不管是什麼人好像都至少有一個適合的魔術系統
  他還說這是順從那個人的起源來取出魔力什麼的
,不過那部分我是完全聽不懂


同上,HF路線 16日目:

  間桐櫻的魔力貯藏量,直達兆億。
  可說是就算耗盡一生的時光,都無法使用殆盡、無窮無盡的貯藏量。

  "爲什麽────!?我不是比誰都還要強的嗎。
  已經沒人能夠叱責我。

  但是,爲什麽,姐姐又突然追趕上我!姐姐的魔力,明明已經被我全部吸收掉了啊!""你說錯了。就算有再多的魔力貯量,使用的還是術者本人。明白嗎?不管有多大量的水,只能以水龍頭的口徑大小流出。間桐櫻的魔術回路瞬間放出最大量,約一千單位左右。所以,不管你有多少魔力貯量,能夠一次對我放出來的魔力,是不會改變的!"

  "呀!?"

  "所以!我並不是准備好和你同等量的魔力,而是每回放出一千單位左右的魔力即可!就算你擁有多到不可思議的魔力,寶物也會變廢物────!"

  光芒舞動著。
  以千單位魔力之光對千單位魔力之影,的確是以力拼力。
  但是,遠阪凜的魔力其實連百單位都不到。
  實在矛盾。
  本來是無法與之勢均力敵地對抗,不用說,全都拜她手中那把"劍"的力量。


Fate/complete material III World material:

  魔術迴路
  用來把生命力變換成魔力的器官。像是內臟或神經般的東西,沒有它就用不了魔術


同上,段落2:

  魔術迴路
  所謂魔術迴路,即是魔術師體內持有的擬似神經。主要機能有二。魔力的生成以及,它是連往刻印於世界上的魔術基盤的道路。魔術師利用魔術迴路製造魔力,使用魔力推動魔術基盤,從而行使魔術。
  如同被說成擬似神經那樣,分成核心和連繫著它的線,遍布於體內。
  魔術迴路是生來就決定好了數量的,不會因外在因素而增加。


同上,段落3:

  發動魔術,即是推動魔術式。比方說,用魔術來點火,需要跟已經事先刻在世界上的魔術基盤取得接觸,讓其中引起“點火”現象的魔術式啟動。
  要推動魔術式,首先得需要生成魔力。如同前述,魔力是用魔術迴路變換生命力而生成。這時候,根據是利用存在於內界的魔術師自己的生命力(小源=Od),還是從外界吸進自然的生命力(大源=Mana)再變換成魔力,魔術會粗糙地分成兩種類。
  生成的魔力會通過魔術迴路被送到魔力基盤,馬上啟動魔術式。狹義來說,魔術式所引起的現象稱為“魔術”。
  還有,不管魔力源是大源還是小源,啟動的魔術式都沒有不同。不論是自力轉動發電機,還是設置風車轉動發電機,那裡有“電力”這東西產生一事(姑且不論電量的多寡)都一樣沒有改變。


  基於大源之力的魔術

  大源是充滿於外界的生命力,亦表現為星球的生命力、大氣的生命力等。
  雖然跟小源幾乎同一性質,但和小源相比,有著相差懸殊的量。但是,魔術師一次能變換成魔力的大源的量受魔術迴路所限制,所以就算周圍有多少也無法無限地使用。還有,能夠持有的魔力量亦有著界限,所以也不能預先將大源變成魔力,再大量地存下來。


  基於小源之力的魔術

 小源是魔術師自身擁有的生命力。由於是存在於內界的東西,沒有像大源那樣吸收的工序,容易操縱。許多魔術師使用小源來生成魔力。
  光說是生命力,就知道過度使用會為身體帶來壞影響。因此,魔術師平時就會一點點地生成魔力,蓄積於體內。此蓄積量有著個人差別,越優秀的魔術師越多


Talk.用語集:

  Ciel的不死【事項】
  Roa消滅後,作為Ciel特性的不死就失去了。
  失去為了秩序維持世界本身要讓Ciel存活的事,Ciel當然回到了“若被殺就會死”這種身體。
  但是,頑強[Tough]依舊。無論怎樣Ciel的肉體是連被Arcueid殺掉,Roa之魂脫出都要以單體“存活”的肉體。其回覆能力超群。
  嘛,儘管如此若殺掉了是不會復活的。如果擊殺像Ciel這樣具備了自我回覆的人,最好首先擊潰總括魔術迴路的腦


CM3設定集的一問一答:

  Q:魔術師是怎樣的人類呢?除了“魔術迴路”之外,身體構造和一般人有什麼不同嗎?

  A:基本上是魔術迴路的有無


空之境界用語:

  發火能力 (其他)
  Spontaneous combustion[自燃]。被稱為人體發火現象的,原因不明的發火現象。
  黑桐鮮花得意的魔術,但與其說是魔術更接近超能力。用超能力來說的話是pyrokinesis[パイロキネシス]。
 並不是用火灼燒物件,而是使物件自身著火,這樣的攻擊方法。
  人體發火現象有各種各樣的說法,鮮花的發火能力是因精神昂揚而使人體產生電流的人體帶電說和認為空氣中被大量放出的電子是原因的電磁波說的混合產物。
  發動所用的詠唱單一且是樂譜記號,是因為鮮花將魔術和戰鬥以樂曲來理解。




【使用魔術是否需要詠唱】

多數設定都將詠唱視為使用魔術的必要步驟。

然而也有特定段落曾經明確表示『某些魔術沒有詠唱』,如魔法使之夜中,青子對草十郎射出的魔彈,又或是二世事件簿裡,格蕾對詠唱一事的內心獨白。

各作中還有不少使用魔術的橋段,都未曾見過施術者朗誦過隻字片語。

為了釐清這問題,首先得回歸對詠唱的基本認知。

根據花費時間,詠唱能大致分成2+1:


一工程:不到1秒的一個手勢或其他動作,甚至只需讓魔力流通。

一小節:約1秒的咒文朗誦或發音。每增加一小節,所需時間也會增加大致1秒。


--

瞬間契約:將需要數小時,且包含大量工程和小節的大魔術,以簡易契約縮減至10秒上下。


關鍵在於一工程完全沒有『念咒或發出聲音』,就足以讓術式成立,且設定集明確欽點過這是最短的詠唱。

設定集與原文的衝突是在這裡。

筆者判斷,這可以用狹義與廣義來區分。也就是不同的定義,詮釋可能會有所不同

狹義的詠唱,僅限於『要念出咒語或最少要有發音』。反過來說,不需要的就屬於無詠唱。

這就能解釋為何部分魔術師乃至故事旁白,會直言某些魔術屬於無詠唱。

廣義的詠唱,則是『連同一工程都包括在內』。

以這個定義為前提,基本上無詠唱就能使用的魔術並不存在。畢竟就連「單一動作」乃至『只讓魔力流通』的行動都被歸納到詠唱裡面。


【相關雜談】

做筆記時一併記下的幾個案例。

筆者簡單舉例,並嘗試以這些案例做出大致的分類。



狹義詠唱下的無詠唱

被歸類為相當基礎,或僅需一工程便可成立


強化

強化本身就是透過流通魔力,加強目標對象的存在意義。

物品、他人或自身肉體都在範疇之內,這邊主要指"強化自身軀體"。

多數魔術師都會使用強化。

通常來說,能夠明顯提升的部分在肌力、敏捷度,或者視力,耐力反而會因為同時使用魔術和活動身體而下降。

不過事件簿的旁白指出:不排除有精通強化的使用者,能連同耐力一起增加。




魔彈

讓魔力流通身體後,將魔術迴路當作槍管,把魔力擊出去。

非常單純的魔術,因此威力也相對直觀,幾乎全看施術者能轉化出多少魔力。


* 一工程魔彈只是最低限度的使用方式,魔彈本身還是存在多工程組合的延伸技巧。



Gandr

又稱「咒彈」,北歐流傳的一種詛咒。

以手指指人就能使對方不適、生病。

若是效果足夠強力,甚至能當成子彈使用,或是以高濃度詛咒使對方的心臟停止。

這被稱作"Fin的一擊"。




可能有爭議的案例


魔術刻印

魔術家系代代相傳的研究成果,以刻印的形式讓神秘固定化。

說穿了,就是「已成形的魔術」。只要讓魔力流經刻印,就能使用刻入其中的術式。

然而這跟限定機能的魔術禮裝雷同,並非術者本人的能力,而是道具的輔助。

其次,雖然術者不需詠唱,但刻印本身還是會進行簡單的詠唱。

Stay Night 時期的凜就是借助魔術刻印,才得以用Gandr實行如重軍械般的火力轟炸。

橙子使用的特定盧恩,乃至她所解析並作為對付青子王牌的原初盧恩,也是魔術刻印的一種。只是相對一般的魔術刻印,更著重於『事前的準備』。





魔眼

只要『觀看』就能啟動的魔術,分類上屬於一工程。

為獨立的魔術迴路,本身就有生成魔力並推動術式的機能。

普通魔術師的魔眼僅限魅惑或暗示。

與生俱來的強力魔眼,則是能在實戰中帶來直接的影響,這類型被喚作Noble Color。

與魔術刻印的情況類似,再考慮到魔眼移植的高度可行性,將魔眼放在這區應該會是比較恰當的處理...?


關於魔眼的分類,可參照筆者先前整理的這篇: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3332351



高速神言

神代魔術師的神言,能大幅度縮短咒文詠唱。

僅用一小節就能使用大魔術,且這個一小節速度與一工程同等甚至更快,完全不是現代魔術能夠解釋的範疇。

Stay Night中,士郎就曾親眼目睹美狄亞簡單低語就擊出大魔術。

有些還是成熟魔術師運用高速詠唱仍需30秒的程度,她仍輕描淡寫地魔杖一揮就連續使用。

事件簿的Faker亦曾與橙子打魔術戰。

儘管橙子魔術的精密度嘆為觀止,靈巧性更是被Faker親口認可在她之上,Faker仍能寫意地打消她以盧文和水晶蜉蝣魔彈組合而成的連續攻擊。





本身就遵循不同法則

對神秘的理解、定義不同,就會導致研究方式的差異。

這份差異甚至可能讓魔術系統本身都產生分歧。

所以西方魔術認知的詠唱規則,未必適用於這些不同系統的魔術。


亞特拉斯魔術

亞特拉斯學院很早就預見大源會在進入公元年後出現問題,因此將術式發動的整個流程改寫,調整成只需依靠小源。

其中又以相當於時鐘塔君主的六大家系---亞特拉斯六源為翹楚。

他們甚至能讓魔術『只在術者體內』就完成。

二世判斷:到了這個地步,魔術基盤也就變得無關緊要了。他們就連魔術迴路都可能產生了變質。




東方的思想魔術

東、西方對神祕的研究方式,從神代開始就有巨大的差異。

某些神與根源有著直接聯繫。西方的神代魔術師透過與他們訂立契約,能夠受益於根源。

但對不重視神的東方仙人而言,直接製造一個「擬似根源」並引出力量,是更有效且完善的魔術系統。

這就是二世冒險中,凜所提到的『思想盤』,一個與星球融合的超大型禮裝。

西方魔術自神代結束、神漸漸離開地表後,就與根源訣別。

東方的思想魔術,則是至今仍在使用思想盤。

凜曾經比喻:由施術者共同製作、維持並共享的思想盤,就如同會員制的圖書館。

只要是思想魔術的魔術師,都能依據自身權限的不同,借出不同等級的書籍,也就是術式。




典型的日本魔術

作為島國的日本與不列顛相同,更容易保存神代的神秘。

他們保留住『神體』這一神的碎片,再加上受到思想魔術影響,引進了圖書館的概念與技術。

最終兩者融合而成的,就是「神明的共享」。

神代與現代的環境不可同日而語,術式能發揮的威力自然也難以一概而論。

即便如此,現今將神體作為媒介的日本魔術師,仍能用極短的詠唱使出實戰價值極高的魔術。

也就是類似高速神言的現象。


空之境界小說 矛盾螺旋:

   阿魯巴冷靜下來,並以接近限界的速度詠唱咒文。

  ——對于魔術而言,咒文不過是給子個人的自我暗一不。起風的魔術和一把武器相同,從一開始就被決定該性能擁有的力量。無論哪個魔術師使用,效力都不會改變。只是,詠唱能讓它有所差異。詠唱咒文是爲了發現刻在自己體內的魔術,那段內容可以深刻表現魔術師的性質,除了含有發現該魔術所必要的固定關鍵字,詠唱的細部也是根據各個魔術師的喜好。喜歡誇大、矯柔造作、容易自我陶醉的魔術師,詠唱往往很長。不過光是詠唱增長,威力也會因此增大也是事實。給予自己的暗示越強力,從自身導引出來的能力也能向上提升。

  從這方面來談,阿魯巴的詠唱可說很優秀,既不誇大也不過長,用最低限度的韻文,以及包含讓自己精神高揚的話語,詠唱的發音連兩秒都用不上

  這個事實讓橙子「喔~」地一聲感到欽佩。

  名爲阿魯巴的青年雖然喜愛超出必要長度、采用許多無用內文的詠唱,但看來這幾年的確有相當大的成長。

  咒文詠唱的組合形式和速度、讓物質界動作的回路聯系,令人驚訝的靈巧。他的詠唱若只單純從破壞物體的魔術來看,絕對是一流的技術


同上,伽藍之洞:

  對于看不見的式來說,這一幕不知是什麽情景。魔術師用香煙的火星在半空中劃下文字後,拉長的文字投影與死人的身軀交疊。
  當如尼符文這傳自遙遠的國度、遙遠的世界,只以直線構成的魔術刻印開始回轉——倒地的屍體起火燃燒。


Fate stay night 序章:

  「────────────」

  左手臂上,痛楚在蠢動著

  魔術刻印爲了輔助術者的我,自己開始了詠唱,更侵入了我的神經

  吸入的大氣魔力進入血液裏

  如果說那是燒得火熱的鉛的話,動作著的魔術刻印就像是荊棘般的神經


同上,Fate路線 7日目:

  「啊,不是的。家族記錄是有確實的文件保留下來的喔。魔術刻印裏的,只是單純的魔術。刻印只是會自己詠唱咒文、讓持有者使用沒修習過的魔術而已。說得簡單點就像是在自己身上刻下魔法陣一樣」


同上,11日目:

  「────同調開始」
  我念著自我暗示的話語
  咒文並不是作用于世界的句子
  是對要作用于世界的自己詠唱的東西
  對魔術師來說,咒文是最容易促進自我變動的句子

  爲了行使專屬于自己的神秘而只對自己有效的命令,就是最初步的魔術,才叫做咒文


同上,12日目:

「而且,模造Saber的劍那是自殺行爲喔。那時候做的很好就算了,原本那自爆也不奇怪。而且你也說過,Saber劍的魔力是超過你的魔力容量。你明白複制那種東西很輕易就能超過自己魔術回路的界限吧?」


同上,13日目:

  不,有著像是詠唱的低語
  詠唱的確是可以縮短的。越簡單的咒文,就越能讓改變自己的咒文變短
  可是,眼前發生的這個已經屬于大魔術了
  沒有魔術師可以一句話就發動的  
  就算可能,也只有像遠阪那樣事先做好觸媒吧
  可是Caster只是低語幾聲就發動了大魔術
  這不只是層次不同了



同上,UBW路線4日目:

  "因爲所謂的寶具,某種意義來說就是種成型的神秘。就如同魔術的發現需要詠唱一般,寶具的發動也要詠唱——需要真名來覺醒。不過,這同時也伴隨著危險。一旦將寶具的真名說了出口,該從者的身分也會被得知"



同上,6日目:

  身爲魔術師的我,可以明白這"魔術"是多麽地誇張。
  那可是屬于大魔術的範疇。
  想要發動這種魔術,必須要有簡易的魔法陣,以及瞬間契約(Tencount),也就是含有十個單詞以上的魔法詠唱。
  正因爲大魔術有著強大的威力,所以需要詠唱的時間。
  像那樣的魔術,就算是成熟的魔術師也需要一分鍾。
  就算使用了高速詠唱的魔術師也大概需要三十秒左右。
  而那只是一瞬間。
  根本不需要詠唱,只需要移動一下魔杖,而且還是那樣的連續使用,已經無法想象有誰能和她相比了——!



同上,15日目:

    "這不可能的。所謂的固有結界是禁咒中的禁咒吧。我既不知道用法,而且Archer在制作出世界的時候用的魔力是我的幾倍。一定不行的啦,這種事"

    "是哦。我也知道不行。但是,用法的話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因爲,你的魔術說到底本質都是那個東西。'強化'也好'投影'也好,都只不過是從你的固有結界裏泄露出來的東西。只要有足夠的魔力,我先事情一定會順利到令人吃驚"

    "——"

    太強人所難了。
    像這樣沒有確證的方法,比登月還要難。

    "哈。好吧,就算真是這樣。但是依然是不可能的。現在的我既沒有張開結界的魔力,也沒有能維持它的魔力。那家夥可能花了很長的歲月鍛煉了魔術回路,而我並沒有他那麽多的魔——"


同上,HF路線 4日目:

  如同顯現魔術一定要詠唱,寶具的發動也要詠唱───必須藉著真名的命令使其覺醒。


同上,9日目:

  ────魔眼。
  那是魔術師有持有的,單一行動的魔術行使。
  本來是從外界得到情報之被動機能的眼球,轉爲從自己本身來推動而變成有主動機能之眼。
  說起來,就是本來做爲視力的東西,全都以魔術來代替,只要用魔眼注視著選爲目標的對象的話,其魔術佅力就會飛躍式地大幅度增加。
  簡而言之,那是不可以去看的東西,其恐怖的魔術特性是只要看一眼,對方就會被吸入魔術中。
  這種隱匿性和能力,魔眼是魔術師之間一流的證明。
  把自己的眼睛用魔術回路重新改組的技法,和被稱爲魔術刻印之物相當接近。
  本來,人工的魔眼只能持有魅惑或是暗示的程度。

  保持著強力魔眼之人,絕對只限于"天生帶有者"而已。
  束縛。強制。契約。炎。幻。凶運。
  像那些介入他人運命的魔眼是特例,而在這之中最高位的魔眼是"石化"之魔眼。
  現代的魔術師並無法持有此魔眼。
  雖有石化的魔術,但能做到的魔術師卻少之又少。



魔法使之夜 魔法使之夜:

  青子的魔術是用自身的身體——魔術回路作爲槍身將魔力擊出。非常簡單的魔術式。
  吹起風沙,斷開水流,劣化出缺陷。並不是這些自然幹涉。
  將魔力這類架空的運動予以加工,變成熱量來擊出。
  因此,魔術的破壞力和青子汲取的魔力量呈正比。
  把草十郎作爲對手時候使用的魔彈是一工程的。不需要詠唱的最低限度魔術。


同上,其後 青色的魔法:

  相比之下,自己剩下的刻印只有……還夠用三四次的Runic文字。她背後的魔術刻印依舊無法使用。刻印中殘存的魔力——如果封閉祖父的結界解除的話,自己雖然可以進行連續攻擊,但卻是下策。因爲一旦解放了祖父,他就會完全奪走靈地的所有權。


事件簿第三卷 ACT2:

  來談談魔術師眼中的常識吧。

  凡是一定水准以上的魔術師,首先會對自己身體運用「強化」,不過「強化」能明顯提升肌力與敏捷度,卻未必能提升耐力。至于原因,是一邊使用某種魔術一邊活動身體等于同時消耗精神力和體力,在耐力方面反而經常是負面作用。

  當然,這也依技術與才能而定,若是有辦法哼著歌將「強化」運用自如的天才,耐力同樣有所增加的例子也很多。


同上,段落2:

  「但是,我的魔術在注入魔力的階段就已經結束了。」

  橙子的手指在虛空中描繪出某種圖樣。
  盧恩魔術。
  她方才刻在腳邊的盧恩符文爲ᚠFehu,其兩側還刻著ᛉAlgiz。前者痛擊史賓的幻體與亞托拉姆的電擊網,後者打飛了剛才准備介入的費拉特。
  這個術式的特徵是刻印盧恩符文很花費工夫,不過一但刻下後,只需要注入魔力的一道工程Single Action就會成立。從生成魔力到構築術式的時間延遲無限近乎于零。雖然效果也必然有所局限,但沒有容許費拉特介入的破綻。


同上,第八卷 ACT5:

  我不太清楚,但我記得簡化的魔術應該只需要一小節或一工程【Single Action】的詠唱──後者甚至不需詠唱,灌注魔力即可發動。卡爾格施展的魔術應該是這種類型之一。


同上,第九卷 ACT1:

  喀嚓聲在橙子搖頭的同時響起。
  她甚至沒有詠唱。正因爲如此,哈特雷斯與僞裝者才會疏于防備吧。
  大量的魔術文字──盧恩符文突然包圍兩人,散發光芒。我的眼睛告訴我,那道軌迹與橙子先前走過的路線相符。
  (難道說,她剛才用腳踝刻下了符文!)
  那到底是何等驚人的絕技?

  「我把以前制作的生産符文的符文拿來應用了。自從返回倫敦後,我就會隨身攜帶多一點符文。」


二世冒險第一卷 ACT3:

  “本人也說過,那個使用骨頭的煉金術,就是利用自己身體的魔術。我在時鍾樓見過類似的學說。其主旨是,在身體內側比較容易運用大部分神秘,畢竟不會産生來自現實世界的反作用。據說阿特拉斯院的煉金術師魔術回路很少,也很少使用自然幹涉系的魔術。原來如此,所以六源確立出了那種的變則型的神秘。啊啊,而且包括魔術本身都只在體內自行完成的話,連魔術基盤也變得無關緊要了嗎?抑或是說,只有六源的家系,魔術回路本身發生了異變也說不定。


同上,第二卷 ACT2:

  所謂拍手,本來就是用純淨的聲音召喚神的行爲。這裏所說的神,也可能是在活人身上的Od(小源,精氣)的別名。正因如此,凜才能明白,那是使目標身體內部震動的行爲,可以直接轉用爲炸死他人的術式。

  「要是放在時鍾塔的西洋魔術裏,那種術式根本就無法啓動。啊啊,所以才說是日本的固有術式麽。日本的魔術順序不同,雖然規模威力顯著衰弱,但毫無疑問是神代魔術。對我們來說簡直是作弊一樣的行爲,在這個國家是理所當然麽。反過來說,我們的魔術對他們來說也是一樣的吧。」

  凜的話,埃爾戈想起了二世曾講過的。
  據說,以時鍾塔爲起點的西洋魔術,是對世界的欺詐。
  雖然流派各種各樣,但是基本上都是根據用魔力刻下魔術式的方法,暫時扭曲世界的形狀。
  扭曲世界的深度大致由咒文固定。
  十小節以上——倘若是變成被稱爲瞬間契約的簡易儀式,世界的秩序就有可能被幹涉。因此,在世界內側創造出另一個世界的,被稱爲固有結界的術式,被稱爲魔術的極致。
  但是。
  那恐怕是與夜劫的魔術不同的東西吧。

  「神代之魔術、神的權能,就是這種東西。」
  「不需要走現代魔術那樣的程序,你的幻手不也是接近神的權能的東西嗎?」


同上,第三卷 ACT3:

  「我想之前在新加坡的時候也提到過類似的說法,不過東方獨特的魔術與西方又不一樣。這是因爲二者在根本上具備不同的概念,是這樣呢,關于這個概念,可以說是共有(Share)嗎?」

  「共有(Share)?」
  「比如說,大陸上最爲廣泛的思想魔術,是由【思想盤】這一擬似人造根源所構成的


同上,段落2:

  「神代的各種規則都不一樣,這種理論你在時鍾塔也有聽說吧?比如神代的魔術師不追求根源,你對這個說法怎麽看?」

  凜提到的那個,我確實聽說過。
   因爲在神代,神明是作爲現實存在著的。

  「因爲在神代,通過與靠近根源的神明簽訂契約,魔術師本身就與根源建立了聯系」

  「是呢是呢」

  凜點了點頭。
  她這種一邊確認對方的理解程度,一邊傳遞知識的方式和師父很像呢。要是如實告知的話,可能凜和師父都會生氣吧。

  「但是,東方和西方對于神秘的研究方法本身就不一樣。特別是創立思想魔術的魔術師群體,原本就不重視神明。並不是通過中繼神明與根源結合,而是通過創造出與這個星球融合的自己的禮裝,進而締造更加完善的魔術體系

  「……啊?」

  很抱歉。
  因爲聽到了過于出乎預料的說法,以至于我的思維跳出了理解的邊緣。

  「那個,請等一下。你剛才所說的是,與星球融合的禮裝?那是指哪顆行星?」
  「當然是,這顆星球啊。與地球融爲一體的,超大型禮裝,【思想盤】
  「雖然是非常基礎的理論,但就連在時鍾塔學習的新世代(New Age)也意外地不知道啊。說到底,這種存在和我們習得的魔術完全是兩碼事……啊不對,教授他好像說過,二者在使用魔術式構造神秘的意義上是一致的。那個人的報告打分之類的,在檢查這方面,真的挺細致」

  我仿佛看到了課堂上的情景,覺得蠻奇怪的,但現在還不是覺得奇怪的時候。

  「不好意思,能再詳細講一講嗎?」
  「簡單來說,西方魔術師大多利用魔術基盤,而思想魔術師至今還使用著這個【思想盤】

  如果只講解到這個程度,那可就麻煩了。
  凜認爲這是理所當然的知識,但自己卻完全沒有接受。這就好比我們正在討論蒸汽機,然後核能發電被丟到了我們眼前。不對,我好像聽師父說過,核能發電也是用蒸汽渦輪發電的。

  「那個,那個,那個」

  我好幾次都快要崩潰了,但還是在竭力尋找適當的詞彙。

  「真的能夠做到嗎?制造出,和星球融合的禮裝?」
    「那肯定不能了,東方也不可能再制造出擬似根源——思想盤。這是神代的仙人們制造的東西呢


同上,段落3:

  「據說,山嶺法庭的十官制作了思想盤。他們以此制定了大陸魔術體系的律法(Rule)。當然,號稱自己是十官之番外的無支祁,或許是個例外吧」

  「啊……」

  這次,我終于說不出話來了。
  這不就是,真正的神明嗎?
  我們到底,在和什麽作戰?在新加坡那時,師父和凜是在知曉這一點的情況下和無支祁進行戰鬥的嗎?

  「這個啊,是處理邏輯上的不同呢」

  凜如此說道。

  「許多西方的魔術都是根據刻印在靈脈上的魔術基盤和魔術式來發動魔術。但是,思想魔術的魔術師們根據群體之間制作·共享·維持著的思想盤和魔術式,將魔術啓動。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就像會員制的圖書館。根據魔術式或者思想鍵紋等權限的不同,可以借到的書籍也不盡相同,但思想魔術師們肯定都在使用【思想盤】


同上,段落4:

  「天有八違,地有十字,秘音」

  聲音中刻有獨特的律動(Rhythm)。
  按照時鍾塔的理論,剛才的咒文大概是五小節或者六小節。當然,日本術式的基礎邏輯是不一樣的。


同上,段落5:

  「Zehn 十號!」
  「神火清明」

  簡短的詠唱之後,寶石從凜的指尖彈出。
  與此同時,雪信喃喃自語著。
  不對,那只是牙齒咬合的聲音。我想起來了,師父上課的時候曾經提到過一種叫做叩齒法的東亞咒術,這種咒術是通過牙齒的咬合實現的。
  不需要誇張的肢體動作,僅憑牙齒的咬合就能行使極具實戰價值的魔術。


同上,第四卷 ACT2:

  高速思考和分割思考。
  據說阿特拉斯院的煉金術師憑借這種能力,能夠窺探有限的未來。
  當時不明白的能力的異質性,現在的埃爾戈是理解的。
  比如——

  「和時鍾塔的魔術師大不相同啊」
  「目的和方針都不一樣」

  希翁冷冷地回答。

  「本來,大氣中的魔力在進入公元後應該馬上消失,所以阿特拉斯院並不依賴這種東西。能依賴的,只有自己身體的內側
  「……拉提奧小姐把骨頭變成了很多東西」

  「是啊。庫爾德裏斯的家傳特質是通過骨頭來提高運算能力的骨骼操作。話雖如此,你不像是時鍾塔的魔術師。剛才也確認了是埃爾梅羅二世的弟子,你們之間到底是什麽關聯?」


Fate/complete material III World material:

  詠唱
  發動魔術所必要的動作。咒文的發音自不用說,也包含動作和手勢

  Gandr[ガンド]
  北歐相傳的魔術。用手指著對像從而詛咒他,在身心上引起不適。由於那副將對方納入視野架起手指的模樣,也被稱為“Gandr射擊[ガンド撃ち]”。


同上,段落2:

  強化
  流通魔力“提高對象的存在”的魔術。提高存在的意思是指,增加刀刃的鋒利度;提高食物的營養價值。


同上,段落3:

  另外,他亦如傳說所述一般曾在“影之國”學習過魔術(原初的十八盧恩符文),因此以擁有足以適任Caster職階的知識和實力而自豪。故事中也有一眼看破美杜莎的“他者封印・鮮血神殿(Blood Fort Andromeda)”的存在,再考慮狀況,立下判斷不去破壞的場面。庫丘林,並不是一個單純的魯莽戰士。


同上,段落4:

  強化
  主要使用在道具上,進行材料性質的提高、脆弱部份的增強等等的魔術特性。高程度的強化會使存在的階級上升,就像是庸作的刀→傑作的刀。也可以強化筋力等。
  
  ↑強化自己的拳頭衝前揮拳的士郎。強化不僅是物品,還會使事物的存在意義特化。


同上,段落5:

  詠唱

  所謂詠唱是用以使用魔術的動作,在啟動魔術式時所必需的。詠唱有工程和小節2種類,比起一瞬間完事的工程,小節更花時間。越高難度的魔術式需要越多的小節,還有可以藉著進行越長的詠唱來讓魔術的效果提升得越高。
  詠唱存在著應該遵守的法則,只要遵守它,細部是可以調整的。特別是咒文頗為明顯,各個流派和魔術師為了讓自己更容易使用而進行調整是很普通的。此外當是大規模的魔術時,在魔術式的起動上需要儀式和契約,它們包含無數的工程和小節,因此以詠唱形式是處理不了的。還有Caster的高速神言,是能夠用一小節發動大規模魔術,而且這一小節能以跟一工程同程度甚至比它更快的速度發動。
  凜在使用寶石魔術之時,會以詠唱來指定哪顆寶石使用於怎樣的效果上。

  一工程(1秒以下)
  用手指人、弄響牙齒等,以一個動作形成的詠唱。這是最短的詠唱,能夠一瞬間發動魔術。包括以用手指人來啟動的Gandr射擊、以觀看來啟動的魔眼等。也被稱為Single Action。

  一小節(約1秒)
  使用咒文、發音的詠唱。即使說得多快,最短也得花上一秒。將其兩個並列就是二小節,三個並列就是三小節,這樣子詠唱會接連變長。當然,每加一小節,時間也會延長約一秒。


  瞬間契約(Ten Count)(約十秒)
  將實際上要花費數小時的契約,用十秒左右簡單地成立的魔術啟動方法。以詠唱而言是進行十小節以上的詠唱。因此即使說是一瞬間,但實際上需要十秒(Ten Count)左右。


Fate 用語辭典:

  詠唱【魔術】

  用來讓魔術啟動的動作。
  目前確認的,有從只是流通魔力就讓魔術啟動的一工程(Single Action)、把一個事項在自身中固定化的一小節、到用足十小節以上組成簡易契約的瞬間契約(Ten Count)等。
  凜的Gundr射擊、Rider的魔眼屬於Single Action,士郎、Archer的詠唱是五小節以上,近乎於Ten Count的長詠唱。
  Caster的詠唱雖然是一小節,但瞬間就發動所以比Single Action更快,或者有著同等的速度。可是威力卻相當於五小節以上的魔術,所以對一般魔術師來說可以說是力不能及的對手。
  另外,因為Caster的咒文本身是”神言”,所以不會受到一工程、一小節等分類的束縛。
  也就是不包括於技能‧對魔力B、C等級附近的條件內的意思。


同上,段落2:

  強化【魔術】

  最初步但也是被視為非常難以登峰造極的魔術。
  為透過魔力,提升對象存在的所有魔術中的基本,但也許因其自由度之高,沒有固定明確的實行形式,全能的”強化”使用者很少。
  士郎當然是只能強化武器相關的半吊子。
  因為是強化其存在意義,所以小刀會變銳利,食材的話就是營養度,女僕的話就是萌度會增加。
  無法對曖昧的事物進行曖昧地強化。
  然而,因對生物難以讓自己的魔力通過,所以”強化”他人被視為是最高難度。


同上,段落3:

  魔術【魔術】

  以人為再現神秘‧奇蹟的行為的總稱。
  雖因各門派有些許差異,但基本上就是”轉換術者體內或充滿在外界的魔力”的機構。
  遵循各門派管理的基盤(系統),並由術者輸入命令(指令),啟動事先作好的機能(程式)。
  傳送命令時需要的電力就是魔力。

  魔術雖給人有萬能的感覺,但基本上是以等價交換來讓奇蹟發生。
  例如擁有優秀才能的凜,就因為”對什麼都能出手”的魔術特性使她一直付出代償,結果一輩子缺錢之類的。
  另外,雖然干涉他人的精神、改變思考方向性的魔術不需要物質上的代價,但術者本人也會被改變的方向性給拉過去。
  害人害己。
  咒術在魔術協會不被視為學問,所以在咒術方面比起中東圈慢了很多步。


空之境界用語:

  咒文詠唱【其他】

  發動魔術時必要之物。
  使用作為一個流派安定的魔術時,必須經過既定形式的順序,而咒文就是其中的一環。
  以手續來說,就是申請、受理、審查、發行,其中最初步的申請階段
  對於使用有龐大基盤的魔術來說不過是個固定的流程,但對使用我流魔術有著更強力的自我暗示效果
  作為一種有效率啟動魔術迴路的方法,用來改寫自身的「固定台詞」,也就是咒文被創造了出來。
  咒文並不是對世界傾訴,而是對自身傾訴之物。就算是一樣的魔術,咒文詠唱會因魔術師而不同也是因為術者的人間性不同造成。
  余談,不對自己而是對世界傾訴的咒文是大咒文、大儀式等類型,單獨使用是被視為不可能的。





總結

詠唱的本質是自我暗示。

工序越繁複,暗示的效力就越高,就越能從魔術基盤引出更為高階的魔術。

對咒語進行細微調整,讓詠唱效率更為提升,這在魔術師之間是稀鬆平常。

不過規模越大、效果越強,就越難精簡咒文。

好比奈須曾直言:阿魯巴的攻擊力在魔術師中是數一數二。

他那高強度的火焰魔術,即使用得再爐火純青,咒文也最多只能縮減到2秒內。

反過來說,規模較小又相對單純的魔術,確實是可能連『一個單字』的詠唱都不需要,而是以單一動作來實行。

雖然並非連一工程都不用,但也足以看出區別。

此外,正如文章一開始所說:「魔術是人為重現神秘的技術。」

人類在神秘的領域本來就是後進,就算以自身理論如何去補強和追趕,仍舊難以和與生俱來就是神祕的存在同等論之。

而且正因為是人為,重現的手段自然多樣化,更可能因為地緣或文化的差異,造成對神秘的定義本身都有所分歧。

所以,基本上筆者只能統整出概要。

隨著世界觀的揭示,以及龐大資訊的逐漸明朗化,現階段的規則都可能隨時產生變動。



創作回應

在水一方
錯字,基底部分。大概是天秤的守護者吧?
2022-11-23 21:25:20
鐵血
是說如果我認錯,先說聲不好意思。

您是不是很久以前曾在魔禁板發表過不少考據文的那位? 是嘯月的朋友之一
不過後來因為魔禁越寫越收不住,就棄坑了
2022-11-24 02:40:40
Sinon
有點好奇高速神言是不是需要特殊天賦或血統,不然這種實用技能竟然會失傳
2022-11-24 10:50:01
鐵血
神代魔術師都是與鄰近根源的神訂下契約,神言才有其意義。

神代結束,神離開地表。當迎來人的時代,也就意味著人與神斷絕聯繫,神言的失傳可以說是必然。
2022-11-24 15:14:05
在水一方
可能認錯了。我主要出沒在TM版。不過鐵血大跟嘯月大的文都頗有助益,都惠我良多。算一算入坑型月也14年左右了,平常有機會也會回答一些新朋友的問題,可能這樣混了個眼熟吧。
題外話,其實魔禁前期頗好看,設定上其實也跟型月互不衝突頗有想像空間。就是到了放逐哥登場後一整個大混亂了……後續就沒看了。
2022-11-24 11:28:17
鐵血
喔喔,魔禁我是到新約就幾乎沒更新資訊了,頂多就是島上看一點捏他。

總覺得作者完全就是放飛自我了,不然不會寫成這那樣w 雖說產量高,但水準明顯跟舊約有落差....
2022-11-24 15:16:20
大企鵝飛鼠
感謝整理
2022-11-24 13:22:30
鐵血
不客氣,謝謝支持!
2022-11-24 15:17:35
[百鬼組] 史雷德傑米爾
我怎麼想都覺得是熟練度的問題w
2022-11-27 23:34:56
鐵血
的確是有關連,不過僅限於規模較小且單純的術式XD
2022-11-28 06:06:02

更多創作